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01:屎糊了眼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虽然霁雾城两道小摊内大多都贩卖着一些不怎么值钱小玩意儿,与妖娆地下黑市或者兽斗场内看到一掷千金场面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这些不值钱小玩意儿中也不乏一些引人注目小件。

    有奇精细,有奇稀有,而有……则奇让人根本不知道它有何用。

    那被穿着邋遢中年人放血红麻布上木雕就让妖娆有这样感觉。

    那明显不是一块以雕工为噱头木雕。

    因为白川见到过太多手艺精湛雕刻匠人,所以那摆放红布上木雕手工简直入不了她眼。

    巴掌大木片,上面以拙劣刀工雕刻着一个貌似为人形图案,不男不女不高不矮不肥不胖,脸颊上也只斜斜地割出三道杠杠,貌似分别代表双眼与嘴唇……当然,即使要看出这一点,也需要非凡眼力!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算从来没有雕过摆件妖娆自己下刀,也不会做出比这木雕差劲东西。

    但就是一件白送都没有人要拙劣木刻,却被那中年人以一种近乎于膜拜方式,作为他唯一商品,被摆放摊位前。

    与四周小摊熙熙攘攘感格格不入空旷,让妖娆忍不住多看了那木雕几眼。

    通常一眼假东西,不会有召唤师再以灵力和神识查探,但是妖娆偏偏又是一个好奇心极强女子,所以心里放下"那中年人是个装逼为博取别人注意力骗子"念头,她神识便悄悄地向那木雕内探了进去。

    咦

    神识探入那一瞬间,她心魂微微地震了一下!

    "这是什么好像藏有灵气感觉"

    妖娆眉头一皱,确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同寻常东西。说不上到底是什么,因为那种奇异感觉实是很淡薄,根本无法货真价实地擒手心里,但是那种心魂一震感觉又偏偏是真实。

    "这东西不管是什么,反正不是一般意义上雕刻品,只不过那灵气太淡,也谈不上是极好物件,我先问问摊主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好了,看他又有什么出奇说法,就算说不出确切用法,听他说说来历也可以估计一下此物价值。"

    妖娆于心中暗道,随即不由自主地走向了放置木雕摊位问道:

    "老板,你这木雕有什么用啊"

    那枯坐于木雕前中年人仿佛久无人问津,已经陷入一种半石化状态,妖娆声音停止了许久也没有说话,犹如死物一样一动不动。

    "我擦!这摊主不是这里坐太久坐死了吧!"百里尘顿时有些惊恐地扯着妖娆手臂说道。

    妖娆头上瞬间掉下三道黑线。

    "不会,你天生药眼没有看到吗这货心跳加速。"

    这细小心跳声音妖娆听得出来,摊主紧张,只是他表现出来态度,仿佛根本不想向任何人解释这木雕用处。

    你既然不说,那我就自己看看!

    妖娆也不是什么守规矩人,看到摊主没有反应,干脆就直接蹲地上,用手操起那小小木雕放手心里细细琢磨。

    就算妖娆这样做,那摊主也没有出言制止,摆出一幅任人观赏态度。

    妖娆蹲地上。

    从雕工上看,自然是完全看不出所以然,但是每次以神识灌入,妖娆都能感觉到一股确实微动。不过除了微动之外,没有任何异相出现,这木雕内部并没有储物空间,也没有器灵,不像是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秘密。

    像这样情况,一但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她与此物没有半点缘分,所以它秘密不向她敞开,而另一种则是……

    这东西根本就是个假货!

    只是被人其内烙印着一丝神念,朦胧又不消散,所以每每让人窥视时又觉得迷茫中带着那么点不同寻常意味。

    "老板,多少钱"妖娆低声问道。

    其实心里真没觉得这玩意儿是真货,不过拿个这个东西玩,也算给自己找个乐子,如果价钱不高,收了无聊捣鼓捣鼓也不错。

    听到问价声,这卖家才懒洋洋地张开眼睛,先用他那近乎于僵直双目把妖娆从头到脚看了一眼,而后才缓缓地向她笔出了一根手指,而后又不屑地闭上了眼睛。

    好高傲啊!

    一股冷风顿时从妖娆头顶吹过。[飞 天 中  文]

    就连卖东西都如此故弄玄虚,难怪一直没有人把他这唯一一件破东西买走。

    "一枚银币吗"妖娆纯真温良地歪着头问道。

    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会把摊主那笔出一根手指往价高了猜,一十万一百万金铢向上走……可是妖娆却故意恶心摊主,丢出了那雷死人不偿命"一枚银币"!

    噗通!

    一个趔趄,那故作深沉摊主顿时破功厥倒地。没想到自己装逼这么久,引来是一个完全不懂人情世故臭丫头片子。

    "姑娘啊……"

    中年人揉了揉僵硬脸,终于开口。

    他声音像是久未说话,所以带着一种近乎于歇斯底里嘶叫声。

    再打量一次妖娆,觉得她不像是没有钱主儿,所以中年人才压抑着自己想要吐血心情,睚眦欲裂地向她解释道:

    "这可是一枚可以复刻任何人气息神木!"

    "只要将它轻触到你想复刻人身上,灌入自己灵力,它就会变成一具有与被触之人相同气息复制傀儡,无论是栽赃,嫁祸,或者单恋……都是完美替代品,而且可以多次使用,其价值无从估计!"

    "你……你怎么能说一枚银币呢要是你肯出十万金铢,本座才考虑出手。"

    不说话则矣,一说起话来那摊主打开话匣子就完全收不起来,接连数句不带停顿咆哮顿时把妖娆震得两眼冒星星。

    "哟!听起来是不错,我能试试吗"妖娆眨了眨眼睛,已经开始极度不相信摊主吹嘘。

    "那自然不能,这么金贵宝贝,又如何能让人随意尝试,不买便不能试啊,反正这等好宝贝,本尊也不发愁它卖不出去。"

    看到妖娆起了兴趣,那狡猾摊主顿时又卖起关子来。

    这中年人不解释也就算了,一解释妖娆顿时笃定手中木雕必然是假货。

    她都听得见那摊主心跳愈发咚咚咚狂跳加速声,所以心里已经把木雕价值瞬间降到低。

    要是她还是十岁少女,也许看到这卖家如神棍子一般作秀,会欣喜若狂地觉得自己一定是身有大运,这与菜市场差不多低级集市上都能遇着高人卖东西。

    可是见过那么多神棍子之后,她却对这种貌似肚子里很有料家伙产生了强大抵抗力,就连于发财老头儿演技都比这强多了!

    这高手云集霁雾城内,日日有那么多眼界不凡高手从此地经过,要是这卖家真有足够嚣张底蕴,这破木雕又怎么轮得到自己瞧见

    如果卖主真强大到了解此物价值与不凡之处又想出手,那么好去处不是现这闹哄哄集市,而是正式昆山拍卖会估价场!那里才是金主们云集地方,货好不愁卖不出变态好价钱。阅读本文章节登陆

    这种小市场里,如果真有幸遇上好东西,那也是因为偶然得到好东西卖家根本没有能力鉴别宝物价值,所以才会将它标以贱当成一般稀罕物品出售。

    她原本只期待这摊主能说得出此物来历,越是说不清楚,其实越能加重她对此物看重程度,因为只有旧主对物品真实价值不清楚,才会给接下来买家检漏机会。

    但是现这摊主明显把此木雕吹嘘得太高,而且摆出一幅高人模样,十足笃定木雕珍贵程度,甚至连如何使用都一清二楚。

    那除非他脑袋被门夹了,否则为何这种小地方花数天或者数十天功夫把一件自己认为极有价值东西以贱价出售

    费力又不讨好。

    这不与拿着宝石当鸡蛋卖白痴一样吗

    要是这东西是真,我就把它吃了!

    妖娆再一次掂量着手里木雕,而后把它轻轻地放回红布上。而后拍拍身上灰站起身子。

    "喂!姑娘,你真不要吗这可是场大机缘啊!以后再也遇不着这么好物件了!"

    一看到好不容易上钩大鱼要走,那一直故弄玄虚摊主可急了起来。

    "不要了,东西太贵我可买不起。"

    妖娆一回头,突然看到两个熟悉身影从熙熙攘攘人群中闪过,顿时对身旁木雕与木雕卖主加没有兴趣,甩甩手随意回了一句,就扯着百里尘蹦蹦跳跳地没入人海里。

    "哎哎哎哎……"叫唤声卡喉咙眼里。

    那伸着手想叫回妖娆,却已经人海里再也找不到她身影中年男子郁闷地缩回僵直于空中手。又从地上抹了一把土擦自己脸颊上。

    郁闷地自言自语:"难道本大爷装逼手段还是太拙劣了"

    "明明已经仿制得很像了呀!"

    中年人一边嘀嘀咕咕一边伸手从自己怀里小心翼翼地摸出一个小件,要是妖娆场,一定会再一次好奇地停下脚步。因为此时那中年摊主从怀里掏出小件居然与红布上放木雕一模一样!

    不!

    微微看还是有些细微差别,虽然木质纹理都差不多,而且雕工一样拙劣,但是被男子拿出来木雕左肩头上有一枚淡淡墨迹,仿佛是之前用来镇纸,所以沁上了丝丝墨香。

    此木雕虽然貌似粗陋,但若真以妖娆刚才那缕神识去探,将要激起绝对不会是那假造出来灵气共振,而是货真价实宝物之光!

    这中年摊主对妖娆所言并不完全是胡诌,其实所谓能复刻任何人气息神木真存,这是他早年盗墓,于一个无法判别身份远古大能墓中盗出,因为原本它就是一个镇纸木,所以一直没有引起中年人注意,直到近些年,他才好不容易摸索出此物用法,又想借着这次昆山拍卖会把它卖个好价钱!

    这不正式昆山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嘛!

    所以百无聊赖霁雾城里闲逛他就想出了这么一个龌龊馊主意,找人照着这神木模样刻了一堆木像,而后自己木雕内种上神念,妄图集市上先诓骗一些冤大头。

    要是被人逼急了要他演示"神木"真本领,他也可以以偷天换日手段用真品来表演一番,无奈刚才那位女子一直把假货握手心里,他根本没有办法下手换物。

    他本以为初元蓝魔海有钱人们都云集霁雾城内,这山寨货买卖必然好做,可是没有想到这些有钱人们平日里吃东西不错,所以脑子长得也都不残。各个精明得像是老狐狸一样,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看出自己有问题,横竖就是不动心啊!

    "我日!难道老子印堂发黑,头顶有鸟屎带来霉运吗"

    中年男子越想越郁闷,左手握着假货,右手段握着真货,郁闷地抬头诅咒老天爷!

    "呱呱!"

    正所谓"天不可欺",不迟不早地,就这男子仰头藐视宿命瞬间,青天上就传来一阵黯哑难听乌鸦叫。

    而后一泡消化不良,还带着温热体温乌鸦排泄物就从天而降,被造物主手段拨弄着,不偏不倚地正中中年人蔑视苍天双眼!

    嗷嗷!

    那臭哄哄又带着刺激物乌鸦便便糊脸上,中年男子顿时惨烈地嗷嗷大叫一声,瞬间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把脸给捂了起来!

    "我呸!我呸!我呸呸呸!"

    用袖子狠狠擦拭自己脸颊,一通手忙脚乱之后才勉强露出了正淌血双眼!

    "太倒霉了!老子近是冲撞了哪尊神明怎么所谓‘心想事成’,都是遇到这么些‘心想事成’倒霉运!"

    好苦逼!要想背时到这中程度,也真很不容易,闻到此中年男子脸上臭气,两道生意正旺铺主们顿时不约而同地弱弱向远离中年人方向挪去。

    而回过神来中年人一边毫不迟疑地决定傍晚一定要去神庙里烧香拜佛除除身上晦气,一边连滚带趴地冲出去捡木雕!

    那假货丢了就丢了!真货可是千金不换举世不曾闻神木啊!

    比自己孩子还看得重,被路上行人们狠狠地踩了数脚,一背脚印而中年男子才呲牙咧嘴地把分别滚落于水沟与大马路上两块木雕紧紧地抱怀里,而后滚回自己摊拉后面。

    说实,这两件看上去都像拙劣假货木头片儿,就算是直接砸到别人手里,幸运中了大奖路人也一定会不屑地把它们重丢回路边!

    因为它们看上去实是没有半点不同寻常之处!

    "可不能丢了,可不能丢了……"中年人神色紧张地疯狂用衣角擦拭怀里第一枚木雕,发现抹去木雕表层泥水之后,木雕左肩上立即浮现出一抹隐隐墨色。

    "我日啊!真货居然是掉到水沟里那枚,真是暴殄天物!"

    心痛得脸抽搐,中年人一面心如刀绞,一面极为珍视地把这擦干净木雕重放回怀中,随手把另一枚沾了灰尘木雕毫不心痛地丢回大红麻布摊面上,还不放心地一次又一次拍着左胸口,以确认那真神木是否还安然存。

    "若是这真神木放红布上,只怕不需要刚才那个精明得要死女修来问价,之前几天就已经会有人来看出端倪。"

    一直身怀真货,中年人也是想让假物沾染些真神木飘渺神气,近一步迷惑买家们眼。他一边拍着胸口,一边不断地暗自叹息自己倒霉运气。

    "再买不出去,老子就不装高手死坐这破地方等鱼上勾了!只要能昆山拍卖会上把真神木卖出去,我下辈子一定衣食无忧!"

    如此一想,中年男子脸颊上顿时又扬起踌躇满志振奋,一时间也闻不到自己身上沾染乌鸦屎味儿。

    那被他随意抛出假木雕地上红布弹了几下,而后打着旋儿终于贴地不再翻滚,只不过背着那中年男子一面,此小像左肩上……隐隐地沁出一丝墨意。

    只不过这丝墨意被灰尘蒙蔽,又恰好背光,所以完全无法引起那正沉浸自己美好想象中中年男子注意力。

    彼处,妖娆因为看到了从人群之中一晃而过符山五师兄与六师兄身影,立即扯着百里尘饶有兴趣地跟上前去。

    上一次于霁雾城内相遇,她令邪冰将自己为六师兄小翠花儿准备礼包塞到了两位师兄手里,所以她现很好奇,应该已经备齐了礼物两位师兄,为什么又大清早地来到集市上买东西。

    悄悄地跟五师兄与六师兄身后,妖娆缓缓前行。

    四周人潮汹涌无比,而且以妖娆实力,她若想隐藏气息与步伐声音,就算是贴着老五,老六背心走路都不会被他们发现,何况此时二人正聚精会神地站一个摊位前挑拣东西,压根都没有心思去注意身后出现了什么人。

    妖娆只不过站二人两步开外地方,就能毫无顾忌地看与听他们之间对话。

    "老六!你又买钗!买买买!买你个头!只记得你小翠花,我们还得给师兄师弟还有师傅带些好东西呢!托老天福,上次那个贵人送给我们东西,刚好是你想给小翠花买东西,要是现你还浪费二师兄与小师妹借你金铢,我就……我就掐死你!"

    纯良五师兄历来对威胁人极为不行,憋了半天才从牙缝里很狰狞地挤出"掐死你"这三个像小娘们儿与男人吵架一样软棉棉没力威胁。

    一听到这熟悉声音,熟悉说话语气,妖娆脸上就扬起不自觉得笑意。

    看到妖娆这种发自内心温暖笑意,百里尘不禁于心中暗暗叫奇,知道现被妖娆悄悄跟着两个男子是她心里很重要人。所以百里尘心情也跟着妖娆一起柔和起来。

    "虽然可能因为什么事,妖娆她不愿与那两位男子相认,不过能被她这样温柔地注视,那两人也很幸运呢!"百里尘暗暗想道。

    "五师兄……"

    被老五一骂,死胖子立即扭过头来,举着手里钗,声音哀怨凄惨无比,一双小眼睛里还恶心地闪动着亮晶晶泪花儿。

    "你……干嘛"老五身体顿时一弹,被六胖子现渗死人模样吓得不轻,差点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都掉下来!

    六胖子这货又开始不正常了!

    "你不觉得这小花花很配阿九么"

    老六一边挤眼泪,一边小心翼翼地摸着手里玉钗上小黄花。

    一般玉为白,绿,而此玉带黄,而且黄不暗沉,反而钗头带着些许明亮而剔透艳黄色泽。所以被玉匠颇有心思地雕出了一簇盛开一起黄杏花,缀以细珠攒心。远远看去,真像是能散发出清香娇艳鲜花。

    "大爷眼光真是好!这钗可是我这里好一支,通体剔透,完整无瑕,而且冰种带黄,水头三分,数年玉料里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块制作此钗奇料啊!"

    钗摊上摊主顿时搓着手儿赞美老六眼光。

    不过这赞美倒也名副其实。因为六胖子将钗举起,清晨微光便从玉后透来,顿时令水光钗身上荡漾,那些娇艳黄花仿佛顷刻被赋予了生命,于万物苏醒黎明时分开始由含苞变为怒放!

    原来老六想是阿九!

    老五一怔,而后看着那钗目光也突然柔和起来。

    虽然符山男人们都不太懂饰品之类东西,但被老六一说,他也不由地感觉此钗神色,真很像明艳又让人觉得亲切温暖小师妹。

    要是她着符山黄裙而来,头上带着这么一支玉钗,那必然是神宗美丽女子。丝毫不会逊色于什么子矜之流!

    "确不错。"老五由衷地说道。

    "我就说吧!我就说吧!"

    六胖子飙着眼泪把那玉钗塞到自己怀里。

    "我要买这个!你们都说阿九没有被烧死,那我就买着藏起来,以后不给我打招呼就逃掉臭丫头再出现我面前,我再送给他!"TxT下载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