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04:阴错阳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听到这要求,老五简直睚眦欲裂。

    “就你事多,早上说了不让你吃那么多红薯!”

    老五一本正经地转过头来教训老六,本来幻修之人就可不再食用任何食物,但这肚子没出息老六却偏偏三餐加夜宵一顿不落下。不然他也不可能长得现这肥头大耳模样。

    “我去那边等你,你点解决了给我回来,我们今日还没有练习符力。”

    老五指着不远处一个凉亭对老六说道。

    “好好好!我去去就来!”老六眉开眼笑,顿时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

    街角。

    两只烦人苍蝇一直围着那买木雕中年人打转转。

    大概是他身上乌鸦儿味颇得苍蝇喜爱。被那嗡嗡嗡声音吵得要疯掉,还有糊了一脸泥灰现正和着汗水一齐从脸下流下,被太阳晒得融化感觉,实是太不好受了!

    “我日,想赚点小钱真他丫太难了!老子不想干了!破木头一枚都没有卖出去,是哪个贱人告诉老子霁雾城里有钱菜鸟多如牛毛,骗钱跟抢钱一样简单?既然这么简单,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瞎了眼来本大爷这里奉献一点赏钱?”

    “热死老子了,现要是有人过来,我十枚金铢也把这破货给买了,回些本金,回房里睡觉去!”

    正中年男子不停地于心里骂骂咧咧时候,那小眼睛正湛湛发亮老六就猫着腰“嗖”地冲了过来。

    害怕被远远坐凉亭内老五发现,老六还特地用了独门秘技,把自己一身肥肉缩入腹内,可以短时间内极为自然地变为另外一个人模样。

    这专门用来下山摸神宗来小姑娘们屁股绝世幻技,就连钟林子老头与符山众师兄弟们都不太了解……当然,咳咳……自从见到了小翠花之后,他也一直没有再用过这项技艺去调戏过别姑娘。

    “老板,你这个东西怎么卖啊?”

    老六操着阴阳怪气噪音向那已经放要放弃摊主问道。

    被苍蝇烦到不行中年男子一听到有人问价,一直紧闭双眼蓦地张开,从其内倏地射出两道精芒差点把老六吓得一滚!

    此时出现他面前是一个清瘦男子,眉目还算周正,但一看身上衣物,松松垮垮极不合体,大半还挂屁股后面拖地上,这中年人立即于心里笃定其不是个有钱买家。

    有没有钱无所谓了……买出个假货回回本也行啊!

    “一百金铢,你买不买吧,要买点买,老子要回家了!”

    经历过无人问津枯坐,被人白眼,被乌鸦欺凌,被苍蝇围绕,被烈日暴晒……种种折磨,这邋遢中年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忽悠人兴致,直接对着老六呲牙吼道“一百金铢”!

    其实他心里底限是十枚金铢,只不过下意识地,还是把木雕价格喊高了十倍,这样也好给人杀杀价机会。

    不过这一百金铢价格,已经比妖娆来问价时候低了不少。

    吓!一百枚!

    老六顿时把双眼瞪得铜铃一般大!

    他那本压枕头下面早已经被他翻黄了传奇故事里不是这么说啊!一般青年有为少年,都是集市上不花钱,或者只花很少钱就买到了助他一生传奇惊世大宝藏啊!

    虽然老六心里幼稚一面依旧做着一夜发财美梦,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理智人,要知道符山众人生活本来就拮据,此次来霁雾城金铢都是阿九与泠赏钱,就算阿九不了,泠不计较,但他也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个坎儿!

    钱不是这么花!

    老六顿时怒吼道!

    “我日哦,不就是块破石头么,本大爷就是上厕所没有纸,随手买块木头擦擦屁股,至于一百金铢吗?”

    “老子这里就十枚金铢,你买就买,不买就拉倒!”

    摆出幅就这么多钱爱咋地咋地表情!

    出行时候,老六就自己随身带了十枚金铢私房钱,花着自己小钱圆一个自己从小就做发财梦,他觉得就算是自己眼力不中,被人诓骗了,也算执念得以圆满。

    其实心里有底老六,也明白五师兄说得是对。

    这种随手能捡到宝好运气哪里轮得到他头上?可是他偏偏与这粗糙木雕极有眼缘,以后真与小翠花有了娃娃,把老爹当年大城池里淘宝故事说给娃娃听,那有多带劲?

    买个物件,图个开心。

    “我才日呢!老子心里想着十枚金铢,来个二货真只给十枚金铢,还什么上茅厕用,好!你牛逼!你有钱!你钱堵了菊花眼儿!”木雕之主腹诽比老六还狂野。

    “十枚拿来,你滚吧……这么贱价,老子真不想见到你!”

    中年男子心里合计着,刨去成本,赚3gnvelnet,全文字手打了九枚金铢多一点,算是他此地枯坐三天辛苦钱,以后这种费力不讨好事情,打死他他也不做了!

    于是他对着老六大吼……十枚金铢。

    吓!真成了?

    “看来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容易就把价讲下来了,早知道再喊低一点,我太实了……是个老好人啊……”

    老六摸着自己脸,顿时觉得自己天真纯良得不行!

    她信手从衣袋里取出十枚金铢丢地上,而后拾起了那枚朴质木雕。

    “咳咳,算你小子走运,你好运以后可以写书里了!”

    中年摊主收起十枚金铢,立即从地上一跃而起,连那血红色麻布都没有拾掇就甩着袖子轰着还耳边嗡嗡直叫苍蝇骂骂咧咧地挤入人潮不见了踪影。

    自然不再去注意那已经收钱离开中年人。老六注意力都被手心里木雕给吸引了去。

    “这小东西越看越有眼缘啊,要真有些稀奇用法就好了。”

    老六把木雕托手里送到片子下闻闻,从木质深处还隐隐透露出一股上品浓墨清香,这香气顿时让他身心都极为舒爽。

    害怕被老五抓包,他也只小小陶醉了一下,而后一溜烟儿躲入小巷子里,把身体恢复如初。那些刚刚拖地上衣物瞬间就被撑得贴肚皮上。

    老六收好木雕,就拍着肚皮哼着小曲,悠哉悠哉地去找老五了。

    成功变形,原本为了避免老五注意,却阴错阳差地让那神木之主发现自己犯了乌龙将真物以贱价卖出后满世界疯找一个瘦子所有努力都化为了渣渣。

    实难想象那木雕之主发现自己所犯下蠢事之后会有多五内重伤!

    这段故事,后世确写入了传奇小说内,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心怀梦想**少年向各地拍卖市场蜂涌。

    传奇始于平凡,所以才让无数众生为之痴狂。

    妖娆与百里尘一起乐呵呵地回到前一天麒麟王等人下榻客栈,一走进客栈大门立即就见到众人正围一张桌前喝茶。

    明明有那么多空位置,可是邪老头,麒麟王,等一大票人却毫无节操地挤一张小小方桌前有说有笑。看他们你推我打,相互翻白眼模样就知道他们关系有多融洽。

    “啊啊啊!加我一个啊!”

    妖娆顿时侧着身子也挤了进去,留下百里尘一人风中凌乱。

    这一群扎堆才能活着人,已经手挤手肩碰肩,根本就没有他再见缝插针地点。

    “妖妖,你终于回来了,不是还个东西而已吗?就还了这么长时间,连元方回来你都没有遇上呢。”

    麒麟王被野蛮邪火子老头挤到角落里,却仍手里稳稳端着茶杯表情享受地吹着茶沫儿。

    “啊?雪无已经把财迷换来了?那他人呢?”

    妖娆顿时伸直了脖子人堆里寻找。

    “早出门了,你不是要骨三合么,那小子一来就直奔霁雾城药材市场了。”

    霁雾城还有药材市场?

    妖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那是自然啦,我说你来了这么些天,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东头是闹市,买什么杂货都有,西头是分门别类大门面,有药行,布行,幻器行……你需要那么多药材,自然需要去西头大店里看看啦!”

    麒麟王不紧不慢地说道。

    “什么?元方已经去了药行,那他怎么不等等我?”一听到“药行”二字,百里尘双眼就开始发光!

    虽然妖娆把药田与青霆都交到他手里,但是这天生药王还是对收敛各种奇药有极大兴趣。

    再说了……元方空有压价手段,可是他也不认识药材药性啊!

    “不要急,那猴子只是先去探探行情打听消息,他给你留话了,要你一回来就去药行找他。”麒麟王头从茶杯前抬起,微笑着对百里尘微笑。

    要从那五花八门药草中寻出今年下骨三合与陈年受潮又反复被晒干次货,这些眼光自然要借百里尘经验。

    “行,那我现就去了。”一夜不眠,百里尘依然精力旺盛。

    妖娆知道百里尘极会以药物调理身体,精力比寻常战神都强很多,所以并不担心他操劳过度,不过她还是把刚刚转身百里尘给叫停了下来。

    “唉!百里等等!”

    一边叫妖娆又一边从桌前人群中挤了出来,将驭兽环里兽斗会上赢来鼓鼓钱囊都塞入了百里尘储物袋中,差点没把他那容量有限小袋子直接挤爆。

    “看到什么自己喜欢药材,也别吝啬,多买些回来。我看我要你拿药给这个人送礼那个人送礼,只怕已经把你存货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妖娆摸着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之前让百里尘助过天门宗烟水子,之后又是百代明珠,还赠了符山那么多符师灵药,就算百里尘天天没日没夜炼丹,那也必然是他很长时间才能补充回来消耗。

    百里尘捏着自己鼓鼓钱袋子,顿时喜笑颜开。

    “我不会客气!”

    他一想到自己能药材市场里一掷千金,就连说话语气里都瞬间带着一种上扬风发意气。

    有了妖娆金钱上支持,百里尘立即心急火燎地冲出门,向西头药行飞奔而去,那里还有一个一毛不拔财迷正等着他。

    “哈哈哈哈!药痴啊!”邪火子老头儿摸着胡子开始无耻地笑话百里尘那猴急模样。

    而就此时,妖娆也好不容易把挤桌前所有人都自己心里数了一遍。

    “咦,空空呢?”

    众人都,独看到空空贼老头不见踪影,妖娆顿时好奇地问道。

    “那家伙啊……确是很久没有看到人了。”

    邪火老头翻着他四枚眼眸开始搅脑汁去回忆自己后一次看到空空是什么时候。

    “他啊……他自从你给他怀里塞了条……咳咳……内裤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我们面前了。”看来还是麒麟王靠得住,邪火儿老头还抓耳挠腮时候,麒麟王已经说出了答案。

    是么?

    妖娆听到麒麟王回答,顿时眉头一紧。

    真是奇怪了,难道那于发财老头儿储物袋真有那么难以解开吗?

    因为自己解不开而把那内裤样袋子丢给空空贼老头,妖娆原本很是相信空空老头儿解符能力。可是足足一夜,居然没有他消息?

    “他房间里也没有异常声音?”

    对于这一件事,妖娆其实还是挺意。因为于发财老头虽然看上去极为傻缺,但是每每看到他拿出来东西都觉得相当不凡。

    如果连空空都解不开,那就意味着那储物袋内玄机简直不可想象!

    “没有异常声音啊。”

    看到妖娆如此认真,众人顿时都停下相互推搡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那我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妖娆拢了拢额前碎发,抬脚就向楼梯上走去。

    “我们都去吧。”

    麒麟王放下茶杯。

    “不用,你们慢慢喝茶,我就是看一眼而已。”

    妖娆转身一笑,那明媚笑脸立即把所有人腿都给魅酥了。

    “还“第五文学”,全文字手打是我陪圣女殿下,不然您也找不到空空那死老头住房间。”

    邪火子老头儿陡然站起身来,屁颠颠地冲到了妖娆身前。

    那也可以,看到妖娆有老邪相伴,麒麟王也便打消了与他们同去念头。

    “那老东西很有可能是没有认真琢磨圣女殿下交代任务,直接四仰八叉房间里睡着了。”老邪亮着他阴森笑,扭头对妖娆说道。

    魔云宗老妖孽,心里扭曲与阴暗程度简直不可想象,背着众人就开始说空空贼老头儿坏话!

    这么抹黑空空贼老头儿之后还觉得不过瘾,老邪又继续唧唧歪歪地补充道:

    “还有可能啊,那空空本来就是一个老贼,他打开圣女殿下给他储物袋子之后,突然发现了无以计数宝物,所以一时心中贪念无法遏制,就连夜卷走了所有宝物,背叛殿下而逃了!哇哈哈哈哈!”

    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心里极意淫。

    老邪喜欢就是混乱无序,越是忙里增乱,他越是开心得不行。

    随他去捏造吧……

    妖娆微笑着摇摇头,知道老邪就是这种喜欢乱说性格,他平日里可是跟空空两个老头儿处得极好,要是空空真把于发财储物袋给卷跑了,老邪绝对第一个站出来给他说好话。

    邪火子不过是胡说寻开心罢了。

    随着邪老头带路,妖娆很来到走廊头。

    前一夜空空为了静心琢磨储物袋打开方式,所以特地要了一间幽静偏远厢房。这已经是这家客栈为隐秘一个角落,楼下茶馆喧闹声完全无法传到上面来。

    大门紧闭,妖娆习惯性地先以神识向房内一探。

    这是她长久以来养成习惯,因为暗杀偷袭陷阱……之类事她看得太多,所以下意识地任何门前都会先以神识查探。

    这原本是很疏松平常小习惯。但是神识一探之后,妖娆却立即皱起了眉头!

    没人!

    人气息神识容易捕捉到东西,如果空空贼老头一夜没有出现众人视线里,而现房间内又无人居住……那只怕真有点问题!

    发现这个细节之后,妖娆已经没功夫再慢慢加强神识把房间内所有物件轮廓都脑海里勾画出来。她直接对着那上好门栓大门“轰”地一掌!

    里面门栓应声而裂,而后那有些古老门扉立即吱呀地打开。

    看到妖娆皱眉模样老邪也几乎顷刻间就发现了房内无人异状。

    真没有人!

    邪火子顿时傻眼了!

    “殿下!不要生气啊!老朽刚才是乱说,那空空老王八一定不是卷东西就跑人,您一定要明查,不要马上下定义啊!”

    妖娆目光凶残地把门轰开场面吓了老邪一跳,还以为妖娆要冲入房间寻找空空留下线索而后把那老骨头抓回来一巴掌拍死,他顿时话峰一转,开始为空空老头儿说好话。

    妖娆瞬间一头黑线掉下来。

    老邪心里,她就是那么无情加凶残吗?

    “我不担心他跑了,我担心他出事了。”

    空空贼老头虽说之前是被血十三打下奴印送到妖娆身边人,但是这么多年相处,她一直没有把空空当成奴仆,甚至还与他那些名字怪怪师兄弟们相处得极好,妖娆相信空空老头儿不会做出背叛自己事情。

    但是这种信任下他却失踪了!这不得不让她担心到一脸狰狞。

    两人急急冲入房间,果然看到了不可思议一幕!

    “这这这!这是什么东西!”

    一入房间,邪老头就立即受惊地大叫起来!

    妖娆倒没有老邪那样吓得一抖失态,不过也直直地站原地有些呆滞。

    房外感觉不到,房间内却是完全是令一幅光景!一幅任人打破头也无法想象完全不可能出现正常厢房内骇人场面!

    四壁布满繁杂符印!

    淡蓝符印无处不,给人一种凌乱而诡异感觉。

    那些淡蓝色能量回路一看就知道是空空手笔。只不过这次妖娆完全看不出阵法端倪!因为那些繁杂能量回路已经层层堆叠杂乱无章,如同盘丝洞内蛛网一般纵横交错,直让人眼花缭乱。

    单看这些一层又一层,已经让人无法分辨先后顺序淡蓝符刻,就深刻地了解了空空贼老头无比用心努力。

    而这些密密麻麻分布于房间地墙、内墙、天花板……乃至窗台上层层阵法……不过是为了撑开一个巨大口袋!

    是……一张如同深渊巨口般黑色空间断层突兀地挺立妖娆与邪火子老头儿面前!像是把整个房间拦腰斩断!

    那“巨口”是此厢房内另一个空间,从侧面看只有薄薄一层,背面还隐隐浮现着妖娆十分熟悉那于发财老头内裤上花纹。

    这巨大口……就是于发财老头儿储物内裤真实模样!

    难怪之前任邪冰还是妖娆都无法以蛮力把储物袋打开,它袋口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章节禁制需要以这么多阵法挟制才能突破,若非遇上像空空老头儿这么强大和符师,也许这世上真也只有于发财老头儿本人知道开合储物袋秘法。

    但是妖娆知道,这黑色“巨口”内,是一个隐藏巨大空间,她现站空间外,只能看到被空空老头以精妙阵法撑起一层薄布,但是如果走入“巨口”正面,那里会一定会存着一个偌大空间!

    完全超脱了一般意义上储物幻器!这完全是一个被高度折叠与压缩异时空!

    “空空贼老头是进入了‘巨口’里面?”

    “是因为空间太大导致了他迷失,还是因为他里面遇到了其它繁杂问题?”

    妖娆心跳微微加速,这是因为她一时贪婪而从手段历来诡异于老头抢来怪东西,如果因为解开这怪东西而让空空贼老头遇到什么不好事情,她会一辈子都不得安心!

    “殿下,我去看看!”

    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担心空空贼老头遇上麻烦老邪立即自告奋勇地想要冲入“巨口”内!

    “你不要去。”

    妖娆声音突然变得威严与凌厉。

    以魔云圣女之名,老邪不得反对她任何决定!

    ------题外话------

    我只想说…好诡异内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