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09:我才是你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不远处空间泯灭之光俨然已经点亮,那些白炽光芒越来越极烈,大有于刺目极光中粉碎一切疯狂!

    咔嚓咔嚓咔嚓!

    地面与空气破碎声音不绝于耳,天空出现肉眼可见裂痕!

    如果这幅光景被人看到,只怕都会吓抱头而逃!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恐怖场面,碎山,碎石还可以理解,连空气与时间都开始破碎……真不知道这样恢弘而难以名状力量会带来多么骇人毁灭恶果!

    如果不是被五灵大阵保护,妖娆也许此时已经被断裂空气拦腰斩断!

    “让我看看……这世界缺少了什么天道?”

    妖娆心完全沉浸自己意识里,她领域借给了她一双天道之眼,让她缓缓地看清了构成这个小世界所有纲伦与根基!

    “确是少了什么东西!”

    妖娆目光整个空间中急急搜索,终于深基线中找到了一个正不断牵引着四周规则破裂大洞!

    此洞开始不过黄豆大小,可是由于立于所有空间规则平衡点上,所以它破裂,直接导致了这个空间失衡与塌陷!

    于意识中,妖娆神识缓缓地沉入她双目窥视到那个“黑洞”内,置身于洞中,她只感觉到了无黑暗与孤寂。

    一股难以言喻空旷落寞之感涌上心头,仿佛世间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止与填补此洞继续扩大!

    四周天道,皆不敌此洞塌陷引力,所以无数规则被平行撕裂,而后被拉扯成丝,以螺线下下运动方式急急向黑洞无底深渊下坠落!

    当这种撕裂进一步扩大,整个空间就会不堪重负地同一赶时间内直接垮塌!

    这黑洞就是于发财老头儿捏爆黑色小珠后形成绝地!

    “为什么这么寂寥?”

    妖娆伸手段触及那黑洞内壁正疯狂翻卷破碎规则洞壁,心头落寞之情无以言说。

    她不明白到底是缺少了什么规则才会让此黑洞带着这么富有人性遗憾感!

    这明明只是一个空间,所有物质因火,风,土,水,光,暗构成,但是这缺失规则,却明显带着虚无飘渺人伦之意!

    妖娆领域虽然借给了她一双天道之眼,但却没有办法让她看清此地已经失去规则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换做它人,也许身陷此局内搅脑汁也想不出什么破解之法,后只能绝望地放弃挣扎,任凭黑暗与恐惧将自己完全吞噬!

    而妖娆脑筋却转得飞!

    “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打破平衡机关,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于老头发动,就会立即引起空间泯灭?”

    妖娆先做出第一个假设,但自己又很地推翻这个推论。

    “不……这个世界给人感觉很自然,不会有生涩与人为感觉,所以一定不会存只为了毁灭而建立机关。失去规则,曾经也一定是有意义。”

    “让我想想……不属于六灵,与此世界有关,又能任于老头掌握规则……是什么?”

    妖娆摸着自己下巴,目光悠长地投向远方。

    “是……认主契约!”

    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光!

    如果此空间因为与契主契约而存,那么一旦于发财老头打破契约,空间就会立即陷入破碎!

    而且于老头自己缔结契约,也容易被他自己打破!

    妖娆凝重小脸上突然绽放出璀璨笑意!她好像此一瞬间,货真价实地触摸到了整件事关键!

    “这黑洞如此寂寥忧伤,是因为失去了主人!主人要求它灭绝,它根本无法反抗!”

    “而且那于老头能那么轻易于空间一角打开通道,也是因为这空间本是他契约之物!我只想过幻兽,幻器有着主仆从属之约,怎么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诡异稀有折叠空间,也很有可能像幻器一样,是以契约约束东西?”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

    蓦然想起,爹爹把驭兽环给她时候,也令她滴血认主,当时她以为自己认只是代表着驭兽环外形那个金圈圈,但现想来……也许她之前契约,也是驭兽环内整个空间!

    妖娆眸底精芒一闪,她立即割破了自己手指,任赤红鲜血滴落空间四壁之上。

    “我要修补这个认主契约!”

    心底意气顿时风发而起!

    赤红如梅血点飘洒空旷黑洞之内!

    妖娆领域此时疯狂地涌动张息,虽然完全无形无色,但也只有妖娆自己能够感觉到,自己意念驱使之下,她领域力量开始拉扯着四散元素规则向破损黑洞内开始聚合归一!

    “我才是你主!”这份意念随着滴落鲜血传达到整个空间规则中!

    想要抹灭于发财老头儿存与契约所有气息,着实是一件困难事情。因为这些规则之力交错纵横于整个空间里,所以这些根基消失同时也连带着毁灭起整个空间稳定。

    此时妖娆,只能凭借自己领域天道之力,以自己精神力去填补这些所有即将破裂缝隙!

    这比自然地缔结契约要困难很多,因为一滴墨水散入清泉时,所有规则与二者浓淡分布都是随机。

    于老头留此空间内又正消亡契约之力,亦是这般随意分散于空间里。

    但是现妖娆,如果要逆转这空间坍塌趋势,就要完全复制于老头与此空间之前缔结契约之力,将自己规则按原来方式重撑起整个空间平衡法则!

    大量精神力带着妖娆契约之血整个空间规则里扩散,这是一个极难以形容繁杂过程,因为它不属于任何可以用语言去名状与描述一件实物,而是一种肉眼不可查,常理不可想象微观改变。

    细小而艰难变化看似没有任何异状出现空间破碎过程中传递开来。

    如果此时有人站虚空于老头离开那个方向向此地眺望,就不难看到一团忽暗忽暗光团虚空中时而膨胀,时而坍塌!

    ****破碎空间化为带着银光斎粉消残于空旷无垠,幅员辽阔虚空中,远远看去,像是一道围绕空间旋转陨星海。

    而妖娆就这样危急而恐怖毁灭暴风中央,不断以自己力量修补与平衡着可以泯灭一域骇人空间坍塌力量!

    这储物空间边缘被大幅度破坏!

    自外围向内一层层粉碎消失,坐吱吱鸟身上于发财老头儿就算远隔**,也能以肉眼看到空间断层处如星火一般不断闪烁死光!

    “啊,可惜了,老子好宝贝!撕毁了我契约,它就失去了存支柱,像那样完美随身折叠空间,初元现世……应该再也找不到几枚了。”

    一边这样想,于老头一边灭哈哈狂笑着急急向远方飞去。

    虽然有些心痛,不过干掉了让自己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仇人,他心里此时亦无比畅!

    深邃而幽暗虚空某处,他吱吱鸟认得出回归初元世界某一个空间通道,所以持有这种稀有空间幻鸟于发财,内心除了正不断膨胀雄心壮志,并不担心任何发生身后事情!

    与当时从酒山禁地率先冲出妖娆一样,自信地认为除自己之外,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办法再从身后绝杀死地中逃出生天!

    “你们……通通给老子下地狱!该天杀,用那么多好东西给你们陪葬,你们就情地欢呼雀跃吧!哇哈哈哈哈!”

    于发财老头与他吱吱鸟化为虚空中一个小点儿……无声地滑行到了再也不受空间泯灭波及遥远地方。

    可是就于发财老头再也眺望不到那璀璨空间爆破烟火之即,一幕出人意料场面却缓缓出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储物空间边缘坍塌趋势就开始减弱减慢,并终踉踉跄跄地停了下来!

    没有因为之前那骇人气势而愈演愈烈,反而余力被一道莫名力量**,所以半刻毁灭后,这本将湮灭一切力量居然神技般地走到头不再继续向空间中央蔓延!

    远远看去,变小了一圈破败空间之外萦绕着一道璀璨闪耀光带。那如银河般梦幻“光带”,是无数从储物空间中破碎而出细小空间气泡!

    有小残片不过粉尘大小,有残片却有半人高大,里面甚至还悬浮着一些破碎花瓶或者折断幻器……

    恢弘空间残片,无声述说这场空间泯灭之争凶残恐怖!

    如果妖娆空间破裂趋势达到临界值后还没能停止它毁灭步伐,那么此时她,一定就像是那些被包裹空间气泡内四分五裂花瓶与幻器一样,肢体重伤,甚至生命垂危……孤单而且渺茫地漂浮看不见前路亦没有希望浩荡虚空内。

    还好……

    一切都停了下来!

    虽然近三分之一储物空间已经完全破灭,再也不可能有恢复如初可能,但不是管什么样,这场惊人毁灭大战,还远远出于于发财老头儿预期,妖娆努力下,以几乎不可能完成姿态……保留了它绝大部分规则与空间!

    此物易主!

    泯灭停止!

    于虚空中观看,那原本带着银光空间云团开始由银变得五彩交相辉映……仿佛生一般,蜕去一身单调而死气沉沉光芒,开始光芒激烈跳动!如虹彩一样生机勃勃而斑斓炫目!

    “我空间,遁形于世吧。”妖娆于心中轻叹。

    再也不受于发财老头力量控制,这缩小了近三分之一但依然存世生空间一阵极烈五彩光耀之后,突然关闭了由于老头破开虚空通道。直接“轰”地一声!从黑暗中消失了痕迹!

    空间断层因为妖娆意念而关闭!此后无论是于老头呼唤,还是吱吱鸟嗅觉……除妖娆以外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次从虚空内找到打开它裂隙。

    它因妖娆召唤而出现,也因妖娆召唤而归于无形!

    “于发财,我们之间,还没有完呢,今日这战,我夺你半面空间,无数瑰宝,你却以为我已经消亡于滚滚尘埃……所以,是我赢!”

    妖娆幽幽声音虚空黑暗中幽幽飘出,这是她与她空间存世后一丝证明!

    所以这悠长声音,无虚空中听起来……显得是那么地美妙空玄如仙境神音!

    虚空空了一块,只剩下那些无法回收亦没有再次使用价值空间残片还如银河星海一样静静地漂浮黑暗里,无声地散发出璀璨光斑。

    不过这样美景也不会亘古流传,因为吹拂于虚空中风暴,会将它们越吹越远,越扯越碎,后都碾成无法被肉眼捕捉斎粉,而后零星散布于广阔虚无中……

    谁也不曾窥见这虚空中生死大战,连痕迹亦不能长存!

    呼!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妖娆这才从入定中清醒,而后缓缓睁开她明媚蓄光眼。

    重修复这个空间裂隙与规则缺失,让她殚精竭虑,这比任何一场生死大战都耗费心力,因为这是一场领域与精神力全开狂奔,如果慢了一秒,破了一步,也许自己就将随着整个空间一齐湮灭。

    要动用到自己此生极极晋阶时所领悟与感受所有天道力,才能充分理解这空间结构与平衡。

    所以此时此刻,妖娆虽然累得眼冒金星,但是却兴奋地发现自己体内沉寂了许久晋升之力,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经过这短暂一柱香时间,她脑海中闪过天道比她十年中使用与顿悟都多很多。领域力量,助她巩固了很多旧识,发现了许多物……梳理了内心很多曾经没有看透,或者觉得迷茫东西,让自己眼界与意境,与真正自然天道又进了一步!

    虽然好想引雷再破天人三衰巅峰。

    但是理智告诉妖娆,这里……自己现身体状况之下,引雷渡劫是一种极为不妥当行为。

    所以她咬着牙拼命压下自己内心深处对渡劫再破阶渴望,而后把驭兽环内空空贼老头又唤了出来。

    “结束了,带我出去。”

    妖娆软绵绵地说出这句话后就晕了过去,殚精竭力消耗,已经让她不顾一切地晕厥过去。

    此时她心情是平静,因为她成功地找回了空空贼老头,阻止了空间泯灭危机,虽说于老头已经带走绝大多数宝物,但是这还剩下三分之二储物空间已经易主为她,而且幸存珍宝一定仍旧价值不菲。

    待妖娆好好地睡过一觉,大半精力也重回到她身上。

    妖娆伸着懒腰于第二日中午清醒,当她很没有形象地呲牙挠头发打哈哈时候,这才郁闷地发现床头已经并排站了一群人……

    脸色不良麒麟王率先用戳死人目光瞪着她脸。

    “妖娆,你又把我们丢下,独自去面对危险!”

    看到妖娆小眼张开,麒麟王咆哮就当空落下!

    因为麒麟王知道,一旦妖娆又装出无辜又纯真模样,他心立即会再次没有底限地化为一滩浆糊。所以一定要她还没有开始卖萌之前,先把这不长记性臭丫头好好骂一顿!

    “我靠!谁出卖了我?”

    妖娆小眼一张,立即看到猫着腰空空贼老头正畏畏缩缩向墙角蹲去,大屁股还桌角下晃来晃去!

    “这个没有节操老东西!”

    “把我从储物空间里带出来之后,一定又向众人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魔鬼冰墙有多恐怖,空间泯灭有多凶残!”

    妖娆咬牙切齿地盯着空空贼老头欠扁肥屁股,而后又立即挤出可怜又纯真表情歪着头对麒麟王萌萌地吸鼻子。

    “我没有……我发誓我没有想到丢下你们,我只是好奇进去了以后,就没有机会出来了,只能硬着头皮把所有事都解决之后才匆匆回到这里,其实当时我一心都是想着你们。”

    一听到妖娆咩咩软语,麒麟王立即扶额再次被软化成泥。

    他原本是铁了心要把这总是一意孤行丫头狠狠骂一顿!但是只怪自己太没有定力!一看她现这小兽般无辜又纯情模样……他却又立即缴械投降。

    “我真没用!”

    “难怪阿斯兰特宠女无边!这样丫头谁受得了?”

    麒麟王一边暗骂自己,一边急急地妖娆床头坐下,拍着她一头顺发,无比宠爱地说道:

    “你让邪火那个老顽固守门,他把我们都打残了也不让我们进去看一眼,而后那储物空间一直噼里啪啦地响,光线忽明忽暗,大有泯灭趋势,我们都吓死了!”

    “还好空空后把你背出来,又给我们讲了讲你里面经历!原来这储物幻器属于实力与背景那么**老妖孽,妖娆,你看看你招惹都是些什么人?不要怪老天总是让你被追被杀,到了你这样实力高度,你还不安心清修,一天到晚惹高手,所以过才都是吓死人生活呢!”

    说到这里,麒麟王语气里又带着些埋怨意味。

    而只有原本就性格**老邪一脸骄傲地站妖娆身侧,他为自己魔云宗有这么一个无法无天,鬼门关里做常客,但偏偏就是不入鬼门圣女殿下而自豪不已!

    这才颇有极乃师风范嘛!

    邪宗就要有邪狂!邪嚣张!邪底蕴!邪到老天都不敢收这样狂女子性命!

    “是是是……这是我错。”

    妖娆立即点头如捣蒜。麒麟王面前她从来都是乖得跟小兽一样,一句话都不顶撞。

    因为这些埋怨中带着他深深关切,虽然说再让她选择一次,她还是不希望冰封城众人随她一齐进入于发财老头儿陷阱里,但是面对麒麟王埋怨,她还是乐于接受。

    麒麟王说得没有错。

    她一生不是危机就是陷阱……除了自己身为黑暗召唤师,总是无端被人痛恨算计以外,还有极为重要一点。那就是她一贯喜欢蔑视权威,完全不乎对手强大,一意只行自己所选择道路。所以结怨不少,直接导致争战不绝!

    此次也是她不喜于发财三番两次想要加害自己,再加上确觊觎他宝物,所以才盗来那诡异储物幻器,继而引出这次波折。

    好运气不会每次都降临自己头上,这次是不幸中万幸没有让空空受伤,并于老头毫不知情情况下夺走了空间归属权还有小量珍宝所有权。

    但是下一次……下下次……这份好运气还会延续吗?自己领域还能带来机缘吗?

    这还真不一定!

    “我知道了,接下来我会乖乖先充实自己实力,暂时不再出门招惹外敌了,再办几件事,我便随你们回冰封城去!”

    打定主意之后,妖娆认真地对麒麟王说道。这还是白川冰封城建城之后,妖娆第一次要求回城内进行修整与闭关!

    就连不断责备妖娆麒麟王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番话会有现这样效果!

    “什么?你说什么?”

    拍着妖娆头手僵直半空中,麒麟王差点以为自己幻听。

    “我是说我准备准备东西,就与你们一同回冰封城去,好好清修一段时间再出来继续寻找上四宗陨骨,前辈您说得对,现我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自己心态与战力。”

    妖娆眼眸下微光一闪。

    “我能嗅到一直弥漫空气里迫人压力,风雨欲来,天门宗还未发现陨骨与湿婆失踪异状,待他们发现四骨已经失其二,我一定会受到各方难以想象追杀与敌对!现宁静氛围,是我黄金时期。我要积蓄多力量!”

    “说得对!”

    麒麟王立即大吼道。

    他非常开心妖娆能想通这一点!他一直害怕妖娆对救出血十三事过份执着而把自己逼入死胡同,而现看来,妖娆并没有因为因此而失去对事物从容正确判断力。自她从天门宗盗骨,又与神宗高手纠缠,这些事连二连三地发生,让众人都为她狠狠地捏一把汗。

    俗话说得好,磨刀不误砍柴工!经过诸日大战,妖娆也是时候,好好修整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