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0:世间万物,没有恒美者

410:世间万物,没有恒美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昆山拍卖会即将开始前夕,冰封城众人并没有急着蜂拥而出,去正式拍卖会场预定好座席,调查此次拍卖会珍宝清单。因为他们随妖娆进入于发财老头儿储物空间后,发现那些没有随着空间残片消散于虚空中一些房间里……囤积着无经计数金铢,幻器与药丹!

    这些财富,远比他们预想中能霁雾城内以冰封城特产换取珍宝要多很多,有些幻器价值,甚至超过了麒麟王对昆山拍卖会寻常幻器高估价!

    虽然此空间已经为妖娆所有,但是因为她已经有驭兽环世界,所以这偌大宝库暂时交到麒麟王手里。有了这个好宝库,谁还有心思去准备那已经被众人远远抛脑后昆山拍卖会?

    妖娆委婉地拒绝了百代明珠几次正式邀约,把心思完全放冰封城众人身上。麒麟王甚至不远**,消耗空空贼老头儿大量传送卷轴,把刃部都从冰封城里调了过来,为就是把妖娆夺取秘库好好清理一番。

    待元方与百里尘从药行背着大量骨三合原材料回来时,只能瞠目结舌地看着众人冲入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玄妙空间内,清点各种天灵地宝。

    为了不招人耳目,麒麟王直接把整个客栈都包了下来,严禁任何人从客栈附近窥视他们行动。

    妖娆看到于发财老头居然留下了这么多好东西,一边咋舌惊叹他底蕴深厚,一边悄悄地对昆山拍卖会失去了兴趣。

    “昆山拍卖会上会有这么好幻器吗?”

    “就算有也不一定买得着。”

    “昆山拍卖会上会有数量如此之多药丹吗?”

    “就算有也不一定是我!”

    “那还为毛要去拍卖会上浪费时间?”

    只是心里几个自问自答,妖娆就立即放弃了继续霁雾城内逗留心思。反正如果拍卖会上真出现了逆天重宝,以她财力也不一定能与上四宗强者们竞争,如果有那个财力,麒麟王等人也能为自己代劳。

    妖娆关注点,还是放了自己实力晋升上。

    自与于发财老头一战之后,她隐隐觉得自己有向天人三衰渡劫趋势,所以她心思直接飘到了获得力量,与将枯骨王座下冰封巨兽变成金骨妖兽方向上。

    看到元方这个商业天才以半卖半骗方式给自己换来大量骨三合药草,妖娆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巴,手脚极为利落地把那一包包药材通通都划拉到自己驭兽环内。而后她又找到正为到手宝物做计数与鉴定工作麒麟王。

    此时麒麟王直接坐了妖娆到手储物空间内,身前放置着一张巨大木桌,上面全是众人递交上来物品分类清单。

    被急急召来刃部成员还有百里尘元方等人都乖乖地各处寻找藏品并把它们归类标记。

    看着麒麟王头上绑着布带儿奋笔疾书模样,就知道他已经燃烧百分之一百二小宇宙统筹领导着整个清理事件进展!

    “前辈,我申请离开几日,这里宝物还有昆山拍卖会,就由你们全权负责吧。”

    妖娆挠着头,一脸献媚地说道。

    又要让麒麟王一人受累,妖娆还真有点撕不开这个脸。

    “又离开?”

    麒麟王挑着长眉,惊得差点把手里笔都丢出去!

    “你不是说好了,等霁雾城事结束,就与我们一同回冰封城吗?”

    皱着眉头麒麟王顿时唾沫横飞!他很不满意眼前这样一刻屁股都坐不住家伙。

    “放你走,你不会又冲到什么地方去给我惹祸吧?”

    虽然知道妖娆就是个没有定性野丫头,但是乍一听到妖娆又要走,麒麟王心里立即泛起不舍意味。

    “不会不会……”

    妖娆慌忙摆手,要是已经答应麒麟王前辈回冰封城又出尔反尔,一定会被他吊树上打死。

    “我只是有一样东西放了一个秘密地点,因为准备着回冰封城清修,所以想把它一并带回冰封城去,以免日后挂心。”

    天知道妖娆又记挂着什么好东西了?

    无论妖娆实力晋升到多么骇人高度,她麒麟王面前还是恭敬又温良得像个乖乖女。所以麒麟王越恼怒,妖娆越嬉皮笑脸……

    “哦?原来只是取一样东西?你确定不会引起什么大战?不会找来诸多麻烦?不需要有人相助?”

    麒麟一听妖娆解释,心情顿时微微放松下来,但还是忍不住接连问了三个疑问句。||

    “我保证,肯定没有麻烦,我很就会回来!”

    妖娆顿时挺胸抬头,把小胸脯拍得“嘭嘭”响!其言恳切,其声笃定,其表情之可怜兮兮,不由得麒麟王不信。

    “好吧,那你去吧,反正还有驭兽环世界里邪冰能助你一臂之力,记得给我早去早回,千万注意自己安危!”

    麒麟王无奈地撇着嘴说道,他虽然心里还是半信半疑妖娆说法,但也知道她与自己支会一声只不过是出于对自己尊敬罢了。

    这小魔女想上天入地,这世上难道还有人能拦她?

    “哇哈哈!那我就去了哦!”

    妖娆得到麒麟王应许,立即从怀里掏出从空空那里抢来传送卷轴,直接双眼发黑麒麟王面前捏碎,而后直接踏着传送银光,消失了麒麟王面前!

    她其实得瑟得很!

    “臭丫头!连传送卷都准备好了!哼!”

    过了好一会儿,麒麟王才起身拾起自己掉落地上笔头,垮着嘴角摇头望天,这丫头一走,自己不知道又要花多少精力去安慰那些好不容易见到统领而一个个跟打了狼血一样刃部战士们。

    哎哎哎……

    还有……天知道她又去哪里闯祸惹事去了!头痛哇!

    初元青魔海东陆。

    此陆原本有一个极强大门派被人族奉为丰碑,亘古传世,其**皆桀骜不驯,嚣张蔑世。其圣王是身份尊贵,地位傲然!

    可是某年某月某一天,不知名邪火从天而将,引得无数此派死敌们蜂拥上山,将此派主峰镇山幻器一一折损或者盗走,打得此派**抱头鼠窜,甚至还把因为**急急赶来此派救援一位太上长老直接烧成渣渣。

    从此此派势力走向衰落。虽然没有完全消亡,但是东陆影响力急转直下,沦落为经常被附近各种小门派甚至散修们攻击对象。

    这个从巅峰落到谷底传奇门派……就叫做“流云殿”!咳咳……被妖娆与龙觉带头捣毁姬天白昔日宗门。

    不错!

    回到冰封城之前,她心里唯一记挂就是曾经流云殿第九峰上看到那枚奇怪白色羽毛!

    那必然是极为强大东西!回到冰封城清修之前,她一定要把它收入麾下!

    当时那第九峰流云殿封山尊者展现出过极为强大实力让妖娆深深折服,以她现实力来估计,那名为“灵果”火系召唤师老头,实力甚至远高于百代明珠身旁水伯!

    而就是那样强者,守护第九峰理由都不是为了卖流云殿一个面子,而是想要勘破第九峰上一枚不知名白色羽状幻器秘密!

    这种实力高手都对白羽心存探究之心,足以从侧面证明白色羽毛价值。

    当时因为灵果老头心存善意,放了妖娆一马,令她没有丧生于他手下,并机缘之下小小地参悟了那白羽一段时间,但是当时妖娆也只仓促地感觉到了一丝白羽内不凡气息,却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真正打开它禁制。

    时至今日,妖娆已经从一个区区诛神女修晋阶为天人三衰高度强大召唤师,不知道以现今实力……能不能再次来寻白羽秘密?

    从这一点上来说,妖娆并没有诓骗老实巴交麒麟王,她真不是来惹祸,她只是想静静再窥探一次白羽毛秘密。

    被烈日照得一片白晃晃大地此时闪过一道璀璨银光。

    因为天气实是太热了,无论是行人还是鸟兽居然大白天里也很难寻到踪迹。所以这传送之光闪现,就如同天空光影变幻了一下,根本没有引起任何活物侧目关注。

    一个身着浅绿长裙女子于空气中轻轻一闪,就踏着轻步伐从林间小道内走了出来。没有人发现她是穿过传送阵而来,还以为她不过是途经此处一个寻常路人而已。

    “喵叽!空空贼老头儿不会又给了我错误传送卷吧!我明明是要到流云殿第九峰去寻那枚白羽,他怎么把我传到这鸟不拉屎地方来了?”

    阳光照得妖娆有些眩晕。抬头看着天空高悬明晃晃烈日,妖娆只觉得双眼都冒星星!

    眼前景物与她记忆中繁华宗门完全不搭界!

    土堆树林,不要说恢弘入云建筑物了,就算是小树枝都稀稀拉拉地横生天空下,与寻常荒山没有太大区别。

    昔日流云殿是怎生地奢靡繁华,人头攒动?而此时山林又是多么空旷寂寥而又人迹稀少?

    妖娆回想起第一次使用空空老头儿自制“超级传送卷儿”回冰封城,足足偏离数十里路还以倒栽葱坑爹姿势落地狗血经历,几乎立即猜到自己这次也一定是被空空那个老神棍劣质传送卷再坑了一次。

    “这次又把我坑到什么地方去了?希望不要离流云殿总坛太远。”

    就妖娆这样想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背上背着竹篓小童。

    小童身穿着对襟小褂与半截麻裤,竹篓内盛着一些鲜野果还有半捆柴火。

    “咦?看这模样,倒像是附近农家幼子来山上打柴,我倒可以问问他知不知道流云殿方向。”

    看到小童后,抱着试一试想法,妖娆顿时笑盈盈地迎了上去。

    “请问小公子……”

    妖娆刚开口,那小童子就明显像是受到了极大惊吓,脸上陡然露出骇人表情,把背上竹篓往一上一丢,双脚就很没有出息地打着抖跪倒地。

    噗通!

    那小童跪地声只让妖娆睚眦欲裂。

    “仙子饶命!仙子饶命!小民不过是途经此地,没有任何冒犯之意!”

    那小童年约六七岁,连柴刀都不太握得起,可是这饶命求救话却像是演练了一百遍一般说得极为顺口娴熟。

    真不知道妖娆到底是哪里把这小童吓成了这幅模样?还要救她饶命!

    妖娆额头上瞬间掉下无数黑线。

    呲牙已及表示自己极度不满意!

    “想姐姐我长得这么花容月貌,惊天动地,沉鱼落雁……以下省略形容词一万,难道就那么像山上见人就杀女土匪吗?”

    “……小家伙,我不想伤你,你起来说话。”

    妖娆顿时挤出温柔声音,声音温暖如四月阳光,美妙好似仙界天籁。原本要让一般人听到,无论多么坚硬心脏都会立即软成一滩浆糊。还有甜美笑意脸颊上浮动,她俯下身子想要把那跪地无端端给自己磕头小童扶起来,做出人见人爱仙子典范。

    可是妖娆没有想到,自己这种纯良表现,却让那吓得不轻小童加抖如筛糠。

    “求……求仙子尊者饶命啊……小民真无心冒犯……”小童哭得瞬间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我勒了个去!

    完全无法沟通,越温柔那小童就越吓得想要窒息!

    妖娆心里立即升起无语感觉!

    温和已经解决不了问题,她倒也不客气,干脆长眉一挑,双手抱胸,极为野蛮地蓦然垮下黑脸,冷冷喝道。

    “不要吵了,乖乖回答本尊问题,不然扒了你皮!”

    变脸如变天!

    好**威胁,妖娆冷酷无情低吼中,那吃硬不吃软小童顿时弱弱地收敛了自己哭声,一边抹鼻涕,一边老老实实缩一旁,用不断涌出泪水大眼睛看着妖娆,好苦逼弱受模样。

    “我是老人啊,我不想欺负你。”

    妖娆心里苦逼地大喊,而嘴上却直想完成这场对话:

    “流云殿哪个方向?”简单描述,妖娆想知道自己身何方。

    这问题不问倒好,一问那小童反而突然惊愕地瞪大了双眼,看着妖娆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你你……你不是流云殿仙子?”

    “自然不是。”妖娆谢天谢地这木讷小童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呵!吓死我了!”

    妖娆还没有发话,那知道自己犯了乌龙小童却已经高高兴兴地从地上一跃而起,一边拍着自己小胸脯喘气,一边老气横秋地对妖娆吆喝道:

    “你是外人吧?走吧,这里就是流云殿地界,我是因为流云山上灵气充足,经常来这里偷采些野果吃。”

    “这里果子可好了,吃一枚顶三天饭,而且还能让身体内有一股气暖暖地流。不过这里那些长得丑陋老娘们儿看到我采果子,都跟欠了她们八辈子钱一样凶巴巴地追着打,所以一见有人,小爷我就装可怜啊。”

    小童见妖娆一脸呆滞,顿时得意扬扬地顺带介绍起自己,还顺便极为大方地从竹篓里摸出一枚果子丢到妖娆怀里。

    “我看姐姐就不像流云殿老娘们儿,你比她们长得漂亮多了……嘿嘿,不说了,虽然这里地而大,但那些凶巴巴母夜叉们还是不时会来巡山,我先走了,你要是只是路过,也点走吧!”

    小童自顾自地说完,而后背起他那已经被汗水浸得有些发黑竹篓一溜烟儿跑了个无影无踪。

    只剩下妖娆捏着那枚青果凌乱于风中。

    莫说那古灵经怪小童很让她吃惊,就连他回答都瞬间让妖娆陷入石化!

    “这……这里……就是流云殿地界?”

    妖娆简直睚眦欲裂啊!

    “而且流云殿已经沦落到山下小无赖也能上山偷灵果地步?”

    嗅着手里青果气息,妖娆确从其中闻到了一丝灵气充沛味道。

    呆立了好一会儿,将那年幼但猴精小童忘脑后,妖娆才提着裙角一步步向山顶上走去。

    心里突然有五味杂瓶被打翻感觉!

    昔日举旗来攻流云,无外乎是想救出空空贼老头儿那四位符师兄弟,报爹爹朋友被流云一脉灭门之仇,再加上道宗云真,子衍与流云殿利益之争,还有流云殿千百年来专横跋扈积累仇怨助涨了那日战火。

    但她记忆里,东陆流云殿,一直是初元青魔海内数一数二名门大派,神宗地宗青魔海内庞大利益来源。

    有那么一句俗语是这么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意思就是庞大而惊人利益集团,就算被人一夕捣毁,但是它分布暗处利益链条,还是足以支撑它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昔日庞大声势与规模。

    但这句话,显然不能用现流云殿上。

    当年有多意气风发,此时就有多落魄失魂。

    因为大量封山幻器被夺取,地脉被破坏,还有无数劫后余生强者弃宗而去,导致整个流云山脉地势与灵气都发生了质改变。

    这样改变,是妖娆当年始料未及。

    所以此时虽然不后悔当年挑起战争,但还是有无数难以形容感觉一时间悉数涌上心头!

    “月有阴晴,盈满则缺,世间万道也是如此,无论多辉煌,历史多悠久力量遭遇强势力冲击,那些所谓万年底蕴,千代辉煌,想要变灭,也不过就是朝夕一瞬事情而已。”

    山中野草丛生,小路崎岖,只能寻到若隐若现曾经经常被人踩踏痕迹。妖娆就这样荒芜小道上向前行走。

    “走到今日,我以为我底蕴深厚,所做诸事都没有被真正强者察觉,我白川冰封城蒸蒸日上,家人与兄弟们都过上了自己向往生活。幻器,药丹,战力充足可挡百年战乱。但是回头想想已经存世数万年古派流云……我之比于一派之威,力量还是单薄浅陋,但就是这样宗门,也因为我与其它对流云殿心怀怨恨势力,而短短数年,走向今日落败。”

    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碎石,从碎石上模糊痕迹中依稀可以找到“翻云起舞”之类龙飞凤舞大字。

    这些遗迹证明那捡果子小童没有撒谎,此地确已经进入流云殿昔日地界里。因为“翻云起舞”可是当年流云殿内盛行一句自赞之辞。

    只不过妖娆联合道宗对流云殿发动战争后,流云殿内部又爆发过无数次内斗,大量地气与珍宝被不再管徒子徒孙太上长老们带走,还有各种小势力趁火打劫……连绵不断战火完全破坏了流云殿九主峰相互映照大吉地势。

    繁华被碾入尘土,而后又残存灵气中迅速生长起青葱野草。

    “荒草旷原,是对流云殿昔日桀骜无礼者们一种讽刺,也是对今日重回故地我一种警醒。”

    妖娆思绪还不断蹁飞。

    “世间万物,没有华丽者恒华美道理,人危机中奋发,安逸中死亡。”

    “从渺小凡人苦修成世人敬仰战神,诛神,天人难,但站天人境上,让自己心境依旧平凡得犹如初自己……难。”

    心里突然有明悟而起。

    “我要时时记着今日所见,自己狂妄任性时候,想想流云殿没落以提醒自己。”

    因此心念,妖娆身上那抹掩盖不了锐气突然无声地消弭于无形。

    就像有些真正天人强者,只要自己愿意,没入人海,完全平凡得犹如路人一般。从来不被世人发觉。

    现妖娆,无论眼力多强高手,都无法她身上看到半点不同寻常东西,就连她璀璨目光现都变得清浅见底。

    平凡,平常到如同灵气从未觉醒,懵懂似初生于世间。

    妖娆应该感谢流云殿毁灭,让她这一片荒芜中,又看到了境界。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毛毛六月出行,我记得曾经看过某人说一句话。大意是:人总觉得自己很忙,心里虽然想着把手上一件事做完再去旅行,但是做完手上事,又出现了事,以后还会繁忙,因为还要生孩子,买房子……这样内心挣扎,直到慢慢变老,老到不能再动,心里依旧还是有一个没有**行者梦。

    所以活当下,有什么梦想,有什么愿望,马上做,立即做。时间挤一挤,还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