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1:一道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

    长长吐出一口气,妖娆仿佛登山过程里吐出了一口一直积蓄肺叶里浑浊之气。[飞 天 中  文] 而后她走到了此山高峰上,举目眺望四方。

    极远处确还存着一些矮矮青石小院,仿佛是流云殿现存世弟子居所。九主峰没入大地,只留下一些起伏延绵痕迹还模糊可辨。

    出于好奇,妖娆站远远山头上,将自己神识向那片炊烟袅袅连绵庭院里散去,而后神识所及之处,立即就出现了数以百计青衣弟子身影。

    "师妹,再蹲下一点啊!不要偷懒!"

    从小院里小弟子们正练功。

    竹枝落肉上发出清脆声响,顿时让妖娆回忆起自己祖宗符山上时,钟林子老头儿也是日日拿着一根竹督促众师兄们勤奋修炼场景。

    "我流云一脉,曾经可是一个震撼整个东陆超级大派呢!"

    自豪与追忆声音响起,看来是弟子们中地位卓越者说话。

    说话之人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与整个流云殿此时正沉浸他人窥视之下,任何**都无处遁形。因为那些薄弱锁山大阵,对于妖娆而言简直形同虚设。

    "切,师姐!你骗人吧,现山下小猢狲们都时不时上山来偷果子,我们这小小门派,又怎么可能曾经是那么巨大门派呢"

    一个稚嫩声音幽幽出现,虽然妖娆看不清那反驳之人容貌,但是她感觉得到,这小弟子微微撅起小嘴带着活泼而俏皮神情。

    巨擘衰落过程实是得惊人,入门小徒,已经年轻得连"流云殿"三个曾经震撼整个东陆字眼都如此陌生。

    废墟与生荒草已经埋埋了曾经光鲜亮丽一切美好。

    "师妹,是你太年幼了,所以才什么都不知道。你看看你脚下那些群山……"

    师姐说话声音立即被人打断。

    "哪有群山是那些土堆堆吗"

    小师妹欢呼雀跃,带着好奇表情。

    "咳咳……就是土堆堆……"师姐虽然汗颜,但依旧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不过它们当年可都是高可擎天巨大山峰哩!"

    "只要你将来变成强大无比,幻力滔天,将自己灵气注入那九座土山之上,它们就会立即再次凸显出昔日辉煌而巍峨模样。"

    那正教育师妹们女子,声音陷入一种晦涩迷离。

    "到那时候,你们就可以看到万丈高山拔地而起,山势中带着以你们意念为本源之气各种神通,或者四季冰霜,或者烈火滔天,或者碧海连绵,到那个时候,五湖四海各派强者们,又会携带着礼物与拜礼蜂拥而来,你们名字会重与‘流云殿’三字一同深深地镌刻历史长河里。"

    女子说得没有错,当幻修者达到天人三衰境界,就能将自己气息与天地交融,从而改变山川与河流形状。但那样高远封山尊者意境,实不是这群不过战神五六阶小弟子们可以想象与理解。

    不过也正所谓"不知者无畏",美好愿景反而给人带来无穷希望!

    "吓!那些小山后会变成万丈高山"

    "以后我们名字还会与宗门名字一起被世人传颂"

    "呀呀!不得了啊!师姐你不是说笑话吧"

    因为师姐如梦幻般描述,顿时让那些好奇又精力充沛小女徒们叽叽喳喳地你一言我一语不断惊叫起来!

    "师姐,我们真可以修炼到那个高度吗"

    "会会,只要你们努力,这一天总会重来到。 "师姐温柔地而威严地镇压住众人喧闹声。

    "那我一定要那座有小河小土丘,以后我还能带我弟子们去那里捉鱼洗澡,以后你们想吃鱼,就得来求我白菱仙子……嘻嘻嘻嘻……"

    那个活泼丫头一边吐着舌头一边把自己马步压得深一些。

    "切……我看你孙女孙女,都不一定能修炼到那个程度!"有人嬉笑。

    "黄小鸟,你不要乱说话,以后就是不分给你鱼吃!"少女又开始不服输地反驳。

    ……

    看来众人感情是极好,修炼时候还不忘记相互揶揄寻些乐趣,丫头们顿时被白菱与黄姓师妹对话乐得笑成一团。

    "好了好了,不要再吵了!再不好好修炼,今天又要荒废了!不蹲完这一个时辰,中午没有饭吃。"

    "啪!啪!"

    甩竹枝声挥空中,那清脆空响声再次弥漫宁静山谷里,小院里却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女子俏丽娇笑。

    妖娆窥视完这流云女弟子稀松平常一次课练后,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神识。

    没有想到流云殿经过浩劫之后,弟子剩下大多都是女修。

    曾经召唤力有所小成男弟子们不是丧生于战火中就是慌忙改投它派,把毁于焦土宗门无情抛身后,而只有小部分长老与一些不愿意再颠沛流离于世女修依旧坚定地留废墟中,坚难地重建起这样一支平静隐居于深山中流云一脉。

    "这样也不错,不破不立……于毁灭中重崛起,也许百年后流云殿又是一番光景。"

    妖娆眨了眨眼睛,终是觉得自己眼里也有了时光与岁月痕迹。

    她对曾经死敌流云殿再也没有任何憎恶感觉,就像是一个光阴过客一般,心平心合地看万物毁灭与生轮回。

    "也不知道那白羽是不是还曾经地九峰地界上"

    抹去心头波痕,妖娆目光开始扫过脚下连绵起伏山脉。

    那些青葱山脉没有那流云师姐说得巍峨雄壮,也没有那流云师妹说得小如土堆。

    还是一脉青山,占地辽阔,只是没有了昔日万丈高浩荡,远远看去,不过是寻常山林中普通一抹凸起弧线。

    从其它小山脉分布位置,可以依稀分辨出它正是曾经让自己吃过瘪流云第九峰!

    妖娆眨了眨眼睛,一道风影顿时从天空中一闪而过。

    妖娆之前立足地点已经瞬间空无一人,只有破土生油亮小草微风中微微晃动力着叶。

    不过一瞬就踏足之前眺望山谷。

    "那白色羽毛好像也不是那‘灵果’老头私人所有之物。"

    一边流云第九峰化为山脉上来回寻找,妖娆一边自己心中不断寻思。

    回想起自己上一次来流云殿与那看守流云殿第九峰老头交手时他举动与话语,妖娆有六成把握推测白羽毛其实另有主人。

    那‘灵果’老头不过是对其有兴趣,所以收敛锋芒,甘为流云殿充当一个小小封山尊者,顺带着此地潜心研究白羽内蕴藏秘密。

    因为灵果离开之时依旧把白羽留第九峰上。

    "只不过……"

    此时妖娆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担忧。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流云殿经常那场浩劫之后竟然连山势都改变了这么多!

    "不知道我还寻不寻得到那白羽踪影,或者说它真正主人已经这段时间里把它带走了"

    妖娆一边这么想,一边不放弃地整座山脉上细细地搜寻起来。

    不过要说这第九峰化成山脉虽然不大,但想找一根没有什么特殊气味白色羽毛……还真非常不好找!

    想当初为什么第九峰白羽那么容易让人窥见并感觉到敬畏那是因为第九峰被灵果老头儿注入了他精纯灵气,所以任何物件只要放山顶,都能散发出与众不同气场与威压,令无知弟子们觉得不凡。

    但是现,连第九峰都垮了,又何况那枚本就不太出奇白色羽毛

    如果没有人以火烧之并察觉到那羽毛不同寻常之处,它又与普通鸟毛有什么不同

    山上悠悠地转了三圈,天色都开始变暗,妖娆精神力一直处于高度紧张并外放状态。可是她极所能各种山洞内掏到了一大把白色鸡毛鸭毛仙鹤毛……却愣是没有找到那白羽踪影。这艰难过程中,她甚至还郁闷地山上撞见了一只不要脸大白鹤!

    那足有五丈高雪白大鸟一见到她就欢喜得追着她直跑,仿佛一眼就相相中了灵气充沛女主人,而后死皮赖脸地想要与她契约。

    只不过妖娆实看不上区区白鹤,像它那样小胳膊小脚样子,炎凰打个喷嚏就能烧成渣渣。

    所以把那大白鹤狠狠地打了一顿,责令它不准再满地掉毛之后,妖娆才脱身得解放,继续向前寻找,只留下那一头一包双眼泪汪汪大白鹤坐地上目送她离开。

    直到妖娆走远了,那大白鹤目光仍然依依不舍。

    要知道能让强大幻兽主动想要契约召唤师,并不一定实力十分强大,但气息一定极为亲合自然。

    可是天知道这种对于寻常召唤师而言是天上掉下馅饼砸到头好运气,放妖娆身上,就犹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了。

    "好累啊……"

    远离了白鹤之后,妖娆纠结得小脸都皱到了一起。

    这与想象实差得老远。

    她想象里,她就是轻盈而唯美地直接来到流云殿,落那之前已经坑过她一把白羽毛面前,把它狠狠地踩脚下,压榨出毛里面蕴藏秘密,而后拉风地离开……只留下一个美丽神话!

    可不是现这满地挖土抓鸡找毛苦逼场面喂!

    "再这样下去不行啊,我好能找个人问问。"

    妖娆停下脚步,将手里收集了一天捡来白色鸡毛鹤毛通通烧了个一干二净,这才双手抱胸,开始真正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而就妖娆这么想时刻,她还没有收回神识却突然又感觉到了此山下有数道人影晃动!

    "咦!有人"

    微微以神识查探,果然是一群流云殿青衣弟子正向自己走来。

    "那偷果子小童没有忽悠我,看来流云殿真还天天派出弟子前来巡山。"

    耳边响起极轻小脚步声,妖娆殷红嘴角立即勾起一丝艳丽笑意。

    "来得正好,我可以悄悄抓个弟子好好盘问一番!"

    妖娆脑子转得飞,瞬间脑海里推测出无数种可能性。

    "流云殿弟子应该对曾经第九峰封山幻器还有点印象!说不定那白羽已经被这些入门流云弟子当成先代留下来好宝贝,供奉了大殿里哩……吓!也许我山上找,是白费功夫呢。"

    不管流云殿弟子们知道多少消息,总归会比她知道多那么一点点!那么现捉个人问问就是简单方法之一。

    打好主意后,虚步向前一晃,妖娆身影就立即消失了空气里,根本无从知道她从何而来,此时又隐藏到了什么地方

    向妖娆所之处走来,确是流云殿一群小弟子。

    只不过妖娆没有发现,此时那带着众人向前疾行……居然还算是一个她曾经认识女子。

    她不记得,当初攻打流云殿前,她与疯爹爹曾山下拦截了一车本要献给流云长老贺寿之礼。并从木箱内救出了数位天质优异女修,这些被流云殿从各地掳劫而来女子,有曾帮她流云殿内做内应,有则地穴内被二毛看管过一段时间。

    流云殿总坛被破后,妖娆留下这些女子让她们自寻出路,而曾经被流云殿搞得家破人亡女修们却选择抛下被掳劫仇恨,转投入生流云殿内,想以自己力量描绘出未来。

    这波走上第九山脉流云弟子领头者,正是被救女修中天资卓越者,被同伴们亲切地称为"小南"女子。

    她曾阿斯兰特指点下混入流云殿内部为众人当内应,勇气与心性曾经得到阿斯兰特欣赏。

    因为对她嘉奖,阿斯兰特曾经为她渡过一丝灵气。

    要知道以疯子阿斯兰特性格,能让向一个陌生女子体内拍入一道自己气息,助她破阶,这是一件多么难得事情!

    也许那些过往对妖娆与阿斯兰特而言,只是些微不足道曾经,但是对于这个名为"小南"女子,却是一生都难以忘怀记忆。

    她曾恨流云殿败类们因为觊觎自己容貌与而令自己家破人亡!但结识阿斯兰特与妖娆之后,她却于仇恨中看到了一种宽广天地。

    过去仇恨无法抹灭……

    过去经历也无法重写……

    唯一可以依靠……只有脚下不断向前延伸道路而已!

    所以当妖娆与阿斯兰特离开之后,小南便义无反顾地投入重生流云殿内,希望以自己手,阻止那些曾经发生她自己上悲剧别人身上重演!

    这种心性与意志,令她转投流云殿后立即成为了其中佼佼者之一。

    此时她,已经是一小队女修中领头人物。

    "师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坐树梢上妖娆不用散开神识就能清楚地听到这些流云殿小弟子们之间对话。

    "星儿,把神经绷紧一点,我们这次可不是去山上驱逐那些破戒来山上偷灵果小毛贼,近林子里总是不太平,我们得盯急些。"

    小南走众人前端,眉目冷峻地说道。

    "哦,师姐说一定是‘邪月’教臭男人们吧"

    那名为星儿少女顿时蹦蹦跳跳地走了上来,虽然看上去与小南年经差不了多少,但清澈眸子里明显带着涉世未深天真。

    "不错,师傅说近有一对雪顶神鹤天上盘旋,很有可能把巢穴驻了这附近,神鹤是我流云图腾之一,有神鹤来临,是我流云福兆,不过我看那些别派弟子,好像是也冲着那对神鹤来!搅得近实是不太平。"

    小南一边说一边握紧了腰上剑柄。

    曾经流云殿以"鹤"为图腾不是没有渊源。这些典故妖娆倒并不陌生,因为开创流云殿老祖就是以鹤兽成名,许多传世修炼方法与风水二系仙鹤有直接关联。

    流云核心弟子无一不契约"鹤"为主战兽,特别是这群女子口里"雪顶神鹤",是天生呼风唤雪强大瑞兽之一,想必对于现生流云殿,亦是不可多得瑰宝!

    如果现有哪位女弟子能成功契约那对神鹤,那么残存于流云殿内诸多幻技便可以一一学去,实力一定会得到质飞越。

    不过就算是没有与鹤兽有关传承幻技,这等稀有幻兽还是同样会招到其它门派觊觎……比如小南口中"邪月"教,那个妖娆从来没听说过教派,必然也把眼光放了这不可多得大幻兽身上。

    "呀!我刚才遇到那头赖鹤,不会就是她们口里‘雪顶神鹤’吧刚才赖鹤,确身上带着冰花,不过是一只而不是两只……看来那领头女修知道东西挺多,嘿嘿,我就抓她好了!"

    妖娆才懒得管什么流云殿与邪月派争斗还有赖鹤到底是什么身份呢,她一心只想找到遗落流云山脉某个角落里白色羽毛。

    要是此时正一脸敬畏地幻想着白鹤神威流云殿小弟子们听到妖娆心里对神鹤大人吐槽声音,非得把自己胸腔里老血都喷出来!

    喂!

    被她们奉若神明超级大幻兽,居然某些无良人眼里一无是处,连倒贴都不要啊啊啊!

    妖娆站树梢上笑得灿烂,无论是她微笑,她起身,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那些懵懂不知流云殿小弟子们此时还天真浪漫地直接走过她立足大树,仿佛都把神识张到大,一本正经地进入防卫状态。殊不知只要那头顶上女魔鬼轻轻一振衣袖,领头带着她们巡山小南师姐就会立即消失于一道恶风中!

    她们心里只想着那些邪月教对手,却毫不知道真正威胁已经飞到了她们头顶上。

    就妖娆想要动手瞬间,不远处山谷里突然爆发出一股冲天邪火!

    而后一声凄惨鹤鸣带着泣血意味划过长天,顿时把那悲凉感觉深深地投影众人心底!

    白鹤凄凉叫声震天!

    "啊!不好!有人偷袭神鹤!"

    小南面色一凛,顿时手心握着腰上剑柄,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看到小南身影已经腾入天空,一干流云小弟子们才略微回过神来。

    "!跟着师姐!大家不要冲散了队形!"

    呆滞女弟子们也纷纷憋红了脸,这才衣衣踏云而起,紧追小南步伐!

    "哎……真麻烦。"

    人影散之后,原本众人站定地点又凭空出现一个女子曼妙身影。

    妖娆以手托着下巴,眸光闪闪地眺望着众人离去方向。

    刚才本来可以出手,但她却后一刻止住了自己身影,抢人是一回事,但是别人有难时候还要出手去削弱对方战力……这样没心没肺行为,实又不符合她作风。

    要是流云殿还与她有仇,那当然是另外一回事,但是现流云殿内剩下不过是些孱弱无力女子,与之前那些老王八们没有半点关系,妖娆不想因为自己掳走她们中强弟子而让剩下女修们陷入巨大危机。

    "没办法了,只能等她们先解决眼前事。"

    妖娆于心底暗自寻思。

    "对了……那名叫小南女子,我是不是见过"

    妖娆脑海起终于有什么细小波痕轻轻掠起,不过她却没有立即想起小南身份。因为此时小南容貌,已经与原来发生了质改变。

    她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疤痕,自左脸到唇角,缩紧伤口甚至让她殷红嘴角微微翻起,那狰狞模样完全破坏了她之前美丽容颜。

    这不是战斗中被敌人所伤,因为此疤就是小南自己所划,并坚持不加治疗。

    为就是不断以此印记来提醒自己……她之一生,追求不是貌美如花,不是被大能宠爱跃上枝头成凤凰好运气,而是抛弃一切干扰自己外物,简简单单坚持自己信念与幻修之路决心!TxT下载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