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3:世上有两种天才

413:世上有两种天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只见苍狼四趾被齐齐削去,只露出森然骨与汩汩向外冒出浓血。那野兽扭曲脸与痛得瞬间丧失战斗力模样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嘶!

    这一幕顿时让邪月教嚣张弟子们倒吸冷气!

    他们看得出那脸上有疤女修这道剑气不属于幻兽幻技,而是一种杀伤力极为强大武招或者秘法!

    与比自己实力低下召唤师对战是一回事,与身负其它能力多属性战者对战又是另外一回事!邪月教众看向小南目光立即发生了质变化!

    看那苍狼此时痛苦得满地打滚模样就知道,这么远距离下,这奇怪女修居然也能伤敌于无形,要是她那恐怖一指直接轰人身上,自己下场绝对不会比那苍狼好多少!

    “先杀了她!”

    邪月教弟子们先是一凛,纷纷退避百米,而后有人终是回过神来。对着小南挥剑长啸!

    对手中有能以奇法杀人杀兽者,自然就是应该第一个被抹杀威胁!

    小南苦笑,她这一指剑气,乃是自己保命大绝招之一,一天之内绝对不可能再发出第二计攻击。原是想救星儿于水火当中,却不曾想到,把自己也带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这是!”

    一直慵懒地坐树梢上妖娆却豁然站起。

    她眼底流动着不可思议神采!

    “这是爹爹……破天指!”

    必是破天指无疑!

    妖娆看到小南挥出破天指,陡然惊愕无比。

    那精妙武技本是爹爹与自己独有,初元世界绝对不可能有第二本纵世破天剑口诀流传!

    不过那女修毁灭剑气,也不能说完全融汇了破天指精华,只是开始形与形与破天指有三分相似,但其出招方法,却完全与破天指气运方式不同,如果能稍加改进,这一指毁灭力要比现强很多。

    “小南,小南……小南……”

    妖娆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

    “难怪如此熟悉!”

    “是……她?!”

    瞪着小南那张凝重而无畏脸,妖娆从迷茫渐渐变目光发亮。脑海里除去那道丑陋疤痕,她终是心中拼凑出了小南原先模样。

    那倔强,坚定自荐要为捣毁流云殿出力女孩子!

    “她居然加入了流云殿?!曾经杀了她师门将她掳劫而来流云殿?”

    只不过当妖娆从记忆深处把这个女子挖出来之后,她心里震惊没有消减,反而是盛一筹!

    “还有她那一指,到底是什么东西!”

    且不管小南为什么要加入流云殿,单是她刚才那一计剑指已经让妖娆心跳加速!

    她知道爹爹临走时候向小南身上拍了一道气息助她修行。可是那只是一道模糊气息啊!既没破天指秘法又没有纵世破天剑口诀精华。只不过是一道习惯性冲击右手二指简单灵气而已!

    可是这女子,却完全凭着这道气息本能冲击右手二指惯性,助涨她修炼同时,悟出了三分剑气!

    天资傲世!

    这就像是给孩子半张白纸一支毛笔,她却画出了传世名画轮廓那么不可思议!

    “太惊人了这丫头!”妖娆站树梢上,目光顿时变得明媚有光。

    “杀了那丑八怪!”

    那乔装成老者男子俨然已经把小南当成大威胁之一。

    “五哥,那女修古怪幻技有可能是传自流云殿哪位强者手,我们这样贸然把她杀了……不太好吧?”

    一个男子畏畏缩缩地凑上前来,领头者耳边小声建议。

    其实大部分邪月教门徒也都是外强中干软蛋,对于流云殿昔日威名敬畏仍。欺负这些自称是流云殿后人小姑娘们让他们找到了一种比欺负别人强烈感,不过一旦看到这些姑娘们身上带着不同寻常气息,他们心里被隐藏与许久奴性又很爆发了出来。

    “白痴!你们这些不中用东西!我们师傅都已经破阶晋升诛神强者了,那些残存流云殿里老不死,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被称为五哥男子顿时气得直敲着众人大头,只想把他们木脑袋里孬种气息通通敲死!

    此时不把实力不错对手扼杀摇篮里,难道还等着她成长起来再到邪月复仇吗?

    “真是些鼠目寸光家伙们,还不听老子号令,把那丑八怪给大卸八块!”男子嚣张而冷酷地纵声长啸。

    “师姐,怎么办!”

    终于击退巨蟒赶到小南身旁星儿一脸担忧看着小南脸。

    她与小南私交极好,知道小南刚才毫不犹豫搭救自己武技是她一日不可双发保命底牌。现后底牌用掉了,她们却再也想不出别对敌之技!

    看那些目光幽暗,如狼似虎扑上前来邪月弟子,所有流云女修都知道,今日一战,凶险无比。不分出你死我活,是万万不可能结束这场宗门高度利益之战。

    不过众人也没有想着逃跑,要是他们盯着小南师姐不放,她们就陪小南血战到底!

    姑娘们眼底顿时也爆发出坚定光芒!

    “不好意思了,流云殿小姑娘们,今日一战,你们只能有去无回!”

    澎湃杀意从邪月教弟子们身上咄咄升起,再也不是刚才半玩半戏谑模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沉肃杀之意。

    那以邪月男子为首精壮男子们口里开始叨念一种奇怪声调,而被他们召唤出来那些幻兽们身上则不约而同地升起一道道幽蓝光华。

    邪月秘法。

    言咒激起深藏于幻兽体内符纹,而这些神秘力量则能让幻兽完全丧失灵智沦为彻头彻尾杀戮兵器。

    短暂时间内不知疲惫,不知疼痛,只为鲜血气息而疯狂。

    天色越发地暗沉,不是白日将去,黑夜欲来,而是这些从邪月门徒身上升起煞气引来了迷雾与毒瘴,这些混沌气流渐渐削弱了照射山谷中明媚日光力量!

    而此混暗天色下,那些被邪月秘法激发幻兽们眼底都不约而同地点起一团团犹如鬼厉般野火!

    它们碎石地面上狠狠摩擦着自己锐利爪牙,低低咆哮,而后嘴角流下一滴滴腥臭粘液。

    场面无比骇人!

    真让人发自内心不可遏制地颤抖,仿佛瞬间从人间界跌落于地狱修罗道内,四面八方像是妖邪巨大幻兽抖动着肩头结实有力肌肉向流云女修们一步步走来。

    每一步都响如洪钟,仿佛是她们生命倒计时之钟不断地敲响。

    “好强气场!”

    小南心急如焚,一滴滴黄豆大小汗珠从她额头不断滴落!

    “怎么办?看这样子,这些邪月教垃圾们是想把我们一举歼灭此,倘若我今天真无法逃出去,日后邪月大举进攻流云总坛,我那些姐妹还有师傅长老们要怎么办?难道上天就真不再给我一次求生机会了吗?”

    小南手指发抖!

    因为情绪极度紧张,心脏狂跳,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力量,促使着她下意识地再伸出手指,对着那正向她扑面而来妖化白猿就一扬!

    此时离小南近幻兽,正是邪月领头男子战兽白猿,此猿高有三丈,上身粗壮,早已经把小南彩蝶从天空中一把扯下,三下五除二地拧成一地血沫而后嚣张地拍着胸口向她扑来!

    “一定要发出第二道啊!一定要发出来了!”

    小南颤抖手指急急指向前方,可是一道淡淡灰意指尖萦绕,自己体内就是没有足以支撑第二道毁灭剑气爆发而出余力!

    “可恶啊!我为什么这么弱啊!”

    小南急得眼眶内都有水意荡漾。这种自己琢磨出剑气指消耗实是太大了,逃命用还可以,可是用来御敌……实是太强人所难!

    “我实是太弱了!我应该努力幻修,这第二指,明明还差一点点就能发出!”

    此时小南心乱如麻,如果上天再给她一个机会,她宁愿用自己百年阳寿来换一个让自己师妹们都平安离开机会!

    “星儿,你们走,这里我撑着!”

    小南只有不断低声要求星儿与众姐妹离开,只不过这些感情极好姑娘们就算是幻力严重消耗,各个小脸惨白,却没有一个人心里抱着丢下小南而逃念头!

    “要死一起死啦!”

    “没什么,召唤师嘛,就算是天才也十有**死半道上,多死我一个也不算什么。”有豁达姑娘轻轻自嘲起来。

    “就是,咱们死也不能丢脸,反正他们都说了,邪月古风老祖已经突破,打入流云总坛日子也不远了,只是早晚问题,我们现能杀他们一个,就多杀一个,也不赔本!”

    一个胖胖姑娘弯下身子,把自己过长裙角用刀撕开束腿上,已经做好了全力战斗准备。

    “这些流云殿弟子们,看来还挺有义气嘛,与我想象有些不一样。”妖娆目光越来越明亮。

    看到小南伸手运作,那邪月男子原本心里还突突地猛跳了一下。

    暗道:“我靠!这丑八怪不会能接二连三地使用那威力巨大剑气吧?”

    只不过看到小南憋肿了脸,表情扭曲,手指颤抖,那团让人畏惧剑光依旧没能从她指尖成功地发出,男子顿时长吁一口气,知道她不过是虚张声势,所以立即脸色由苍白变红润,还嚣张地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丑八怪你不要吓人了!”

    “就你那三脚猫功夫,只怕把自己脸憋爆也挤不出第二发!也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学得这样精妙技艺,放心!老子不会直接把你杀掉,会你脑子里放下蛊虫,把你记忆里所有秘密都挖出来再送你上西天!”

    “把你秘宝与秘技通通拿出来吧!”

    男子越说越放纵!

    “还有你那些水灵灵小师妹们,她们也都不会立即丧生,老子会把她们通通带回邪月去,包准把她们整得爽翻天,日后再也不想回流云殿去!”

    因此男子邪恶话语顿时激起那些邪月弟子们一阵阴阳怪气大笑。

    “哟!丑八怪不乐意了,看她那双狗眼,里面滴血耶!看看!”

    男子指着小南赤红眼夸张地吆喝众人围观。

    “哈哈哈哈!丑八怪,有本事你就再发一道那奇怪剑气让本大爷看看啊,我知道你想杀了本大爷,本大爷就站这里,让你杀啊!来啊来啊!”

    仿佛是故意气小南,那些不要脸邪月门徒都故意她指尖前方晃来晃去。

    流云殿女修们已经被那些妖化幻兽团协围住,因为长时间战斗,此时她们体内灵气都干涸如旱地,只能一脸愤怒地听着那邪月男子大声吆喝。

    邪月男子一边狂笑,一边张开双手得瑟地小南指前晃动身体。此时小南真心期待老天能瞬间降下一道惊雷把他劈死!

    邪月男子这么嚣张也是因为他笃定这表情狰狞女子,完全不可能再一次爆发出刚才那样骇人力量。

    再说了,就算那丑八怪气血攻心,灵穴突然大开,又出人意料地发出第二计指风,以他现远隔她百米距离,避开她锋芒简直绰绰有余!

    “还是叫你师傅来吧,也许那些流云殿剩下垃圾长老们,还值得来与小爷们一战。我看根本不需要我邪月古风老祖突破,小爷们就能直接杀到你们流云殿总坛去!”

    凌辱这些自称为流云传人小女修们真是一种极大乐趣!

    邪月男子还得意扬扬地大笑,而就流云众女觉得绝望瞬间。

    树林内有一道风……动了!

    一道不可能被人忽略恐怖狂风蓦然从林间爆起!

    妖娆终是出手,因为经过这么多事,她亦看出这些流云女修确不是心性不良之人。

    那惊人威压徒然把场所有人生生压低数十丈御空高度!

    风卷残叶,昏黄残叶直冲入天,那不可思议速度直接撕裂了风涌过处所有白云与山风!

    这恐怖力道正中央,包裹着一道颜色浓烈毁灭死光!

    死光出现场面仿佛极慢,因为所有人自风起之时眼前就陡然一黑,而后看到自己灵魂此无法想象力量中不断后退!

    “啊啊啊!”

    众人开始惊声尖叫!不是胆小,而是这种突然爆发杀气中一种本能恐惧!

    但其实这恶风从起到落,不过电光火石一瞬间!

    就那邪月男子还手舞足蹈天空中不断以言语挑衅小南时刻,那道变灭日月之光黑芒便直接冲入了他胸膛,贯穿了他骨血,并以瞬发之速直接落他身后千米外山坡上,顿时轻而易举地夷平了方圆百米森林与湖泊!

    黑色风涌,第一次给人那么利落而唯美错觉,当它还天空划动之际,所有人只会体味到一种力与美完美结合!

    但当众人再回头看那呆立空中男子,还有那无声瞬息化为斎粉大地时,无论是敌是友,一股无法言喻恶寒顿时会涌上了心头!

    太恐怖了!

    这是什么力量?简直毁天灭地!

    所有人都觉得要不是自己疯了,要不是就是这整个世界都已经陷入癫狂!

    “这是……什么?”

    因为被破天指轰击速度太,所啦啦文学llxnet,全文字手打以那胸口被爆出一个巨大血洞男子还没有死,他甚至呆呆地问了一句“什么”,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生命力已经开始疯狂地远离自己身体!

    小南于风中凌乱,因为她之前伸起手还一直没有从空中放下,那抹淡淡灰芒明明还她指尖萦绕,就是挤不出第二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章节道毁灭剑气,何况她刚刚感觉到,那股恐怖黑风是从自己背后升起,堪堪划过自己耳际,瞬间泯灭了那向自己扑来白猿,邪月男子胸前轰出一个大洞,这才落入远方无声碾灭百米山林!

    可是因为她手还高高举起,所以所有人惊悚目光都疯狂地落她身上。

    “不……不是我……”

    小南抽搐着嘴角,有些尴尬地小声说道。

    明明知道不是自己力量,但还是觉得那道黑风带着自己熟悉气息,也许是自己对上天祈愿被老天听到,所以天上真降了一道雷,把那不要脸无耻家伙重收回地狱里去了吧?

    明明知道这种狗血事绝对不可能发生,但小南还是一边极度兴奋地感谢上天,一边嗨爽地看着那个胸口带着血洞男子嘴角与眼角默默流出鲜血凄惨模样!

    “这……这不可能!”

    那失心失肺男子居然还没有死,低下头默默地看着自己胸口大洞,直接从胸口看到了身后风景,这种感觉很怪异。因为透过自己胸口,他看到了颠倒山林与焦土。

    这样荒诞而古怪场面已经让他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自己此时经历应该全他娘是一场噩梦!

    “为什么不可能?”

    一道不属于流云女修又不属于邪月弟子悠扬声线从林中飘出。

    浓浓威压中带着慵懒漫不经心,好似此时发生,不过是她举手而劳一场小小闹剧!妖娆此时势必轻轻笑。

    “林内有人!”

    “说话之人必是发出死亡黑芒超级巨擘!”

    “我日啊!那被欺负疤脸女修师傅来了!”

    众人这才骇然原来一直有无法想象强者一直隐藏他们身后!

    “你不是说了,小南打不中你,要请教她幻技人出场与你对战一番吗?那本尊就与你过一招,让你心愿得偿,这样你可还满意?”

    妖娆站林间树枝上大笑。

    原本流云殿与邪月教战斗,她才懒得插手,两方恶势力相互残杀,又不是弱一方一定是好人!

    她可不是热心肠却不加考虑老好人,出手也要衡量一下自己救人倒底值不值得。

    但刚才流云女修们对小南不离不弃坚定表现,让她看到了这些姑娘们人性中发光东西,与那些邪月弟子们完全不是一类人。

    可救。

    妖娆声音伴着滚滚威压而出,顿时震得场所有人双耳流血,浑身气息逆行!

    “小说领域”,全文字手打流云女修与邪月门徒们看来,仿佛是自己面前瞬间高高地竖立起一座踮起脚尖抬头都无法仰望到头宏伟巨峰!这样出手便灭百米丛林威慑力下,所有人通通都不过是些闹剧般无聊乱跳小蚂蚱……

    所人有纷纷妖娆威压下跌落于地。

    “噗!”

    一口浓血从那胸口漏着大洞男子口里喷来,浓血中还带着些内脏碎渣!

    “流云殿……居然……居然……居然……”

    后半句话,男子根本没有力气说出来,他想表达意思,无非也只是惊呼邪月太高看自己实力,无论是他们古风老祖再进阶几个境界,都不够流云殿幕后巨擘们几巴掌拍打之类话!

    因为流云殿女修身后这个巨擘……实力一定远远高于他所认知极限!

    可惜了……这些话他通通无法再说出口。

    只见这刚才还嚣张得要死男子,狼狈地从天空中坠落,待他掉落地,摔得四肢扭曲时候,他尸体上已经没有了还存活着温度。

    悲惨地死透!

    并不是每一个行恶者都能得到应有结局,不过这个邪恶男人此时死状,大约也能与其嚣张人生划上个等号。

    那重物沉沉坠地声音丝毫没有让邪月弟子们眨一下眼,因为他们早已经呆呆地站原地,除了脚还会哆嗦之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事来扭转此时瞬间从猎人变成待宰羔羊苦逼宿命!

    “该天杀!是谁说流云殿已经没落了?我早说过,那么一个实力惊人大派,就算是遇到些危难,但是真正强者仍然还嘛!”

    沉寂了好一会儿,那些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邪月弟子们中顿时升起一阵刺耳鬼哭狼嚎。

    “呜呜呜呜!”哭声满地,因为妖娆刚才展现出来力量实是太惊人了!剑气形,与那之前被他们欺负小女修有些相似,但威力与气场却比之前女修剑气强了千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