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4:收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仙子姐姐,仙子姐姐……我们刚才是逗你玩呢,只有老五那个该死家伙太嚣张,他死得好!死得好啊!我们都无心伤你,看你貌美如花,心肠也一定像菩萨一样!放我们走吧,我们邪月与流云殿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神鹤还给你们,以后这个山头我们再也不会再出现了!求求你让你师尊求求情吧!”

    眼见着自己小命不保,着实不敢直接对着那林中恐怖巨擘直接对话,所以这些磕头如换捣蒜邪月弟子们顿时又抱着小南大腿开始呜呜抹着鼻涕。

    从之前那不可一世模样瞬间变成赖皮狗姿态,小南还真是没有办法立即习惯这些人比变天还变脸术。

    明明看得到她脸上那抹狰狞伤痕,这些垃圾们还夸她貌美如花。小南此时简直无语哽咽。

    而且重要一点是……她根本不知道林中那挥出与自己自悟剑气相似武技纵世大能到底是什么人。

    “反正肯定不是流云殿现存某个长老,她老人家救我们与水火之中,我也不能不好好把握这个天赐恩情。多说不如少说,以免得罪了那有心相助强者。”

    心里这样想着,所以小南只面带不屑地赏了那些鬼哭狼嚎邪月弟子们一句干脆利落:“呸!”,而后就把他们一个个像是滚汤圆一样踢到了远方!

    虽然这些邪月弟子看了让人恶心,但是妖娆心里也没有对他们必杀之心,她这个高度,要是看谁不顺眼都杀了,那一天十二个时辰掰成二十四分来用,都不够杀人玩。

    再说了,这流云山脉以外,大大小小坐落着数十脉修炼功法不用小宗,他们或多或少对流云殿幅员与灵宝抱着觊觎之心。要是把他们通通砍了,山上河水只怕能直接变成红色。

    “别吵了,听着烦人,点滚蛋,叫你们那什么狗屁古风老祖好好洗洗脖子,要是再干出什么让本尊厌恶事来,切起来也干净。”

    好霸气!完全不把邪月教任何人放眼里,不过妖娆地确有这个资本。

    妖娆不耐烦地挥着手,所以林间顿时吹出一道杀意隆隆罡风!

    流云殿女修们此时通通保持着沉默。

    虽然不知出手之人为何方神圣,但有人撑腰,她们自己暗中欢喜。

    那些邪月弟子们听到妖娆赦免,顿时丢下肩头白鹤屁滚尿流地疯狂向远方奔跑而去!

    这风中威压与不屑深深地烙印这些邪月弟子们狂跳小心脏里,只怕此时纵然他们听到了“滚吧”大度豁免他们都依旧开心不起来。

    也许他们屁滚尿流逃出山去后,并不会急着向邪月教上层回报今日所见,而是依旧感觉到自己背脊发冷,甚至连邪月教门徒身份都直接抛弃,只想向远方狂奔,离开这该死地方越远越好!

    经过今日遭遇,想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再有胆来招惹流云殿!

    因为他们明白了就算此时这个曾经叱咤风云门派已经势微,但饿死骆驼也比马大!背后超级强者,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小杂碎可以招惹对象!

    很……那些来找麻烦家伙们就通通消失莽莽青山中再也寻不到踪影。

    这是一个美丽误会,妖娆只是说她破天指是小南毁灭之指鼻祖,却并没有提及自己也是流云殿传人。

    不过妖娆并不想把这误会解释清楚,因为此时她心里有一种玄妙感觉突然升起。

    曾经流云殿因为她推波助澜而走向毁灭,又因为今日她对小南偏爱而避过一场生杀大劫。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一种因果轮回?”

    “欠流云殿东西,总有一天要还回来?”

    妖娆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心里什么东西激荡。而当她定下神来,便看到那些流云殿女修们突然全部转过身来,对着她藏身地点俯身就拜!

    哗哗哗!

    地上瞬间伏倒了一大片。

    小南带领之下,所有年轻女修们通通敬畏地跪地上。

    之前没有一人质疑妖娆身份,是因为这些女子有心想借妖娆气势吓退那些邪恶入侵者。

    不过她们心中早已经像明镜一般,知道这位不知名强者绝对不可能是任何一位现还留流云殿里旧派长老!

    因为她气息……太陌生。

    众人对这位向她们伸出援手陌生强者充满了感激之情。

    不但救她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还令邪月垃圾们误以为现流云殿势力根本不容外人招惹,因为有这误会存,就算那邪月古风老祖突破了,估计暂时也没有那个胆子直接冲来流云殿烧杀抢掠……这样一来,她们性命得保,她们宗门暂时也能安全下来!

    她救不仅是自己,还有流云整个宗门!

    小南泪光闪闪地大声对密林大声道谢,激动得浑身颤抖。

    “流云殿小南与众师妹们,对尊者大恩没齿难忘,感谢尊者仁心,救我小派于生死危难之中,它日如果有机会,我们姐妹们一定为尊者肝脑涂地,所不辞!”

    清脆声音山间回荡。

    她额头地上磕得“嘭嘭”直响。

    小南那笃定模样像是直接以自己命魂发誓一般。不过她这么做也并不夸张,因为邪月教不敢再犯,整个流云殿女弟子们都因此而得到救赎。

    经历过生命波澜与大起大落心情,像星儿之类女修们稚嫩天真眼神里也慢慢生长出不一样神采,仿佛少女时代这一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种经历了沧桑沉淀。

    人要长大,与年纪无关,而是某一个契机或者某一个巨大心灵冲击下,瞬间走向人生第二种形态……

    成熟。

    “不知尊者是否能留下名讳,以后我姐妹众人定将尊者名牌高置庙堂,香火不断。”

    星儿恭敬声音里带着懂事了意味,再也不像那天真烂漫乱说话小丫头。

    确一场生死,能改变人很多东西。

    流云殿众女修们一直长跪地上,但是那一眼看不到头密林内却再也没有人声传出。只有婆娑树影众人眼前徐徐晃动,好像从来不曾有人出现层层叠叠碧枝之后!

    空气里一直静悄悄。

    妖娆沉默没有说话。她思考,自己虽然一时心软出手助了这些流云殿女修,但也不想与她们扯上太多关系。

    “那不留名字强者,是不是已经走了?”

    半晌之后,流云殿女修们心中都有一个这样猜想,但她们都没有说话,而是依旧十分恭敬地跪地上,任傍晚渐渐寒冷山风吹拂自己单薄背脊上。

    那恩人大恩大德,承得起她们长跪不起感激之心。

    没有人觉得不耐烦。而就小南默默地数着自己心跳时候,那道有些熟悉声音再次从林间传出,只不过这次没有夹带着浓烈威压,所以听起来真实动听!

    “你们都赶回宗门里去吧,天色暗了,外面可能还有邪月教其它弟子林子里晃荡。”妖娆不愿出现这些女子面前。

    好年轻声音!

    妖娆第一句话顿时让跪了一地流云女弟子们眼泪齐齐飙了出来!她们没有想到那隐藏林中强者如此细心,就算没有什么气势滔天豪言壮语,但是那些直白显露欢愉中关切却让人觉得温暖!

    真是一个让人不由自主从心底想要尊敬大能!

    这让人敬畏大能到底是谁?

    所有流云女修们心中都萦绕着这样疑问,但是出于自己身份,谁都没有胆子问出来。

    “哦,对了……小南你留下,来林子里见我。”妖娆停顿了一下又再次补充。

    没有想到林中强者还有这样要求!

    所有人顿时身体一滞!

    妖娆第二句话让所有人诧异之外,细细一想,又觉得情理之中!

    虽然感觉得到那强者一定与流云殿继承者没有半点关系,但是稍有点脑人都看得出来,小南刚才使用毁灭剑气与陌生强者功法有“听潮阁”,全文字手打着千丝万缕关联。

    这强者不是偶然路过大发慈悲地出手相助,而是看到了小南!

    所有人都这么想,不管小南脸上表情多惊愕,众人都内心无比羡慕她她运气,也许她也不认识那陌生强者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就是因为那指剑气,让她们之间产生了值得探究羁绊。

    “那我们先走了。”

    星儿掩着嘴偷笑,大概是觉得小南一定会因此而得到那陌生强者青睐。

    所以她立即像个懂事二师姐般把跪了一地同门师妹们通通拉起来,而后神情恭敬地带着所有人一溜烟地干净消失于这片密木附近。

    瞬间那进行了激斗战场上只剩下小南一个人,她狠狠地吞着口水,只觉得自己现喉咙里干涩得像是吞了旱魃,烧得她干唇舌,热心窝。

    今日经历,就像梦一样不真实。

    “那……那位不知姓名大能留下我要干什么?”

    颤巍巍地迈起双腿,小南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腿行走,也不知道是如何连滚带爬,再一睁眼,她自己就已经带着自己撞入了层层密林中。

    “无论她要求我做什么,我都一定一字不差地照着做!”眼一闭,心一横,小南向前方纵身扑倒。

    虽然得知自己被留下那一瞬间,她心中无限次地想象那不知名强者容貌与气场。

    “也许是一位年入花甲但声音甜美老妪,也许是一位天人境依旧能保持容貌与身材艳丽美妇……甚至还有可能是个男子,用什么特别幻器改变了声音!”

    无数幻想与念头小南眼前闪过。

    但是即使准备这么充分,但抬头瞬间蓦然看到妖娆那张熟悉又美丽容颜,小南还是“啊!”地吓得向后一滚,直接一屁股坐了地面上!

    此时妖娆,恣意地坐一棵巨树末梢,身体仿佛轻如鸿毛,完全没有将树梢向下压弯重量。

    足尖轻轻地盘一起,长裙轻纱朦胧地盖一双细长腿上,那些曼妙纱织随风与她身体摇摆而轻晃,梦幻又纯真得像是画里走出来精灵。

    长发恣意飘落于身后,那美丽得让人窒息脸颊上挂着温和笑意。

    “小南,又见面了。”

    她没有任何架子,像看到老朋友般亲切地说道。

    妖娆真容,无论是瞎子色盲智障,但凡见过一面之后通通打死都不可能忘怀,因为她美,已经不属于任何一种言语可以形容,魅惑中带着纯真,端庄中又浮现出妖冶。甚至是一昧颠倒众生绝世毒药。

    过目不忘,不要说一直把妖娆,龙觉,阿斯兰特当成自己人生大转折与救赎小南,她永远都不曾忘怀他们容颜!

    妖娆那美丽容颜小南面前迅速放大!

    “恩人!原本是你!”

    小南惊喜地大叫,完全顾不上自己俨然已经破了声嗓音。

    纵有心思千万转,也万万想象不到曾经大恩人会自己面临人生第二次生命危机时又这样梦幻般地出现自己面前!

    眼前美得不似凡人绝世女修,就是她命中福星!

    上次救她于水火,这次又助她于危难,如果她此生遇不到这人,已经足足死了两次有余!

    不过再相见,恩人气场已经比上一次强大百倍!当年给她感觉只是强大但可以眺望,但此时再相遇,她已经犹如那些传说中虚无飘渺仙人般幻力让人完全无法看到边际!

    小南看到妖娆脸就觉得自己身体内瞬间点起一把火来,心跳得要挤到嗓子眼里,而血液则像是血管里沸腾燃烧。

    “嗯,是我啊。你怎么成了流云殿弟子了?”

    妖娆纵身从树上跳下,轻盈地落小南身前。

    但是小南却仿佛完全经受不起与妖娆平视压力,看到她向自己走来,已经下意识地又退出五步距离才觉得不冒犯妖娆气场与威严。

    低着头,小南激动地回答妖娆疑问。

    “小南曾经师门虽然被流云殿无耻之徒抹杀,但是恩人已经为我报仇,曾经流云殿与他罪孽都付之于火,今后流云殿却完全是我辈手里一张白纸,小南希望自己能绵薄之力,让自己身上曾出现过悲剧日后不要再次上演。”

    “也希望流云殿内再也不会出现……出现对恩人心存不满之心长老与弟子。”

    说到后一句,小南不好意思地绞着自己手指。

    她留下第一个愿望,是希望自己能改变多人命运,令如她一般女子不再蒙受因为貌美而导致宗门覆灭悲剧。

    第二个愿望则是与妖娆、龙觉、阿斯兰特有关。

    虽然现看来,以妖娆实力与深不可测背景,只怕就是现流云殿恢复往昔底蕴也撼动不了她根基。但是小南那小小,看似无力“听潮阁”,全文字手打回报之意,其实也盛满了让妖娆觉得窝心温情。

    情谊无价,无论强大者还是弱小者,有心挂记,就是沉甸甸回礼。

    看着小南那憋得通红脸,妖娆微微诧异。

    “原来还有为了我原因?!”

    她顿时开心地微笑起来,这个答案虽然出人意料,但确让她瞬间心情大好。看来小南是做卧底做习惯了,就算她早已经离开初元青魔海多时,还不忘记一直蹲流云殿里给她把着风。

    “这个……这个……很傻念头是不是?”

    听到妖娆笑声,小南会错了意,顿时把头埋得低,脚尖也下意识地地上不断画着圈圈。

    “不,我很开心啊,没有想到离开青魔海这么久,还有人挂记着我。”

    妖娆咧着嘴,就算笑起来脸上也有一种邪邪意味,但是正是这种亦正亦邪风情,却让人觉得与众不同。

    “真?”

    得知妖娆开心,小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也顿时绽放出极为浓烈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章节笑意。要是与她生活一起那些流云女修们看到她这被称为“铁面师姐”罗刹也会露出这样孩子气表情,只怕眼珠子都会被瞬间挤出眼眶来!

    小南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此时自然放松,仿佛只有妖娆面前,她才能这样无拘无束地展现出真实自我。

    “真。”

    妖娆点着头,而后把目光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小南右手二指上。

    “自己练剑气?”

    放白色羽毛事,妖娆先对小南毁灭剑指产生了浓烈兴趣。

    “是!”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小南便顿时眉飞色舞,说话顿时像过年炸鞭炮一样!

    “恩人!你说这是什么?跟你刚才用那技有点像哦!不过威力差了老远了!我这剑气,是阿斯兰特尊者给我拍入那道他灵气后我自己修炼出来。”

    “阿斯兰特尊者灵气好怪哦!我经脉内开拓一周后并不像一般灵气直接归入丹田,而是一定要回到右手二指尖停驻一番,我没有用自己灵气去同化尊者灵气,而是不断顺着他力道去拓宽手指经脉,而后就发现自己能挥出类似武技剑气了!”

    看着小南兴奋小脸,妖娆不禁再一次心中感叹。

    天才啊!

    世上有两种天才,一种像姬天白那样,机缘,大运,实力信手捏来,生即高人一等,完全不属于正常人类。一种像小南这样,论经脉,奇骨……并没有比普通召唤师强多少,但是偏偏心性执着,认准了一个死理就能不断地去努力挖掘,后也能成就一番别人比不上传奇。

    想到这里,妖娆突然心微微地跳了一下。

    她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念头……

    虽然这念头有些麻烦,不过她觉得自己也难得与小南有缘,关键是,她还凭着自己聪颖,悟出了爹爹得心应手武技。

    有些东西,可能是天注定吧?

    重回青魔海流云殿,给了妖娆诸多感悟,这原来从来不觉得是个好地方山水故人,再次相见,却让妖娆收获了未曾想象回报。

    “我与此地,也许命中注定有着不解缘分。正如此时小南站我面前……”

    妖娆心中暗道。

    “流云因我而灭,因果轮回,我要还它债,所以得助它重得到一个再起崛起希望。”

    想到此时,妖娆突然右手二指并拢,一步走到还滔滔不绝小南面前,而后以发出破天指手势以迅雷之速直接指向了她眉心!

    这指法指向敌人,是赤果果杀戮之意,但平直指向故人,却别有一番深意……

    “小南,你……”

    妖娆话还没有说完,这一次却不知道小南反应为什么那么!

    虽然妖娆从两丈之外走来只不过电光火石一瞬,而且抬手也只迅速一扬,但是呆滞表情只小南脸上一闪而过,而后她便脸色潮红地迅速跪倒妖娆脚下,以她那喜极而泣声音大声高呼!

    “师傅!徒儿给您磕头了!”

    不错!

    指指眉心,确是欣赏被指者之意,妖娆起了收徒之心。她一生,被许多人指过,却是第一次,这么郑重地用手指向他人。

    不知道是心有所感,还是这一瞬间反应速度出奇。妖娆话还没有说完,小南就已经跪地上嘭嘭嘭嘭地磕起了头。

    “咳咳……”

    妖娆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事,顿时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但又心中欢喜。因为她与爹爹,都很喜欢这个性格刚烈倔强女子。

    也许小南年纪比自己还大,但这年纪差距完全被实力天与地差别抹消。

    吓!明明是自己想收徒,但是看到小南这么激烈反应反把妖娆给吓了一跳。

    “你也不要那么正儿八百,我只是看你悟性很高,想把完整纵世破天剑口诀传给你,我授你道统,来自阿斯兰特尊者,与我师门没有关系,你将来也不会跟我走,还是流云殿弟子。也不要把我存告诉流云殿其它人。”

    妖娆有此一说,不过是不想把什么都不知道小南拉到魔云宗大坑里。她想教她,都是光火系幻技与爹爹武技。

    “是!师傅!”

    小南抬起头来,这声师傅叫得极甜。

    妖娆现让她实现,是她长久以来可望而不可及一个梦想!完全不曾想这样好运气会落自己头上!无论妖娆现说什么,她都会不顾一切地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