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5:给徒弟找些好处

415:给徒弟找些好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南地上足足磕了三个头,额头都被地上碎石磨破。

    妖娆看小南开心得直撞地模样,赶忙把她从地上一把拉了起来。

    “行了行了,再磕就磕坏了。”

    她手指划过小南脸上破了皮伤口,还有那道把她美丽容颜完全毁灭丑陋疤痕。

    扭曲疤痕自额头而下,划过脸颊,直到下巴。无论谁初次见到小南,只怕都无法忽略这道骇人伤口。

    “小门派里修行,是不需要长那么美。”

    指尖传来粗糙触感,妖娆情不自禁地感叹道,不用小南解释,她已经明白此疤痕由来,并心底感叹小南倔强与决心。

    “等你足以震慑一方,再来找我,我帮你恢复如初。”

    把手收回,妖娆负手于身后,淡淡而笑,这些小疤百里尘手上简直不值得一提,不过小南自己实力足以自保前,丑陋脸,反而是一种对她好保护。

    “是!师傅!”

    小南恭敬地对妖娆一拜,脸上带着激动表情。

    她很感谢师尊对她关心与照拂,确如师傅猜想,自己可以于初元蓝魔海独自立足前,容貌什么……她一点也不放心上。

    师傅居然能注意到这一点,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不知道师傅这次返回流云山脉是为何事?偶然经过还是有什么事要办?如果是些小事,可以让徒儿去做。”

    聪明小南立即想到妖娆绝不可能没事这灵气稀薄初元青魔海晃荡,以她现实力,叱咤蓝魔海也绰绰有余。

    “呀呀呀……你也不要太拘束了,我只是见你自学成了破天指皮毛,所以想把这套武学完整地传给你而已,不要左一口师傅右一口师傅叫得我显老。”

    妖娆看着小南那一本正经对她拱手模样先是一笑,而后才道出了自己此来真正目。

    “小南,我问你,当初流云殿没有毁于一旦前,第九主峰上镇山幻器去了哪里?是不是被现流云殿给收走了,还是被诸如邪月教之类某些小门派给掳了去?”

    妖娆一心想着那藏有惊人秘密白色羽毛。

    “师傅还是要叫……师傅所说,是那根没什么用白毛吗?”

    小南微微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妖娆会问这个问题,所以立即斟酌着用词把自己知道一切都说给她听。

    “我记得当初初元各地散修与一群黑衣人攻上流云殿时,确是对各主峰镇山幻器大打出手,不过第九峰那枚白色羽毛,却一直无人问津,可能因为第九峰封山尊者失踪后,整个主峰都顿时失去灵气,而那白色羽毛一不是幻器,二没有特别之处,让人根本感觉不到它价值,所以……咳咳……”

    小南露出了一个无奈笑脸。

    “所以自第九峰化为山林前,那白色羽毛都一直孤零零地悬浮山顶没有人去摘取,现也不知道它飘去了哪里。”

    看到妖娆越来越不良脸色,小南一边挖空心思地陈述,一边暗中狐疑。

    “难道师傅不远万里回到流云殿,想要找就是那不值钱鸡毛吧?!”

    听着小南解释,妖娆只觉得自己之前那些猜想完全犹如一腔热血白白喷到了空气里,耐心地等着流云殿与邪月门徒好打一场,自己还出了一回手,结果换来还是这个让人无语哽咽答案……

    白羽毛消失山林里,你自己去找吧!

    “哎!”

    一想到自己已经捡了一日白毛,妖娆顿时不由自主地长长叹了一口气,看来为了寻找白羽下落,她得做好此山中长期盘踞准备。

    “这这这……”

    听到妖娆叹气,不需要她回答,小南立即明白妖娆心中所求正是被所有人看轻九峰白羽。

    “吓!难道那是一件不得了好东西?”

    被妖娆看重,这东西价值便立即小南心里发生质飞越。

    “师傅,那小南陪您此山里寻找九峰白羽!”小南希望以自己积极态度来扫除一些妖娆心中郁结。

    小南那聪明而善解人意性格确很讨妖娆欢喜。

    她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不需要费什么唇舌,对方就能猜到自己心中所想。所以被小南那认真脸打动,妖娆此时心中失望感觉也缓缓消散。

    “也罢了,反正昆山拍卖会没有那么结束,我还能赶得及回霁雾城与麒麟王前辈一起回冰封城,这里收了个徒弟,也不可能让她磕了头就立即离开此地,总得花几天时间让她看看真正破天指奥义。”

    妖娆一边这样想一边向林外走去。

    “那这几天,你就陪陪我吧。”

    “是!师傅!”

    小南还是“师傅”,“师傅”叫得可欢。看小南那么欢喜,妖娆也就由着她去了。

    妖娆走出密林之后,又看到了地上那只被邪月门徒们打得鼻青脸肿雪顶神鹤。

    因为刚才那些恶徒们走得仓促,所以连缚大白鹤身上绳索都没来得及收走,所以害得这苦逼家伙一直被困地上,呆呆地对天流泪。

    “哟!这网不错!”

    走过大白鹤时候,妖娆突然被缚住它不能动弹巨网产生了浓烈兴趣。

    以她眼力,几乎一眼就看出此物不凡!虽然现拥有有“束缚”技能丑丑,这些天阶网状幻器对她而言都没有实际用处,不过也不能否认,邪月门徒们确是留下了一件好东西!

    她用不着,但小南却可以用啊!

    妖娆敢打包票,把小南一身幻器都卖了,也一定换不来这么结实有力附火攻击性幻网。

    作为人家师傅,总也得送她些好处吧?

    所以毫不犹豫,看清此网之后,妖娆立即亲自动手,三下五除二地把那火网从大白鹤身上扒了下来。小南瞠目结舌目光下,野蛮地抹去了网上烙印神识,而后一把将网塞到了小南手里。

    “拿着吧,可以防身,要是下次遇到不长眼,一网套死三五个,没有什么问题。”

    妖娆说话方式有趣,一点都不淑女矜持,但是每每她出声,却让人觉得亲近有趣。

    噗!

    小南忍不住噗了出来。

    曾以为师傅是很冷血又利落一个人,但没有想到与她一起却感觉不到一点架子与压力,反而还会因为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真性情而觉得好笑。

    “真是一位奇女子。是我三生有幸,才能跟随师傅左右。”

    抱着火网小南也不推脱,全当此物是师傅送她第一件见面礼。

    虽然抱着品质这么强大幻器,她现还跟做梦一样,但是看到妖娆那么轻易抹灭网上神识并毫不意地将网放自己手里,她就知道以师傅实力,这样东西必然不放眼里。

    “谢谢师傅!”小南感激地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趁着天还没有黑,先找找那白色羽毛,到了夜里行路不方便时候,我再教你纵世破天口诀第一层。”

    看到小南把火网塞入她储物空间,妖娆顿时挥挥手,示意她跟着自己离开这里。

    “啊?!师傅等等!”

    小南收起火网后看到妖娆那么潇洒身影,顿时诧异地叫出声来!

    “什么?”

    听出小南语气中惊愕之意,妖娆顿时不解地回头看她,难道还有什么事没有解决吗?

    “师傅……这这这……这可是流云山稀有幻兽,就算曾经流云殿太上长老,也不是人人都有幸可以契约神鹤啊!”

    小南认真地指着地上那只被妖娆翻了个个儿,为了抽出火网而直接晒了肚皮残鹤,以为师傅忘记了件比幻器强大幻兽。

    “是啊!我是神鸟啊!你们这些不长眼毛毛丫头,取了幻器就无视我鹤大爷!难道鹤大爷存还不及那小破网一枚吗?太坏了!你们太坏了!伤大爷自尊心啊……呜呜呜呜!”

    被妖娆第二次无视并抛弃雪顶神鹤直接委屈地地上哭起来。

    要不是被那些邪月派狗杂种挑断了翼,它此时狠不得扑上去找妖娆拼命!

    居然这么赤果果地看不见它!

    “哦哦!”

    看着大白鹤,妖娆蓦然想起还有这么个货。

    确是忘记了……咳咳中……

    因为与她幻兽比起来,这什么神鹤之类实力都不堪一击,所以以为把它放开,这家伙就能自己反回老巢养伤,若不是小南提醒,她都差点忘记雪顶神鹤为流云召唤师崇拜图腾之事。

    所以小南好意提醒目光中,妖娆顿时又挠着头折返了回来。

    “我把你治好。”

    妖娆总算说了一句让大白鹤感激涕零话。

    纵使神鹤自尊极强,而且一般情况下完全不屑与肮脏人类打交道,但是自己双翼不能飞,灵气不能用,就连小脖子都被坏人捏肿了情况下,有这么一个经常无视它美女对它说出这样一句话,它还是十分乐于对着妖娆喷眼泪!

    “呜呜呜呜……”

    妖娆面前,这叱咤流云山脉飞禽界鸟王顿时露出可怜兮兮又无比粘人表情。只不过下一秒妖娆第二句话顿时让它血也飙了出来。

    “不过,你主动认我徒儿为主吧。”

    妖娆呲着牙,露出凶残笑!

    跟那火网一样,她虽然看不上,但与其便宜了旁人,还不如都给小南!

    “啊?!”

    听到有此一说,小南与那重伤身大白鹤顿时不约而同地惊叫起来。

    小南惊是,她原本鼓足勇气叫停师傅,只是想着师傅可以契约这难能可贵飞禽幻兽,所以万万没有想到师傅停步,又是为她寻好处!

    这下她可不敢再接师傅赏赐,她明明什么事都没有为师傅做,已经厚着脸皮收下一张品质高达天阶幻器附火之网,怎么可能再伸手把这风水二属性都登峰造极雪顶神鹤也无耻地纳入怀里?

    “师傅!这不行!”小南惊叫起来!

    那大白鹤也顿时露出绝对不可能表情!

    虽然它看那丑兮兮刀疤脸丫头也很顺眼,但是闻闻她身上灵气与幻阶,这么弱小召唤师,又怎么可能配与它达成契约?

    一边这样想,大白鹤一边倔强地把头撇到了一边。

    “那也可以,反正我徒弟日后必定惊世骇俗,也不缺这么一个资质平平坐骑。”

    妖娆却不甚以为意,语气从容得让人想撞墙。

    “那就让这残废这里自生自灭吧,只不定哪只山猫今天还没有进食,有幸吃顿神鹤肉了,我们走……为师带你去找强幻兽去。”

    妖娆一挥长袖,顿时无情地转身就走,什么伤药也没有留下,甚至连那正闹别扭大白鹤第二眼都没再看。

    要说妖娆这“师尊”做得倒是越来越顺溜。

    从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小南那一声声“师傅”呼唤,到现自然而然地称自己为“为师”,她已经极为顺利地融入了自己角色里。

    她背景婀娜,只是小南看不出来,此时她背心蓦然腾起一道虚无之光,只有身为禽鸟大白鹤才感知得到!

    那是一只巨大火焰炎凰虚影!

    “做我徒儿幻兽委屈你吗?待我徒儿成名于世,只怕你这大白鹤想倒贴都没有门了!”妖娆心中轻笑,知道那白鹤一定会改变主意。

    被妖娆气得翻白眼儿大白鹤七窍冒烟。原本想着自己不被救就算了,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但是此时刚对着妖娆背心想要吐水口,却突然被眼前升起恐怖王息给吓得差点震裂了心!

    “兽……兽兽兽……兽神啊!”

    难怪这气息极亲近自然实力又极为不同寻常女修根本不屑于自己存!原来她是一位举世难寻兽神召唤师!

    大白鹤浑身战栗,小眼睛顿时提溜提溜地转了起来!

    如果说与一般女修契约它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此人换成是一位兽神召唤师弟子……那么情况立即发生了质改变!

    能被兽神召唤师看上弟子,前途与底蕴一定不同凡响,那么自己也有可能日后成为世界上响当当大神鸟!

    一想到这里,大白鹤立即把心一横,眉心突然激射出一道银白光芒直接打小南身上!

    契约之力!

    以小南此时幻修实力,根本无法压制白鹤力量,所以这场契约,是以雪顶白鹤为主,她被动接受白鹤屈尊之契!

    哗!

    光芒空气中湛湛发光,而不消一瞬,那地上白鹤就突然不见踪影,随后小南身上腾起闪烁风水灵气之光!

    “哇!师傅……救命!那神鹤真契约我了!”情急之下,小南居然连“救命”二字都喊了出来。

    “要要要……要进阶了!”

    小南吓得脸色苍白,完全没有想到大白鹤会妖娆蔑视下突然一改之前强硬态度,直接自己身后发出契约之力!

    而没有契主应有实力,她灵气弱于神鹤,所以反而被神鹤精纯力量直接轰破了晋升大门!

    “那就进阶呗。”

    一切都妖娆计算中,所以她倒是笑得闲适,抱着双手看小南脚下腾起战神图腾向高级进化。

    那大白鹤要是不识像,哼……她早就把它烤了当饭吃!

    守着小南进阶完成,不过也只耗费了一柱香时间。

    对妖娆而言,七八阶战神都不值得一担,但对于小南而言,由七阶巅峰瞬间走向八阶中级,那简直是完全不可能实现一个美梦!

    体内有了一种脉动!

    自己灵魂与雪顶神鹤开始亲密地共鸣起来!

    因为这神鹤带来灵气,她徒然觉得山风加细腻有章可循,听觉加敏锐,地下有种子正发芽声音,双目有神,可以看到曾经完全无法涉及遥远之地!

    整个人都发生了脱胎换骨变化!就连脸颊上那道狰狞疤痕都因为体内杂质被震出许多而痕迹淡薄起来。

    “呼!”

    又是一道巨响。

    完成与小南契约雪顶神鹤,此时又厚着脸皮从她幻兽空间里冲了出来。因为经脉断裂,像一团笨笨肉球一样直接跌落妖娆面前。

    雪顶神鹤对妖娆翻着白眼,示意妖娆它已经完成自己使命,现是她履行诺言时候了。

    “呵呵,我说一定算数啦。”

    妖娆顿时嫣然一笑,对于这些没有生命危险伤,她还是十分有把握治好。

    驭兽环内常备药品有不少,什么接骨,生肉,续筋丹,通通分出合适分量给大白鹤服下。

    幻兽身体原就比寻常战神要生命力顽强许多。所以服药不久,大白鹤惨白脸上就有红润颜色升起。

    这精力旺盛家伙体内一开始重生力量,顿时就不安分地缩为一只巴掌大肥鹅蹲了小南肩头上。

    不明不白得了幻器又被神鹤契约小南差点哭出来。

    “师傅……给太多东西了……小南受不起啊!”

    “别客气,反正都不是我东西,而且我要了也没什么用处。”妖娆极爽地回答。

    要是小南太客气,她反而不好意思呢,诚与自己所说,这些都只是些不值一提外物,那些感激话,还是等她真学到破天指精髓再说吧。

    听了妖娆话,那蹲小南肩头大白鹤才有一种想死感觉呢!

    好像自己这种被整个流云山敬畏神鸟到了她那里就跟不要钱都不想捡垃圾一样!要不是真看到她身上升起兽神召唤师之光,它真会被她不屑态度给气死!

    “哇哇哇哇!”

    大白鹤伸着脖子,咬着小南耳垂,好像极愤怒地说着什么东西。

    “你这肥鹤说什么呢?”

    妖娆一挑长眉头,指着大白鹤对小南说道:

    “它要是说我坏话,就把它炖了。”

    无论妖娆实力有多强大,没有契约雪顶神鹤,自然听不懂它那哇哇声说什么东西。

    “不是……”

    小南顿时抽搐着嘴角笑道,经过这短短一个时辰相处,她已然完全明了,自己师傅其实是一个极不正经,完全蔑视世俗与理法女人。

    好不容易契约神鹤,却被她恐吓要变成下酒菜,只怕这么嚣张话,也只有从她嘴里才可以听得到。

    “它是说……它还有一个同伴小溪那头居住,现它已经被我契约,但是也得回去与同伴打个招呼。”

    小南忠实地翻译着雪顶神鹤自己心中述说话语,自打自己仓惶与无安完全被师傅忽略之后,她也只好接受了自己又无功得到师傅恩赐事实。

    “哦!”上扬语气。

    妖娆顿时一幅胸有成竹表情,好像完全看透了雪顶神鹤心里小九九。

    “你这货心肠发黑啊!还一本正经地说什么要回去看相好,明明就是觉得自己被人契约吃了亏,所以还要拉个垫背与你一起被小南契约对不对?”

    妖娆指着大白鹤大叫道。

    要是它真想自己同伴自由自,又怎么会带着强盗本性已经暴露无疑自己再去它老巢里?

    没有想到被妖娆一眼看破。

    大白鹤脸上立即没出息地红彤彤,不过这货厚脸皮早已经成了习惯,没一会儿后又立即生龙活虎起来。

    就是自己觉得孤单了,要把同伙也拉下水……怎么了?

    “我带着主人去寻幻兽,我是忠实好幻兽我骄傲。”大白鹤不知廉耻地扬着自己大头。

    “哈哈哈哈!”

    反正也不急着立即找出白羽毛下落,妖娆干脆决定着跟着雪顶神鹤去将它兄弟一并收服。

    “师傅……”小南还不知怎么是好地看着妖娆。

    “没事,跟它去。”

    妖娆来了兴趣,踱着闲适步伐跟大白鹤身后。

    “啧啧,那是你老相好吗?所以你不想一个人离开,一定要它也跟着你被同一个主人契约?”

    无聊妖娆,甚至与那白鹤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起话来。

    “不是……那厮也是只公,我们都是光棍。”小南认真地充当传话者。

    “哦!也是只白鹤对吧?你们这两个家伙白毛落得满山都是,可给我找了不少麻烦!明日乖乖助我寻物。”

    想着多一只对流云山脉地形熟悉鹤,就多一份助力,妖娆对那寻第二只鹤渴望就高涨了三分。

    “对了,我再问你一次,你们兄弟俩,真没有这山上看到不同寻常白色羽毛吗?”

    一边走,妖娆一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次。

    “有啊,本鹤身上每一根毛……都不同寻常。”

    白鹤瑟声音都被小南忠实地转述了出来。

    当然……它这么得瑟后果,就是被妖娆狠狠地赏了一计爆栗。()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