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8:奥义传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火焰光团立即引起了妖娆注意,因为那赤红火意中,她仿佛看到了天道恢弘气息!

    整个天空中顿时弥漫起一阵浓浓威压。仿佛那自火焰神尊左眼幻化赤火团内,带着比天人一衰“衣垢”,天人二衰“华萎”强大力量!

    火神尊威严又飘渺声音次于妖娆耳畔响起。

    “来此意境见本王者,皆可得真火幻技传承,汝是否愿意接受本王强幻技?”

    吓!

    此话一出,妖娆顿时小心脏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三抖!居然是奥义传承!

    原来她预期傲视天地之人影没有见到,可是进入白羽内部之后,居然还能这么幸运地得到另一件让人心跳加速失传火元素奥义!

    不用那火焰尊王解释,妖娆完全能凭自己眼力看出那团漂浮火焰尊王身前那枚火团不凡与强大。

    如果说天人境强者强大保命技能是每一境五衰绝技,那么这团火意中蕴藏力量完全能让一个天人三衰左右召唤师大能比同阶敌手多一次绝杀机会!

    生死之战中,不要看多这么一次发出强大攻击能力,因为这样能力往往能直接逆转整个战局!

    “这样好事也不可多见啊!”

    妖娆于内心默默感叹。

    但是她并没有立即回答那威压隆隆火焰神尊问题,而是跳出转瞬即逝狂喜,立即陷入了深深思索。

    “那火焰巨神问题有些奇怪耶!”

    聪明妖娆情不自禁地摸着自己下巴。

    “如果来到这白羽意境中先辈们都有资格得到那团火意传承,那么火焰巨神为什么又要问一个‘汝是否愿意’?”

    “他有此问,就意味着……这个问题,还有别选择!”

    妖娆小脑袋转得有多?旁人看来只不过区区一眨眼时间,她已经很准确地捉到了火焰神尊此问中陷阱!

    “神尊大人……”

    捕捉到这丝疑问,妖娆立即毕恭毕敬地对那耸立于天庭中央巨大火尊拱手问道。

    “小女子,还有一事不明,如果晚辈选择不接受您传承,又会得到什么东西?”

    一般人听到有巨大好处将要降临自己身上时候,往往被幸福冲晕头脑,都不会再去费心意思考巨大好处背面有没有隐藏着深厚秘密。

    妖娆一问之后,那原本目无表情火焰神尊立即一语不发地盯着妖娆脸,仿佛因为她桀骜而开始心生怒火!

    已经有大好处砸你头上了!你还想着多机缘,找打是不是?!

    而妖娆却一脸无畏地以目光平视那火焰神尊气势汹汹目光,问问又不犯法,何况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出格事情。所谓不知者无罪嘛,要是那火尊因为她多问了问题而发怒,那可真没有什么“尊王”气度了。

    二人就这么诡异地保持沉默,空气中热力越来越强,不但整个天空都被火烧得通红一片,一眼望出天地只剩下纯粹赤红,而且大地有袅袅白烟升起,那些积蓄于土地深处水份通通被烈火烧得化气而出,把妖娆原本就有些朦胧视线晃得加一片迷幻!

    即使如此,妖娆也仍旧保持着挺胸而立姿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妖娆觉得好像这种不知道代表着什么对视大概继续了一年之久,或者其实只不过是一瞬间。那愤怒火神突然收敛起脸上升起怒意,而后嘴角微微向上扬起,露出一道玄妙又耐人寻味笑容。

    “汝自然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本王传承,不带任何好处全身而退,今后再也无缘进入此间幻境,或者接受……残酷历练!”

    整个空间都被火焰神尊声音充满,他每一个字,每一句词都如奔雷天空中央轰鸣而过,震得妖娆血脉悸动不断!

    不出她所料!之前第一个问题之后,果然是另有玄妙!

    但是火焰巨尊微笑时候天空那沸腾翻滚火海后突然出现了一幅极为恐怖场面!

    除了那火尊本身,整个天幕瞬间变得漆黑如夜,有什么巨大东西隆隆压来,而后天幕破碎!那些纵横交错天幕破碎鸿沟之后透出沉沉威压!

    那些威压之强,强到妖娆瞬间浑身骨骼剧痛,气息郁结于胸,就连简单呼吸都受到强烈抑制!灵魂深处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很难出现妖娆身上绝望之感!

    仿佛这天地万物,与置身于威压中央她都会那隐藏于黑暗后逆天暗力缓缓碾成渣滓!

    “天……啊!”

    “也只有末日之战中才曾经出现过这样昏暗而没任何生存希望场面吧?”

    心跳越来越,妖娆眸底幽光闪烁,不过幸运是就她身体将欲跌倒之际!这些逼真而恐怖末日之景却突然又从她眼前一晃而逝。

    肩头上压力倏地消失,导致她体内连连爆出抵抗之力无物可抵抗……于是单方面用力而让她整个身体“轰”地一声直接御空而起。下一秒半空中找回平衡后才摇晃着重回到地面上。

    吐血!

    当妖娆再抬头,眼前还是那赤火弥漫场面,哪里看得到天空破碎之景?那火焰神尊依然矗立于苍穹中央,只不过刚才那枚由他左眼幻化而成火焰奥义却已然消失不见!

    因为选择窥视第一个问题之后秘密,所以之前许诺好处便立即被火焰神尊无情地收回!

    恢弘声音又奏响于天庭。

    “三百六十一人,有此问者不过区区七十四,但见此毁天灭地之景后,还敢选择继续进入之人不过三十又二,汝已经失去得到本王传承机会,是全身而退还是走向死亡……汝答案?!”

    这一次火焰神王语气铿锵有力,再也没有语言陷阱。

    那可以与天人强者“华萎”幻技媲美火焰奥义已经完全与妖娆失之交臂,现摆她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带着无限遗憾双手空空地离开白羽意念空间,从此完全与这件稀奇幻器无缘。一条是走向那她无法坚持一息时间就d5x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章节要骨骼迸裂毁灭黑暗……

    妖娆紧紧地皱着眉头,她早已经做好了继续深入白羽秘密将遇到曲折磨难心理准备,但是看到那火焰尊王她眼前展现了一瞬间天崩地裂之景后,她心中顿时又升起纠结情愫。

    如果真有那样场面出现,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必胜把握渡过那样危机与考验。

    用刚才那样强天人境纯火奥义来掩护隐藏陷阱问题后真正白羽奥义,一般情况下都说明白羽内真正传承一定远超纯火奥义价值和威力。但是为了根本不知为何物,只是很有可能极为强大东西去冒这么大风险……到底值不值得?

    妖娆深锁眉头出卖了她内心纠结。

    “我还想问,尊王您说三百六十一人中有三十二人选择继续向前,这些人中,有没有人后活着得到传承而离开幸运儿?”

    此时妖娆只能用前人经历来估算自己此行危险程度。

    “三十二人中若有人活着离开,本王便不可能再出现你面前。不过本王还可以小小地向汝提示一件事……就是这三十二人中比你强足有二十七人。”

    火焰巨尊回答倒也干脆。直接给出了这么一个直白而残酷答案……

    想要窥视白羽内真正秘密先代强者们……全灭!

    而且无论幻力强弱,甚至比妖娆强大者……皆没有生还先例,所以白羽秘密一直延续至今天,甚至那流云殿第九峰留下白羽大能自己也没有看清过其中玄机!

    “零”生存机会,几乎瞬间粉碎了妖娆所有幻想与期待。

    她并不是胆小怕事人,也从不因为横生面前困难而失去前进动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章节力,但是这样残酷情况下选择继续冒险实是不明智行为。

    要是自己刚才被有被转瞬即逝末日之景震得浑身幻力有溃散迹象,她也许还要再认真思考一下自己心里选择。但就连心智坚定她都看不到自己可以那恐怖天地破3gnvelnet-,全文字手打碎中立足并生还可能……

    所以她现回答只能是……退!

    纵然心里有万种不愿意,但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问情况下还要一味向前,就像是明知道刀子比头硬还偏偏要去用刀斩头傻子一样……死得不知所谓!

    “罢了,罢了……不是我……强求也无用。甚至今日我曾来到过这个地方!”

    有时候,放手也需要极大一种勇气!

    看清自己,才能看清自己脚下道路。纵然表面傲世,但亦心如发丝,不再莽撞地把自己送入地狱门口。

    而且留得青山,不怕没柴烧,那火焰巨尊说得是“一退永无再入可能”,但细细一想都知道,世间无论多精妙幻器幻境都为先人精妙技艺所创造,所以虽然她现没有实力与那火焰巨尊描绘灭世之景抗衡,但是未来……无数可能未来……待她战力上一层楼……她也可以直接选择把这白羽内层层禁制完全撕开……不以白羽创造时所定规则行事,以强大力量直接翻开它秘密核心!

    一想到这里,妖娆不服气心情顿时又小小缓解了一些。

    “大不了我以后再来。”

    于是平复了呼吸,妖娆便极有礼貌地对那火焰巨尊俯身再拜:

    “尊王,晚辈选择是……全身而退。”

    “晚辈自知实力不足,所以并不想贸然挑战尊王威严,只能遗憾地就此退出。”

    妖娆说完后,那火焰神尊顿时目无表情地盘坐于虚空,表情中没有喜悦也没有不悦怒火,他眼甚至都没有眨一下,只是妖娆耳旁响直一声轻小“噗”声。而后她脚下就凭空出现了一道幽光闪烁笔直大道。

    大道指向天地相交之处,从路头传来妖娆熟悉初元世界灵气,准确地说……是流云山脉群山淡淡气息。

    这就意味着只要妖娆延着此路折返,立即就能实现自己全身而退心愿!

    “多谢尊王!”

    妖娆是那种一下定决心就很难再改变人,即使是面对自己此时暂时退避,她回头依旧义无反顾没有半点纠结与不舍。

    该放手时候就放手。

    此时妖娆转身姿态居然带着些许潇洒意味。

    纵然千古阅人无数,有人死于狂妄自大选择,有人回头,小心翼翼地选择生路,但从来不曾有眼前这位女修走得如此了无牵挂,仿佛她把答案说出口那瞬间,她心中一切贪婪与**便轰然放下!

    这份洒脱,世间难有。

    火焰神尊貌似浑身不动,但其实目光一直紧紧跟随着妖娆背影。

    以轻盈步伐离开妖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选择返回初元,并向生路跋涉时刻……那屹立于苍穹中央火焰神尊脸上突然出现了深浓笑意!

    火焰神尊那弯弯嘴角平直地向双颊两侧双耳拉扯而去,长长唇不但扁平,甚至还带着些荒诞古怪意味,远远看去……那过长唇角内满满浸渍着残忍与阴谋意味。

    神化魔!

    那威严神尊须臾之间露出狰狞狂狞邪笑,一派正气瞬间变得妖邪无比。仿佛天堂与地狱只一眼之间改变。曾经多神圣,此时多魔障。

    空气都因此诡异笑变得分外邪狞。

    正向着白羽意念空间之外走去妖娆心突突一跳,蓦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自己身侧悄然发生着变化。

    极为敏感她下意识地回头一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让她背脊上汗毛都通通竖起来!

    火焰神尊唇已经咧到了耳根之下,而后扁扁唇下露出一排森然冷牙!

    “有问题!”

    第六感告诉自己……

    不好!很不好!

    就她这样想瞬间,她身后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扇巨大门!

    门内深邃幽暗无法形容!

    妖娆额头上瞬间浸出无数细密汗珠,心里高声直呼着:“跑!点离开这里,这是一个陷阱!”

    心里危机意识响起瞬间,她身体已经迅速做出了反应,身后腾起隆隆狂风,周身所有幻力都一瞬间被悉数点爆,推搡着她向白羽幻境之外飞扑而去!

    妖娆身影得像一阵风!

    但是眼前一切都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着翻天覆地改变。

    脚下道路开始毫无征兆地破碎凋零,

    而从那幽暗之门内涌出一股无法抗衡力量突然扼住了妖娆咽喉!那些从门后疯狂涌来狂风像是剧毒藤蔓触手,软而粘稠地攀上她纤细腰枝,她瀑布样长发,把她直接向黑暗中无情地拉扯而去!

    太坑爹了!

    “狗屁神尊,你说话不算话!不是让我离开吗?”

    妖娆苦逼地发现就算自己实力全开亦无法与那幽暗黑洞吸附力相提并论,所以立即无比愤怒地指天大骂!

    “骗子!太言而无信了!”

    无论怎么挣扎,她身体却无法反抗能力地一点一点被莫名力量吸入暗门。

    如身陷泥沼……希望被一点一点地从身上剥离。

    “哈哈哈哈……汝问三十二人中有谁得到传承依旧可以立世?这真是一个天大笑话,凡是像汝这样多问者,尊王一个都不会放过,拖入万劫不复之境,化为这世界滚滚硝烟伴吾万载千秋吧!”

    这是妖娆耳边听到后一句话,她身体那幽幽恶毒诅咒中“咚”地一声沉入了黑暗另一面!

    从这一点上,那邪狞火焰神尊并没有欺骗妖娆,因为她没入黑暗下一秒,排山倒海恐怖威压就立即从四面八方向她滚滚压来!

    仿佛进入是一个巨大磨盘,而此时妖娆就像是一枚根本没有反抗能力豆子,天与地铸造石磨中央被巨力推搡翻滚着,咔嚓咔嚓地将欲被磨成粉末!

    “可恶烂神!”

    妖娆气得咆哮,但此时愤怒生气也没有用,因为自己已经无法逆转地被卷入了这恐怖死灭之地!比刚才看到天幕破碎之景恐怖,此时是感同身受这无黑暗内所有折磨人手段!

    嘭嘭嘭嘭!

    妖娆可以听到自己骨骼深处发出阵阵脆响,虽然拼了全力她还能维持身形不灭状态,但是这样情况也维持不了多久,因为浑身剧痛已经让她整个身体下意识地抽搐起来。一旦体内灵气耗,或迟或早……她都有性命危险!

    “我圈圈你个叉叉!有种重来单挑,我们面对面好好打一场!”

    此时妖娆宁可选择与那遮天蔽日巨火神尊一较高下也不愿意这混沌不知为何物无边黑暗里寂静凋残!

    “吾存世千万年……一直没有找到能真正轰开六绝之境初元后辈,勿怪本王无情……”

    白羽意念之领中火焰神尊吞下妖娆之后神色又恢复庄严肃穆。

    “小辈们都太差劲,死一万个……总有一个能得到传承,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嘿嘿嘿嘿……何况现六绝之境除去本王……只剩下五绝……难度大大降低,那女子唤起本王真火那么纯粹,又有五灵根,实太难得了……”

    狂笑声天空内不断回荡!

    五绝阵内,妖娆幻力疯狂燃烧,可是就她勉强适应了此地恐怖威压之际,远方突然响起排山倒海阵阵狂潮!

    呼呼……哗哗哗!

    无边无际水元素开始妖娆百丈之外奔涌而来!那浩淼阵势直接让妖娆瞠目结舌!

    “我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多水元素此地集结?这些精纯水力,我仿佛只水灵珠身上看到过!”

    一道闪电突然闪过妖娆脑海!

    “不会吧!我初入此境,是漫天烈火之景,因为火灵珠与炎凰火之纯打动了白羽内火焰神尊,所以我神识才有幸进入此间天地,现被火焰神尊坑骗立即又看到无边无际纯度惊人水元素……”

    星光妖娆眸底闪闪发光!

    “这地方……是元素以元素禁制为主世界!”

    “被灵果老头视为只以火就能轰开白羽,火意考验不过是第一道关卡!”

    虽然妖娆之前并没有选择以身犯险,但是被那凶残又无良火焰神尊违约推入茫茫黑暗,她第一反应亦是拼自己一切努力……打破所有禁阵!

    就算之前觉得自己深入此地一定绝无生还机会,但是真被迫入局,她必要从无死路中寻到那微不可是查唯一生机!

    “水!”

    妖娆高举左手,仰天长啸!

    她五枚灵珠悉数留白羽世界之外,不知道现是否能听到她召唤?

    小南与大小二鹤依旧站洞口之外,焦灼地看着洞内发生一切!小南脸颊被火与烟熏得发黑,但她并没有向后退出一步,因为她亦十分担心师傅安危。

    她眼里妖娆已经手握白羽火中一动不动地矗立了很长时间了!

    看到被自己鄙夷厌弃白羽那臭女人手里那么久都不消散,小白鹤眼珠子已经鼓出眼眶,自己活了这么久,居然从来没有发现,那天生带着异力朴素鸟毛居然带着那么强大结界禁制!

    这实是太不可思议!

    而就小南觉得唇干舌躁之际,妖娆立于野火中身体突然动了一下!

    是!

    轻轻一震之后,丹田内突然浮现出四股璀璨光芒!

    一水青,一银白,一土黄,一玄黑!

    与那高悬于她头顶赤红火珠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枚异色灵珠根本没有空气中停留一瞬就直接掠起残影向白羽毛意念世界中疯狂冲去!

    嘭嘭嘭嘭!

    好像只是幻觉一般,四枚灵气澎湃灵珠转瞬消失小南错愕目光里。

    “看来师傅真是遇到大麻烦了。”

    小南忍不住心里默默担心。

    “不过师傅那么强,一定能逢凶化吉!”她拳头紧紧地握了一起。

    ------题外话------

    今天飞飞丽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