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20:神秘禁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狂风耳边呼啸,不过即算是把妖娆吹得呲牙咧嘴小脸都皱向两旁,但是那极为坚韧五灵大阵还是极给力地一路撑着她身体带着“第五文学”,全文字手打她避走于暴风狂浪之间。

    这样痛苦挣扎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就妖娆觉得自己灵气已经要完全耗之时,萦绕她身侧欲带着她卷入地狱大风却突然有了消减趋势!

    这样变化给了妖娆极大鼓励。

    “哎呀天呀,我还以为真没有头呢!”

    妖娆忍不住抖了抖已经被风割得遍布伤口双臂,小声地对自己说道。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捡了一个极大漏子,如果换作别人进入此六绝幻境内,没有天生蕴藏天道灵珠帮助,每一次元素攻击,都必须用自己力量与火海,狂流,地裂,光耀,暗嗜,风暴……对抗,只怕早已经被这些恐怖力量切成了肉渣!

    能经过六轮与毁天灭地元素力量角逐还得以生还召唤师,一万人中真挑不出一位,而且这么严苛条件下筛选白羽秘密传承之人……又是为了保护什么样惊人秘宝?

    看到风有渐弱趋势妖娆立即憋着一口气,闷着头继续向前横冲数百米,直到脚下一轻,再也不感觉肩头有什么重压无边无际挤压自己肺叶,她才缓缓抬起头来!

    哇!

    浑身轻松感觉真是太好了!

    除了暴风消失,就连那弥漫空中不断向她身施压威压也出人意料地一并收敛,重得自由,妖娆顿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舒畅!

    因为这难得气息通顺,妖娆甚至连之前被那火炬神尊坑害一口恶气也于心中消散。

    五枚灵珠已经到它们大努力,感觉到妖娆心意,立即纷纷返回她丹田内重积蓄力量。

    刚才六绝之阵内抵御各种元素攻击时候,每一枚灵珠都悄悄吸取了对方不少能量,只不过那些能量还不能直接为它们所用,要经过漫长同化吸收时间。

    所以得到妖娆已经安全信息,它们立即急不可耐地她气海中陷入沉寂。

    “六种元素大阵,我都一一经过,那么不出意料话,应该不会再有危险出现……至少不会出现与元素有关禁制。”

    妖娆暗自寻思。

    因为有此念想,所以她目光也立即混沌环境里寻找起秘宝或者离开此地道路。

    随着她目光扫过苍穹,一道幽光闪烁云团立即引起了她注意。

    虽然那云团与无数凌乱分布于天空混沌气旋没有太大区别,不过适应了暗淡光线之后,妖娆眼睛还是立即敏锐地发现了它不同寻常之处!

    萦绕此云身上光斑正灵动地跳跃,而且从模糊不明到越来越亮!

    “它是吸引我去吧!”

    看那些突然明亮得如星辰般光点,妖娆顿时抽搐着嘴角不知是喜是悲地笑了一下。

    “这不会又是一个陷阱?”

    妖娆小小停顿了一下脚步,不过很就继续提速向云团纵身飞去。

    “管他,反正已经被那该天杀火焰神尊坑了一次,现就算再被坑,也坏不到哪里去。”

    妖娆一贯是即来之,则安之性格。知道自己此时除了飞身上前也寻不到别出路,于是便内心坦荡,步伐轻盈地向那云中跳去。

    跳入云中时,妖娆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彻骨冰寒,好像她此时跃入并不是什么绵软彩云,而是极地冰山万年不冻寒湖。把那情不自禁哆嗦从她脚趾头一直传到了她牙龈深处!

    再张开眼,眼前展现是一片竹林夜色!

    虽然云外白羽世界光线也极暗,但是并不给人真正夜感觉,但此时出现黑夜星空,还有微风中不断摇曳竹影,都能人一种恍然间回到了初元世界假象。

    妖娆抖着自己小巧鼻尖干燥空气里抖了抖。

    “嗯,很陌生滋味,不是初元现世应有灵气。”

    笃定自己又走入了一个小空间,妖娆已经有一种意乱神迷感觉,别看白羽朴素无华,没有想到它内部世界光怪陆离到这种程度。

    再来几个连环幻境,妖娆都怕自己神识与灵魂会直接迷失于这一环套着一环三千小世界里。

    “虽然陌生,但这里为什么又给我一种陌生中透露着熟悉感觉?”

    妖娆捏着自己下巴皱起眉头,只觉得眼前一切都陌生得可以,她落地地点是一片竹林,再向后,就能碰触到云团壁垒,所以此时她只能选择向竹林前走。

    没走几步,妖娆眼前便豁然开朗。清淡月亮从前而降,带着矗立于地景物们都大地上投影出长长黑影。

    待看清眼前一切,妖娆顿时不可思议地浑身一抖!

    她张大了嘴把,呆呆地杵原地,良久都回不过神来!

    妖娆很少这样吃惊,但眼前出现景物确是让人无法克制内心沸腾热血与激动!

    那斑驳黑与灰月光中,出现了一个寻常小台,台近悬崖,所以再向远方望去便只能瞧见灿烂星空。

    还有……一人身影。

    这本是唯美又幽静一处风景,却因为小台上还站着一个人影而让妖娆顿时有惊雷从脑海里爆破,一时之间被那黑影轮廓给轰得头头昏眼花!

    一位成年男子端坐于小台之上,身上散发出让妖娆惶恐不安威压!

    她见过他!

    虽然那日一瞥,她见他高举左手,只是那么简单抬手式,却仿佛让天地因此一举,而徒然被掐住了所有生机!

    “就是此人!”

    妖娆顿时心底疯狂咆哮!

    虽然第一次以火焰激出白色羽毛幻象时,这男子身影只是匆匆闪过她眼眸,但是她无论如何都忘不了那不可言喻内心触动,即使他此时不再抬手,只是那么静静地坐着,但她也依然相信,只要这男子心念一动,万顷大地立即会随风变灭,苍穹他弹指之间亦可破灭成灰!

    看来火焰神尊就是一个幌子,白羽内隐藏玄机还是与它带给有缘人们第一道残影有直接关联。

    婆娑树影妖娆身后晃动,发出沙沙沙轻响,却越发地让人感觉到空气寂静。

    妖娆没有动,甚至因为一时之间悸动而下意识地把自己呼吸也一并收敛。

    直到那端坐于小台上黑影毫不意外声音传到妖娆耳际。

    “过来。”

    四周除了妖娆与此黑影,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人。这一声“过来”听似简单无比,但于平淡中却给人一种不可抗拒威严。

    知道这声“过来”必然只有自己听见,所以妖娆便平定了呼吸,提起裙摆向那黑影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

    待靠近,妖娆顿时看清了那端坐小台上男子容貌。

    很稀松平常一张脸,如果没入人海,完全不可能被人一眼看到。说帅?离“啦啦文|学llxnet,全文|字手打帅”字又差了那么一点点,说“丑”又谈不到到底哪里丑。好像千万人中,每个人都曾经见过这么一个朴素人,好像这张脸经常出现路旁,街头,儿时记忆里,年老后时光中……

    妖娆眨了一下眼睛,此人容貌就已经脑海里消失于无踪。

    天道归一,消融于自然。

    与空气完美契合一起,已经完全超脱于寻常意义上“存”可以随意出现于空气,又随3gnvelnet-,全文字手打意消失人间。

    此人就给妖娆这样一种感觉。

    看到妖娆瞪大了水灵灵双眼看着自己,那样貌平凡男人微微一笑。

    “你看什么?”

    “晚辈唐突,不知道前辈是真身,还是一尊幻象?”

    妖娆性格不知道眼前男子是活人还是一道残念,所以她婉转地换了一种问话方式。

    说话语气恭敬所以并不惹人厌烦。而且妖娆没有立即扑上前来讯问白羽存意义,而是下意识地脱口说出这个问题,看来妖娆对此男子存真很感兴趣。

    她看来,眼前人影明显不是肉身,因为脸颊几近透明,整个人犹如幽灵一样,但以她接触那么多魂灵经验又告诉她,这绝对不是与纳多多或者溟苍海一样魂主。

    他不是人,也不是魂,不是什么强者分身与神念。

    眼前男子,已经完全超越她所能想象极限。

    “活着还是死了……这重要吗?”

    男子没有正面回答妖娆疑问,只是似问似答地说了这样一句话,说此话时候男子目光迷离,好像双眸聚集点突然伸到了极远极远星海里。

    妖娆蓦地身体一震,而后心中升起一丝感叹!

    “这才是生死天道巅峰!跳出六道轮回,无论是生是死是人是魂,世间一切,已经完全不能束缚此人存!”

    “他是死,他又是活……”

    妖娆心中暗叹。

    “他是我从来不可想象一种逆天神尊。这样强者,远古时代,一定已经看破五衰死境,进入涅槃大能境界!”

    看到妖娆脸颊上升起一种仿佛看透了什么事情表情,那男子顿时微微扬眉,而后似笑非笑地说道。

    “你是千万年来,唯一一个走到此地人。”

    妖娆轻轻点头,她明白千万年来,世上一定出现了无数个“妖娆”,但五灵珠却是唯一,五灵珠是她强底牌,只有握着那五枚对元素天道无比贴近奇异宝珠,她才有幸走到这里。如果让她想象没有灵珠自己或者是其它强者能走到这这片竹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世上六灵根全齐召唤师少之又少,悟性极高者是万里挑一!”

    男子声音仍然妖娆耳边回荡,看样子好像回忆自己什么往事。

    “咳咳,不过本尊传承举世无双,一出世则会让所有世人魂飞魄散,一技可立擎天巨派,一技能御天下苍生!”

    男子眼底闪动着追忆光芒,他说此话时候意气风发,长发无风而舞,那笃定模样让妖娆徒然感觉到了一股巨大威压,令她顿时汗如雨下,如坐针毡。

    与这样强者同席而坐,双目相对,她必须冇足力量才不会被男子威压震得弹出竹林去。

    看着男子那一脸意气模样,妖娆忍不住心里狐疑。

    “虽然这位前辈确很强,但再强应该也强不过远古大能莫里斯之流,他为何这么自信,他一技能传承可以立派传宗,叱咤风云?”

    “要说争战沙场还可以理解,刚才那把我推到元素禁制考验中火焰神尊手里火焰奥义也可与天人强者一较长短,但是就算那火焰奥义实力再强百倍,也不可能瞬间做出能对抗神宗所有强者毁天灭地之攻击。所以‘立派’之说,是不是夸大其词了?”

    妖娆正暗中思量之际,那男子却微微扬头看着妖娆小脸。

    “你不信?”

    好犀利问题,三个字直接戳到了妖娆心里所想。

    “嘿嘿……”妖娆顿时不好意思地挠着自己头,倒没有什么阿谀奉承男子想法,而是直接坦荡地回答:

    “不是不信,不过只有眼见才能为实。”

    没有半点讨好意味,不过妖娆这种爽,却突然引得那男子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能走到本尊面前后辈,果然胆子大得很!”

    他声音低沉,一双深邃眼陈述过程里缓缓看向妖娆,而后平凡脸颊上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笑意!

    “看来本尊把进入此域门槛设得这样高,果然还是能找到真正有意思小家伙。”

    男子捻着长须,而后轻轻感叹。

    “吾之传承,绝世罕见,吾虽想吾身灭之前找到合适传人,只可惜本尊亦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纵奇才,所以蹉跎岁月,一直没有寻到传技之徒,深以为憾。”

    大言不惭,不过此人确有自大资本,也许不是横贯古今天初元第一强者,只怕曾经也极为接近巅峰位置。

    从他这句话里妖娆倒也听出,此怕此人肉身早已经泯灭滚滚历史尘埃里。

    “后来吾为此技,专门设下白羽传世,希望从有缘人中找到心仪继承人,有此想法后,本尊加意此技究竟被何人纳入囊中。”

    “因有这样想法,所以干脆把所有元素禁制又提高了三个层次,必须达到与本尊等同天道领悟,才有资格接近本尊终秘密。”

    “原本以为直到初元毁灭,都不会有人出现本尊面前,没有想到你来了……”

    噗!

    听到这里,妖娆则默默喷出一口老血,顺带从头上滴下无数黑线!

    元素禁制提高了三个层次?!

    必须元素天道领悟与眼前男子实力等高甚至盛才有可能那些暴风骤雨打击里狼狈地活下来!

    “这都是些什么变态又没人性要求?!他都说自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还要以他自己实力标准来要求后世寻宝之人,难怪从来没有人窥见到白羽世界内隐藏真实秘宝!”

    “我要是手里没有五灵珠,只怕已经刚才阵阵攻击中瞬间灰飞烟灭!这世上也只有五灵珠力量能达到这变态前辈要求!”

    一想到这里,妖娆就忍不住嘴角抽搐。

    “所以,小家伙,你真不错。”

    男子笑盈盈地伸手向妖娆肩头拍来,只不过他那几近于透明手根本没有重量,如烟云般轻轻落妖娆肩头,而后瞬间开始闪烁璀璨光芒!

    “这是……什么?”

    妖娆心中一突,只觉得一股莫名力量突然涌入自己脑海!

    轰轰轰!

    她耳边响起了阵阵撼天动地响声,无数繁杂而生涩文字与图像毫无征兆地连连涌入她神识里。

    “小丫头……好好受用吧!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白羽世界突然开始摇曳,只有男子爽朗笑天地间回荡。他存于白羽内意义,就是等待时光筛选出唯一一个传承者。

    所以此时,也是他与白羽一起消失时刻,没有与妖娆打招呼,被烙印他身上记忆与力量顿时疾速地向妖娆涌来!

    这不是教授,而是完全把一份记忆复刻妖娆身上,省略了领悟与联系过程,第一眼就把一切都转接传承者灵魂里,待她能熟练运用,此技就永远成为她本源力量之一!

    只是男子没有想到,此刻也是妖娆已经窥见天人三衰意境巅峰前夕,原本她已经压制过一次雷劫冲动,想着待她回到冰封城有人护法之际再行突破,但是现有这股出人意料力量注入身体,妖娆身侧立即涌起道道威力惊人雷光!

    天人三衰雷劫提前来临,而且是妖娆被突如其来纷乱信息冲得意识迷离,完全没有自我意识之际!

    “后人自有后人福。”

    那男子身体竹林夜月下缓缓消散,谁也不知道他从何而来,又将前往何处,但他那指天变灭世间万物霸绝还有此时拍入妖娆身体内传承之力都会让妖娆永远记住他身影。

    看到妖娆身侧点亮雷光之后,男子轻叹一句便消失于星空下,而星空也不过勉强维持了一瞬,也妖娆身上雷光中疾速凋残褪色……而后层层撕裂。

    妖娆双眼虽然紧闭,但眼眸却正剧烈地跳动!

    因为此时展现她面前一切传承之力实是太让人吃惊,所以她甚至连自己正唤起雷劫事都完全没有感觉到!

    她此时只沉浸无狂喜与疯狂激动中!

    因为那男子复刻给她……居然是突破诛神——天人境壁垒神秘禁术!

    不是她想象什么攻击幻术,也不是一人可战天下群雄无敌战技,而是一项极为逆天辅助禁术。

    这样禁术她自己自然不再需要,因为有龙觉荒龙魂力,她早已经迅速而顺利地由诛神境晋升到了天人强者,但她还有无数朋友和家人,需要度过漫长修炼期才能触摸到天人境边缘。

    这个过程可能继续百年,千年……甚至他们一辈子都无法真正走到天人境天道之路上!

    能用省时简便方法让这些人都成为真正可以震慑一方强者,才算是解决妖娆大一个心结!

    心里闪过爹爹,麒麟王,刃部等诸多人身影,妖娆顿时加认真地同化着那些涌入脑海秘技。

    她终于明白那男子为何说“此技一出,必令世间众生悉数癫狂,可以一人之力立一宗门之威”这样傲气凌云话语。

    因为这逆天秘术确可以完全颠覆世人对于天人强者一种认知,短时间内造出多强者,于所有势力都不查情况下,瞬间得到颠覆一域恐怖战力!

    “我就需要这种东西!”

    “没有想到白羽内居然隐藏着这等价值惊人秘法!幸好我之前没有被那火焰巨尊动摇,没有选择那现看起来爆弱成渣渣火焰奥义,吃了这么多苦头,把五灵珠都搬了出来。这一切……都是值得!”

    妖娆脸上露出兴奋笑意。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那男子身影随风消散之后,她神识与灵魂立即被男子力量逼回了她僵硬矗立鹤洞里肉身中。

    而后不但那些隐藏于白色羽毛内层层幻景悉数泯灭,就连那烧不化,撕不破白羽本身都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这个世界上一样。

    小南睚眦欲裂地看着雷雨交加天空!

    一道雷光从天而落,直接轰碎了妖娆藏身那座山洞!

    而后天边滚滚推来无以计数暴风雷鸣,看那突然变暗天色,还有空气中浓浓杀戮审判之意……小南吓得双脚都开始哆嗦。

    “走啊!天人雷劫来了!白痴!”

    看到天空色变,那已经被小南契约大白鹤立即伸腿一脚把正发呆小白鹤踢到远方,而后用嘴衔起小南腰带,仓促地拍打着双翼头也不回地向远方逃去!

    妖孽女人!

    居然毫无征兆地引雷了!

    如果被这么恐怖雷霆劈到,那么绝对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