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25:吞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听到元方“指控”,麒麟王与邪火子立即大呼冤枉,他们只不过让元方那小子再三考虑一下钱用途,没想到这家伙还没有出手就把他们通通倒打一耙。

    “去竞价吧。”

    “你这没有义气东西,妖娆一来就立即变脸,忒恶心脸了!”

    麒麟王指着元方鼻子戳戳,而老邪直接撸着袖管把元方提溜出房门,让他抱着那厚厚一叠被妖娆画了圈清单出门竞价去了。

    每件基础修炼原料底价上各加百分之三,增幅不大,反正妖娆也不挑拣品种,只要其中蕴藏着大量能量就行,若被人争走妖娆也不意,因为每过半个时辰都会有一批基础修炼原料重被列入清单,她不愁没有货源卖进。

    冰封城众人还以为妖娆收入这些看上去并不值钱原石魔核是要像元方所说那样囤积冰封城内,以维持城中能量原石魔核五到十年消耗。

    但是他们不知道妖娆其实收购这些东西唯一目地就是把他们通通碾碎,而后用那种玄妙六绝冲脉之技把麒麟王一举推入天人境层次。

    妖娆暂时没有给众人解释真实理由,因为无论对她多信任人,乍一听到这样不可思议东西,第一反应一定都是立即冲上前来摸她额头看她是不是正发烧。

    所以她打算回到冰封城把麒麟王真推入天人境后再向大伙儿说明。

    蛋卵形巨大拍卖会中央正如火如荼地对一件精美画卷进行竞价。

    那口若悬河拍卖师一脸红光,正把画卷吹得神乎其神。

    而坐小窗前妖娆听着那拍卖师介绍被雷得一口老血都要飙出来。只听身着色泽鲜亮短褂拍卖师大声吆喝道:

    “此物为东河画师白相奇封笔之作,山中有山意,流水如真实,将传说中羽化登仙仙禄山美影真实地描绘金织绵上,而且被七枚风系能量水晶加持,可以载人是行千里,其画轴处装有机关,可挡一般地阶幻器暗袭,可发出比拟天阶幻器攻击极光!为悟道,防身,攻击理想幻器!”

    穿透力极强声音整个拍卖会场内回荡。

    拍卖师一边不停地对场所有买家鼓吹手里画卷有多适用,一边用力挤出真诚无比表情。而妖娆与冰封城众人们则冷冷地看着那幅被黄金架子高高挂起画轴开始吐槽。

    “要是拍卖那挂画金架子,我还有点兴趣入手。”凤狂摸着自己钱包,觉得自己也是该时候给自己添一些出嫁用金器了。

    “那画里真有山意吧?我看我家统领一刀朔月就能秒杀所有这个‘意’那个‘意’存!”只要一提到妖娆,修斯就自豪无比。

    “看来昆山拍卖会,卖得不过也只是一个噱头而已。”

    麒麟王摇摇头,没有把话说透。而妖娆接下来话,就一针见血地戳中了这物件关键所。

    “要说画法,算得上是画中佳品,要说意境,仔细看确也带着些浅薄意境,要说防御,防些三流杀手还行,要说攻击,其实只比手无寸铁好那么一点点……说到头,这件画卷就是什么都想模仿,却什么都学不到巅峰,画不是强,意境不深不远,防御可有可无,攻击不痛不痒。凡事强求太多,反而无一所成,根本就是一件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鸡肋。”

    妖娆坐凳子上,表情慵懒却睿智。

    她说还真不错,当年收藏此物人乃是一介有名昆梧大陆收藏家。

    那收藏家一心觉得自己寻到了一件惊世好宝贝,于是乎小心翼翼地将它置放自己大宅内高阁中,日日拿出来爱不释手地抚摸观看……但随着时间推移,收藏家便渐渐发现此物根本就是一件世上失败幻器,虽然功用很多,但是比哪一件都战不过其它单一属性幻器,所以这次昆山拍卖会,他才忍痛割爱把这件画轴拿了出来。

    没有想到昆山宗长老们觉得此物噱头颇多,于是乎直接把它放到了拍卖会展示台上来。

    像冰封城这拔一直过着经济生活,凡事不铺张不浪费,一件衣服都要穿四五年家伙们一看到这坑爹画轴就立即对其嗤之以鼻。

    “切……这种烂东西,真有人买吗?”邪火老头看到房间内已经没有了凳子,干脆就一屁股坐地上开始剔牙。

    “要是买来当玩具,我看还可以接受,多八百金铢吧?”

    麒麟王确温润老实,如果此物让毒眼元方来评价,大概多给出八十金铢价钱。

    这些没有节操家伙们专门指使着元方去跑腿,自己却像是大爷般围坐一起,无聊地对着拍卖会上东西疯狂吐槽。

    就麒麟王断言那画轴八百金铢时候,那些狂热买家们已经开始高叫起竞价,那第一声响亮叫价声直接把所有人给雷了个外焦里嫩!

    “八百万金铢!我李大爷要了!”

    听到这声财大气粗嗷嗷声,麒麟王一口水堵嗓子眼里,差点没活活呛死!

    “咳咳咳咳……”锤着自己胸咳嗽了老久,麒麟王才缓过劲来。

    “哈哈哈哈哈哈!”

    坐地上邪火老头看到麒麟王那么上气不接下气样子,顿时一边狂笑一边直拍大腿:“老弟你说得没有错,八百……只差一个万字!哈哈哈哈!”

    邪火子揶揄把心肠不够狠麒麟王给说得脸都微微泛红,这也太坑爹了!就这种烂东西都有人第一喊叫出八百万金铢高价,那还不如去买刚才六百多万精神力加持铜冕呢!

    “这东西怎么能卖这么高价钱?”百里尘不解地问道。

    其实房间内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法,无论有钱没钱,钱都应该花应该花地方,所以面对有人对这样无用东西开这么高价钱行为,众人完全无法理解。

    “你不看看那些争相竞价都是些什么人。”

    妖娆目光向拍卖会“地阶”厢房内看去,实际上她不是“看”,而是“听”,以她听力,完全可以听出竞价者年纪,百里尘虽然没有这种能力,但她知道百里尘先天药眼也可以突破那些密布于“地阶”厢房禁阵看到房中宾客。

    “那些声音激动而大声竞价者们,大多都是极年轻世家嫡子或者隐世大能徒子徒孙。”

    妖娆一边说脸上一边露出一丝冷笑。

    “这东西真正强者自然是看不上,但那些有钱世子可不这么认为,你想啊,脚下踩着名画师画作还能御空飞行,也许日行千里是以他们实力永远不能达到事情,还有一些华而不实防御攻击技能,带着这样东西去邀请美女吃吃饭,喝喝酒,那简直无往不利,拉风得不行!”

    被妖娆这么一点拨,百里尘立即自己脑海里幻想自己一身长衣站一幅名画上负手而立模样,阳光从斜角照下,脚下是华丽山水图画,再不帅人也顿时帅得掉渣儿……

    无论是哪个世家弟子搞成这样,活脱脱一幅把钱贴脸上气势,想一想确也能吸引到许多小女生尖叫与注目。

    “咳咳……好吧,我懂了……”

    百里尘立即默默点头,随后把自己目光完全从窗外收回。他明白了妖娆言语中意思,那画卷得确是出行耍帅,泡妞得瑟,居家旅行必备神器!对于那些不学无术世家弟子们而言,确比什么宝剑名刀受用很多。

    窗外那此起彼伏竞价声已经陷入了白热化竞争,但这些疯狂竞价已经完全无法再吸引冰封城众人注意力,他们感觉与其把注意力放那无聊拍卖展台上,还不如陪着妖娆一起查看清单上基础修炼原料信息。

    就此时,一个时辰前离开元方匆匆赶回房间内。

    一推开门他就扯着大嗓门对妖娆说道:

    “刚才那一轮清单拍卖,我们拍了八十七件货品,其中有八十五件竞拍成功。总价四百三十一万金铢,那南方水魄原石走得是大货,一拍就拍到了数吨量,已经够我们冰封城三五年水系基础修炼原石消耗。接下来,我们再拍些别东西……嗯,我看火系东西有点少。”

    只不过一个来回,元方已经把八十五件货品竞拍完全办妥,甚至还留足了充实时间给自“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己清点货品,把什么东西充足,什么东西缺少都有条不紊地妖娆面前列了出来。

    这就是元方独有才能,不愧是偌大一个冰封城财物管家。

    不过可惜此次妖娆并不是真要冰封城内囤积基础修炼材料,所以她对各种属性原石与魔核并没有比例上要求,不乎哪个多哪个少,反正能收入囊中她通通不想放过!

    “不用管数量,能拍下通通都拿下。”

    妖娆扬着手对还心中默默计算数量元方说道。这财大气粗口气立即引得元方一阵呆滞,他捧着手里货品清单停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而后皱着眉头对妖娆说道:

    “妖娆,我们囤积货物是为了赚钱,但是也不能没有限度地盲目囤货,要不然有些东西一两年内就会短缺,有些东西却卖个十年也不一定能顺利出手,不但耗费储存空间还劳神费力,所以我不赞成不计数量地进行买货。”

    元方并不是一个一看到眼前利益就会瞬间丧失头脑人,虽然他看到了这些低于市场价基础修炼材料未来前景,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就会毫无节制地消耗冰封城储备资金与库存。

    正因为妖娆与麒麟王给了他极大自由财政权力,所以他才会无视妖娆要求,甚至不惜向她提出反对声音。

    一听到元方那突然变正经语气,妖娆忍不住莞尔一笑,看来元方这些年冰封城里主管财物,一直秉承着他绝不浪费一分钱优良传统。

    这么长时间内,这么多琐事中……还能保持着自己本心,这真是一件很难得事。

    “哎呀,放心啦财迷大管家,我收购这些基础材料,绝对是立即有销路,不要把我想成一个只知道盲目买东西小丫头,我保证这些东西日后价值都会让你们大跌眼镜,只管给我通通买下!”

    妖娆脸颊上露出撒娇表情。

    等麒麟王众人面前突然变成天人境召唤师时,现场所有人一定通通都会觉得即使把现整个冰封城所有流动资金都换成基础修炼材料都不为过!

    她一边轻笑,一边心里期待那一天到来。

    “好吧,这可是你说,如果你这个决定没有给我们冰封城带来肉眼可见利益,我可不会饶你哦。”

    元方对妖娆信任足以让他即使不知道妖娆想做什么事情况下,依旧遵循她意念而行事。

    只不过行事前他还是一脸凝重地对妖娆进行了认真“恐吓”!

    要是事情发展没有她说那么乐观,那么他一定会把妖娆强行安排到什么佣兵团,或者杀手组织替那些冷血杀手们打十年零工,把今日冰封城消耗金钱通通给赚回来!

    别看半个时辰里只不过花了四百多万金铢,但每半个时辰拍卖清单都会刷一次,接下来很有可能还会继续数天拍卖会上,以半个时辰四百万消耗速度来计算冰封城财富流失,只怕过不了多久,所有人都又会穷到只能天天啃大白菜苦逼日子中。

    “放心,你只管以比市价低价格给我收原材料就是了!”

    妖娆拍着胸脯大声说道。

    看妖娆那信誓旦旦模样,元方便放下心来,又拿起第二份被众人圈出来需要购入拍卖清单向门外走去。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窗外拍卖会一直如火如荼地进行,而妖娆则时不时抬头看看外面风景,时不时低头研究手里不断被门房小厮送来物品清单。

    也许是那些原石商人渐渐看出有人大量收购基础修炼材料趋势,所以约莫过了三个时辰之后,所有标注清单上基础修炼材料就有了价格上涨趋势,只不过看到价格上涨,妖娆便立即停止了疯狂掠货,躺软榻上与冰封城诸人喝茶聊天,让一直不断奔波元方也有了一些休息时间。

    妖娆对清单不闻不问立即导致了原料商人们动乱与恐慌。

    原本两个时辰前提价,都是各个原石商人试探性追价,因为他们看到无论自己清单上放多少基础修炼材料,那些曾经一直滞销原材料便能瞬息之间被同一位神秘买家通通买走“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

    所以这些因为货物长期卖不出去而头痛到想自杀奸商们顿时看到了黎明曙光,以为那神秘买家是一个不懂行情又财大气粗冤大头,所以纷纷把自家原料售价给提高了百分之十三四点,想此神秘买家身上把赔出去本给赚回来!

    这些心里幻想着天降福星奸商们没有想到,妖娆虽然需要基础修炼材料,但也并没有饥渴到逢物必收地步,有低价她就收收,一但价格上涨了,她就会想办法从其它渠道再来弥补自己空缺,哪里又会傻到非昆山拍卖会上把自己钱花到一毛不剩地步?

    所以她收购一停下来,拍卖会后场内原材料商人们就乱成一团。

    “坏了坏了!只怕那神秘买家不是不懂行情大老粗,而是资产大鳄!他很有可能是想囤货高卖,不急着出手,我们遇上吞货人了!我们把自己货压着不买,只能浪费运输成本与人工费用,而他囤货,一有地方可放,二不消耗成本!我们要是不卖,我们不断赔本,他却没有半点影响,可收亦可不收。”

    一个山羊胡子老头站拍卖会后场囤货区内看着清单上不再被人拍下货物,开始拍着腿大叫。

    此人是东方青竹大陆上一位有名原料商人,此次慕名而来,却没有想到这青竹大陆万里之外霁雾城内,那些高傲召唤师们居然对基础修炼材料不感半点兴趣,他把货从万里外运来,成本已经十分昂“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贵,再加上把货堆昆山拍卖会后场内,一天还要按占地面积上交好几百金铢,这样消耗,着实让他吃不消,老脸上都急得冒出了不少泡泡,活脱脱青春期再现般一脸是包。

    “那怎么办呢,爹?”

    站山羊胡子老头儿身旁一个憨厚中年人一脸探究地讯问着老头意见。

    “还能怎么办?只怪我们贪心呗!要是刚才不提价,只怕现手里货已经都出了,虽然不能大赚一笔,但至少回家不用再出货物搬运费用,今晚也可以不再交那高昂储物费,小小赚上些许不是问题!”

    一提到这个话题老头就悔不该当初,只能对着自己儿子不断仰天长叹!

    “降价!降阶!希望那吞货大鳄鱼还没有吃饱,只要他不计前嫌,把我们剩下货通通吃掉,那我们此次来这倒霉拍卖会,至少不会大赔。”

    ------题外话------

    7月1号,还有2天就回深圳了。累吐了,今天应该香格里拉,不知道会不会有高原反应,体力太差,一边咳嗽一边游览,想象自己是玄幻世界苦逼小修士,想看到美丽风景,就要忘却所有肉体折磨。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