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26:跳过昆山宗传递的讯息

426:跳过昆山宗传递的讯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爹!还是按开始那个价吗?”

    中年人说是开始妖娆收货那个价格,他自小只相信自己老爹眼光,因为老头儿是个精明商人!

    只不过他讯问立即遭到了他老爹愤怒唾沫!

    “笨蛋!无论是什么鳄鱼,都有吃饱时候,他能我们提价时候一直不买货,就证明他对货物需求其实可有可无,我们得赶那些老不死把他喂饱前头把自己手里货通通卖出去!”

    “还用之前价格怎么行?再给老子降百分之五……不不不!百分之七!现谁先降价谁才不会亏钱,等到所有人都开始降价,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老头儿说“那些老不死们”正是指与他同行基础修炼原料商人,大家都急着把手里货卖出手,所以一旦那隐藏拍卖会上不断吞货神秘买家突然收手,那么还要背着原材料回家商人们成本又要增加。

    再说了,以他降百分之七让利,还是足以保本。

    “儿子愚蠢!儿子马上去办!”

    中年人被自己老爹训得满脸通红,一边唯唯诺诺地认错,一边急急退下,去寻找昆山宗管事改价格去了。

    坐房间内妖娆根本没有预计到自己一买一停基础修炼原料交易市场内引起了这么大风暴!

    以她为代表势力不知不觉中已然成为整个霁雾城内大……也神秘基础修炼原料买家。

    她只是想着能便宜点囤积些能量石与魔核就多囤积一些,因为她手里不但有正位于诛神巅峰麒麟王,被化龙诅咒封印老邪与魔云宗长老,还有凤狂、修斯等一甘眼巴巴等着提升实力同伴们,就算把整个冰封城卖了,只怕也供不起这些人全部突破消耗,此时她只有省一点,是一点,多攒钱,少浪费。

    结果她却没有想到,霁雾城内云集着大量手里有货卖不出去基础修炼原料卖家,他们被昆山拍卖会繁华晃花了双眼,但却不幸成为这浮华下完全赚不到钱牺牲品……所有人目光只盯着华而不实幻器与稀罕小件,完全不理会蕴藏着能量但需要提纯加工原料买卖。

    所以此时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喜欢天阶幻器,突然开始收购基础修炼原料神秘有钱人,所有原料卖家眼都立即开始一边眼滴血,一边狠狠地盯上了她!

    “妖娆,我发现清单上货物有些奇怪,那些原料有几家卖家开始疯狂降价了……”

    正当妖娆已经对拍卖清单失去兴趣,准备吆喝众人离开昆山拍卖会提前返回冰封城之时,一直还心责盯着拍卖清单动向元方突然高叫了起来。

    “是吗?降了多少?”

    寻思着手里基础修炼原料已经足够给麒麟王一人消耗,妖娆心里兴趣其实已经没有初那么大,但是看到元方那一眼星光无比激动模样,她还是好奇地又多问了一句。

    “有一家直接降低了百分之七左右。”

    “咦?!百分之七!”妖娆好奇心一下因为这个数字而被迅速地调动起来!

    别看百分之七听着不大,但对于动辄百万甚至千万买卖,着实是一笔不可忽略财富!

    元方眼迅速扫过被小厮们呈上来物品清单,而后妖娆叹息声中又急急说道:

    “哦!不对,不是几家同时降价,我看着觉得那同时降价百分之七货品一定出自同一个商家!他们不但统一了货物价格,而且又清单上均匀地放出等份水,火,光,暗,土,风……六种能量原石。”

    元方简短地向妖娆描述着他看到一切!

    虽然拍卖会保密手段极为高明,一个卖家不同货品都会清单上打乱了销售,让人完全找不到两种货品之间联系,也让人无法看到卖家任何信息。但对于眼光犀利元方来说,还是看出了数页清单中那六样同时降价百分之七物件之间联系!

    因为第一拨降价只有这六件基础修炼原料,而且不是魔核或者灵草植株,通通都是……体积大,能量难提取但能量蕴藏量很大能量原石!

    这样看来,这第一个降价商人,应该坐拥着一座极大能量矿脉!

    “这商家信息可以调出来吗?”

    妖娆站起身来,对元方认真一问,她目光灼灼,仿佛精神一下被提起。

    因为听到元方叫出“降价”一说,她脑子才立即反应过来,看来霁雾城内基础修炼原料商人们处境比她想象还要困难。只不过区区两个时辰没有再竞价,就立即逼迫得商人们开始大幅度降价来吸引她注意力!

    而且元方提到那个降价百分之七商家甚至还聪明地同时放出六种基础属性修炼原料,明显就是想要试探她对哪一类型原料需求迫切!

    这样举动,一方面证明这些原料商人们真急于把货物出手,第二方面则证明这家商人货量十分充足,居然六种基础原料都有!

    换了一般原料商,多精通两三种原料采集与生产,这与原料商实力和他们坐拥产区有关,而一次性能拿出六种基础修炼原料,而且价钱同时控制比同行低百分之七……那么这种商人,一定是极为优质卖家!

    “我要去查此人背景!”

    元方几乎与妖娆同时站起身来,他这句呐喊声也与妖娆那句:“这商家信息可以调出来吗?”疑问声重合!

    二人异口同声,都发现了隐藏基础修炼原料买卖中卖家窘境与此位第一位降价商家实力雄厚!

    因为两人同时惊起,所以分别说完自己嘴里话后妖娆与元方立即对视一眼,而后会心大笑,无论是现买卖还是日后可能用到地方,认识这样一个实力雄厚卖家都是像妖娆与元方这种喜欢长线投资老狐狸们关注事情。

    所以抛开此时拍卖之外,二人居然对这第一个降价商人产生了浓厚兴趣!

    “你去问问看吧,只是不知道拍卖会上卖家与买家信息有没有那么容易暴露出来。”

    妖娆冷静下来,点着头对元方说道。

    虽然元方刚才多次出门竞价,出钱买货,与那些管理清单拍卖昆山宗管事们混得极熟。但是举世闻名昆山拍卖会就是因为管理严苛而令世人趋之若鹜,卖家与买家之间,甚至买家与买家之间,都严格划分区域,完全限制二者之间私下沟通,所以想要打听一个卖家消息,必然不是那么容易事情。

    “我去试试!”

    元方一边点头答应,一边急急地推门而出,他也是个急性子,心里容不得半点琐事,一旦下定决心就要立即着手执行。

    “那我们这里也想想办法,我看这种大卖家也是被拍卖会制度逼得无奈了才这样不计盈利地抛货,还不如找到他们本人,直接交易,这样还能省给拍卖行交成交提成费用。”

    看着元方离开,妖娆立即对着房间内众人说道。

    “看来妖娆这次是一定有什么想法与准备,才会对基础修炼原料这么执着乎。”

    麒麟暗中揣摩,但他却没有把心里疑惑说出来。因为这么多年相处,他深知妖娆性子,她做任何看上去没有道理事情,都是因为她有必须要做原因。

    因为心中这样想,所以麒麟王脸上表情也渐渐地认真起来。

    元方很回来,一脸苦相地对妖娆与众人摊开双手。

    “完全挖不到任何消息,还差点被那些凶巴巴昆山弟子们丢出拍卖场去!”

    看着元方那张无奈脸,妖娆知道他一定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想必昆山拍卖会严苛与传闻中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元方探不到昆山宗管事口里消息,我们又怎么样与那大卖家联系上呢?”麒麟立即紧锁着眉头,淡淡地问道。

    这下好像众人又没了主意。

    “先把他们抛出所有基础修炼原料买空。其它卖家,通通不动,不管其它家如何降价,让他们知道,我们开始对他们起兴趣了。”

    妖娆利落果断地朗声说道。

    既然昆山拍卖会制度不请允许买家与卖家有私下沟通和联系,那么她就买与卖过程中给对方留下一个信息……

    “我……注意你!”

    “其实统领只是想要收购大量基础修炼材料,看到现什么货品价位低买什么就好了,又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第一个降价商家呢?”只有凤狂一人不解地对妖娆问道。

    而妖娆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凤狂疑问,元方就代替妖娆回答了她质疑。

    “凤丫头你这就不懂了,拍卖会上能买得再多,也没有办法满足长期消耗需求,而且所有交易,都要向昆山宗上交一定点数抽成,如果能跳过昆山宗门槛,直接与那急着把手里货通通出完基础修炼材料卖家联系上,那么我们双方利益就能分别增加,这是对两方有利事情,而且看对方背景如果不错,我们还有长期合作可能性。”

    元方话直接道出了妖娆心声。

    拍卖会上便宜不便宜倒是次要问题,她现缺乏是长期合伙伙伴,如果对方能一直以合理价格供她足量基础修炼材料,甚至比现用低价购入原料让她觉得欢喜!

    “我去去就来!”

    元方向凤狂解释完之后立即拿着那已经开始降价清单向门外走去,这次竞价,他一定遵从妖娆要求,除了拍下那疑似拥有全属性基础修炼材料又降价百分之七商家抛出橄榄枝,对其它卖家……通通充耳不闻!

    很,一轮竞价进入尾声。

    那一脸憨厚中年人拿着货品完全被清空通知乐滋滋地朝着他那山羊胡子老爹奔去。

    “爹!还是您英明!除了咱家货被一扫而空之外,其它人家货都没有动!您看这次,我们要不要多交给昆山宗一些钱,把咱家货通通写清单上?”

    因为所有货品上清单都需要按数量与市价向昆山宗交纳“广告费”,所以每次入货,各卖家都小心谨慎,生怕自己上多了货又卖不出去就已经把自己老本赔“广告费”里。

    “什么?其他家货通通没有动?”

    老狐狸一般老头儿,听觉极为敏锐,乍听之下先没有为自己家生意兴隆而欣喜若狂,而是自己儿子傻乐吆喝声中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信息!

    “!把刚才那半时辰报价清单给我拿来看看。”

    小老头急急地对自己儿子伸出手心,完全无视他增加货品清单数量要求。

    看到自己老爹这么急切,中年人不解但还是很顺从地把手里纸递向了老头儿。

    一抓到清单,山羊胡子老头儿就迫不及待地逐条细读起来!

    随着他那双小眼睛纸上逐行移动,他那浑浊老眼渐渐越来越明亮。

    “雄儿,你可知……为何只有我家货卖得这样吗?”

    不消半刻,老头儿放下手里纸单子,一脸平静地对中年人问道。

    “那当然是因为老爹英明,提早降价,让那还观望行情吞货者又起了出手欲望。”中年人一脸骄傲,对自己老爹崇拜又敬畏。

    “笨蛋!”

    老头听了自己儿子回答,脸色不喜反怒,狠狠地给了中年人一计爆栗,而后嗔怒地说道:“你们啊你们……你们这些不肖子孙,知道为什么永远超越不了老子吗?那是因为你们对我太崇拜,从来没有一人试图忘记你老子我经验与判断力,盲目追从,所以直到今日,老子还不能坐家里颐养天年,还得这么操心地跟你们屁股后面出来跑货!”

    看到自己老爹莫名其妙向自己发火,中年男子顿时不知所措,只得连连向老头认错。

    “蠢儿子有错,蠢儿子糊涂,让老爹操心了!让儿子再受老爹一次教训,好好长长见识。”

    看到儿子没有自己精明但又虚心求教模样,老头无奈地撇了撇嘴,而后才指着清单开始目光亮亮地对中年人分析起来。

    “蠢儿子你看看这里,这里有三家也开始降价了,降价幅度分别是百分之六与百分之五,虽然没有咱家降得多,但是比起初售价已经有了不小让利,那神秘买家既然之前已经花过稍高一些价格买入过他们货品,那么就没有必要现有大利益情况下对他们让利视而不见,独独把我们家货品都收购一空。”

    中年人虚心地站老头身后,顿时因为老头分析而愣原地,这看上去没有什么蹊跷竞价,却硬是自己老爹分析下变出了这么多隐秘信息!

    “吓!那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那神秘买家看上咱们家了?”

    中年人脱口而出。

    听到自己儿子终于有一点点开窍,老头顿时喜上眉梢,不仅因为儿子感叹呼应了他此时内心猜测,同时因为这猜测极有可能是正确答案!

    “去,把刚才那六种能量原石按刚才数量,份量再加到清单里,但是售价全部提高一倍!”

    老头没有直接夸奖自己儿子,而是忽略了刚才话题,突然对中年人提出了这样一个指令!

    把刚才同样东西售价提高一倍!

    乍一听到这样要求,正常人都会觉得老头大头被门给夹了。但是才被老爹训斥过中年人却不敢多问,并很地这看似不正常要求中找到了玄机!

    既然对方能无数货物中一眼找出自家六件货品都同属一个卖家,又用只购入他们家货物方式提醒他们自己存,那么面对这样精明买家,自然要以不同寻常方式转达他们回应。

    “是!儿子这就去办!”中年人点头答应,立即转身去备货。

    老头自己说得没错,因为他太精明,导致自己子孙中没有一个才华能超越他本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儿子们都很无用,恰恰相反,这一直跟他身边儿子,其实是聪明一个。只不过从小跟他身旁,习惯性地收敛了自己锋芒。

    卖家这边提价,妖娆那边很看到了报价变化。

    “我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好意地抛出橄榄枝示好,那卖家却不要脸地坐地起价!”看到清单瞬间,急性子凤狂又开始第一个发话。

    看着那气得双脸通红凤狂,元方顿时无语地瞪着修斯,极为嫌弃地对修斯说道:“老兄!把你这丢脸媳妇儿带会家去,不要放外面丢人现眼!”

    听到元方揶揄,凤狂顿时恼羞成怒,马上张牙舞爪地向元方扑去!

    “你说我什么?你说我什么?明明就是这无耻商家利益熏心嘛,看到自己东西好卖,这次居然加了一倍价钱!”

    “我就是说你丢人!”

    元方一动不动站原地,无视凤狂威胁,对她嗤之以鼻。

    而妖娆却笑着插了二人中间,耐心地解释:

    “我们发出了讯息,对方自然也要给出回应!如果继续降价,只怕我们还没有看到,超低价格就很有可能已经被别人抢拍,所以他们只能成倍加价,为就是只寻求我们再次确认。我能笃定,如果这次我们继续只拍他们货品,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能拍卖场门口见到卖家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