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27:碰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即使同样货物第二次以之前成交价二倍底价进行抛售,妖娆还是原封不动地照单全收,完全无视清单上那些便宜又量多其它基础修炼原料。

    这是妖娆对那拥有全属性能量矿石商家第二次示好。

    待元方按妖娆要求把这些高价能量矿石全部投标之后,妖娆就笑着对元方说道:

    “大管家,麻烦你去门口把人带来吧。”

    昆山拍卖会后场,只不过迟于妖娆发话半刻,买卖消息就已经所有基础修炼原料商人手里进行了。

    “爹!我们提过价货居然又通通被卖出去了,而且其它比我们家价低同行手里半批货都没有走出去!”

    匆匆走来中年人扬着手里清单,一脸欣喜地对留着山羊胡须老头说道。

    “中了!”

    只见那小眼睛内闪着亮晶晶光泽小老头站起身来猛地一拍大腿,差点把自己手里烟枪都要折断。

    小老头儿自己内心中狂喜!

    看来想与自己接头神秘买家确心思缜密,而且对自己生意极有诚意!已经连着二次对自己抛出善意橄榄枝,那么这场生意,有看头!

    “雄儿,你去……”

    刚说一半,老头儿又立即改变了自己主意,嗷嗷大叫道。

    “不!不!我亲自去寻找那位贵人……雄儿你随我来!”

    掩饰不了内心激动,小老头提着衣角匆匆向门外冲去。看他那脖子伸得老长,头比脚还向前倾模样就知道此时他心情有多急不可耐!

    “爹……那,那我们下一轮清单拍卖生意……”中年人迟疑声音响起。

    “还清单生意个屁啊!真正大买卖就眼前,蠢儿子,来!”老头恨铁不成刚咬牙切齿声仿佛从极远方传来,早已经离开后场百米开外。

    “喔……喔……”

    被自己老爹提醒,中年人这才敲着自己脑袋,一边暗骂自己愚蠢,一边迈开粗短小腿向自己教你声音飘来方向狂奔。

    妖娆与这对商人父子之间传讯信息只不过隐藏拍卖清单上一两次不正常报价中,不但那些心急着自己货品如何才能出手基础修炼原料商人们没有看出端倪,就连那些老辣昆山派长老们亦没有嗅到丝毫不同寻常气息。

    但就是因为这进行于无声中交流,让两方势力走到了一起!

    元方与山羊胡须老头还有他儿子很就昆山拍卖会宾客入场口外遇见了彼此。要说这三个人为什么这们容易就分辨出了对方身份?那是因为元方站门口时手里就握着几枚还没有进行过精细加工能量原石。

    那山羊胡须老者只需一眼就看出元方手里拿能量原石属于自家产物,于是毫不犹豫地也从怀内拿出一枚能量原石凑上前去。

    元方看到老头举动,顿时微微一笑,一边心里不断赞叹妖娆聪明,用这么简单方法就找到了被昆山派层层保护着原料卖家,一边像是老朋友一样向那老头打起招呼!

    “哟哟哟!老李啊!你怎么才到场啊,我家家主还一直叨念着你这位老朋友什么时候出现哩!”

    元方与老头对上“暗号”,立即热情伸出右手向对方肩膀上揽去,嘹亮声音引得那些全副武装昆山长老们全都侧目看着二人身影。

    元方此时能这么肆无忌惮,完全是因为四周昆山宗长老们脸上完全没有堤防神色。

    小老头双眼前精芒一闪,先心中好好打量了眼前年轻男子一眼,而后迅速心底度量起元方深浅,他心中寻思:

    “此子实力不高,应该年约百岁,但是面色红润,气息精纯,一看就知道身体常年被神药滋养,像这样不过战神四五阶召唤师也能一直维持这样年轻体态,着实不同寻常!他身后应该隐藏着一个极大势力。”

    老头脑瓜子转得极,元方向他伸出手瞬间脸颊上也立即洋溢起极为热情笑颜。

    “哎呀!大管事啊,老朽来晚了,等下还有劳您那位大人面前多美言几句啊!”

    完全没有违和感!

    老头就势把自己肩头放元方手臂之下,而且还将自己双手也伸向元方另一只手,二人就像是久未重逢老朋友一般开开心心地握手互拍,一阵寒暄之后才黏黏糊糊地向拍卖会宾客厅内走去。

    昆山拍卖会宾客大门长期敞开,那些守门昆山弟子看到元方从“地阶”宾客包厢内出来又那么熟稔地与一对父子打招呼,下意识地认为是一位身份尊贵客人又邀请自己朋友到拍卖会上鉴宝,完全没有把山羊胡老头与他儿子往卖家身上想。

    号称戒备森严昆山拍卖会,被妖娆以简单方法化解了买卖双方互不相见屏障。

    直到走入会场,身后再无人侧目观望,元方搭小老头肩膀上手瞬间放下,脸颊上热情熟稔才换做适度友好,他迅速转身对那父子二人一拱手,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道:

    “鄙人姓元,单名一个方字。唐突请二位前来,还请二位见谅,因为这拍卖会规矩严苛,也只有用这样方式引起二位注意。”

    元方语气温和,表情和善,立即就记得了小老头与中年人好感。

    “哪里哪里!刚才为了回应元小兄弟主上试探,我们迫不得以才把原石底价通通抬高了一倍,着实不是故意,现先把多收了兄弟钱还回来,希望元兄弟等下您主子面前多美言几句。”

    小老头是极精明商人,知道此行也许要接触是一桩大买卖,所以开始时候一点也不敢贪多,立即从怀中摸出一个布袋把刚才竞价多收金铢都放里面推到了元方身前。

    此钱袋中金铢,明显比小老头所说多收货款只多不少,多出来部分看上去像是专门给元方疏通关系“人情费用”。

    老头儿不愧是从商多年老手,这举动与言行没有半点让人不舒服感觉,一切自然随意,瞬间让人产生了一种不收下他美意心里都过意不去感觉。

    看着眼前钱袋,元方却丝毫不为所动。

    “无妨,无妨,这点见面礼就算是请二位来辛苦费,我家主人有话想问二位,如果以后有机会……嘿嘿,我们能合作地方还有很多。”

    元方想也不想地便把伸到眼前钱袋推回,一双贼乎乎小眼内精芒闪烁。

    虽说元方是个见钱眼开死财迷,不过大事上他可一点也不含糊,现是给妖娆办大事,不能计较这些蝇头小利得失。

    看到对方男子并没有把自己手里钱接下,小老头心中对元方身后势力好奇心便立即成倍增加!

    虽然他与元方接洽语气与姿态十分恭敬,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心里真十分敬畏这霁雾城里对他能量原石有兴趣神秘买家。

    他来会见主动找他神秘买家,仅仅是因为此地宾客们对他手里货物不重视,为了急着把原石全部出手以减小自己损失才会把姿态放得这般卑微,对元方身后势力尊称“大人”也不过是商人习惯性一种恭维罢了。

    要是换了其它地点,或者他所青竹大陆周边海陆,把他名号报出,他们父子两也是不折不扣大人物。

    但看到元方风度与对金钱态度,老头儿心情也情不自禁地发生着质变化……

    “是什么样势力能供养一个区区四五阶战神百年维持年轻容貌,而且这元姓男子身份,充其量也不过只是一个大管家而已。”

    “此人看上去没有架子,但实则深不可测,仿佛肤浅,内里却极难让人左右与影响。直到此时,主动权还被他牢牢握手里。”

    “还有他们看重好像根本不是金铢,只对能量原石感兴趣,不过做原石生意大头们,老朽应该都认识啊?这元姓男子身后隐藏势力到底是谁?”

    无数疑问老头心中不断回荡。

    也许是被元方影响,他心里对与元方身后主人会面一事也越发看重起来。

    “请二位随我来。”

    元方前方带路,很顺着隐秘小道将老头与中年人带到了冰封城众人所包厢内。

    “地阶包厢。”

    跟老头身后中年人一见到元方止步,顿时有些失望地轻叹了一声。

    中年人原本还觉得自己老爹摊上了什么不得了主顾,但此时眼前包厢规格,只不过是昆山拍卖会上稀松平常“地阶”门,他心里立即泛起微微一丝失望感觉。

    要是让自己老爹来参加昆山拍卖会竞价,只怕报出名号,也能轻松地拿到这个待遇。

    但与自己那眼力尚浅儿子不同,看着眼前那紧闭大门,老头儿是心情没有由来地轻轻颤抖了一下。

    明明这种场面他见极多,对方也不过只是一个实力只能昆山拍卖会场包下“地阶”贵客厅某方霸主,门外没有任何强大威压散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少悸动心却开始“咚咚咚”地狂跳起来。

    冥冥中觉得不凡!

    老头儿伸出手,把心一横,想要用力把门推开,可是那由红杉实木制成厚重木门却老头儿指尖接触到门壁那个瞬间自动打开……

    使出力气没有支撑,老头儿顿时重心失衡,一个趔趄栽入封闭房间内。

    “哎哎哎哎……”

    一边大叫一边跳脚,老头儿向前冲出数步,这才拉着他儿子踉踉跄跄站稳脚步。

    不过房间内没有人嘲笑老头儿此时窘迫模样,待老头儿终于找回重心,抬头环视四周时候,他目光前方就出现了麒麟王那英俊而温润脸庞。

    嘶!

    就算是活了大半辈子,山羊胡子老头儿也极少看到像眼前这诛神强者般英俊而风度蹁跹男子。

    只见房间中央端坐一蓝袍男子,似卧似坐,从身体内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强大而威严气场,只不过这气场不同于寻常强者那般凌厉,而像是看世间苍茫,感悟大道后宏大而不迫人庄严!

    温和,宁静,随性……

    如苍穹与汪洋,因存而惊世!

    不用元方引荐,也无需曲意逢迎世故,这个瞬间小老头儿是打心眼里被麒麟王独特气场所震慑,所以立即激动地对着麒麟王弯腰一个拱手。

    “青竹大陆货商青云有礼了!”

    只有发自内心地为麒麟王气场折服,这山羊胡子老头儿才会这么干脆地把自己名号报出来。

    “呵呵呵呵……青大哥太客气,把你们父子二人这么唐突地请来鄙人暂时落脚之处,是本尊礼数不周,还请青大哥与贤侄坐下。”

    麒麟王声音比元方加好听,再加上一声“青大哥”直接把商家地位拉到与自己平起平坐,着实让人心里暖洋洋。

    麒麟王半起身子,将手指向自己左侧空闲桌椅,而站一旁凤狂与修斯立即很有眼色地把两张靠椅利落地推到了那自称“青云”老头与他儿子青雄身后。

    青云老头惶恐地看着凤狂与修斯如鬼魅一般无声带着凳子从天空中倏然划过,这一双黑衣护卫目无表情,俊美非凡,而且实力皆比之前那与他们接洽管家高深百倍!以青云老头儿实力,早已经看不出二人幻阶,只能从二人身上若隐若现散发出凌厉气场中推测二人雄厚实力!

    因为凤狂与修斯出现,立即让青云老头脸上出现惊奇表情。

    他虽然小心翼翼地坐下,但目光一直麒麟王,凤狂与修斯脸颊上扫来扫去。心中暗暗大叫:“乖乖!这到底是些什么人物?为什么不但气场这么惊人,而且一个二个皆生得这么漂亮?”

    不要说这青云老头肤浅,看人只看容貌。其实初元幻修世界里,长相亦从侧面凸显了一个召唤师实力强大,越是气息精纯者,皮肤越为细腻光滑,灵气与眼神直接决定一个人五官是不是让人惊艳。

    只不过青云老头目光再毒辣,也完全没有发现,房间右侧不起眼一道纱帘后,还有一个女子身影隐藏黑暗里。

    “前辈,先问问他们出身,还有他们手里到底有多少货。”

    冰封城真正主人还是妖娆,此时妖娆正隐藏纱帘之后与麒麟王秘语传音地对话。

    “唔,我明白,你这丫头看来是对能量原石疯魔了,也不肯告诉我们你要收购能量原石到底有什么用,还要指使我这把老骨头给你做事,妖娆,回冰封城后乖乖给我打工赚生活费。”

    麒麟语气里还隐藏着那么一丝丝对妖娆埋怨,不过其实此时麒麟王心情却已经完全投入到应对这走入房间内商人父子身上。对妖娆揶揄,不过是麒麟王小小玩笑。

    “哎呀呀……前辈那么帅,怎么能说是一把老骨头呢,呸呸呸……”

    妖娆甜如蜜声音立即又传入麒麟王耳际里。

    “切。”

    麒麟王面上对妖娆恭维嗤之以鼻,但自己嘴角却下意识地高高场起,他温软目光于下一秒直接落了青氏父子身上。

    “青竹大陆……青氏……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麒麟王把妖娆甜甜声音抛脑后,有些惊讶于被妖娆随意套来基础修炼材料商人竟然也是初元大陆上一脉能让人记住商家。

    无数想法立即麒麟王脑海里翻飞。因为冰封城内大小诸事有雪无与元方分担,所以他坐镇冰封城闲暇之时,也曾恶补过初元世界地理人文。

    虽然整个初元大得无法想象,每一片魔海,每一域大陆故事都多得可以写出数十本传记,甚至有人传言,现初元世界内还存着没有被人族与魔族开发过疆域,但是“青竹”这个名字麒麟王记忆里,还是小有印象。

    青竹本是一片荒芜大地,只因为沿海大地为一片苍绿,又以狭长似竹海岸线闻名,而被世人美好地称为“青竹”。

    如果不是这片荒芜大地上挖掘出了蕴藏着灵气矿石,只怕那片小小海陆永远都不会被世人注意。

    只不过青竹大陆上出现过能量原石传言是近百年前旧闻,如果真那片地域发现了巨大含量能量矿石,也不至于这么百年来它都不算是供应上四宗与初元蓝魔海各世家大矿,而只是时隔数年才出土一些零零碎碎小矿石。

    这么一想,麒麟王心中对眼前两位商人估算就大打折扣起来。

    “也许这二人并不能满足妖娆要求,不过人都来了,我且先问问也无妨。”

    看着青云老头有些惶恐还没有摸清门道模样,麒麟深吸了一口气。顿时笑盈盈地说道:

    “青老兄不需要紧张,我只是对你手里能量原石比较感兴趣,想问问你,现你手里还有多少刚才卖给我那种品质原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