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4:天魔子猎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天魔子之间,能感应到对方存,是吧?”

    妖娆手摸腰间朔月,已经感觉到了自己沸腾战血身体内汹涌滋味。

    虽然离四衰巅峰灵气还差一点点,不过此时她已经精力十足。

    “能。”

    姬天白双手缩袖里,只怕也摩挲着他剑。

    “我们走吧。”

    对妖娆扬了扬头,姬天白迈入天空,准备离开这让人作呕罪恶之地。

    “哦,我还需要增益水晶,必须先把传讯信号连上。”

    妖娆心里还记挂着爹爹与麒麟王。不知道他们哪个战域正与魔族狩猎者们激烈交锋。

    “阿斯兰特?”

    姬天白像是提起了什么恶心东西一样反了反胃,而后冷巴巴地说道。

    “他与先天西线,所以我才说蓝原西线是安全战域。”

    “喔,对了……之前听西线传来消息,虽然阿斯兰特还有一群人族大能牢牢地驻守于西线,但是好像有数十个人族强者,一直轮番用火球炸他,一边炸还一边狠狠唾骂:‘你个路痴!这里是西,不是北!’”

    一边说姬天白一边咧着嘴,瞬间露出一个揶揄笑靥。

    “对了……该不会,你其实之前一直蓝原北境吧?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路痴阿斯兰特再次狠狠地重伤了妖娆脆弱小心脏。

    原来那坑女儿货,带着浩浩荡荡大部队直接冲入蓝原西线一边屠魔一边疯狂嚎叫着:“妖娆我来救你。”

    结果令众人离妖娆越来越远。

    待后来众人发现不对劲,已经完全无法从西线战事里脱身。所以气急败坏众人差点直接把阿斯兰特拿坑活埋。

    姬天白指引之下,妖娆从恶匪们营地里找到了几枚碧绿色增益水晶,与传讯水晶融合之后,妖娆终于点亮了与她那个奇葩老爹间传讯信号。

    水晶那头阿斯兰特自然是大哭特哭,看到妖娆后脸都直接挤传讯水晶上,差点激动得把水晶捏爆。

    不过看到他被众人烧得眉头都秃了惨样,妖娆也乐得没有力气再埋怨这个从来没有走对路家伙,好一阵安抚之后,妖娆才劝慰众人继续留蓝原西陆,至少有他们存,确保着魔族战士们蓝原狩猎空间大范围缩水。

    麒麟王与众人叮嘱妖娆自己注意安全后再次投身于他们蓝原西线战事。而妖娆则再无牵挂地与姬天白一起御空而起,向离他们近天魔子追逐而去。

    很沸腾营地就寂静一片,那些被姬天白抹去记忆百姓会一夜之后自然苏醒,而后顺从心里声音,向蓝原西域避难。

    不过于沉睡众人中,有一人率先皱着眉头张开眼睛。

    “喔喔喔……好晕啊。”

    明扬地上打了一个滚,而后摇摇晃晃地爬起身来。

    “我是谁来着?”

    敲着自己头,明扬有一瞬间记忆产生了空白。姬天白对他下手太狠,差点将他直接抹成个傻子。

    可是就这个瞬间,明扬背脊上一枚小小明家烙印却轻轻一闪,而后一道浅黄色神圣光芒顿时包裹他身体。

    “咳咳!”

    明扬身体猛地一抖,而后迷茫双眸内突然爆发出璀璨精芒。

    “好厉害摄魂夺念之术!不过还好我有明家秘法保身!”

    明扬轻叹,瞬间恢复记忆。

    妖娆和姬天白完全没有预计过明家世子身上还烙印着如此玄妙东西。它不是老祖神魂,无法明扬被外敌直接攻击时候保护他安危,不过此印有着极为强大精神力守护作用,可以确保明扬不被幻境迷惑,不被恶魂夺舍,时时刻刻都保持精神高度纯净。

    就连姬天白秘术,都无法真正撼动他记忆本源。

    “这两日,真是见了一些不得了人物呢……嗯嗯!”

    明扬一边回忆,一边把自己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

    “对了,那万劫天魔子管女高人叫什么来着?叫妖娆对吧?”

    “哇!没想到居然是她啊!那个把上四宗搅得鸡飞狗跳大魔女!我还一直以为她十恶不赦呢,没有想到近距离接触,她其实是个很有意思家伙。”

    明扬脸上闪烁着兴奋火花。

    “祖爷爷说得没有错,凡事都不可偏听,一定要以自己眼与耳去确定,连天魔子都会救人了,魔女也不是坏人,只怕他们都是被世人误解真正人族至强!”

    “哎呀哎呀,怎么办?我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

    明扬张息着自己身上灵气,发现经脉至少已经愈合一半,顿时踉踉跄跄御空而起。

    “你哪里呢?你哪里呢?哼,休想把我甩掉!”

    天空中风影一闪,明扬也不见了踪影。

    只不过这倒霉家伙,又一次天空中失去了妖娆行踪,而且很苦逼地……再次落遭遇了一件非常郁闷事。

    妖娆与姬天白则远离西线,一路向东而去。

    两人虽然联手,不过却一前一后隔着七八米距离御空而行。好似只有隔着这足够安全距离才不会彼此担心对方突然自己身后捅刀子一样。

    “美蓝,你敢不敢再靠近一点?”

    姬天白总觉得任由妖娆跟自己身后,自己脖子,后心和菊花都嗖嗖发凉。

    “不敢,小女子怎么敢逾越到万劫大人身前?”

    妖娆捂着嘴,笑得一脸娇羞。

    姬天白看着妖娆那张故意恶心他脸,差点都要捏碎自己拳头。与妖娆同行,果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感觉到不远处有一个天魔子,不过一般天魔子身边都会簇拥一些魔族高手,等下小心点。”

    还是不与妖娆争锋以免给自己添堵,姬天白明智地拉开话题。

    “哦,好。”

    听到有鲜肉上门,妖娆自然又恢复认真心情,不过此时她还有一个疑问。

    “对了,你身边怎么没有魔族高手跟着?月依呢?”

    回想帝岚被第一魔祖夺舍为千幻时候,身后也是跟着一大票小弟。

    “月依?”

    一提到这个名字,姬天白顿时古怪地笑了笑。

    “被我杀了。”

    他回头平静地对妖娆说道。

    “杀了?”

    这个消息倒真吓了妖娆一大跳,当年有姬天白出现地方,可就一定会出现月依身影,那么贴心一位魔主,姬天白居然也舍得杀!

    “像我这样,身边有魔族跟着太容易被发现。”

    “而且……”

    姬天白苦涩一笑。

    “其实杀了她跟没杀一样,当初你不是奇怪为什么一个小小守戒山魔主,可以召唤魔界强大凶兽之一穷奇么?”

    不错,姬天白反问倒真勾起了妖娆迟疑。

    洪荒秘境之时,妖娆与月依穷奇有一面之交,当时场所有人都因穷奇出现而万般惊异,因为那种极恶兽神,完全不属于月依那个层次魔女召唤兽。

    “为何?”妖娆探究目光向姬天白扫去。

    “杀了她之后我才发现,她不过是魔玲一尊身外化身,不然我也不会后来拜入魔玲门下,继而得知她天魔铃出处。”

    姬天白倒是波澜不惊地描述着,不过他叙述内容却把妖娆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月依是魔玲魔主身外化身?

    于惊愕之余,妖娆不得不又联想到了一件关键事情。

    那就是姬天白当真是个变态人才。

    居然杀了魔玲魔主一尊身外化身之后没有激怒那疯狂魔女,反让姬天白加靠近魔族上层势力,并从魔玲嘴里挖出那么多魔族隐秘。

    其中生死艰难,险象环生一定非寻常人可以经历。

    妖娆看着姬天白背影,陷入沉默。

    她不得不承认姬天白那句话太对了,他惹上自己……真是他这一生大悲哀。

    姬天白倒没感觉到妖娆目光,而是眯着眼睛向自己前方眺望。

    距离他与妖娆千米之外天空,正沸腾着磅礴黑云,看上去那里正进行着一场极为激烈大战。

    “走,去看看!”

    姬天白御空速度立即节节爆涨,很就逼近黑云边缘。

    靠近黑云边沿那一瞬,妖娆看清眼前场面。

    只见数十位魔族强者天空中围合成一个包围圈,而被众魔环绕着,是七位人族召唤师。

    七位人族强者明显至少由两拔来自不同地域召唤师组成,因为其中三人身着紫袍,看上去像是一家人,男子幻阶约莫天人一衰巅峰,女子气息则诛神境,他们身后女童,长着一双乌黑眼眸,不过四五岁而已,战场上完全只是一个拖油瓶。

    而另外四位布衣老者,则通通都白发苍苍。

    四人中除一人较瘦弱之外,其余三人皆虎背胸腰。身上衣物由麻布,兽皮……甚至晒干魔鳞缝补而成,粗犷中带着一种无法言述威严。

    四位老者,实力都比三位紫衣者强大,所以四人分列前后左右,保护着紫衣一家人安全。

    不过就算四位布衣老者实力都天人三衰左右,依旧无法与魔族一方数位天人一衰加上个四衰巅峰天魔子分庭抗礼。

    一边保护着紫衣一家,一边与魔族激烈地交战,四位老者身上都布满了血痕。

    可是天空中魔息依旧越来越浓郁。

    妖娆微眯着双眸,只觉得四位布衣老者中瘦弱者看上去极为眼熟。

    “是……天门宗烟水子前辈!”

    猛然想起天门宗魔战场一战上,镇守高天门之塔,并向众人发布金印那可敬老者!

    为了令天门塔施放出强大力量,阻止魔军铁骑冲破防线,烟水子曾经把自己生机通通灌入塔内,才爆发出灭魔之光摒退黑暗魔潮。

    其后他又深入魔族领地,把当初带着魔化泠进入魔界妖娆给接了出来。

    当时魔界一见,烟水子就已经面容干枯,身体血肉失,只剩下皮包着骨架,却依旧奋力前去屠魔救人。

    当时那一幕幕还深深地镌刻于妖娆心田之内,时至今日依然没有忘记。

    事后她曾经托付百里尘多配补药救治烟水子,不过生机之耗损,并不是药丹就能弥补,百里尘丹术多厉害?依旧没有令烟水子完全恢复到战前实力水平,此时他……只怕实力已经跌落到了天人三衰初期。

    对于天门宗长老们,妖娆一直心怀敬意。

    因为他们以他们人品和实力,一直竖立着真正内外兼修强者榜样。

    譬如此次蓝原大陆被魔族战者们划为狩猎之地,蓝原征战这么长时间,妖娆第一次遇上四宗援军,又只有天门宗老前辈们而已。

    “,点!”

    催促着姬天白,妖娆急急向前冲去。

    此时魔族狩猎者们对四位天门长老已经发起了凶残攻击,眼看着烟水子等人节节退败,他们所召唤出战兽不敌魔兽凶猛,已经有呜咽着气绝者从天空陨落。

    对于所有召唤师而言,战兽就相当于自己左膀右臂,不到万不得以,绝对不会令自己战兽战死也不收回幻兽空间内。

    就这个情景来看,天门长老们攻势,只怕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

    感觉到自己苍狼已经断绝与自己心脉联系,烟水子老头儿眼底都有血意涌起。

    他嘶吼声也没能再一次唤醒那一头向地面栽去苍狼,为了保护众人,烟水子幻兽已经被一头巨大魔虎獠牙撕开肚皮,惨烈地死亡。

    看到自己好伙伴面前死去,烟水子难掩悲伤心情。

    可是战斗还继续,没有了苍狼强力攻击,魔兽们距离众人距离又缩短很多,那些炙热而腥臭鼻息,已经喷洒众人脸颊上。

    “哇!妈妈!妈妈!”

    被众人保护中间紫衣女童早已经吓得脸色发白,死死地抱着自己母亲,哭声凄厉。

    形势危急!

    “妖娆。你想办法靠近百印。其它交给我。”

    看到妖娆那火烧火燎模样,姬天白一把按住她肩,而后站妖娆身前。

    “百印兄,运气不错啊……一下围堵住了这么多天人强者,这些人头战功,可是极为丰厚哟。”

    制止妖娆之后,姬天白将双手拢于袖袋,脸颊上立即浮现出一抹似笑非笑表情,站战场外缘,散发出独属于自己强大威压。

    面对天魔子,姬天白自然操着极为熟练魔语。

    被姬天白提醒妖娆把头一拍,埋怨自己真是见到熟人自己就开始心绪混乱,差点直接跟逼近烟水子魔族厮打起来。

    正面交锋太消耗体力,她必须想办法以委婉方式靠近百印天魔子近身处。

    所以姬天白发出问候声前,她就把专业翻译纳多多小仆从驭兽环里扯出,叮嘱他一定要把听到每一句魔语转述给自己听。现就看姬天白怎么引起这些凶残魔族注意力了。

    自姬天白威压散出,那混战之中便有一位魔族男子缓缓把头抬起。

    此魔是一位完美化型魔族男性,身上张息着天人四衰巅峰战威。

    由于所有天魔子经历四衰雷劫时候都会进入雷界历练,所以被九百九十九道雷霆淬体四衰巅峰天魔子战力,烟水子等人完全无法匹敌。

    此魔便是姬天白口中“百印”。

    说来有趣,凡是天魔子当中被视为天资尤其出众者,都被冠以数字名号,比如姬天白万劫,帝岚千幻……还有眼前百印。

    妖娆自然知道这个规律,所以姬天白出声这一刻,目光也加郑重起来。

    “万劫老弟来得巧啊,我怎么觉着你气息,向是一直寻我而来?”

    百印表情甚为狂邪,狭长眼角向上吊起,以幽幽目光与姬天白对视。

    即使与烟水子等人对战当口,依旧有余力分心,足见他从容与烟水子等人局促。

    纳多多恪职守地把自己听到所有对话都以秘语复述给妖娆听。

    既然姬天白感觉得到其他天魔子存,那么同样,其他天魔子亦能感知姬天白行踪。

    “百印兄多虑了。”姬天白从容一笑。

    听到姬天白回答,百印张口就呵斥道。

    “那就好,这里几只人头是我,你滚开!”

    百印语气似对姬天白极为不客气,不过就像是正进食野兽一样,任谁大概都不想这个时刻被人横插一脚。

    “我对这些人族老头项上人头没什么兴趣。”

    姬天白把手一摊,耸了耸自己肩,表示自己不会参与百印战斗,但这并不意味着姬天白此时会闭嘴。

    “我只是感叹一下百印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收敛了这么一大群手下而已。”

    指着协同百印作战魔族天人境强者们,姬天白刻薄地嘲笑起来。

    魔族狩猎大会规定,是或单人行动,或三人一组。

    尚武魔族,希望从所有狩猎者中甄选可是真正能独挡一面精英。

    而眼下环绕于百印身旁属下,足有十一人之多。

    若是三人为一组,就算其余二人自愿将自己战功通通送给强那位狩猎者,强者战功叠加也不过再多一倍左右。

    而且出于魔族骄傲而强大自尊心,一般鲜少有自愿放弃战功狩猎者,也鲜少有像百印天魔子这样,一出场带着一群小弟,完全无视比赛规定人。

    姬天白一语戳中了百印痛处,顿时让百印脸色向下一垮。

    “这些不是我队友,是路上遇到一起围剿天门宗长老陌生者,难道我非要遵守三人一队约定,把他们赶走,然后自己面对这些天门宗老不死么?”

    百印厚颜无耻地狡辩,完全忽略那些围剿烟水子魔族狩猎者们通通穿着一样战铠事实。

    当然,规定是规定,下面一样会有不同对策。

    每个天魔子甚至寻常狩猎者们都会通过各种手段获取多战功,百印做法只是其中一种,算不上丧心病狂。

    真正丧心病狂是姬天白与妖娆这种……专门以屠杀天魔子抢功疯子!

    只是现百印还没有体会到这二人疯狂而已。

    而后为了转移话题,百印天魔子又一脸淫邪地看着姬天白身后妖娆,怪笑着揶揄道。

    “当然,我自然不像万劫老弟这么悠闲,出来杀人还要带着一个嫩得滴水小妞,好享受啊。”

    百印一席话,立即引得那些还逼近烟水子等人魔族狩猎者们哄然大笑。

    原本烟水子等人便已经体力不支,只见此时又出现一个实力至少天人四衰境以上天魔子与他“帮凶”,顿时脸色一沉,只觉得今日只怕是自己末路。

    听到百印揶揄,姬天白倒不恼,反是得意扬扬地捻起妖娆长发,一脸春光。

    “百印兄看出来了?”

    “此女可是个极品,泼辣顽皮又带劲,没办法,赖上我了非要一直粘我身旁,我只能免为其难收留她。”

    姬天白这话,把自己抬到了天上,把妖娆踩到了泥里。而且除了引起百印注意力以外,好像还一语双关极所能地恶心妖娆。

    妖娆此时真想一口血吐姬天白脸上,她顿时恶狠狠地盯着姬天白脸,却只见姬天白露出了一个无辜表情,而后对着自己向一旁百印努了努嘴。

    姬天白意思很明显。

    百印交给她了。

    他才不管妖娆用什么办法,反正那些被魔族狩猎者们围剿是她熟人,若她想救那些人性命,那么他已经开了个头,接下来与百印纠缠活儿,就转交给她了。

    “算你狠,姬天白!”

    妖娆心里狠狠唾骂姬天白无耻,一把扯回被姬天白捻指尖长发,对正得意姬天白潋滟一笑……

    而后伸手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巴掌!

    啪!

    通红五指印印姬天白脸颊上。

    一巴掌之后,妖娆带着缩成一团小纳御空就走,既没有与百印对话,亦不管姬天白再有什么动作。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变故给吓傻了。

    万劫再怎么说,好歹也地位卓越天魔子,怎么能容寻常魔族女子掌掴?

    就连百印属下们都忍不住向妖娆背影看来。

    “我主人说了,反是不尊重她臭男子们,好通通剁了喂狗。管你是什么天魔子还是魔皇。”

    此时只有纳小仆捏着嗓子忠实地为妖娆代言。

    ------题外话------

    啊。凌晨二点才回家。我好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