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30:一抹身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是谁?”

    顺着老六手指,老五看到了一个陌生侧影。

    老六手指着女修,容貌模糊,气场不凡,身旁簇拥着一群面色冷峻,英姿飒爽同伴,这些蓝袍男子与黑衣护卫各个威压浓烈,俨然以容貌飘渺女子为中心。

    看到老五那傻乎乎表情,六胖子顿时气得一拳头砸老五鼻梁上。

    “瞎子!”

    撅着肥乎乎双唇,老六极为鄙视地白了老五一眼!

    “你看那跟姑娘身后药师!”

    被老六一提醒,老五这才发现人群中曾经自己记忆中出现过男子身影!百里尘那单薄背影赫然被老五目光捕获!

    “是是是……是那位厉害药师!”老五顿时忍不住惊叫起来,回想起前些日子险些被奸商坑骗,却被那厉害药师解围赠药一事。

    “不错!就是那位啦!”

    老六脸上瞬间洋溢起兴奋表情,他好像打了鸡血一般,脸上刹那泛起赤红光泽。

    这么说……

    老五身体也顷刻犹如电击,因为那厉害药师之前被他们二人猜测是受阿九指使才出面为他们解围,而现药师与一群威压分外强大强者都如众星捧月似跟一个身影曼妙女修身后。

    那么这女子身份……便呼之欲出!

    “阿九!”

    那容貌飘渺女子是阿九吗?

    卡老五喉咙里这句叫喊差点冲出咽喉。不过下一秒老五又很好地压抑住了自己内心冲动!

    阿九一直不与符山师兄们相认,便一定有她默默隐藏身影理由,身为师兄能做很有限,此时只能遵循她心意,安静地站一旁看她渐渐远行。

    别看六胖子平日里随性得可以,到了这关键时刻也懂得不再闹腾,与老五站一起,恋恋不舍地目送妖娆离开。看到她有那么多实力强大同伴,二人也打心眼儿为她欢喜。

    “阿九是做大事人啊!”

    老六发出一声感叹,能神宗第二峰大火之后再一次看到阿九生龙活虎身影,他觉得十分欢喜,这次来到霁雾城真是不枉此行,还能向一直担心着阿九去向师傅、师兄弟们为她报个平安。

    “也许以后都再也见不到了吧?”

    老六托着下巴已经两眼泪汪汪……比起老五那雷打不动风吹不响性格,老六才是性情中人。看到妖娆会欢喜,想到又要分别顿时又垂下泪滴,可怜兮兮地立于原地开始嗷嗷哭泣。

    “不会呢,以后阿九名字一定响彻初元大地!”老五捏着拳头,极笃定地说道。

    “呸!五师兄你又说这些比屁还没有用话,等阿九出名了,也不是我们想见就能见到。”

    老六一边抹眼泪,一边极为粗鲁地打断老五美好憧憬。

    其实老六有这样扭曲心情也是极好理解,身为同伴好兄妹,其实有时希望对方飞黄腾达,志四方,还不如希望对方此生安乐,常伴自己左右。

    毕竟身边,才是真实。

    “你们都伟大,你们都心怀宽广,你们都祝福她越走越远,就我小气,我就是希望阿九还是我们符山上那可爱小师妹……”

    老六皱着眉头气乎乎地嘟嚷。

    呃……咦?“

    只不过下一秒,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一般先是一愣,而后便突然毫无征兆地灭哈哈大笑起来。”哇哈哈哈哈!“大笑声极为突兀。

    看着老六那张变脸比变天还大笑之脸,老五忍不住一阵毛骨悚然,头皮发麻。”胖子,你发什么神经?“下意识地认为老六是受到刺激突然发狂,所以老五手还正准备向老六额头摸去。”你懂什么呆子?“

    他伸出手却被老六一把挥开。老六脸颊上突然扬起眉飞色舞表情!”六爷爷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让阿九一直与我们同好办法了!“

    天!

    哪里有什么让阿九再次回到符山好办法?

    老六一双被肉挤成豆子样小眼睛里瞬间爆发出巨大精芒,他狞笑着从怀里摸出了一枚粗陋小小木雕!

    直到看到此木雕出手,老五才确定老六不是疯了,而是真想到了一个鬼畜手段!”六师弟,你确定……“

    老五吧唧着干涸唇,顷刻间也被老六那鬼畜而疯狂主意给动摇了内心想法,他挣扎,但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被老六手里那枚小小木雕给吸引过去。

    因为他数天前,着实领教了这老六从地摊上捡来宝物力量!

    原本对老六集市捡宝幼稚想法嗤之以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老六神经兮兮真从怀里摸出一块带着特殊气息木雕,被老六鼓动,二人蹲到人烟稀少城外郊区一试,居然真发现这木雕有复刻人音容相貌与气息实力逆天功效!

    两人你复刻我,我复刻你,试了大半天才兴高采烈地返回霁雾城里,没有想到今日又恰好遇上了阿九!”把阿九身影复刻下来!“

    老六眼底迸发出灼热花火!”这样……不是很好吧?“

    老五还犹豫。”师兄你什么都好,就是脑袋长得跟木头一样,你想想,要是把阿九气息复刻下来,二师兄也能解他相思之愁,师尊也不会常常对着天空发呆叹气,这是多么好一件事情?反正符山很少有人来,我们也只想阿九时候把木雕拿出来看看,算是阿九留给我们一抹回忆!这样多好?“

    老六完全曲解了泠与妖娆情谊,鬼畜地把二人强拉到一起。说穿了,其实是六胖子自己喜欢”小师妹“还符山上大家其乐融融那种感觉。”为了二师兄与师傅?“

    老五内心完全被老六怂恿给动摇。”好!就这么办!就算阿九留给符山一抹记忆!“老五一咬牙,终于坚定地认同了老六建议!

    于是二人手把木雕,疯狂地把自己灵气注入那看上去粗糙无比小小木雕内。

    经过多次尝试,二人对木雕使用方法驾轻就熟,以木雕面部直指妖娆背心,而后催动自己灵气注入木刻体表。而后一股无为人知但分外强大天地灵气就蓦然木雕四周空气中凝集!”好恐怖消耗啊!“

    直到真催动木雕,老五与老六才突然发现复刻阿九气息,远比他们成天你复刻我,我复刻你消耗得多,但是事以至此,就算把他们二人灵气吸干,二人也打定主意一定要把阿九身影记忆带回符山去!”哇哇哇!累死人了!我怕阿九发现,五师兄,我们逃!“

    瞬间肉脸都被木雕吸得有些皱巴巴老六苦逼地大叫。”我……我也觉得是。“老五结巴不是因为他此时惶恐,而是因为真差点被木雕吸成人干!

    二人一边说,一边相互搀扶着握着那还聚灵木雕,半弯腰身,向人潮汹涌霁雾大街另一头昏暗小巷子内爬去。”咦!“

    就此时,妖娆冥冥之中心脉一凛,莫名地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从自己身上分离!

    怎么回事?

    她极敏锐地回头一看!目光精准地落刚才符山老五与老六所产站立地点,只可惜她回头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前那么万分之一秒时候,相互搀扶二人恰好融入了那接踵摩肩人海里。

    妖娆什么都没有看见!”妖娆,怎么了?“

    细心麒麟王站妖娆身旁关切地问道。”没……没什么,心里微微有些乱而已。“

    妖娆嘴上说没有事,但心中仿佛总有什么东西与之前产生了不一定样微妙感觉。她撇着嘴,努力把脑海中那荒诞第六感抛出意识,而后才继续向前,带着众人向霁雾城外走去。

    远离人潮,才好捏碎传送卷,找到回家路。

    与此同时,拍着胸脯老五与拐着腿老六这才踉踉跄跄地爬到一条没人经过巷子内。

    二人瘫倒地大口喘气,他们可不想被阿九发现,吊起来被打,不过木雕吸灵之力着实让人难以想象,现那枚木雕还如同突然分泌出了强效胶水,紧紧地粘二人手心,大有不把二人吸成皮包骨绝不放弃趋势!

    老六脸都吓青了!”五五师兄……这怎么办?“

    老六因为过度消耗再加上受惊不轻,整张脸都变得惨白一片。”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啊!“

    一贯不喜欢情绪波动老五明显也慌了神,除了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灵气都疯狂地涌入木雕内之外,自己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来遏止力量散失。

    其实这一切都怪这对符山师兄弟太轻率,木雕是一件货真价实宝物不错,不过天地间任何强大异宝运行规律依旧遵循一定天地法理!比如木雕复刻实力比较差人像时,所消耗持有者灵气就稍少一些,复刻实力比较强人像时,自然需要多灵气与精神力。而符山老五与符山老六只知道木雕有复刻人气味及音容能力,却没有考虑过以自己能力是不是能驱使这强大幻器妖娆身上同样起作用!

    用手指想都知道,两个平均幻力不超六阶战神境小小召唤师,要以自己灵气复刻一位天人三衰绝世强者气息,自己应当付出多么惊人代价!

    就算木雕不是邪狞之物,这种无法想象力量都足以把二人立即吸得生命力干涸如旱地!”我……我不行了!“

    老五甩不开那吸附自己手掌心木雕,已经开始双眼翻白,意识迷离,他声音极微弱地对老六说道,仿佛再让他多用一丝力量,他腰都会直接老六面前折断。”师兄……这……这不合常理啊……我自己幻器,怎么会把我力量都吸跑呢?“

    老六欲哭无泪,看到五师兄那奄奄一息模样后只能狠狠地咬牙,把怀里一个小纸包给祭了出来!”来,师兄!吃!“

    单手打开纸包,从油纸包深处滚出一枚个朴素小药瓶,这枚药瓶想必妖娆看到都会觉得眼熟无比,因为里面装正是百里尘从那黑心药摊内抢来,又重为符山老五老六炼制七枚神元丹!

    百里尘将药丹交与老五老六时候曾经千叮万嘱,这些威力强大神药其实并不适合符师使用,用做与强者交换金铢或者幻器还行,符师修炼,还是服用他交于他们另一种符师专用药材好。如果实力低微者贸然食用,很有可能对自己周身经脉造成难以逆转伤害。

    只不过现二人灵气亏空,体力极为匮乏,一般符师灵药已经救不起,所以蛮横老六此时只想起了那药力极烈神元丹!”能……能行?“

    老五连抬眼皮力气都没有,只能撇着脸对老六有气无力地扬了扬惨白下巴。”都要死了,还行不行……吃了再说!“

    不等老五有什么表示,老六就直接一把扼住老五下巴,把手里三枚神元丹直接灌入了老五喉管里!

    简直是暴殄天物啊!连神宗太上长老们都无比珍视神元丹居然被老六就这样一把一把地塞入老五嘴里,蚕豆大小药丹数枚,差点没把老六救活,反先把他噎死!

    不过这种生命垂危之际,老六也管不了那些按步就班,因为只怕拖数息,自己与老五就会像一对好基友,手拉手惨死街角垃圾筒里!

    他才不要这种难看死法,已经无暇顾忌什么神元丹珍贵还有它药力猛烈,把药灌入五师兄嘴里后,老六自己又捏碎三枚神元丹吞入自己腹内,期待这传说中只有天人境强者才能享用丹药能救自己一命!

    老六完全是乱搞,先是不计后果地妖娆身上发动了木雕力量,又自己身上下足也许天人强者一次性也无法承受猛药!

    这两种莽撞行为分开看,怎么看都是一个”死“字!

    但是也算是机缘巧合,死马当成活马医,两种本不可能被老五老六驾驭力量,一个拼命给予,一个拼命吸食,硬生生把老五与老六身材当成一个力量传送介质,二人手里木雕上开始了疯狂能量爆发!

    嘭嘭嘭嘭!

    服下神元丹后,二人身体内顿时发出铿锵脆响,像是万马千军血脉中奔腾咆哮,钟鼓之声延绵不绝于耳!

    老六实力明明比老五低许多,但也许是一身肥肉让他比老五耐扛一些,力量于身体经脉中疯狂乱涌剧痛里,可怜老五已经翻着白眼直接晕厥过去,但是老六却还能强打精神死死地盯着手里木雕,如果木雕复刻之力强过神元丹爆发能量,那么他与老五就会瞬间被吸成人干,如果木雕复刻之力已经结束,而体内神元丹还燃烧,那么他们只怕也躲不过爆体而亡下场。

    这是一场完全靠运气角力。

    老六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运气看到明天太阳。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老五与老六身体被一吸一爆力量扭曲得不成人样,老六布满血丝眼一直瞪着木雕没有离开,即使身体内传来剧痛与气海沸腾热力差点把自己烤成熟肉!”哇哇哇!不行了!六爷爷肚子里好像有一团火!烧得老子冒烟啊!“

    就他觉得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那个刹那,好像是眼花,他突然看到那目无表情木雕之脸上突然扬起一抹笑意!”靠!木雕笑了!“

    老六心跳陡然一滞!木雕泛起不同寻常变化,意味着木雕吸满力量,复刻终于开始!

    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一瞥,但这抹神秘而蛊魅笑意却深深地扎根于他心田!”这是……阿九真容吗?“

    老六干涩眼眶内突然涌出一汪热流,不是泪水,而是因为窥见了天道而双目震裂,赤红鲜血开始无法遏止地从他眼眶内流泻而下!

    噗通!

    再也坚持不住,老六背着已经晕过去老五直接砸倒地。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章节

    眼前一花,而朦胧视线中却突然飘来一阵幽香清风,而后银光闪现,一只仿佛由光芒幻华空灵手,关切地放了他布满汗丝与血水脖子上。

    感觉到这抹熟悉温暖,老六终于不顾一切地晕倒过去,手里木雕已然不见,但是二人肌肤下涌动神元丹之力还清晰可见!

    只不过这力量已经到末路,不再猛烈得可以直接撕开二人脆弱身体,而且被百里尘加持炼化,老六手里七枚神元丹本来就比普通药丹增护体保心功效。

    所以也算是因祸得福,这些被削弱神药之威不多不少刚好降低到老五老六身体能吸收与同化程度,此时二人被动地进入了入定修炼状态。

    也许二人醒来,实力会出人意料地爆涨数成!

    那轻盈银光二人身旁闪动了一下,感觉到二人气息趋于平静,于是银光一闪,一枚小小木雕便”嗖“地一声没入老六衣襟里。

    看来复刻已经完成,只要老六日后有需要,轻轻再召唤银光出现,大约就能看到记忆了妖娆气息朦胧光影。

    而已经捏碎传送卷轴,踏上回归冰封城之路妖娆完全不知道霁雾城内那无人小巷子里发生一切。

    她被众人簇拥着,融入那片白茫茫冰雪里!

    果然如她预料,众人回到冰封城时邪火与空空贼老头儿还没有带着青云,青雄父子二人来到冰封城地界,不过众人早已经知道妖娆要与青竹大陆互通贸易计划,所以接下来事也无需她过问,众人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安排起各项事宜。

    元方开始清理霁雾城拍下能量原石,百里尘回房间内捣鼓他心爱药材,凤狂与修斯去找冰封城内其它符师,把空空青竹大陆将欲建阵计划先知会与他们。

    趁着青氏父子还没有到来,麒麟王与妖娆干脆换了一身轻便裘衣,开始冰封城内随意乱转起来。

    许久没有回到这座自己一战战打下,一砖砖建立冰雪大城内,妖娆走那以千年不化之冰雪建立宽阔马路上百感交集。

    她记忆里,这座冰封大城还是刚刚建起,荒无人烟模样,阳光从雾白苍天外洒下金辉被城内高冰封之塔反射出醉人鎏金色泽,是这片荒原唯一绚烂颜色。

    但现展现她眼前场面,完全不是记忆中那幅光景,街头虽说没有霁雾城那么人声鼎沸,接踵摩肩人潮涌动,但是由正门指向城主冰封塔主干道两侧已经出现了许多高大建筑。

    正是路上熙熙攘攘人群,与这些彩色高大建筑,令单调冰封城有了姹紫嫣红瑰丽姿!

    这些三层到四层高冰房,原本不是冰封城建立之初就由麒麟王主持建好平民住宅,而是随着冰封城发展,此地赚到金铢石刻匠人,商贾与守卫们用自己财富修建家园。

    看到这些以独特冰雕艺术为基石,一砖一瓦堆叠起来坚固高楼,一股说不出来悸动妖娆心底环绕。

    她小脸上不由自主地洋溢起恬静笑意,这美好笑容被那些冰雪房瓦上散射开金光衬托,顿时升起一种圣洁意味。

    麒麟王不禁侧目看着妖娆那亮晶晶双眸还有那让人迷醉笑脸,不忍心打断妖娆此时自我沉醉。

    只是妖娆缓缓环视了四野之后,轻轻地说了一句。”这城……是你城哦。“

    原本心里就被莫名激动塞得满满,而麒麟王这一句叹息就像是一把狂野火,迅猛地烧起了妖娆心头所有正沉淀与酝酿情绪!

    我城!

    妖娆蓦然抬头,有风拔地而起,倒卷着她轻盈长发直上天庭!

    她神识飘于天际,比那轻风白云跑得!瞬间便矗立于中天正上方,威严并庄重地俯瞰着自己脚下这片大地!

    远远看,满眼皆银白,但若细细将神识散开,便能看到那些正从四面八方拖着货物,或者家人汇聚来冰封城内定居,交易斑驳车马。

    恢弘冰雪大城,仿佛是一座屹立冰原上巨大山脉,而坐落城旁不冻之湖,蔚蓝得如同女神泪水,雪与阳光下散发出夺目宝石之光!

    城内民众如蝼蚁般缓缓前行,相遇又分离,每个人都忙碌,脸颊上洋溢着雪原特有红润,还有那一抹浮于眼角满足神情。

    一切都是那么静谧,那么美……

    而这一切,都是源自自己与同伴们不懈努力。”不……这城是大家,是我们离开朱雀大陆后,初元家园。“

    妖娆甩起自己乌黑长发,眉目飞扬地扭头对麒麟王说道。那高高挑起长眉,潋滟如水波眼眸,还有自信又羞涩笑意,犹如燕子掠过湖水,瞬间人心湖上划过一道微妙波痕!

    麒麟王看过妖娆很多笑脸,坑人,开玩笑,虚伪,生硬,要杀人……但是毋庸置疑,今日这惊鸿一瞥……是美!”嗯。“

    瞬间麒麟王心中也涌起一股感动。

    从视生命为无物,到一路被这小妖孽逼着作城主当苦力,他仿佛渐渐忘记自己求死那份坚定,原来花落花开,不是一个生命轮回,而是人生总有起伏延绵,岁月看不头,一路走下去,总会有“第五文学”,全文字手打不一样风景!”这是属于我们大家城,我们一起好好守护它。“

    麒麟王淡淡地回答,向前迈出步伐悄然加坚定。

    整个冰封城按妖娆与麒麟王之前规划分为东西两区,东西两区内都有一条垂直于冰封大道贸易大家街,东街内大部分贩卖是冰封城自己物产,比如冰雕、石刻、药材原料、稀有成品药丹、雪狐雪狼雪雕雪熊幻兽卵与幼兽,还有冰封城百姓们日常生活一些必须品……而不久将来,这里还会出现数以万吨六属性能量原石!

    此时妖娆与麒麟王并没有向东街走去。

    因为冰封城传送网络日渐发达,所以吸引了大量外来势力入驻冰封城西街,有是为了方便采购冰封城物产,有则是被冰封城人流量吸引,把自己领地内一些稀奇玩意儿直接带到冰封城内进行倾销。

    反正来到冰封城淘货势力越来越多,也直接令冰封城名气越来越大,市场环境越来越好。甚至连上四宗都分别派出了弟子入驻冰封城内开设医馆或者酒楼,做为自己一脉门徒们于混沌大陆一个环境优良落脚地。不看上四宗带来影响力,单是收取这四巨头入城费与租地费用,都已经让麒麟王笑得合不拢嘴巴。

    被这些华丽描绘吸引,妖娆蹦蹦跳跳执意要让麒麟王带着自己去冰封城西大街走上一遭。

    二人容貌实是太吸引人,所以走了没几步就开始被友好又好奇冰封城百姓们开始围观。那些热情又质朴石刻匠人与小商贩们看到穿着冰封城特产狐裘短裙妖娆与狐裘大氅麒麟王,纷纷主动走上前来打招呼,有胆大者,直接对二人唱起情歌,完全无视二人还是结伴出行。

    妖娆顿时被这些热情民众们搞得哭笑不得,因为自己身上穿是冰封城寻常居民才会使用衣饰,所以如果又脸颊上笼罩一层灵气烟云实是不伦不类,但是以自己真容出现,又太拉风招人注目,无奈之下她只有拉着麒麟王又冲入小巷子里向脸颊上涂抹她得意”变脸药膏“。

    其实麒麟王比她还惨,因为对美丽女子,众人们还是稍有收敛,可是对俊美男子,显然冰封城年轻姑娘们就没有一点性情怜香惜玉心情,待妖娆好不容易把麒麟王从人海里捞出来,他那俊逸脸颊上已经深深地印了几个火红唇印,那无辜又香艳模样不禁让妖娆看得一阵狂笑!

    一个城池民风,与这个城池管理者有直接关系。

    因为生活自由幸福,才会有这么彪悍而坦诚”求爱“民风,妖娆一边给”受伤“麒麟王擦药膏,一边乐得嘴角直抽。

    可以看出来麒麟王统治之下,冰封城内民众们生活有多多姿多彩,不过也不知道那些强行把他”推倒“姑娘们知道今日自己冒犯可是她们尊贵城主大人,会不会又惊又喜地躲被子里羞成娇艳红花?”救命啊啊啊啊……“

    直到妖娆把药膏涂抹好,麒麟王还没回过神来般伸着爪儿苦逼嚎叫。

    要是身后跟着一群煞气隆隆刃部黑衣战士,他哪里会这么轻易地被一群小姑娘按倒地?都怪妖娆说什么要”微服私访,体恤民情。“害他差点晚节不保。”好了好了,不要嗷嗷了,现丑多了。“

    妖娆拍拍手,用裙角擦擦手指尖残留药膏对麒麟王说道。

    听到妖娆声音,麒麟王这才抬起头来,看到眼前那张平庸脸,仅能从狡黠又明亮双眸中看出妖娆特点。那明媚凤目中倒映出自己容颜,也那么陌生而平凡,只是脸颊上那几个大唇印子连药膏都消不去,让麒麟王好生郁闷。

    看来以后城内民风是得好好管教一番了,要是大白天抢男人……那还得了?”那我们还去西街看看吗?“

    麒麟王狠狠地揉着自己脸,十分委屈地从地上站起来。百战不败男人,倒了一群小女子手下。”为什么不去啊?现不是没事了吗?“

    妖娆双手插腰兴致勃勃。

    看着妖娆那精神振奋模样,麒麟王实“听潮阁”-,全文字手打不想败坏她兴致,只不过有一件十分重要事,他不得不先妖娆面前提醒一下。

    所以一边跟着妖娆街上走,麒麟王一边郑重地对她说道:”妖娆,关于与青云老头儿贸易契约,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十分重要事情?“

    麒麟王旁敲侧击地提醒着妖娆。”没有吧!我能忘记什么重要事?“

    妖娆被麒麟王认真而严肃语气惊得一滞,顿时停下步伐,迷惑地与麒麟王对望。

    看到提醒已经不起作用,麒麟王只得咳嗽一声,小声妖娆耳边说道:”空空、重重,咚咚他们得与青云老儿一起回青竹大陆修建传送阵,而空空交给你任务便是提纯完美矿晶,我们之中,只有你有那么强大元素控制力,但是你忘记了,对付风元素能量原石,你也没有办法啊!“

    麒麟王一语道破问题关键所,阿斯兰特分身一日不从青龙大陆带回风灵珠,妖娆风元素领悟力便一日无法与其它五灵相媲美。这一点青云老头狂喜间没有看出来,但妖娆软肋麒麟王却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青云与青雄还没有到达冰封城当口,麒麟王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妖娆稍作一些补救打算。”哦!原本是这件事啊!“

    听麒麟王说完,妖娆脸颊上却闪过一抹释然神情,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件大事放心上。”这个不用急,我已经想到了补救办法,这一点……就不需要前辈来操心了。“

    妖娆意味深长地咧嘴大笑,明媚目光仿佛比平日长地麒麟王脸上停留,看得麒麟王加如坠云中,不知道妖娆小脑袋瓜子里到底想些什么东西!

    不过既然妖娆本人这么自信笃定,麒麟王也不想深究妖娆笑意下隐藏意味,反正这丫头近总是怪怪,看样子像是自己身上打什么如意算盘,且任她妄为,后看看她到底能捣鼓出什么出人意料东西。”好了,好了!怕得你了,随你还不成?“

    麒麟王甩着袖子大步走妖娆前方,开始抛下心里那些疑问与迟疑,真正认真地进入了”导游“角色!

    他带着妖娆一路驾轻就熟地走向冰封城西街,平日里视察民情也是他工作之一,只不过多半时候都是装扮得加华贵,而且还有刃部守护,倒还是第一次出现被姑娘们揩油场面,所以除了刚才小小意外,无论隐藏哪条大街上小巷子,麒麟王都熟悉得犹如珍数自己掌纹。”西街都是外来商贾,几乎没有本地居民。“

    一边走,麒麟王一边向妖娆耐心地介绍两道门市,外来商人为冰封城注入了鲜血液,只有货物琳琅满目,种类繁多,才能真正推动冰封城向初元数一数二贸易大城发展。”所谓外来商贾,也不是寻常做生意小贩,而多半来自于荒古世家与宗门大派。“

    说到这句话时候,麒麟王妖娆耳边响起声音被他压得极低。”有些人是想看看冰封城为什么繁荣得这么,所以一边来此地做生意,一边查看冰封城内政,所以我很少以城主身份出现光天化日之下,也是为了混淆那些心怀不轨者视线。“

    麒麟王此话说得极有道理,所谓树大招风就是这个道理,当你落魄时,世上没有一个好心人会出手来帮助你,可是当你强大时,即使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会上杆子地等着你软肋暴露那刻来暗暗地踩你一脚!

    现冰封城明面上越是风光,背地里越是需要堤防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冲到背后亮出刀子凶残恶人。”不过有些势力确是慕名而来。“

    说这句话时候麒麟王声音陡然升高了几分,语气里也带着一丝不加遮掩自豪,毕竟真正一心想做生意商人多了,整个城池财政运转才会进入良性循环。冰封城能有今日光景,与众人努力营造出来商贸环境密不可分。”这西街有一家食府名为‘饕餮’,里面所做菜肴内都含有微弱灵气,所以吸引了大量食客来此地游览,虽然高阶战神已经不再需要食物供给,但是那些菜里带着灵气噱头却让所有辟谷者们再次食欲大涨。“

    知道妖娆感兴趣都是些平常没有见过风情小物,麒麟便传门挑选西街上一些著名东西说与妖娆听。”我带你去那食府转转,它们每日莲藕酥都是限量供应,只有运气好时候才能遇上。“

    一听到吃东西,妖娆顿时双眼放光!

    不但她自己对美食很感兴趣,妖娆心里还惦记着一直住驭兽环里吃货帝岚,虽然说驭兽山上野味不断,但一直不停地吃烤肉,相信无论是什么样吃货都会吃到反胃吧!”好耶!我们去!“

    妖娆热烈地回应着麒麟王号召,耸动着自己鼻尖就闻着香味向人堆里一头钻去。

    麒麟王果然所言非虚,待二人走到那名为”饕餮“食府门前,顿时被门内那汹涌人潮给吓了一大跳!

    不过从门内飘散出来香味与勾人灵气却又生生让人挪不开步伐。

    看着妖娆一脸眼馋模样,麒麟王顿时把心一横,把头巾绑额头上,做出一幅要拼命模样,对妖娆大吼一声:”此等我!“就风风火火地冲入了人堆里。

    看着麒麟王那么认真地给自己抢东西背影,妖娆心里一阵阵温暖涌起,以麒麟王性格,必不会用城主威名谋取什么特权,但是他为了自己,又能完全不计较身份,样一个平凡城民一般挤人堆里,只为抢上一包莲藕酥。

    此种呵护之情,让妖娆感觉到比血脉之亲浓烈感情。

    看着麒麟王背影,妖娆轻轻地提起一口气。为了让麒麟王能迈入天人幻境,她暗下决心,一定要使出百倍用心!

    食府门口人,只见到进者,却鲜少有出来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妖娆为麒麟王担心之时,一个被挤得衣服都差点被人扒下来身影终于踉踉跄跄地从人堆里滚了出来。”妖妖,抢到了哟!“

    麒麟王单手提着一个油纸包,妖娆面前得意地扬起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