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8:又见明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姬天白有些浑浑噩噩,因为此时他,完全不能理解妖娆看到“天地悲鸣”是什么东西。

    但妖娆知道了人族其实也有对魔族平民狩猎盛会之后,似已经不再想多说话,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抬头眺望远方。

    她悠长目光,不知道于何处凝眸。

    姬天白不会理解,妖娆初次于朱雀大陆写下“我之道统,无光无暗。”之时,她心境和意念就已经超脱于一般意义上人族大帝。

    也许身为一个是纯粹为人族考虑大帝,恨不得倾自己一切是来结束千万年人族和魔族战火,把魔族无耻入侵者们通通赶杀绝。

    所以这条相互争夺道路上,他们漠视着许多对于大道来说微不可言牺牲,甚至将生命视为一种历练自己战士铁血之心工具。

    可是妖娆并未把所有魔族一概而论,将他们不分缘由,通通界定为“恶者”。

    她眼前,人族也有恶,魔族也有善。

    她希望伸张,是舍弃种族立场之后,真正惩恶扬善;是放下万年恩怨后,真正止战。

    于姬天白立场,可以轻易指责她以自己喜好来保护魔族生命。而对于妖娆所看到世界来说……她也许是真正为数不多,站了整个世界之上,以悲悯之眼,公平看待所有生灵贤者。

    到底远古是因为人族毁灭了魔族世界,还是因为魔族入侵了初元才挑起无战争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是这种只为上位者野心而存战斗不断地加深着平民苦难,战者血泪。

    它应该要被停止。

    像魔族和人族“狩猎大会”这种可笑相互约定之屠杀。简直是可笑到令人发指!

    原本可以避免怨念这场为历练两族后辈战火中被不断升级,谁也听不到刀尖下那些水泣血冤魂悲鸣。

    这等深重血仇,是被人族和魔族上层某些自诩掌握权势者刻意制造出来产物!

    它才是这世上邪恶恶心让人愤怒毒瘤。

    它才是世间极恶!

    “我们走吧。”

    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妖娆这才回过头来对姬天白说道。

    黑暗事实真相,此时她无力扭转,只能接受。她是被卷入这场无稽洪流一滴水滴,只有希冀着自己明天,有能力汇成巨浪,把一切罪恶通通摒弃。

    为此,她还有很长路要走。

    不过于姬天白探究目光落她脸颊上一刻,妖娆雾蒙蒙双眼内突然有一道凌厉光芒迸发而出!

    “不过我警告你,不要再来试探我们合作底线!没有你,我一样可以寻找幽姬,可是没有我,你永远都见不到血十三!”

    妖娆警告很有效,姬天白脸上没有表情,不过心里早已经对自己说过……妖娆这等变态心意,他还是轻易不要尝试撼动好。

    “知道了,这附近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下手猎物,我们换个地方,还有两天,狩猎之战就结束了。”

    虽然心里还想着妖娆看到世界与自己有何两样,但是姬天白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而后与妖娆一起御空而起,很将脚下山头抛于脑后。

    本想继续向东推进,只不过刚刚飞离山谷不到半个时辰,二人眼前突然又出现了一群魔族狩猎者。

    六七个战神境魔族,发出尖锐啸声正追逐着一个落单人族召唤师。他们像是玩弄自己猎物一样,一边吹口哨狞笑,一边时不时地对落单人族召唤师发出各种幻技攻击。

    见到这样情况,妖娆自然不可能漠视不管。可是看清那被魔族狩猎者们追逐人族召唤师后,妖娆直接一口老血飙了出来。

    那黄衣服少年,不是明扬又是何人?

    明扬被妖娆丢了受难者营地,已经过去两天时间,距离现妖娆置身山谷极为遥远。

    蓝原大陆战区幅员辽阔,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遇见明扬,妖娆真不知道她与明扬之间有什么孽缘!

    只见明扬双颊憋得青紫,足了力气疯狂逃窜,而经脉有损,他完全无法施展出巅峰时期傲人速度。

    “这小子,也太倒霉了吧?难道他就是传说中厄运加身,福不庇佑绝世衰神?”

    看着明扬呲牙咧嘴样子,纵是担心他安危,但妖娆还是忍不住心里默默吐槽。

    按道理来说,刚刚经脉重续明扬根本不可能逃出魔族狩猎者魔爪,继续这样追逐,他只有死魔族狩猎者们手下份。

    但是看到妖娆和姬天白站不远处,他眸光一亮,顿时呲牙咧嘴地向二者冲来!

    “救我!救我!”

    看到明扬一点都不客气求救,妖娆和姬天白都非常惊讶。

    “难道这小子记忆没有被抹除?”

    二人是心中同时升起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他如此不避嫌,反而逼得妖娆和姬天白不得不立即对那些追逐着明扬魔族狩猎者们动手,因为一个人类向两个魔族,甚至其中还有一位天魔子敌人求救,实是一件太古怪事情。说不定被抖露出去,会引得魔族上层对姬天白再次审视。

    二话不说,妖娆和姬天白倏然从原地消失,而后又刹那于那些追击明扬魔族狩猎者们身后出现,一掌一个,对付这些战神境魔族,二人就像切瓜那么简单。

    很纠缠了明扬大半天危机便顺利解除,那些魔族狩猎者们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直接毙命于原地。

    “啊!果然是你们!”

    重得自由明扬也顾不上疲惫身体,万般兴奋地向妖娆大腿扑来。

    他认不得妖娆魔气缭绕黑暗化模样,但是他认得奇怪万劫天魔子,所以推测此时与万劫同行,一定是之前那个救过自己一次妖娆。

    何况“妖娆魔女”与魔族无异是上四宗早开始鼓吹事情。对于她可以易容和黑暗化,明扬一点都不觉得吃惊。

    “这小子果然还记得?姬天白,你失手了!”

    妖娆才不想又被明扬这小子黏上,很地避开他飞扑,而后给了姬天白一个不良眼神。

    “再抹一次吧!”

    不等妖娆把话说完,姬天白已经行动起来。

    只见他一手提起明扬衣领,大手直接盖了明扬头顶上,一股飘渺雾色顿时自姬天白掌心升起,很明扬清澈双眸泛起朦胧,而后他就把手一歪,妖娆和姬天白面前睡了过去。

    这一次,妖娆和姬天白没有提前离开,而是明扬身旁守了片刻。

    这小子苏醒速度果然比寻常人,再次张开眼看到自己面前矗立着两尊面色不良魔将后,脸颊上立即露出了畏惧表情!

    只不过这等畏色来得也去得,瞬间又从明扬脸颊上褪去,取而代之是兴奋表情。

    “你抹不掉我记忆。”

    明扬得意地晃了晃脑,对着妖娆露出他亮晶晶小牙。

    “那直接杀了吧。”

    姬天白毫不犹豫,杀机毕露地说道。

    他此时说是实话,以他那滴水不漏本性,他是绝对不会容忍世上有威胁自己存东西存。

    被姬天白那张木无表情却冷酷到底脸给吓了一大跳,明扬顿时缩妖娆身后狠狠地开始颤抖。

    万劫实是太可怕了!

    “确是头痛。”

    妖娆揉着太阳穴,眼下也觉得明扬是个大麻烦。

    “不要杀我,姐姐,养大了可以卖钱。”

    抱着妖娆腿,明扬极为没有节操地扭来扭去。

    “把我送回明家,我把我记忆交给你们。”

    眸底精芒一闪,明扬这一次打算赖着妖娆不放手,自打跟着她从明城出来,他就一直厄运连连,看来不是她将自己带回安全地方,他命中注定要被弃尸荒野。

    “太麻烦了,还是杀了吧。”

    姬天白皱着眉头,很讨厌有鼠辈与自己讲条件。

    “你杀了我吧,你若真杀了我,一定会被我祖爷爷诅咒追杀到海角天涯!”

    感觉到万劫身上货真价实杀心,明扬小心肝一颤,只得梗起脖子反过来威胁万劫!

    “世家诅咒……”

    姬天白双眸一缩,果然被明扬戳中了软肋。他还记得妖娆把欧阳家世子身上那追魂诅咒阴到自己身上时自己经受种种痛苦折磨。

    虽然现他能镇压第一魔祖之魂也拜那些诅咒血线福,但若给他一个机会重选一次,他死都不想再经历那种非人折磨一次。

    “那妖娆,你杀了他。”

    姬天白果断放弃自己动手想法,直接把这个重大责任推到了妖娆身上。

    妖娆对姬天白翻了一个白眼,对他之无耻抱以浓浓“敬仰”。而后她又表情冷咧地转向明扬说道:

    “我也不喜欢被人威胁。”

    这是实话,若此时与她讲条件不是明扬,只怕就算真有什么诅咒,她也不会忌惮。

    “不过你小子也是因我才离开明城,说来有些我责任。”

    “我现没有时间返回明城送你回家,不过你这几天可以跟我身旁,见着安全人城主城落脚,或者是等魔战结束自行离开,到时候就没有狩猎者可以威胁你安危。”

    妖娆是想着接下来自己一定还会经过人族主城,到时候把明扬丢下也不麻烦,不然这小子要是真挂半路上,还真对不起她那一枚一百万钻石币药丹。

    “姐姐真好!”

    明扬听到妖娆回答,顿时感激得眼泪汪汪。

    “我明家哪都有产业,随你把我送到哪个城都可以。”

    不小心地,明扬又透露了自己家底。

    “好吧,好吧,点起来,赶路了。”

    妖娆一把将明扬从自己脚下扯起。

    为了让人不觉得魔族与人族同行是一件奇怪事,三人都通通穿上宽大带帽长袍,把自己身影隐藏于衣袂之下。

    一路上妖娆和姬天白继续屠魔,只不过魔族狩猎者密度似小了不少。所以能让二人洗刀鲜肉越来越难找。

    不过拜之前大量猎杀魔族强者所赐,此时姬天白储物袋中战功惊人。

    一直向东行走了半日,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残月挂天边,散发出清幽冷光。

    “这里我来过……这里是百花城!”

    明扬分辨着脚下道路,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

    “前面也是明家产业,我有很多叔叔伯伯都那里!”

    明扬想起自己所处,应该是明家蓝原东陆一座大型主城。

    “前面是……你明家地界?”

    妖娆和姬天白随意抬头一看,而后脸颊上顿时双双升起幽暗晦涩表情。

    因为二人比明扬五感不知道要敏锐多少倍,所以抬头那个瞬间,她们感觉不到万家灯火静谧,而是从远方摄取到了一股浓烈血腥之气还有混乱战火。

    侧头看着明扬那兴奋脸颊,妖娆心中升起一丝怜悯。

    看来明扬真是个被灾星附身倒霉鬼。

    与自己同行虽然没有再遭遇魔族追杀,但恐怕此时……他亲人和故友们,此时都陷入了激烈战火里!

    “给,吃了它!”

    向明扬抛来一枚药丹,妖娆语气郑重地说道。

    “这是……啥?”

    明扬本来捏着药丹表情不解地想要得到妖娆回答,只不过蓦然看到妖娆那张不由分说脸,立即心跳一滞,一口将药丹吞下。

    随着药丹滚入咽喉,明扬顿时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涌上肺腑,好舒畅一种感觉。

    “走吧,等下不要太伤心。”

    捏着明扬衣领,妖娆登时点地而起。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明扬也从妖娆古怪言行和表情中感觉到了一种沉重,所以一向活泼他也立即乖乖闭上了嘴巴,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一起。

    很那隐藏于黑暗中人族主城百花就三人面前露出了它此时模样。

    就像一朵灿烂红花一样,百花城此时剧烈地燃烧!

    “天啊!我二叔!”

    看到百花城一侧城墙坍塌,大火焚城,还有混乱幻技天空中不断划过场面,此时被妖娆捏着衣领明扬差点一口气气背过去!

    看来此城早已经成为狩猎战场,而且明显明家势力不敌魔族入侵力量……城破了,而且明家召唤师们也不知道此时是生是死。

    就明扬情绪异常混乱,经脉中有乱流欲蒸腾逆行之际,刚才吞药时那股沁人脾胃清凉感再次从心底泛起。

    它是燥动与疯狂之火中唯一一抹安抚人心力量,温和地阻止了此时明扬内息错乱,几欲爆体冲动!

    妖娆好是手段,先想着以宁心静气丸保住明扬神智,不令他焦灼与愤怒中发狂。

    “明扬,去救人,我和万劫杀魔,你自己保重。”

    知道此时明扬对亲人担忧已经到了极致,妖娆把手一松,就放任明扬离开,而后自己则向战火沸腾天空瞬步而去。

    虽然城中野火四起,但是令人忌惮魔威是从天空而落,所以想必结束此城之战关键之魔,此时正天庭云后与明家强者决战。

    只不过妖娆欲腾空而起那个刹那,她突然以余光瞟到了一个正烈火中狂奔魔影。

    小希多。

    看来自蓝原西线被先天,阿斯兰特,麒麟王与百代崆峒驻守之后,魔族狩猎大军所有狩猎者们都选择向东扩大战域,所以之前与妖娆有过一面之缘小希多再次出现妖娆视野之内。

    以百花城这个东线要塞地理上重要性来说,再遇到这家伙,也不算太离奇事情。

    只不过此时小希多被数个人族召唤师夹击。他原本就重伤身又不懂得自己医治,所以身手早没有巅峰时期敏捷。

    眼看着他已经渐渐落入下风,所以正步步后退,但是手里一柄战斧挥得虎虎生风,还有坐下骸骨烈马亦狂躁无比,一时之间无人能近他身侧。

    有三个人族召唤师逼近他身侧,逼得小希多不断向狭小巷子内退后。

    而就他后退之际,一声婴儿啼哭突然引起了他注意力。

    原来巷子后端,地面中央躺着一个战火里被人抛弃婴儿,因为感觉到了小希多坐下骸骨战马身上爆发冥火和杀气,突然哇哇地大哭起来。

    一直背对巷口小希多顿时一怔。

    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情况出现,他若继续后退,势必身上威压和坐下铁蹄会把那小小婴儿瞬间碾成肉泥。可是他若不退……那自上部和前方攻来对手就立即有了可乘之机对他发起攻击。

    三个人族召唤师似已对魔族杀红了眼睛,完全没有听到战火之下那稚嫩婴儿弱弱哭泣,目光决然地对着小希多步步紧逼。

    而小希多一皱眉头之后,居然突然熄灭了座下战马冥火,小心翼翼地寻着不碾压婴儿空隙退去。

    这战场对战时,简直是兵家大忌!

    失去幻兽保护他,立即就被眼前三位人族召唤师共同攻击起来!

    ------题外话------

    为啥明扬那么惨……啊,因为毛毛也很惨,所以我要虐他虐他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