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34:善,百倍还!恶……百倍还!

434:善,百倍还!恶……百倍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于残阳没入地平线后一刻,麒麟王突然无声无息地从冰雪风暴中走出。好似他不是御空而来,而是此地亘古不化冻土……于此刻突然孕育出生灵!

    众人高呼声与呐喊声连成一片,那排山倒海高叫声已然盖过了漫天纷飞暴雪!

    轰轰轰!

    欢呼声不可辨识,呐喊声不可明知,但由它们汇成长啸如雷海翻滚,以冲天气魄激荡着天空与大地!

    麒麟王轻盈向前步伐,应和着阵阵冰屑飞舞,恍若冰雪神王,他从容,他恣意,就像是一个巴掌般狠狠地打萧山子脸颊上。

    这一刻他所有讽刺与讥诮都脆弱单薄得犹如一张白纸,完全被撕毁涌动狂风中!

    冰封城主不是孬种,他如约而来,堂堂正正地站世人面前!以无声冷笑,居高临下地嘲笑着神宗长老无知与可笑。

    这样出场,比早早站冰封台上待萧山子御空而来,加戏剧而激动人心!

    不过这也不是麒麟王与妖娆刻意安排,因为那六绝神技着实难以控制,妖娆几乎消耗完所有能量原石还有自己灵气,才于日光西斜时勉强完成了助麒麟王晋升天人境艰难过程。

    匆匆折回战场,正是那残阳遁于地平线后一刻!

    听到邪火子老头儿那声粗鲁惊叹,冰封城众人们也皆瞪大了双眼看着从冰雪中走出麒麟王。

    “老爹,有些不对劲啊!你不觉得麒麟王他……”

    邪冰反而是众中先感觉到异样一人。所以众人呆滞过程里第一个回过神来。

    而除邪冰之外,只怕第二人突然心跳加速人不是别人,而是与麒麟王面对面站立萧山子!

    “咦,很奇怪,本尊刚才怎么没能感觉到这厮融风雪里气息?”萧山子眉头一皱,心头突然被投下了不可言喻莫名阴霾。

    与此同时,被邪冰一提醒,邪火子老头儿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

    呆了一秒邪火子便大叫道。

    “我日啊!”

    一口水喷出来,老邪好像看穿了什么关键性事情,脸色突然发生了戏剧性变化!

    只见他一双老眼瞪得铜铃般大!嘴巴大大地张开,下巴好似要掉到地面上。而眸内四枚妖冶重瞳都微微颤抖,顷刻激动得无以复加!

    “气息融入天道……化物境,难道这是天人第一衰!”

    邪火子老肝腹内疯狂悸动!真如他所见,麒麟王已经一夜之见轰开诛神与天人大门,一脚步入那传说中高天道了吗?

    “这是圣女殿下力量?麒麟王老小子先老朽一步进入了天人之地?可恶啊!老子也要变强!”

    一边这样想,邪火子一边情不自禁地抠着自己身上化龙诅咒符印,脸上浮现出繁杂而狂热表情。

    萧山子心中也有质疑。

    “天……人?”小声呢喃,带着上扬语气。

    迟疑表情于萧山子眉心升起,而后迅速扩大为不可思议惊讶脸颊上扩大!

    因为以他神识,已经无法再看透眼前这容貌年轻但衣不蔽体男子幻阶,这种朦胧与看不透感觉,加证明了他心中不良猜想!

    “喂!喂!喂!这不可能吧!”

    萧山子只觉得大脑内轰一声响起,瞬间失神,完全无法接受眼前发生一切。

    “幻觉!幻觉!这一定是这诡异冰封城主玩一场把戏,他没有大派底蕴,也没有天人强者指点迷津,这穷乡僻壤之地,怎么可能存着一位天人境城主?”

    萧山子狠狠地摇头,一时之间心中傲气与嚣张之意又完全战胜了他理智,令他神情与态度,再一次傲慢起来!

    不可能!自己看错了!

    “好吧,既然你来了,那么我们战局如约进行!”

    负手而立,萧山子威压似潮水般疯狂向外涌出,那推着层层冰花扑打到众人脸颊上狂风立即让远千米之外庶民们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

    二人争锋相对,剑拔弩张气氛顿时广袤冰封台上酝酿。

    以强势化解自己内心不安。

    想着自己老哥,现神宗第二峰封山尊者嘱托,萧山子便压着内心憋屈感觉继续对麒麟王说道:

    “我们此战,定要定下个输赢,生死难测,不过赌约得提前说好,如果本尊得胜,那你这城主便相当不称职,不如把城主大权交由我神宗……”

    扬着下巴萧山子还滔滔不绝地絮叨。

    他临战前想让麒麟王把后事都交代清楚,等下自己战胜对手,也好顺理成章地接手整个冰封城城主大权,让那些隐藏人群中星月长老,昆山长老,天门长老们通通只能闭紧嘴巴。

    萧山子此时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要说萧山子现举止,可是完全按照着他那该死大哥指示行事,可惜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对手根本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人!

    既然向神宗战约都敢下!那么也用不着走那些不中看也不中用过场,还听这看着就心烦老家伙唧唧歪歪说那么多废话!

    “嗯!不错,那就失礼了!”

    果断打断萧山子唧歪。

    萧山子狗屁根本没来得及放完之后,麒麟王就敷衍地对他一拱手,而手还没放下时,手诀便已经捏起,他脚下召唤阵升起同时,一股恐怖水之奥义便直接狂野地向那还哇呀哇呀开合着唇瓣萧山子臭嘴里塞去!

    轰!

    一道激烈白光于昏暗夜色下点亮,震耳欲聋声响与刺耳光华果断而直接地预示着战斗开始!

    利落!疾速!

    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假惺惺承让,这关于冰封城尊严战斗中,赤果果拳头……才是硬道理!

    “你得把城主大权交由我神宗代管……哎哎哎……我擦!”

    半句话还卡喉咙里,萧山子便看到眼前所有光线已经完全被对手那毫不留情水元素奥义充斥!

    他顿时狼狈地退后,做出防御态势来躲避麒麟王这计凌厉绝杀!

    “我草!畜生,懂不懂什么是决战啊!连本尊话都没有听完就开打!这不合规矩!你个卑劣者!”

    萧山子急得直嚷!

    他此时倒还没有到畏惧麒麟王威压地步,他只是着急自己夺权条件还没有提出就开战,要是眼前那不长眼家伙被自己捏断了脖子,他得不到城主权力怎么办!

    听到那神宗长老斥责,所有场冰封城百姓们立即开始愤怒地吐口水!

    “那不要脸家伙别人讲道义时候无耻至极,现又来跟我们说什么规矩礼让……他还真能放狗屁!”

    “我看这世上不要脸人见到他都会自愧不如!城主大人,不要给我面子,拼命打!打爆他头!”

    百姓们开始激动地呐喊!

    先被麒麟王没有失约出场振奋,后被他不计情面,出手就开始招招夺命主动与狠辣鼓舞!

    对于这种该死东西,就应该毫不怜惜!

    麒麟王就是了萧山子一步,萧山子还一嘴一雪地狼狈后退之际,麒麟王已经威风凛凛地站了他那头端气四溢巨大夔牛战兽背脊之上御空而起。

    他一阵冷笑。

    “战就是战,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又不是来比舌头长,人齐了就开打咯!”麒麟王耸着肩膀淡淡地说道。

    一句嘲笑把萧山子堵得死死,萧山子老脸麒麟王揶揄中瞬间变得加阴郁。

    看来与其“理论”是不可能了。

    萧山子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冰封城城主骨头有多硬!

    “好吧,贱人!既然你不让本尊把话说清楚,那么本尊便先杀了你这蝼蚁,而后直接夺取你权力!”

    被激红了眼睛,萧山子心中蛮气也被麒麟王激发,愤怒与嗜血心意完全取代了他理智。

    萧山子亦迅速地捏起召唤阵,开始疯狂反击!

    轰轰轰!

    萧山子身下巨响爆起!看来这神宗不要脸长老也开始认真起来。

    一股恐怖业火先于他那神秘召唤兽从银光大阵中拔地而起!

    萧家一脉也是御火召唤师,因为神宗第二峰为神宗火属性灵山,就算火灵珠已经失去,不过镇压地脉余威,重建神宗第二主峰,还是需要属性封山尊者发威,所以这萧氏一脉才幸运地神宗内迅速崛起。

    那恐怖火息冲天,霎时间把空气温度升高了数倍,就连那些从天而落细小雪花与冰棱都开始融化,落入大地时呈现出暴雨形态。

    “哈哈哈哈!”

    看到那些刚才还不长眼嘲笑自己冰封城贱民们被暴雨打得七歪八倒,萧山子顿时爆发出一阵舒爽狂笑。

    一头华美火焰巨鸟从业火中拔地而起,发出一声悠长鸣叫!

    凤啸天地间激荡,顿时震得场所有人灵魂颤抖!

    “凤凰吗?”

    有人惊愕地问道。

    萧山子战兽,确是一头火凤。

    看到传说中凤凰,所有人都呆滞于原地,其实此凤与之前那高高立于神宗冰房前凤凰真身同出一脉,是萧氏古老守护神。有凤血脉是不错,众人眼里已经是珍贵无比存,不过比起妖娆炎凰,终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巨大火鸟从火中升起,轻轻托起萧山子身体向高空飞去,所过之处风雪无不避让,那推开风暴威压着实让人敬畏。

    一时之间所有人对麒麟王担忧又增加,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邪火子与邪冰等人一样,一眼看出麒麟王不同以往。

    站夔牛背脊上麒麟王一脸平静地看着萧山子御空而起,手里却毫不拖沓地不断凝结冰刃向他身体轰击而去!

    有了水系瑞兽夔牛加持,麒麟王手里冰棱泛着奇异冰蓝色泽,远远看去如同宝石一样璀璨明亮。

    而那萧山子原本丝毫不意对手扰乱,甚至自大得以双手直接迎击那密如牛毛般冰棱攻击,但是一触之后他手掌立即血意泛出,身体感觉到了货真价实痛楚。

    所以大骇之下,他只有立马激起自己十二万分精神驱动足下火焰巨鸟与麒麟王冰与风联合奥义进行角力!

    完全没有想到战斗一开始便陷入这么艰难境地,萧山子额头上汗滴都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这哪里是什么诛神巅峰应有实力?”

    看着麒麟王眼开始幽暗嗜血,萧山子咬着唇角暗自狐疑。

    “难道传言有虚?这鸟不拉屎之地城主早年已经勾搭上什么势力,实力其实远诛神巅峰之上?这……不大可能吧!”

    萧山子眼前冰凌于瞬息间排山倒海,好似密密麻麻顷刻汇聚成一座高大冰墙,那些狰狞嶙峋棘刺好似一架巨大绞肉机,带着完全不留情面姿态向他迎面罩来!

    从一开始就失去先机萧山子被迫陷入苦战,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得瑟他那举世难寻火凤凰,他就不得不命令座下火凤凰火羽褪,以业火之羽翼化为一簇冲天大火,天空中与那遮天蔽日冰棱之墙两两相接!

    远远看去,根本看不清萧山子与麒麟王二人那小小身影,只能看到一柄高有百丈火剑凭空乍起,与一枚浑厚如山带刺冰盾挥打而去!

    场面二人磅礴灵气支持下被扩大到了一个不可以常理去理解广度!

    天空中好似有两个看不见身影巨人殊死搏斗!

    到底是火剑锋利?还是冰盾坚实?

    所有围观人都无畏那脸颊上割得生痛狂风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重压,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发生一切。

    心……悬了所有人嗓子眼里,他们为一开战就气势不输人麒麟王感到骄傲,这样傲气,让他们那自诩强大狗屁神宗面前赚足了面子!

    所以于这种激动与欢欣鼓舞下,他们内心深处开始加迫切地渴望着麒麟王多胜利!

    轰!

    火剑与冰盾撞击了一起,顿时爆发出恐怖巨响!一时间所有人只觉得自己耳朵失聪,而眼睛也被那骤然爆破毁灭之光刺得白光光一片,什么东西都再也看不不清!

    锐利冰棱化为碎石,疯狂向四面八方飞溅而去!

    一些能还能勉强看清碎冰迸射场面战神们脸色陡然生变!因为冰屑还没近身,他们气海与经脉已经被那些阵阵迎面涌来杀气余威给震得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地疯狂乱涌!

    好恐怖!切身地体会了神宗长老与自己城主之间那凡人不可仰望战斗高度!

    这可不是闹着玩事情!

    若这些冰屑与火星飞溅入人群,普通冰封城百姓必将死伤大片!这可是所有人远远没有预计到祸事!

    “不得了!救人啊!”

    “大家退!退!”

    正所有人肝胆俱裂之时,于民众聚居地百米前冰原上,突然升起一道柔和五彩之光!

    谁也不知道光从何来,却逆天地阻隔了所有对战残片对平民威胁!

    看到那些杀人冰屑与火星无力地从那五彩柔光内坠地消散,差点被吐出嗓子眼千枚小心肝才缓缓地被众人吞回胸腔内。

    一惊一乍,真让人心慌。

    “吓!吓死人了!原来这冰封台上开启了保护禁制啊!真没有想到我们城内还有这种稀奇东西。”

    茫然不知真相百姓们拍着自己胸膛,放下心情,又开始认真地关注起眼前大战。

    “圣女殿下附近!”

    只有妖娆同伴们知道此莫名出现力量源自何方!

    邪火子老头儿顿时激动得低低叫唤起来!

    原本众人还一直纳闷麒麟王已经现,妖娆却不见踪影问题!担心着她助麒麟王爆发,自己是不是受了什么损伤?但现她五灵大阵现身,众人立即就知道妖娆必定正不远处。

    看来她只不过是不想让青云,青雄父子看到真身,所以一个人坐无人山峰上观看着这场大战!

    因感觉到妖娆守护力量,所有人便加安心地坐原地,把自己注意力继续投麒麟王身上。

    萧山子挥出手里力量后便呵斥着坐下火凤凰直冲上天!

    那盖自己天灵之上冰层明显被自己力量一击而溃!

    虽然没有明显谁优谁劣,冰墙毁灭,火剑消残,但是他却可以凭借这一击之后时机,逆转自己被动局面,瞬间凌驾于对手之上,而后给他一计终生难忘重击!

    一边这样想,萧山子一边加速冲击!

    有利战位,才是强者空战制胜法宝!

    冰屑还天空中弥漫,冲破层层冰雪残片,萧山子手中早已经蓄积着恐怖火焰奥义!

    他身下凤凰身上失落火羽俨然有迅速生趋势,只待凌空那一刻,给予该死冰封城主后重击!

    “那蝼蚁不过是占了先机,此刻逆转,看本尊大杀四方!”

    杀意从萧山子眉心升起!

    冲出破碎冰层那一刻,他甚至有一种肺叶中被压抑了许久浊气,终于可以一泄而畅!

    “去死吧,蝼蚁!”萧山子长啸。

    只不过这一秒,他脸颊上笑意还没有来得及成形,眼前光线又突然一暗!

    一层加浑厚冰天雪地蓦然出现他眼前!

    完全出人意料!不可思议!

    与之前那剔透还能见暗光冰刺之墙不同,这巨大得难以形容冰山简直像是天空直接向他渺小身体压下,这厚重与敦实,已经不再是他双手握着力量可以击破!

    “我擦!”

    纠结与惊愕表情萧山子扭曲双颊上一闪而过,而后他鼻尖就被第二重冰山直接拍中,根本不容他有反应与反抗余地!

    这巨力强大……简直无法形容,所有人看不清萧山子小若蚊蝇身躯,只看到那瞬间凝结于天空冰山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力般地直接向地面坠去!

    轰轰轰……

    所有人呆滞目光下,那第二重巨大山峰便狠狠地砸落到了坚硬地冰面上!

    “靠!神宗长老居然被城主抽飞了!”

    看到瞬间因为冲击而爆起冰屑与斎粉,所有人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肉痛感觉!就算是身体由铜铸成,也经不起这样冲击吧?

    好解恨啊!

    一边摸着自己正流汗脖子,冰封城百姓们一边乐得直抽!

    因为早已经做好城主大人实力不济,所有人抽刀子上去与神宗掠夺者拼命准备,所以完全没有预计到自己那敬爱城主大人会对战中占据这么明显优势。

    “是谁说诛神境差天人境不只一星半点?我看我们城主逆杀那神宗老狗根本不话下啊!”

    “就是就是,到现为只,我们城主大人都不落下峰,那神宗老头连凤凰都召出来了,也不见有什么用嘛!”

    议论声人群中越传越广。而人群内一些怀春少女们也开始聚一起叽叽喳喳地小声质疑起来。

    “城主大人好帅啊!”

    “我第一次看到他那威武身影耶!”

    “咦!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这么眼熟呢?好像我曾经做梦还吻过他耶!咯咯咯咯咯……”

    少女欢而无拘无束笑声为这天地间沉闷空气中注入了一丝活力!

    所有冰封城观战百姓无不挥手大喊,高兴得都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表达自己激动内心!

    只有那些真正实力逼近天人第一衰,或者早已经凌驾于天人第一衰之上星月,昆山,天门长老们才会对麒麟王刚才二重冰攻击爆发出难以置信惊叹!

    “他不是诛神境!”

    一位老者激动得豁然从地上站起,五官都俨然扭曲!

    “这样迅速控制元素手段,还有能轻松驾驭二重冰山磅礴灵气,这分明是熟练天人召唤师嘛!”

    “不错!萧山子此次是真踢铁板上了!”另一老者目光繁杂地摸着自己秃头说道。

    看来那些想要默默观望冰封城与神宗二者矛盾上四宗长老与世家强者们都聚合了一起。他们各怀心思,有希望神宗胜利,有鄙视神宗不耻行为,但是现没有争议是……那众人预期中将要落败冰封城主,实力远远高于所有人想象!

    这不是一个简单问题!

    而涉及到许多他们好奇亦觉得微妙繁杂敏感话题!

    这年轻城主力量是从何处而来?此时没有一家势力能跳出来自称冰封城城主破开诛神与天人间壁垒是得到了自家老祖帮助。

    一般这种事并不是秘闻,初元各地散修,只要实力达到诛神巅峰又想继续求问天道者,都会通过关系或者花费巨额金钱,请上四宗长老及荒古世家太上长老为自己指点迷津。这种短暂互利互惠也被称为“师徒”,一定要记录宗谱里。

    不被上四宗记录,又与荒古世家无关天人境召唤师,此世难寻双手之数!

    而眼前冰封城主……明显就是一个异数!完全查不出他出身与师从何门!

    “传说冰封城上空曾经出现过极为恐怖渡劫雷云,而且声势浩大,持续了数十次才完结,所有人都猜测冰封城内还有老祖坐镇,难道那所谓‘老祖’,指得就是城主本人?”

    有人发出这样质疑。

    “什么?数十次渡劫雷云?不可能吧?那是一场大雨,被完全不知道什么才是天人之威庶民们当成是稀奇事了吧!这小小弹丸之地,出一个天人境城主就已经逆天了,还十多次雷雷云……这不可能!”

    另一人立即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谁也不知道妖孽般妖娆,确有一次奇思妙想地自己用分身招来了数十次恐怖渡劫雷暴。

    “不过这城主现实力,确不低于天人第一衰,看上去还没有渡劫,但是刚才对战,竟不逊色于成名已久萧山子,看来潜力当真惊人!”

    这句倒是一个客观评价。

    现只要有眼色人,心里都已经把麒麟王上升到了一个不好惹同级强者地位上!

    此时麒麟王站他夔牛背脊之上,因为刚得到天人力量,所以兴奋得没有让夔牛正面出战,而是游刃有余地运用起他自豪元素控制力!

    三灵根天人境大能。

    水可化冰,风可提速,而光亦让他冰棱中夹带着穿透结界与幻器,把伤害直接传递到敌人肌骨内力量!

    此时麒麟王,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立于天庭中央,俯瞰那脚下冰山,此时麒麟王心情亦繁杂而微妙!

    “这就是天人境?”

    也许众人看他是认真战斗,其实他亦不断叹息自己力量一日之内竟然提升到如此高度!

    所以他尝试,以那苦逼萧山子作为试验对象,想看看自己幻技能力到底提升到了什么样地步!

    能以这么速度造出元素二重山,并让冰雪完全为自己所用,他很满意这样效果,远比他自己之前想象要顺利很多!

    众人眼中他,此时衣衫褴褛,但那些挂他矫健身体上破布条儿们丝毫不能折损他此时英俊与威武。

    他于空中矗立,好似正书就一段将永远流传于白川大地光辉历史,无数个日升日落后世,那黑发狂飞,一身好似早已经遭遇重创男子拯救冰封主城于强权碾压故事将成为让年青人们热血沸腾传奇!

    麒麟王一边适应着自己突然拥有力量,一边小心注视着脚下百丈冰山!

    他明白这冰山轰击还不足以把一个天人境强者砸得瞬间失去所有反抗能力,只能说如果萧山子被正面打中,会伤得不轻。

    而就他这样想时刻,冰山与大地间便陡然发出一阵咔嚓作响声音!

    一道肉眼可见巨大裂痕,自冰山底升起,迅速巨峰上蔓延开来。

    这一定是萧山子挣扎与反击。

    看到这预想中一幕发生,麒麟王眉头瞬间又恢复了冷酷无情状态。

    众人只看到他矗立于天空,什么都没有做场面,有些急切者,甚至那冰裂开始蔓延瞬间,立即拍着大腿狠铁不成钢地对麒麟王咆哮。

    “!!趁那不要脸老东西爬出山下时候,再给他压一座山啊!让他永远都爬不出来!”

    对战就是这么残酷,失一次先机,失也许是所有主动权力,冰封城百姓们可不想看到麒麟王越战越疲惫,都眼巴巴地盼着他不要太仁慈,好对手还没什么表示时候就继续出击!

    但这些人加油与建议呐喊声,下一秒就立即偃旗息鼓。因为就他们急得想自己冲上前去时刻,五官有些不敏锐他们……终于察觉到了空气中异样!

    “嘶!怎么这么冷?”有人裹着厚实三层狐裘都开始拼命地打冷战。

    “天!”有人呆呆地看着天空,脸颊上突然露出呆滞表情。

    顺着那目光呆滞者眼神向天空眺望,所有人立即限入一阵疯狂!

    “那是什么?”

    战斗中漫天大雪早已经停止,所有人以为暴雪为城主大人决战开道,很有眼色地难得停歇下来。

    可是这一秒他们才发现,鹅毛大雪非但没有结束,反而越下越大!只不过这些雪花都没有按正常步骤落大地上,而是极高苍穹内不断翻滚!呈现出雪向天空上飞离奇景观,而让人误以为雪停罢了!

    奇!

    暴风雪无声中早已经替代了天云,苍穹下吞吐飞腾。

    如果这一奇观小范围出现,众人也能把它忽略,可是抬头细看,越看越觉得触目惊心!因为那半空冰雪汇聚成海场面……幅员百里,把整个天庭与星空都满满遮蔽!

    像是世界换了一重天道!

    当自然中寻常风景,于某一日突然以世人完全没有见过另一模样出现,而且占地这么辽阔,场面这么恢弘,必将让所有得见者瞠目结舌,甚至有一种身梦幻内错觉!

    “我做梦吗?”

    就众人对那暴风雪都凝结于半空,迟迟不落场面表示着自己惊愕与疑惑时候。麒麟王突然出人意料地咆哮起来!

    “我白川好客,来我城中者,心怀善意,必收获善意与财富,但心怀恶念,亦不能甩手离开!”

    “善,百倍还,恶……百倍还!”

    麒麟王一吼之间,天地剧震!

    从地面与冰雪中顷刻传来疯狂振幅!一时间所有人只觉得地面颤抖,就连空气都一边呜咽一边畏惧地悸动!

    那凝结于天空中风暴,与亘古就冰冻大地上寒冰,此时都被麒麟王一人灵气牵引,应和着他怒吼与咆哮,发出“咚!咚!咚!”节奏。好似以他为中心,天地重建,冰为地,雪成天。而他一举一动,一笑一怒,直接可以改变此片天地所有万物宿命!

    “那片雪暴力量,是为他所用!”

    就连上四宗长老们都内心慌慌,看着那还不断涌动于自己头顶雪暴,惊得一脸铁青!

    太恐怖了!

    这冰雪世界里,其它属性召唤师简直都是渣渣!那冰封城主……至少是水风二系天才!这只有水与风世界里,他就是……王!

    终于意识到这关键一点!

    麒麟王力量被白川特殊地貌加持到让人敬畏高度!

    这里天生就是水风二系召唤师世界!这里挑衅他威严,诚如他本人所说……神宗长老萧山子,绝对无法全身而退。

    冰山上裂痕还加剧,这所有人都已经心中升起畏惧情绪瞬间,巨山终于一分为二,直接向两侧顷倒,而后一个一脸是血狼狈人影直接从山隙里跳了出来!

    “畜生!你等着,本尊一定把你扒皮剜骨,以血今日之辱!”

    完全没有搞清楚情况,好不容易脱身萧山子已经口不择言地开始破口大骂,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头顶上冒出烟影。

    只不过回应他是无边寂静!还有耳侧一阵越吹越响,越来越冷狂风!

    麒麟王动了!他本就没有打算让步,自己还是个手耶,怎么可能不抓紧机会攻击对手软肋?

    天空中光线骤然一沉,让原本就昏暗夜,加视线朦胧。天空极速压低,伴随着急剧增强威压与杀意!

    此不寻常气息下,一脸一血又怒气滔天萧山子才回过神来向天空一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到那无边无际,如巨兽大口,向他吞噬而来骇人雪暴后,他身体都顷刻僵硬原地!

    这不是寻常召唤师能控制天道!

    这是神识交融于自然,天人境中达到“创世化物”高度天才才可左右滔天巨力!

    那完全没有间隙又蓄积了多时吞人雪暴下,萧山子老心都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化物天人……”

    上牙打下牙!第一次意识到事情严重程度!不是对方师从何门,到底是怎么样得到了这么惊人实力问题!而是他……他丫要死了!

    这恐怖自然雪暴下,萧山子都没有能逃过一劫信心!

    什么惊愕,不解情绪通通省略,他此时只有一种想把自己头发一根根从自己头顶上揪下来癫狂感!

    怎么会这样?

    完全与自己预料是两种!

    本尊输了?而且输下场是……死亡?!

    “海天中文”,全|文字手打“不!”

    萧山子突然发出一声哀鸣!

    “本尊是神宗长老,你不能杀我!”

    老眼内瞬间迸发出两道凶光!

    这是他后救命稻草!神宗门人行走于世,鲜少有战不过对手场面发生,不要说出行长老外被人加害,因为忌惮神宗神威,所有散修都要掂量这么做之后,自己与自己身后势力所要承担下场!

    萧山子完全不会求饶,因为他知道,除非是疯子,否则必不会真正动自己一分一毫!

    “听到了吗?那神宗老狗被打得哇哇乱叫了!我们城主好威武!”

    萧山子即使语气未软,但吼声中内容已经让人听出了他内心畏惧!他想停止这场他一辈子都无法释怀战斗,甚至让麒麟王不要继续发动攻击!

    这声唾骂预示着神宗对冰封城百姓挑衅败北。所以即使它很难听,围观者听来,都犹如天籁!

    神宗长老居然败了!

    他冰封城主威慑下……害怕死亡!

    所有冰封城百姓们也顿时举着手里火把灯笼,开始狂热大叫起来!

    “城主!城主!城主!”

    呐喊声震天,把黑夜都渲染得热闹非凡,所有人脸上洋溢着无比欢喜表情,当然……那些一旁观战神宗弟子们,可以直接被人忽略。

    喜洋洋气氛越来越浓烈,好似过年一样这个日子一定会成为冰封城值得纪念节庆!

    麒麟王手萧山子狰狞老脸前顿了一下。

    想起自己迈入天人境后,苏醒时向妖娆问第一个问题。

    “妖妖,神宗长老总归还是神宗人,我这次与那嚣张又黑心家伙对战,所有人都看得见,我心里有顾虑……”

    而当时他顾虑还没有说出口,于自己身前闭目调息妖娆便突然张开她那双比星辰还璀璨眼,勾起笑颜,于殷红唇中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字:

    “杀!”

    恶意虐待伤害她属下者,杀!辱骂诋毁暗算她麒麟王前辈者,杀!心怀祸水,为一己私欲把白川再次推向被人奴役境地下者……杀!

    这该死萧山子触了这么多霉头,杀一百次都有余,管他是什么宗什么派弟子,白川地界,遵循白川之法!

    此人……罪当诛!

    真邪恶者,不会因为对手心怀仁慈而感激,只会送他第二次机会时狠狠地把尖刀插向仁慈者背脊!

    人莫留害人之心,但有人找死上杆子来加害于自己,第一只就得狠狠敲死,未免给第二只,第三只留下侥幸心情。

    妖娆就是抱着这样念头,毫不犹豫地吐出“杀”字,完全打消了麒麟王内心所有迟疑。

    杀了又如何?

    山高皇帝远!关了传送阵,神宗一只鸟都飞不过来!

    若真来了又如何?

    哼!

    “神宗就从来没有我们手里吃过好果子!”

    想到这里,麒麟王顿时对身前那还怒目圆瞪萧山子微微一笑。而后大手向他挥去!

    麒麟王手里,仿佛牵引着无数看不见绳索,顿时引得整个天空雪暴开始坍塌,转眼之间完全把双目迸裂萧山子给卷入暴风中!

    一转眼,天空就只剩下麒麟王自己身影!

    完全出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章节乎人意料。空气顿时陷入一场诡异寂静!

    ------题外话------

    哟哟,从今天开始,潇湘年会开始投票了~

    详细情况点一下文章主页书页就可以看到。

    LV2亲爱们一天有十票,都是免费,所以毛毛此又开始捂脸求票,不需要很多很多,八月前前八十就好了。其实前一百都能进入复选,说个八十就是怕后几天突然被狗血地挤下来,所以要订个保险点嘛~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