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38:神宗颜面何在?(二更)

438:神宗颜面何在?(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噗,哈哈哈哈!”

    看到对手这么轻易地就上了自己勾,妖娆顿时捧腹大笑!

    她传送水晶,清清楚楚地记录下了那萧家老祖分身一听到有利益可分就立即暴露本性丑恶嘴脸。

    那么她这枚水晶,便成了完全堵住神宗嘴必杀底牌!

    来一两个神宗长老她不怕,但若是神宗十八主峰加上圣王还连带着他们天宗太上长老们也通通出动,欲把冰封城埋藏于滚滚冰雪里……她就算再自大,也深知自己不可能与那么庞大力量抗衡!

    所以她要留着这枚证明真相传讯水晶,作为冰封城挟制神宗怒火砝码!

    “你这又是笑什么?”

    刚被白焰中女子说动,乍又听到她刺耳笑声,萧家老祖分身顿时有些恼怒,一股不爽感觉油然升起。

    “我笑你妄为高手!”

    妖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若真是为自己兄弟出头,这么不分黑白地侵入我城发动战火,我愤怒之余,还会把你当成真正对手!”

    “可是撕开你们那丑陋嘴脸……却只能看到丑陋心灵!之前怂恿萧山子来我冰封城伤人闹事,就是想借着神宗威慑力轻易夺我家园。”

    于笑意中,句句直戳萧家老祖分身脊梁。

    “现大举攻来……说穿了……还是一个利字!”

    “可恶又……可憎!你们那些无耻模样都把本姑娘给看吐了!”

    妖娆一边发出呕吐声音,一边极所能地用言语抒发着自己对萧家老祖分身还有整个萧家鄙夷。

    直到此时,萧家老祖分身与跟他身后那青袍老者才完全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态度!

    女修是戏弄他们!

    什么对城主不满,想要与他们合伙共图大业之类漂亮话,都是想套出他们真实想法!

    “该死!”

    青袍老者顿时双颊发红,其实并不是自己与老祖分身没有顾虑,所以自大地不加思考想与女子合谋。

    但是一听到那女子说那硬骨头城主持有禁阵能瞬息把整个冰封城完全毁灭,只有与她合伙才能阻止一切让他们有利可图。

    被这强大利益诱惑,他们才急不可耐地向她示好!

    却没有想到却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大坑里!让那女子抓到了可情嘲笑自己小辫子!

    真是坑爹啊!

    “哪里来女修,这么嚣张?!”

    萧家老祖分身勃然大怒!

    纵然那女修说得没错,萧氏一脉确是因为看上冰封城资源才大举袭来,但是这么不光彩事,他绝对不想从不是自己人嘴里听到!

    特别是眼前女修还仗着实力不差,如此目中无人地对自己言语冒犯!

    这可是他做人底线,若是自己威严被这么这一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无名小卒中伤,他这辈子也算是白活了这么久!

    “贱人!竟敢戏弄老夫!看老夫把你脖子拧断!”

    萧家老祖分身一声怒吼,随着吼声响起,之前被收敛威压与杀意登时疯狂爆出!

    分身没有召唤本尊契约幻兽能力,不过威压与元素幻技却与本尊无异!所以萧家老祖分身天人第二衰威压爆发出来之后,手中立即凝集着一枚威力恐怖光团!

    天空中灵气被那光团迅速抽离!

    好似不过拳头大小光团其实是一枚无底黑洞,它带着惊人吞吐能力,把方圆百里内元素与灵气完全束缚于光团内部!

    而可以清楚感觉到灵气流动妖娆与青袍老者,都知道光团中蕴藏力量有多惊人!

    这是天人第二衰巅峰强者才有能力控制“华萎”绝杀之技,无论多强大二衰强者,一天也不过只能使用一次这样恐怖杀招!

    一上来萧家老祖分身就捏出这样必杀之计,足见他对妖娆杀心有多坚定!

    万里夜云中凭风矗立着一位布衣老者,长发长须飞舞于由自身力量带起疯狂罡风中。

    浑身上下散发出神圣光华,是明亮便是掌心一枚光团,带着集天地万物之灵大盛之息,好似九天之外飞仙莅临这蛮荒大地。要用手里圣洁力量清洗世上一切污秽!

    “老祖怒了。”

    青袍老者站萧家老祖分身之后并没有出手,因为老祖发威之际还不长眼地出手,显然是对老祖一种不敬。所以他只是脸颊上浮动着敬畏光泽,恭敬地站一旁看老祖分身绞杀蝼蚁过程。

    哼……

    区区二衰,就想我面前得瑟。

    一直没有把所有实力都释放出来,不是想要给萧家老祖分身一个面子,而是害怕声势太大惊扰了她冰封城百姓们。

    此时矗立千里高空中,妖娆根本就没有这个顾虑,所以任由萧家老祖分身憋红了脸把那“华萎”幻技向自己丢来!

    “去死吧,蝼蚁!”

    萧家老祖分身自认为自己出招迅速果断,完全没有给那嚣张对手留下反击或者逃遁机会,所以眸色赤红,心中翻滚怒火完全是为杀眼前之人而燃烧不息!

    轰!

    漫漫黑夜被流光点亮。

    华萎之技为天人境大能天道幻技,恐怖威压中交织着繁杂规则与能量,此技一出,萧家老祖分身长发都有由油亮银白变得枯槁黯淡趋势。

    因为爆发出这么毁天灭地一击,几乎瞬间要抽吸掉他自己大量生机!

    “哈哈哈哈!”

    得意扬扬不加遮掩,好似妖娆已经他手中灰飞烟灭。

    他狂笑天空中应和着那一计流弹撕裂风雪与星辰,仿佛整个夜空都被这巨力一分而二,空气发出阵阵闷响!分身轮廓与颜色都罡风中飘摇,看上去所有灵气都为这必杀一计而燃烧燃放!

    那夺命幻技直接打妖娆身外炎凰白火上,炎凰白火自然没有能力阻止此恐怖力量继续向前,所以萧家老祖分身与那青袍老者眼里,华萎没过诡异火焰,直击火后女修心房!

    好样!干掉一个!

    萧家老祖分身眼底闪动幽暗光芒,好似夜行恶狼,心比黑暗夜色还阴森晦涩!

    他身体已经开始虚无飘渺,不过他身后还有一个副手,铲除该死冰封城主绰绰有余!而还神宗集结萧氏弟子接下来便会把这硬邦邦冰封城,完全毁灭后交到他手上!

    而就萧家老祖分身笑意胸腔内隆隆回荡之际,不可思议一幕却陡然发生!

    轰!

    自己华萎一计确是击中了什么东西,所以发出一声惊天动力地爆响!但是这响声来得古怪,因为眼前倏地升起一片刺得人都睁不开眼强烈光芒!

    此光并不随着那可恶女修肢体一同爆破,而是诡异地向自己扑面而来!

    “靠!这是什么?”

    萧家老祖分身捂着自己眼,强忍着那极烈白光,一边刺痛流泪,一边拼死透过指缝去确定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幻觉。

    为什么自己打出幻技,会完全不可常理地向自己退回?

    抱着这样不相信,萧家老祖分身把自己仅剩灵气悉数浇灌于自己双眼……而后他双目顿时……流下了鲜红血!

    “啊!”

    一声惨叫!

    那青袍老者顿时肝胆俱裂地看到矗立自己身前老祖分身,身体像是被开水煮沸了一样,开始不断沸腾!

    分身瞬间鼓出无数大小“水泡”,整个人如烂泥似开始绵软倒伏。

    人形完全无法继续维持!扭曲光影还有他凄厉咆哮声吓得青袍老者一脸僵硬!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袍老者完全摸不到头脑,明明老祖分身与自己占优势,却为何突然之间平生这种让人恐惧惊变?

    “是因为前方刺目白光?”

    眼前传来是犹如白昼般明亮却又让人看不清光景极光,完全看不出那坑人女修是死是活,不过离自己近老祖分身那化为烟云,一边惊声尖叫,一边向天空蒸腾恐怖场面,也让这青袍老者不敢再同老祖分身一样,不要命地向前看!

    为保自己,青袍老者已经无暇顾忌那不断沸腾蒸发于黑夜极光中老祖分身,自己先急促后退,并一脸凝重。

    “啊!我眼!”

    与此同时,神宗内某个禁地内,也穿出一声凄厉咆哮!

    坐水旁萧家老祖本尊一声大吼,震得身外顽石突然“咔嚓”一声裂成两半!

    咔嚓……咔嚓……

    石裂趋势后劲绵长,三息之内,居然生生地面撕开一道百米长沟壑。

    而他身人却痛苦地高跳而起,双手捂着脸颊身体一阵剧烈颤抖!

    看来妖娆回击不但直接用气势灭了他分身,还追溯到他本体,对这萧家老祖双眸造成了痛苦创伤!

    只见那紧捂着脸颊干瘦指缝内,汩汩滴落两滴赤红鲜血!

    能穿透分身,给本体造成这么大伤害!妖娆实力当真出神入化!

    “天人……三衰巅峰……”

    颤抖着双肩,萧家老祖痛苦低语声断断续续地从他指缝下传出。

    这声音中浸渍着灵魂悸动与惊讶……还有浓如墨汁嗜血和仇杀!

    “三衰巅峰……止流绝杀!”

    五衰绝杀:“衣垢,华萎,止流,污秽,无乐!”只有稳稳站三衰巅峰,经过渡劫雷霆洗礼而不灭真身,才能感悟天道,捏出“止流”之技,一鼓作气地把萧家老祖分身“华萎”击回。并仅以光耀便让萧家老祖双目血流不止!

    妖娆爆发出幻阶,让此时正颤抖萧家老祖惊愕不止。一口血憋嗓子眼里,吐都吐不出来,嘴里与心头,满是咸腥感觉。

    这一刻,萧家老祖才完全明了,为何冰封城城主那么嚣张!

    并不是因为白川贱民们天生就长着一副硬骨头,而是真正坐镇那边陲荒原小城强战力……是一个从不被人记忆天人三衰巅峰强者!

    这等实力,足与初元所有荒古世家老祖媲美,若入四宗,也必为封山尊者般存!

    这是事实!

    但一想到对方比自己还多渡一个劫,比自己还高明一筹,眼睛正滴血萧家老祖嘴里也开始喷血!

    “该天杀!那狗屁小城什么会有那么一个高手?”

    “而且这么多年,外人从来没有传言起她事迹!太能装逼了!”

    怒火已经把萧家老祖身体都燃烧起来。

    被妖娆真实实力震慑,萧家老祖自知是踢了一块铁板,可是像他这样性情人,其实与之前林家老祖也差不多,就算是知道对手不容小觑,可是嘴里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好不容易止住了眼中流血,萧家老祖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视力并没有完全被摧毁,但是一时间可见度却受到了极大损伤,不过此时他也顾不得这么多,因为他此时心里还有一个必须要担忧大事。

    “老二……老二你怎么样?有没有逃出来?”

    撞撞跌跌地冲入一个石室,萧家老祖对着长桌一把扑去!

    上面摆满了木制与玉制命牌,一看都属于萧氏弟子所有。

    看到高台上近半数命牌已经破裂,还有一些正眼前不断“咔嚓”断,萧家老祖老肺都气爆了!

    看来他派去冰封城弟子与长老们,大多有去无回,不过那些先头炮他也已经不想去理会,此时他慌忙地桌上扒来扒去,好不容易才捏起一枚由青玉刻成命牌!

    “啊……啊哈哈哈哈哈!太好了!老二你还活着!”

    “你可是我萧氏一脉第二强者,万万不可折损,我萧氏一脉两千三百余口,积蓄了千年财富,才把你我供养能二衰巅峰与三衰初级强者,你不能死……等着我去与你携手屠城!”

    萧家老祖怜惜地摸着手里玉牌,此玉牌命系那之前跟他分身之后青袍老者。

    对于青袍老者关注,并不是因为萧家老祖对他有多手足情深,而是因为此人为自己神宗内左膀右臂,若是失他,萧家势力半数江山瞬息灭亡!

    得知那镇守冰封城女修老祖为天人三衰,他第一想到就是青袍老者生死!不过青袍是正统神宗弟子出身,萧家老祖心中,理应比那山野无名三衰散修要强不少,至少能撑到自己带着援军再次赶去!

    “这次你死定了!”

    捏着完整命牌,萧家老祖目露凶光!嘴角都滴出血来!

    看来刚才一切还让有让他找到教训,此人不把冰封城完全烧成废墟,只怕一辈子都咽不下这口气!

    仿佛天地都看不惯萧家老祖嚣张与没有自知之明,所以他指天发誓这个瞬间,那原本好端端青袍老者命牌……却突然他手里裂成两半!

    “咔嚓!”

    细小而清脆声音,却好似天都突然塌陷了下来!

    只听到耳边一响,还有手里一轻……青色玉牌上灵气陡然消散,一缕隐藏牌中灵魂之火蓦然熄灭,玉也随之变成粉末,从萧家老祖指尖流泻而下……轻轻地消融于风中!

    死了!

    不是断牌也不是出现裂隙,而是玉牌裂成两半后直接自化为斎粉,这说明此人死得不能再死,几乎是瞬间被敌手秒杀!

    呆呆地看着消融于空气里粉末,萧家老祖石化于原地,还保持着左手高举姿势。

    直到十息过后,他才反应过来……

    只不过这个瞬间,他五脏六腹便都通通开始扭曲一起,好似有人他体内直接戳了无数刀!

    青袍死亡,意味着萧氏神宗诸氏中影响力大为降低!也意味着他这第二主峰上任封山尊者,极有可能再也坐不稳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原是想把冰封城丰厚产业纳入囊中,却没有想到冰封城此时贱民们还安睡,半点战火都没有烧到商贾身上,而自己却已经折损近半弟子,连能支持自己势力左膀右臂也被人削去!

    “我不服!”

    萧家老祖血泪成河,啼血长啸!

    他振臂仰天,浑身上下灵气都疯狂沸腾,发出“啊啊啊”一声恐怖长啸!

    而后“轰”地一声高高跳起!跳出他闭关清修禁地,直奔神宗总坛而去!

    其实他身影还没有出现神宗总坛之上时,他啼血啸声便已经传遍了神宗十八主峰!

    低低乌云神宗天幕上堆积,让空气也散发出一种沉闷而让人焦躁不安气息。

    无数神宗弟子们都沉睡,只有身为天人三衰以上强者们……才能听到这声以灵力推挤,只有底蕴相当者才能感知到特殊求助!

    “我萧氏一脉海外被张狂之徒欺辱!”

    “萧某人恳求同门诸师兄长们为萧家出头!我二弟,三弟皆已战亡!狂徒不杀,神宗颜面何?萧氏何以继续初元立足?”

    这一声声悲鸣,乌云与群山中不断激荡,余音经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