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43:意念之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对!不对!”

    沦陷闲适中妖娆又一次与自己意志搏斗,摇着龙觉手,挣扎着吼道:

    “还有血十三!”

    妖娆心里,除了爹爹与冰封城同伴们之外,只有那可敬可畏血祖师尊是她绝对不可能遗忘人!

    她瞪着浑圆眼,看着露出迷茫与惊讶目光龙觉。

    龙觉脸,妖娆面前呆滞了一刻,而后轻轻拍着妖娆头,奇怪地哼道:

    “我家妖妖今日是没有睡醒还是昨天晚上做了噩梦?血十三前辈不是早已经被你救出来了吗?”

    “乖……你好好想一想。”

    龙觉如魔魅一般声音与灼热唇一起擦过妖娆耳尖,顿时让妖娆心跳了一倍,而原本就混沌脑海内,又凭空出现了一些朦胧画面!

    “是有……大战……”

    妖娆清澈双眸底泛起浑浊,那战斗具体情况她完全没有印象,但是一些片断,却缓缓她脑海里拼凑!

    她……让……帝岚……使用……灵珠与敌人对战……

    邪火老头……与魔云长老……簇拥自己身旁杀人……

    她徒手提起一些敌人丢到……凤狂和修斯剑下!

    “还有炎凰!”画面陡然连成一睡!

    炎凰击空长啸美好空灵之声仿佛现还妖娆耳边萦绕!

    “我记得炎凰真身降临,我还与一位很强大神宗长老对决来着。”

    妖娆顿时兴奋地对龙觉描述,仿佛能想起这些片断让她尤其开心!

    “只是为什么……总有些东西是想不起来呢?”

    不过若要细细咀嚼其中细节,一股彻骨剧痛就会瞬间穿过妖娆身体,若是继续这么胡思乱想,只怕她头都会痛得爆炸。

    “嗯嗯嗯……你说这些我都记得,因为我一直与你一起战斗啊!”

    龙觉紧紧地握着妖娆手,向她传来温暖又安心力量。

    “我早就说过,这些年你太辛苦了,不但要与魔族对战,还要周旋上四宗强者们中间,好不容易松懈下来,自然有些记忆会模糊不清。”

    “不过以后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因为我会好好地守护你,我们去一个山清水秀地方隐居,从此天下二字,再与你我无关!”

    龙觉一席话说得妖娆顿时心中一片平安喜乐。不过她还是撅起小嘴不放心地问道:

    “那血老头去了哪里?”关于这一点,她确是想不起来。

    “血十三前辈我们隐居地方等我们啊!”

    龙觉刮了一下妖娆鼻子,笑着说道:“不是你说只有血老头选隐居之地才安全,漂亮,让你放心,所以追赶着他老人家让他给你探路去了?”

    “那我们去了,就能看到他老人家?”妖娆早已经乐得脑袋晕乎乎,完全不知道思考。

    “那当然啦!”龙觉牵着妖娆手,迎着向二人走来阿斯兰特、麒麟王等人而去,而后步伐轻地没入天边晨光中。

    这一幕记忆,妖娆脑海里倏然飞逝万年!

    万千滋味浮于时光沉淀后心田!

    有一幕掠过妖娆眼帘……她怀抱着一个肉肉小小赤发婴儿,手里拿着一枚灵珠正逗他开心。婴儿眼明亮如星,倒映着她恬静满足笑脸。

    而一眨眼时光,小童蓦然长大,一个比龙觉当年加意气风发少年突然矗立自己面前。

    只见他脚踏紫冥烈火,手持金龙长枪,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内心欢喜。而那少年还一脸得意地对自己描述起许多惊奇而危险经历,说到兴奋之处,眉飞色舞眸中都能看到无边星海与广袤大地!

    养育者反而成了懵懂听众。

    像曾经对这少年讲述自己精彩故事一般,此时妖娆已“六夜言情”-,全文|字手打经化为美艳妇人,安安静静地坐少年身旁,面带笑意地听他一字一句,只不过这笑意中,也许隐藏着少年看不到愁。

    这对天地好奇孩子,叽叽喳喳完之后,很就又离开了她身旁。

    妖娆愁是……少年会再一次离开,去经历他人生与他精彩,而那时自己,只有孩子某天想家时候,才能那安静又短暂夜里,微笑着聆听已经与自己远去纷乱与战火。

    她……已经不是他所有。

    一股繁杂情愫蓦地升上妖娆心头!

    意境第一伤!

    以少年之意气风发为明镜,陡然看见自己苍老与局促!

    人生是一场爬山,由出生孑然无物奋力向山巅攀越,到壮年人生巅峰处,回首眺望山下万物与自己曾经走过崎岖,而后获得此生有成就感一种自我圆满感。

    但这样巅峰,不会永远驻足任何一个人生命里。

    看风景,还要学会下山走路,渐渐下行过程中,放下前生所有背负于肩头重物,学会接受后来者山巅恣意长啸潇洒与轻狂。

    有人可以坦然接受自己下山路,而有人却会嫉妒那些还山顶驻足人,会牵挂永远不与自己同路子孙,会思念隔着一座山还向上攀爬血脉之亲。

    这就是一种苍老,一种带着对自己人生末路惋惜与带着对子嗣眷恋,流动于无声却又说不出口暗殇。

    看过这一幕,妖娆只觉得自己内心上被钝器划过了一道伤!陡然感觉那孩子离开,带走了自己身体内大半生机!

    只是这伤口还没有来得及愈合,妖娆眼前场面又陡然变幻!

    山风凛冽,无边落叶萧萧落于眼前。

    大风起,吹起微凉入心风。

    这一次,眼前对象已经不是与自己血脉相连少年,而是一位很熟悉很熟悉老友。

    虽然岁月痕迹已经爬满了他容颜。但是他眉眼还如当年初见,清澈而温和,闪动着琥珀一样醉人色泽。身上药香,让人神清气爽。

    ……百里尘!

    身旁紧紧拥抱着自己,是两鬓有些斑白龙觉,他眉目浓烈,气息浑厚低沉,像是藏了万年酒,越到暮年越香甜。

    但是那站她与龙觉身前百里尘,于苍老中还带着一股无法遮掩疲惫。

    这倦意,不是一日没有休息好,懒懒床上蜷缩一夜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章节就能恢复乏力,而他对此生,再无眷恋与牵挂一种释然和道别。

    大限将止!

    世人曾高呼帝王:“万岁,万岁,万万岁!”但纵然实力天下第一,药技如大罗天神转世,那听上去无比吉祥“万寿无疆”,也总有走到头那一天。

    而比妖娆和龙觉弱几个意境百里尘,是无法抗拒生命流逝,岁月法则,送走了无数故友之后,也终于迎来他神药再也不起作用生机涣散之时。

    灵归天,肉归土,没有人能逆转这样天地大道。

    一滴泪,从妖娆眼中流下。

    她不会流多,因为数万年光阴,她依稀记得自己已经送走元方,战虎,法伊,若竹……

    他们早就约定好了,永别不过是经历了长长痛苦,总算完成此世所有心愿,得以完全放松回归自然一种升华。

    所以不能再多,一滴泪道别刚刚好。

    但是妖娆心里苦,苦若黄连晒成干磨成粉一把塞入喉咙里,那苦涩感觉顿时从舌尖到五脏都灼烧。

    人生灰意笼罩心头上。

    伤神中,她听到了百里尘飘渺而苍老声音。

    “妖娆,有一句话,我从来没有亲口对你说过。直到现……我也不再想说出来。”

    百里尘无视一旁龙觉,轻轻对妖娆说道。

    因为他相信,那曾经就笃定过自己“活不长,陪不了妖娆一生”爱吃醋龙觉,不会计较自己后一次放肆。

    此时他,目光中又亮起璀璨光华,虽然转瞬即逝,但此生种种繁杂,皆沉淀一闪而逝目光中一目了然。

    听到这带着淡淡遗憾叹息,妖娆心顿时狠狠地抽动了一下,无泪水开始心中汹涌奔流!

    她并不是懵懂少女,这么多年,谁曾不计一切对自己好,她都默默地记心里,就像百里尘所说,虽然一切都不用说出来。

    时光磨去了一切光鲜亮丽,一切浮光掠影。后还能留存于掌心,是简单与朴素一份心意。

    不用说出来东西……她懂。

    “我这一生……赚到了啊!”

    百里尘目光离开妖娆,转投苍茫青天,振臂而呼!

    山间百草,天地药灵因为药王高呼而拔地而起,迎风速长!

    而长啸中百里尘,身体也竟然瞬间妖娆眼前破裂成渣,再被狂风碾作斎粉,随着那股浓烈药香之气,被大风吹拂着,轻扬于空旷天空!

    “不!”

    妖娆一声泣哭,疯狂向前踏出一步!

    她想要握紧,但是那瞬间从指尖漏过凉风,却让她感觉到了一股无法描述苍茫!

    握不住……尘归尘,土归土!

    意念第二伤!

    待时光匆匆,此生珍重一一逝去,纵然天地间还有物正待孕育而出,但经历苍茫者已对无力再寻找美景,每失去一份记忆,便有一分生机从身体上生生剥离!

    “不!”

    妖娆悲戚哭声从她还未熄灭炎凰白焰下传出!这份生命大悲之声,冰封城上空茫茫大雪中不断回荡!

    余音不绝,于冰雪中震响!

    就连站一旁泥绾子与水仙子都顿时神色大变!因为此时已经是第二十六息时间!换做别人,十息必死!

    而那被无道子领域包裹无名大能就突然爆发出这样凄凉并带着死意悲鸣!

    她还活着,却活得生不如死!

    “这……太惨了。”

    悲意直接涌入心田,水仙子眼泪情不自禁地涌出眼眶,无论她怎么擦都止不住,虽然她完全不知道那冰封女修“黄泉”中看见了什么东西,但是她那份愤怒与萧索却半点不打折扣地悸动了她心灵!

    再看那木无表情无道子一眼,水仙子顿时狠狠地打了一个冷战!刚才听泥绾师叔说时候她还没有体会,但此时她已经深刻地明了……为何赫连圣王严苛禁止无道子宗内对同门使用这样领域!

    惨无人道!这是不为人伦所容禁忌之法!

    “善哉……善哉……无道……你……速速了结了罢!”

    泥绾子一甩长袖,神色有些不忍地向后退去。

    如果不是无道子正领域内运转他灵气,不可被外物打扰,他都早想冲入领域,给那冰封老祖一个痛死法!

    只有萧家老祖一脸得意地站一旁舔舐自己伤口,那冰封老祖被封入领域后第四息,她那头恐怖火焰神兽就失去灵力供给,“嘭”地一声消失于自己面前。

    所以他很满意现场面,能把那冰封城贱人折磨死……越慢死法他越开心!

    听到泥绾子督促,一头是汗无道子这才缓缓张开双眼。

    他不想告诉众人,这被他领域束缚女修,实是太难对付!

    她本心不断挣扎崛起,他要不断地“听潮阁”-,全文字手打压制她本心才能让她死意心中蔓延!

    那伸出于白色火焰手,已经苍老得像是枯枝,但是那些萦绕冰封老祖身侧,不让众人看到她真正容颜火焰,却以它们生生不息姿态,嚣张地向众人宣誓……

    她心念,还没有败!

    无道子领域,只能让人感觉到时光疾行,灰白烟雾剥夺其实是万物生机,那枯槁手就是明显证明。

    但若真要让一个强大对手自己领域中自愿死亡,真正要灭……是她心!

    以无数重意境之伤,她心头留下一道又一道深深创伤,只有她自己本心升起厌世心意,她灵魂与**,才会真正自己领域中化为尘埃!

    杀此冰封女修,他早已经耗费比平日多数倍灵气与精力,可是纵然给她万年虚幻人生,也只有一道意境之伤能真正她心头留下痕迹!

    因为这样坚定而难以降服对手,无道子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敬意。

    来此一战,只为维护神宗颜面,不带任何个人情感,杀此人,不带任何偏见,只为得胜而战。

    但是心里敬畏是真实,他领域中葬送过那么多强者,就连没心没肺魔王都死灭无数。

    但只有眼前这一位,坚持了足足二十六息不灭!

    她心里挂记人,她心里珍重记忆,他已经来来回回动用了无数次!凡是她有丝丝意东西,都让他他手营造虚幻人生中以无情姿态撕裂!

    她“人生”再也没有任何可以牵挂之物……

    “等等。”

    无道子微微有些颤抖地回答泥绾子。

    “还差后一步,我让她心向死亡!”

    意境后一伤,归墟!

    妖娆意念里,秋日唯美,也让人觉得寂寥。它不像是冬天死寂与单调,但却牵动人萧索心情。

    因为盛夏已过,严冬就要来临,而秋天……就是一个万物走向死亡过程。

    大片大片树木,被红与黄色枫叶覆盖,风一吹过,漫天绚丽落叶,就带着对枝头眷恋姿态飘零于地。

    妖娆与龙觉坐于溪水旁,老得已经不成样子。

    其实以他们实力,想要维持年轻时模样并不困难,但是经历那么多失去,其实回归本源,还是一切自然让人觉得没有负担。

    初元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月,但是他们久居山中,几乎与世隔绝,万年斗转星移,与二人已经完全没有关系。

    死意妖娆与龙觉身上升起,阳寿走到头人,闭上眼睛都能算出自己还有多少次呼吸可以奢侈地浪费。

    二人牵手而坐,一切都不言而喻之间。

    想说话,早已经用万年时光不断重复。可以挂记人,都已经地下等待着他们。死亡不过就是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走到了头,他们便再无牵挂地迎接它!

    妖娆闭上了眼,深深地呼吸着山中清凉空气,脸颊上陡然露出释然表情。

    而就她闭上眼睛那一刻,她完全没有察觉到,那天空中稀薄天云后,悄悄地出现了一枚眼睛!

    无道子拼了全力,想要一窥这心念强大到让他几乎要耗所有灵力女修生命走向头一幕。

    开眼之际,无道子便被眼前无边无蓝天,姹紫嫣红山林,还有天边飞动游鸟给深深地震撼了一把!

    “太惊人了!”

    他顿时倒吸冷气!

    虽能利用人记忆与情感来消磨人求生意志,但是其实虚幻人生中一切超越现实场景,都由被领域束缚之人心灵决定。

    他曾见过无数强者末路死境,无不业火滔天,一派战火,或者饿殍满地,满目疮痍……

    因为他们将死之心是不甘与挣扎甚至复仇和愤怒,所以他们本心遐想出场景,也遍布不满肮脏与杀戮!

    但是眼前宁静与绝美景物……却远远超过他本人对这世界美之处想象!

    “这是死境?”

    无道子内心剧烈悸动,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虽然以那么多毁灭……分离……死亡折磨过内心,走到头依旧这么美好……甚至释然!

    她看死亡中,似有一种常人不可堪破天道。

    万物有荣有枯,人生有生有亡……来既哭着来,那么死……便平静地死。

    那些曾经由虚假人生她心中留下种种伤口,没有成为让她心灵变得丑陋与面目可憎力量,反而用伤与痛,打磨出了一个外观不完美,但内核加坚定心灵!

    “她意境……升华了!此人真不简单!”

    一滴冷汗从无道子额头滴落,再一次从心中升起敬畏冲动!

    “只可惜这人杀了神宗太多弟子长老,而且狂意不折,若留下,日后定是神宗大患!”

    无道子对妖娆看法,依旧建立萧家老祖那些信口胡诌虚假描述之上。

    “还是让她这么平静地走吧,就算是看破死大道,她心……也向放弃生机迈出了我所需关键一步!”

    无论挣扎与平静从容,身体枯槁再加上心中死意坚定,那么无论任何强大召唤师,都将再也走不出无道子领域!

    天空之眼,缓缓闭上。

    无道子决意杀了妖娆之后,将她尸体厚葬于城中,日后无论他再遇到怎么样敌人,这个对手,都是他敬畏一位!

    就无道子退出妖娆后一幕意境时,她却缓缓地张开了双眼,疑惑地用手摸着自己左胸。

    时光匆匆,历经数万年光阴,很多记忆都化成了支离破碎片断,那些断断续续记忆,她早已经不再纠结,但是自归隐山林起,她心中就一直藏着什么东西……那种空虚感觉,无论龙觉拿出什么来填补,她都隐隐地感觉到不安。

    这分隐藏于心灵深处不安宁,让她平静步入死亡从容步伐都被打破?

    “是……什么?”

    妖娆侧着头。缓缓向自己面前清澈溪水看去。

    “是爹爹?”

    “不……我说要爹爹时候,爹爹就带着先天大帝出现我面前了。”

    “是血老头?”

    “不……我说要师尊时候,他就从我们隐世那片山林中出现。”

    “我已经没有什么想要东西,麒麟王,元方,法伊,凤狂,修斯,邪火,邪冰……曾经存我记忆中所有人,我不是已经与他们开心地活了一辈子了吗?”

    “可是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自己少做了一件事?”

    妖娆头又突然剧痛了起来!

    “啊啊啊……可恶啊!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股莫名愤怒登时涌上妖娆心头!所以为了发泄这郁结了数万年疑问与怒火,她下意识地就朝着自己面前溪水里狠狠挥出一拳!

    轰!

    水击空而起,顿时妖娆面前升出百丈水幕!

    而后出人意料地……一只覆盖着细密魔鳞大手,突然从水中升起!

    “你忘记了我!”

    一声长啸……一个人影登时从水中疯狂暴起!他怒吼,震得妖娆狠狠向后一倒,直接撞坚实岩石上。

    不过猛烈撞击却并没有把妖娆撞晕,她反而因为这声长啸,而不由自主地从灵魂深处爆发出无战意!

    ------题外话------

    真是一章文艺范儿章节,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