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章456:飞令传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风痕死亡,风灵珠被封印于地下魔渊内,魔玲这才疲惫地瘫倒于王座上。

    那青龙之眼生命和灵气并没有给她带来太惊喜改变,此时也只令她手指恢复了一些少女弹性。

    “魔锡,本尊需要大量活人,只要是有些生命力,通通都给本尊运到此处来。”

    丢下这一道命令,魔锡就被魔玲威压“嗖”地一声推到了魔殿之外旷野里!

    魔玲需要恢复她容貌,甚至让其它魔众们外貌上看不出她实力倒退。

    没有人知道风灵珠被禁锢这片魔山之下,那些黑暗而狰狞地下魔息,像是扯不断也挣脱不了藤蔓,紧紧地攀附风灵珠上,不断用精纯魔息,一点点蚕食着它精纯风灵……

    直到完全被魔息玷污,失去灵性那一刻。

    妖娆前去昆山宗路上,悄悄抽了时间与爹爹传讯。

    结果得到回答依然是爹爹让刑墨来送风灵珠。

    阿斯兰特脸颊浮现妖娆手里传讯水晶上。

    “妖娆,其实这件事我一直没有来得及与你说,当日我分身带着风灵珠传人来到初元大陆,他却因为身体承受不了来初元后力量爆涨而不自觉地……自爆了。”

    说到这里,阿斯兰特语气中都带着一股不加遮掩忧伤。

    “我从来没有预计过这样事情,不小心害他身亡,真是非常对不“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起他。”

    “而他自爆力量同时也波及到了我分身,所以我分身当时根本没有能力去找你或者我,把风灵珠交到可信人手上。”

    “还好刑墨当时正附近,所以我那被自爆之力重伤分身便直接找到了他。”

    “你之前跟我说过会去昆山宗,所以刑墨就路上寻找你。”

    “丫头,还好风灵珠平安地送到了你手里,这样我也能放心一些,今后六灵齐聚,也许它们就能进化成极道幻器了。”

    妖娆躲马车之后,趁着所有同行路人们都去小解当口与阿斯兰特小声交流。

    听到爹爹这样清晰描述,妖娆紧锁眉心也微微舒展一些。

    “原来是这样啊爹爹,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你近干什么?”

    “先天他要去雷界了,我得准备准备。”

    阿斯兰特水晶那头轻轻地笑着,不过说出来话却让妖娆顿时心中一颤!

    只有渡五衰雷劫才要直接赶去雷界!

    那么爹爹这么说意思就是先天实力,已经直逼半步涅槃!

    “好牛逼耶!”

    妖娆顿时兴奋地大叫起来。

    “不错,他修炼方式与常人不同,也令我受益匪浅。”

    阿斯兰特慈爱地看着妖娆。

    “不过爹爹却无暇顾忌你,让你一个人外面受苦了。”

    阿斯兰特因为选择自己天下大道,相信先天救世言论而不能陪着妖娆去解救血十三,对于他自己而言,这也是他对妖娆永远难以释怀内疚。

    “这有什么爹爹!我过得可好了,一点也不苦。”

    妖娆可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而埋怨过任何人,因为这本来就只是她自己事情而已,她才不会把自己意志强行加注爹爹或者其他人身上。

    她看来,先天想要找解救四奴部人是必要,自己解救血十三也是必要,所以爹爹与自己分开走完全合乎情理。

    话没有说多久,耳边就传来窸窸窣窣脚步声。

    妖娆抬头左看看右看看,发现那些分散开来各自上厕所同行旅客们纷纷开始向马车聚合,所以立即急急对爹爹又说了一句话。

    “有人来了,爹,我先不说了哦,你外面也要小心身体,祝先天前辈平安从雷界回来。”

    此话语毕,看到爹爹对自己抱以微笑,妖娆立即掐断了传讯水晶上灵气,一个翻身乖乖回到自己座位上。

    很那颠簸小马车又摇摇晃晃地开始了它后一断路程跋涉,四周山峰渐渐高大,树木成荫,灵气浓郁。

    一车人都露出兴奋表情,此时窗外仙境般风景瞬间扫去了他们连续两日来长途跋涉劳累。

    因为众人都知道……昆山宗要到了。

    只有妖娆依旧一幅心事重重表情。看来刚才与阿斯兰特对话并没有完全令她介怀。

    “妖娆,你想些什么?”

    自清晨起,应天情就看到妖娆总是发呆。所以他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出来。

    “没什么呢,就是想点到昆山宗而已。”

    妖娆挥了挥手,同样以秘语回答应天情关怀,随着她随手动作,她脸颊上浮现出繁杂表情也瞬间消失,取而代之是看不出忧愁浅笑。

    “好吧,你要是有什么心事,可以说出来,让我给你想办法……”

    应天情弱弱地撇着嘴,不希望跟妖娆同行时,她还瞒自己什么东西。

    “真没什么啦!”

    妖娆扯了一下应天情长发,哈哈大笑。再也不去想与风灵珠有关东西。

    因为自己觉得不对劲,必然有不对劲理由,爹爹却说没问题,也必然有爹爹说没问题道理,那么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玄机……

    “呵呵……”

    一笑之后,妖娆跳跃目光渐渐平静下来。

    她眸光变化,好似风暴海面瞬间风平浪静,柔和日光把海面照得犹如镜面一般光滑,但是谁也看不到那深邃海下,有什么心思悄然酝酿。

    现妖娆关注点,都放了昆山之行上!

    她要借着苏与应天情帮助,把昆山太尊陨骨,从昆山禁地里取出来!

    太阳西斜,山上吹拂风也渐渐湿度降低。

    摇摇晃晃小马车,终于停了一片开阔广场上!

    “好了!我们到了!”

    那赶车大叔好像也受到了鼓舞与振奋,因为平安顺利地到达目地而狠狠地抽起他那杆黑乎乎老烟来为自己庆祝!

    “下车吧!你们这些想来昆山宗里谋个生路家伙们!”

    “你们之中有些人会得偿所愿,有些人却会灰溜溜地走出山门,这一切不于谁比较年轻,谁有力量,完全是一个缘分而已!”

    此时赶车大叔话特别多。

    “被选上,老黑祝你们前途似锦,以后成了真正昆山弟子,不要忘记当年是坐着多么破马车来昆山!”

    “要是没被选上,也不要气馁,人生不就是图一个乐子,至少你们来过这传说中圣地,亲自站了这巍峨巨山之下,体会了这浩荡天威!哈哈哈哈!”

    赶车大叔笑声中带着一种潇洒与恣意态度,顿时让众人忐忑与激动心里又多了一股从容意味。

    “如果想回家,明天清晨来这里同样地方找老黑,老黑带你们回霁雾城去!”

    待车上所有人都下车了,那赶车黑大叔便扬着马鞭,哼着小曲慢悠悠地不知道向哪个方向驶去,很就不见了踪影。

    直到那破兮3gnvelnet-,全文字手打兮小马车完全消失滚滚尘埃中,九人才开始回过神来细细打量眼前场景。

    像他们这样从昆梧大陆各地来昆山宗撞撞运气人不少数,四周不停地响起车马声音,许多平民装束人不断从各种各样马车上来下。

    大多数这样人,家里都有已经昆山宗内做事亲戚,靠着这样关系,他们才能要些金铢,或者问问柴房,丹室,药田,花园……里还缺不缺人手?

    “我去寻我阿哥,家里要建房子,他好久没有给家里送钱了。还有我家大宝,看看能不能让他安排一个洗衣服活儿干干。”

    与妖娆同行那对母子对众人羞涩一笑,而后离开队伍,匆匆向山门口奔去。

    像这样穷亲戚上门寻关系,每天都有数百号人,还得先去山门口排队,给管事弟子塞些钱,才有可能偌大昆山宗里找到熟人。

    所以见那母子先行离开,九人也相互道别,而后匆匆地向人群中挤去。

    远离了同行者们,应天情才开始轻松地与妖娆对话。

    “我说妖娆,这一次为什么不从弟子甄选入手?我们要是以平民身份进入,只怕根本没有资格接触到任何禁地。”

    应天情疑问很理,因为他看来,弟子身份光鲜亮丽,而且混得好了还可以宗门内任意行走。

    但妖娆却微微一笑,自有打算。

    “这次不当弟子了,就扮杂役,你想想我神宗。”

    妖娆压低了声音对应天情说道。

    “当时我符山弟子身份轻松吧?不引人注目,也不需要做繁重课业,但是你看看我宗内时间有多少?不是今天有个什么宗门比赛,就是明天有个魔战……太坑爹了,根本就没有时间蹲宗门总坛地界上好好探查秘境。”

    “倒不如做个烧水扫地丫头,白天随意晃悠一下,晚上整个昆山宗,便都成了我地盘!”

    一想到这里,妖娆脸颊上立即扬起得意扬扬表情。

    她虽然没有于发财老头儿那么多手段,但是她有着无阵不破秘密“武器”帝岚!

    那家伙破阵术,自己威压,加上应天情对昆山各主峰熟悉程度,她有足够自信一定把昆山陨骨从地下挖出来!

    “听你这么一说,也倒是有些道理。”

    应天情摸着下巴,表示认同。

    当下人好一点就是因为没有实力,所以不会被人注意,而且日日都只能待山上,便有了大把充裕时间。

    “怎么?”

    妖娆并不打算放过应天情,一边说一边对他翻了个白眼。

    “我们尊贵应公子,是吃不了干活苦吗?”

    明知道应天情也不是骄纵男人,但是妖娆还是恶趣味地揶揄道。

    “哪有!”

    应天情受到了妖娆刺激,顿时嘭嘭地敲着自己结实胸口,气乎乎地回答。

    “我干活,那可是一把手!”

    鼻腔里喷着气,应天情恨不得此时就给妖娆好好证明一下,自己体力多么充沛。

    “噗!”

    妖娆笑出声来,伸出手拍着他肩膀。

    “好啦,好啦,我们表哥昆山宗也算是个有名气核心弟子,不会给予我们安排坑爹活。等下记得要展示出你热情就好了。”

    妖娆一边说一边拖着应天情向人潮汹涌昆山山门处走去,只不过她们却没有排到人多那些队伍中。

    来访人员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有人接待,而这些专门负责接待来客昆山弟子和长老们,也算是宗内地位低门徒。不会太过嚣张,只是带着一股比平民高傲气场认真收礼,然后安排来客们要求。

    像之前与妖娆应天情同行母子,他们要找人也属于昆山宗下人,所以要排队等待时间极长。

    首先要由山门管事者们核查到宗内确有访客口里那个人存,再派人去口头通知被访者,就算那母子中母亲阿哥知道了自己妹妹与侄儿已经山下等候,也只能每月难得安排一次休息日里匆匆下山来寻亲人。

    这么一来一往,亲人间想见上面说上话也许都得等上个把月。

    大部分来投奔亲人访客们都遵循这样漫长等待过程,除了……另一种人。

    像妖娆这样,一来就要寻见主峰核心弟子访客,自然有级别高弟子负责接待!

    妖娆早已经摸清楚套路,所以此时就装得懵懵懂懂地向人潮另一侧那高大建筑物门槛走去。

    与另一侧人潮相比,这边接待室加宽敞明亮,出入访客也衣着鲜亮一些。

    妖娆与应天情进入之时,门口两侧把门弟子还会小声地提醒。

    “这边是寻访昆山正式弟子大厅哦。”

    妖娆对着好意提醒门童感激地点点头,而后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看着妖娆那“受宠若惊”模样,站她身后应天情简直睚眦欲裂,天知道妖娆这家伙这么能装!就连一个没有见过世面女子初到金碧辉煌大殿里,怯生生地什么都不敢看,什么都不敢摸表情都做得惟妙惟肖。

    “太强大了!要是她想装什么,一装一个准,神仙都看不出这坑爹其实是来昆山挖骨头!”

    一边额头冒汗,应天情也拘谨地走妖娆身旁,身怕自己太从容给妖娆丢了颜面。

    好不容易走到一张雕刻着精美图腾黄杨梨木长桌前,二人才抬头打量端坐于桌后那管事老头。

    “来找何人?”

    就二人抬头之际,桌后就立即传来一声苍老而且没有半点情绪波动讯问。

    这样话,坐桌后老者一天要问上上百次,所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长年累月,这四个字声调就像那些被刀与斧雕刻木桌上花纹一般,一尘不变,不兴波澜。

    “来……来找主峰核心弟子,名为苏,幻器是一只……嗯,大老虎。”

    妖娆张开双手,把两臂可能地伸得极大,像是形容苏狻猊发威模样。

    “海天中文”,全|文字手打不能表现得太从容,也说不清楚苏到底属于昆山宗那个主峰,但是却很笃定他幻兽……这样表现,符合那些来寻亲穷亲戚们!

    “苏师叔?”

    坐桌后老者浑浊无光眼眸里顿时闪起一片湛湛精芒!

    “吓!这两个圆脸家伙,要找可不是一般弟子啊!”

    能入昆山外门,就已经是外门弟子范畴,此之上,外门弟子若天质优秀,又为宗门做出过什么值得称赞功勋,才有可能被破格升为内门弟子。可是内门,也分主峰与非主峰差别。

    如果非主峰弟子,身体也仅比外门弟子高出那么一点点。想要进入昆山主峰,是弟子间打破头都想现实人生梦想!

    一心想被主峰长老们看中,迈入主峰殿堂。

    只不过这样被万人艳羡地位,还不是弟子们可以获得高殊荣。

    进入了主峰山门,才是权力与地位之争第一步,每个主峰弟子何其多?能得到封山尊者青睐,并占有主峰绝大部分资源,并每年弟子幻战赛中崭露头角,才能跻身成为主峰核心弟子!

    昆山十七主峰,每峰核心弟子数十人。不用翻阅宗门记录,只听桌子那一侧女子说出“苏”这个名字。这有些激动老者就知道眼前二人到底是要找什么人!

    “你说是半步兽神召唤师苏师叔?”

    老者大半个身子已经不知不觉地探过了桌面,迅速向妖娆伸来。

    他那句“苏师叔”瞬间把妖娆雷得不轻!

    看来苏昆山地位着实不低,就连这头发胡子都花白老头子都得这样恭恭敬敬地尊称他一声……师叔!

    “嗯……应该,是吧……”

    妖娆弱弱地点头,好像是受到了惊吓。

    只是她就算下意识地向后退,也不忘记清楚地补充一句:

    “反正他很强很强,而且有时候喜欢搞一身泥巴。”

    小细节都突出了她对苏熟悉与了解。加打消老者对妖娆、应天情二人身份质疑。

    老者顿时舔了舔有些干涸唇角,急急问道:

    “你们与他是什么关系?”小眼睛里闪出骇人精芒。

    “是表哥哟,小时候关系特别好表哥。”

    妖娆与应天情异口同声地说道。

    老者反复抬头又低下,抬头又低下,其实早已经激动得心脏狂跳!

    因为照理说,这种主峰核心弟子亲戚,他根本没有权力受理。

    这间大厅之后,还有一栋加精美华丽房屋,专门接待主峰核心弟子与长老家人,但是与那些地位高贵者攀上关系,又是他一直渴望而不可求事情!

    反复打量了一下头上还沾着草灰朴素“兄妹”,老者心中算计。

    “像这样普通百姓,身上半点灵气波动都没有,若是去了后面那房间,只怕说出苏师叔名字来,都没有人肯给他们通报消息。”

    “万一是苏师叔不想见穷亲戚,他们才不想被苏师叔责骂,一定把这件事给隐藏下来,反正苏师叔高高上,如果不回家乡,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什么人来找过他。”

    “但是老夫看这二人好似对苏师叔很熟悉,一点也不像是不请自来那种不要脸东西。如果老夫帮他们一把,也许还能得到意想不到好处!”

    “赌坏了,老夫也不可能再被贬到差地方去,赌对了……那可是属于老夫大机缘!”

    一边这样想,老者一面再次向妖娆与应天情二人确认。

    “你们两个,真与苏师叔很熟?”

    “那自然是很熟悉,原来他蓝魔海,不是这个宗门弟子时,还经常回去看我们。”

    妖娆淡定地回答,这个有力佐证,自然完全抵消了老者心中质疑。因为只有宗内弟子与很熟悉苏人才知道,他是从洪荒秘境中被上四宗挑选出有实力弟子,从蓝魔海破格收取而来。

    负责筛选核实访客老头儿顿时身体一滞。

    “那好,你们不要坑老夫,老夫也是看着你们两个孩子一身风尘又老实巴交模样才帮你们一把。可千万不要招来了苏师叔后他不认你们,那老夫就死定了!”

    把心一横,老头儿顿时从他桌下取出一枚木牌,看那木牌灵气四溢模样就知道此物必然被风灵气加持!

    “不会!不会!我们表哥一定很想我们!”

    妖娆与应天情极有默契地老者面前点头卖萌。

    “等着!”

    老头脸颊上露出郑重表情,要知道这么一枚飞令,是寻常时刻绝对不可能动用特殊物品,每个负责访客接待门徒们人手只有一枚,非常时刻使用,可以飞至总坛内任一主峰里传播消息,十分珍贵。

    可是要赌就要下本钱,老头儿拧着眉头,一咬牙,就把手里飞令给抛了出去!

    看到有飞令划过眼前,这间大厅内做事昆山弟子们竟不约而同地盼盼把目光投向了老者与妖娆、应天情三人。

    因为知道飞令可贵,所以这些人被惊得连手里正做活都停了下来,满心期待着那性格容易冲动老头会惹出什么大事!

    “老莫又要闯祸了吧?”

    众人心中默默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