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57:表哥,我好想乃!

457:表哥,我好想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昆山第二主峰,是一座巍峨高峰,山石嶙峋,之比于第一主峰钟灵毓秀,此峰加粗犷直率。

    第二峰半山流水台,是主峰弟子们傍晚喜欢来地点。

    因为一日苦修之后,那些实力强大主峰核心弟子们都会三三两两聚集这里,有时候相互切磋,有时候把酒言欢,他们身影,给了那些躲小树林中初入门弹弟子们以无限美好遐想。

    躲林中小弟子们也渴望着自己有一日也能穿上代表主峰核心弟子身份华丽腰封与飘逸天蚕外衣,成为万众瞩目耀眼星。

    所以只要有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远远眺望那些强大师兄们身影机会。

    一些女弟子们甚至还会红着脸小声地议论哪位师兄容貌英俊,哪位师兄性格温和,哪一天自己与哪个师兄说了一句什么样话……之类话题,言语中不匮羞涩温吞。

    当然,这些实力稍差主峰弟子们就算是心中再渴望接近强者,也不会不长眼地去打扰师兄们休息时光。

    其实主峰核心弟子们也知道就不远处小树林里聚集着无数师弟师妹,但他们不会意那些同门但资质庸俗弟子们热切目光。

    因为他们每日这里现身,不过是被师尊要求,给那些同门弟子们营造出一个可以追逐美好希望而已。

    流水台上数十人身影各自有各自手里事情。有对决,有聊天。而一个挺拔身影赫然端坐亭中,远远一看就知道是苏背影。

    “苏师弟,你很少来流水台啊,才出关吧?今天你能出现这里,真是难得。”

    另一位坐亭中男子对苏浅浅地笑。

    此时二人正对棋,只不过这棋局有些怪异。

    说话之人离石桌棋盘约有一臂之距,手里正忙着煮水泡茶,但是他目光所至棋盘格上,却突然水波鳞鳞!

    肉眼可见水波棋盘上荡漾开来,这阵阵波光甚至吸引了一旁对战数人注意力。

    只觉得天空中水元素突然此人目光焦点上聚合,而后“噗”地一声凝结出一枚剔透冰棋子!

    乒乓!

    一声脆响,那晶莹棋子落棋盘上,反射出夕阳流金光泽。

    好另类棋术!

    “涛合师兄,你真是难为我了,我真不懂下棋。”

    苏坐那以水和冰凝结棋子男子对面,一脸抱歉地挠着脖子。

    没有了黄泥台,苏身上再也没有沾染那些脏兮兮泥巴,而且与小猊契约之后,猊兽尊贵气息也中和了他与生俱来骇人戾气。

    如果说曾经他是一柄需要靠泥石来镇压自己戾气狂刀,那么现他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刀鞘,很好地隐藏了自己锋芒。

    “来嘛,下一子又何妨。”

    那名字涛合男子不断劝说着苏,那热情模样让苏都没有办法拒绝他极力邀请。

    看了看石桌上,白棋是用冰水凝结而成。而自己手边也没有放置黑子,所以苏便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于是凭空之下,那原本光滑石台突然一阵悸动,空气中土元素迅速凝结,而后一眨眼时间内,一枚暗黄色土元素棋子就代替了黑子而落于棋盘中间。

    此法与涛合凝子方法如出一辙,只不过苏善用是土元素,而涛合为水冰而已。

    那落子位置,果然说明苏根本就不是会下棋人,但那一子凝结而出之时,却还是让那涛合眼角不自觉地轻轻抽动了一下。

    不过他很就掩盖了自己情绪波动,把茶杯递向苏,而后轻笑道:

    “好棋!好棋!”

    就二人交谈之间,一道青色风突然从远山之间急急而来,瞬间穿越千米,直接朝着第二峰锁山大阵而来。

    眼力好人抬头一看,就知道那是一枚飞令。

    “咦?飞令传书,那些山门口老头们又有什么唧唧歪歪小事当成大事来汇报了?”

    有第二峰弟子也注意到了飞令破风声音,所以下意识地抬头说道。

    只见一枚小小飞令掠起第二峰外锁山大阵层层涟漪,远远看去,好似斑斓气泡被风吹皱,一层层阵符之光半空下闪烁。

    不过因为飞令上镌刻豁免符纹,让它能无视任何主峰防御。所以这枚飞令只是略微地天空中停顿了一下,就继续疾速地向地面降来。

    这种低级飞令,只配发给镇守山门外门弟子,对于主峰弟子们来说,手里握有传讯水晶,或者自己就能瞬间主峰间穿行,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劳神费力幻器做为传话工具。

    可是对于那些没有实力进行秘语传音守山弟子来说,飞令都是珍贵消耗品,很难得让他们祭出自己飞令一次。

    所以每次飞令出现,就必意味着山门口发生了什么让那些守山人不得不向上汇报大事。

    众人目光追逐下,那枚小巧飞令就直接落了苏手里。

    看飞令向自己而来,苏先是一怔,完全没有想到与自己有关,不过继而目光又是一闪,心中隐隐想起某只坑货好像提到过近要来找他事情,于是心跳立即了一拍。

    但还是目无表情地用手接下飞令,二指令身上轻轻一抹。

    “表哥!”

    一道飘渺声音自飞令上传出,听到这甜腻到粘牙呼喊,苏小心肝都颤抖了起来!

    妖娆!

    你终于来了!

    “不好意思涛合师兄,我有些私事要去处理,这盘棋,我是不能陪你下了。”

    无比庆幸妖娆能这个时候出现,让自己离开这头痛棋局!

    苏顿时笑得合不上嘴,握着飞令一个挺身就稳稳地站起。

    只见他对着涛合一拱手,解释好自己离开理由,便迅速御空而起,兴奋地向山下冲去。

    这接令与起身只是电光火石一瞬,根本就没有给涛合反应时间。

    待涛合眼珠子再转一圈,苏远去身影已经没入了层层云端里。

    “怎么样呢?涛合。”

    待苏离开,一个身着藕色长裙女子款款而来,浅笑着向涛合问道,俏丽脸上浮现出精明与好奇表情。这二人谈论对象,自然是已经离开苏。

    “他又精进了,这从蓝魔海破格录入主峰乡下人,也不知道得了师尊什么真传,每闭关一次,实力都会大涨一截!”

    此时涛合,已经收敛他温和笑意,目光中迸射出来了不善寒光!

    “哟,有你说那么强吗?”

    女修抬起额头,向棋盘上看去,只见棋盘上双子,冰子已经有了渐渐消融趋势,而那以土石凝聚黑子,苏已然离开千米之外,依旧坚挺地立棋盘之上!

    好可怕元素凝聚力!

    刚才与其说是下棋,倒不如说这是一种强大力量张显!

    虽然说元素奥义是每个召唤师都可以操纵战术,但是让这些由元素凝结出纯能物质,精确地落棋格,并保持其一盘棋时间内不消融,这远比真正元素幻战艰难。

    苏远去,而黑子不立即化为散沙,那就意味着他对天道掌握已经突破了一般水平,向着诛神境界晋升!

    而昆山主峰核心弟子中,能晋升诛神境人,几乎能稳坐主峰前三位置!

    “哼!”

    涛合拍桌而起,看到自己棋子消融而苏棋子坚定不拔,他心中野火骤然升起,狠狠一掌,顿时把桌上棋子连同整个石桌都轰成了碎渣!

    就算这样,也难以消弭他心中对苏后来居上怨恨!

    主峰弟子之间斗争,往往比战场上厮杀加凶残血腥,高地位,意味着师尊多重视,资料多占有!

    因为这个,涛合也绝不能让苏站到自己头上去!

    听到身旁一声巨响,所有汇聚于流水台上弟子们都不约而同地向声音发出方向看去,不过他们此时能看到只有亭中石台化成滚滚烟尘,那刚才此对棋二人,悉数都不见了踪影。

    只有那与涛合打过招呼女子掩着口鼻轻轻笑出声来。

    她明媚双目下依稀有星光闪烁,抬头心里暗暗自语:

    “涛合啊涛合,我看你第三位置是坐不长久了,不过这样也好,无论是你干掉了苏,还是苏取你而待之,对于我而言,都是可以再进一席好事……”

    争斗,弟子之间永恒不灭话题。

    而山门口,那老者祭出了飞令之后自己心里也能忐忑。

    因为真正修行者们,都会渐渐脱离世俗,摒弃自己曾经家人与亲友,一心只追求无上天道,那些早已经被他们抛身后曾经,是他们不想回首与眷顾东西。

    虽然眼前一双兄妹对苏师叔十分熟悉,但天知道那早已经超越普通人范畴,去追寻天道苏师叔,是不是还会对他家人们保持着一颗呵护之心?

    “老莫老莫,你这下是真要坏事了吧?”

    那些停下手里活老头子们,纷纷带着看好戏心静看着传飞令老头与他桌前兄妹二人。

    这些山门口做事老头儿,基本上都是昆山宗外面弟子,年轻时候还算有些潜质,只不过百年外门不得晋升,到了年老时候,就被派到山门口日日重复这些枯燥而繁琐工作,也算是他们为宗门能后一些用处。

    这些人中同老莫一样想法老者有不少,他们已经失去什么一夜成名,叱咤风云梦想,唯一追求就是有朝一日接待到一位身份尊贵客人,然后让自己回到宗内,看看大院,扫扫后山,过些轻松悠闲日子,不要再蹲山门口吃灰尘。

    显然这个老莫就把自己希望赌了桌前那两个其貌不扬“兄妹”身上。

    “啧啧!这样穿着,想必能找到亲戚也不是什么身份尊贵者,老莫这次是失误了呢。”

    “要是叫来不是什么地位尊贵者,也许还是件好事,去年那老黄,看到一个老婆婆要找第四峰何长老,就傻里傻气地用了飞令,结果吵到何长老清修,便把老黄发配去扫厕所了!那老头现还弟子院厕所里待着,好可怜啊。所以我们手里飞令,可不能胡乱使用。”

    那些抱着看好戏心情守山老头们坐一旁窃窃私语,却一点也不避讳妖娆与应天情耳朵。

    听到兄弟们揶揄,老莫心情加不安,而就他有些按捺不住时候,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奔雷般巨响!

    轰!

    昆山锁山大阵内,直接飞出一个威压隆隆人影来!

    就算此地是昆山宗对外宣称“山门”,但其实地处偏僻,只是一个用来专门接待百姓与普通访客据点,鲜少有真正宗内强者自此处穿行。

    而此时那奔出结界人影,却带着强大威压,顿时让此地守山门徒们身体内灵气疯狂翻沸,那些坐于房间内老头们即使看不到房外场面,也能感觉到……

    有大人物来了!

    正排着队寻常百姓们纷纷被天空中掀起狂风吓得一惊,抱着头滚到路边,待他们觉得沙石不再拼命割过自己手背时,其中胆大者才敢透过捂着眼指缝,偷偷向前打量身前变故!

    那原本平坦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人!

    层层土浪从他脚下向四面八方拍打而去,这并不是他有意地张显自己实力,而是他与生俱来气息,就有着撼动大地威力!

    “吓!那就是神王啊!”

    百姓中有人惊愕地大叫起来。

    “看!看!我们今天多幸运,能看到神王身姿!”

    “他衣服好华丽!那轻轻薄薄纱,就是传说中天蚕丝吧?”

    “天啊!我就说来这里不会后悔嘛,我家二狗要是能去山上给这等神王洗衣烧水,真是八辈子修来福气!”

    各种惊叫声连连响起,差点把苏夸到了天上去,因为根本无法想象召唤师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所以那些从昆梧大陆各地涌来讨生活百姓们甚至认为自己今日看到是昆山宗里强某个大能。

    其实此时苏,不过是诛神中级召唤师而已。强者中不算至强,但弟子中能于这么年轻年纪步入诛神境,已经是出类拔萃存。

    苏根本听不到两道百姓们高呼,倒不是因为他自大,而是他生来就不追求众星捧月那种高高上感,此时他心里,只有将要见到老朋友开心与激动。

    捏着手中飞令,苏大步向前方大厅内走去。

    看到苏身影出现大厅门口,坐厅内办事一干老头儿们完全傻了眼儿!

    飞令传书,传就是消息,只要听到传书人再向令中注入一道灵气,就能把自己对传书回复烙印飞令上,交代下人处理。

    或先安排自己亲人山下住好,等待合适时间请他们上山一聚,或者说自己从来没有这样亲戚,让下人们把他们赶走……

    一切都是通过飞令传话,哪有见过什么身份尊贵者,自己捏着飞令就冲到山门口?!

    所有昆山门徒们看到苏脸色都变了味道。

    因为就算苏不认识他们,但他们对每一主峰核心弟子容貌还是记得深刻!

    乒乓……嘭咚!

    物品掉落,桌椅摩擦声音响成一片,此时只要还反应得过来人们都仓促地站起身来,迎接这位第二主峰地位不凡核心弟子到来。

    “苏师叔!”众人齐声吆喝像打雷一样!

    妖娆眯着眼睛打量着那个出现于门口人影,多月不见,苏昆山应该混得不错。

    身上肌肉又结实了不少,不断从体内散发出威压带着一股浑厚气场!

    “表哥!”

    嘴巴一咧,妖娆就哇呀呀地扑了上去!

    看到妖娆卖萌,站一旁应天情也毫不示弱,立即嗷嗷了一嗓子:

    “表哥!”

    而后哇呀呀地也朝着苏纵身扑去!

    两个人根本无畏苏身上那股让人畏惧威慑力,一左一右地抱着苏手开始相互拉扯!

    看到左边那小眼睛圆脸“陌生”女子,苏开心之余心里亦迅速升起一股恶寒。

    “我擦……为什么每次妖娆身旁,总有一种生命不受保护不安全感?”

    就算妖娆容貌与气息通通改变,但是只要看到她那招牌式笑容,苏就能百分之一百二地笃定是她本人……并总觉得下一秒会有不好差事要降临他头上。但是他又鬼畜……心里隐隐期待妖娆“坑”他,带他一起去做惊天动地大事。

    因为他们血脉里,同样都带着不羁战血!

    只有看到妖娆,他才能丢下第二峰自己同门师兄弟们无时无刻不上演试探戏码。什么“下棋”,“切磋”,“聊天”……那些让他厌恶假脸通通都妖娆笑声中灰飞烟灭!

    “还有……”

    苏又看了看自己右边,立即吓了一大跳!

    “日!好大一个猪头!”

    “这又是哪个?看上去不像龙觉。这难道也是妖娆带来人?”

    “表哥!表哥!我好想乃!”

    妖娆摇着苏手,红唇扯起大大笑脸。

    这是实话,就算她不是因为昆山太尊陨骨来找苏,能见到昔日同伴,她是打心眼里高兴。

    特别是看到苏现这样精神抖擞模样,是让她为他开心!

    “嗯!来了就好!”苏拍着妖娆头。

    他当年进入昆山宗,是一受妖娆所托,来这宗门内帮她寻找与血十三封印之秘有关东西,二是也希望自己高度上能看到不一样风景。

    这些日子以来,他眼界与实力都发生了质蜕变,唯一不变是对妖娆还有龙觉那颗赤诚朋友之心。

    “表哥,表哥,我也想乃!”

    被刺激了应天情学着妖娆话,加猛烈地摇起苏手。

    “这是谁?好没节操。”

    苏翻着眼,立即以秘语讯问那装纯真妖娆。

    “是神宗应天情,你应该听说过。”

    妖娆也没掂量苏胆子,毫不顾忌地把应天情名字给报了了来。

    这个回答,顿时让原本还有些骄傲与得瑟之心苏一口老血飙了出来!

    应天情!

    我勒了个去!四宗弟子之间谁会没有听过他名字?

    神宗第一主峰,圣王麾下首座弟子!就算自己昆山主峰里混出了名气,但是与神宗应天情名气和实力比起来,恐怕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距离!

    “咳咳……咳咳咳咳!”狂咳!

    咽到嗓子眼里口水差点把苏给呛死。

    他惊恐地瞪着牛眼狠狠用目光戳妖娆,好想把她小脑袋瓜开出个洞好好看看里面构造!

    “这个妖孽,居然把神宗强弟子毒成猪头,然后骗来昆山宗扫马路!”

    此时苏有一种五雷轰顶,瞬间被雷得外焦里嫩感觉。

    自己曾经妖娆手里吃亏,与这应大少爷比起来,好似什么都可以淡忘了!

    一这么想,苏立即面带同情地看着自己右手边那还傻兮兮叫着自己“表哥”猪头脸。

    心里不断叹息。

    “呀呀,真可怜,都被妖娆玩傻了。”

    “我带你们去宗内。”

    一手扯着一个,苏拉起妖娆与应天情就向外面飞去,以他昆山宗现影响力,随意给二人谋一个轻松差事是手到擒来小事。

    只不过他将欲腾空之即,身后又传来那老莫“哎哎哎……”欲言又止声。

    聪明妖娆哪里会猜不到那管事老头帮助自己时心里小九九,不过今日要不是有他相助,自己只怕也没有办法这么见到苏。

    所以妖娆立即轻轻一笑,苏耳边说道:

    “表哥,今日多亏了那位老管事仗义帮助,我才能这么顺利地见到你,我看他天天这里办事也挺辛苦,老人家年纪大了,换个轻松点活吧!”

    妖娆声音传出苏耳际同时,也传到了那一脸期待老莫耳里。

    桌后老头,立即对妖娆抱以感激笑意,他没有想到一个看似没有见过世面小姑娘,心思居然这么为别人着想。

    “原来是这样?那老莫你明日到宗内报我名号,就说我第二峰山下花圃,还缺一个看园人,你去顶这个差事吧。”

    说完这句话,苏就带着妖娆与应天情,消失了众人视线里。

    留下大厅内所有人,一脸羡慕地看着被天上馅饼砸中莫老头儿!

    拉着妖娆,应天情二人,苏很就飞越锁山大阵,把二人拉到了昆山总坛地界里。

    ------题外话------

    大家来看文下置顶公告哦。暑假活动,送麦吻,送奖品,送吾读币了~

    吾读提供全文字线阅读,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吾读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