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58:初入昆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来到昆山宗第三天,托苏福,妖娆与应天情昆山后山药田里找到了一个给给药材浇水拔草活儿。

    虽然这活并不轻松,要牢记各种灵药药性,想呵护老娘一样好好呵护每一片药叶,不得有任何闪失也不能忘记浇水时间,但是这些琐事都难不倒本来就对药草分外熟悉妖娆。

    其实苏本来想给妖娆安排些轻松活,比如看花园啊,守果林之类,因为不接触重要物品,一般都没有什么人会打扰与关注,不像药田,十七个主峰长老们都盯着这里药材,所以潜伏这里也有诸多不方便地方。

    但是妖娆喜欢药田小厮这身份给她带来便利。

    因为与药材有关,她就可以特定时间出入十七座主峰丹房!

    借着那样机会,白天里她也有时间与那些主峰杂役们搞好关系,从他们嘴里套套什么稀奇古怪传说和流言。

    药田护药本是苦活,身份再高一些长老们绝计不会把自己远房亲戚介绍到药田里辛苦除草,那些大长老亲属们所争抢,都是些什么月供管事之类可以捞到油水美差。

    哪个有背景人喜欢天天与泥巴和杂草打交道?

    所以知道这“苏小妹”与“苏小弟”都是第二主峰核心弟子苏带来亲戚后,那些药田管事长老们也对妖娆与应天情照顾有佳。

    妖娆与应天情负责是一片雾莲花池,这种有着宁心静气之效药花除了需要每日用水魄与光系草灰滋养以外,不需要浇水,也不需要拔草。

    它们生长,需要是宁静与光明环境,那药田管事长老甚至对妖娆要求,如果她唱歌好听,没事时候对雾莲多唱几声,结出来花朵都会大一些。

    所以妖娆来到昆山宗日常工作又多了一项……

    对着一池子花放声高歌!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嘿!好风光!好风光!”

    铿锵有力!

    带着浓浓乡土气坑爹歌声池水上不断回响,震得水里鹅卵石都掉渣子。

    妖娆与应天情划着小船池水中荡漾,不时地向水里丢一些闪闪发亮光系草灰。听到妖娆唱歌,应天情此时简直有一种投水自冲动。

    他本以为像妖娆这样绝美又潜力变态女子,唱起歌来也会像天籁一般动听,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妖娆歌喉,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难听!

    就应天情捂着耳朵同时,小船四周数朵雾莲也纷纷“咔嚓,咔嚓”向两边一歪,直接倒地。

    这些药花像是有灵性似,听到哪吓死人歌,便失去了继续笔直挺立于天空下勇气。

    “哎哎……这朵花不行了,为了不让它继续池子里吸取养分,我就勉为其难地把它收下好了。”

    妖娆一边纯良地扼腕叹息,一边急不可耐地伸手把那低垂大莲花一把拧下,毫不脸红地将它们丢入自己驭兽环里。

    应天情眼睛滴血。

    “妖娆,你是故意吧……”深深地鄙视声音。

    “啊?啊,哈,哈,哈哈……”妖娆干巴巴地笑着:“这哪有可能?要是我们规定时间内不上交一定数量雾莲花干,那药田长老可是要打我们屁股,我现可是很认真养花。”

    妖娆一边腹黑地笑,一边继续用歌声摧残着满池雾莲,开玩笑,她是谁?传说中雁过拔毛,一毫不留妖娆大王是也,来昆山宗给那帮老东西们养花养草,还不让她多收点报酬?

    一边扯花,妖娆一边把苏告知她消息心里慢慢梳理。

    从她于发财老头那里听来自言自语里可以知晓,上四宗四位太尊应该分别是:“酒中仙,笑面子,茶仙子,梦里人”四人。

    妖娆脑子转得飞。

    已经知道是,酒中仙属于神宗,是应氏古祖。笑面子属于天门,长得肚大如箩。以星月圣地尊崇女修习俗来看,茶仙子这有女性特征名字,极有可能出身星月圣地。

    那后一个“梦里人”应该就是指昆山派太尊。

    一般这些朗朗上口名号,都与四位太尊某些爱好或者特点相吻合。比如应氏古祖嗜酒如命,天门太尊一脸笑颜……

    “那么‘梦里人’又是指什么意思?”

    妖娆侧着头陷入深深沉思。

    “难道是喜欢睡觉?或者他幻技与梦境有关?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指明隐藏陨骨禁地到底藏昆山宗哪里。”

    妖娆心中暗自揣测。

    然后她又想到了从于发财老头儿那里抢来那张黄纸。

    黄纸上面密密麻麻不同笔迹符号她费力看了很久,可以勉强把与神宗和天门宗有关东西剔除。因为那纸也给应天情见过,大部分推算,都是针对神宗酒山秘境中只有应氏一脉弟子才代代相传破阵步法来书写破阵之步!

    当时应天情看完黄纸内容,都不得不大声感叹写出这些步法人才华惊人,因为纸上演算出东西,已经与他烙印心应氏跬步有八成完全相同,如果以纸上所写方法破阵,虽然还会遇到三两次生死危机,但是只要能避过那三两次危机,同样也能走到后一步。

    因为应天情感叹,让妖娆想把于发财抓到手心里,好好盘问他这纸出处还有渊源。

    由这张黄纸可以看出,她之前,还有一些人这么出人意料地靠近过上四宗与血十三秘密!

    关于昆山宗那一部分笔记有五处,把这些地方一一翻遍是不是真有可能找到昆山陨骨?

    这才是妖娆现关心事情。

    “今晚,先试一个禁地好。”

    纸上内容,妖娆大部分已经记心底,那纸中记录一处禁地,就离药田不远后山中,而且平日人径稀少,一点也不像是守护着什么惊世秘密大宝库。

    但是妖娆有过酒山禁地与神王碑林遭遇之后,早就知道上四宗藏东西手段,都是把重要东西藏匿于看上去稀松平常地方。

    有着这样打算,妖娆心情也渐渐安稳下来。

    虽然她时间无多,但也不能急于求成,寻找陨骨事不能急,为了不引起昆山长老注意,她必须慢慢进行寻骨计划。

    只要能低调无声地生活昆山宗里,她就能一个接着一个地把昆山所有禁地摸个遍!

    这才是她甘愿顶着头上大太阳,每日来莲池里养花唱歌真正原因。

    妖娆想法固然是好,但是她不曾想到,自己之前那不安第六感早已经应验,上四宗现看上去好似平静,但是其实内部早因为神宗与天门宗太尊陨骨遗失而进入高警戒!

    四宗不断向天运宗施加压力,迫使病中天机老人强打精神准备推动天衍仪进行天道预算。

    而除了这个方面准备之外,依旧守护着陨骨昆山宗与星月圣地两派,所有知情者神经都绷得紧紧,身怕自己刚嘲笑与唾弃完神宗和天门宗失误,陨骨丢失坏事又落到自己头上!

    可以说为了防止昆山太尊陨骨丢失,大部分知道陨骨存昆山长老和太上长老们都纷纷从闭关中苏醒,潜藏于昆山宗总坛各个主峰之上,严防“盗骨贼人”现身!

    此时是昆山宗内部战备非常时期,看似平静之下隐藏着无数陷阱。若是妖娆真这种情况下有所行动,很有可能引祸上身。

    不过这些昆山宗内隐藏得很好太上长老们,也没有想到“盗骨贼人”还没有出现,又有一件大事突然出现,让他们急得跳脚!

    就妖娆站药田雾莲池内采莲时候,一群昆山宗核心长老与太上长老正聚集圣王宝殿内,为一件事而不断争执叫嚷!

    “禀报圣王殿下,魔战告急!魔族大军前日突然从北方而来,向我南海沙湾进行了猛烈打击。”

    急急嘶吼声音响起。

    一个绿袍长老浑身是血地站圣王殿中央。

    他身上还带着一道道伤口,花白胡子上沾着沙石与泥浆,一脸沉痛地站昆山宗圣王面前汇报这一惊人战况!

    上四宗每一个宗门,都负责镇守一片与魔域接壤战争。

    神宗战场是殇城,天门宗战场是天门险关,而昆山宗魔战场,就名……南海沙湾。

    “这不可能把,前几天还好端端,怎么突然就有魔兵从海里冒出来了?”

    听到那受伤绿袍长老禀报,一干衣饰华丽昆山长老们顿时激动得大声嚷嚷起来。就算看到绿袍老头那浑身是伤模样,都不太敢相信他所说战报。

    战争?

    开玩笑,这样字眼对于一直听到和平战报它们来说……实是太遥远了。而且眼下他们重要任务是看住昆山总坛太尊陨骨,哪有分身能力去顾及魔战场战斗?

    越是心急,祸事越是一件接着一件!

    烦人啊!

    站圣王殿中昆山强者们顿时都有一种火烧屁股感觉。

    “是真!老朽都这个模样回来了,难道你们这些老顽固还不相信吗?”

    本来是拼死才逃回宗门报信,没有想到还要被同门怀疑,那绿袍老者听了众人议论之后,差点气火攻心,一口血从嗓子眼里飙出来。

    “不错!我师尊说得没有错!魔军突然大举涌来,而且他们这次战斗方式……很奇怪!”

    跟绿袍老者身后一个身上同样挂着伤中年人急急补充道。

    “这一次他们背后好像有一个十分难缠魔王坐镇,所以战术再也不像以往那种横冲直撞死板,而是把大量魔战军分成了无数个机动性极强小队,绕过我们防线,专门冲上海陆,袭击普通百姓!”

    这中年人才把事情关键地方说了出来。

    魔族上岸了?而且成功袭击普通百姓?

    他此话一出口,立即引得场所有昆山长老,包括昆山圣王本人内……纷纷双眸一缩!

    “这话怎讲?”

    昆山圣王威严而不容质疑声音终于从高处王座上隆隆传来。顿时让那因为情急而逾越了身份说话中年男子跪倒地。

    “你说吧,无妨。”

    绿袍老头喘着粗气,并不责怪自己弟子多嘴,反而鼓励他把实情向所有人交代清楚,因为他自己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现喘气都喘不过来,实没有力气把事情原委真实地还原长老与圣王面前。

    “我……”

    看了一眼自己重伤身师尊,中年人跪地上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而后认真地描述起来。

    “我们从昨日清晨就突然感觉到魔海内升起大量不同寻常浓郁魔息,所以立即向宗内报信并进入了一级戒备。但是海岸上苦等了一天,完全没有发现魔物要上岸迹象,所以几位镇守海岸线长老就以为那些澎湃魔息不过是魔族佯攻而已,因为这种事之前也发生过很多次。”

    “到了午后,海上一直没有动静,一级戒备被改成二级戒备,半数弟子被撤回营地。”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结,却没有想到刚回营地弟子却发现军营后几座主城已经遭到了魔族洗劫!”

    说到这里,那中年男子声音都颤抖起来,只怕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他也亲眼经历过那一切,所以此时回想,只让他害怕得瑟瑟发抖!

    “那些可恶魔族,不知道怎么从海下运来了钻沙魔虫,海岸线下打出几枚巨大隧道,直接绕到了我们后方,而后把队伍分成无数机动小队,把那些主城……通通血洗了一番!”

    中年男子眼中流出血泪,一般靠近魔战区人族主城,都不单纯只是给百姓居住地方,这些主城都是战需要塞,生活城中平民多半是实力不俗佣兵,会制作幻器铁匠,赤脚药师,还有农民。

    这些人长期为魔战场里昆山宗弟子长老们提供食物,药材和装备上补给,随着时间积累,他们与昆山魔战军关系也亲得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所以这些主城毁灭,对于那些镇守南海沙湾昆山弟子们,是无比沉重心情打击!

    中年人抽泣地继续说道:“魔族灭城方法很独特,街道上只看到少部分战斗痕迹,死去大多都是有抵抗迹象佣兵,而那些实力弱铁匠,农民……却甚少留下尸体。”

    “所以我们有充分把握推测,这些人很有可能并没有死于魔战,而是因为什么特殊理由,被魔族那些该死畜生给带走了!”

    中年人分析得十分理,而且他得出结论是也是他师尊与其他镇守南海沙湾长老们共同得出结论。

    那绿袍老者一身伤痕,也是因为看到城内被钻沙魔虫打出大洞还不断地把百姓向洞内吸吮,所以冲上前去抢人而被数名强大魔战神夹击造成。

    此次魔军并不恋战,卷完活人之后就消失于钻沙魔虫打出地洞里。实是让昆山魔战军们应接不暇!

    “多少城受到了波及?”

    昆山圣王霍然站起,脸颊上浮现出恼怒神情!

    如果昆山魔战场这么容易就被魔族绕过,而后袭击普通城池,那么昆山宗初元大地威信立即将会受到严重质疑!

    “大概……大概两座主城加上它们下辖村乡,一夜之间,千人战死,近万人失踪,受伤者不记其数,战局危机。”

    跪地上中年人惶恐地陈述。

    他无声蠕动着唇角,似还想说:关键是……我们此时并没有防范钻沙魔虫对策,不知道那些掠人魔军,哪个地点,哪个时间又会突然出现!

    看着自己弟子那一边描述一边颤抖模样,那受伤绿袍老者也好不容易缓过了一口气来。

    他提起一口气,低沉地对场所有昆山长老以及圣王说道:

    “战局危急,我们人手不够,不能一边警戒海岸边一边派出充足战力镇守魔域附近所有主城,所以肯请圣王增派弟子,支援我南海沙湾魔战军!”

    这绿袍老者乃是魔战军中德高望重一位,自年轻时期就一直驻守于南海沙湾,弟子中颇有威信。他魔战经验丰富,如果这是他对整个战局分析,那么此时昆山魔域确是遇到了极大威胁。

    他言下之意为:圣王如果不派人支援,那么魔战场……我们守不住了!

    一滴冷汗从昆山圣王额头上滴落。

    那提出增兵要求绿袍长老自然不知道宗门内高手都镇守太尊陨骨一事,这件隐秘事情,只被少数人掌握,而且绝对不会将它公之于众。

    但是这样下来,他便根本无法平衡战力,也没有任何可以取信于众人理由让他们继续魔战场与魔族死拼。

    落绿袍长老与千万魔战部队眼里,他势必会成为一个冷血不近人情,并根本不乎魔战战局垃圾圣王!

    “头痛啊!”

    昆山圣王拧着眉头,恨不得此时用手去敲自己头!

    再想想天门宗是如何丢失太尊陨骨,他想想都觉得背脊发凉。

    天门宗也是因为大部分战力悉数转移到了天门险关魔战场上,所以导致陨骨莫名丢失,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被人发现。

    要是昆山宗再重导这样覆辙,岂不是自己找抽?

    不支援魔战场,昆山宗声誉会大受影响,还会激起大量不知情长老与弟子们怒火。可是万一支持了魔战场而使得太尊陨骨失窃,那可不是昆山宗一宗问题……而是很有可能引起上四宗通通覆灭危险!

    魔族魔战发动得真是极为及时,不过这里面也有一些魔玲功劳。

    因为她生命力与灵气大量消耗,所以现急需要活物充实,正好魔锡遇上了一个也需要鲜劳动力魔主,二魔一拍即合,召唤出了平日里极难被驾驭钻沙魔虫,共同策划了这一场让昆山宗应接不暇战乱!

    “本尊……”

    看到众人灼热目光悉数聚焦于自己身上,昆山圣王背上衣物完全被汗水打湿,这种情况之下,他不能不对危急形势做出自己决断。

    但是无论是任何一种答复,都让他有一种为难纠结。

    不过还好此时有人救他,他刚开口说出“本尊”二字之时,他王座层层帷幔之下,突然传出了一道威严声音!

    “此事吾知道了,你们先行退下,我与圣王有些话说!”

    很简单一句话,自圣王身后内殿中传出,似比圣王本人声音加威严浑厚,立即震得场所有昆山长老们身体一滞,好似身体不由自主地想要跪地!

    “那是!”

    所有人心跳狂乱得无以复加,源自灵魂深处战栗与兴奋充分地证明了那突然说话之人实力和身份!

    “是……天昊太上长老!”

    “不是说天昊太上长老已经闭关多年,很少出现宗内了吗?”

    “与天昊太上长老一起闭关还有天衡,天葵,天岽……数位太上长老吧?此时天昊太上长老出关,是不是意味着那几位……也现世了?”

    “他们入关时就是天人三衰巅峰甚至四衰强者,那么现出关,是不是已经突破了?”

    无数揣测与内心活动圣王殿中激烈地交织。

    圣王背后说话人……比圣王本人还要高贵!

    分辨出说话之人身份,一时之间那些站立圣王殿内昆山长老,封山尊者们纷纷呼吸急促手脚发热,恭敬地低下了他们头颅。

    天昊太上长老,昆山宗内可是一个传奇!

    早年自昆山第一主峰发迹,以弟子身份战败第一峰诸位长老。用了四川千年晋升天人境,又用了一千五百年战胜第一主峰封山尊者,放弃圣王之位,直接成为昆山宗内比圣王地位高太上长老!

    这样牛人,若是步入天人境脚步再一些,只怕就能被那站天道极致天宗选走。

    ------题外话------

    有各种投稿和yy活动哦,有兴趣亲爱请看文下置顶留言~

    以及~月末了,票票不要捂过时间了哟~

    吾读提供全文字线阅读,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吾读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