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60:好邪一股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边是药库!给我仔细点分类研磨!”

    那黑脸药院弟子看到妖娆忍气吞声,便加嚣张地指使起她做事。

    “混账!老夫现正祭炼赤血凝气药丹,你门外大声嚷嚷,是让老夫分神炼不出药吧!”

    而就黑脸药院弟子对妖娆指手划脚时候,内院一间看上去大药房内突然又传出爆跳如雷怒吼!

    与此同时,一截还燃烧柴杆直接从窗内飞出,直接砸了妖娆与黑脸药院弟子中间。

    嘭地一声巨响!

    火星四溅!

    用来加热药鼎柴火,自然温度极高。

    飞溅火星立即卷着妖娆裙角烧了起来,而那刚才还训斥着妖娆黑脸药院弟子侧苦逼地左臂直接被砸到地上又弹起柴火打中,痛得地上嗷嗷直叫!

    好惊人场面,要真是寻常杂役,只怕完全没有办法应对这一茬接一茬变故。

    妖娆不动声色地把自己裙角上火给踩灭,心里对此峰药院内药师们残暴程度又有了一层理解。

    “这里药师,脾气太坏了!”她皱了皱鼻子。

    而就妖娆默默吐槽之际,一个一脸长须老者从丢出柴火房间里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看他年纪还有华丽堪比主峰长老衣饰就知道此人就是老莫嘴里说那个脾气极恶劣第二峰丹院之主了。

    这老者生气原因则是因为觉得自己弟子与妖娆打扰了他炼赤血凝气丹过程。

    “不过区区赤血凝气丹而已,不需要百里尘出手,我想炼都能炼出一大把来,看来这些上四宗药师,确不过如此罢了。”

    “难怪这么多年都没人能治百代明珠毒,真正强大药师都去了哪里?反正一定都不上四宗里。”

    看到眼前这没有一点医者仁心还自称为“药师”家伙,妖娆打心眼里觉得鄙夷。

    当然,此时她不会把这份鄙夷挂脸颊上。而是就势也滚倒地“瑟瑟发抖”,十足一个被惊吓过度委屈药田小妞。

    丹主老头儿炼丹好心情完全被自己那大声嚷嚷黑脸徒弟给予败坏,所以怒气冲冲地又瞪着眼睛看了看同时翻倒地上二人。

    只见他自己徒弟一只手上衣服早已经灰飞烟灭,而皮肤上布满了被滚烫之物灼烧后留下清亮大水泡!

    另一个,是来药田小厮,虽然衣服上也有烧痕,但不见真正皮肉之伤,只看到她蜷缩着身子地上吓得发抖而已。

    看到这一幕药院丹主顿时加愤怒!

    自己虽然丢柴火是泄愤,但也没想着要把自己徒弟给砸成重伤,为毛现受伤是他弟子,而这个不值一提外人却毫发无损?

    “你这小畜生,居然让我弟子受伤!”

    愤怒之余,药院丹主立即指着妖娆鼻子,很不要脸地破口大骂起来!

    要说药师这个特殊职业,确是初元大陆上被各种势力极力拉拢对象,所以纵然药师战力都不高强,但是见到一般召唤师不需要客意礼让,因为有大量强者们供着捧着,顺带也养成了许多药师专横跋扈脾气。

    不过脾气再差,也没有听说过自己下了狠手却把错误推到一旁与错误毫不相干人身上事,竟把黑脸弟子伤都怪了妖娆头上。

    这丹主狂狞又暴虐,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地步!

    妖娆瞪圆了眼睛,看着那对自己发飙丹主,再次感叹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看来老莫就是这样被这疯子给砸伤,百闻不如一见,第二峰丹主果然疯得不正常。”

    妖娆眼底流淌着幽幽暗光。

    可是那正气头上丹主完全感觉不到妖娆脸色变化,依旧口无遮拦地把妖娆十八代神宗都问候了一通,却只字也不提到底是哪个疯子把罪恶柴火从窗内丢出来伤到人起因。

    听着这狂狞丹主唾骂,就连那伤了手臂黑脸药院弟子都不敢再发出一声痛苦嚎叫,只是抱着自己被烫熟胳膊,一脸扭曲地蹲院子角落里,愤愤地瞪着妖娆呲牙。

    八成这个变态也委屈,为什么不是这药田里杂役受伤?偏偏是自己倒霉挡了她祸!

    人之无耻,就于他们思维完全与正常人不同一条线上。

    “好了!都是你这小畜生惹出来祸事!”

    狂狞丹主好似对自己长篇谩骂做出总结:

    “现老夫唯一一个弟子已经受伤了,那老夫今日丹药要是炼不完,被封山尊者责备,那你这低贱丫头就得给老夫扒了衣服当柴烧!”

    指着自己冲出来那间房间内还火上架着一枚巨鼎,嚣张丹主老头向妖娆喷着口水。

    妖娆远远看了一眼,透过敞开门与破碎窗,她确看到了一鼎正进行着高温萃取药汁大鼎。

    鼎下炉火,由带着火属性红血杉木燃起,这种同样带着药力木柴,能为鼎中药丹附加一些猛烈药性。

    而只有这种火属性杉木柴火,才能一棍子把那黑脸药院弟子手臂都瞬间烧成熟肉。

    刚才老丹主丢出,就是取自药鼎下柴棍。

    此时那鼎药已经要到结丹关键时期,所以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甘甜药香。

    诚如那暴躁老丹主所说,这个时刻被人打扰,他心神很容易不宁,从而降低他结丹品质。但是以他这种天生就高傲暴虐性子,只怕就算没有人来吵他,他自己不平静精神力就已经搅得那鼎药品质生生降低两级。

    “我徒弟现不能做事,那你个女娃便给老夫打下手,先把这鼎药炼完再找你算帐!”

    嘭!嘭!

    随着老丹主咆哮声,他又抡起两个木桶向妖娆身上砸来,木桶与妖娆半身金骨碰撞,立即发出清脆响声。

    “哎,看来当杂役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啊,还以为不会惹什么祸呢,没有想到祸却自己要来惹我。”

    妖娆见只是两个木桶,也没有躲闪,还生怕不小心把木桶给砸扁泄了自己底。

    只是这两个没见过什么世面老丹主与弟子还以为自己砸得很妙,所以这些“肉疼”响声中得意地勾起笑容,一脸坏水都流了出来。

    “滚去山下小溪里给老夫挑十担水来为鼎降温,你还有三柱香时间,要是错过了老夫结丹契机,你就等着给老夫鼎火加柴!”

    老丹主一脸恶毒地笑着对妖娆吆喝道。

    其实妖娆上山就用了一柱香时间,三柱香内挑上十担水?除非她田御空疾行才有可能办到。

    这已经不是一般教训,而是刻意刁难了!

    妖娆眯了一下眼睛,终于觉得事情发展有那么些不太对味。

    虽然对第二峰丹院里药师残暴早有耳闻,也心里想着给对自己不错老莫找些场子回来,但她还没有动手呢,就接二连三地感觉到眼前这老丹主对自己隐藏着一种杀意。

    “不是因为性格不好,而是因为别什么事,他就是特地给我下绊子吧?”

    精明妖娆心中顿时升起这样念头。

    事情诚如妖娆所想。

    妖娆得到药田差事之前,给第二峰丹院送药人是这老丹主一个远房亲戚,只因为妖娆到昆山以后一定要苏把她分配到药田去,所以就顺理成章地把这老丹主亲戚给挤到了别兽圈里豢养走兽去了。

    没有内应,老丹主自然没有人帮着从昆山宗药田里偷拿不记帐药材炼丹然后放到黑市上高价卖钱好处,那么他打破头挤入昆山宗努力也便失去了大半意义。

    不是为财,谁他丫一天到晚为那些不给钱宗门老头儿们炼药呢?

    所以知道今日是药田杂役来送原料,那老丹主便有心刻意刁难起来。

    这一点是妖娆与老莫都不知道事。所以纵然妖娆被老莫提前知会,依旧没有想到老丹主会怀着把她废掉心思为难她!

    老丹主想得可好,反正自己是地位特殊药师,就算惹出什么祸事也不会有人为难,因为整个山头召唤师们还指望着他药丹救命呢!

    所以寻个什么有理由事,他就可以把眼前这个阻了他财路小丫头弄残或者弄死,这样一来自己亲戚重回药田,他又可以继续自己敛财美梦。

    真是心思歹毒!

    只是不巧他遇上是妖娆。

    虽然不知道这老丹主为什么残暴之余,对自己竟然起了杀心,但对于这样上门来找死不长眼东西,妖娆也从来都不会客气。

    拍了拍身上灰,妖娆那老丹主恶毒目光中提着两个木桶站起身来。

    看着眼前女子起身,老丹主还以为她会哇哇大哭,所以吞了吞口水还准备着继续大声唾骂。

    结果妖娆一语不发,但她起身瞬间,一股莫名大风突然拔地而起,卷着满地沙尘向那老丹主与药院弟子脸上扑打而去。

    “我擦!好邪风啊!”

    眼睛里进了沙子,二人顿时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拼命揉搓。而与此同时,老丹主耳旁也响起了一声奇怪轻响。

    “乒乓!”

    一声脆响,却完全分辨不出是由什么东西碰撞发出。

    不过待那老丹主再张开眼,却什么都没有寻到,只有那跟哑巴一样药田女子费力地抱着两只木桶,匆匆向山下跑去背影。

    没哭没叫,甘愿受罚。

    看着妖娆背影,老丹主顿时把刚才那阵邪风与莫名轻响抛到了脑后。

    “不声不响蠢货,没想到这么好欺负,活该你来昆山宗,断了老夫财路,就应该当老夫鼎下柴!”

    骂骂咧咧,老丹主甩着手,丢下自己那受伤徒弟,又信步踱回自己丹房内。

    看着药香四溢药鼎,他心情陡然大好,心里想着一会怎么收拾那挡了财路丫头,然后开始故作高深地盯着自己那鼎马上就要成丹药。

    如果他真是一位实力高深药师,必然立即能嗅出空气中弥漫药香里,莫名地多了一股淡淡味道。

    只可惜无论是人品还是药技,这老丹主都只是差强人意水平而已。

    半山腰上,妖娆抱着两个水桶一摇一晃地悠然自得散步,完全没有一定要把水挑回山上压力,好似直接把老丹主威胁抛到了脑后。

    哼着小曲,晃着木桶,妖娆一蹦一跳。

    刚刚才走到半山腰上,突然天空就出现了一道御空而来身影。不需要认真辨认,就知道一定是苏。

    “妖……表妹……”

    笨拙苏一时之间还改不了口,所以咬着舌头从天上降了下来。

    “你来第二峰,怎么不先跟我打个招呼?”

    双脚还没有落地,苏就满腹牢骚冲着妖娆盘问。

    “我这不是正准备去找你吗?”

    抡着手里木桶,妖娆脸颊上挂着甜美笑容,好像刚才那些烦人事都不见了,她无比享受现怡然自得。

    “你这是要去找我?我看不像吧?”审视语气。

    看着被妖娆抡着虎虎生风大木桶,苏侧着脸,不由自主地用怀疑目光打量妖娆。

    这样木桶?不是给寻常弟子们挑水用吗?妖娆既然要来见他,为什么还非要从山上丹院里背两个桶子不可?

    于是盯着妖娆眼,苏苏十分紧张地问道:

    “你没有丹院里惹出什么祸事来吧?我不想你一人来第二峰丹房,就是因为那里老丹主是个脾气很坏家伙。”

    一边说苏脸上一边浮现出厌恶表情。

    看来那老丹主恶名早已经名声外!只不过迫于第二峰弟子们还需要他祭炼药品,所以从上到下对那丹主恶行都是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态度。

    “我本来想着你会先来找我,而后我带着你去见丹主,这样一来看我面子上,他不会过份地为难你。”

    苏一边对妖娆解释,一边再次把目光瞟向了妖娆手里木桶。而后身体一震,突然明白过来!

    那木桶就是丹主对妖娆为难!

    “我知道你来消息晚了,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走,我这就带你上去算帐去!”苏突然大吼起来!

    想着妖娆不愿暴露身份所以有可能已经受了别人白眼,苏就满心怒火!所以他越说越生气,扯着妖娆胳膊就要向山上冲去。

    “啊……”

    妖娆轻轻叫唤了一声,本想苏面前解释一下。

    只不过她下句话还没有说出口,一声惊天动地爆炸声就顿时把气乎乎向前冲苏雷得一滚!

    轰轰轰!

    不期而来震动突然惊天动地!

    好像这个瞬间地下沉睡了很久荒古巨龙突然伸了个懒腰!碎石飞溅,脚下石板地开始咔嚓咔嚓开裂!山兽悲鸣,群鸟惊起!

    远远地,苏看到爆炸蘑菇云中……一个被炸得百孔千疮房顶陡然飞了起来!

    我草!

    房房房房……房顶!

    苏顿时呆滞于原地!连已经伸出脚步都忘记收回。

    只见那极为眼熟房顶像是沸水中煮开茶叶,被蒸腾而上热流冲到半空,唯美地停顿一瞬,向世人展示着它后全貌,而后又狠狠地砸落!

    于是乎一上一下,又发出了第二声惊天动地垮塌!

    轰隆隆!

    地动山摇!

    狂风拔地而起,大地悸动不停!一波接着一波震动把苏震得连连颤抖!

    一切不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那么轻易……房子就被恐怖力量炸成碎片,哐哐垮棚声不绝于耳……可以想象,这样爆炸威力之下,房子里人又会变成一幅什么模样?!

    “那……那不是丹院房顶吗?”苏上牙打着下牙地机械般回头看向妖娆。

    “让我看看哦……啊!居然爆了呀!”

    妖娆抬手向远方眺望,一脸无辜纯良。

    而确定真是丹房爆了后立即把手里两个木桶无情地丢弃山路两旁,很开心地拍手感叹道:

    “那这样一来,我也不需要给那老丹主挑水当柴了,哇哈哈。”

    妖娆笑声十分可疑。

    扯着石化中苏衣领,妖娆拉扯着他继续向山下走去。

    “这是你干吧。”

    被妖娆拉扯着苏头上已经滴下了瀑布汗。实是对妖娆手段敬畏得五体投地,本来以为妖娆以杂役身份进入昆山一定有诸多不便,他需要时时刻刻盯着她不被人欺负,但现看来……真丫是自己想多了。

    她不伤害路人,已经是不幸中万幸!

    “那老东西药技太差,八成是炼了什么不应该炼东西,精神力没有控制好,反而把自己给当成爆竹给点了。”

    “不亏不亏,死了这个,第二峰就能换个好药师。”

    妖娆摆着手,这句话倒真还是为昆山第二峰所有长老与弟子们生命着想。

    “是么……”苏此时有一种七窍流血感觉。

    “是,是。”

    看到因为巨大爆破声瞬间吸引无数御空弟子匆匆向丹院冲去,妖娆这才一把将苏拉入了山路旁灌木丛里,把自己丹院里受恶气与死亡威胁都如实地告诉给他听。

    本以为妖娆这次下手有些重,还想提醒她不要胡乱炸人,结果听到妖娆说那老丹主刻意刁难她,还真起了杀心想把她丢到鼎火下,苏顿时气得比妖娆还要激动!

    “妈!爆了他算是便宜那老不死了!还不如一刀杀了痛!天知道爆炸中他死没死?!我去做了他!”

    知道事实原委之后,苏立即捏着拳头又想冲出去。

    看像子是想冲上山趁乱瞅瞅,如果看那黑心丹主还有一口气,就立即把他捏死地。

    “那倒没有必要了,反正以后他也不能再来找我麻烦。我他药鼎里多放了些东西,这样场面昆山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你就不要出去引人注意了。”

    妖娆淡淡地说道。

    她时间,可没有必要浪费这些随手就可以解决小事上。

    原来刚才风起刹那,妖娆轻盈身体已经瞬步移到药鼎旁,向鼎中多投了一点与赤血凝气丹属性相克东西。老丹主听到那声“咔嚓”声,就是她随手合上鼎盖发出声响。

    以妖孽速度与身手,做这些事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她鼎盖时发出了声音,也知道加入一味草药改变整个鼎中药汁药性与药气……但是她笃定这二百五老丹主,直到后一刻也发现不了这些纰漏。

    她给他们线索了,至于老丹主与那黑脸丹院弟子能不能爆炸中活下来?呵呵,那就跟他们给她三柱香时间打十担水,完不成就得被火烧死要求一样。

    别说没有给过机会!

    “不说这个。”

    天空中大量昆山第二峰弟子们因为丹院突然爆炸声音而聚集而来,丹院事必有人处理。所以妖娆把目光从天空中收回,眉眼弯弯,笑着对苏问道。

    “今晚我要去探一个秘境,你来不来?”

    这才是她来第二峰送药想办正经事……与苏约定好今夜行程安排。

    “当然得跟你一起行动,我们本来就是一伙不是?”苏扬着长眉,一脸生气地瞪着妖娆。

    这种问题需要问么?直接通知他地点就好了不是?

    “那晚上你来药田找我。我们先探离药池不远一个禁地。”

    妖娆与苏击掌约定,而后开开心心地与他分别,下山走去。

    离开时候,妖娆还不忘记去花圃那里与老莫打了个招呼,因为丹院被炸飞事情很就会传到所有弟子耳朵里,为了不让那老头产生不必要担心,妖娆就生龙活虎地老莫眼前又转了几圈。这才匆匆走出第二主峰地界。

    出了第二主峰地界,那只黑色山猫果然乖乖地趴原地等妖娆归来。

    所以妖娆心情大好地又赏了它一片鲜鱼肉,而后急急赶回药田去与应天情会合。

    黄纸上记录东西她都记了脑子里。只不过关于今晚要去禁地,纸上只记录了进入方法,至于禁地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但愿能一赌就中,禁地中找到昆山太尊陨骨吧。”

    妖娆默默心中祈祷,如果能靠近昆山陨骨,那么她驭兽环内其它两枚陨骨很有可能会有反应,这也是她敢就这样赤手空拳来偌大昆山宗找一枚小小骨头信心之一。

    ------题外话------

    两天后出门一周~回来再加哦~

    吾读提供全文字线阅读,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吾读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