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62:天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因为黄纸上没有记录走入这秘境任何破解方法,所以应天情推测,进入此地于氏先祖并没有活着把消息传递出去。

    所以妖娆与苏向秘境深处前行时候,一直注意观察两侧痕迹,那么强大,能连连探知神宗酒山禁地与诸派各种禁地于氏传人,就算不小心死此处,也一定不是一般人物。

    他必然临死时候……留下了什么线索!

    三人一边前行一边寻找着可供研究蛛丝马迹。

    “来看这里!”

    苏很叫了起来。

    他面前石缝下写着几行小字,文字是以锐器刻成,本来于百年时光中很轻易就会被濡湿空气腐蚀,但是这行文字上却被人小心翼翼地涂抹了一种特殊药汁,所以使得它今日依旧留下清晰痕迹,无声等待后来者发现。

    能找到这行文字,还要多亏了地面上跑来跑去小猊。

    这原本极度厌恶黑暗,潮湿地下尊贵半神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居然头一朝要求下地行走,所以才极低一块岩石上看到了那不太明显印记。

    妖娆半蹲地上,轻轻地阅读着上面文字。

    她那银铃般声音应天情与苏耳边回荡。

    “余大意丢失储物幻器,所有生平得意幻器秘宝皆无法再寻踪影,这样荒芜秘境里,如同无牙之龙,无爪之虎,再难施展全部能力。”

    “以此留书警示后人,储物幻器为我天工一脉等同于生命存,若有后人来此,切勿重导余之覆辙,以吾为鉴!以吾为鉴!”

    歪歪扭扭小字,直接写了两次“以吾为鉴”,而且笔锋颤抖,足见当时奋笔疾书者内心激动与懊恼。

    下落秘境时候与刺海中藤蔓搏斗,赢了战斗,却不小心把重要储物幻器落刺海里找不到也取不出,可以想象这于氏先祖当时绝望心情。

    天工?

    妖娆双眸一缩,初元好像都没有这样姓氏,这字面上意思,好像也并不是指于氏一脉姓名,而像是一种对自己传承之法一种自豪称谓。

    擅于使用与创造各种幻器,对天文,地理,历史,音律无一不通,这样隐藏历史长河里,把自己比喻成“天工”一脉后裔。

    这样猜想,很符合妖娆认识于发财老头。

    继续向小字下看,还有一行小文字。

    “不管前路如何,吾都决意一直走下去,若有幸寻到另一处出口,吾势必还要再来探明此地!卍”

    后一个大大惊叹号,预示着这于氏一脉先祖决心。还有一个不明意味“卍”符,也许代表着天工于氏一脉某种身份证明。

    虽然妖娆从黄纸上内容可以看出,这位先人后还是没有找到另一个出口,活着从秘境里走出去。但是看着眼前那些浅浅蝇头小字,她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敬意。

    好像这些于氏先祖,已经把破开禁地当成了他们一种历史使命,没有关于未来彷徨不安,一字一句里都记录着与禁地有关情绪。

    这是他们一脉人代代传承下来一种意志。不为世人所知,但流传于共工一脉弟子们血液中执念。

    “我们向前走吧。”

    妖娆后又看了一眼那比划深重“卍”纹,而后站起身来对苏与应天情说道。

    抛下记录岩石上文字,展现妖娆,应天情与苏面前道口只有一条,没有任何迷惑世人分岔路口,脚下道路直直指向黑暗深处。

    不需要选择,三人一兽向秘境深处进发。

    开始三人精神都绷得紧紧,身怕突然从黑暗中又伸出什么带着獠牙藤蔓向自己发动攻击,所以手掌中灵气一直没有散去,可是出人意料是,一路上竟然再也没有遇上任何危险和陷阱。

    看到小猊那么精神地走众人前方,妖娆也渐渐发现此地有些不同寻常。

    “这里虽然是地下,但是天空并不晦涩,反而很甘甜鲜,还带着一股若有若无幽香。”

    一边暗暗对自己说道,妖娆一边耸动着鼻尖,她嗅觉虽然不会像小猊那么敏锐,但是长年与药草打交道,她还是比应天情与苏要敏感一些,嗅得出混杂空气里草香。

    “也许是因为这个秘境靠近昆山药田吧?”

    妖娆并没有把这个小小插曲放心上,下意识地得出这样结论。而后抛开这个念想,妖娆与同伴们继续向道路另一头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再也没有意外出现。

    不知道秘境到底通向什么地方,三人黑暗地下树洞里疾速前行,但是此秘境之大,远远超过了三人想象!

    道路只有一条,而且以三人记忆来看,都没有走过一模一样重复之路,但是这笔直道路却好像根本没有头,三人眼前不断向黑暗前方延伸。

    “这是什么阵法?”

    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冗长与单调。苏疑惑地看着妖娆,有些不安地问道。

    疾行了大半夜,三人再也没有遇到什么陷阱与危险,甚至连人工开凿出痕迹都没有半点,可是这永远没有头道路却已然成为此时放他们面前大难题。

    因为他感觉不到自己置身于大阵中压抑,也没有中了幻觉意识。不过越是没有危机感觉,却越是让他彷徨与迟疑。

    这种感觉很不对劲。

    苏完全无法理解呈现自己眼前,到底是以什么法则构建一个世界!

    妖娆也停下了脚步,她已然看出,这秘境不是没有陷阱,而是眼前无之路就是这个秘境杀人之法!

    道路无休无止,但人精神与体力却总有被消耗完一刻,没有可以攻击对象,也没有可以破解目标,让人就这样被囚禁于地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这样单调场景让人迷茫,甚至一个回头之间,就已经开始区分不清到底哪里才是来时路,哪里又是想要去地方?

    如果让自己心情与身体一直这没有目地笔直甬道下继续前行,那么这路之头指向,一定是无声死亡。

    现应天情甚至怀念起那片杀机重重刺海,至少有些鲜明证明他们身处哪个方向。

    妖娆脸色很凝重。

    她抱歉地看着苏,很难回答他质疑。

    因为她也拿不准因为什么原因导致这秘境呈现出这样不可理喻模样?

    她试图两侧道路上寻找那于氏先人留下其它文字,但是很让人不解是……就算是目光很刁钻小猊也再没发现其它石缝中划痕。

    这个甬道里完全没有任何人曾经来过印记!

    好像那个信心满满要找到另一个出口人,踏入这笔直大道后,就突然消失于人间,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尸体,没有残破幻器,没有墙上留下剑痕与唾骂之语,好像这空气鲜秘境千百年来迎来第一波访客,就只有妖娆、苏与应天情!

    “是迷宫吗?还是幻觉?我倒要试一试。”

    已经无比厌烦眼前一成不变。

    妖娆伸出右手,直接向一侧岩石高墙爆出一计破天指。

    有时候被道路蒙蔽了双眼时,就不应该再把自己局限于混沌中,为什么要按秘境创造者意图向前走?

    没有路了,给自己造一条就是!

    从来不被任何规矩限制妖娆,很就想到一个另辟蹊径方法。

    轰!

    一道毁灭之光瞬间从妖娆指尖爆出,裹挟着强大力量直接轰击墙面上。

    随着轰然巨响与乱石飞溅,强大毁灭剑气立即石墙上轰出一枚巨大隧道。

    这一指之力果然威力惊人!

    妖娆此举气势颇有不走房门,直接自己想去方向砸出豁口走出去意味。

    应天情与苏顿时瞪大了双眼向碎石飞出洞口内张望。

    只可惜这树洞秘境下无长廊并不是一间房间,只要随意打破一面墙就能从狭小封闭空间里逃出去。

    硝烟散去之后,三人眼前也只出现了一个完全没有间隙封闭大洞。洞壁上只露出一些粗大树木根须,看上去苍老得像是早已经死去。

    直接到破天指力量耗那一刻,这些力量也没有墙面下挖出出路。

    现实告诉妖娆,墙后面并没有隐藏别玄机,只有不知道多厚重泥石与树根而已。要是一直靠着自己力量墙内打洞,也不一定能回到昆山宗去,说不定还真会困死于地下。

    “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皱着眉头,妖娆陷入沉思。

    要是解不开这无走道玄机,不要说寻找昆山太宗陨骨了,连这个秘境出口都找不到。

    “不一定,也许我们继续打洞,就能打出去了,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打洞力量还不够强。”

    苏冲入破天指轰出洞内,撸起袖子好像要继续当挖土工。

    “我看你还是放弃吧,这可是昆山宗地下,地底不知道藏着多少你不知道禁制,就算你小子运气好,遇不到那些隐藏地下其它禁制,想要打通整个后山,找到一个地势低洼地方出去,估计没有半个月也要用十天。”

    “要是真这么多天都不重出现药田里,我看我与妖娆又得想个办法重混入昆山宗了。”

    应天情双手抱胸,向着浑身热力四射苏苏头上狠狠地泼出一盆冷水。

    “是,不要弄起太大动静,今夜里没有休息,把神识外放大长老们数量太多了,要是我们以蛮力出去,却被那些大长老盯上,那就真得不偿失了。”

    妖娆点头认同应天情观点。

    能用无声无息破阵方式找出这个秘境中隐藏宝物并离开,才是妥当办法。

    “让我试试这个吧。”

    妖娆把一脸沮丧苏与小猊从洞里扯出来,而后手指空气里试探性地点了几下。

    应天情与苏此时都被妖娆那不明意味点划给吸引了目光。

    他们完全不知道妖娆现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空气里点点就能想到解开这笔直甬道办法吗?

    虽然心里怀着迟疑,但看妖娆那认真模样,二人皆很有眼色没有说话,只是屏息凝气站一旁看妖娆琢磨着什么东西模样。

    妖娆虚空轻点,明显用了什么不知名力量。

    因为有赤红色亮光她指尖上一闪一灭,看上去像是夜空中星辰,斑驳而明媚。

    开始看上去她轻点根本没有规律可言,所以那些轻点空气里红芒也很一一飘散。

    不过显然她并没有放弃不断尝试,皱着眉头,抿着嘴,又换了一种方法继续尝试。

    这下那些被她轻点于空气中红芒好似能留存时间变长了一些,出现这样好兆头令妖娆很是欢喜。

    好像是找到了关键所,接下来她指法越来越,很就把身前红芒凝聚成了一枚连应天情与苏都看得明白符纹……

    “卍!”

    那是唯一一次见到天工于氏先人遗言后那枚小小符印。开始时候妖娆还以为它代表着于氏先人身份和地位,但是眼下处境里,她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像这样代代相传对上四宗秘境不断探索一脉强者,应该有着把自己遗言与所有研究都传承给后人习惯。

    就算嘴上说着自己有自信一定能走出秘境,但他们一定还是会做好万全准备,万一自己不幸没能走出去,那么他这秘境中所有境遇,也一定能通过什么办法,传递到后人眼里,并告诫他们引以为鉴。

    还好妖娆对符印也有不浅见识,所以这好像没有出路时刻,又一次想起了自己曾看到那枚“卍”符。

    如果把它视为一枚寻踪符文,只要能以符力成功凝结“卍”字形状,那么就会被下一处留言吸引,带着她找到于氏先人讯息。

    没等妖娆说话,应天情与苏已经发出一阵惊愕叹息。

    因为那赤红“卍”纹凝结成形那一刻,就立即轻盈地向三人身后飞去,只幽暗天空中留下一道朦胧而即将消散残影!

    虽然说是要走回头路,但是三人却没有片刻迟疑!

    反正继续向前走也一定是寻不到头,所以跟着妖娆凝出“卍”符纹去寻找于氏先人讯息,看上去才是现靠得住一件事。

    三人张息起一身灵气,很轻松地就跟了那赤红“卍”符之后。

    向来方向折回。过了不多时,应天情就率先轻哼起来。

    “咦?”

    妖娆敏锐听觉立即捕捉到了应天情语气上扬轻哼。

    “怎么了?”她急急问道,因为知道应天情不是遇到小事就会吃惊人。

    “我们来时候,我一路道路两旁留下痕迹,怕就是中什么陷阱或者迷路,但是现……”

    “现那些痕迹都没了是不是?”

    被应天情一提醒,妖娆也分神看了看四周景物,虽然她并没有像应天情那样五步一划,十步一戳地举着剑道路两侧留下印记,但是她记忆力可是出奇好,且不说自来时到现所有遇上怪石与地面凹凸不平她都记忆犹,至少身后千米内景物都很清楚地烙印她脑海里。

    哪里石头多出一个角,哪里地平突出一个尖,她都能闭着眼睛重数出来。

    可是现眼前一切……却给她一种完全陌生感觉,好像她从始至终,重来都没有涉足于这片场景内!

    “有古怪!”苏亦二人之后叫出声来,但凡有点记忆力人,都会觉得不对味。

    道路明明就只有一条,不是去路,就是回路,为什么以原路返回,走过路却完全不一样了?

    而就三人加迷茫之时,那一直三人眼前飞行小小“卍”纹却“嗖”地一声直接向天顶上贴去,直接攀附于一枚巨大岩石上不再移动。

    “卍”符剧烈地一闪一闪,好像想以它光暗变化来提醒妖娆,它已经找到了她想要东西!

    只不过待妖娆、苏与应天情把鼻子贴天顶那枚巨大岩石上从左找到右后,却完全没有找到半点留言与讯息。

    “那于氏先祖是不是忘记给他小字上抹药水了,所以这么多年过去,岩石上小字便通通不见?”

    苏挠着头发,把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把眼睛盯出了斗鸡眼儿,可惜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有用东西。

    “或者是隐藏岩石之下?”应天情却不想放弃,他翻动着巨石周边碎屑,大有不把这里挖地三尺绝不放弃气势。

    “让苏来。”

    妖娆拍了一下应天情肩膀。

    自己与应天情想得一样,不过这种比较细致挖土工作,他与应天情力量太过威猛,倒不如让苏苏出手。

    “不要把岩石后面东西给碰碎了,一定有什么东西藏石后。”

    妖娆退后三步,把方圆五米地方完全都让给苏。

    “那我试试。”

    苏一手伸出,直接顶了那凹凸不平天顶之上,而后他身上土之灵气就缓缓顺着他掌心向那厚土中传递。

    应天情也立即连退数步,即使站五米之外,也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天顶与空气中传来那股极强大土元素波动!

    被苏力量渗透,那镶嵌于天顶上巨石顿时发出嗡嗡响动,好似自天顶深处有一股力量将它向地面推动,所以伴随着那越来越剧烈嗡嗡声,巨石轰然滑落!

    妖娆挥出一道风,接下了巨石向地面坠落力量,将它轻轻放地面。而与此同时,被堵塞于巨石后碎石与枯枝立即簌簌地顷盆而落。

    一时之间,好像塌方一样,妖娆、苏与应天情面前落下大量沙尘与石砾。

    这些都不是妖娆需要东西,苏力量还继续向天顶深处传送,因为苏力量本就属精纯“土”,所以他对任何天顶后石块都没有破性,只是把它们按由近及远顺序,一层层细致地剥落下来。

    也不知道这种挖掘持续了多久,那三人站立甬道都差点被厚土填满,然而就这个瞬间,苏原本平静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波澜。

    “应该是这个吧……”

    苏语气怪怪地说道。

    而就他声音刚落之际,一团黑乎乎东西就顺着被苏掏空天顶滚了出来。

    “这是什么?”

    应天情好奇地走上前瞄了一眼。

    而苏也停下手里活儿,站原地。

    “是……尸体。”

    妖娆心跳微微加速了一拍,没有想到那“卍”符这树洞秘境中唯一能找到,就只剩下那于氏先人遗骨了!

    这团由黑布包裹遗骨,明显带着经过精心处理后痕迹,百年来没有被泥土腐蚀,只是化为一团风干肉身,足见那于氏先祖想要把自己遗言流传于世决心。

    看到尸体并不让三个久经沙场人觉得害怕,只不过这诡异秘境中,唯一一个他们悉知又极有能力先人以这样方式与他们会面,三人脚下还是蓦然升起了一股寒意。

    妖娆先向滚落地于氏先人遗骨恭敬地拜了拜,说了声:

    “前辈,得罪了。”

    之后才开始默默地解开那遗骨胸前黑布。

    干枯骸骨依旧保留着死者死亡时表情,妖娆很轻易地从那里面读出了愤怒与不甘。想必直到开始准备自己死亡,这于氏先人都满心怒火,所以才把这生动表情留了他后面容上。

    此骨双手抱胸,手骨与胸前紧紧地抱着一张黄纸,看材质,竟与妖娆手里记载上四宗秘境黄纸如出一辙。

    看来为了记录重要讯息,这于氏一脉从古至今都有着自己一套制纸术,能令纸张与纸张上文字比任何用灵气驱动传讯水晶都能保存长年限。

    抽出那张很有可能记录着什么重要讯息黄纸,妖娆轻轻地把上面记录文字读了出来。

    “能找到余遗言人,一定是我天工一脉后人,或者与我后人渊源深厚晚辈……如果你不幸进入了这个秘境,那么余只能很遗憾地告知你,此秘境,没有出处。”

    ------题外话------

    明天早上5点就要起来去机场…然后是很繁忙一周……加上大姨妈,与爆热南方,我好幸福哟。

    吾读提供全文字线阅读,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吾读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