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75:鬼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到妖娆出手,那些该死昆山狗们就一个接着一个地死于非命,邪冰、应天情与魔云长老们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心跳加速起来!

    虽然他们中鲜少有人见过妖娆召唤八岐现世模样,但被那三个头蛇兽威武之息振奋,邪冰都忍不住吹起口哨来。

    看到自己后一个诛神长老与八岐搏斗,天空中又突然出现了第四枚八岐蛇头,天岽老儿额头上汗水已经犹如瀑布一样倾泻而下。

    “四枚蛇首觉醒八岐!”

    “居然是四枚蛇首都觉醒八岐!”

    “此蛇为蛇中之皇,只有一脉相传,前王不死,后王不出,若是八首皆出,则直接晋升为兽神!”

    “八岐已经初元绝种数百万年,现强蛇兽神为五毒斑蟒!没有想到,八岐后裔沉寂了这么多年后,又重出世!”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初元幻界中,能拥有两头兽神召唤师只五指之数,而她如此年轻……就已经得到这样机缘……”

    “该死!一定要灭了她!”

    天岽老头儿脸颊上升起狂狞表情!

    要知道兽神这种强大生灵就算与人族召唤师签订了主仆条约也可以不受契主生死影响而继续存活下去。

    所以看到妖娆手里小白与八岐,天岽老儿立即心中升起了抢夺心意!

    如果用特殊献祭方式,能让这女修死亡前与二只兽神契约完美转嫁到自己身上,那么自己实力岂不很能超持有一头兽神天昊?

    这可是一个好主意啊!

    天岽老儿心跳再次加速。

    自然,天岽所熟知这种召唤师死亡前把契约转嫁到另一人身上禁术,是一种极端邪恶与凶残秘法,被剥夺契约召唤师将承受天道不容惩罚,后受折磨连灵魂都不会堕入轮回再次得到超生,永远地狱深渊中经历刀斩油煎痛苦……

    但是这些都不是天岽会顾忌问题,此时他内心*不断膨胀!

    抱着这样恶毒想法,天岽老儿继续对远山纵声咆哮!

    “动手吧,老夫有鬼王锥!”

    第二次……天岽老儿是第二次命令昆山圣王发动什么妖娆完全不知情陷阱!此时昆山有什么阴谋,鬼王锥又是什么东西?妖娆通通都不知道。

    “甘露子,你们通通滚出万米之外!”

    拍了拍坐下雷兽,天岽也不再尝试着去解救后一个昆山诛神境长老,而是顾忌着先把甘露子等三人送出战域。

    天岽身下雷兽于雷角间爆发出一道带着闪电狂风,直接向甘露子等人身上轰去!这威力强大风涌只怕能直接把三人送到远山昆山圣王身旁。

    看来天岽是想发动什么恐怖幻技或者阵法,让蚌城废墟上空除了他以外所有生灵通通失去生命。

    站远山上昆山圣王额头上早已经浸透出密密麻麻汗水。

    他手中昆山长老命牌八枚碎了四枚半!

    看着眼前出人意料战局还有手里断牌,昆山圣王有一种五内重伤吐血感。一直忌惮自己若解开封印,身战域中其它昆山长老皆会受到封印波及。

    可是现残酷现实告诉昆山圣王,再不动手……只怕他今日跟随自己而来天人境长老们通通会此陨落!

    “该死!早知道刚才就下手了!本尊失误啊!”

    手有些哆嗦地从怀里摸出一枚小印。

    那小印是枚鸡血石石刻,红得让人触目惊心石料上居然惟妙惟肖地雕出一只吞人厉鬼!

    血与狰狞,握昆山圣王手心,让人心里没有来由地升起一丝害怕与忌惮。

    妖红石块,似有生命,瞪着鬼厉而邪恶眼,向着昆山圣王微眯着发出一道嗜血冷光!

    “本……本尊愿向鬼王虔诚献祭……把鲜血与生命化为祭品,打开通向地狱之门,送祭品与使者进入鬼域……”

    就算是站远山,完全不没有被蚌城战场上杀意影响,此时捏着厉鬼石刻昆山圣王还是忍不住狠狠地打着哆嗦,结结巴巴地吟诵起晦涩言咒。

    与此同时,他手指也天空中急急书就着什么繁杂符纹,每一笔都分外认真,那模样好似生怕有一笔疏忽而导致自己也无法挽回局面。

    言咒与符纹同时出现,顿时给那手中石刻厉鬼注入了一道得以苏醒力量!

    “啊!”

    只见昆山圣王手里血红石刻厉鬼突然伸开双手,凄厉一啸!

    那撕心裂肺啸声好似夹杂着万年被时光沉淀并发酵怨念,直接唤醒了所有人内心深处隐藏深刻畏惧与害怕情绪。

    因为这啸声爆发,天空中云团都霍然被层层推开,整个天空突然呈现出一片昏暗血光!

    昆山圣王也是第一次看到血红厉鬼苏醒!

    完全与记录中一样!

    这枚鬼印是昆山宗远古大能遗留下来一件信物,与此时天岽太上长老怀里鬼王锥同属于另一片天地中王者!

    数万年前,昆山宗某位大能机缘之下进入了一片死亡之地,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与那片天地内见闻,只知道他十年后身死,只有一抹魂力从地下带出了一印一锥,并向后人交代了另一天地只言片语就魂飞魄散!

    当年昆山大能……正是蚌城城主,自他死亡以后,整个蚌城就带着他那进入鬼域秘密而凋零下来。

    直至今日,蚌城已经不见昔日人族重城繁华之景,甚至再也没有人居住而完全荒芜,但是就算是刚才天岽老儿用三衰绝杀将整个蚌城大地都毁于一旦,但是这个鬼域封印也依旧存于这片天地中!

    鬼域是一片绝对死亡之地!

    这一点被后世传承了厉鬼印与鬼王锥昆山后人无数次验证,天昊原本计划是命天岽将盗骨小贼轰杀,将神宗与天门陨骨追回后直接发动厉鬼印把场所有知晓这一切阴谋魔族与人族通通送到鬼域里向鬼王献祭。

    但是正所谓百密必有一疏,天昊没有料到盗骨妖娆实力居然与天岽相当,他一计止流绝杀中并没有陨落,而天岽与昆山圣王又战局中产生了摇摆,没有第一时间唤起厉鬼印力量……所以才陷入现这样长老死伤一半,战局中退都退不出来狗血场面。

    看到手里腥红厉鬼伸着胳膊仰天长啸,昆山圣王顿时狠狠地一甩手,把这枚苏醒鬼印丢了自己身前,他心里涌起一股无法言喻厌恶与排斥,好似自己身体沾染了什么极为不干净东西而拼命地衣角上擦着自己手。

    这一切都是他下意识所做真实反应,因为那苏醒鬼印上散发出了极为浓郁血腥与死亡气息,其中蕴藏邪狞甚至比魔族加凶残可恶!

    咚!

    鬼印“咚”地一声坠入大地,不过那苏醒厉鬼却并不以为意,它接触大地瞬间,以蚌城为中心,地面上突然涌出大量浓稠鲜血!

    与此同时,厉鬼之印没入大地,它消失那个位置……悄然升起一个被鲜血包裹鬼影!

    此影有手有脚,五官模糊,看上去像是活人落沸腾开水里煮得皮肤溃烂后又捞上来,那些融化皮肉与血管黏黏糊糊地从身上向下流淌,骇人模样只怕会让胆小者直接把胃里所有液体都吐出来。

    昆山圣王肩头狠狠一耸,又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着实不愿意与眼前这恐怖“生灵”站一起,太恶心!太妖邪了!

    那与真人等大鬼影张开眼,以妖红瞳看了一眼不断后退昆山圣王,圣王大人脸颊上浮动排斥与厌恶它通通都记心里,不过表面上这厉鬼却只是无所谓地冷冷一笑,而后伸出他长长指甲指向天岽与妖娆所远方。

    嘎嘎笑道:“献祭?如你所愿!”

    被血腥厉鬼所指之处,天岽老儿轰开地下,一条血河陡然爆发!

    那些磅礴水体以惊人速度迅速从地下冒出,很就蔓延开来,顷刻之间,方圆百里大地都赤红一片,瞬间被血腥覆盖!

    “这是什么东西?”

    妖娆也注意到了大地骤然异变!

    那赤红而且咸腥血海地面上奔腾咆哮,缓缓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

    血河漩涡下仿佛浸渍着什么不知名魔力,让人只要把目光投向那幽暗血河中央,就会升起一种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要直接坠入血河冲动!

    “不好!妖娆,我们动不了了!”

    应天情大叫。

    “什么动不了了,明明就是向那血河里坠落好不好!妈妈呀!我怎么觉得我现都已经贴着血河向下陷落了?”

    邪冰一脸扭曲,急得头上都冒出汗水!

    鬼域之门以恢弘气势众人脚下徐徐展开,这种力量好似天道一般,让任何人都无法反抗它力量!

    像是太阳要从东方升起,河水自高处向低处流淌……所有人见到血海,就不能回头地向血海里沦陷!

    无法抗拒力量!

    “看来我真受昆山待见!居然给准备了这么多陷阱!”

    妖娆呲牙自嘲地一笑,此时也感觉到自己身体与血河漩流越来越近,也不知道是自己向大地坠落,还是血河上天空不断涨水,反正她进入那黑暗与腥臭血海内……是无法抗拒结局!

    “你们都给我进来!”

    妖娆利落果断地扬起驭兽环,于瞬息之间把正对着血河发呆魔云长老、邪冰及应天情给吸回了驭兽环世界里。

    “不!我们要陪着你……”

    邪冰话还没有说完,他身影就直接消失于天空中!

    “陪个毛线啊!天知道那血河里有什么东西,我先看看情况再说!”

    妖娆拧着自己长眉,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腥红!

    “看样子……那昆山太上长老是要来陪我!”

    妖娆余光看到天岽老儿并没有急急退去,而是把昆山长老们通通送出血河后直接站他那头雷兽身上,目光嗜血而阴毒地盯着自己身体。

    天岽老儿这样态度,反而让妖娆放心起来,至少他敢不用,就证明着他血河之下能保性命,这血河不是天生带有立即卷走人生命力量,只要有这个暗示,她就有信心继续与天岽纠缠!

    不过嘛……

    妖娆蓦然抬头,把目光从天岽身上挪开,让视线拉得长远,而后看着包括甘露子内四位逃出血河地界昆山长老。

    四人中三个为天人第一衰强者,甘露子身上甚至带着已经渡劫气息,而剩下一个,则是八岐口里逃生,但只剩下半条命诛神境长老玉末。

    此时玉末浑身是血,肩头自小腹翻起很重伤口,但是嗓子眼里至少还吊着一口热气,如果就这样回到昆山,想必修养一两年,还是可以恢复生机。

    “你们这群垃圾,以为被天岽送出了血河地界就可以侥幸逃生了吗?哼哼!你们昆山来阴我,那你们就得一并来陪着我!”

    妖娆一阵冷笑,而后手指动了动。

    轰轰轰!

    就甘露子抹着额头冷汗,远远眺望那一地血海,并为此时天空中肆虐狂邪气息而不断发抖时候……她身后,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条粗大蛇尾!

    原来一直没有众人眼前现身八岐之尾,此时也血河地界之外!

    小八巨大身体就像是巨人手臂,现身后直接朝着甘露子等昆山长老背心挥来!

    像狂风扫落叶一般,顿时狠狠地打四位以为自己已经逃过劫难昆山长老身上!

    噗!

    四人口里鲜血狂飙!打死也不敢想象自己逃出生天却又被巨蛇缠上!

    “救命啊!”

    “不会吧!我不要去鬼域啊啊啊!”

    “太上长老救命!”

    “该死盗骨女修,她比魔族都要难缠!心机太重了,居然还有蛇尾没被她收回!”

    四位昆山长老不但被小八砸得五脏六腹都拧一起,不断口溢鲜血,而且身体也无法停止地急急向血河内冲撞而去!

    他们力量无法与八岐巨力对抗,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血河离自己越来越近!

    邪恶!死亡!疯狂!

    这些气息扑面而来,顿时吓得甘露子小脸发白!

    她眼都滴血!身为圣王身旁人,她又岂能没有听说过蚌城隐秘?这血河之下,可是接近地狱,厉鬼泛滥鬼域!

    不……应该比地狱恐怖,因为鬼域中生存所谓“生灵”,都是天道不收,地狱不容疯狂之徒!它们不是人族,不是魔族……只有怨念与杀戮……

    因为它们是鬼啊!

    好不容易逃生,又再次陷入凶残死亡血河……四位昆山长老心脏停跳,若是现他们手指能动。他们只想狠狠地抽自己巴掌!

    为什么一时热血冲头,要跟着天岽太上长老来完全这么困难宗门任务?

    这下他们是……死定了!

    天岽老儿原本站雷兽身上,一脸得意地看着妖娆坠入血河身影!

    这个机会真好!

    到了鬼域里,他身上鬼王锥能让他对所有厉鬼攻击豁免……远古约定中,手持鬼王锥者都是身为献祭使者身份被鬼魂们礼遇。

    而那盗骨女修……却是鲜肉祭品!

    会遭遇万鬼焚身痛苦死亡!她生机将要断绝后一刻,他就有机会把她身上兽神契约……通通转嫁到自己身上!

    “太棒了!”

    天岽老儿眼睛瞬间笑得只剩下弯弯两道小缝!

    没有任何人窥视情况下,甚至没有昆山长老会知道他杀死盗骨小贼后也同时拥有了控制兽神力量!

    “天昊算什么?总有一日,老夫必将天昊也踩身下!”

    往日对天昊敬畏已经被*疯狂膨胀天岽老儿完全抛弃,此时他一心渴望着本属于妖娆所有契约!

    他眼前出现不是狰狞血河,而是无比神圣而辉煌天宫庙宇!

    也许有了多力量,他就能引起天宗注意,提早把他带到高境界里!

    为了这个恢弘目标,身前那盗骨女修必死理由又多了一条!

    可是就天岽老头沉浸自己想象中大笑时候,让他睚眦欲裂一幕徒然出现!

    只听到一阵纷乱大叫声,而后那些刚才早已经被他送出战域外四位昆山长老……居然又被一条粗大蛇尾给硬生生地打落回来!

    天岽回头时刻,甘露子等人宿命已经无法扭转,因为她们身体已经通通进入血红之光包裹,受到鬼域拉扯,再也无力回到安全地点。

    就连妖娆与天岽都无法抗拒鬼域召唤,不要说这些比他们实力还要弱上不少天人境长老!

    “好凶残女修!不死不行啊!”

    木已成舟,甘露子等人是没得救了。

    天岽老儿此时除了对着妖娆呲牙咧嘴以外别无它法!只是心中对妖娆凌厉与强大又多了一层认识!

    “此女是一个睚眦必报家伙!”

    “罢了罢了!甘露子她们死了就死了吧,也算多给鬼王们献祭些鲜肉,只要老夫能得到两只兽神力量就可以了。”

    “反正老夫现也无能为力。”

    耸耸肩头,天岽老儿立即放下甘露子他们生死,一心一意开始死盯着妖娆身影!

    他心里,任何外物都不足挂心,只要自己越来越强,能早地窥见到天地大道就好。

    天岽老儿心里是放下了,但是那站远山上昆山圣王却突然陷入了石化!

    他头剧痛,一口牙齿都好像痛得渗血!

    怎么会这样?

    他没有看错吧?

    甘露子她们也坠入鬼域中了?!

    昆山圣王一口老血飙了出来!

    脚下升起无冰寒!

    这些可都是他昆山宗内得心应手忠心门徒!要知道立足于一宗之内,失去左膀右臂圣王是坐不稳宝座!

    “!她们不是献祭品!把它们吐出来!”

    惊恐昆山圣王对着站自己身前血影疯狂大吼!

    他咆哮声中,那血腥鬼影缓缓转过头来,眼眸里蕴藏着无邪光。

    “呵呵……哈哈哈哈……你以为这还能由得你决定?已经送入鬼域鲜肉,是你叫几声就能吐出来?”

    血腥鬼影声音沙哑难听,像是猫抓一样让人难以忍受。

    “这是我们古老约定,不但鲜肉们有去无回,并且你这个吵醒我家伙……也得献出你鲜血来!”

    被血腥鬼影双眸中凶光笼罩,昆山圣王瞬间被惊得身体僵硬!而后他肝胆俱裂地看到那邪恶身影一步步向自己走近,凶残地撕下他一只手臂融入它身体里!

    那荒诞又邪恶一幕他简直不忍直视,可是直到剧痛从肩头穿来,他身体……包括他声音都依旧停滞于原地,无法对发生自己身上狗血掠夺发出任何反抗动作!

    欲哭无泪还生生失去一只手昆山圣王只能像傻子一样呆呆地看着那吞食了自己身体,狞笑血腥鬼影向血海中跳去。

    而后鬼身消失于一片血光之中,又一声巨响响起,那从地下滚滚涌出血河这才有了悉数倒灌回地下趋势!

    “不可与恶鬼做交易啊!”

    看到天岽、甘露子、盗骨女修与血腥厉鬼都同时消失眼前,呆立于远山上孤家寡人一个昆山圣王这才想起儿时师尊对自己一句告诫!

    恶鬼从来都不可能是任何人盟友!

    与恶魔进行交易,永远都要付出自己无法预计与承担代价!

    葬送了盗骨女修……却同时失去大量心腹。此时昆山圣王眼眶迸裂,如疯狂野兽一般捂着自己断臂处嗷嗷大叫!

    此时他只有寄希望于天岽太上长老赶夺回神宗与天门宗丢失陨骨回昆山,这样他才能继续得到太上长老们庇佑!

    妖娆向无血河中坠落,她看着甘露子等人扭曲又害怕脸,心中一阵爽!

    把这些家伙也通通扯下来垫背,她也有机会以她们为炮灰,看看这昆山宗陷阱里……到底藏着什么杀人东西!

    ------题外话------

    谢谢亲爱们热情年会票啊啊啊!

    还有v群里忒有才亲爱们写各种藏头诗,你们太给力了!

    不能浪费了大家支持与热情,这里呼吁一下,想投票亲爱们都向“天道酬勤”奖投吧,集中火力才有好成绩。咱们争取年会上抢个奖项下来……嗷嗷呜……对月咆哮中。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