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76:“鬼”不就是……魂么?

476:“鬼”不就是……魂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身体坠入血河,但是诡异是除了鼻腔里充斥着浓烈血腥之气,身上却没有沾染半点血污,好似眼前所有沸腾血浪都不过是万年怨念幻化虚无之景,带着破开空间力量,把她身体卷入另一片天地。

    耳边除了呜咽风声,还夹杂着很多混乱而嘈杂声响,疾速下落时刻,妖娆暂时分辨不出那些像狼嚎又像哭泣声音源于何处,此时她只有一个惊悚感觉……

    那就是……她不能御空了!

    “喵咪!不但不能御空,连与幻兽精神联系都通通断绝!这是什么鬼地方?!”

    妖娆顿时心里狠狠咒骂那黑心天岽!

    “好家伙,原来是靠着这个底牌想要除掉我性命,这个异域空间有封印人灵气禁制,这样一来我此地就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孱弱蝼蚁!这种情况下要被人杀灭……实是太容易了!”

    飞速分析着战局。

    一滴冷汗顿时从妖娆额头滴落!

    丹田内灵气无法运转,这就意味着她所有幻力与召唤战兽机会通通失去,虎无爪而不能捕食,鹰无翼而不能飞行……天岽老儿以这种方法拔了她利爪,折了她双翼!

    这一招……果然阴毒无比!

    “还好我已经把邪冰他们强行推回驭兽环世界里,要不然光是这样坠地,只怕我们就会成为初元历史上为数不多从空中摔死天人强者吧?要是真让我以这种死法离开人世,那也太丢人了……啧啧。”

    妖娆自己对自己说道。

    她性情果真豪放,就算是知道自己处极为不利环境下,还是不忘记对自己开玩笑。

    “我得想想那该死天岽到底有什么方法对付我!”

    妖娆抬头一看,自己正上方,透过浓浓血海而落,除了那几个失去重心,身体也无法御空昆山天人境长老,还有驾着雷兽奔腾而来天岽老儿!

    喝!

    看到了什么后,妖娆顿时双眸一缩!

    这片天空中,无处不弥漫着朦胧血雾与毒瘴,让人视线浑浊不清,甚至吸入这些空气后肺叶都会隐隐作痛,此时甘露子与她一样,也无法唤丹田内灵气呼应正手舞足蹈地垂直落地。

    而只有天岽一人……身上萦绕着一层淡淡银芒,似有什么明亮之物他怀里发出保护他身体力量!

    因为这力量保护,那该死老头坐下雷霆巨兽居然没有消失!

    “我圈圈你个叉叉!”

    巨大雷兽遮蔽了眼前所有光线,那些张息与雷兽身侧闪电照亮了天岽老儿狞笑脸,脸上残忍表情一览无遗。

    “那老东西没有被封印力量!那岂不是我要以双手之力去与一个天人四衰强者对决?”

    此时妖娆是真想哭了,她扁着嘴郁闷地想道:这哪里是蚂蚁对大象?分明是浮游对宇宙好不好!

    一个天人四衰强者与一个实力为零普通人对战,其结果就是天岽打一个喷嚏,她就得浑身筋骨俱断!

    “而且不只这样吧?”

    妖娆脑袋转得飞,隐隐觉得事情并没有她想那么简单。

    “那昆山老不死开始好像不想让甘露子等人也一同坠入这片血光之地,那么这就意味着这片天地中除了对封印豁免他以外,还存着什么对甘露子他们有生命威胁东西!”那些威胁源于什么呢?是源自这空间浓郁杀气吗?“

    妖娆下落瞬间不断环视四周,看要看到层层血雾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虽然眼前依旧一片混沌,但是单从那些涌入鼻腔咸腥*之气就不难看出此地一定不是什么和善地点。

    而就妖娆心中升起这样觉悟时刻,一道奇怪影子就突然向远方甘露子等人冲去。”那是?“

    妖娆双眸一缩,好不容易看清一个近乎于透明影子……

    那影子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什么人或者妖兽,因为它身体不是实体好似烟云,疾速御空时甚至还天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痕迹。

    而让人能第一时间就发现它出现,并不是因为它飞行时发出了什么巨大声响,而是因为它身上本身就浸透一股让人无法忽视巨大怨念!”不不不!救命啊!不要来追我……啊!啊啊啊!鬼啊!“

    只听到天空中传来那玉末子苦逼大叫。

    因为众人中只有他身上被小八咬出来伤口还流血,所以嗅着人血味,那淡淡风影就像是一层窗户纸一样,直接糊了玉末脸颊上!

    虽然妖娆身上伤比他还要严重,但是早已经把自己拿药糊成个药人妖娆,身上血腥味倒没有玉末子那么鲜浓烈。

    只见灰影糊玉末脸颊上后就立即用背脊一拱一拱,玉末脸上鲜血就被灰影给吸了出来。

    这昆山长老脸颊顷刻被灰影吸得变形,大量血液从他脸上伤口中迸射而出向那灰影身体内疯狂涌入!

    好恐怖一幕!

    特别是大部分人都通通失去灵力时刻,看到身旁玉末转眼间就被吸得浑身抽搐,双颊凹陷,一旁甘露子简直要吓晕过去!”天啊!太恐怖了!“”救命!“

    这些人失去力量后远没有妖娆那么从容,因为她们从来不曾经历过极端生死绝境,所有骄傲与自信来源都只依靠自己手里握有战力。

    一旦战力失去,她们内心就会立即爆发出比普通人加脆弱一面。”师祖,师祖救救我们吧!让这里鬼与鬼王们不要来吞噬我们啊!“

    甘露子奋力地向天岽老儿所方向扑来,鼻涕眼泪早已经糊了一脸。

    越来越多灰影从血雾中出现,好似被温血气息刺激,极为兴奋一个叠着一个糊可怜玉末身上,被这些恐怖妖物簇拥,玉末根本没有逃生余地,只能任其摆布。

    看着玉末不断干瘪身体还有痉挛模样,莫大冰寒笼罩于所有人心房内。

    那些不知是何生物灰影才不管那么多,甘露子睚眦欲裂目光中顷刻把玉末吸成人干……连皮肉也吞下!

    这才放开那生机凋残身体。

    一个堂堂诛神长老,坠入鬼域还没有一瞬就已经只剩下一副骨架。

    白森森骨凌乱地陨落入地,那骇人场景已经把甘露子等人三魂七魄吓走了一半。

    谁也不知道这么残忍死亡下一秒会落谁身上。”你们上来。“

    天岽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把追击妖娆脚步放慢了一步骤。

    想到甘露子等人还有用,这老头儿还迟疑中选择了扩大怀中鬼王锥力量……将浑身瘫软雷兽宽大背脊上甘露子等人用保护之光给罩了起来。”多多多多……多谢师祖救命之恩!“

    直到被鬼王锥力量包裹,身体升起一丝温度,甘露子还是无法阻止自己上牙打下牙痉挛,害怕地蜷缩雷兽背上发抖。”哼!没用东西,等下好能体现出你们价值来,要是总是拖老夫后腿,你们这些饭桶就自行了结算了。“

    十分严厉地对甘露子等人大吼。

    天岽冷冷一哼,目光又不怀好意地向妖娆扫来。

    看样子自己这些同门长老们不被鬼域之魂通通吸成人干,那些天空中游荡鬼影是不会把攻击目标转移到盗骨女修身上。

    那盗骨女修虽然丹田气海被鬼域之息封印,但是身上还是带着一股比普通人难招惹气场。

    心里这么想着,天岽老儿又召唤座下雷兽加御空速度。”甘露子这些人可不能留,虽然老夫救她们,她们心里一定会虔诚臣服,可是老夫还不想让两只兽神契约转移事传到天昊师兄耳朵里。“”世上不可能说出秘密……是死人!“

    天岽老儿眼里分明闪动着一丝杀气,他落甘露子等人身上视线中没有半点怜悯。”老夫先把那女修逼得摔地上砸个半死不活……然后干脆再抽取甘露子等人生机为夺走契约禁术献祭……嘿嘿,这才真是一个好主意!“”有了这些天人境祭品牺牲,只怕老夫计划也会进行得加顺利一些。“

    天岽一面暗自盘算,脸颊上一面露出狰狞笑意。

    有着这种打算,他突然觉得甘露子等人也被八岐扫入鬼域是一件十分幸运事情!

    看来不需要多久整件事都可以完美地解决掉!

    甘露子等诛神长老能为禁术提供极精纯生机与灵气,比他自己张开禁术速度要上两倍!

    这让他能立即完成契约,夺舍后便通过鬼王锥力量迅速离开鬼域。

    到时候他已经取得神宗与天门两枚遗骨,带着两件陨骨回到昆山,必被上四宗所有太上长老们奉为英雄一般人物!

    而其实那些鼠目寸光家伙根本猜不到,等他荣归宗门时候,他手里已经握有比天昊老儿数量多……兽神!”哈哈哈哈哈哈!“

    把自己未来描绘得一片光明,此时*爆棚天岽老儿甚至已经忍不住地大笑起来!”咦?“

    妖娆忽略了天岽老儿那刺耳笑声,把目光灼灼地放了那些从玉末尸体上飞离,迟疑地看着自己却犹豫着没有立即飞来密密麻麻灰影……而后挑了挑眉头!

    自己心情突然变得很好有木有?大眼睛鬼畜地放光芒有木有?”纳多多,你给主人出来。“

    手指按驭兽环上,妖娆勾着潋滟唇角笑着叫了一声。

    呼!

    一道黑影顿时从她驭兽环里飙了出来!”我亲爱主人……“低沉声音天空中响起。

    纳多多出现姿势极为有风度,一身破破烂烂灰衣早已经舍弃,魂力重凝结出一身飘渺但是华丽黑衣。怎么看怎么与之前那猥琐小仆不太一样。

    看来这么久不见,小仆又悟出了讨妖娆欢喜方法。

    学会了驾驭魂兽,这让他也有多精力和时间来打理自己外形,一头长长”黑发“飘逸无比,头顶梳着一个油亮亮大背头,只两鬓垂下长长飘发,把额头上那足以戳瞎人眼大大”女“印衬托得加妖冶雷人。

    不过看小纳认真把”黑发“梳得这么整齐来凸显”女印“痕迹,想必他本人对此印形状还是十分满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数日不见,小纳思念主人心意那是比魔海还要宽广!“

    一出现天空中,纳多多就立即声情并茂地举着手向妖娆吟诵起他作赞美歌谣!

    他没有发现那些聚集天庭中迟疑地准备着向妖娆扑来灰影们,看到自己现身瞬间突然纷纷尖叫着向四面八方踉跄退去场面……因为他满心都只放妖娆一人身上!

    但是妖娆余光看到了这预期中一幕,她顿时心里一阵狂笑,差点把自己肠子都给笑断了!”哈哈哈哈!“”鬼……不就是魂吗?“

    就妖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候,纳小仆还沉浸于自己深情中。”啊……“

    纳多多一边咏唱,一边轻轻弹了一下眼角泪水。

    他正准备继续吟诵第二段诗歌,可是脑袋不怎么灵光他,这才发现了一件奇怪事……于是纳多多立即对妖娆发出了一声质疑。”咦?我亲爱美丽可爱……以下省略一万字主人大人,你为什么要从空中自由坠落呢?“

    小纳自问自答。”喔喔喔!我明白了!我拉风主人大人一定是把世界上所有好玩东西都玩腻了,所以现又想出这么一个奇法子给自己寻开心对吧?“”对吧?对吧?您是让小纳陪你一起玩啊!“

    顿时觉得妖娆实是太可爱,纳多多又忍不住感叹道。”啊……主人想法真浪漫,这朦胧大雾里急速俯冲入地,享受这甜美风,柔和云,还有长着翅膀天空飞行急速感……主人!主人!你太有才了!体会不能飞行那些庶民们从天空掉落感觉,好刺激耶!“

    越是感叹,纳多多心里越有一种奇异感觉升起,突然……他身体一滞,而后想到了让他欣喜若狂一个关键要点!”龙骚包……你出局了!“

    纳多多眼里顿时闪动着鬼畜寒光,心里不断灭哈哈地纵声狂笑!”嘎嘎嘎嘎!现主人玩浪漫,第一个想到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帅得池里鱼死,天上鸟落……简称沉鱼落雁纳小仆来作陪!“”那么龙少爷你靠边蹲着,老子要挤掉你地位了!老子才是主人玩时候心里想到第一人选!“”真是不可思议!老子太幸福了!做牛做马这么多年……终于有奴隶翻身做主人感觉!“

    严重人格分裂此时又纳小仆极端扭曲心里爆发。

    看着纳小仆那抽搐脸还有不断闪动双眸,妖娆知道这二货心里一定又幻想着什么不切实际东西!

    不过妖娆早已经习惯纳小仆变态,此时哪里还管他大脑门里装着什么豆腐渣样想法?”浪漫……浪漫你个毛线啊!你现丹田里提得起气息吗?“

    妖娆给了纳多多脑门就是一个巴掌,而后直接扯着他衣领急急问道。

    妖娆双眼瞪得浑圆,她需要确认后一件事就是小曲纳力量有没有被这诡异魂界封印。

    看大地已经妖娆脚下现出轮廓……

    那一望无垠泥潭与沼泽……还有无数蒿草石缝中蠕动灰影都让她身上泛起一层鸡皮!

    她才不想这样狗血地直接一头扎那种恶心地方!

    现一切希望都寄托小纳身上了。”啊?“

    不明白妖娆为什么问出这样问题,纳小仆顿时啊了一声,他挠了挠头,傻傻地回答。”有啊,现小仆不但灵气充沛,甚至还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力量!主人要看看小仆……“

    纳多多还没有说完就被妖娆应声打断。”那就别废话,带着我离开身后那烦人雷兽!“

    妖娆一个鹞子翻身,直接狂野地骑了纳多多身上!拍着他肩头,随意向前指了一个方向,示意纳小仆拼命向前。

    就算她现有些明白自己身处何处,并握有什么会让天岽直接吐血底牌,但是妖娆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身体状况,经过大战,丑丑与啪嗒重伤,自己又强行抗住了天岽止流绝杀……

    她现需要不是苦战,而是休息!

    噗!

    被妖娆骑身下小纳鼻血突然飙了出来!

    这心乱如麻魔仆顿时狼血沸腾地捂着自己鼻子,可是还是有可疑红色液体不断从他魔指缝中留下来。

    小纳脑子轰然爆炸!

    此时满眼都是星星,不断回放着妖娆高抬腿,那么利落地骑自己身上画面。

    还有她那富有弹性小屁股紧紧贴着自己虎腰……那随着风涌颠簸美妙触感,是他沦为世上苦逼小弟后尝到大甜头!

    小纳心里誓死击杀妖娆心意早已经被妖娆各种折磨消磨得淡薄……她说过,会给他与老亚姆一个魔族不一样明天,他姑且相信她话。

    但是翻身做主人,把妖娆欺负回来想法从来没有改变,一直都深深地根植于纳多多心底。成为他继续妖娆面前人格分裂动力!

    现妖娆主动贴上前来,激动纳多多差点连小心肝都爆掉了!

    他差点脚下一软幸福地晕倒地。

    还好魔祖心本源还是极为坚强滴。

    于是心里狼嚎,小纳奋力地把背一挺,便背着妖娆像是屁股点了火一样向远方飞奔而去!身后留下了一连串得瑟小火花……”主人!主人小仆再给你吟诵一首诗,这是小仆此时看到主人后灵感爆发,又创作作品……还请主人鉴赏。“”啊……清风拂过你脸颊,就像是纳小仆看着主人温柔目光,小仆对主人喜爱,像是太阳一样亘古不灭,如磐石一般万年不转移……“

    此处诗歌婉转,听得妖娆噗嗤想笑,而另一处天岽老儿则一脸僵硬,直接凌乱于风中!”我靠!“”那些什么鬼啊妖啊怎么不去追击那明显已经失去战力盗骨女修?反而哇啦哇啦地向后退去?难道老夫今日来得不是时候,正好赶上了他们鬼魂百年都不见得会遇上斋月?“”还有啊!还有那团黑乎乎风影是什么?为什么那女修臂环里什么东西都能藏?刚才她那些同伙好像就是藏了臂环里,而且现那个能飞东西是战兽吗?她怎么可能还能召唤战兽?而且它黑乎乎,怎么看怎么与鬼域里鬼魂们一模一样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岽老儿脑海里升起那些质疑差点把他自己都给绕晕了。”小贼!哪里跑!“

    看到眼前人影越飞越远,天岽老儿现也焦灼起来,对着妖娆背影拼命大吼!

    哼!

    这个时候不逃才有病呢!

    妖娆抱着纳多多脖子不断催促他加步伐,其实刚才蚌城,如果昆山圣王不发动厉鬼印,而是直接加入到战斗里,以妖娆当时仅剩下气力,也许真要昆山宗围剿中吃亏,但是昆山宗却偏偏阴错阳差地给了妖娆来到鬼魂肆虐鬼域一个机会!

    那么得到喘息之机她……势必要帅气而拉风地把这一局给扳回来!

    看着身后越来越远天岽,妖娆一阵冷笑。”昆山太宗老不死们搅脑汁要葬送我性命,甚至还费心力为我准备了一个这样恐怖凶残‘鬼域’,既能封印我灵气,又有‘恶鬼’为天岽老儿助威……“”可是把他们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本姑娘缺就是‘鬼’啊!这等怨魂,战魂泛滥地方……不正好是纳多多天堂吗?“”笑死我了!笑死我了!真是天助我也!“

    ------题外话------

    看到有亲问我这个月什么时候开始万。这么说吧,羽毛下个月要去北方结婚,很正式热闹又繁杂累人一种,*有规定,作者结婚都有一周假期,无条件休息。

    亲爱们也知道我个性,没有万不得以理由,不喜欢看到断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我打算不请假了。

    而手里没有存稿,我又会焦躁并失眠,也许还得顶着熊猫眼去敬酒,那着实不好看。所以这几天先写写存稿,到手里有一定存量时候,再开始这个月万,时间与长度不定。

    希望催亲们理解,不断信仰比偶尔写些万爆发难以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