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77:靠不住也得靠他了

477:靠不住也得靠他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管天岽老儿怎么吐血,纳多多御空速度都比他座下雷兽要上很多,不过片刻光景,他眼前两个身影就消失了混沌天边!

    噗!

    一口老血从天岽老儿口里飙了出来。

    甘露子等三位吓得直打哆嗦天人长老此时只能一脸敬畏地看着天岽老头儿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来触天岽霉头。

    “你跑不掉!”

    天岽老儿对着滚滚迷雾发出一声威压滚滚咆哮,顿时震得那些漂浮天空中鬼影纷纷退避三舍,混沌云层也被推开。

    只见这狂躁昆山太上长老一把从怀里拿出一枚半个小臂长骨锥,将骨锥捏得噼啪作响。

    此锥仿佛骨质,但是通体乌黑,好像整个骨锥都被剧毒浸染过一样,却诡异地散发出银色保护之光。

    正是这骨锥上散发出银光让天岽老儿没有鬼域里失去力量,萦绕天空魂灵们看到天岽老儿手里这枚骨锥,顿时浑身战栗急急后退,再也不敢觊觎甘露子等人身上鲜血。

    “老夫手里鬼王锥能号令鬼域所有恶鬼,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你尸体从地下挖出来!”

    发出恶毒诅咒,耸动着双肩,天岽老儿憋得一脸通红地对空气吼道!

    此时他心情已经愤怒到了极致,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那打不死盗骨女修居然手里还契约着一只“鬼”!

    那鬼让她他目光中消失了!

    这真是不能容忍失误!

    妖娆才管不了天岽此时喉咙里塞了鱼刺心情,她随意向大地起伏沼泽高处一指,就让纳多多驮负着自己向地面降落。

    也算纳多多有眼光,一找就找到了一座小山。

    高处并没有沼泽泥潭那么濡湿,甚至山腰处还有一个天然形成洞穴。妖娆看来,此时是好一处藏身之地。

    “主人……”

    纳多多恭敬地半跪地面上,找到合适高度让妖娆能方便从自己背上走下来。

    “主人,这里哪里?刚才身后那老不死还有一头雷兽,倒底是什么东西?”

    那献媚脸,妖娆刚刚踏足于坚实大地后就向妖娆面门凑了过来,好像此时他嘴角还滴着口水。

    脑子转得再慢,飞了这么久,纳多多也隐隐地察觉到妖娆好像被人追击,而她奇怪没有反击,而是召唤自己逃跑。

    难道……妖娆臭女人现没什么力气?

    一想到这里纳多多心里就忽然有什么恶念涌上心头!眉头“女”印咯吱作响,忽明忽暗,好似有一种即将破裂趋势。

    “滚一边去,不要贴这么近!挡着我光了。”

    看到小纳恬不知耻脸,妖娆冷眉一扬,立即一巴掌把这不怀好意家伙给扇到了一旁。

    妖娆此时内心很忐忑,她眼角余光确早已经看到小纳“女”印松动,但此时她只有故作镇定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自己亲手烙印纳多多额头上“女”印本来就只是一枚半“奴”印,并没有完全抹杀纳多多灵魂与记忆。

    她能压制他反抗力,是因为她一直保持着比小纳强大战力。这奴印约束力,与她与小纳之间实力强弱对比有极大联系!若是纳多多力量超过自己,很有可能奴印封印将要失效。

    所以即使知道百万魂主是一个足以让初元所有大能们为之忌惮助手,她也一直没有特地花费心思把纳多多力量进一步升级。

    “如果让纳多多意识到现是我孱弱时刻,他只要稍微动用魂力就能反噬于我……他会不会冲破女印,杀我后称霸魂界?”

    妖娆盯着小纳那捂着脸还一脸堆笑看着自己表情,微眯了一下双眼。

    扪心自问……这个答案她还真没有把握!

    天知道第二魔祖觉醒心有多强大?天知道自己到底认识纳多多多少?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对小纳戒心,甚至不到万不得以都不愿把他唤出来作战,那么此时非常时期……她就不能掉以轻心。

    也许经过这么多年磨合,就算小纳冲破奴印也不会把她立即杀死,但是百分之一百五会她身上报复之前受委屈,天知道到时候是不是死掉幸福一些?

    “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

    妖娆想了想小纳可能进行报复就有一种头皮发麻感觉。

    “但是现我也只能指望这靠不住家伙了……”

    妖娆那个愁啊……

    身鬼域,前有厉鬼后有天岽,此时她又只能倚靠纳多多力量,否则就算给她再一千年,估计这恶鬼狂舞魂界,她都想不出什么办法与天岽老儿正面对峙。

    “现只有借用我之前纳多多心里投下恐惧种子来拖延时间,不能让他看透我现失去力量事实。”

    一边这样想,妖娆一边挺直了腰杆从驭兽环里拿出朔月黑刀!

    铮!

    朔月出环,顿时发出一阵清脆而让人肝胆俱裂震响!

    杀意出现!

    看到妖娆一把推开自己,又突然拿出一把刀……纳多多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儿又我趴倒地。

    他可没有忘记阿斯兰特曾经每天用“魔爆焰”他身上打洞洞,然后妖娆又拿着刀来“切手指”那些苦逼日子。

    看着妖娆浑身上下挺直得像一杆枪,威压虽然收敛得无影无踪,但是长眉飞扬,英气勃发,黑发魔舞,像极了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战王。纳多多此时心里只升起敬畏与臣服心意,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心中那些迟疑?!

    眼前是永远比他强大主人,只有顺从与听话,他才能有机会跟着她看到魔族不一样明天,他才能以纳多多这样身份继续幸福地当小仆活下去。

    “纳多多,我要去与邪冰密谈一些重要事情,五天不会再从洞内出来,现主人交给你一个展现忠心好机会。”

    妖娆一边郑重地对纳多多说着,一边威风凛凛地举着朔月。

    只见她舞旋身体,以轻盈而唯美姿态地面上画出了一个半圆刀痕!

    妖娆那敏捷动作与她实力全盛时期没有分别,若不是心中知道此地存有封印人丹田气海灵气封印,任何人都看不出她有虚弱破绽。

    她唯美而霸气身影顿时看得纳多多眼里满满都是惊艳小火花。

    利落收刀,妖娆踏过地上深重刀痕,扬着刀尖向圈内指了指,示意自己要走入山洞里。而纳多多引颈想向内看时候,妖娆顿时又不耐烦地用刀尖顿了顿地面,差点把朔月扎纳多多脚指尖上!

    “看着这道线,纳多多,从现起,你线外死守,不要让任何东西进入山洞听到我与邪冰秘谈,看到不长眼魂要来挑衅,你就把它们收入自己麾下,好好教他们一下什么是有家教好孩子应该遵循礼节。”

    妖娆狠狠地戳着地板。

    “听明白没有?要是放入了一只小苍蝇,你就死定了!”

    妖娆对着纳多多一皱眉头就决绝地转身,举着朔月向山洞里走去。

    “可是主人……”

    纳多多低垂着自己眼,不让妖娆看到眼中闪烁迟疑与试探之光。

    “主人……那追击你雷兽还有一个老头怎么办?”

    问得虽然虔诚恭敬,但是纳多多心里已经响起了不同声音。

    “女人!你到底现手里有没有力量?让纳多多魔王听听你回答!”两种极端想法,正矛盾地冲击着纳多多心脏。

    若不是妖娆灵气被封印,纳多多魔心必然不会这么敏锐地苏醒。

    “追击?”

    妖娆扬着诧异语气回头看了纳多多一眼。而后带着不屑表情淡淡说道:

    “纳多多,你眼睛瞎了还是皮痒了?你哪只眼睛看到那些蝼蚁正追击本姑娘?”

    “那些家伙只不过是恰好与我一起来到这鬼地方同路人,你若这几天无聊,那些小菜就留给你玩也无妨。不过记住,不要来惊扰我,不然……”

    妖娆勾着殷红唇,无比妖冶一笑。

    她眼就像是湖水中宝石湛湛发亮,双颊升起红晕比地狱罂粟还要醉人,可是所有熟悉妖娆人都知道,此时是她杀心大盛时刻,若是再罗嗦,下一秒她就要爆发了!

    噗通一声!

    纳多多顿时老老实实地跪妖娆所画刀痕以外一拳之地,而后高举双手不断高呼:

    “小纳流血流汗献生命,也一定牢牢守住主人静修之地,绝对不让任何一只苍蝇飞进去!”

    一滴冷汗从他额头上滴下。

    “好恐怖!我觉得刚才那一秒,我就差点被主人给杀了!”

    “我是白痴么?为什么要怀疑主人实力?”

    “老子真是被门夹了脑袋,为毛今天心情这么焦躁与混乱?欠扁啊……主人刚才气势,还是那么威武!”

    “哼!”

    小纳连连高呼声中,妖娆带着蔑视表情,对他抛下一个不满意冷哼声,而后踏着隆隆脚步头也不回地走入山洞里。

    被主人鄙视,小纳顿时双眼泪汪汪地蹲洞口刀痕以外,不断地用自己双拳打自己大头!

    “笨蛋!没出息!好不容易写了那么多首诗把主人哄得心花怒放,就因为老子心太急,又让主人看不起了!老子真是个白痴!呜呜呜呜……”

    “这几天要好好努力,争取让主人忘记今天对话!一定要!”

    捏着自己拳头,小纳双眼里迸发出鬼畜光芒。

    妖娆挺直了腰杆手握朔月,一直保持着精神抖擞状态走到山洞深处,而后停下脚步,手里朔月突然一松,直接掉落地。

    刚才面对纳多多,妖娆已经用了自己所有力量。

    而此时妖娆已经浑身颤抖到没有力气把朔月从地上捡起来,她四肢痉挛,双手抱胸前,因为身体突然放松而浑身上下旧伤口重渗出赤红鲜血。

    这样惨样,是门口蹲着纳多多完全想不到另一幅景象。

    大战重伤,灵力停滞,还有心灵疲惫一起涌上心头。

    “邪……邪冰,出来护法,如果纳多多进来,再把我唤醒。”

    此时拼着后一口气把邪冰与应天情从驭兽环里放出来,妖娆就不顾一切地晕倒地,完全失去了意识!

    一道淡淡光芒把她身体包裹,妖娆陷入了疗伤自愈沉沉入定。

    她向纳多多约定了五日,这是她需要疗伤短时间,也是纳多多耐心能拖延长时间。

    至于天岽老儿,此时妖娆无力去计算,只能祈祷那老不死家伙这段时间里找不到她踪影。

    “一切都交给纳多多了!”

    迷茫中妖娆,只有这一道模糊意识脑海里萦绕。

    她对纳多多期待果然没有错。

    心生疑虑又立即被否定怀疑之后,小纳忠心顿时加强不少!

    为了弥补自己之前妖娆面前过错,这蹲洞口小纳立即采取了他自为能再次讨好妖娆行动……

    那就是疯狂地开始天空中收敛野魂!

    “啧啧!这鬼地方还真他丫不错!”

    把自己神识死死地锁着山口,不让山洞里任何气息从洞中传出,但小纳身影早已经飘然入空。

    像他那么好动性格,没有了妖娆禁锢,自然无法无天地开始畅游天际!

    第一次这么潇洒地恣意翻滚,纳多多渐渐发现了此时对自己而言是多么富饶一片大地!

    自从灭合溟台学得了魂主与炼魂之术,妖娆一直没有靠杀生取魂来充实过纳多多实力,因为现世与远古不同,没有那么多大规模战争,所有非邪恶魂兽召唤师都极难遇见品质高野魂。

    而这不被世人所悉知“鬼域”,却好像是一个厉鬼聚合地!

    地狱与人间中间,这些野魂通通都带着极端暴虐戾气,既不入地狱轮回,也不升人界复生,千万年来郁积于这片混沌大地,仿佛只靠着偶尔落入鬼域活物来填饱自己想要嗜血心情,它们汇聚成一个奇特“种族”,世世代代生存鬼域里。

    随着妖娆坠入此地纳多多,就像是饿成皮包骨头恶狼突然落于了一望无垠羊堆里,怎么不会大块朵颐?!

    “品质都不错,抓来都是小弟啊!”

    纳多多伸出长长舌头,舔着自己下巴灭哈哈地笑道。

    那些游荡于天空中野魂看到纳多多身影,无不悲鸣着四下而逃,但是因为它们数量实是太多了,所以随便纳多多一伸手,手指间就会又多出一把灰黑色“魂线”。

    这些野魂只要运用得好,战斗中都会发挥意想不到巨大作用,纳多多需要做只是把这些野魂收敛到自己手里,加以驯化而已。

    只不过这些寻常能见野魂,论单个战力来说都不强悍,也没有什么特别魂技,所以它们凝结出来魂线多呈灰黑色泽。

    纳多多伸出自己魔爪,指间飞舞大多数“魂线”都色泽黯淡,像它之前契约三眼天狮与红碧双蛇那种强力魂将依旧没有多少。

    “要是魂将们多一些就好了,老子就不用出战……只让小弟们上场就行。”

    纳多多一边想,双眼内一边冒灼热光芒。

    其实他神识早已经大地上探知到几处魂力极为强大地点,只是因为那些地方离妖娆“秘谈”洞口太远了,如果他自己贸然前去寻找强大魂将,只怕妖娆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从洞口走出来,他就又要惹她生气了。

    “小纳是忠心好魔仆,不会这个时候惹主人不开心……”

    吞着口水,纳多多弱弱地把自己目光从那些让他身体战血沸腾地点强行拉回,而后拖着他长长“衣袍”,他又乖乖地蹲回了妖娆所划刀痕前,地上无聊地戳着石子。

    他这样一阵阵收魂,歪打误撞地把那些之前看到他背负着妖娆进入山洞野魂们都收敛到了自己掌内。

    所以那握着鬼王锥不断讯问野鬼们“一个重伤人族女修哪里?”天岽完全找不到关于妖娆去向何方任何线索。

    差一点气得把手里鬼王锥都生生捏爆!

    “你们这些没有用东西,不是传说只要手握鬼王锥,就如鬼王亲临吗?为何你们这么恶鬼,连这种小小事情都调查不出来?”

    天岽一边纵身狂啸,一边命令身下雷兽爆发出滚滚雷霆,把那些萦绕他身旁方圆百米内野魂都通通轰了个稀巴烂。

    爆发出这后雷威后,天岽老头儿灵气也有了停滞趋势,因为他座下雷兽对他力量消耗亦十分惊人,所以此时只见雷光一闪……那巨大雷兽也顿时从天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空中只剩下天岽老儿白发狂舞,一脸狰狞身影。

    可怜是甘露子等三位天人长老,若是离天岽太远,失去鬼王锥力量保护,她们立即就会失去御空能力从天空中陨落。可是若不离天岽远一点,又会被他身上爆发出来滚滚威压给挤压得血脉滞留,好生痛苦……

    青着脸蜷着身体,三个可怜兮兮昆山长老跟天岽老儿身后。

    这天岽老儿愤怒中,纳多多忐忑中,五天时间很过去!

    妖娆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冗长梦,而后耳边一直回响着一个声音,让她万万不能继续徜徉于飘渺梦境里。

    于是她揉了揉酸涩眼,终于从入定中回过神来。

    “妖娆,你终于醒了!”

    妖娆张开眼瞬间,身侧就陡然升起两道异口同声声音。

    这五日来邪冰与应天情一直连眼都不敢眨地守妖娆身旁,从驭兽环里走出来他们很就明白了此地凶残。

    因为二人同时感觉不到丹田里气旋,也无法呼应自己战兽,山洞口外只不间断地传来鬼泣与风啸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不知道妖娆是如何这种绝境中脱离了昆山宗长老们追杀,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保护着他们安全,邪冰只隐隐了解这与妖娆圣女殿下魔仆有关,但按她平日里很少召唤纳多多情况分析,此时小纳出现也绝对不是万全之策,所以带着应天情,二人乖乖地一直蜷缩于山洞深处,没有离开妖娆一步。

    “这是第几天?”

    看清二人脸,妖娆就知道纳多多果然很听话地没有从山洞口外进来窥视过自己入定场面。所以妖娆第一个关心问题就是自己入定了几天。

    “第……第四天吧。”邪冰憋红了脸,掰着手指算道。

    “那还好。”

    妖娆拍了拍身子,百里尘药果然好,除了几处隐隐酸痛以外,至少表面伤口都已经愈合,不过这也不是值得特别庆幸东西,因为接下来还有残酷东西等待着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应天情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们驭兽环内时候错过了很多东西,这令他们对眼下发生一切都很迷惑。

    “唔,这里应该已经不是初元大地,是一片诡异魂界。”

    妖娆知道不把事情说明白邪冰与应天情二人会迷惑,所以她粗略地描述了一下发生四天前光景,只是把小纳情况简单掠过了一下。

    “这么说我们现都不可能恢复战斗力却必须与昆山宗太上长老对战?”

    听完妖娆描述,应天情简直有一种要疯掉感觉。

    “嗯,这话这么说也没有错。”

    妖娆早已经经过了惊愕阶段,此时心情坚强得像块石头。

    “我让你们二人出来,只是为我护一下身体,还有了解一下近况,不至于驭兽环里太担心,不过一会你们还是先去驭兽环里待着,好好安抚那些昆山宗杂役与弟子,然后等我好消息,我不能带着你们继续鬼域地战斗,如果让我顾忌太多人,我会失手。”

    妖娆说是实话,为了与天岽相争,她就必须短时间内把纳多多培养成百万兽魂召唤师。且不说这件事现对灵力都被封印她来说有多困难,单是为了让纳多多能战天岽,他力量就至少要与之前自己巅峰时期战力比肩……

    给纳多多这么多力量……这魔仆反噬,才是她需要面对大威胁!

    虽然很不赞成妖娆一人作战,但是此时应天情与邪冰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拖油瓶子,所以二人只得缓缓点头,再三叮嘱妖娆后消失于驭兽环光芒中。

    二人离开后,妖娆理了理自己长发,换上一身轻便武士装,而后挺起腰杆,精神抖擞地向洞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