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80:血魔的主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听到纳多多质疑,妖娆顿时双眸一缩,心里暗道。高品质就吾读小说网

    “这家伙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一刻都不让我安生。”

    妖娆平复了自己心跳,而后拍着纳多多大头娇笑道:

    “是啊,我是失去了力量啊。小纳你要来试试吗?”

    妖娆居然就这样平静地说道。

    看着妖娆那弯弯双眼,殷红唇,好不容易魔心飞涨了一些纳多多此时又茫然起来。

    “该死,这臭女人身上,明明一点灵气都没有,为什么还这么从容淡定?”

    “居然让我来试?老子才不试呢,到时候又把我戳得千疮百孔怎么办?坏女人!一肚子毒水老子不能着了她道!”

    纳多多扭曲心情又一次让自己陷入了两难境地,因为天性多疑,反而让它完全摸不做准妖娆心中所想,不敢去证实妖娆此时实力深浅。

    纵然心中万千猜忌……总是妖娆手里吃瘪纳多多已经于灵魂深处深深地烙印着对她忌惮。若非百分之一百二十笃定,它不会轻易逾越雷池一步。

    “好吧!老子还是不要想怎么反抗这臭女人事了,以她那妖孽般性子,就算是失去力量老子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她身上找到好处!老子还是乖乖敛魂好。等力量再强一些时候再试试她!”

    这么想着,这场暗潮汹涌对话才算无声中停止。

    “这是哪里话,主人忠心虔诚小仆纳多多只是想关心一下主人近况而已,又怎么会不长眼地想要忤逆主人威严呢……主人也太看不起小纳了。呜呜呜呜……小纳好伤心!”

    纳多多假惺惺地抹着眼泪,捏着妖娆脚踝魔爪又开始给她鞋面拍灰。

    “这还差不多。”

    妖娆操着没有情绪波动声音说道,但谁也不知道此时她背上衣物早已经数被汗水打湿,只不过纳多多没有发现而已。

    红衣魂主向着那连日来一直鬼域里寻找妖娆身影天岽老儿飞去,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选择对手是一位昆山天人四衰太上长老!

    而与此同时,被老鬼一脚踢飞血魔也踉跄向着远方疾驰。

    它知道那名为剑一诡异半魂半灵纵然手下没有一个魂将,但也因其魂威浩荡而被众魂认可为毋庸置疑魂主级强者,坐拥辽阔领地。

    没有一魂敢轻意踏足它地盘。

    这一次……自己却被魂主们一致要求请动剑一出山,好看小说:!

    血魔心里打了许久算盘之后,终于咬着牙掉转方向,向着背离剑一魂主所之地另一方向飞去。

    它不是想无视老鬼指令自找死路,只是思前想后它觉得自己与其剑一魂主领地内自找无趣,还不如直接把那魂主引到剑一领地里去!

    这也算是生死一线间迸发出来大智慧吧?

    血魔搅脑汁想出了这个自以为是妙计!

    龟魂主不愿意与那从蚌城而来魂主对战,可是血魔却不怕,因为它又不是要与那魂主拼个你死我活,只不过是用自己三寸不烂之舌促使它受到蛊惑而后向剑一魂主领地里进发就是。

    “老子真它丫聪明!”

    抱着这样念头,血魔急急向着之前所说魂主出世地点而去。它打开蚌城血河,自然知道那魂主也是从蚌城而来,行进痕迹只要从空间裂隙处寻找就好。

    过了两日时间,血魔终于重回到了蚌城血河打开地点,只不过站沼泽下,血魔自己都傻了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都是那魂主力量?”

    情况远比传讯魂兵们形容得严重!

    “天啊!这也太变态了吧!”

    “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这魂主力量得有多彪悍?”

    血魔张大了下巴,呆呆地看着自己眼前所呈现出来一切。吾读小说网 高品质

    眼前沼泽已经荒芜到它都认不出来。

    它这鬼域里,虽然只是一个鬼使,但也是魂主们面前红人,魂众眼里惹不得人物!

    平常每到一处那些沉睡于地下魂众与魂将们都会热情地苏醒,而后以各种方式欢迎它莅临,可是这一次……无论它怎么大声咳嗽,方圆百里之内都犹如死寂之地一样,连一个天空之魂气息都找不到!

    所有魂灵都被收走了!

    精精光光,干干净净!

    不论是大是小是强是弱通通消失于这片它们寄居大地!一根毛都没有留下!

    “奶奶个腿了,一把火也烧不了这么干净好不好!那魂主当真是个妖孽啊!”

    密密麻麻冷汗顿时从血魔头上渗了出来,此时它心里突然升起对自己质疑,是不是自己想出“诱敌”之计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也许那魂主是一个比剑一魂主还要难缠家伙?

    不过废了大半天力气从鬼域中央地带跑到外围,血魔又不想再这样狼狈地又滚回中央地带寻找剑一魂主,所以硬着头皮,心里也怀着一丝侥幸心情,血魔只能不断鼓励着自己去追赶魂主步伐。

    又过了一夜,血魔总算是寻到了纳多多魂威气息。

    其实越靠近纳多多,血魔就越有一种睚眦欲裂感觉,。因为一路见闻让它毛骨悚然,情况远比传讯魂使向老鬼那些魂主们描绘严重得多!

    它一路上都没有见着一个游魂!

    这曾经布满厉鬼森罗鬼域此时很大一片地界里都荒芜得没有半点声响,那种一眼望去连虫子都不叫荒凉着实让鬼都害怕!

    而好不容易接近魂主魂威……站很远地方,它就看到了一条恐怖“洪流”!

    十万魂众灰黑色“洪流”中奔腾咆哮!

    轰轰轰!

    天地间好似有一只巨大皮鼓不断敲响,震得血魔耳骨发痛,就连气息张息频率也不得不随着鼓响而变得急促起来。

    整个鬼域都震动!

    完全由魂灵们汇成天空大河鬼域大地上形成了一道奇异景致!

    所有魂灵以强弱次序排列,越到前端,魂威越强!而且组成“洪流”魂将身上呈现色彩也越鲜艳!

    而位于所有魂众前端,是一团看不清由何物组成浓烈之黑暗!

    那仿佛是一只巨大兽首,又像是浸渍了世上所有邪恶与怨念,其凶煞之气远远超过血魔平生所见嚣张怨恨!

    好惊人!

    “那一定就是魂主身上散发出来恶念!”

    血魔此时就算还远万米之外,都已经顿时吓得双脚如面条一样地打抖。

    纵然见过魂主间对战,也没有见过不作战时依旧这么杀气腾腾魂军!

    这个巨大部队所过之处,若不臣服并融入“洪流”者,当下就会被行军十万魂众共同散发出威压给撕成渣渣!

    “妈妈咧!我还是去找剑一好了。”

    血魔没有出息地瘫坐地,实是被自己看到一切而吓破了胆子,所以一动也动不了他立即苦着脸对自己说道。

    只可惜此时它已经逃不了了!

    那些从万米之外过身魂众中还是有魂灵立即发现了他隐藏天空云后气息,为了讨好主人,这些邪恶又狂狞魂众们立即拍打着长翼挥舞着利爪冲上前来,把刚想爬着离开血魔直接丢入了洪流里!

    “哇啊!呀呀呀……呜……”血魔凄惨地悲鸣着。

    血魔鬼哭狼嚎众魂才不以为意,它们看来能折服于纳多多大魂主麾下可是一件极拉风事情,因为谁都没有见过魂威这么强大,契约力无穷无变态魂主,跟着他混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取代老鬼鬼域里统治地位!

    打死血魔,血魔也想不到自己打开蚌城血河会招惹到这么一个请不走阎王!

    “救命啊!”

    下意识,血魔被纳多多魂威剥离自主意识前,还是发出了一声这样嚎叫,其他书友正看:。高品质就吾读小说网

    “咦?等等,把他带上来!”

    此时却有另一声音响起。

    坐纳多多肩头妖娆破天荒地注意到了身后事情,虽然灵气被封印,她五感没有原来那么敏锐,但是对血魔身上气息,她还是分外熟悉!

    那血红魂影,让她几乎不需要思考就想起了几天前从蚌城内突然落入血河中气息。

    老大老大发话了!魂众中,妖娆地位等同于纳多多地位。

    那些生而有翼魂兵立即毕恭毕敬地把血魔架到了妖娆与纳多多面前。

    血魔一见纳多多身高一丈三,头顶魔角峥嵘模样就差点吓得翻白眼儿!

    好恐怖!除了魂威以外,这魂主身上还散发出极端精纯黑暗魔气,简直如同地狱冥王身外化身一般,让人一窥就忍不住气血逆行,心里升不出一丝想要反抗力量!

    “你认识我吗?”妖娆再次出声。

    就血魔因为纳多多威武之姿而悸动不已时候,从这超级魂主肩头传来蛊魅女声这才让血魔发现了那娇美身影!

    “魂主肩上坐了一个人族女子!”

    看到这一幕血魔才真要吐血了!

    “而且居然是她!”

    血魔怎么会不记得这人族女子?数天前昆山圣王正是因为想要抹杀这女修存,才以巨大代价唤醒了沉睡于厉鬼印中它!

    万万没有想到……这来,让魂主们都为之忌惮黑暗魂主……居然也是她所有物!

    这女修逆天了!

    “不认得!”

    血魔立即梗着自己脖子,一脸坚毅地摇头否定。

    要是自己承认是自己把她阴来鬼域,那不是会立即死成渣渣?

    血魔每到关键时刻小聪明都会明显地爆发一次。

    “不认得?”妖娆扬了扬眉头,而后云淡风轻地对魂众小弟们说道:“既然这货不认得我……那就撕了吧!”

    果断无情冷血!

    妖娆决绝与冷酷让魂众们都佩服不已。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老大老大不把血魔留下,但是少一个同伴也无妨,所以她一声号令之下,那些原已经回到队伍里有翼魂兽们又纷纷飞扑而出,亮出尖锐爪牙欲把血魔撕得灵魂变灭永世不得超生!

    我晕!

    不认得也要死啊!

    血魔立即狠狠地战栗了一下,已然明白那女修认出自己身份,!

    这点眼力它还是有。

    反正横竖都是死,所以它立即又拍着脑门儿大叫着改词。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您,您就是蚌城那位……”

    一边献媚地笑,血魔双腿一边抖得像是煮烂面条。眼前女修是逼着它相认啊!

    “嗯,想起来了啊,不错。”

    妖娆双手抱胸,也没有戳穿血魔心思,而是淡淡一笑,很满意这样回答。只见她挥去那些有翼魂众,而后接着对血魔问道:

    “你跟昆山宗老头儿是一伙?还是说这片鬼域……都是昆山地界?”

    虽然对鬼域有诸多猜忌,妖娆还是无法确定此域由来,这个不同于初元世界,好不是由昆山掌握才好。

    想知道些真正内幕消息,正好遇上了不长眼上来找死血魔,妖娆自然要抓着它问个明白!

    “不不不不……我们伟大鬼域,怎么可能由区区一个人族宗门管辖?是他们昆山祖上出了一个与我曾经强魂主有交情人,所以鬼域就赋予了昆山宗可以开启鬼域力量而已。”

    血魔讪讪地笑着,嘴皮子都打哆嗦,它说是实话,只是不敢把什么“赋予昆山宗不时给魂主们送鲜肉任务”这种话直接说出来。

    这样坏事,昆山宗长老们铁定不愿意承认,而鬼域有自尊魂灵们也觉得鲜肉交易见不得光。

    血魔第一个回答让妖娆很满意,如果鬼域与昆山无关,那么出去以后她就不再忌惮第二个天岽……第三个天岽追上来。这样一来她鬼域里也不会因为对昆山顾虑而放不开手脚。

    “哦?那鬼域出口哪里?”妖娆微笑了一下,而后又问出第二个问题。

    “魂主大人都能轻易地撕开出口……这一点您问您身……身旁大人就知道。”

    血魔此时只想着量满足眼前一人一魂主各种要求,希望他们大人不记小过,不要把蚌城血河仇再记自己身上。

    “该死!我怎么这么蠢,不去找剑一,却偏偏来这里送死?”一边回答,血魔一边狠狠地心里甩自己巴掌,狠不得回娘胎里重生一次才好,下一次打死它它也不会干这么白痴事情了。

    “这一点纳多多倒是没有跟我说过,看来这家伙魔心反扑得很啊。”

    妖娆也心里暗自对自己说道。

    “好吧,第三个问题……”

    妖娆沉吟了一下,而后缓缓问道:

    “现,天岽老儿身何方?”

    退路都已经想好,妖娆自知天岽不杀她取骨是绝对不可能提前离开此地,所以她接下来要准备,就是好好与那该死老东西一战到底!

    “您说是昆山宗太上长老还有他同伴?”

    血魔万分庆幸眼前变态女修所提所有问题它都回答得上来,其他书友正看:。

    它本想说:“那个老头早已经察觉到鬼域外围魂威暴动气息,但他不知道是您所为,还以为是鬼域百年难得一遇领地吞噬之战开打,所以为避走锋芒,向与您相反方向去了。”

    可是小眼珠子一转,血魔刚想开口之际,突然脑瓜子里电光一闪,又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眼前这女修……八成是要找昆山宗太上长老拼命去了!我何不借此机会……把她引到剑一魂主领地去呢?”

    鬼畜心意血魔心中爆发。

    “嘎嘎!我真是聪明得自己都想佩服我自己!如果此事成功,魂主与剑一魂主拼个两败俱伤,红衣昆山长老手下毙命,老鬼魂主再亲自出马送走昆山访客,那么它就能同时收夺三魂主魂众,成为鬼域内毋庸置疑第一强者!”

    “我也必然成为它座下炙手可热大红人,锦绣前程正向我招手!”

    想到这些好处,血魔小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小缝!

    “这一把,老子赌了!”

    一边无法抑制自己贪婪**,血魔一边伸手对着前方东侧果断地指去!

    “沿着这个方向走,越过一片红色湖泊,再走一个时辰,就是一片不毛之地,一个魂众都没有,那昆山长老,就是龟缩那里调养生息!”

    血魔对妖娆指引地方,确没有任何魂众,只有一个变态没有人知道实力深浅魂主而已!

    是……那是剑一魂主领地。

    若是眼前女修带着魂主气势汹汹地去那里寻找昆山长老复仇,第一个遇上,就是剑一!

    血魔灭哈哈地心里狂笑,赞美着自己聪明,可是它没有想到是,下一秒,他却听到了一句女修对它无情宣判。

    “好了,可以了,撕了它吧。”

    妖娆挥了挥手,而后示意那些有翼魂众对血魔继续撕杀!

    再也没有价值坏东西,留着做什么?

    而后妖娆拍拍纳多多头,对它温柔地说道:“纳多多,你现实力,充其量也就是打打天人三衰左右召唤师,我们先去打魂主,后再去找天岽,先让那老东西一旁蹲着,只要他见不到我们,就会继续以为鬼域动乱是旧魂主之间战斗。”

    “只要他不想参与魂主间战斗,我们就有充足时间积蓄力量。”

    妖娆明白,以纳多多生性多疑又好战性格,就算真要与自己撕破脸,也必然要等它自己有把握时机,现只要好言安抚,无论它怎么试探,终不会立即与自己敌对。

    “来……我们去那边!”

    扭过纳多多头,妖娆对着小纳指了一个与血魔手指完全相反方向。

    不按血魔指引方向走,这倒不是因为妖娆看出了血魔后诡计里什么破绽,。

    只是对于她而言,此时确不是对战天岽好时机。只有手里握着必胜把握,她才会让纳多多直面天人四衰强者威压。

    何况天岽老儿避讳魂主之战,她若不利用这个绝佳机会多让纳多多收收些小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问清楚血魔详情之后,妖娆就是想避开天岽而行。

    “嘿嘿!主人说得有道理。”

    纳多多肩扛着妖娆身体就一脸肃杀地向她手指方向走去,完全无视那血魔风中石化表情!

    “喂!有没有搞错啊?!”

    “你们不报仇啊啊啊?”

    “为什么不是立即去杀昆山长老?”

    “为什么不去找昆山长老反要杀我?”

    睚眦欲裂!

    看着那由黑暗魂主带领巨大魂兽大潮硬生生地自己面前拐一个弯儿,向与剑一魂主领地相反方向进发,血魔立即血溅三丈倒地不起!

    不过此时它血泪控诉妖娆已经听不到,回答血魔是一群狞笑着魂兽。

    “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你坑过主人主人好不好!”

    “这家伙真蠢,还以为主人主人会留它小命吗?”

    “我们队伍里才不要留下这么讨厌家伙!”

    “就是,它魂主们手下做事时候就天天耀武扬威,好像它才是真正魂主一样,兄弟们,撕了它!”

    那些有翼之魂们发出凄厉咆哮,一眨眼儿就把倒地上血魔给完全覆盖!地面上只传出撕裂声响!

    妖娆与纳多多魂军继续向魂域中央进发。

    那十万魂众们发出排山倒海气势让大地不断震动。滚滚魂烟弥漫于黯淡天空之下,远远看去就让人望而生畏。

    妖娆坐纳多多肩头,看着它不断吞噬魂众,还有它手下魂将们也队伍里不断撕打,为争夺于魂众中好地位而打得魂飞魄散。

    就连三眼天狮与绿脸小马屁精都不得不加入混战中,妖娆与纳多多不会去阻止这样乱战,因为这就是一个魂主产生后一个群体里魂兽们生存法则!

    能吞噬多同类,就能让自己变得强大,能一群魂兽中获取高地位,就有多吞噬机会……就是这样一个强而愈强循环。

    也是身为战魂们本能优胜劣汰。三眼天狮很习惯这样挑衅与战斗,所以妖娆身后传来狮咆声越来越威武嘹亮!

    吾读提供全文字线阅读,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吾读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