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85:收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收编了老玄龟魂众部队之后,纳多多按照妖娆指示,先没有直接去找那被称为“老鬼”鬼域强魂主麻烦,而是收敛魂威,老玄龟带领之下,悄悄地把鬼域中央与老鬼没有什么联系几不服管教厉鬼魂主收入自己麾下妖娆召唤师。

    这些厉鬼魂主们各个血腥残暴,把自己生前暴虐性格也一点不落下地带入了自己魂灵中,甚至变本加厉。所以它们战力都极为彪悍,只不过脑子差点事,除了杀戮什么都不懂,所以才被老鬼排斥,放逐于魂主权力中央外围。

    这些各自拥兵二三万小魂主一般不被老鬼放眼里,但是把它们一一收编整合一起,亦是一股不容小觑力量。

    被扒了壳老玄龟带领下,妖娆与纳多多无声无息地进行着自己实力扩张。

    经过不断吞并,此时纳多多手下魂众已经直逼三十余万,只不过这一路走来纳多多终于学会了收敛自己那嚣张气势,直到鬼域周边大小魂主们都被它收拾了个干净,只怕这风声也还没有传到老鬼耳朵里。

    当然……

    纳多多这次这么小心翼翼低调行事,还有一个不得不说原因。

    “呜呜呜呜……主人,那个变态一直跟我们身后,它到底是想干什么嘛?”纳多多指着身后白影,对妖娆说道。

    看着自打收服了老玄龟后就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跟百米开外剑一,纳多多对着妖娆都哭出声来。

    白衣身影,如影随行。

    那不声不响家伙给人一种极大威胁感,一看到它那悠然从容身影,小纳就只觉得胸口伤还隐隐作痛。

    但是这一次那白衣魂主却没有上前来寻仇,也没有试图近地靠近妖娆与纳多多。而是一直保持着百米距离,不离不弃地跟二人身后。

    “我也不知道呃。”

    虽然没有一直回头盯着剑一,但是想到身后有个变态正不时地用目光向自己背脊扫来,妖娆也觉得自己背后嗖嗖发凉。

    第二次看到剑一出场时,她心里其实暗叫了一声不好!

    还以为这货是来继续斩杀小纳。结果她却吐血地看到剑一魂主出现后就那样乖乖地蹲百米之外,即不前进,也不后退,完全没有准备与纳多多大干一场模样。

    开始她与纳多多还石化于原地,与那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剑一大眼瞪小眼地对峙了一柱香时间。

    可是直到妖娆双眼瞪得开始流泪,那白衣家伙依旧没有别表示。所以妖娆当时就弱弱地问了一句。

    “请问阁下是剑一前辈吗?”

    白衣者轻轻点头。

    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妖娆问,那没有壳老玄龟还有一个劲往纳多多衣领里钻小红衣那吓得发青脸已经直白地证明了白衣魂灵身份,妖娆有此一问,也不过是为自己打开个话匣子而已妖娆召唤师。

    得到剑一肯定点头后,妖娆吞着口水,又弱弱地再次发声。

    “那么请问剑一前辈有什么事来找我们吗?”

    这才是妖娆真正想要搞清楚问题。可是自这个问题出口,那矗立百米之外男人就那样跟木头柱子一样直直地站着,纹丝不动……

    不点头也不摇头,没有半点想要开口回答感觉,甚至连眼珠子凝固眼眶里,远远看去甚为诡异!

    好让人无语态度,纵然妖娆阅人无数,也是人生头一遭遇到这种无法应付局面。一切好似又回到原点,纳多多没有办法地再一次与剑一对峙起来。

    继续大眼瞪小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但纳多多站得双腿发麻,就连妖娆脖子都开始隐隐作痛,有一种身体已经生锈感觉。

    关于“瞪眼睛”之战,她承认自己完败于剑一一动不动眼珠子下。

    “肿么办?”

    纳多多小声地对着妖娆哀嚎。

    “要不……我们走吧。”

    妖娆不确定地回答,早已经觉得自己心力憔悴。

    她希望像上次一样……剑一还没有反应过来情况下直接带着纳多多脱离那变态视线。

    “好主意!”

    她话音刚落,纳多多立即拔腿就跑!

    逃遁速度比妖娆上一次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剑一真石化成雕像了,这一次一定跟不上来!

    只可惜这一次她们并没有得偿所愿。

    “我草……那变态还我们后面!”

    开跑之后,纳多多颤抖声音出卖了它不淡定心情。

    自二人第一步移动开始,那站百米外剑一也以得不似人速度踢开衣袍,脚下生风……一并动了起来!

    看那动作敏捷模样,哪里像是刚才石化那尊雕刻?

    而且纳多多慢它就慢,纳多多它就。好像顽劣猎者情地蹂躏猎物恶趣味心情,与纳多多之间距离一直保持百米左右。

    但让妖娆不解是,就算这场追逐看上去惊心动魄,她却一直没有感觉到剑一身上杀气……

    仿佛它就是只想狂奔而已。

    反正这种没有头绪“追逐”,就这样一直陪伴着纳多多渡过了这几日猎魂生活。

    纳多多吞噬小魂主时候,剑一百米外磨着它脊柱内剑。

    纳多多喂小红衣吃魂线时候,剑一百米外挠耳朵。

    纳多多讨好妖娆时候,剑一百米之外饶有兴趣地看着。

    纳多多脱裤子放屁时候,剑一百米外眼都不眨地盯着小纳那黑乎乎腚……那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模样简直让小纳歇斯底里!

    “嗷嗷嗷嗷!那变态到底要干什么?看得老子都不好意思放屁了!”

    早已经小脸煞白红衣和玄龟……根本无法直视纳多多脸。

    “我想它只是想跟着我们而已吧。”

    妖娆以手扶额,干巴巴地安慰自己。完全揣摩不透剑一心里想是什么东西。所以索性破罐子破摔,把它当成透明人继续着自己计划。

    “纳多多,是时候去找那鬼域老鬼麻烦了,吞噬它们力量后,你就算麾下魂众们数量不足百万,也能逼近**十万,有了与天岽老儿一战资本。”

    妖娆给小玄龟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即唯唯诺诺地向后退去。

    “是主人主人,小人一定把老鬼那该死东西带到这里来。”

    玄龟一脸郑重地对妖娆拍胸脯。

    经过这么多天相处,像老玄龟这么有眼色家伙自然看得出纳多多魂主大什么话都听它契约主,所以它对妖娆敬畏,犹胜过对纳多多畏惧。

    早已经斩杀了老鬼传讯魂使,想必老鬼还不一定知道纳多多与玄龟战局,所以此时让曾经深得老鬼信赖玄龟出马,一定能把老鬼一人引到妖娆与纳多多决定战场内。

    待收取了老鬼手下魂众后,就是妖娆能与天岽真正对战时刻!

    看着玄龟身影从眼前消失,妖娆便立即从纳多多肩头跳下,而后从驭兽环里取出朔月,地上认真地刻画起来。

    此时二人所站立地点,算得上是鬼域千沟万壑泥泞不堪湖泊群山与沼泽中难得一见干燥平原。

    把目光向四方投去,几乎方圆千米内都是一马平川。

    而且此时寄居弱小魂兽们感觉到纳多多魂威,早已经纷纷臣服它宽大衣袍之下,所以没有任何遮蔽物体,顿时让此地看上去加空旷高远。

    “主人……您做什么?”

    纳多多站妖娆身旁,有些不解地看着妖娆用朔月认真地上写写画画模样。

    “缚魂符。”

    妖娆简单地回答纳多多问题。

    她灭合溟台所学东西,可不只有驾驭魂主这一点点知识而已,面对比自己实力强大魂兽,专门以驭魂为生上古灭合溟台传承中自有针对强魂所设诱捕陷阱!

    这种精妙符法,本来需要数十位灭合高手联合施展,当初妖娆初入灭合溟台时候,那些还没有认清她身份溟台弟子就曾经把这种缚魂术用纳多多身上。

    妖娆现虽然没有足够灵力推动这种缚魂大阵发动,可是凭借她对符术精通,她一人就能把高级缚魂符完整而清晰地镌刻于大地。

    至于推动阵法运转事情……交给纳多多来做,以它魔息强度,应该不成问题。

    “你现魂众数量,应该与那鬼域鬼魂头子不相上下,不过你部下还没有与你磨合很长时间,大多数都是收小弟,有还有可能抱着想要反抗你心情,所以为了避免这场大战太艰苦,我先制个阵符削弱老鬼行动力,你等下记住,速战速绝不要跟它费话就好。”

    一边认真地叮嘱纳多多,妖娆一边手里不停地继续刻画着手里阵符。

    原来主人还会这么高深技艺!

    纳多多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对妖娆敬畏之心!

    “难怪老子一直被她吃得死死,原来主人阴人之法简直层出不穷!”纳多多忍不住心里感叹。

    不过基于小纳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性格……这种类似于唾骂感叹,姑且可以听为它对妖娆崇高赞美。

    而抱着纳多多手指小红衣也好奇地伸出头来打量妖娆行动。

    不过片刻时间,妖娆已经大地上绘制出了一些好似经过精细测量与计算,极为精密符纹。

    那些纵横交错圈,还有古老而生涩符纹组合一起……而后散发出一股强大符印之息!

    即使还没有被灌入灵气,这些还没有绘制完成符纹已经让红衣有一种精神凝滞感觉!

    所以伸出头后,它就呆呆地僵硬了纳多多手指上。

    感觉到小宠物异样,纳多多连连惊悚地退出妖娆百米远!身怕自己也被那吞魂阵法定了身形!

    “喂!不要那么胆小嘛,这个阵等下还要你来控制哩……”

    妖娆挥着朔月,遥隔百米对着纳多多喊话。

    “老子才不过去呢!”

    这坑爹回答还没有被纳多多吐出喉咙,手指上又传来一阵剧烈战栗。于是纳多多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为了躲避妖娆缚魂阵力量,好死不死地,居然是向着剑一幽灵所方向逃来。

    于是乎……一抬头,就对上了剑一那双冷冷清清眼,还有黑而浓密得犹如漆黑落羽睫毛妖娆召唤师!

    “啊啊啊啊!”

    “主人,我来了!小纳对您不离不弃,就算您做出来是地狱,小纳也与你紧紧相随!”

    随着一阵破了音大吼……纳多多顿时像是屁股上点了爆竹一样,一眨眼就重回到妖娆身旁,甚至差点直接贴到她身上。

    “唉!”

    回头看了一眼那依旧站百米外剑一,妖娆叹了一口气,继续埋头写了起来。

    时间很就过去,以玄龟那三寸不烂之舌,也许已经骗得老鬼脱离魂主们聚居地,向此地缚魂阵陷阱而来。

    而妖娆缚魂阵此时也已经画好,她认真地与纳多多交代了一番此阵用法,就远离纳多多与红衣,独自向远山一个视野不错山头跳去。

    收服玄龟时候她可以与纳多多同行,但是与一个坐拥三十万魂众强大魂主对战,她还是逃得远远好。

    她才不想混战中被挤成肉渣渣。

    爬上山峰,妖娆只能庆幸自己视力还没有大幅度减退,远远眺望,她依旧能看到纳多多坐平原上等待对手出场黑乎乎身影。

    也许是知道接下来有一场鬼域百年来都不曾经历大战,那一直抱着纳多多手指红衣小姑娘也一反常态,一脸肃杀地坐纳多多身旁,拼命从纳多多衣袖里抽出灰黑魂丝往自己嘴里塞!

    “喂!你有完没完了!把老子小弟们都吃了,老子还打个毛啊!”

    小红衣嘴里还叼着一根魂线发出急促嘎嘣声时,焦躁纳多多顿时捏着拳头对红衣发出一声咆哮。

    塞满东西小腮帮子立即纳多多吼声中停止蠕动……小红衣泪汪汪双眼瞬间化成一双会流水小泉眼,无比委屈地盯着纳多多哗哗流。

    “呃……老子胸膛中了一箭。”

    纳多多顿时一阵眩晕。而后极为不耐烦地又从袖袋里抽出两根魂线,捏着小红衣鼻尖,直接把两根魂线都塞到了她嘴里。

    “烦死人了,老子就不信了,老子能被这么小个芝麻点儿给吃穷!”

    嘿嘿!

    直到纳多多撇过头去不再看自己,小红衣才收起眼泪,一边咬着鲜好吃魂线,一边小眼睛笑成两个小太阳。

    鬼域内看不见阳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高悬层云之后,向这阴森大地投来稀薄冷光。

    这些冷光只能勉强让人看到眼前百米内景物,不过即使如此,一直安静盘腿坐于原地纳多多却突然杀气腾腾地站了起来,一脸郑重地抬头向远方眺望!

    身为魂主,它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一股丝毫不逊色于自己魂威,向自己所地点迅速靠近!

    站小纳脚边红衣,此时也狠狠地吞了几口口水,把挂胸前后一段魂丝给吸回了嘴里,而后手脚敏捷地爬上了纳多多肩膀。

    妖娆之前一直占据位置坐好,小红衣此时感觉极为良好。

    “你小子不错嘛,这么短时间内,就我鬼域里抢了这么多魂众!”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昏暗微光中一道低沉冷笑声随着风涌被缓缓地传了出来。

    没有沉重脚步与呼吸声,只有一浪高过一浪魂威扑打而来!压得纳多多有些不适,压得小红衣蹲纳多多肩头拼命地吐着口水!

    冷笑声过后,那朦胧影子终于纳多多视线中现形!

    一团看不清由什么东西包裹魂影疾速飞来,从它身上混沌雾霭下伸出一根枯枝一样手……手里正扼着那没有壳老玄龟脖子。

    “让这没有用老东西来诱引本尊离开鬼域中央……你以为本尊需要众魂主们保护才可以出战吗?”

    正主果然来了!

    老鬼那低沉得不像是生灵可以发出声音,就像一枚巨石一样压众人心头。

    看来一切妖娆与纳多多算计,它早已经知晓。

    也许是玄龟演技太拙劣,或者除了纳多多捏死那个传讯魂使以外,老鬼鬼域内还布有许多连玄龟都不知道眼线,所以它们自以为隐藏得天衣无缝时,其实老鬼已经把玄龟归顺于纳多多信息掌握了手心里。

    被老鬼扼着喉咙玄龟脸颊上挂着痛苦表情,八成三魂七魄已经被老鬼捏死了一半,现只剩下半口气吊嗓子眼里。

    纳多多腥红眼,无情地撇过那正痛苦挣扎老玄龟。而后咧开嘴,淡默地一笑。

    “不管你这该死东西是中计而来还是自负想要杀我而来,反正……你来了。”

    它一字一句地说着,语气里没有半点情绪起伏。根本没有因为老鬼提前洞察先机而被动摇信念。

    反正派出玄龟目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老鬼引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玄龟任务完成很出色!

    好霸气气势!

    立即挽回了被老鬼一眼看穿窘境。红衣趴纳多多肩头,两眼都冒出崇拜小星星。而站二魂身前老鬼,因为浑身都被雾霭遮蔽,所以完全看不出它此时表情。

    不过想当然……它此刻心情一定不是那么爽。

    因为下一秒,它就狠狠地把手里老玄龟丢到一旁,而后身上爆发出不加遮拦恐怖魂威!

    老鬼那低得吓人咆哮声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疯狂。

    “哼!本尊来了,不是专门为与你交战而来……而是本尊种下种子终于到了成熟一刻,本尊是来……收割你!”

    老鬼话很让纳多多觉得疑惑,不过很老鬼自己就开始狞笑着为它解惑起来。

    “你能走到今日,都是本尊对你纵容!让那些低贱弱小魂兽做为你垫脚石,而后不断派出一波强过一波魂主为你吞噬……终于把你供养成了一个拥有三十万魂强大魂主!这样收编你力量,本尊就不费任何力气!”

    “哈哈哈哈哈哈!本尊等着你们这些强大外敌进入鬼域很多年了!”

    老鬼凄厉笑声直冲云霄!

    就算纳多多再傻,通过老鬼陈述,它也瞬间明白了自己对方眼中作用!

    那就是代替它收敛鬼域中弱小魂众力量,加以筛选与历练,而后把经过淘汰后精精心挑选出来三十万魂部都作她人嫁衣,拱手让于坐享其成老鬼本人!

    太阴毒了!这么说来,如果纳多多被老鬼吞噬,确像是一个费心力争战,后把胜利果实结老鬼身上这么一个悲情角色!

    哇!

    被甩落地老龟顿时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浓浓魂息!

    刚才被甩出时候它魂力都没有如此大伤,可是听了老鬼这一席话,玄龟顿时有一种窒息感觉!

    原来吞并红衣魂主领地,只是老鬼第一步棋!

    它把注意都引向昆山太上长老,而后让那些它看不顺眼魂众们慢慢毁灭于魂主手里,因为鬼域各方势力,早已经存极长时间,如果被老鬼一一吞没,必然导致剩下魂主们合力反抗,所以那心思狡黠老鬼,干脆借一个外人之手,把自己觊觎已久力量都以“敌袭”为名,聚合一人手里,自己再后沐浴“拯救鬼域”威名中出战……

    又赚力量又赚名气!

    这样把肃清各方势力吞入腹内,鬼域中也不会有什么不服气魂主再提出不和谐声音!

    “连我自己……都是被老鬼吞噬对象哇!”

    老玄龟气得双颊发青!

    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对老鬼忠心耿耿时候就已经被它计算到了陷阱里!被纳多多同化它魂众,因为纳多多战败,将会原封不动地直接转交到老鬼手里!

    这一招,玩得太狠了!

    难怪老鬼说它是来收获“胜利果实”!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