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89:吓死人的同僚

489:吓死人的同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瞪着大眼睛看着剑一脸,它所描述东西只怕这世上除了它……已经再也无人知晓。

    因为太古之前所有历史都因为末日一战而变得一片灰白,那是人类历史断层,甚至有很多现世贤者者都认为,末日一战前人族初元世界上生活历史并不久远。根本想不到太古时代人族历史已经延续千万年……还有什么破灭其它世界,以千万年来凝聚六灵珠妄图扩大初元疆域这样逆天计划!

    “呃……你说这六灵,就是莫里斯六灵是吧?”只是弱弱地叹息了一声,妖娆语气并不再那么充满疑问情情。

    只有她长长睫毛盖幽光流转眸上,轻轻悸动中不知道酝酿着什么心思考。

    “那莫里斯前辈为什么要创造四个平行世界?”

    妖娆第一个问题关于自己,第二个问题立即与疯子爹爹跟随先天要做事情有是关。

    “我不记得了……”

    剑一一脸轻松地说道。

    “其实很多事情,莫里斯大人都是一个人去完成,跟我们‘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魂身……有很多记忆是遗失,这个问题我脑海中没有答案。”

    与之前无所不知相反,此时剑一对朱雀,白虎,青龙,玄武等世界完全是一问三不知。

    这骤然变化记忆简直让妖娆想要吐血!

    明明好像已经极为接近莫里斯秘密,却又生生地被现实撕破了之前迫切期待之心。

    “关于这个问题,看样子只能让爹爹与先天自己去寻找答案了。”

    妖娆心中轻叹,而后终于地站起身来。

    “多谢前辈能选择与我同行,虽然我现完全没有什么完结末日之战承担天下大任觉悟。”

    “但是我觉得自己能把您送到真正有实力终结这千万年人族魔族之战人面前。”

    妖娆很诚实地回答。

    因为她看来,自己就算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个只希望拯救血十三逃脱化龙封印庸俗小女子而已。

    真正关心天下,又有实力阻止末日来到,应该是如爹爹或者先天那样,会为天下苍生而悲悯与努力圣人。

    也许剑一出现……是一个提示,提示自己要考虑先天那个建议。

    如果先天拿出足够证据,证明莫里斯当年创造四平行世界,是与第一魔祖之战中不小心犯下一个极大错误……他把线给画歪了。

    那么她一定会把剑一带到先天手里,将六灵珠借他轰开四平行世界,恢复世界大同,并助它用莫里斯那“割裂一个世界,驱逐所有魔族”理念,世间划一条线!

    “呵呵。”

    妖娆淡淡笑。

    此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感觉。

    她从不相信宿命,而且也从来对先天追求与梦想不上心,可是慢慢聚合于她身侧幻器还有强者,仿佛都与人族魔族千万年纠葛脱不了干系。

    也许后她亦会身不由己地,主动追随先天脚步。

    “也好,等我把师尊救出来,也许师尊对于杀杀魔族杀杀人族败类什么……都会很有兴趣,毕竟他老人家已经很多年没有大杀四方了。到时候我再与师尊去找先天追寻天道。”

    妖娆暗暗对自己说道。

    而后她目光才越过剑一肩头,看向那因为她与剑一话而听得一头雾水小纳。

    “以后让小纳当前辈魂将好了。”

    妖娆无情地看着纳多多,而后表情认真地对剑一建议。

    关于纳多多魔心常常出来作乱事,此时妖娆还是极为庆幸剑一出现。

    因为剑一这家伙魂威实是太变态了,而且让人觉得恐惧是,它手下至今都没有契约任何一个魂将,可是气势已经远远超过一般魂主,甚至让人畏惧是……妖娆与纳多多都没有感觉到过它魂威头!

    它就是那种不需要亮出自己底牌,都不会有人不长眼来挑衅对象!

    因为面对着它,如同面对一泓完全看不到底深潭,你永远也猜不透它底线哪里。

    有剑一约束着小纳,会让妖娆极为放心。

    而且她这么安排,想必纳多多也不会多说一句废话。

    因为就算现拥有了八十多万魂众,小纳此时依旧乖乖地蹲不远处时不时朝剑一挤眼睛卖笑,这坑爹献媚表情就很直接地证明小纳早已经衡量过自己与剑一之前差别。

    八十万魂众,还不够它挑衅剑一威严。

    “不用。”

    剑一却果断地驳回了妖娆建议。

    “我一个人习惯了,不喜欢管理身后一群小杂碎。”

    剑一理由很充分,因为他这偌大鬼域里数千年,也从来没有动过去占有什么魂众想法,也许它眼里,那些弱小家伙,也许连跟它身后资格都没有吧?

    “呃,是我忘记了,这家伙绝对也不是什么好相处人。”

    妖娆顿时一拍脑门,暗暗偷笑。

    但是剑一要怎么安排?也让它住驭兽环世界里?然后自己成为两个魂主召唤师?这样对她精神力消耗,也有些过于奢侈。

    正妖娆踌躇之际,剑一却自己向纳多多走去。

    “我来当你魂将,依附你而凝魂好了。”

    剑一看来这是极为正常对话,它只是需要一个依附物化身而已,要是说自己真屈居纳多多之下,这笑话纳多多自己听起来都会笑掉大牙。

    剑一选择了融入纳多多魂部,这样与大量魂灵生活与化身一起,它灵体也能得到滋养,这才是好魂与魂相处之道。

    可是它这话刚说出口,那些站纳多多身后魂将们就纷纷厥倒地,双手双脚矗立于天空下不断抽搐。

    谁想要个比魂主还恐怖同僚?

    就连三眼狮魂都顿时口吐白沫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它纳多多座下第一小弟位置让给了那一本正经剑一!

    高傲狮子都不想与剑一争斗啊!

    此时剑一身侧方圆百米之内,半个魂影都见不着,只看见,那些拼命想要离它远一点魂将们,通通躲到了纳多多身后呜呜直叫。

    “这……”

    只有纳多多本人还算没有失常,不过它不会立即听剑一话,也不会马上接受。而是用纠结目光看向妖娆,那躲闪眼神出卖了它不淡定心情。

    小纳寻求妖娆建议。

    “这样也好。”

    妖娆也不想同时持有两个魂主,这样会大量消耗她精神力。而且有剑一魂威加持……纳多多实力也会立即飙高不只一个层次!

    虽然小纳现它手里没有百万魂众,但是只要得到剑一帮助,与百万魂主对战简直不话下。

    看到妖娆点头,纳多多惊恐心情才微微有些安定下来。

    “怕个毛线啊!本尊曾经可是万之上超级魔祖,收个魂魄小弟算什么挑战?来十个剑一要臣服老子脚下,老子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哼哼!”

    一边这样想,小纳脸颊上一边浮现出了得意表情!

    这可是剑一自找!

    有一件事它很早就想对剑一做了,只可惜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所以拼命压抑着自己抽动嘴角,纳多多鬼畜眼闪了闪,而后它极为恶兴趣地对着剑一伸出了左手。

    魔爪握拳,只有一根笔直中指竖起。

    “灭哈哈!这个手势好爽啊!”

    对剑一竖着自己中指,纳多多嘎嘎地心里狂笑,完全沉浸这邪恶手势里,不过这瞬间邪恶小心思,它可不想让妖娆与剑一看出来。

    所以这内心扭曲魔仆一边竖着手指,一边一本正经地对剑一低沉说道:

    “那你就来我手指上吧。”

    等待着剑一化为魂线,而后一直被自己中指……戳戳戳!

    “你是白痴吗?”

    就纳多多幻想着那美好一幕当口,剑一却对纳多多无情地翻了一个白眼。

    那不屑表情分明就是再一次对纳多多智商表示深深同情与怜悯。

    “我是半魂半剑,哪里可以凝魂为那么细小丝线?”

    剑一鄙夷地说道,而且它话音响起瞬间,它身体就倏地消失于半空中,只剩下那柄银白长剑突然绽放出刺目光华,而后那长剑就疾速地飞到了纳多多腰间,直接插入了小纳腰带上。

    那剑身冰寒触感立即带着冷酷意味直接传到了纳多多皮肤下。

    因为剑芒凌厉,纳多多腰上衣物差点儿通通支离破碎露出他小熊花裤衩……这刚才还怀着恶趣味大魔仆顿时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

    “我滴妈妈呀!不带这样玩!”

    低头看着那锋芒刺目银剑,小纳顿时心中凄苦地哀嚎起来。

    这哪里是什么“魂将”?分明就是一柄贴着它皮肤,随时都可以出鞘一剑把它戳个透心凉杀人凶器!

    而且它命根子,还离这柄长剑如此近!

    “老子不想要这柄剑……呜呜呜呜……”

    话已经收不回来,剑一铁定是以这样身份禁锢自己,小纳此时有一种打碎了牙齿血与泪只能往肚子里流苍茫无力之感……

    “嘿嘿!”

    看着小纳那想哭又憋着哭不出来表情,妖娆顿时觉得心情大好。

    什么鬼域里受倒霉罪都不放心上了。

    现局面很让她觉得欢愉。

    “那么你呢!”

    完全无法剑一身上找回场子,还要随时防止剑一“咔嚓”一声切掉它身上什么东西,一股蛋蛋忧伤顿时萦绕纳多多心房,所以此时……它只有把自己呲牙咧嘴模样留后身后红衣魂主!

    那拇指姑娘长大了,但是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小纳并没有与它签订契约,所以现小纳便一脸邪恶地转头对着红衣魂主。

    “丫头,来老子手心里。”

    又是那根竖起中指,朝上直直竖着,笔红衣魂主眼前。

    那犹如一团厉火燃烧红衣魂主,一脸狂狞地看着纳多多黑爪子,高高挑起长眉微微悸动,不知道此时她心中到底想些什么东西。

    恢复成人大小红衣魂主,一定早已经想起自己被老鬼坑骗而后落得差点死掉经历。她没有看纳多多手指,而是把目光灼灼地落纳多多腰上银剑旁,呆滞了一瞬间后,又把目光轻轻移到妖娆身上。

    而后者则给了它一个极为亲切笑容,顿时让红衣心中从来没有人能打动顽石一样心,再次微微动摇。

    很多年后,红衣都会揪着纳多多耳朵大声嚷嚷:

    “那一天,如果不是妖娆姐姐对我示好,我这么漂亮姑娘,怎么会看上你这种歪瓜裂枣?这么多年还跟你一起!本姑娘当初真是瞎了眼睛!”

    那都是因为红衣此时完全不明白妖娆笑容中深意。

    妖娆那高高扬起唇,风中无声地传达着她内心一股极为浓烈情绪。

    “红衣,我看好你哦,怎么看你怎么都是能把小纳欺负得死死那种霸烈傲魂,不要离开他,请深深地折磨它……哦,不要给我面子,它就是一个欠抽弱受!”

    感觉到妖娆亲切接纳,红衣魂主再次环视了一下这鬼域内苍茫大地,它此地生,从一个孱弱小魂慢慢地走到魂主地位,而后又一天之内,完全失去所有魂众与领地。

    这让她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再也不想单独一人,虽然没有**,可是她依旧渴望与家人朋友一起那种温暖,而眼前这一群人与魂,看上去……还不错。

    闭上眼睛再张开,红衣眼底灼人傲意已经收敛得几乎看不清楚,取而代之是一片平静与对未来希望。

    所以皱着眉头看着纳多多那根竖起猥琐中指。

    红衣轻轻一哼,而后重化为了那拇指大小姑娘。

    “嗷!啊啊啊啊!”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凄惨嚎叫声顿时从纳多多嘴里爆发出来。因为红衣化为拇指姑娘之后,完全无视它中指,张开亮晶晶小牙,一口就咬中了小纳中指旁无名指。

    这一咬之力用得极为不客气,小牙深深地陷纳多多皮肤下,红衣身体也因此而直接挂了小纳指尖上。无论纳多多怎么拍打挥舞……红衣都像是吸血虫镶嵌它肉里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一边冷笑,小红衣一边磨牙,那看上去比幻器还尖锐小板牙立即让那些原本缠绕小纳左手无名指上其它魂将们纷纷大叫着退散而去,生怕这连自己魂主都敢咬野蛮女魂把自己也像吃面条一般当零食吞到肚子里。

    那场面真是极有意思。

    所以此时小红衣一人完全独想了纳多多一根手指,它便心满意足地抱着只属于自己无名指,手指末端化为一圈红芒,像戒指一样套了纳多多那骨结粗大指尖上。

    看到小红衣也不听自己使唤,身心都受到巨大摧残纳多多顿时哇一声扑到妖娆身旁,弱弱地抽噎。

    “主人……这个鬼地方不好,我们还是离开吧。”

    “它们一个二个都欺负我。小仆真觉得人生好灰暗。”

    噗!

    妖娆忍不住狂笑起来,其实不爆发魔性,她家小魔仆有时候还真是很有趣。

    “接下来就是解决那些昆山太上长老了,希望天岽老儿还没有离开这里,我可不想让他逃出鬼域,而后把我一切大声宣扬。”

    “昆山宗蚌城给我设下陷阱确是极为毒辣,想必自此以后昆山与星月圣地对陨骨防范会加森严,不过这里把天岽老儿抹杀,至少能让我实力与幻技信息,少被上四宗掌握重要部分。”

    “所以现……我们去找天岽!”

    把纳多多从地上拉起来,妖娆意气风发地说道。

    这场鬼域之行,说是祸,确是场大祸,那些死于蚌城战火中百姓她都记了心里。可是说是福……也是福,如果不被昆山宗老顽固们设计丢到鬼域里,纳多多实力提高还遥遥无期。

    重要是她这里遇见了红衣,还有剑一!

    “不要丢下我……主人!主人我是忠心!”

    就妖娆与纳多多将要御空而起时候,那早被老鬼丢地上没有壳老玄龟突然闷闷地叫起来。原来这软骨头居然还没有死彻底!

    所以听到玄龟叫声,纳多多顿时挥了挥手激出一道狂风,将这浑身是伤大难不死家伙从石头缝里掏了出来。

    剑一它指挥不了,红衣……还会时不时咬它。现也只有这没有壳老玄龟还算是自己小弟。所以纳多多一面捧着老玄龟,一面泪流满面。

    要是换了平时,它那坚硬魔心,又哪里会顾及那些孱弱又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东西?

    没有用,丢弃!

    不再能利用,屠灭!

    这才是纯正魔心。

    可是现……也不知道是被妖娆扭转了心性,还是被太多自己不能左右事打击得彻底,情不自禁中,纳多多也开始渴望同伴簇拥,某些时刻甚至流露出柔和人性。

    魔性永远是小纳天然属性,可是人性……却像是一枚小小种子,居然也纳多多没有营养心房里,落下了根。

    所以它瞬间对这要死要死手里挣扎老龟甚至升起了惺惺相惜感情。

    “你退下休息吧,本尊以后再给你找个壳子。”

    把老玄龟捏成魂线,纳多多轻轻把它收入了自己手指间。

    妖娆蓦然张大眼,她脸上一闪即逝惊愕自然不会让纳多多看见,但是此时惊愕直白地证明着妖娆真切地捕捉到了纳多多那不同以往情绪变化。

    “不错哦,小纳。”

    坐纳多多肩头,妖娆轻轻拍着它魔发狂舞大头。

    浅浅笑,一直停留妖娆唇角,再也没有消失。

    “你是说那还有天人四衰者也来到了鬼域里?”

    就妖娆轻笑瞬间,那反应总是会慢一拍剑一这才听到妖娆所说“什么解决昆山太上长老,再离开”说辞。

    所以那柄插纳多多腰上长剑,顷刻之间立即又幻化成剑一模样,漂浮了妖娆身侧。

    “不错,就是那些老不死坑我落入魂界。”

    一提起天岽,妖娆就有些气结。

    因为知道剑一完全不了解自己遭遇,所以纳多多御空前行过程中,她干脆详细地把自己进入昆山并被派来魔战场,而后见到大量平民死亡,后来到鬼域经历都说与剑一听。

    妖娆描述,顿时听得剑一浑身泛起诡异寒光!

    “靠!老子几千万年没有出世,没有想到初元人族召唤师们都堕落到了这个地步?你说他们是现世强四个宗门绝顶高手?那为什么不能一对一与你对战啊?守不住自己宗门东西,只怪他们自己没有本事,为什么要拉那么多手无缚鸡之力平民与你一起死?”

    “太无耻了!这事要是放太古时代发生,这整个宗门都会一夜之间被尊王们踏成平地!”

    剑一怒吼声吓得妖娆与纳多多顿时一滚,差点被那些从剑一身上爆发出来魂威给打成残废。

    妖娆也实难想象剑一听闻此事会如此愤怒,也许她看来,现世初元幻界,就是这等尔虞我诈,她虽然不喜,但也无力改变。可是剑一看来,它存世那个年代,也许大部分强者都极为不耻用平民开涮这种低劣手段。

    “就是很无耻啊!”

    妖娆连连点头称是。

    “我问你,你为什么去偷东西?”

    剑一把眉头一横,又把矛头转向妖娆,它看来,传承了莫里斯幻器后人,就算驾驭着莫里斯不喜欢魔族之魂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去做偷偷摸摸事情?

    “因为他们镇压了我师尊,我只能把钥匙偷出来才能救我可怜师傅。”

    早已经摸清楚剑一脾气,妖娆顿时楚楚可怜地回答。

    她还不想让剑一立即知道血十三与第一魔祖有关系,否则这正义剑魂搞不好会疯掉。

    “为师傅?啧啧!真是个好孩子啊!”

    剑一一听到“师尊”二字,对着妖娆态度立即再次柔和起来,幻界里,亘古没有改变唯一铁律就是:师恩如山!

    其实以妖娆握有莫里斯幻器身份,剑一也不可能与她敌对,它只是觉得自己身为一个长者,必须监督这传承了六灵珠后人不要走上歧路。

    听到妖娆是要救她师尊,剑一心意也完全打开。

    所以他脸颊上突然洋溢起极为凶残冷笑,对妖娆问道:

    “那些什么昆山太上长老,死定了!不过你是要文杀,还是……武杀?”

    ------题外话------

    肠胃炎与失眠一起爆发。我肿么有一种很苦逼感觉。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