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90:下巴掉在地上

490:下巴掉在地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鬼域里各方势力,这几天时间中,发生了剧烈变化。

    先是一波“鲜肉”从蚌城空间罅隙里乘血河而来。然后是魂主间激烈吞噬与暗战。

    大量鬼魂魂主地盘被不断易主,混乱风暴一直鬼域空旷而寂寥高空中呼呼地咆哮。

    面对这种没有预计到局面,天岽老儿简直想吐血连连。

    就算他之前并没有亲自来鬼域争战过,也懂得现弥漫于鬼域天地间这些不安定气息一定不是鬼域自然属性。

    “来得太不是时候,撞上了这些野鬼们大战当口,所以那一日才会有一个身为红衣凶残女魂主来挑战老朽威严……”

    “看样子,鬼域正暴动中。”

    天岽带着甘露子以及另一个名为“甘泉子”天人境长老鬼域中潜伏。之前还有一位甘字辈天人长老早已经死于红衣手下。

    此时天岽老儿正坐于一处石隙,以遮掩那些游荡旷野上灰色游魂们视线。

    这些天来,他也不断地分析自己眼前局面。然后得出了一个非常不讨喜结论。

    那就是他撞上了鬼魂们失去控制一场大战!

    就算手里拿着鬼王锥,天岽老儿也开始量避免与鬼域魂主魂将们正面冲突,因为这个鬼魂世界不是自己地盘,就算自己实力没有被剥夺,但是也经不起那些数量惊人野魂们不择时机冲撞与挑衅。

    比如前几天那个红衣女魂主,虽然没有真正重伤他,也让他失去了一个手下,老脸无光。

    “师叔祖……不如我们先回昆山宗去?”

    坐一旁甘露子苦着脸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鬼王锥又不握她手里,甘露子自然急着保命。

    每日都必须紧紧跟天岽太上长老身后才能得到鬼王锥庇佑,不然她与甘泉子就是两块随时会被凶残厉鬼们盯上香喷喷鲜肉。

    这些天来一直鬼域游荡,她受各种惊吓与危险,心里早就没有什么“追逐盗骨女贼”心思,只想着怎么才能赶脱离这个鬼地方!

    “愚蠢!”

    甘露子话音还没有落下,耳边就响起了天岽太上长老气急败坏咆哮!

    “若是老夫就这么空手而归,莫说被天昊它们看不起,就连老夫蚌城到底有没有遇着那盗骨女修都说不清楚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怎可这种时候还提出这样愚蠢问题?”

    此时天岽老儿心情也极不淡定,他内心深处,实则渴望事是剥夺妖娆身上两头兽神力量。这才是这些日子以来他锲而不舍重要原因。

    他必然不会把自己心里小九九说与甘露子与甘泉子听。

    当然此时他苛责也没有错……已经耗费了这么多时日,如果他不带着神宗与天门宗遗失陨骨回到昆山,那只怕也说不过去。

    “是……师叔祖教训得是。”

    被鬼域大地下不断升起戾气折磨得小脸蜡黄甘露子,只得低着头恭顺地回答,可是从她身边吹过阵阵阴风,还是让她削瘦小身板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

    再找不到那盗骨女修身影……她都不知道这样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了。

    “很……很就能找到她!”

    不用甘露子多说,天岽老儿立即猜到了甘露子与甘泉子内心之所想。所以压下心里不耐烦情绪,天岽老儿敷衍地安慰身旁二人。

    “现是非常时期,鬼域内魂主暴动,为了避免那些野魂们凶残而嚣张气焰,我等暂时此地休整,想必那盗骨女修此时也十分忌惮魂主暴动威力,正不知道藏匿于哪个石头缝里瑟瑟发抖,她情况比我们可凄惨多了。”

    天岽老儿一脸笃定,真是不知道如果这为老不尊家伙若是知道所谓“魂主暴动”,完全是因为妖娆积蓄力量……那张老脸会呈现出多么精彩纷呈生动表情?!

    “也不知道那女修是用什么力量躲避厉鬼们追逐……她明明没有鬼王锥保护。要是她莫名地死哪个找不见角落里,那可就真要害得老夫好找了!”

    “不过她好像……是契约着一只魂?”

    “就因为这个,所以她才没有被厉鬼们第一时间撕个粉碎?”

    一边叹息,天岽老儿一边深深懊恼进入鬼域那一瞬间自己怎么没能把盗骨女修顺利捏死?

    就是因为当时大意,所以才导致了现这样倒霉结局。

    “魂暴动……点终结吧。”

    现天岽老儿只有这样对着天空默默祈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天岽老儿祈愿突然感动了上天……那些原本于鬼域天地间肆虐肃杀魂威突然收敛下来,并缓缓地消失于无形。

    狂风不再吹得沙石像刀子一样天空疾行,昏暗天色里也终于出现了一丝让人心情愉悦光亮。

    甘露子面露喜色地站起身体,她松了松要石化筋骨,兴奋地向石隙之外张望。

    魂兽暴动,除了让天地间弥漫骇人沙尘与滚滚威压,重要是还会直接影响人心情。这种精神压抑是鬼王锥都不能阻止东西,但是此时那种仿佛置身于狭小冰窖中拘束和灰暗感已经完全退去,取而代之是一种重得到自由乐。

    “师叔祖,天气变好了,远方那些低等魂兽们厮杀也结束了耶!”

    明明年纪不小了,甘露子此时却像一个得到糖吃小丫头一样兴奋地又跳又叫。

    天岽老儿难得心情大好,也没有阻止甘露子这样幼稚行为。

    “是么?那我们可以准备一下,而后继续寻找那盗骨女修身影了。”

    “是!”

    甘露子那声清脆“是”字还没有完整地吐出口,她那双眼就突然张得老大老大,差点从眼眶后把眼球给挤掉地上!

    “师叔祖……师……叔祖……您您您看,看看那是什么?!”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一贯口齿伶俐甘露子此时就像是一个结巴一样,一边激动得牙齿打颤,一边用手指兴奋地向石隙之外拼命直指而去。

    “又有什么事大惊小怪?”

    天岽老儿甚不以为意地顺着甘露子颤抖手指向外看去。

    这不看也罢,看过一眼之后,天岽老儿立即就步入了与甘露子一样发狂地步。

    “我擦!今日运气实是太好了点吧!”

    狠狠地捏着自己老脸,天岽老儿还以为自己中了野鬼们幻影术,可是直到脸颊上痛楚真实地传到心田里,天岽老儿才敢相信发生眼前一切不是梦!

    只见不远处山坡上,一个踉跄身影正从高处滚下来……那不是前几日被天岽老儿跟丢盗骨女修又是何人?!

    此时盗骨女修无比狼狈,身后还有一只浑身碧绿头顶冒着毒烟厉鬼紧紧追击,看上去厉鬼是把她当成了食物,正想一口吞入腹中去。

    “我们走!”

    被长时间压抑冲晕了头脑,看到妖娆身影后天岽老儿就极为不淡定地冲出了石隙。

    此时他激动心情令他根本就来不及考虑这偌大鬼域想见到什么人就能突然见到机率?再说了,自恃握有鬼王锥,天岽老儿也不怕妖娆能使出什么花样!

    “马屁!你太僵硬了,要邪恶一点。”

    要是有人此时能听到那山间追逐一人一魂对话,只怕肺叶里有多少血都能飙出来!

    不知道以为那鲜嫩女子正被厉鬼追击,听到妖娆声音,才能懂得做小弟小弟马屁那苦逼心情。

    “对对对,就是这样,咆哮时候要露出牙床,这样就很狰狞,还有爪子,不要像投降一样伸头顶上,要微微弯曲,利指向前,这样才有邪恶感觉。”

    妖娆详细地指导着马屁动作,后者则拼了老命地把大牙亮出,唇角咧到耳朵根上痛得要把自己脸撕裂,才好不容易满足了妖娆要求。

    “主人主人……这个表情怎么样?”

    马屁一边张大嘴,一边献媚地对妖娆问道。

    只不过因为它现不敢把嘴闭紧,所以讯问声都变成了啊啊叫唤。

    妖娆一脸笑意,不过身材却敏锐地地上扑打,翻滚,后退……把一套唤名为“史上齐全狼狈逃生**”体术挥洒得淋漓致!

    此时她,耳边仿佛还回响着剑一那带着闷闷笑意讯问:

    “你是要文杀……还是武杀?”

    时间回到剑一与妖娆对话时刻。

    当时剑一讯问让妖娆摸不着头脑,所以她就好奇地问道:“什么是文杀?什么又是武杀?”

    “武杀自然就是堂堂正正,看谁拳头硬谁说话……而文杀嘛,自然就是坑啦!”

    剑一欢愉声音妖娆耳边响起,而后它攀附妖娆耳际,用极小声音对妖娆说了一句直到现其它人都不知道秘密。

    当时听完剑一“秘密”,妖娆眼睛就开始像宝石一样湛湛发亮。

    “前辈……你坏哦。”

    妖娆坑爹小脸上瞬间洋溢起灿烂神光,不用多说,看到这样表情就知道她必然是选择了剑一所说第二种杀法。

    坑!

    “咳咳……本尊只是一个魂灵而已,这该死鬼域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不可能不学会一点阴人伎俩,这不是本尊错,要怪就要怪这该死鬼地方不教人些好东西。嗯嗯。”

    剑一红着脸回答。

    而后这一人一魂就相互对视,淫笑着向前方飞行,不知道二者心中到底酝酿着什么不为人知秘密。

    想要得知天岽老儿藏身之地简直易如反掌,因为所有游荡于天空中灰白游魂都可以成为纳多多眼线。

    捕获了数十只游魂后,终于有一只自称前一天鬼域下河谷平地上看过陌生老头儿身影。

    虽然并不能十分精确地定位天岽老儿藏身地点,但是妖娆笃定他一夜之间不会走得太远,只要她下河谷方圆十里山坡上与马屁演一场戏,那可恶天岽就一定会自己跳出来!

    时间再次回到当下,妖娆与马屁追逐……便是她要引出天岽老儿身影第一步。

    妖娆预计没有错!

    就她再一次纠正马屁扑打招数时候,只听到耳边一声巨响,而后三个威压隆隆身影就从不远处一簇乱石堆后御空而起。

    “哇哈哈!小贼,苍天有眼,这次老夫可不会再让你逃!”

    那嚣张啸声必然出自于天岽老儿。

    妖娆见此架势,立即兴奋地对着还摆弄魔爪马屁就是一脚,直接把那戏份不足还没有好好表现小弟给踢出了百丈远。

    不过远远看去,谁也看不见马屁头上被妖娆踢出大肿包,看它像流星一样消失,昆山长老们都会以为这邪恶毒鬼是被天岽与甘露子等人突然爆发威压所震慑,立即逃遁到千米以外……

    “剑一,准备好了没?”

    妖娆等这一刻已经很长时间了,看到天岽老儿身影拔地而起,她简直兴奋得不行,因为剑一那个建议实是太对她胃口了!

    之前看剑一呆呆样子还总觉得它与自己不会是一路人,可是自打剑一有此建议,妖娆立即觉得它与自己跟失散多年家人一样亲切可爱。

    此时银剑挂妖娆腰间,而且还缩小了不少,天岽自然没有注意到这光芒也刻意收敛其貌不扬铁剑。

    只不过覆魂于剑剑一却能听到妖娆小小声音。

    “自然是准备好了!”

    剑一刚想回答,就陡然感觉到妖娆手倏地按了剑柄上!

    这是它与妖娆之前约定好“暂停!等等看!”暗号!

    虽然有这样约定,可是剑一此时却疑惑不已,完全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促使妖娆突然暂停那坑死人不偿命“文杀”计划。

    妖娆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停止哇!

    只是眼前陡然出现变故让她真正地大脑当机呆滞原地!

    因为她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天岽老头儿与两位天人长老身影,可是就甘露子与甘泉子超过天岽身影,向她疾驰而来瞬间,妖娆惊愕地看到天岽老儿脚下,突然爆起了一道诡异黑芒!

    出于对阵法熟悉与了解,妖娆几乎第一时间内就嗅到了那自天岽脚下发出黑芒带着极端邪恶意味。

    黑色能量回路,好似游走于天空中剧毒之蛇,疾速向外蜿蜒,悄无声息地半空绘制出夺命痕迹。

    这种情况下,妖娆原本应该不加思考地发动“文杀”计划!

    可是她却不解地察觉到……那邪恶黑芒并不是向自己咄咄而来,而是于顷刻之间攀附上了甘露子与甘泉子脚踝。

    “谁能告诉我……这丫丫是出了什么事?”

    “天岽老儿头被门夹了被驴踢了?还是他根本得了失心疯?”

    “这么简单出手,天岽不会打错人了吧?!”

    亲眼看到黑芒将冲前方甘露子与甘泉子击倒,此时妖娆只觉得自己下巴已经陷到了地面以下,捡都捡不起来。

    太诡异了!

    因为这完全出乎她意料惊变,促使着她没有立即按之前与剑一约定行事。

    “怎么了?师叔祖!这是什么东西?”

    从身后被击中,甘露子与甘泉子顿时厥倒半空中!

    这突然到来惊变让他们无法接受。

    束缚着他们脚踝黑芒却他们惊愕尖叫声中呈几何倍率暴涨!

    无数细密花纹与回路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飞速疯涨,一层压着一层,几乎一眨眼时间内就形成了一个繁杂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巨大阵符!

    完全无法相信这种事会发生自己身上甘露子一口血飙了出来。

    那个前几天拼命撑起鬼王锥力量,保护着自己不受厉鬼侵蚀慈祥师叔祖去了哪里?

    感情与理性上通通不能接受现发生自己身上事,甘露子还抱着希望地对天岽老儿苦苦哀求。

    “师叔祖!你阵,缚错人了!”

    “没有错。”

    天岽老头儿笃定回答与阴冷表情顿时击碎了甘露子与甘泉子心中后一道脆弱防线。

    随着天岽冷笑,他已经踏着这枚黑色而妖邪巨阵从天而落,轰地一声站妖娆面前,因为落地力道惊人,所以被他威压击碎乱石顿时漫天飞溅,只不过无论大地如何悸动,那些阵法中流动黑芒却并没受到半点影响。

    这阵法中黑光中透露着点点邪气,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统光明传承,它必然是一种被世人所不耻究极邪恶禁阵,只要再看一眼此时甘露子与甘泉子就能明白它之邪恶什么地方。

    那些交错黑芒早已经攀附于昆山二位被天岽坑害天人长老身上,像是吸血虫一样无情地刺破他们皮肤,并把他们身体内如树丫一般血管野蛮地拉扯出身体,直接连接了运转禁阵上!

    远远看去,像是二人血管都长身体之外,把他们层层包裹成两个血样茧,无比妖邪降。

    一股浓得化不来罪恶感从阵上散发出来。

    有了两个天人长老精血和生机加持,这黑色禁阵仿佛像是突然有了属于自己生命,散发出吞人妖物般邪狞而让人心悸气息!

    “为……为什么?”

    瞬间被吸成人干甘露子不甘心地抠着地面泥土,翻着巨大而布满血丝眼球死死盯着天岽老儿脸。

    人生悲哀,大约莫如被自己信赖人背后捅一刀子吧?

    妖娆觉得甘露子这个问题问得很愚蠢,因为稍有眼色都能看出来,天岽老头是早就想窃取两个昆山后辈生机,让自己阵术能完美与迅速地运行。

    而这一切……只怕是为了对付自己吧!

    妖娆心头突突一跳。

    就算早知道天岽老儿是个无耻至极家伙,可是妖娆也万万没有想到此人已经没心没肺到这个地步!

    昆山杂役可以杀,就连跟随他多日师门长老也能杀……为了达到目,此人已经没有任何下限!

    “为什么?哼!”

    天岽对甘露疑问嗤之以鼻。

    “老夫保护你们这些累赘已经很多天了,若不是老夫,你们进入鬼域瞬间就已经被厉鬼撕裂而亡,所以现为老夫而死,已经是老夫给你们恩典。”

    大言不惭!这天岽老头也真不怕自己做恶太多,天打五雷轰!

    “师叔祖……可是以你力量,根本就不需要抹灭我与甘泉子生机,就……就足够把这盗骨女修修理干净,你何必……”

    甘露子问出了一个妖娆此时也很想知道问题。

    天岽老头眼里,她明明应该是手无缚鸡之力蝼蚁,又何苦这么兴师动众地杀灭两个天人长老来结阵对付自己?

    这里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原因吧?

    妖娆撇了撇嘴,看来自己想要向天岽老儿讨债同时,这无耻家伙也费心思地想要算计自己。

    “你都死了,老夫也不怕你知道。”

    看都懒得看妖娆一眼,视她如若无物。天岽老儿得意扬扬地对要死去甘露子说道。

    “此阵为专门剥夺召唤师战兽契约禁阵,那女修两头兽神……老夫收了,这等重要秘事,又岂能让你们传到天昊耳朵里去?”

    甘露子与甘泉子必死原因,并不完全因为天岽发动禁阵需要生机和灵气,重要是只有死人才会恪守秘密,他们跌落鬼域那一刻起,死亡就早已经向他们逼近。

    “你……你好毒!好毒啊!”

    终于明白了天岽老儿想法,一股莫大悲哀笼罩甘露子心房上,原来自己那么忠心耿耿为宗门和太上长老们做事,到头来得到比看家狗还不如下场。

    宗门里她是人人羡慕天人境长老,可是天岽眼内,她却是随意都可以抛弃棋子。

    自己必须死原因,居然是因为天岽意欲抢夺盗骨女修兽神,而这个消息,他不想让天昊以及其它太上长老们知晓!

    这又涉及到了太上长老们之间利益之争。

    看来尔虞我诈,才是这些万年老怪们修炼得好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