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92:离开鬼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天岽老头儿咽喉里还吊着一口气时候,纳多多也带着无数小弟从妖娆驭兽环内蜂拥而出。

    看着那漫天飞舞魂影,还有被众魂们簇拥得犹如女皇一样妖娆。

    天岽老头直接五内爆裂而亡!

    直到死他都不能瞑目,因为恨是自己,为什么把一个驭魂女修给召到了这厉鬼横行森然鬼域里?

    自己真是……自寻死路啊!

    看着地上已经死透是天岽还有甘露子甘泉子,妖娆厌恶地皱了皱眉头,而后利落地对身旁纳多多说了一声:

    “撕开鬼域,我们回初元去。”

    没有想到自己前往昆山宗寻找第三枚陨骨计划,以这般结局收场。连个骨头渣子都没有看到,还倒霉地被昆山宗太上长老们盯上。

    现天岽死亡,昆山宗内属于他命牌破碎,只怕立即会昆山宗上层掀起轩然大波。这股风暴会立即引起上四宗乃至高层注意力。

    妖娆可以预计,接下来等待着自己将是暴风骤雨般打击。

    唯一值得庆幸是……就算自己身份暴露,那些上四宗老顽固们也查不到冰封城头上。

    听到妖娆指令,纳多多立即一声鬼叫,而后鬼域浑浊天空中登时出现了一道煞气蒸腾旋转之门。

    从门背后,隐隐传来初元气息我有空间我矫情章节。

    纳多多带着妖娆正要从那“门”中回归初元。可是就这个时刻,妖娆却突然大叫了一声。

    “等等。”

    “小纳,你能把这门开蚌城附近吗?”

    纳多多顿时一滞,不知道妖娆此时为什么突然有这样要求。现回到昆山宗魔战场上,那不是等着成为昆山宗靶子被人打么?

    “现天岽刚死,不会有人立即赶到蚌城,危险地方往往安全。还有……我突然想起,应该还有一个人蚌城等着我。”

    纳多多知道以自己脑袋,完全跟不上妖娆想法跳跃节奏,所以它直接乖乖地点头应承下来。

    “哦……小仆试试,把门开蚌城不远地方。”

    随着纳多多话音刚落,那于浑浊天空中若隐若现煞气之门突然呈现出妖红色泽。远远看去,仿佛门后正流动着一条血腥暗河!

    确是蚌城血河附近。

    看到门变化,妖娆这才满意地随着纳多多冲了进去。

    哗哗哗!

    随着耳边水流声消退,此时妖娆又踏足与坚实大地!

    回到初元瞬间,妖娆身上所有被煞气封印穴道立即通通打开,浑身上下百穴星光绽放,而后骨骼深处传出一声接着一声“噼里啪啦”脆响!

    像是灵气极度饱和后发出心满意足声音。

    而站妖娆身旁纳多多看到妖娆气息节节拔高模样简直心惊胆战。

    “哎哎哎,老子又错失了一个把主人压身下绝好机会,真是后悔啊……呜呜,还莫名其妙地又多了个剑一,那个变态我身面,以后老子反扑机会就加少了。”

    纳多多弱弱地暗自低语。

    “不过回想一下,想当年老子还只不过是被封印一个小黑炉中残魂,现老子已经成了敢战天人大能魂主……跟着妖娆这臭女人混,还是有些前程,未来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不是?”

    一边这样想,纳多多一边又打起精神,对着妖娆挤出一幅极为奴才样笑脸。

    她们落了蚌城废墟边缘,可以看得出来,此地果然没有被昆山宗戒严。

    远远看去,曾经沙塔高楼已经完全消失,地面上只留下一个天人绝杀轰出巨大深坑。

    此坑直径十里,像是一个丑陋疤痕般留了戈壁中。

    妖娆神识不断扩大,很就笼罩整个蚌城废墟之上!

    什么昆山圣王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想当初蚌城血河打开时刻,此地只剩下一个昆山圣王没有被鬼域之风卷入地下去。

    那被血魔撕掉一臂昆山圣王,应该早已经捂着伤口狼狈返回昆山总坛养伤去了。

    不过妖娆探伸入废墟神识,还是很地偌大戈壁荒漠中找到了一个人影。

    感觉到此人气息存后,妖娆立即眼角一湿,而后扯着纳多多与剑一急急御空而起。飞速地向着那人气息闪烁地点飞去。

    蚌城废墟中,万物不生剑魂破天。

    不但没有半个活物,就连地下十米虫豸,蚯蚓甚至植物种子都通通死灭于天岽老儿天人绝杀中。

    但是此时却有一个挺拔身影,出现于炎炎烈日之下,浑身上下沾染着尘土,那些厚重黄沙把他一身本来华丽青衣给沾染得破败又狼籍。

    猎猎风沙,把此人变成了乞丐。

    可是这一切这男子都没有放心上,只见他带着一只像猫又像虎金色小兽,那废墟之地不断地左挖挖,右挖挖,表情分外凝重。

    他翻开地上土,手里凝聚精纯土之奥义深深地穿入地上,顿时击得黄沙滚滚向他面门扑面而来。

    “不是这里。”

    以元素之力探知此地没有自己想找东西,拔开黄沙,这男子转身又坚定地向下一处走去。

    仿佛什么都摧毁不了他坚定意志,这偌大废墟中,他一定要找到自己必须找到东西。

    远远看去,整个蚌城废墟上已经遍布无数这样大大小小元素探坑,就算以妖娆跌落鬼域一秒之后开始计算,也实难想象这数天时间内,有人竟然这片废墟中探出了这么多深坑!

    这个锲而不舍人,就是苏。

    “妖娆……你哪里?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人干?”

    苏苏嘴角干涩,用沙哑声音低低嘶吼!

    听闻大量昆山杂役于毫无准备情况下被招来魔域,他立即不告而别,从昆山宗偷偷地跑到了蚌城地界上。

    原本是来找妖娆,求人说情把她接回昆山继续寻找骨头。

    可是等待着他,却是这让人看着就双目滴血巨大废墟之景!

    不见任何尸体,可是天空中却弥漫着浓浓血腥气息,大地有硝烟升起,废墟中还涌动着一股让人灵魂悸动余威。

    这么完整而巨大坑景,必然是实力极强者倾全力爆发出一计绝杀攻击。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当时那骇人场面,苏也能从此地依旧没有散余威中体会当时疯狂!

    蚌城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显不过是数个时辰前此地发生了不为人知变故。

    苏完全不能预计这样难以想象冲击中……妖娆是否逃了出去。

    现已经不能思考昆山弟子与杂役们到底遭遇了什么惊变,他一心只惦记着妖娆安危。

    “如果她逃了出去,那么不可能不给我用传讯水晶报个平安。可是她若没有逃出去……”

    “我呸!老子还从来没有想过那只女妖孽有被人暗算时候!”

    “她一定是遇上了什么麻烦,或者被土埋地下了,我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敢往下想,所以继续低着头,开始废墟中寻找妖娆身影。

    妖娆于天空中急急御空而来,很就看到了地面上留下挖土痕迹还有那一身黄沙却步伐坚定人影!

    这时苏苏,与她初见时模样差不多,一脸泥水,脸上只露出两个漆黑小洞洞。

    他那俊逸脸完全被沙泥覆盖,可是却那么认真可爱异世-敛财医仙全文阅读。

    一股无法言说感动翻涌于心头。

    就像她预感苏一定会来一像,眼前这一根筋家伙就这么傻兮兮地此地挖了数天泥巴!

    默契与信赖!

    因为这就是“兄弟”间情谊,两肋插刀,所不辞!

    “苏!我这里!”

    妖娆直接从天空上跳下,差点把苏直接扑倒地!

    “嗷嗷!”

    看到妖娆,苏顿时眉目一震,而后狠狠地她肩头打了一拳!

    “你丫跑哪里去了!害得我好找!”

    伸着脖子扯着嗓子,苏破了音怒气冲天地大叫起来。不过从他颤抖声音中可以听出,这家伙好像有点想哭。

    “嗷呜!”

    站一旁小猊也委屈地伸着爪子,好像狠狠苛责妖娆失踪害得它这几天吃了不少灰,小爪子还被滚烫沙石烫出了茧。

    尊贵猊兽大人是干这种地里刨土活贱兽么?

    斜斜眼神还有直直伸出小爪,出卖了小猊傲娇心情。

    “不说这么多,我们先换一个地方。”

    见到苏与小猊,妖娆自然乐得不行,不过冥冥之中,她确又感觉到了一种不安。

    此地不宜久留。

    扯着苏衣领,把小猊甩苏背上,妖娆立即御空而起,向远方逃遁而去。

    刚离开蚌城废墟不远,苏就惊悚地感觉到了不远处掠过数道威压惊人风影!

    有一人他甚至很眼熟!

    “圣王!”

    先看到了失去一臂昆山圣王,而后苏又看到了比圣王气场还要浓烈两个人影!

    “那些是……我擦!是昆山太上长老吧!”

    虽然以苏昆山级别,远远不够格谒见天昊天葵,但是从他们衣饰,还有比圣王威武张扬气场来看,那些人就是隐藏于总坛深处……被无数弟子和长老们奉为神明太上长老们!

    “嘘,小声点。”

    妖娆手指唇边笔了一下,而后带着苏缓缓后退。

    此之前,她已经极为醒目地张开了六灵大阵,把自己与苏气息隐藏一朵柔软白云中。

    因为她猜想得到天岽老儿命牌昆山宗内破碎后,昆山老妖孽们势必会以速度再次前来蚌城!

    所以妖娆早有准备,不想这个时候再与什么阿猫阿狗纠缠上。

    用六灵大阵做足了准备,她自信就算是比天岽老儿强家伙来到蚌城废墟,都感觉不到自己隐藏于白云中气息。

    可是就她这样想瞬间,眼前飞驰而过数道人影中突然有一个人微微地顿了顿警路官途全文阅读。

    “葵儿,你干什么?跟上来。”

    就那苍老妇人驻足瞬间,前方传来一声威严而急促呼唤。

    “唔。”

    那停下身影妇人皱着眉头向妖娆与苏所藏匿云团内看了一眼,直到一只游鸟从云后飞过,她凝重表情才陡然一轻,而后挥动衣袖,转身继续向她身前同伴们追去。

    一滴汗从妖娆额头上滴下来。

    看来自己引起,都是不得了人物注意,这一行人,必定是昆山宗内强巨擘与大能。如果她继续寻找上四宗太尊陨骨,只怕以后这样妖孽都会一群一群地出现。

    完全无法忘记那名为“葵儿”老妪哪泛起层层白雾眼眸,她感知力,一定超越了所有昆山太上长老。

    “她是谁?”

    直到这群风影完全消失眼前,妖娆才轻轻地对苏问道。

    “不知道,像我们寻常主峰核心弟子,要不是那么一两个直接被太上长老看中,破格成为太上长老弟子佼佼者们,其它人很少知道太上长老们名字,因为他们实是太难出现宗门总坛里了。”

    “妖娆,你怎么会惹上这些恐怖太上长老?还有……这又是什么?”

    苏回头看着半透明剑一,有些睚眦欲裂地问道。

    “哎,此事说来话长,我看你还是不要回昆山宗了,与我一起走吧,万一那昆山圣王查出我就是被你带入昆山小杂役,你就要被扒皮以后挂架子上烧了。”

    妖娆苦着脸恐吓苏苏。

    不过再让苏苏回归昆山确是不明智选择。

    “我当然不准备回去,你都得罪太上长老了,我回去岂不是送死?搞不好会比扒了皮挂架子上烧还惨。我不管,你带我走。”

    苏被刚才看到昆山太上长老们身影给吓得不轻,直接很没节操地死死扯着妖娆衣袖,生怕她没人性地再让他一人回昆山去寻找太尊陨骨。

    “哈哈哈哈!”

    妖娆一阵大笑,看来苏就算昆山宗待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对这宗门留下什么浑厚感情。

    果然是个人情冷淡地方。

    “我们先去一个地方,你再与我回冰封。”

    把纳多多,剑一,苏苏通通塞回驭兽环内,妖娆急急地向远方飞驰而行。之前之所以没有捏碎回归冰封城传送卷轴是因为她还有一件必须完成事要昆梧大陆终结。

    就她转身飞行那个瞬间,远方还依稀传出了一阵惊天咆哮。

    “到底是谁干?天岽死了哪里?那鬼域之门,能不能再开一次?”

    威压震天,可是一切罪魁祸首却早已经脚下抹油,溜之大吉。

    妖娆重易容,远离魔战场后伪装成了一个佣兵,而后冠冕堂皇地辗转于昆梧大陆各个主城,后来到了一个幽静而偏僻山谷。

    这里,她把从蚌城毁灭一战中救出数百人都放了出来。

    “我希望你们能忘却曾经,这里好好生活下去可不可以不性福。那些伤害过你们人,都已经死了。”

    留下这样一句话后,妖娆没有继续与这些瞠目结舌人继续纠缠,而是利落地转身就走。

    这些人不适合带去冰封城那种极恶劣环境中,而且他们也并不属于妖娆心腹,不能让他们知道太多东西。

    于对保护自己考虑,妖娆本应该让他们“永远地闭嘴”,但是以她个性,又怎么可能做出同昆山恶徒们一样事情?何况这些可怜人们还是她拼死从死境中解救出来幸存者。

    所以妖娆把这些人带到了远离昆山宗但昆梧大陆边陲雨林。

    以他们生活能力,这雨水富饶地方建立村落,必然能好好地生活下去。

    这是后一件,她能做事情。

    众人呆呆地看着妖娆潇洒转身背影。这些天来发生事情他们脑海里像是永恒不灭噩梦,只不过这场噩梦,因为有了那刺目而艳丽背影才让他们痛苦深渊中看到了希望光芒。

    只有真正经历过死亡,才能体会这种生弥足珍贵。

    老莫默默地看着那离开背影,记忆不断闪现那一日苏小妹愤怒暴起,把他扯入一个莫名空间保护起来模样。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遭遇这场劫难,昆山宗为何这么无情地抛弃他们,但是他心里深深地明白……

    是谁救了他!

    “恩人,我们永远都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老莫已经死了,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老莫’这个人,我是土生土长本地人,这里已经生活了十七个世代。”

    老莫指着脚下蛮荒而无人迹浓密野草,字字铿锵地对妖娆背影起誓。

    “多谢恩人救命!”

    “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

    “恩人,给我们村庄起个名字吧!”

    大片大片人跪倒地,真心实意地感谢妖娆让他们再一次沐浴阳光,触摸大地,什么天道四宗?什么修行为王?那些都是个屁!对于天资与召唤师无缘他们,脚踏实地生活,才是幸福事情。

    经此一劫,这些人都看破了虚名。

    没有想到自己身后瞬间哗啦哗啦地跪了这么一大片,妖娆顿时一滞,笑意攀上她嘴角,而后她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

    “不跪。”

    而后她便掏出回归冰封城传送卷轴,踏着细碎银光消失于这数百人瞠目结舌目光中。

    “不贵?”

    “卜桂?”

    众人纷纷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明白恩人后说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哎呀!是‘不跪’了!以后我们村子,就叫‘不跪’村,叉昆山个老母鸡,我们之前给狗屁昆山垃圾们跪了那么多年,到头来还是被他们当引魔族炮灰,以后老子什么人都不跪了,这是个多好名字!”

    只有老莫一瞬间体会到了妖娆精辟语言精华,从地上跳起来大声嚷嚷起来。

    “那村长,你给大伙儿安排个活呗,这林子老大了,我们总不能晚上树上住吧?还有百口人等着吃饭呢大道独行!”

    一个年轻力壮男子站起身来对老莫吆喝道。

    众人很地进入自己角色,欣然接受了此地生活安排。而且细细打量,恩人把他们带到……好像是一片极为物产丰富风水宝地!

    树上挂着累累果实,不远处传来潺潺流水声音。一些肥美野兔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人一般好奇地站五米开外,歪着头打量这些长得奇怪入侵者。

    梦里遇见伊甸园也不会有这么美!

    村长?

    老莫顿时一惊,而后小眼睛里立即湛湛发亮起来。

    灭哈哈,这个名号好像不错耶!

    “咳咳,你这小伙不错,让你当个伍长,带上些有力气小子们,去伐木建房子吧!”

    “老头老太们跟我来,先选人地方放把火,把野草清一清,就能开始打地基了。”

    “女人去捡些野果河里洗干净,给那些伐木头小伙们送些吃,看上喜欢,晚上就跟着回家里睡吧!”

    老莫一脸贼笑地吆喝道。他安排,顿时引得众人一片狼嚎。

    那些精壮小伙们一听到有这好处,顿时疯狂地抡着胳膊去砍木头了!

    开玩笑!

    趁着时间还早,夜晚来临前先把方子建大建好,说不定明天就有老婆了。

    女子们则羞涩地捂着脸向果树下跑,虽然脸颊是红得发烧,可是一双双剪水眼睛还是忍不住像那些正挥洒着汗水男儿们身上瞟。

    老莫看到眼前热火朝天场面,立即嘎嘎地大笑起来。

    好像很久没有笑得这样开怀。

    再也不需要见到任何人都卑躬屈膝地叫一声“大爷”,现他可是这“不跪”村村长大人。

    只是有一件事他还没有想明白。

    这么富饶而又是灵气充沛绝世宝地……为毛都不见其他人影捏?这也太诡异了。

    “如果没有人住,那就极有可能是什么凶残野兽窝,不然早就有人来抢夺了。”

    老莫摸着白花花胡子,心里甚至升起一些隐隐担忧。

    他想得没有错,妖娆给众人找家确曾经是个凶险地方。

    不过这些担忧是多余,因为是那些冲入深山里伐木与找食物年轻人们很就会给他传来不得了消息。

    一只巨大……被奇怪白火烧得香喷喷黑熊尸体,挺尸于离他们不远山峰上。

    其肉香诱人到见者口水直飙。足足可让众人大块朵颐一个月时间!

    当然……因为这种强大幻兽肉身也灵气十足,把众人吃得鼻血直飙,白发变黑发,力量爆棚什么……也都通通是后话了。

    ------题外话------

    一月开始了,精神要好,气色要旺~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