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93:金钱炮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带着苏回归冰封城时刻,也是昆山太上长老大惊瞬间!

    天昊通过昆山远祖留下秘法再一次撕开了通向鬼域道路。

    结果他们鬼域发现了天岽爆心爆肺活活气死尸体,还有那甘露子与甘泉子被禁阵折磨到几乎已经不可辨认身形……手臂还没有重生好昆山圣王直接吓得翻起白眼。

    “这这这……这到底是那女子干?还是鬼域里野魂干?”

    因为三人死状太狰狞,从来都把太上长老们奉为神明昆山圣王第一次发现太上长老惨死模样也不比寻常百姓强到哪里去,他心中立即升起一种莫大惶恐。

    从甘露子身上看出了禁术启用痕迹,一股隐隐怒气顿时从天昊脸颊上升起。

    “你说过……那盗骨女子,身上契约着一头黑暗兽神,一头蛇系半兽神对吧?”

    天昊幽幽地问道,言语里夹带着愤怒。

    只是这杀意不是针对妖娆,而是针对天岽尸体。

    天昊怎么会不知道天岽手段?从此地遗留痕迹来看,天岽死前必然启用了他夺取契约之力禁术……用昆山宝贵天人长老生命。

    “是……是……”

    昆山圣王对着甘露子尸体眼眶刺痛,他不知道太上长老间秘密,所以还一个劲地幻想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冷酷,把甘露子虐杀而亡?

    只有天葵站一旁,默默皱眉看着发怒天昊。

    不需要多证据,她与天昊都猜得出……是那天岽对盗骨女修幻兽起了抢夺心思,才拖延了这么多时日没有对其下手,导致后不知道因何而起变故,让天岽白白葬送了甘露子甘泉子性命,自己后也惨死这里。

    贪婪与险恶用心,让原本应该成功计划输得彻底,甚至于陨骨都没有抢回来,还惊动了那盗骨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天岽真是把太上长老脸都此丢得一干二净!

    “而陨骨与那盗骨女修尸体,都没有找到。”

    天葵淡淡地说道,心中只觉得越来越沉重。

    “坏打算,就是眼前一切,都是那盗骨女修干。可是为何初元之前从来都没有听过这号凶残人物?”

    天昊不断地从天空捏下那些灰白游魂,可是这些游魂们却什么都说不清楚。

    这是当然,鬼魂经过魂主间吞噬大战,基本上有脑子记下战乱起因与经过厉鬼们,此时通通都纳多多袖袋里呢。所以就算天昊抓遍了这鬼域游魂,也一定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是什么力量让那女修有了对抗天岽资本?难道进入鬼域前,她就恰好手持一件鬼王信物吗?这不太可能!”

    天昊说话时候,左手握着一枚小小银扣,上面散发出鬼王气息。

    与他一样,天葵手里也有一块黑石,昆山圣王手里有一缕长发。三人手里鬼王之物,保证三人拥有鬼域里横着走权力。

    “天岽鬼王锥,为何会碎?”

    站一片碎骨前,天昊打破头都想不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昊哥,鬼王信物又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天葵好奇地问道。

    其实真正对鬼了解深刻,也只有天昊一人,因为他就是传说中第一个进入鬼域又活着出来昆山先祖那一脉传人。

    “说白了,就是鬼域内强鬼王一缕气息,因为气息存,让众魂心有畏惧不敢靠近,也令鬼域中阴煞之气无法聚拢于身,封印灵气运行。”

    天昊此时解释与之前剑一对妖娆说一模一样。

    听到鬼王信物这么珍贵,昆山圣王立即紧紧地把那缕长发握手心里。

    “但是……”

    天昊话还没有说完。

    “鬼王信物照理说是打不破,就算是鬼王自己,也无法收回信物上气息。所以这一地碎骨,实是……”

    天昊皱着眉头,后话也说不出口了。

    那盗骨女修,昆山圣王描述下,似乎还是一个年轻女子,虽然不知她迈入天人境多长年月,至少证明她曾未足千岁就已经破开诛神壁垒,触摸到了天道之威。

    以这么年轻资本,晋升天人四衰而不被世人发现,手中握有一头成年不知名黑暗兽神,一头早已经被界定为灭绝八岐半兽神……甚至还有让鬼王遗威都彻底粉碎实力!

    她……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回昆山。”

    越是深入地想,天昊越觉得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汗水。

    也许是自己隐世太长年月,对初元发生生事物已经失去了掌握。

    “这么多线索,发动所有弟子还有线眼,去给老夫彻底清查!”

    一股执拗狠劲从天昊身上迸发而出。

    他就不信了,那盗骨女修是从石头缝里跳出来?没有半点影踪与往事可查!

    “还有,这件事昆山是兜不住,得通知上四宗所有太上长老,天知道那小妖女接下来会做什么疯狂事情?”

    天葵天昊身旁默默地点头,她也认为眼前一切都显示出那盗骨女修没有身亡事实。

    封印灵气情况下还能战胜天岽!

    面对这么强大对手,上四宗万万不可以掉以轻心,要是化龙血池封印被打开,天知道有什么恐怖事会发生?

    “我们走!”

    一声咆哮,天昊就率先化作一道长虹消失于鬼域天际。

    此时他们满心疑惑与焦灼。

    不过想必妖娆如果这里也听到了他们对话,同样也会感觉到不解和迟疑。

    鬼王都不可能粉碎信物……剑一挥手则灭,招手则重铸,它魂威……居然强到了这个地步!

    就当天昊等人冲出鬼域要向昆山总坛折返瞬间,昆山圣王怀里突然有什么东西轻轻地闪烁了一下。

    他立即把怀里传讯水晶掏出来看了一眼。

    一般能直接传讯到圣王手中消息,必然是极为重要事件!

    定睛一看水晶中滚动画面,昆山圣王脸颊终于出现了一道欣喜神情。

    这想必是他这连日痛苦煎熬中听到与看到好消息,所以他立即急不可耐地回头对天昊与天葵说道:

    “好消息啊!天大好消息,那帮天运宗神棍子们,终于算出了天门陨骨守护者下落了!现天门宗与星月圣地太上长老们,已经向天门陨骨守护者所地点寻去。”

    “要是能找到它,就能寻着气味找到盗骨女贼!”

    一边狂叫,昆山圣王眼内一边冒出森然冷光!

    “事情应该没有那么容易。”

    天昊立即给昆山圣王泼了一盆冷水。

    “那天门宗陨骨守护者被称为‘永恒守护者’,传说只要它还活着,陨骨气息绝对不会跟丢,可是刚才发生我们面前是什么?是盗骨女修杀了天岽……但是‘永恒守护者’气息却另一个方向出现!”

    天昊一边摇头一边叹息。

    “不要因为她年纪小就小看她,想想她所做所有事,有哪一件你能做到?”

    “她连永恒守护者都能摆脱,那就意味着她根本不怕它追踪,你们不要得意扬扬了,还是乖乖给老夫去查她身世!只有越了解她,老夫才越有把握战胜她!”

    看着天昊那认真表情,昆山圣王立即羞愧到不行。

    难怪世人都称天昊是不败战神,并不是因为他实力高出其它太上长老多少,而是他心机与从不轻敌态度,让他站比别人高高度。

    “是,晚辈受教了。”

    昆山圣王谦虚地低头,诚肯地回答天昊要求。

    穿过传送阵,妖娆轻盈地落到了一片银白大雪里,透过层层白雪,远远看着那高耸入天冰封主塔,还有塔下恢弘主城,妖娆心底就涌起无限欢喜!

    “回家了!”

    把驭兽环内苏苏,邪冰,应天情还有魔云长老们通通放出来,妖娆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大伙儿向城内飞去。

    “这这……这是什么地方?”

    所有人中,只有苏苏没有来到过冰封城,简直连想都没有幻想过这白雪皑皑世界里却凭空矗立着这么繁荣一座巨城。

    “这是我家。”

    妖娆得意扬扬地扬起头,对着苏苏挤了挤眼睛,开心地品味着他惊愕。

    “我天,早知道你这么有钱有势力,我还去昆山干什么?”

    苏立即贴着妖娆站她身旁,提出小猊妖娆面前晃来晃去。

    “还需要副城主什么吗?我有一个朋友可是未来猊兽神契约者耶!怎么样?介绍给你当副城主!”

    苏眼神湛湛发亮,明显指自己。

    噗!

    跟苏身后应天情与邪冰顿时喷了出来。

    “你个不要脸!”

    “我还只是个守城军小队长好不好!”

    应天情与邪冰立即对着苏吐口水。

    “我记得你原来没有这么话多吧?”

    妖娆斜着眼鄙夷地看着苏苏,心里狂叫:那个曾经老老实实好孩子去哪里了哇?

    众人推推搡搡有说有笑地挤入了冰封塔大厅里。那些城上空巡查守城军们一见是魔云长老与邪冰回来,通通挂着敬畏与崇拜表情。

    谁也没有阻拦这群人脚步。

    直至走入冰封塔,妖娆原本还想着给元方与百里尘一个惊喜,结果刚推开门,自己却像是被人身后狠狠地打了一闷棍,而后呆立于原地!

    震惊!

    刺眼!

    因为那偌大冰封塔议事厅内此时突然变得金碧辉煌,天花板上通通镶嵌了拳头大小南珠,那些石刻桌椅通通都换成了极为金贵金丝楠木。地面铺就着厚厚白熊皮,那些油光发亮皮草内甚至找不到一根杂毛!

    无数宝石镶嵌于四壁,并拼成婉约风景画卷。看上去一点也不恶俗恶心,但是想一想这些装饰物到底要花多少钱,妖娆就只觉得一阵晕厥!

    穷凶极恶场面!这每一寸装点都是用钱堆出来!

    眼前一切东西都与妖娆记忆中那朴素大厅截然不同!

    恍惚之间妖娆甚至觉得自己走错了房间,这让她甚至想弱弱地说一声:“对不起,打扰了。”抱歉,然后悄悄退出门后冲动。

    然而那正斜靠丝绒软榻上,披盖着银线大氅端着茶杯聊天二人脸,却让她又双眸一缩,分外熟悉。

    有一个……完全不应该出现这里好不好!

    出人意料之人气质雍容,一脸逍遥之态。

    看到妖娆推开门,他甚至还羞涩地红了一下脸,无耻地头吹了吹碧玉茶杯内升起袅袅白雾,而后用漆黑大眼睛余光对妖娆瞟啊瞟。

    “我勒了个去!”

    “百代明珠!你怎么这里!”

    妖娆一跃而起,几乎是瞬间就冲到了那以无辜眼神瞪她那男子身前。

    能这么奢侈疯狂,花钱如流水,把她大厅改造得如此华丽又值钱人……打破脑袋想,也只有这尿壶都是金子做百代大爷了吧!

    “这是你干?”

    妖娆扯着软榻上百代明珠,差点没把他吞了。

    可是百代明珠妖娆呲牙咆哮中张了张嘴还没有说话。另一个舒服地躺软榻上享福人影却立即跳了起来,急急地拉着妖娆手,无比责备地吆喝道:

    “喂!妖娆啊,要矜持,矜持懂不懂?你就是太凶残了龙觉才这么久不回家!没有人喜欢女汉子。”

    “来……好好喝口茶,坐下歇歇气,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冰封城现,大,,投,资,商!对,你大金主!”

    元方把一杯滚烫茶放妖娆手里,而后一边微笑,一边咬着牙齿对妖娆一字一句地说出那铿锵六个字。

    大投资商!

    “你丫!这小子完全被收买了!”

    妖娆猛地一抬头,如预想一样,元方小眼睛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元宝模样。

    金光闪闪,而且这一对元宝下还迸射出滚滚杀气。

    妖娆明白现要是自己对百代明珠不客气,元方这货绝对跟她拼命!

    如果说自己战力是一百,元方平时战力是零,那么这家伙一旦被金钱加持,杀伤力会瞬间飙升到一万一!

    “咳咳……”

    妖娆猛咳一声,好吧,人都已经这么冠冕堂皇地坐了自己塔里,再怎么遮掩与送客都没有用。

    让他知道自己与冰封城关系就知道算了。

    谁要百代明珠下手这么?连她得力大管家都直接收卖下来。她也只有……笑纳这些悬挂会议厅里珠宝了。

    “我妈妈,那是火焰彩钻吗?火彩漂亮得像燃烧一样!”

    惊悚心情淡定下来,坐下妖娆目光立即被镶嵌墙壁上大一枚宝石吸引。而后极为无耻地……流口水了!

    哪个女人不爱珠宝?

    其实没有节操不是元方,是她本人好不好!

    要不是建立冰封城时候太没有钱,她早就开始收罗天灵地宝珍珠彩石装点她主塔了!

    所以接受百代明珠无法赶走这个事实之后,妖娆就立即开始欣赏起这些穷凶极恶装饰来。

    真是让人开心奢侈,百代明珠真是一个让人不得不爱人渣。

    妖娆扶了扶额头,小眼睛却四下扫视着。

    “对了,你房间也装饰过了。”

    看着妖娆盯着彩钻变成星星状眼,百代明珠拢了拢披自己身上大氅,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百代明珠后一句话,完全击溃了妖娆所有心理防线。

    这样可爱金主,自然是板上钉钉自己人啦!

    “哎呀!亲爱百代哥哥,你身子好点了吗?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就来我这天寒地冻地方作客?你要是早说,我也好多准备狐裘啊。”

    妖娆顿时一脸亲切地伏下身子,还细心地把百代明珠身下被角又掖了又掖,差点没把百代明珠给捂死那华美被褥里。

    她举动简直戳瞎了众人眼!

    “我靠!这不公平啊!这种下三滥伎俩都使得出来!”

    “邪冰!我们可是都本本分分对吧!”

    应天情顿时对百代明珠这种赤果果金钱交易非常愤怒!

    “就是!太不公平了!难怪像我们这种老实孩子,从来都不被圣女殿下待见!”

    邪冰嗓门比应天情还要大。

    “你们等着,我也要使用非常手段了!”

    二人对着百代明珠开始吐口水。

    苏直接被这一群没有节操家伙们雷得想死,他弱弱地建议道:

    “喂,邪冰,你果就果,现不要连裤子也要脱好不好?这难道就是你非常手段?还有应天情,你好歹也出生于名门,不用这样储物袋里翻钻石币往墙上按吧?太不能直视了。”

    只可惜苏抗议声,立即淹没于一片吵吵闹闹之声里。

    只要妖娆冰封城内,这些家伙们就从来没有安静时候。

    “对了,你是怎么找来,水伯呢?”

    妖娆完全无视一旁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一群,笑眯眯地向百代明珠问道。

    “他是来吃药!”

    这明明是一种讽刺,不过此话从端着一碗药汁从旁边房间内走出来百里明珠嘴里说出来,就没有那么有歧义了。

    “啥?”妖娆一下没有转过弯来。

    “你不是要我医他吗?这个没有节操居然暗中跟踪我,所以找上门来。”

    百里尘黑着脸把药塞依旧一脸悠然百代明珠手里,而后对妖娆说道。

    “还好这家伙老实,与他那强得不是人老伯一起发了血誓,决对不把你与冰封城关系说出去。那老伯伯甚至还去了青竹大陆找麒麟王,所以传送阵有他帮助,很就能开启了。”

    百里尘利落果断地对妖娆陈述着事情起因与经过,因为不为金钱所动,所以远比那恨不得对百代明珠献身元方正常了不少。

    什么?!

    水伯去了青竹大陆!

    这个消息可非同小可,因为其实就算麒麟王能淬炼元素矿石,但他也只是一个刚刚渡劫完天人一衰,速度一定不是很,但是有了百代家彪悍水伯帮助,速度一定不可同日而语。

    妖娆本还挂念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大量“制造”天人高手,不曾想到,青竹矿脉向冰封城打开日子已经指日可待!

    “这可真是件好事。”

    妖娆顿时感激地对百代明珠一笑。

    只不过不知道百代明珠要是听闻自己刚刚惹得上四宗太上长老们发长毛,很有可能自己将要面对初元强力量围剿,这奢侈家伙还能不能这么淡然地坐这里喝茶聊天?

    看到妖娆笑脸,百代明珠顿时也抱以自认为潇洒笑容。

    “笑,笑什么笑!喝药,不听药师话,还敢跟踪我,以后再让我不爽,我毒死你。”

    百里尘严苛地吆喝,顿时吓得百代明珠咕咚咕咚把手里药碗喝了个底朝天。因为他见过百里尘手段,他是说真,天人境强者都有可能被他毒残毒死。

    “这还差不多。”

    百里药王大人满意地点头。而后再次对妖娆说道。

    “没有几日传送阵就要开了,雪无刚与麒麟王通完消息,到时候就有得你忙了。”

    百里尘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应天情与苏苏,然后把妖娆拉到一旁。

    冰封城中,修斯与凤狂就算拼命历练,但还只步入诛神初期,说到合适第二第三个使用禁术进入天人境人选。就是现还叫嚷应天情和苏苏。

    “应天情是神宗人。”

    收回自己目光,百里尘低声提醒了妖娆一句,他看来,二人中只有苏才是从立场到感情都永远不会背叛大伙同伴。

    而应天情……却不一定。

    “我知道,不过没有关系,他就算不助我,也不会害我。反正现也没有合适人,助他破阶,于我有利。”

    “修斯与凤狂还差一点点。”

    “邪冰找到了自己冲开化龙诅咒方法,当他冲开诅咒时候,我感觉他力量已经远不止天人一衰,关于魔云宗长老们,我想我要做不是用禁术助他们成为天人强者,而是打破化龙诅咒,让他们本来身上比天人第一衰还要强大力量施放出来。”

    妖娆一口气把所有人都数了一通。

    反正现昆山与月星圣地是一定去不了,而麒麟王将要带着元素矿石回来消息又太让人心动。所以妖娆干脆把自己注意力通通都转到了这一件事上。

    隐隐地,她觉得有一场大战将要爆发,所以身边人越有力量越好。

    此时元方也向妖娆走来。

    这被百代明珠财力震撼了内心财迷一脸红光,就算没有喝酒都是一幅东倒西歪,站不稳模样。

    看来金钱炮弹有时候比刀剑枪戟容易让人服软。

    “元方,别晕了,把百代明珠我房间里布置东西通通拿去卖掉,换了金铢回来我们好与青竹矿脉换石头。”

    妖娆认真地叮嘱元方,虽然与青云青熊父子签订是低廉购买契约,但也还是需要用钱来进行交易与买卖。她才不需要房间里挂着夜明珠呢!

    她现想要是钱!钱!钱……还有钱!

    “早就卖了,你以为我真是财迷么?”

    一脸灿烂笑容元方只有此时,脸颊上才闪过一道精明光华。

    “现我们穷得很,所以雪无负责城务,百里负责锁事,我负责哄好百里大爷。”

    元方贼兮兮地说道。看来这些家伙妖娆不时候早已经算计好了,把自己送上门来百代大爷给榨成人干。

    百代大爷真是一个大金主。众人一直佯装不满,甚至百里尘都天天唬他,为就是让这货自责与自保中不断掏钱。

    百里尘是唱黑脸,元方是唱红脸。

    “原来是这样!”

    妖娆一拍手,立即狞笑着拍着元方肩头。

    “加油!我看好你哟,让他把冰封塔用金子给我重建一个!不要给我面子,情地榨取他钱袋子。”

    坐不远处百代明珠微微一笑。

    “妖娆啊,我知道你懂,我这样来送钱,不会是无欲无求,连水伯都借你们用了,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才好。”

    “不过你不避讳我存,就我面前与元方这样说话,那就意味着,聪明你,知道我不是白来。”

    “我钱随你用……用到你无法拒绝时候,我们再谈下一件事情。”

    ------题外话------

    推荐好友墨邪尘书,女强玄幻力作——《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师》

    狂风起,血云扬,异星降,魔头出!

    当纵横二十二世纪帝王king,一朝穿越强者为尊苍寰大陆,

    孱弱之身,难掩强者之魄;白裙飘荡,不减倾世锋芒!

    父母莫名失踪,周身危机四伏,修炼如履薄冰,各国战乱不断,然这一切,又有何惧?

    以惊天才能为凭,有神秘黄老相随,时而扮猪吃虎,时而辣手张狂,她这一世,势要惊世逆天,立足巅峰!

    天下之大,且看她如何这乱世逐鹿问鼎,成就一代绝世至尊!

    苍穹之广,且看谁与她这巅峰携手并肩,道出一句生死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