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94:登云台秘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时间过得飞,转眼又是几天过去。

    冰封城依旧热闹如昔,而且麒麟王已经传讯,傍晚时分从青竹大陆到冰封城传送阵就能彻底贯通。

    与此同时,上四宗上层势力们,也已经闹得不可开交。

    “这就是那传说中东西?”

    天昊老儿看着眼前被铁锁困住凶残人形妖物,皱着眉头问道。

    此时出现天昊眼前,是一个通身长满恶心脓肿妖物,身体壮硕,可以看出很明显雄性特征。但是目光凶残,智力低下,除了疯狂吼叫,完全没有安静时刻。

    只不过它力大无比,所以只能用经过秘法附魔过铁锁牢牢锁紧,不过从这怪物身上不断爆发出来煞气还是震得铁锁铮铮作响,若不是有数位上四宗太上长老合力震压,只怕这妖孽随时都可能从束缚中挣脱出来。

    “不错,这便是我天门宗一直看守境地圣兽……湿婆。”

    空气中有一道中气十足回答声徐徐天空中震荡,似从远方传来,却强烈地激荡着众人灵魂。

    当天空中云雾被拔地而起一道圣光拨开,眼前视线清晰,天昊眼前才出现了数十位威压浓烈身影!

    昆山圣王一脸震惊地站天昊身旁,他还是第一次踏足这个传说中圣坛。昆山圣王心里十分明白,那从对面云海中缓缓走来,通通都是上四宗太上长老!

    不得了,自己有生之年居然有幸来到这个地点!

    登云台!

    传说中只有上四宗太上长老才有资格进入天之楼宇!

    此台傲然于世,不知道以什么力量漂浮天空之中!

    没有人能寻找得到它位置,除非手里持有登云秘令,才能通过秘令与云台之间特殊牵引而找到它隐藏于九霄云中具体位置。

    远远看去,此台与寻常云朵没有半点区别,睛时轻盈洁白,雨时灰暗低沉,暴风来临之际甚至会从登云台上爆发出道道雷光与狂雨呼应。

    而只有真正能靠近它人,才会发现此地是一个镶嵌于云中,乘风而行纯白祭坛。

    方圆百丈混圆广场,似乎比上四宗内任何一个总坛广场都要狭小一些,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它存世尊贵之处,因为这如白玉般洁白天之圣地,通常只接待上四宗内地位崇高人。

    这里是不为人知……太上长老秘境,每每只有上四宗面临巨大危机时才会开启。

    可是此时……聚集登云台上人居然已经有七位,而且还不断有威压极强人影正从四面八方持令进入登云台结界里!

    天门与星月圣地太上长老们先至,因为是他们将湿婆追回并缚登云台上,天昊天葵带着昆山圣王是第二拨登场人影,而那些后急急赶来,则是神宗太上长老!

    平日里上四宗太上长老都鲜少出世,有时候连各宗门圣王都不一定十年内能见一次某位太上长老,可是此刻踏上登云台太上长老却足有十一人!

    这简直是无法想象场面!

    登云台上发出天籁般音乐声,昆山圣王找寻了很久也没有发现到底是何人奏响仙乐,直到此时他才发现,是每一个太上长老强大威压激荡脚下白玉台阶,才发出那些飘渺又动听声音!

    真是不得了!

    要是换了寻常材质,同时容纳十一位太上长老矗立,只怕再坚硬石台也有被他们威压震得塌陷危险,可是这登云台白玉,不但能承受这么强大气场,甚至还能与天人境巨擘内息共鸣,发出如此动人声音。

    冇足力气,昆山圣王狠狠地对着地面踏了一脚。

    可是他这一脚,非但没有让仙乐中增加一丝仙音,反而把自己脚跺得隐隐生痛。

    “吓!果然不同凡想。”

    昆山圣王有些呆呆地盯着镜面一样大地发呆,如他一样手足无措还有天门圣王,神宗圣王以及星月圣王。

    上四宗每宗至少有四到五位太上长老,这个水平一直维持得很平均,也导致四宗战力势均力敌,所以千百年来都保持着四足鼎立局面。

    这次前来登云台,每宗派出三位太上长老一位圣王,只不过天岽死鬼域里,而昆山不可能不留天衡坐镇,所以只有昆山一脉缺了一人出席。

    十一位实力天人四衰初期至四衰巅峰太上长老,加上四位宗门圣王。

    一共十五人聚合于此。

    没有人有心情去欣赏这云中之景,所有人表情都凝重得像是要面对重大抉择。

    “这是不得了大事,我听闻天昊兄与那盗骨之人还有了交集?不妨说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吧。”

    一个褐发老者对天昊说道。

    这上四宗太上长老会面完全没有什么客套开场,一开始就切入正题。

    这么凝重开场,也意味着这场对话分量!

    看到众人灼灼目光都此刻向自己身上扫来,天昊老头儿也收回自己放湿婆身上目光,清了清自己嗓子,缓缓说道。

    “如列位所见,天岽师弟没有到场,因为他已经死了……”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场其它三宗九位太上长老眼睛睁得浑圆,倒吸冷气声音不绝于耳!

    “天昊,你说什么?”

    “你没有开玩笑吧!天岽不是前几日还与你一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们都知道天人四衰巨擘实力有多强大,他们之中还有许多人与天岽曾经交手,对天岽战力有着很清晰了解,现天昊却如此唐突地告诉众人,一个那么厉害同辈死了!

    这是多么让人惊讶一件事!太上长老死亡,历来都是一件极为严重事情!

    “被那盗骨之人杀死!”

    所有人倒吸冷气当口,天昊老头深吸了一口气,立即熊熊燃烧大火里又狠狠地洒下一桶热油!

    “这不可能!”

    “天岽怎么可能轻易地死于一个贼人手里?”

    “天昊!你好把话赶给我们说清楚!”

    众人叫嚷声一声盖过一声,差点把覆盖登云台上层层密云都直接掀飞!

    “确是她杀,我还有惊悚事要告知大家。”

    天昊等着所有四宗太上长老们吵嚷了一阵后才挥着手示意他们保持安静,而后详详细细地把之前昆山圣王蚌城与自己鬼域看到一切都说了出来。

    从如何将盗骨女修引出来,到将她拉入鬼域秘境,还有后天岽命牌破碎过程……天昊都说得清清楚楚。不过有些不必要东西,比如昆山弟子与杂役死亡,天岽想要夺取两只兽神心思之类。他通通一笔带过。

    一时间,所有四宗太上长老们都通通陷入了沉寂。

    因为天昊所描述一切,他们实不敢想象。

    一个年轻女修,持有两头兽神,鬼域中能召唤出压制鬼王力量!这样后辈……真存于这个世界上吗?

    “是……是天宗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位神宗太上长老弱弱地伸手指天问道。

    “不是,如果是天宗人,天宗早有消息传出来,还能容我们这么混乱?”

    天昊立即发问者出声瞬间大声反驳。

    “此女不但不是天宗人,而且这种事一旦让天宗知道,只怕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天昊话甚至有道理,他话中深意顿时所有太上长老都忍不住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天宗里都是些什么人?都是些没心没肺实力变态家伙!

    世俗中一些孤陋寡闻之人,有些人会把上四宗太上长老们也当成天宗门徒,其实说白了,四宗太上长老们,不过是天宗用来管辖上四宗一些中间人罢了,与天宗还差得很远。

    天宗人不管世俗世界事情,那是因为天宗授权给场所有太上长老来管理世俗世界,要是天宗人知道陨骨已经四之少二,而且集结了上四宗所有人力量还搞不定一个不知道从哪个石头缝里蹦跶出来盗骨小贼,那他们今日地位,今日实力……包括今日小命,便通通都保不住!

    天宗人……都是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家伙!

    “不能让天宗知道!绝对不能!”有人吐着白沫拼命摇头。

    “不错,我们应该天宗发现前,把这件事完美地解决!”

    神宗太上长老立即捏着拳头说道。

    “是,万千不能传到天宗人耳朵里。”立即有人附和起来。

    “我们不可掉以轻心,那贼人虽然有实力杀灭天岽,但是一定无法对抗我们四宗所有太上长老力量,从此刻起,列位一定要同心协力,把这件事给圆满终了!”

    天昊向前踏一步,他那中气十足声音立即让场所有人心中升起一股狠劲!

    上四宗虽然和平年代里都会明争暗斗,比弟子,拼财力,抢幻器,但是到了非常时期,他们却可以立即拧成一股力,因为如果四枚陨骨都丢了,只怕场所有人都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齐心合力,是摆他们面前唯一道路!

    “那现哪位仁兄能说一下这湿婆事情?”

    天昊交代完了昆山与妖娆纠缠,立即把话题引回了那一直被缚于一枚巨大石柱旁**妖物。

    看着湿婆脸,天昊都忍不住拧起眉头。

    “我来说说吧。”一个身着熊皮高大长者缓缓站了出来。

    只见此人一双怒目如蓄雷电,虎眼圆张,有一种只要与他对视三秒,他那黑洞洞眼眶里就会瞬间迸发出闪电感觉。

    此人是天门宗太上长老铜虎。

    “先祖传与我们此物来守护陨骨,可是此物有一日与陨骨一同消失,这是列位都已经悉知消息。”

    铜虎隆隆声音立即天空中响起,

    他语速很,但众人都听得十分清晰。

    “而后天运宗推动天衍仪为我们算出此物所地点。老夫与神宗卞长老便一同朝天机老人所指方向寻去。结果初元以北昆梧大陆与封神大陆之间魔海一座小岛上发现了一个封印之阵!”

    “那阵法极为精妙,似有人时时为其加固能量,所以把湿婆完完全全地镇压于地下,半点气息都没有透露出来。”

    “当时我与卞长老不能确定湿婆是否真被藏于地下,就直接破坏了封印大阵去寻里面情况,果真如天机老人所说,离之火位上找到了这不知道已经蜕皮多少次湿婆。”

    “只不过可惜是,那封印大阵做得过为精妙,破碎时刻同时触发了阵主某些机关,所以寻到湿婆之后几日,老夫与卞长老都没有等到阵主出现。阵中也完全找不到属于阵主身份东西。”

    “虽然我们离开时也留下了弟子继续岛上蹲守,但是能找到阵主希望已经不大。”

    天门宗铜虎太上长老详细地描述着自己与星月圣地卞长老发现湿婆经过。

    以此二人实力而言,寻找湿婆过程一定是平淡无奇。

    唯一能让妖娆庆幸就是她曾经随意选择那个冤大头买家皇天,居然是个心思缜密家伙!不但远离自己世家封印湿婆用于研究,甚至还幸运地没有被铜虎与卞长老逮个正着。

    这样一来,湿婆从何时何处被降服,而后又被什么人封印了地下都成了不解之迷。一切再次成为断了线索疑问,让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无从查证。

    “那现这妖……咳咳,天门宗圣兽,还能找到盗骨之人气息吗?”

    于铜虎停止叙述后,人群中有一人大声问道。

    如果众人跟湿婆身后就再也不会出现它又被人禁锢后藏起来坑爹事。只要它与生俱来追寻气息能力没有失去,那么众太上长老们依旧有把握短时间内把那盗骨女子找出来!

    “这没有任何问题,我宗圣物并不是对陨骨气息敏感,而是对第一个闯入秘境人气息分外执着,就算那盗骨女贼已经死了,湿婆也能把她深埋地下十米骨头给挖出来。”

    铜虎十分自信地看着那依旧被束缚于铁链和石西柱间狰狞邪物,经过不断蜕皮,湿婆此时难缠程度不亚于一个天人第三衰强者。

    “不要放开他铁链,一人牵一头,我们四宗各出一人随它去寻盗骨女修下落可好?”

    又有一人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铜虎太上长老刚才提及卞长老此时也走出人群,率先站了湿婆身侧。

    经过把湿婆从封印阵中挖出来经历,星月圣地卞长老已经深谙与这妖物相处之道。

    而且星月三位太上长老中,也只有他一人为男性,与这种丑陋妖物为伴,又觉怎么敢劳烦他身旁两位女性出场?要知道星月圣地,是四宗中唯一一个女性为尊宗门。

    随着卞长老率先出列,铜虎也一步站了出来。

    “葵妹,先回昆山。”

    天昊想都没想就站了出来,因为这湿婆妖物将要带众人去,很有可能直指那盗骨女修所地点。

    如果真会立即相见,那么他出战明显要有把握很多。天葵听从天昊话,安静站原地,她不与天昊争抢还有另外一个理由,那就是她要回昆山依照天昊意思,派出所有眼线去查探那盗骨女修真实身份!

    看到星月圣地卞长老,天门宗铜虎,昆山宗天昊通通决定与湿婆同行,神宗队伍里也急急走出一个褐发老者。

    “老夫随你们去领教一下盗骨小贼手段!”

    只见这神宗太上长老一脸长髯,皆为黄须,所以又被世人尊称为“黄须圣者”。神宗太上长老中,也属于实力数一数二人物。

    “若遇上你们四人无法应对问题,立即传讯回来!”

    其它没有出列太上长老们立即对四人认真地叮嘱道。他们此时手里情报中只出现了一个盗骨女修,但是谁也不知道那来路不明女子,身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秘密势力。

    “放心,我们去去就回。”

    松开栓石柱上机关,天昊,黄须,铜虎,卞通四人分别拉扯着四根铁索,这些粗大铁锁通通后都浇铸于湿婆脖子上精钢圈上。

    “去死吧!去死吧!”

    湿婆口中滴下剧毒粘液,像是发了疯一般向前冲去,它那巨大爆发力登时扯得四位天人长老同时一个趔趄,而后“嗖”地一声如穿云之箭一般向远方激射而出,瞬间不见了踪影。

    “好!”

    “嗯,我们也各自回宗门,把近期宗务安排一下,等着他们四人传讯回来。”

    “应该要不了多久,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淡淡叹息声与各种碎语登云台上响起,此时剩下人们也再无力气相互客套问候,看不到湿婆背影后便各自带着自己宗门圣王跳出云层,分别向东南西北四域宗门总坛飞去。

    天昊说得没有错,妖娆既然敢把湿婆甩掉,就一定有足够手段让湿婆再也寻不见她气息。

    此时她已经浑身半金之骨,就算是阿斯兰特与龙觉都无法找到她与曾经半点相似之处。

    所以无论湿婆是否被上四宗老头们找出来,她都有恃无恐。

    只不过冥冥中总会出现一些出人意料东西,谁也不曾想到曾经一些看似没有任何意义小事,会不知不觉中强力地改变历史洪流。

    “阿九!阿九!阿九!”

    神宗总坛,远离主峰一个不起眼小山上,这熟悉声音不断响起。

    符山老六心满意足地看着那由木刻幻化出“阿九”。

    从霁雾城交易市场里捡来木雕还真是一个好宝贝。

    不断给它看阿九画像,这由木雕而复刻人像越来越像其符山模样!从开始化形只能维持一刻钟,到现几乎半天都能坐太阳下与众师兄弟们一起晒太阳。

    “六师兄?我是谁?”

    这木雕幻化成圆圆脸姑娘开始还热衷于扮演“玉魑”身份,而现她多地是对自己感觉到茫然。

    “你是符山小弟子。哈哈哈哈!”老五也坐老六身旁,一脸柔和笑意。

    “唔,你们说是,就是吧。”

    圆脸姑娘乖巧地点着头,却比妖娆时候要文静羞涩很多。

    “你们这几个家伙又这里偷懒,还不去练功!”

    看到自大师兄到老八,都那么其乐融融地围着那假“阿九”傻笑。泠没有表情地从他们身旁经过,并严苛地吼道。

    “吓!知道了啦,二师兄,不要挂着这冰霜脸啦!”

    老六吐着舌头,收起木雕,而后一脸无奈地随着众师兄们冲上山头开始一日修炼。

    泠皱了皱眉头,看着众人离开背影,这才向钟林子走来。

    “师傅,您不管管他们?”

    泠愤愤地说道,虽然能理解众人不想妖娆离开符山心情,但是找个假货回来……算怎么回事?

    “泠啊。”

    钟林子笑着对泠摇头。

    “那是因为你与玉魑熟悉,又常与她一起,所以你看不惯老六复刻了她气息。”

    “可是对于老六他们来说,阿九走得太突然,而且也没有留下什么话,所以他们需要一段时间平复心情。”

    “你看他们近修炼也很用功,并没有荒废符术,而且为师查探过那木雕,也确不是邪恶之物,只不过上面封印了一个完整而精纯天然灵体。”

    “此灵有灵窍大开,化灵为形趋势。”

    “它属于集天地圣光与灵气而自然天成一个灵体。若遇邪狞,日后必成祸害人间邪灵。若是让它沐浴欢乐和幸福,日后她真凝成圣灵。那也是老六他们一件功德大事。”

    “哼!”

    钟林子一番话说得泠完全无语,连师尊都这么说了,他能怎么办?

    但是就算钟林子说极有道理,老六他们并不是用假阿九来做什么坏事,那纯洁灵体也并不邪恶。但是冥冥之中……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十分不妥。

    而就他这么想瞬间,极远天空中突然有什么比日光还要耀眼东西闪了闪!

    那转瞬即逝极烈之光,刺得泠双眸剧痛。

    ------题外话------

    前天上飞机,昨天火车上,晚上才到家里…。泪水流不停…坐什么都晕孩子伤不起。谁说我得少。我就。我就吐谁一身。

    话说六师兄给妖娆捅了一个大篓子啊…哈哈哈哈…顶锅盖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