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97:坦荡与正派的对战

497:坦荡与正派的对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独自一个人坐离冰封城千米外一座雪山上。

    像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

    连若竹娘亲卤了一天香喷喷猪蹄都吃不下去,就这样呆呆地坐着,不过此时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她,因为麒麟王早已经把所有人安排得妥妥,留足充裕时间让妖娆一个人独处。

    妖娆雪中坐了一天,直到太阳消失,星夜降临。

    星光轻洒于大地。

    她静静地数着手里战力。

    麒麟王,帝岚,苏,应天情……都已经晋升天人境,邪冰极为特殊情况下,也能爆发出超过天人第一衰战力穿越之温僖贵妃TxT下载。再加上百代明珠明显同一战线表态,让她同时拥有水伯这强大战力盟友。

    “哎,百代明珠明显也是有事要给我下套,所以近什么都答应,我看那有钱大爷要提要求恐怕很不简单,不过给钱又出力这么久,他还能一直忍着不说,那么我也暂时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先情地使用他提供各种帮助吧……”

    妖娆默默对自己说道。

    因为现手里真是没有十足把握正面叫板上四宗,要挑战一个宗门还可以考虑,这次可是一玩就玩大发!

    她要面对……可是上四宗联手布下局啊!

    叹了一口气,妖娆继续掰着自己手指。

    自己,水伯,再加上纳多多与剑一。

    己方至少有三位可以直接与太上长老对抗强者。

    不过上四宗既然要给自己设下生死局,那么也一定会做足充分准备!

    四个宗门,不说多了,若是每宗派出两位太上长老进入悲悯海“观看”符山弟子死亡之刑,那么矗立她面前对手就多达八位天人高手。

    三打八……这个差距也太大了一些!

    何况这也只是她估计!也许实际到场人会多!

    还有五天时间。

    就算向灭合溟台与伊华老头传讯,这两方实力加起来,也只能勉强再拖住一个太上长老。

    妖娆此时并不知道溟苍海那个老妖孽实力晋升到了一个怎么样高度,就姑且认定他能太上长老威压下保持不死吧……

    算来算去,与上四宗还是差距太大。

    想制造天人强者容易,但是对战天人四衰强者对于麒麟王等人来说依旧是渴望而不可及高度。一个一个雷劫以肉身硬扛,经历无数磨难才会出千年光阴中磨砺出一位天人四衰大能,如果这也能找到捷径超越,那么世上天人强者就真太不值钱了!

    对战上四宗太上长老,不能寄希望于刚刚步入天人境同伴们。

    一边数着手里人,妖娆一边向手中传讯水晶注入灵气。

    这已经是她今日不知道第几次点亮这枚小小水晶,虽然平常已经习惯与爹爹联系中断,但是此时,她却无比期待手中水晶内能立即浮现出爹爹那双苍绿色眸子。

    可是,再一次地,这枚小小水晶吸取了她灵气后没有任何反应。

    她对阿斯兰特呼唤,犹如石沉大海,这冰冷石头内激不出半点波澜。

    “哎。”

    妖娆无奈地摇了摇头,放下手里水晶。

    “不知道爹爹又跟着先天大帝去了哪里,上一次与他通话,他还说准备着要送先天大帝进入雷界,难道现两个人都雷界还没出来?所以传讯水晶也找不到他们踪影?”

    经过一天尝试,妖娆已经放弃疯爹爹身上寻求援助想法。虽然麒麟王将符山噩耗告诉她瞬间,她脑海里先闪过就是阿斯兰特与龙觉身影。

    不过这二人一个不知道哪里,一个一定还忙于应付那些不招人喜欢傲娇龙族。

    而符山危机却只有五天时间准备,妖娆默默地闭上了眼,试图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一绣千金。

    对于一直无法与阿斯兰特和龙觉取得联系,她心中并没有半点怨言,因为此次符山危机来得太出人意料,就连她自己都史料不及,又怎么能埋怨那两人无法回应自己呼唤?

    妖娆从不期待自己某一日生死大战中,突然有爹爹或者龙觉跳出来帮忙。

    人生又不是写小说,各种强者都会危难时候跳出来,帮助主角从死地复生,然后如不死小强一样绝地反击。

    如果一个人决战前夕还报着这种不切实际奢望,那么死期也将不远。

    人所能依靠与好好把握不是幻想,而是当时当刻自己真实握着力量!

    虽然有些沮丧,也愈发地思念起爹爹与龙觉二人,妖娆还是很抛开脑海中对二人眷恋,而后认真地盘算自己计划。

    此时妖娆觉得自己上四宗面前大优势……就是上四宗强者们认为她铁定会输!

    显而易见劣势,有时候反让人有了逆袭资本。

    “与那些老顽固们周旋,一定要借用不寻常手段,此时还没碰面,我已经站下风,如果不故一切地盲目硬碰硬,那只有让麒麟王前辈与苏苏他们也陷入危险境地。”

    “无论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有多强,但他们都还是人,是人就有弱点,只要我把他们弱点找出来一一破解,逐个攻破,就一定能找到把事情完满解决方法。”

    捏着拳头。

    谁也不知道此时独坐于雪山上那小小身体内蓦然爆发出多么坚定信仰与执念!

    而就妖娆心中思绪蹁飞瞬间,那些从远方吹来风……突然捎来了不自然声响……

    踏踏踏踏……

    急促踏雪声。

    妖娆耳廓立即动了动。

    虽然是枯坐中,但妖娆依旧没有放松自己五感,所以那微小到几乎瞬间出现又瞬间消失声音,还是瞬间引起了她注意。

    “是什么雪地上疾行?”

    妖娆一般不会意这些微小事物,只是她神识捕捉到那声迅风声速度……实是到令她不能忽略!

    那不是冰原中移动速度闪电狐,甚么也不是她熟悉任何一种野兽,因为那物体移动速度实是太诡异了,因为就算是她灵气全开……也不一定能达到那么变态速度!

    “嗖!”

    又是一下晃动。

    好像是刻意给妖娆留下半刻揣摩间隙,而后再一次以风响声来证明自己存不是妖娆凭空臆想。

    “挑衅?”

    “上四宗探子?”

    “还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冰原妖兽?”

    妖娆神经本来就被上四宗以雷霆手段查上了符山众师兄事而搅得分外紧绷,所以一时间各种猜忌都涌上了心头!

    她霍然站起身子,目光灼灼地看着远方。

    身后是灯火辉煌冰封城,那些灯池上空闪烁柔和橘色灯火连成一片,让人心底温暖,并想要永远保护,身前是一片黑暗冰原,没有人知道前方黑暗里……蛰伏着什么样让人忌惮妖物?

    铮女人,乖乖让我宠!

    一声利落脆响,那光滑而朴素朔月已经从驭兽环内出鞘,直接握了妖娆手心内。

    刀身黯淡无光,甚至连星光都不反照,就像原本就属于黑暗碎片,完全融入了伸手不见五指夜色里。

    “让我看看……你是什么!”

    妖娆把眉头一扬,就逆着身后温暖灯火,毫不犹豫地冲入浓浓夜雪。

    守护众人安定,那是因为有人勇于行走黑暗前方。

    踏着轻雪,妖娆就像一阵夜风般飘然前行。

    她并不是御空,因为御空会掠起隆隆风响,也不是疾跑,因为她身后雪地里并没有留下任何足尖点地痕迹。此时她,向是被白川冰原上自然生出风暴推行向前一片树叶。

    她敏锐地借着那些交织又分离自然之风,无声无息地向着自己神识捕捉到闪电之物地点而去。

    这一刻,她神识交融风里!

    因为丹田内风灵珠,让她对风感悟之力达到了一个境界!

    “如果那闪电之物是上四宗探子,能这么短时间内找到符山,又前来我冰封城……那么我服气!”

    妖娆一边随风向前,一边暗暗对自己说道。

    因为她神识,仿佛无法穿透包裹着闪电之物烟云看到它本体,这说明,那物体若不是幻阶极高就是天生异力!但她不相信,不相信上四宗有这样本事,能把自己逼到这个境地!

    “如果那闪电之物是冰原上未知强大幻兽,那本姑娘就一定要收了它!这种逆天逃逸速度,就算没有其它本领,日后助我逃生也不赖。”

    一想到这里,妖娆小眼又笑得弯弯。

    其实妖娆自己没有发现,某种程度上,她与于发财老头才是一类人,对那些稀奇古怪东西……都有着一种穷凶极恶追求。

    很妖娆就追赶到了那疾行风声传出地点。

    此地再回首,已经再也看不到冰封城中洋溢着那些温暖橘色灯光,四下都是白茫茫暴雪,如果不是分外熟悉白川地形,只怕都要迷失于这滚滚冰雪暴风中。

    妖娆握着刀,静静地站原地,她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威压,好似就是此地屹立了千万年一尊顽石,于风雪中坚定不稳地矗立。

    如果有天人境强者从此地经过,甚至都无法感知她气息与存,气息交融入自然之道,与天地合二为一。

    妖娆睫子上落着雪花,那些细小而精致雪花随着她睫毛微动而轻轻震荡。细腻又唯美。

    可是妖娆唇角,却轻轻抽动了一下。

    四下无物,只有呼啸于耳边风发出高低不同尖锐啸音。

    但是妖娆知道,此地不只她一人!

    对!

    就是这种感觉,明明神识感觉不到任何物体,也坚信自己气息不会被对方发现,但是就是心中异常坚信……那层层暴雪之下,有一活物与自己站得很近很近……并且已经知道了自己来临巫道杀神全文阅读!

    妖娆第六感通常都很准确,而此次她是万分笃定。

    虽然呼吸都已经停滞,心脏以极为缓慢速率胸腔内跳动,身体湿度几乎与冰雪无异。但是她能感觉到它……它也能感觉到她!

    眸子猛地张开!

    妖娆眸底一道寒光闪了一下。

    “是谁?!”

    既然这样都默认了对方存,继续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什么明智选择,所以妖娆干脆一声大吼,与此同时,手里朔月也身侧突然飞出,直接以利落姿势以自己为中心雪地上画出了一个标准圆!

    此圆形刀刻入地,顿时向四面八方激出排山倒海雪浪。

    仿佛这一瞬间,坚硬冻雪之地突然变成了水波鳞鳞海洋,随着妖娆刀舞,整个海平面都荡漾。

    噗噗噗!

    飞雪激入天空发出噗噗破空声,一浪高过一浪,顿时让妖娆身侧形成了一个不断向外扩展风雪之帷幕。

    这些被刀意推搡着向四面八方扑打风雪推进之速度极,妖娆凌厉目光很就捕捉到了一个被风雪扫过,转瞬即逝风影!

    “就是那里!”

    妖娆心中一声咆哮,而后她身形就倏然消失于原地,一个呼吸间直接冲到了风影闪动地点!

    挥刀!

    直斩于雪浪中闪过风影。

    铮!

    就她刀锋要斩断一股雪浪,直接刺入朦胧冰风中时,那疯狂翻涌雪浪下突然伸出了一条敏捷蛇!

    金色蛇形狂舞!

    那长长金色蛇形左右剧烈震动,看上去分外狰狞诡异!

    嘭!

    朔月与金蛇碰撞一起,出人意料,妖娆手心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反挫力!

    那蛇身上顺着朔月给妖娆传递了一个直接信息。此蛇非常强大……朔月不但没有一击之下给它造成任何伤害,它甚至还直接把朔月反震了回来!

    “嘶……什么鬼东西?”

    妖娆并没有自大到自以为是地认为只要自己出手,任何对手就立即会被自己斩成两段,只是这金蛇身体坚韧,已经强到把朔月反震到令她手心发麻,这简直太骇人了!

    这一刀,可是连天人强者都会挂彩强力一击啊!

    妖娆顿时瞪圆了双眼,死死地盯着那自己眼前不断蜿蜒摇晃金蛇。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那并不是蛇,而是一条长长金色蛇鞭!

    由一根根细小金线编织而成,精致花纹像极了斑斓蟒蛇那些极富有侵略与恐吓意味斑纹。

    这些金丝材质完全不像妖娆见过任何一种物品,本身就带着一股强大而不可描述气息无限兑换之旅全文阅读。

    “是个人!”

    只有看到幻器,妖娆才能笃定正与自己对战不是什么冰原妖兽,而是一个驾驭幻器人形。她心跳顿时滞了一下!

    三半夜,刻意引她到此,而且无论疾行速度还是拥有幻器都极为不凡!

    “这人……是何身份?!”

    浓浓迟疑笼罩妖娆心头,对方气息完全收敛,身形笼罩于皑皑白雪之下,只有从雪下伸出鞭形与自己手里朔月纠缠。

    “他到底有什么目?!”

    无数想法妖娆脑海里翻腾。

    这不知名又隐于冰雪中对手,强……是极强!

    妖娆顿时一个利落抽手,卸除了对方反震而来余力,而后借着这股推力原地旋转一周,再次从另一侧向金色长鞭斩来。

    眼前金鞭也柔韧地收回,极为灵巧使出一计金蛇摆尾,游刃有余地不断与朔月对抗。

    乒!乒乒!

    清脆撞击声不绝于耳,苍茫大雪中显现格外悦耳。

    没有人能看清妖娆与那鞭主身形,只能远远看到两团风暴不断碰撞与分离。

    月亮天幕下渐渐向中天升高,夜正深浓,也许冰封城内所有人们都已经陷入沉睡,但是此地战斗却越打越激烈。

    妖娆一边心里思考,一边忍不住深深赞叹,因为对方无论是身法还是招术都无懈可击。要知道……收敛威压与气息情况下,鲜少有人能用近身之战,与自己纠缠这么长时间!

    一边与那从雪下探出鞭影对战,妖娆一边不由自主地于心中升起一丝佩服之意。

    这让她忍不住想起一句话:“见招识人”!

    不需要进行深入了解,从对手那些精妙而坦荡招式中就可以看出对方为人。

    坦荡。

    只要这一夜过手,妖娆就能大抵感觉到对方行事风格。

    没有阴毒手段,没有摆弄心思小伎俩,招招精致果断,判断力与对力量精准控制给人留下非常深印象。

    这种感觉,让妖娆也心中排除了上四宗探哨想法。因为若真是敌人,她们二者也不会不召唤幻兽,就这样以近身武技搏斗这么长时间。

    对方招式中没有杀意,好像就是与自己切磋,所以渐渐地,妖娆也从凌厉进攻变成了全心全意比斗。

    与其说是厮杀,倒不如说是一种惺惺相惜相互证道。

    要知道想打架容易,想找一个相当对手,淋漓致酣畅一战却是极难!

    可是这个风雪中不期而遇对手,却给妖娆一种极大战斗乐趣。甚至让她一时间忘记自己为什么而来,又为什么这月黑风高夜里,跟一个身份都不知道人打得天翻地覆,开心忘形……咳咳……

    也许是二人都打得欢脱,也许是不知不觉激战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妖娆极为嗨爽地一个回刀,收回朔月便没有继续向前伸出。

    此时她已经想不出还有什么招式能战胜对手那些精妙鞭法,而同样,就算激战这么长时间,对手也想不出任何办法压住她一头南海风云录全文阅读。

    不分胜负,二人都已经战到筋疲力。

    远远看去,方圆百里冰原竟然因为二人厮打而足足削去半米深,那些凹凸不平冰川,此时都被刀法与鞭影磨成了比地平线还要深半米光滑“镜面”。

    这等战斗强度与阵势,简直骇人听闻!

    以不加任何灵气武斗,直接改变了地形与地貌!

    而这巨大冰面正中央,妖娆率先停止了出手。

    她收刀这个瞬间,对方鞭影也极为有风度地没有再从滚滚冰雾下探出。从刚才噼里啪啦激战中突然陷入了一阵让人口舌干涸寂静里。

    风萧萧。

    妖娆把朔月插了冰面上,以示自己不再有争斗之心。

    她气息微微有些喘,大汗淋漓。

    狂风卷着妖娆乌黑长发,把她绝美脸颊吹得加红润妖冶。

    持鞭者所用招式,妖娆之前通通没有见过,而且自战斗开始到现,她连对方半点气息都没有感觉到。所以对方幻阶,至少天人四衰渡劫之上。

    非常强大对手!

    不过能妖娆停手后立即停止打斗,此人风度与心怀,必定也极为不凡。心中有一种感觉,她甚至已经隐隐猜到了那人身份。

    “唔……”

    妖娆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呼吸,刚张开殷红小嘴,发出一个“唔”字。平地骤变又突然出现!

    轰轰轰!

    巨大爆破声冰面下响起,一道金色闪电自妖娆身后冰面破冰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她腋下卷来。

    “我擦!”

    妖娆顿时急得地上一跳,可是从身后疾速袭来金色长鞭无论是破冰而出速度还是向她伸来角度都完美到无懈可击,瞬间就妖娆身上缠绕了七八圈!

    “偷袭!骗子!”

    妖娆身上蓦然升起熊熊炎凰白火,神火一出,妖娆脚下层层寒冰立即化为热气腾腾温水,此火就连铁岩都瞬间可以融化为钢水,但是让妖娆额头冒汗是……

    炎凰白火升起瞬间,那缠绕于自己身侧金色长鞭子上却骤然升起一股奇异力量!

    这力量好似能拒绝任何元素攻击,带有极为不常见超级豁免能力。

    所以那已经束缚于腰间金色长鞭不但烧不热,并且炎凰火升起瞬间,向她身体传来一股清凉感。

    这长鞭真是一件不可多得异宝!

    一时之间,妖娆根本想不出办法挣脱腰间束缚。

    就她急得头上冒烟时刻,腰间金色长鞭上又传来一股强大拉力,直接拽着妖娆向伸出长鞭雪雾后飞去!

    此刹那,妖娆对此人:“坦荡,正派”所有第一印象都灰飞烟灭,取而代之都是:“阴险,狡诈,无耻……”浓浓唾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