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08:战斗炽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丫头可真是隐藏着诸多手段。”

    先天大帝把头一偏,先轻轻地瞟了那带领纳多多向昆山弟子纵身飞去人影,而后轻笑着起身,无畏地向那昆山第六主峰凝结而成化意剑飞去。

    “喝!”

    阿斯兰特苍绿双眸内迸发出熊熊战火,也迅速跟先天大帝身后跃入高空。

    只见比金骨巨兽身体还要纤长化意剑已经距离众人头顶不到百米,恐怖威压震得人巨兽背脊上左右飘摇。

    “阿斯兰,让先天殿下拦截长剑,后面还有昆山封山尊者祭出了化意武器!”

    刑墨墨发天空中狂舞,他提醒下,阿斯兰特低头看见了昆山第十峰,第五峰,第二峰封山尊者一个接着一个地将他们镇守主峰地脉从山脊下拔出,而后接连向天空袭来。

    于是蹑云于天阿斯兰特立即与先天分道扬镳,转身向第二个化意武器持有者飞去。

    如果让这化意长戟刺入金光骨兽,就算妖娆把金光骨兽祭炼成了不可摧毁天阶幻器,但是也难保那些站巨兽背脊上先天部下们人身安全。

    妖娆与纳多多只顾着阻止昆山弟子向天空腾起步伐,她们把战线进一步向昆山宗总坛内扩张。

    看到天空中肆虐无数魂影,天衡老儿大为头痛!

    这些不生不死东西……能有情绪吗?

    看到自己弟子们节节败退,天衡老儿只有咬紧牙关,再次准备向岐连钟上喷出精血。

    “天衡师叔祖,我们……已经不剩下几人了。”

    就天衡蓄积力量同时,他身后突然响起一声颤巍巍提醒。

    一个须发皆比天衡看上去为苍老,但是辈份与实力都与天衡相差十万八千里远老者一脸仓惶地发出质疑。

    因为天衡不断从他们身上吸取灵力与生机,那数十人现仅仅剩下四人左右,而且他们体力皆干涸枯竭,继续震响岐连钟……只怕没有一个还能再活下去。

    “那你们说,现场面,怎么办?!”

    站岐连钟上天衡暴跳如雷,该死天昊天葵不但带走了大量精锐长老与弟子前去悲悯海,而且此时也不知道被什么事绊住,居然连他传讯也不接。

    不靠岐连钟与化意剑守住昆山后防线,难不成让昆山眼睁睁地毁灭于自己眼前吗?

    “这……”

    那开始发出异议长者顿时陷入一阵沉默,面对天衡唾骂与反驳,他根本无话可说。

    “耗你们生机,昆山地脉灵气,也总比把一切拱手让给敌人强!”

    被急红了眼天衡身上爆发出一股执拗气息,仿佛为了能战胜对手,此时他已经不再吝惜一切代价。

    “你们是昆山培养,就死昆山吧!”

    一边对着身后天人境大长老们咆哮,天衡一边再次发动岐连钟!

    他发动岐连钟瞬间,身旁仅剩下昆山大长老们便一一脸色发青,而后坠入大地。身体干瘦得只剩下皮囊,也不知道是怀里还有一口气还是已经死亡?

    不过他们后力量,还是唤起了岐连钟第三声鸣响,之比于前两响,这钟鸣声好像腐朽巨木折断声音,带着让人心惶惶沉闷感觉。

    嘶啦……

    一股极为负面情绪立即从钟身上升起,随着于天空肆虐狂风一起扑向妖娆与纳多多麾下众多魂将魂兵。

    这种没有实体攻击,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进行阻拦与消除。所以纳多多身体一滞,同妖娆初思绪被岐连钟搅乱感觉相同……他身体,仿佛彻骨寒冷冰水里打了一个滚!

    一滚之后,小纳顿时大叫起来。

    “啊啊啊……”

    与纳多多一样大声吟叫还有他手下百万魂众。众魂齐震,好似被什么力量打乱了它们前行路线,纷纷矗立于原地身体颤抖如筛糠。

    那一声高过一声尖叫差点把天衡老头儿给笑尿。

    看来无论是人是鬼,极道幻器就是极道幻器,岐连钟威力,就连鬼魂都无法抗拒!

    “哈哈哈哈!”

    站岐连钟上天衡老头儿笑得格外开心,可是这笑声没有持续多久,他脸色就骤然发绿!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以为魂灵们中了负面情绪攻击后会相互撕咬甚至失去所有战斗能力,可是此时他五感却震惊地感觉到……充斥于天地间魂威正疯狂壮大!

    若是天衡老头儿此时能仔细看看纳多多脸,就能吐血地发现纳多多现有多开心,他大声吟叫,那是因为身体每一个毛孔都大大地张开,岐连钟钟声如同易筋洗髓般带给他重生力量。

    它整个魂体都仿佛得到了极大……滋养!

    杀戮啊!死亡啊!毁灭啊!黑暗啊!

    这些通通都是早已经死去煞魂们喜爱东西,它们好食活人,其实追求并不是人血香甜,而是活人死亡那一刻害怕,惶恐,畏惧,怨恨……种种黑暗情绪。

    对于先天部下犹如毒药一般岐连钟声,加注于魂部身上,却有着十全大补之药神奇功效!

    红衣天空中兴奋地打滚,甚至热情奔放地冲到纳多多身前,抱着它大头狠狠地亲了一口,又跳窜到远方哇哇乱叫。

    绿脸儿马屁灭哈哈狂笑,一副嗑了药中疯模样。

    三眼天狮身上爆发出恐怖狂气,就连盘腿坐它身上剑一都闭上眼睛,露出了难得恬静笑意。

    “我也要来,我也要来!”

    好不容易因为看到纳多多威武霸气身影而恢复自我意识灭合溟台弟子们终于放出了一个祸水级妖孽。

    溟苍海那厮从一张魂旗中跳出,看到眼前百万魂景还有从岐连钟上升起那股格外香甜气息,顿时眼都直了!

    “小玉说得没有错哇!跟着她来就是找好处,我天!她真炼出了百万魂主,还找到了一个专门给魂兽喂食大钟!”

    溟苍海狠狠地吸着天空中漂浮负面情绪,甚至完全不顾忌自己形象地把空气往自己袖袋里装。目光放岐连钟上收都收不回来。

    就连他身后那两尊严肃紫金魂将都鼻孔大张,站二魂身侧就能听到它们疯狂吸气吭哧声响。

    “果然如我所想啊。”

    妖娆站纳多多身后,脸颊上挂着极为坑爹笑意。

    天衡傻就傻对魂兽极不了解,还以为能用对付召唤师同样办法来摒退魂军,却万万不会想到他牺牲自己与昆山其它长老生机和灵气,换来是对百万魂兽一次大范围犒赏!

    要不是天衡站了与自己对立一面,小纳此时甚至想像红衣一样,疯狂大笑着扑上前去,狠狠地亲天衡老头儿一口。

    这敌人家老头,对自己还有自己小弟们太好了。

    轰轰轰!

    天空中魂威节节爆涨,那些恐怖气息与森然鬼眸们差点把睚眦欲裂天衡老头从岐连钟上震倒。

    先天大帝看了一眼足下战场,心中满是安慰,看来他之前说一点也没有错,如果他大业能得到妖娆帮助,那完成之日真是指日可待!

    那丫头手段太多了!而且坑人,坑人人骨头渣渣都找不到哇!

    一边轻笑,先天一边迎着第六主峰化意剑而去。

    “你去死吧!”

    持剑封山尊者用腥红眼死死盯先天大帝身上,他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容貌俊美到足以让世间男女通通窒息男子。

    但是他能笃定,这犹如天仙一般男子太自负了!

    居然没有召唤战兽也没有手握幻器,就这样翩然而来,以手支天,妄图单手接下自己凝聚了第六主峰所有天道与地脉灵气毁灭一击!

    金光闪闪,迅速遮蔽了先天大帝那狂风中飘摇单薄身体!

    “那只是一只蝼蚁,一片会被风撕裂树叶。”

    第六峰封山尊者一边这样想,一边继续将剑身压向那悬浮于昆山总坛上金骨巨兽。

    可是就他再次发力瞬间,他手臂上却传来一股骇人阻力!

    喝!

    第六峰封山尊者立即双目滴血,完全无法想象自己手中之化意剑居然有斩不下去时候!

    “难道……这不可能吧!那个年轻男子……他!”

    瞪大了眼,剑尖下方依稀看到先天大帝那飞扬于狂风中衣角,还有他支手挡剑脸颊上依旧不变微笑,第六峰封山尊者口喷鲜血,差一点惊得把自己眼珠子给挤爆!

    “他他他……他真接下了化意剑……用手!”

    第六峰封山尊者头一嗡,完全无法接受眼前发生一切。

    呆滞了半刻之后,第六峰封山尊者狠狠地吞着口水,然后燃烧起自己灵气与阳寿,用强力量拼命向化意剑施力,妄图以蛮力斩破那徒手接刃男子承受底限,把这只差金光骨兽百米之遥剑峰货真价实地轰击人群里。

    巨剑上顿时发出咔嚓咔嚓巨响,好似一方压低剑柄,一方抬高剑尖,所以剑身顿时不堪二力扭曲地发出阵阵脆响!

    第六峰封山尊者脸都憋青了,手中剑柄根本就没有移动半寸,自己虎口反而被震得鲜血飞溅,只怕很就要后继无力。

    心中涌起无惊愕狂浪,因为昆山宗封山尊者们都已经是天人三衰以上超级强者,再加上有昆山地脉灵气辅助,岐连钟壮大士气,按理说天时地利人和占,手持主峰化意剑,敢战四衰巅峰没有问题。

    可是面前那年轻而俊美男子实力却深不可测,仿佛远远超过天人四衰极限,任何外物都无法撼动他那璀璨双眼。

    他是神!

    灵魂悸动中,第六峰封山尊者甚至感觉到自己手里主峰化意剑灵气疯狂散失!

    天光闪烁,阿斯兰特回头看了一眼先天所位置,那柄横生于金光骨兽头颅巨剑一柱香时间内没有再向下斩低半寸,好似就那样安静地镶嵌于天庭之上。

    看像子先天那里一点也不用担心。

    阿斯兰特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暗骂先天是个妖孽。

    他就算与刑墨联手,也不敢与第四峰主峰化意战锤硬碰硬,只能不断与持锤封山尊者纠缠,以先灭持物者,再消除化意武器对后方大军威胁为策略进行攻击。

    谁敢徒手接那恐怖东西?

    就阿斯兰特与刑墨联手奋战当口,又一个主峰封山尊者看到第六峰封山尊者被先天大帝禁锢于原地,于是找准一个豁口,也举着一柄长刀向先天大帝后方无情削来!

    轰!

    一声惊天动地巨响,长剑与长刀同时直指一人身体!

    可是硝烟散去,那换为双手托两件化意武器先天大帝,身影依旧没有向地面沉入一步!

    好惊人!

    越来越多封山尊者向先天涌来,而为先天抵挡这些疯狂主峰封山尊者只有帝岚,阿斯兰特,刑墨,溟苍海与先天部下另外三位天人境召唤师。

    妖娆回头看了先天一眼,却看到是先天大帝一个“放心”眼神,于是妖娆便对那些持化意武器封山尊者们再也不闻不问,一心向着天衡老儿扑去!

    “妖娆!接着!”

    先天托起两柄化意武器同时还对妖娆一声大吼,而后那黑红色魔王短杖便从先天身后升出,直接向妖娆飞来。

    看来先天大帝此时完全没有借用极道幻器力量对抗昆山众封山尊者们化意武器。如果细心查看,会发现此时从先天大帝那纤长而白皙手指下,伸出了无数根须深深地刺入手掌中化意武器刀刃内。

    这些化意武器,说白了就是凝聚着主峰地脉灵气与千万年天道沧桑能量。

    也许对绝大部分召唤师来说,这些能量有着直接把人心脏震透恐怖威胁。

    而对于先天来说……只要他精确地分辨出化意武器交织天道破解之法,那些贯穿于天道化意下能量……通通都是精纯地脉灵气啊!

    这世界上绝大部分地方灵气都不怎么好,水源不充足,阳光灿烂,空气不鲜,泥土不松软……搞得他皮肤开裂,发梢分岔,就连下巴上都起了一颗难看青春豆,去那里找下火东西?

    没有比四宗聚灵山脉好地皮了……

    黑红魔王短杖被妖娆利落地握了手心里。

    她知道这是先天示意她继续向天衡老儿发动攻击举动。因为其实这件极道幻器,只有放她手里才为合适。此间既有黑暗属性又有火焰属性天人四衰召唤师,只有她一人而已!

    手握这威力惊人幻器,妖娆就像是一枚流星般从天而降!

    自打魔王极道幻器贴手心里,她前进步伐了一倍不止,因为开始岐连钟会排斥与阻止任何与昆山宗无关东西靠近它镇守范围。但是此时妖娆手持着与它等级相当极道幻器来临,岐连钟一切上位压制力就不攻而破,完全对妖娆不再起作用。

    “贼人!你好毒啊!”

    回头看看身后,已经一个天人长老都没有了,天衡老头此时只能发出一声恶毒咒骂。

    “你可不配说我,想要引我现身,先杀了昆山那么多杂役把我送到鬼域去,现又拿我符山师傅师兄性命为威胁给我下套。我看你们歹毒,才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呢!”

    魔气与烈火妖娆身侧疯狂飞舞,照得她眼眶加深邃,面容越发坚毅。

    “你这魔女!不但传承血魔道统,现居然还不知廉耻地与魔族为伍!你这妖孽,就算是牺牲再多人命,也一定要把你从初元除名!”

    一想到自己第三次击响岐连钟却为妖娆魔女魔族部下们加强了不少战力,天衡老头儿就悲愤得想要自杀!

    一边唾骂妖娆,他一边气得眼泪唾沫横流。

    “你们这些守旧老古董,黑白不分,事非不明,只怕初元再被你们荒废下去,用不着真正第一魔祖出世,你们自己就把自己通通葬送了!”

    妖娆也不甘示弱地反驳。

    其实此时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语正中第一魔祖那深藏于初元历史中大一个隐秘。

    莫里斯之前,初元世界并不痛恨黑暗元素,认为“黑暗”也是世界元力一种。而莫里斯之后,包括莫里斯本人,都是彻头彻尾光明论鼓吹者。

    那么暗即是恶观点……到底是谁先散播?

    暗与光一样,都是人族召唤师中稀少但珍贵力量,无论世人多么痛恨“黑暗”,人族中总会生出带着暗力又天资强大孩子,这些天资强大孩子,生而被自己同族追击绞杀,这无形地造成了千万年来人族内部大内斗与矛盾焦点。

    也许死于自相残杀,冤冤相报中人族大能,远比陨落于魔战场英烈数量多。

    此时妖娆愤怒之余吐出箴言她自己并没有深究。但是其实已经离真像只有一纸之隔。

    不错。

    散播“暗即为恶”,并让后世人族不断因此而同族残杀,正是第一魔祖本人。

    这世界对它而言就是一盘棋,此言论则为它杀招之一。

    妖娆也逃不出这险恶算计。

    她为了活下去,为了自己亲人朋友能自由且幸福地生活于这片沃土。就要对抗这根植于初元疆域千万年都不曾撼动世俗。

    与上四宗为战……

    杀是只为自己利益考虑,没有血性上位者们,但这些昆山长老……也同样是人族强者中强者,是第一魔祖被深锁于地下,每时每刻都欲除之而后敌人。

    妖娆现管不了也想不到这么多东西。

    她只知道,眼前老头不让路,血十三就会死化龙血池之下,让她一辈子良心不得安生。

    四宗太上长老不战败,那么符山那些可爱人们就无法脱身。

    她已然踏入了泥潭,不可能不搞湿鞋子,她此时能做就是保护自己不被泥沼吞没头顶,并活着……走出去。

    “我呸!不入流小妖孽,只不过一时意气风发,老朽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此时天衡也疯狂了,直接忘记自己已经支撑岐连钟多长时间,又一次燃烧着自己生机与阳寿,妄图以一人之力发动这恐怖极道幻器击杀妖娆。

    看着岐连钟金光浮动,神圣之气越发地浓烈,妖娆都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手里魔王短杖。

    她若以自己生机和灵气注入魔王短杖,就能像天衡一样,短暂地成为这极道幻器主人,行使它强大力量与对手生死搏斗!

    “去死!”天衡老儿眼底迸发出死灰之意。

    “来吧!”

    妖娆一声长啸,而后手里魔王短杖顿时光芒大盛。

    就此时,妖娆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巨响,所有战场上还能保持清醒状态昆山弟子们纷纷肝胆俱裂。

    因为就这巨响响起瞬间,他们看到了自己平日里畏惧得不敢接触第六主峰峰山尊者吐血从天空跌落,而他之前唤起主峰化意剑则光芒失,天空中破碎成了残片!

    化意剑灵气全无,这也意味着昆山第六主峰从此不复存。

    好逆天先天!

    他那吸取灵气手段与破解天道异力简直让人羡慕嫉妒到足以发狂!

    剑已经破裂,那横先天另一手里化意刀已经开始连连颤抖,被岐连钟扫除恐惧感又一次昆山人心中疾速复苏。

    这持刀封山尊者看向先天大帝目光里,已经完全不再把他当成人。

    第一柄化意武器崩毁与第六峰封山尊者惨败预示着化意武器也无法与强大敌人抗衡。

    昆山弟子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腹都燃烧。

    那矗立于天庭中,身体灵气四溢先天大帝那英武身姿简直不能直视。

    不敢相信自己宗门这么就要被完全攻破下去。

    所有人目光一时之见又转回天衡太上长老与岐连钟上,这昆山此时强老者与极道幻器,是他们后希望。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