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09:神棍子用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眼见先天大帝对化意武器战斗已经有了胜负之分,妖娆与天衡老儿争斗也到了关键时刻。

    天衡老儿生机不断灌入他足下巨大钟型极道幻器内,使得钟壁上开始隐隐流动起繁杂而生涩古老符纹。

    一股神圣强大力量拔地而起,瞬间让所有人心中产生了顶礼膜拜冲动。就算是先天大帝属下们也不由自主地眼底流淌起敬畏光芒。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悸动,无论什么样立场下,都会被这世间神圣恢弘极道天威折服感觉。

    要说天衡老儿,也确实力惊人,仅凭一己之力就将岐连钟力量激发到这个程度!

    若是天昊,天葵,都昆山宗内,那么就算手里持有魔王短杖,妖娆只怕也不敢轻易来进犯这拥有千万年根基蓝魔海巨擘宗门。

    随着岐连钟神圣之气越来越浓郁,那些簇拥于巨钟方圆千米内昆山弟子纷纷因为承受不了这极道幻器威压而连连后退。

    只有手持魔王短杖妖娆还能挺直腰杆矗立于百米之内,她手中短杖不服输地同样爆发出骇人魔气与灼热业火!

    滋滋……

    两件极道幻器威压争锋相对,于天空中相互碾压碰撞,顿时发出开水煮沸后滚滚蒸气声响。

    站立妖娆面前天衡老头身体以肉眼可见速度极度干瘪,原本贴身衣服现就像是宽大麻片一样松松地套那佝偻人体之上!

    他双颊深深凹陷,只有被消瘦而放大了双眼迸射出熊熊凶光,犹比初见时加凶残嗜血。

    天衡老儿心中,早已经忘记昆山宗正面临生死大难念头,一心只想着……杀死眼前女子,至少要与她同归于来告慰昆山先祖,完成天昊托付。

    “起!”

    这声沙哑而泣血声音,从天衡老儿嗓子极深处肺叶中挤压而出,其中浸透了他如磐石一般不可撼动信念和执着。

    随着这声咆哮,他足下岐连钟立即微微一颤,而后居然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

    因为岐连钟足有昆山一个主峰那般巍峨巨大,所以轻轻一晃便使得整个大地都轰隆隆地震动起来。

    那些站昆山总坛内弟子们纷纷重心不稳地跌落地。

    所有人无论是御空还是跌倒,都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所发生一切。

    只见岐连钟只有拔地而起瞬间动作有些迟缓,但升入天空十米之后,立即像是找到了悬浮于天空那种感觉,突然速度爆起,直接向妖娆所地点当空罩来!

    那巨钟迅速向下拍灭速度完全出人意料。如果说它升空像一位从容老者信步慢行,那么此时惊变,它就倏地化身为草原迅捷猎豹,完全忽略自己沉重而巨大体积,以得让人应接不暇速度轰然坠地!

    轰!

    镇御四方!

    岐连钟落下,利落果断,与地面猛烈地撞击,立即激起乱石满天飞溅!

    那排山倒海狂风向着四周人群扑面而来,一些来不及躲避昆山弟子们立即被飓风扫出万米之外,天空中到处是被拍飞人影,还有人一边被巨力推搡,一边抑制不住地口吐鲜血……就不用说那些高耸于地恢弘建筑群了。

    钟与大地激荡中,昆山宗总坛方圆千米内建筑物,无论是石楼还是木阁通通开始倾斜倒塌,几乎这恐怖威压碾压之下,此地没有任何东西还能维持光洁矗立美好原样。

    妖娆去了哪里?

    如果她真被镇入岐连钟钟口内,那疯狂钟内激荡声波绝对足以直接撕裂他她身体!

    “哈哈哈哈!”

    天衡老头站岐连钟上疯狂地大笑,笃定此时没入岐连钟口所有活物都已经被此极道幻器威压碾成了渣渣。

    “老头,你笑什么笑?”

    就天衡自以为一招封印妖娆瞬间,一道清亮女声却从钟口旁烟尘中升起,直接气得天衡七窍生烟!

    那么速度,他计算过不可能有天人四衰召唤师躲过岐连钟镇压,因为从升起到落下,岐连钟得就像是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

    不过上四宗太上长老情报中,缺少了对妖娆描述关键一点。

    那就是她还拥有着扭曲时间特殊领域。

    岐连钟升起那个瞬间,妖娆就已经揣测出了天衡老儿真实用意。一般钟型鼎型幻器,就算不明功用,它们都一定有着一个统一特点……那就是镇压!

    当时她能选择立即用魔王短杖进行反击,或者撤退。

    但是那电光火石之间,妖娆第一个念头还是扭曲时间,立即后退!

    果不其然,天衡老儿毫无知觉前提条件下,她却利用幽蓝时间领域力量向后大大地退出百米。

    领域力量刚结束,那巨大钟身就立即堪堪掠过她面门,砸了她脚背前方一寸之地!

    “你怎么可能有这么速度?”

    天衡老儿脸颊都扭曲起来,他控制岐连钟每一个动作都需要消耗大量生机与灵气,他所希冀要不就是岐连钟能一举抹灭眼前妖美女修生机,要么就是眼前女修燃烧生机使用魔王短杖与自己对战……于对魔王极道幻器使用中不断自残战力。

    若是能消耗她,自己牺牲也算有了意义。

    可是那女子……既不被岐连钟所束缚,亦颇有心机地只将魔王短杖当作幌子,就不直接唤醒魔王极道幻器力量。

    这让他……很着急啊!

    还要再一次地发动岐连钟吗?

    天衡老儿此时只觉得自己肺叶里已经没有了空气,浑身血管都粘连一起,已经再也没有温热血液从四肢流过,眼前业已一片朦胧,不断地透支生命力,早让他阳寿消耗到极限。

    “你且再试一次……我刚才是用一种秘法作弊了。你再使用一次岐连钟,我就逃不开哦……哈哈。”

    就天衡老头儿觉得头晕眼花之际,眼前那依旧衣饰鲜亮女子却一脸笑意地从漫天硝烟中一步步地走了出来,她那殷红唇仿佛浸渍了这世上摄魂毒药。

    “贱人!”

    天衡老儿顿时心里狠狠地唾骂妖娆恶毒。

    妖娆是算准了,天衡老头儿大限已到,如果再一次发动岐连钟,哪怕再一次……就有可能立即气绝身亡!

    所以才这样一脸闲适地挑衅天衡老头后耐心。

    “我跟你拼了!”天衡怒咆。

    眼前通通都是敌方漫天飞舞身影,就连昆山封山尊者们引以为傲化意武器都苍穹下不断地破碎黯淡,取而代之是那俊美而实力奇怪男子,不但不会被地脉那粗犷沉重威力所伤,反而一柄又一柄地捏碎化意武器,而后身体散发出灿烂之光。

    天衡老儿心中一片死灰,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没有回天之力!

    “天昊啊!你到底被什么所阻,为何这关键时刻看不到老朽传讯?”

    天衡泣血悲鸣,整双眼睛化为一片赤红,已经没有瞳仁与眼白区别。

    “妖娆魔女,有种你就正面接老朽一击,你这心肠歹毒妖孽,从来都只知道暗杀偷袭,行事阴毒狠辣,总有一天,你会下地狱!”

    一边大叫,天衡老儿一边将自己灵气通通注入岐连钟内,此时他身体仿佛与足下大钟连了一起,**如蜡铸一般金光中融化。

    后一击,天衡真放弃自己后生机。

    妖娆被天衡老头骂得双眸一缩,若说委屈,她才是这初元世界上郁闷与身世坎坷天人境大能。

    现她,就如当年血十三一样。

    屠魔吧,被人说是假惺惺。

    被人莫名奇妙追杀吧,被人说是罪有应得。

    被人暗算并以亲人朋友性命威胁后反击吧,又被人冠以冷血魔鬼恶名。

    试问天下所谓正道者,以无辜之人性命引她,以万马千军践踏她,以凶残陷阱算计她,又何时顾忌过手段与道德?

    与这些人比起来,她干净太多了!

    “我是绊住了天昊手脚。”

    妖娆手里魔王短杖第一次爆发出直冲云霄魔火烈焰。这初元第八件极道幻器妖娆手下发出噗嗤噗嗤巨响,而后短小器身蓦然伸长!

    其实此时她不听天衡挑唆,再次极速后退,她与天衡一战目也能达到,不断岐连钟上消耗灵气天衡,无人打扰他,他生机也会一柱香时间内完全岐连钟上消耗一空,自行死灭。

    但是这一次,妖娆却选择了应战。

    不是她血气方刚,被天衡数落几句就怒火盖住了理智。

    也不是魔王幻器左右了她心神,令她情不自禁地爆发杀戮本性。

    而是一时间无数记忆涌上心头,她憎恨,憎恨像天衡这样高高坐于云端所谓正义者,不明察,不思辨,就区区因为“暗力”二字,封印她师尊,伤害她友人。死到临头,还一幅正气凛然,为世间仁义而从容就义模样。

    这些人,凭什么满口正义,一脸高端大气上档次?

    “可是你们上四宗联合起来打我一个,还以我师门弟子性命为要挟,难道就不无耻吗?”

    一声尖锐咆哮从妖娆嘴里爆发出来。

    这啸声夹带着隆隆威压,顿时把那些昆山总坛各个山头上狂奔逃遁昆山长老与弟子注意力通通都吸引了过来。

    她要证明,自己走到今时今日,所凭借……通通都是自己努力与坚持!

    她力量不可笑,她手段不阴毒,她每一步,每一战,都坦坦当当!

    天衡满意地看着妖娆愤怒表情,无论她因为什么而情绪激动,他都有足够自信……

    自信只要妖娆魔女应战,自己后一击,一定能将她震得经脉俱断!

    “她能成功,完全是因为她那些不入流小伎俩!”

    “如果她真规规矩矩地与老朽一战,这小稚鸟绝对不可能胜利!”

    “老朽恨啊!如果天昊不中她圈套,她一定早已经死岐连钟极道之威下!”

    天衡老儿思绪蹁飞。

    直到此时依旧自负地认为妖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所凭借通通都是下三滥伎俩,完全上不得台面。

    妖娆点爆了自己生机与阳寿,毫不犹豫地灌入魔王短杖内。

    从短杖上爆发出噗嗤声响越来越大,后居然汇聚成了一声巨大轰鸣声,把整个天地都震得一阵颤抖。

    轰!

    异变横生!

    魔王短杖魔火两极豁然分开,好像妖娆注入短杖内力量让魔气与火焰间产生了一股极为强大排斥力,顿时使得黑暗与赤红短杖两头开始自行分离!

    黑暗魔气一端倏地幻化为一根高有七尺长珪,赤红烈火一端则弯曲成功了一枚正圆形火璧。

    这异变惊得先天大帝、阿斯兰特与刑墨都瞠目结舌。

    可以说他们自得到魔王极道幻器之后就一直研究此器究级能力,但是无论是用任何可以想象手段对它进行激发与刺激,这短杖也依旧只会爆发出单纯而迅猛威力,并不会像妖娆此时一样,突然将其一分为二。突然拆分为两件形状古朴上古礼器模样!

    妖娆使用此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好!怎么会是两件幻器?”

    先天大帝震惊之余一阵蹙眉,开始急急说道。

    “而且珪与璧都属于没有战斗力量脆弱祭祀用品,世间千万种武器,离奇者有算盘棋子油伞花瓶板砖……但珪形幻器与璧形幻器,还是头一次见到!”

    “难道魔王短杖终形态不是战斗武器,而是祭祀用品?是没有攻击能力空有极道之威……礼器?”

    先天大帝定论刑墨听来等同于天威一般,就连先天大帝都如此评价妖娆此时手里一分为二极道幻器,刑墨自然脸上浮现出焦灼表情。

    “不会,越是稀有,就越有可能发出惊天动地威力。”

    只有阿斯兰特到此时依旧相信妖娆实力,无论任何情况下,他可爱女儿都不可能输!

    因为要是输了……这后果当真不可想象!

    那与天衡老头身体熔炼于一起岐连钟比先前一次高高地飞起,天衡老儿佝偻腰背已经完全没入钟体内,只露出一个狞笑头颅以凶残目光看着妖娆身影。

    “陪老朽覆灭,妖女,也算你今生没有白活。”

    随着天衡啸声,岐连钟天空中轻轻地震动起来。

    第一震,狂风四起!

    第二震,万兽悲鸣!

    第三震,星光黯淡!

    第四震……谁也没有听到岐连钟发出声响,但是钟声上却蓦地升起了什么肉眼看不见气息。

    所有人都能听到自己心跳声音,咚咚咚咚……越来越,得几乎要跃出喉咙。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他们能感觉到,一种极为骇人惊变,马上要出现了!

    先天大帝低下自己头,惊悚地看到自己衣角微风中悄无声息地一点点消失了!

    仿佛空气里隐藏着什么透明吞噬巨兽,可以无声吞没一切有形物体,又像是风中夹带着腐蚀一切不知名毒素,只要攀上人身体,就能将人皮肉与骨头一瞬间蚀个渣也不剩!

    “妖娆!退!”

    先天大帝自己衣物化为轻烟当口心脉一震,而后瞪大了双眼看着矗立岐连钟前不到百米妖娆!

    自己远千米以外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岐连钟诡异力量影响,此时那与极道之钟只有数步之遥妖娆……可想而知她面对巨大危险。

    这不抬头也罢,一抬头,先天大帝顿时倒吸冷气!

    他还好,只是衣物被无声风化,而此时御空于半空中妖娆,身体轮廓已经开始若隐若现……好似幽灵一般将要消失这个世界!

    凡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笑节日把戏,先天大帝可以打百分之一百二包票,如果此时妖娆身体被岐连钟震响带走,那么从此以后阿斯兰特就再也别想再见到她!

    怎么办?

    一回头,脸色陷入疯狂阿斯兰特已经向妖娆冲去!

    可是手里没有极道幻器阿斯兰特,御空步伐不断被岐连钟拒绝。

    天衡老儿已经没有力量对敌方所有人发动无差别攻击,此时他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要把妖娆身体震得粉碎!

    妖娆握着魔珪与火璧,早已经发现自己身处于多么凶险境地。

    她看到自己身体若明若暗,虽然没有什么痛苦,但她可以隐隐感觉得到,这是一种极为高极天道规则攻击。

    天地万物,皆由元素构成,而这岐连钟钟声,扭曲了她身体基本构成,这是一种不可名状也无法用实物来破解规则攻击。如果她不能停止与回溯钟声超越自然法则攻击力,那么自己**与灵魂将一片寂静钟声中从此灰飞烟灭!

    这可是她一生中面对过大危急。

    如果说曾经种种,都是将死状态。那么此时,她已经双脚站了棺材里,只等着被人盖上泥土而已。

    就算她现退出岐连钟无声钟鸣范围里,她身体构成……已经被岐连钟扭曲。若不逆转,亦是死路一条!

    而此时让妖娆吐血是,自己需要与岐连钟同等力量与天衡抗衡时候,手里魔王短杖,却分离为魔珪与火璧后……立即失去了极道幻器威压!

    坑爹啊!从来没有被这么坑过!

    “先天大帝,你是不是与我有仇?”

    妖娆悲愤交加地看着双手礼器欲哭无泪。

    力量空空!

    她双手两件器物,仿佛与刚才魔王短杖完全没有关系,根本没有发出半点可以凝聚威力气息。

    现自己,可笑得就像是远古时代篝火前跳舞古巫。

    手里拿着祭祀中代表天地四方珪与璧,傻傻地瞪着眼睛。其实自己心里明白,手中珪璧都是由山上不知名彩色顽石磨制而成装饰物而已,但自己目光与动作,却必须让所有人相信,它们是可以撼动天地无上宝物!

    完全成了糊弄人也糊弄自己神棍子哇!

    一时之间,妖娆有一种把魔珪与火璧再次合二为一冲动!

    也许这两件东西,其实只有合而使用才能做为极道幻器,分开手握,完全发挥不出二物隐藏能量。

    不过当妖娆想这样做时候,手里两件物品却相互发出极大排斥之力,好似非常非常不想再与对方“亲密”地结合一起。

    坑人坑得骨头都不剩下!

    二物相互排斥力量,甚至令妖娆都无可奈何!

    “干脆把它们丢了,换成朔月!”

    妖娆额头渗出密密层层汗水,她腰线以下身体,已经完全化为虚无,而耳畔充斥,也都是天衡老头疯狂大笑!

    “哈哈哈哈!妖娆魔女,你能力也不过如此而已,刚才自负地宣誓自己每一战都坦当光明,那么现呢?现呢!”

    “没有了阴人伎俩,没有了预先准备好恶毒手段,老朽看你怎么死!”

    “哈哈哈哈!老朽成了此世屠魔第一人,陪你下地狱,也值了!”

    狂笑天衡狰狞无比,此时那仅仅剩下一颗头镶嵌岐连钟上他脸颊比骷髅还要吓人。

    只剩下脸皮包裹着颅骨,一双大大眼睛盯妖娆即将消失身体上。

    嘶……呼……

    妖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又缓缓吐出。虽然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凶残死亡攻击,但她已经习惯于生死之间挣扎那种感觉。

    自己倘若不能拯救自己,那么世上也便没有其它人能代替自己经受种种痛苦折磨。

    低头看着双手礼器。

    妖娆把心一横。

    她这人生平不相信宿命与迷信,不过这初元异世,也确曾经给过她一些无法用常识来解释东西。

    比如小舞所天运宗那些神棍子们能卜算未来能力,比如湿婆永生不死生命……

    那么手里脆弱礼器,曾经散发出过极道之威,也必然是有它成功为极道幻器原因吧?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