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1:我——来——了!

511:我——来——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相信,手里魔珪与火璧有着助人窥见天道规则并影响规则变幻能力,只不过此时刻,她惊愕地感觉到,摒退岐连钟并让它声波扭曲力量并不是从魔珪与火璧上发出,而是由自己领域中升起了令岐连钟力量退散异力。

    这惊变完全出乎于她意料,此时妖娆甚至比那瞠目结舌天衡加吃惊。

    她领域身侧萦绕张息,随着魔珪与火璧上散发出力量而气息越发地强劲。仿佛它从来都是一个没有长大孩子,但此时得到了魔珪与火璧指引而再一次得到惊人成长!

    妖娆七彩夺目眼里,她身下浮动原本不可以肉眼看清领域绽放出绚烂夺目之光芒,领域中浮动能量与规则比之前她岐连钟身上看到加繁杂宏大。

    “我领域……”

    妖娆小脸上升起红润血色。

    渐渐地,她心里似有明悟升起。

    她领域是一种虚无之领,不属于任何可以名状毒,兽,箭雨……也不是单纯元素。这领域曾经呈现过千人千面无上天道,也曾于不为人知瞬间扭转过他人攻击。

    妖娆曾试图找到自己领域真正使用方式,可是很遗憾,每次领域爆发,她都像是赌命一样,完全不知道下一秒自己领域内会有什么惊人东西升起。

    但是现……她好像有些了解了。

    她领域……是“法则”!

    也许是因为自己六灵根体质,也许是因为她三度穿越异世而凝炼成强大精神力,上天便把这不可能为人类掌握一种能力赐与了还懵懂中她!

    随着自己每一战蜕变,随着自己经历增加,这一直蛰伏于体内“法则”萌芽也不断地吸取天地间各种法则与规律,随着自己晋升而不断成长壮大。

    这才是为何先天想一切办法想要窥视“魔王短杖”秘密而不得,而自己将灵气一灌入短杖,杖身就立即分裂为魔珪与火璧关键原因。

    并不是自己实力比先天大帝还要彪悍,而是两件极道祭祀礼器与自己领域形成了共鸣。

    它们都对虚无状态天道攻击有着认清与抗击力量,所以她领域正借着两件极道礼器威力,尝试着反抗外敌对自己天道入侵!

    妖娆此时信心陡然大涨。

    原本明了魔珪与火璧力量后她就已经信心满满能凭借着自己努力把加诸于己身岐连钟声击退。

    可是没有想到魔珪与火璧还同时唤醒了自己领域飙醒,让她认清自己手里握着领域,是一件多么逆天东西!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心中一阵兴奋战栗后,妖娆立即把自己所有精神力都浇灌于身侧爆涨领域内。

    借着手里两件极道礼器辅佐,此时妖娆领域不断尝试着各种方法,去破解与逆转岐连钟对妖娆身体影响!

    之前妖娆看到御水退雨古巫,一定也是身体本身就有着对天道极为亲和能力,或者干脆他领域也是“法则”,所以才能将手里魔珪与火璧力量发挥到极致。

    妖娆左手魔珪上发出滋滋声响,右手火璧则火色照人,越发明亮炽热!

    七彩天道之眼,让妖娆看到各种规则天空中角力!

    岐连钟魔珪与火璧力量威慑之下,威压并不占有优势,再加上驾驭岐连钟天衡老儿,此时生机已经只差断绝只有一线之隔。

    很妖娆就摸索出了退散岐连钟声波方法,并迅速地将那些影响自己声波驱散到远方!

    “这……这不可能!”

    看到妖娆身体一点点又从虚无中重凝结,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越来越强劲力量,融身于岐连钟上天衡老头顿时眼眶爆裂!

    他不相信自己拼了所有力量借岐连钟极道幻器威力都无法把妖娆魔女抹杀于这世间!

    他眼里,那妖娆魔女原本只不过是一个惯用小伎俩旁门左道,怎么可能把岐连钟神威都击溃?

    “刚才她手里魔王短杖不是没有了极道幻器威力了吗?”

    “那么现她又是凭借着什么力量岐连钟无声鸣响中逆转被吞噬宿命?”

    站一旁观战昆山长老弟子与先天部下们完全无法体会高手对战中每一秒穷凶极恶,他们甚至没有感觉到岐连钟对妖娆发出了恶毒诅咒,也看不见妖娆领域突然从身上升起。

    他们看来,妖娆身体先是消失,而后又骤然出现!

    就如她之前冲来昆山打破锁山大阵后消失,又天昊天葵离开后再次现身一样!

    这女子,仿佛就是有天生神出鬼没能力!

    妖娆衣角后一片轻纱也重复原那个瞬间,镶嵌于岐连钟上天衡老儿双目陡然滚下浓浓赤血。

    血泪中浸渍着天衡老头儿无震惊。

    他与妖娆对战已经结束。

    激烈力量碾压都被限制于岐连钟方圆百里内大地。天道战特点,就是有时候激起恐怖规则之战后,完全无法让人看出惊天动地排山倒海激战场面。

    一瞬就是生死,无声暗涌早妖娆与天衡之间往返无数个回合。

    后,以天衡惨败而宣告结束!

    “完了吗?”

    “倒底是怎么回事啊?”

    无数昆山长老与弟子交头接耳,迷茫而疑惑地看着眼前二人。

    “天衡太上长老还岐连钟上,那妖娆魔女也没有消失,这一战不分胜负吗?”

    妖娆直到此时才收起手里魔珪与火璧,“祭祀”结束后二物再也没有发出相互排斥气息,乖乖地合二为一重变成“魔王短杖”模样。

    魔珪与火璧被世人称为“魔王短杖”是不恰当,至少妖娆就知道上古时代这强大礼器就属于一个年轻而惊世英俊古巫。只不过后来,它又流传到了一位血腥魔王手里才被现世初元人族召唤师们冠以“魔王”之名。

    把短杖插腰间,妖娆狠狠地擦了擦挂唇角鲜血。

    被规则之力风化了身体然后又重凝结滋味可不好受,不过也正因为这出人意料岐连钟天道钟响,让她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领域威力!

    七彩之眼退去,但她感觉得到自己领域已经将环绕于自己身侧所有天道攻击通通摒除百米之外!

    也许今后没有了魔珪与火璧加持领域法则力量,她领域将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爆发不出如今日一般直接抗衡极道幻器神威。但是值得庆幸是,漫长摸索中,她终于认识到了自己领域能力,并渐渐摸索出掌握与激发它方法。

    这比洞察了“魔王短杖”使用方式让妖娆悸动不已。

    因为她知道,自己领域日后与敌人对战中,一定会发挥越来越大威力!

    昆山宗战场这一时刻陷入了一片诡异寂静,难得所有人呆立于原地,就连吵闹纳多多都再三缄默。

    妖娆深吸了一口气,有一句话她此时非常想让天衡老头儿听道。

    “你败了。”

    一边缓缓吐出这几个字,妖娆唇角一边勾起摄魂笑意。

    不错!

    这几个字中包含了所有对天衡之前不屑之辞强有力回击!

    无论世人把她看做什么,她都无所畏惧。天衡骂她心眼多也好,上四宗弟子们认为她胜利都是耍了什么卑鄙不入流伎俩也罢!

    她用事实证明,一个上四宗天人四衰太上长老,用所有生机驾驭四宗引以为傲极道幻器……也依旧没有把她绞杀于原地!

    她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地把天衡踏于脚下!

    那些说她阴险,骂她狡诈悠悠之口,还有什么屁话可说?

    “哇”地一声,镶嵌于岐连钟上天衡顿时七窍爆血!

    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就直接瞬死与当场,那枚荒诞而诡异枯萎头颅直接从岐连钟上坠落。

    看到天衡死不瞑目头颅地上滚出百米也未停止,那些呆滞于原地昆山弟子们才不得不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

    昆山……败了!

    天衡死亡,昆山总坛强战者陨落,同时也宣告着昆山整个战线崩毁。

    此时已经没有哪个封山尊者再能驱动化意武器斩向先天脖颈,因为昆山门徒眼里,与妖娆魔女同来家伙们一个二个都不像是人类!

    她们实是太凶残!

    咔嚓!

    仿佛受到了什么不良之物沾染,亦或者是因为第一次发出无形声波被比自己强大规则之力给震回,所以岐连钟上也出人意料地出现了一道细小裂痕。

    那取代天衡太上长老岐连钟上出现裂痕,像是向所有昆山人心头伤口又撒了一把盐。

    狰狞裂痕完全击溃了所有昆山弟子与长老们心中后一道心里防线!

    就连极道幻器都被打出了豁口,那么他们这些血肉之躯,又怎么可能抵挡妖娆魔女疯狂报复?

    “不得了!跑吧!昆山没得救了!”

    “我们还有天昊与天葵二位太上长老,我们得等他们回来,必须战斗到后一刻。”

    “白痴!等那两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师叔祖,人家还没有归来我们就通通死成渣了为什么还要守这里?”

    无数吵闹与尖叫声地面此起彼伏,聒噪得就像是一锅被煮开了沸水一般。

    一些人选择悄悄地逃跑了,而一些人却依旧像是钉子一样死死地站原地,目光如炬,仿佛妖娆如果要灭他们山头,他们就与昆山总坛同亡!

    这些选择死守到后人昆山长老们得到了妖娆敬重,说穿了,他们也只是完全与陨骨和悲悯海杖刑无关昆山炮灰。

    妖娆此时并不想大举杀戮,虽然与上四宗仇是结定了,但她亦不想把自己推到人人得而诛之境地,重导血十三覆辙。

    世人都说她为魔,可是她明白,她……不是!

    “我不会灭你们宗门。”

    妖娆深吸一口气,而后以隆隆威压推送出这样一句话。

    其实发出声音瞬间,她并没有想那么多,只不过那后一个字出口,妖娆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莫名悸动。

    这里是初元蓝魔海被众生敬畏上四宗昆山总坛。

    每日每夜,都有无数虔诚子民抬头仰望此地群山被灵光环绕奇异美景,无比渴望自己身上有各种机缘能与这初元巨擘沾上关系。

    昆山宗!

    这个名号叫出去,哪里不会让天地抖三抖?无论是长老还是杂役,只要挂着这三个字行走于人族主城,都会收到无数狂热与追捧目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万古宗门,此时却寂静地听着自己吼出一句。

    “我不灭你!”

    天地万物,没有繁荣者亘古繁荣理由,盛极转衰,是自然之道,只是妖娆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成为这蓝魔海大宗门一个由盛转衰罪魁祸首。

    无畏恶名远扬,也不想为自己辩解,看着那一双双惊恐又畏惧地看着自己眼眸。

    妖娆只情不自禁地想要陈述一个事实。

    “我从不主动挑起战火,因为我痛恨杀戮,厌恶血腥,但是我爹爹自小就教我一句话:助我者,真心以待,伤我者,百倍奉还!”

    这几个字,震得昆山弟子们头晕目眩!也许有朝一日,他们真能完全体会妖娆这句话真谛。

    说罢,妖娆低头自嘲地笑了笑。

    “这话对于你们来说,确有些假惺惺意味。那么我此换一种简单说法。”

    因为转折,妖娆说话声调又高出几个音阶,不过就算她不加重语气,估计她这番话也会永远烙印今日幸存者灵魂深处。

    “上四宗,我!来!了!”

    后三个音节,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两次,到后一字再轻轻贴牙齿上:我——来——了!

    妖娆笑容与她缓缓弹动舌尖那蔑世动作,只怕会被记录于初元历史中黑暗篇章里,永远被光明阵营后世子孙视为恶毒诅咒。

    没有霸气无边宣言,没有威风凛凛歃血,只有这轻软如洁白云朵笑靥与声音,却是所有昆山人一生一世都无法驱散噩梦!

    是,她来了!

    今日昆山宗,就是一个生动鲜明例子,如果上四宗为了追击她而继续使出以她亲友性命相逼阴毒手段,那么她就不妨遂了这些自诩光明者心愿,让他们看看真正“魔女”到底能黑化到什么程度!

    “先让我取走这钟吧。”

    先天大帝松开激动得不行阿斯兰特,摇着头微笑地向妖娆走来,顺手从妖娆腰际抽出了那柄光芒有些黯淡极道礼器。

    他那从容而清朗声音,并没有影响到妖娆向此地所有昆山人心中布施恐惧感,甚至还让那些昆山长老与弟子们心中绝望又加深了一层。

    什么?

    那大言不惭男子,居然要对岐连钟动手动脚?

    一直躲角落里昆山圣王额头上汗水不要命地向下流,现已经没有任何词语足以形容他现心情!

    跟着天岽打开鬼域陷阱吧……天岽死了,鬼王却成为妖娆魔女属下。

    跟着天衡镇守昆山吗……天衡又死了,而且妖娆魔女同伴居然还要带走昆山引以为傲用以蓝魔海内立足极道幻器岐连钟!

    从来没有被坑得这么惨过!

    此时昆山圣王真想一头撞死眼前断墙上!

    想想就知道,只怕妖娆魔女来时候就已经对岐连钟暗藏祸心!

    她必然洞察昆山没有天昊天葵坐镇,那势单力薄天衡只能祭出极道幻器与她对战时局!

    昆山圣王心思转得飞。

    如果天衡没有动用岐连钟,就算整个昆山主峰与地脉被妖娆魔女夷为平地,那隐藏极道幻器秘境都不会向外人打开半点!

    比锁山大阵加坚固岐连钟秘境除非太上长老呼唤,否则任凭各种战火与冲击都不会现世而出。

    现可好!

    天衡死了,天昊天葵还没回归,那刚刚消耗了大量灵气又突兀地出现了一道裂口岐连钟就那么傻傻地丢地上。这不是白白让人去捡吗?

    一想到这里,昆山圣王喉头就立即涌起一股咸腥!

    “不不不……岐连钟虽然现暴露外,但是它怎么说也被昆山无数先祖刻下过灵魂烙印,就算是现昆山没有人能把它再收入秘境里,但是那妖娆魔女也一定无法把它收入自己囊中!”

    这让人吐血败局中,昆山圣王只有用这样理由来安慰自己。

    他猜得没有错,先天大帝与妖娆,正是等着驾驭岐连钟天衡死灭,昆山宗再无人可撼动此极道幻器时将它取走。

    这是先天大帝与妖娆一早就谈好生意。

    “唉唉唉!好不容易殇城地下抢了这短杖,为此还答应了天宗不少要求,没有想到它终形态居然是两件礼器,也不知道到时候轰开莫里斯海沟时候能不能派上用场。”

    先天大帝甩着手里“魔王短杖”一脸可惜地对妖娆说道。

    “而那岐连钟,现又有了一丝裂口,不知道能不能修复,而修复以后还算不算是极道幻器。”

    一边说先天大帝一边怜惜地摇着自己头。仿佛因为岐连钟有点破了,想降低妖娆对他其它要求。

    “那钟要是不破,前辈收服起来恐怕还困难重重吧。”妖娆一针见血,可不能让先天把岐连钟破了罪过又往自己身上推。

    先天老怕自己坑他,那她自己又何尝看低过先天坑人能力?

    “那倒也是。”

    被妖娆一语点破,先天大帝脸不红脖子不粗,只是一脸恬静地浅笑了一下。

    妖娆与驾驭岐连钟天衡对战,跟先天大帝将此物完全夺为己用是两个概念。因为这岐连钟守护了昆山宗千万年,几乎钟上每一道气息都与昆山宗有关。

    先天要把那些烙印通通抹灭,再强行打下自己烙印,这夺钟困难程度,不亚于与昆山先祖们都通通对打一遍!

    但这并不是妖娆需要思考问题,因为她知道隐藏极深先天大帝必然有特殊手段令岐连钟屈服,就像那日殇城魔王地穴,那么多人族与魔族列强中,先天依旧那么轻松地带走了“魔王短杖”一样。

    先天秘密,她没有兴趣窥视一,她只笃定,这看上去风华绝代家伙,绝对是一个天下不能招惹,也秘密多妖孽。

    “还好我吸了些化意武器气息,通通蕴藏着昆山千万年地脉灵气,想必有了这些灵气,那岐连钟看着我就像是看老朋友一样亲切了。”

    先天大帝一边笑嘻嘻,一边丢下妖娆向那孤单横生地面上巨钟走去。

    “呜呜呜呜……妖妖,爹爹好怕!”

    直到此时被莲枝束缚了脚阿斯兰特这才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地向妖娆扑来,完全不留缝隙地把妖娆死死按怀里,生怕她刚才对战里失去半根汗毛。

    “没……没事啦爹爹……”妖娆艰难地歪着头,才好不容易爹爹胳膊间隙里吸到了一口鲜空气。“现还,大战呢。”

    妖娆断气弱弱悲鸣声这才让阿斯兰特好不容易放开了双手。

    “那爹爹现去给你抢东西!”

    看着地面上那些高叫着四散而逃昆山门徒,阿斯兰特苍绿眼眸内凶光大盛!

    敢得罪他女儿,还用一口大钟震她,哼!这昆山宗,他要抢个毛都不剩!

    “好,我喜欢亮晶晶好东西了!”

    说到此时,妖娆小眼睛内也光芒大绽,像一双宝石一样夜空里湛湛发亮。

    “帝岚,小纳……兄弟们!抢东西了!”

    一边目送刑墨与先天大帝兀自向岐连钟而去,妖娆一边兴奋地拉着自己爹爹,开始呼唤她得力兄弟们,对昆山宗宝物们进行收取。

    开玩笑,她为什么舍得让修养于驭兽环世界里吃货帝岚出战?那是因为……他那破除阵法与结界特殊领域,简直是闯阵盗宝,开门掠货无上神器啊!

    “我亲爱主人哟!这里有一个秘境!”

    纳多多捏着嗓子大家叫。

    深得妖娆心意纳多多,早已经妖娆发出号召之前开始了寻宝之旅。

    ------题外话------

    中秋超开心,么么大家~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