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3:掀飞了龙珊的裙摆

513:掀飞了龙珊的裙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昆山圣王想要自断生机模样,妖娆立即单手成刀,狠狠地昆山圣王背脊大穴上敲了一下!

    只听见“咔嚓”一声让人肉痛脆响,那被她擒掌心中中年男子顿时浑身一软,就像一团发酵过度面团一般瘫倒了她手里。

    想死?

    不行!

    妖娆一挑长眉。

    “圣王大人来这里做什么呀?”

    仿佛完全不把昆山圣王决绝自放眼里,妖娆笑盈盈地问道。

    要是不明就里人看到妖娆这么温柔甜美笑容,一定要夸这是谁家姑娘生得这般有礼又讨人喜欢。而只有那自爆之力被生生打断昆山圣王本人才能看到扑面飞来小刀把自己戳个鲜血淋漓惨烈模样。

    “本尊是来逃命!”

    昆山圣王恼羞成怒地对妖娆咆哮!

    “逃命都不行么?还是被你这个妖孽追上来,你不是说放我昆山弟子与长老一条生路,不妄开杀戒,那你此时……又是什么个意思?”

    盯着扼着自己衣领白皙小手,昆山圣王瞪得都眼珠子滴出血来。

    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鬼畜妖娆魔女这般算计,昆山圣王此时懊恼得都把肠子给憋青,跟天昊太上长老身后多时,他脑子也转得飞,妖娆魔女出现自己前第一刻,他就陡然完全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妖娆魔女没有把握立即从昆山宗诸多秘境中找到昆山太尊陨骨位置,所以才做出那样混乱而嚣张大肆抢劫场面。

    为就是打乱自己心神,把陨骨所地给逼出来!

    自己跟个白痴一样被这么一个黄毛小辈给算计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哎哎哎!本尊脑子是被驴踏了还是被门夹了?怎么这样糊里糊涂地就跳入大坑里了?”

    昆山圣王心中疯狂地唾骂自己,其实他也是心思聪颖人,只可惜这一次清醒得太晚了。

    之前自己犯下错误完全没见回转余地,所以此时一面唾骂自己当口,昆山圣王也愤愤地发誓。

    “就算是死,也不能把陨骨所地告诉这险恶魔女!”

    一边这样想,昆山圣王一边扬着下巴,死咬“逃命”之名,脸上挂着“怎么地?本尊就是打死也不说”表情,倨傲地看着妖娆脸颊。

    他这反应倒是落妖娆预计之中,要是昆山圣王立即对自己服软,妖娆才真不信呢!

    一个能坐镇昆山宗千年之久圣王大人,吃过盐比自己吃过米还多,妖娆当然不指望什么软磨硬泡能从他身上挖出关于陨骨线索。

    不要说他刚才还想自爆以解决二人之间怨仇,这么刚烈又傲气冲天四宗圣王大人,可不是什么吃素鸟。

    “哦,圣王殿下误会了,小女子来昆山作客,给前辈平添了许多麻烦,这不也是看到前辈要离开,所以特地来送行吗?”

    妖娆手却一软,直接软绵绵地从昆山圣王脖子上收回,仿佛没事人一般耸着肩头,彬彬有礼地对他说道。

    气氛陡然从剑拔弩张向诡异变化!

    根本没有反驳昆山圣王破绽百出借口,也没有挥着拳头硬生生逼他说出陨骨下落。但是妖娆那自信满满,从容不迫模样却看得昆山圣王一阵头皮发麻!

    这种信口雌黄能力,简直让人肝胆俱裂!能把事实扭曲到这个地步,还对恨不得杀死自己仇人说出“送行”之类亲切词语,昆山圣王脸都碎成渣子。

    妖娆魔女。

    这四个字昆山圣王心中剧震!

    年纪轻轻却已经惊世骇俗,并不是没有她惊世骇俗理由。她之心性与她实力,让她足以弥补与万年老怪阅历间巨大鸿沟。甚至让她加显得不可琢磨……

    就连自己这等人物她面前都无法完全维持无懈可击模样。

    “送……行?”

    看到妖娆突然转性模样,昆山圣王完全无法还挂着自己那幅百毒不侵表情,而是吐着口水咆哮。

    完全无法接受此女态度转变。

    但就算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一定不怀好意!只是这样客气应对,却一时之间让昆山圣王完全没有了接茬勇气和智慧。

    妖娆心中所想,又岂是昆山圣王可以猜透?

    现昆山圣王一定是已经带着她步入了藏匿陨骨秘境里。但是想想神宗酒山秘境中只有应氏嫡传弟子可破迷阵,还有天门宗那永恒不死湿婆丑陋脸,妖娆想来依旧心有余悸。

    想来昆山陨骨秘境一定不简单,与其把眼前昆山圣王杀死,不如让他发挥后余力。

    就算他一定会暗害自己,算计自己,利用前路上所有陷阱把自己除之而后……至少他是昆山宗此时唯一一个知道陨骨确切位置老家伙。

    “你有种就使出浑身懈术吧,只要你我身旁,就会有破绽,那些破绽……一定会带着我找到昆山陨骨所地点。”

    妖娆心底默念同时,双眸间也倏地迸发出灼灼精芒,那耀眼光芒看得昆山圣王一阵眩晕,当即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才好。

    “前辈准备离开昆山地下通道,好别致呵……”

    妖娆垂手站昆山圣王身侧,言不由衷地“赞叹”了一番。

    妖娆这般“客气”差点气得圣王大人血飙三尺,原本他还想着为了保护陨骨秘密,干脆自得了,可是看现行情,自己想要自断生机是万万不可能,妖娆魔女自己又不出手,难道是想把自己憋死吗?

    其实打心眼里,昆山圣王自己也是不想死。

    他没有忠烈战士们那种坚定信义与无上勇气,穷凶极恶奢侈生活已经腐蚀了他信仰,多年养尊处优日子让他心智生死间剧烈动摇。

    要是妖娆刚才再逼他一把,也许他真能坚持以死铭志初念头!

    可是现妖娆气势却收敛得软软,顿时给了昆山圣王求生之意极大反弹空间。

    一想起自己刚才想要自爆冲动,圣王殿下现自己都肝胆俱裂……他再也不想体会那生命陷入地狱痛苦感觉了!

    “本尊岂能自残?本尊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求生意志他身体内蓦然爆发!

    能赖着活着就不要好好死去虽然是一种值得赞扬勇气,但是昆山圣王并没有发现,自己这种不顾一切想要保护自己心意正悄悄地蚕食着他坚定守护昆山太尊陨骨心情。

    机关秘境是蛰伏于昆山地下一个巨大迷宫,就连它当初建造者都不记得它到底有多宏大。如果不知道行进路线人,就算是像妖娆那样凭借着蛮力一一打通拦眼前机关,把这秘境完全探索完只怕都需要数十天时间。

    任何外敌显然都不可能发出那么大动静前提下还能昆山宗内存活十天时间。

    也许下一个时辰,天昊天葵就会发现龙珊破绽而急急返回昆山总坛内,妖娆一定要那之前带着陨骨离开。

    所以昆山圣王被天昊告知陨骨藏匿地点同时,也曾经向天昊发下过一道血誓。

    那就是一旦有人挟持他进入这机关地穴,只要他没有逃生把握,就必须自断生机,把那盗骨之人困地穴里!

    以自己生命与忠实来捍卫昆山宗秘宝秘密!

    因为他死之后,便只有天昊悉知机关秘境中陨骨确切位置!

    这本是心思缜密天昊老儿后一道防御武器,可是因为昆山圣王心中升起那无法抑制求生本能,让昆山圣王决定舍弃血誓宣言,尝试用此秘境中诸多机关来反抗妖娆禁锢。

    “我一定能反败为胜!”

    抱着这样念头,昆山圣王看向妖娆表情也由恨不得扒她皮喝她血顿时转变成一种隐晦算计之情。

    这很对妖娆胃口!

    二人目光昏暗地穴内撞击出细小火光。

    “这地道确是是很别致。”

    昆山圣王确接了妖娆茬:

    “其它人都不知道昆山地下有这样逃生通道,你也看得出来,本尊身为圣王,如果狼狈地御空逃走,那一定会让世人笑掉大牙,所以本尊才选择借道地穴。让小友见笑了。”

    已经打定主意不要脸昆山圣王干脆妖娆面前不要脸到底。

    如果世人听到他与妖娆此地对话,非要下巴都通通掉到地上去。

    妖娆魔女假惺惺也就算了,堂堂昆山大派圣王殿下胡诌起来居然也这么娴熟,明明是恨不得对方立即死自己脚下敌手,现却都挂着“亲昵”笑意。

    还小友,小友地叫唤,小友你个头啊小友!

    “果然是个老狐狸!”

    妖娆冷笑而不说话。

    “你若觉得这地穴潮湿阴暗,就不用送本尊出山了,本尊自行向前千米就有一传送 阵能直接离开昆山地界。今日总总,我们日后再算。”

    昆山圣王倒也因为心中做出了选择而突然放开,甚至呲着牙对妖娆阴狠地笑道。

    大家现用都是双关语,索性通通都亮出自己厚脸皮。

    “这怎么行?我既然来送前辈出山,哪里有送两步就回头道理?这次一定要平平安安地把前辈送到昆山总坛境外。”

    妖娆一点也不含糊。

    手指向自己左侧一指,立即选择了眼前一模一样两个岔路中自己喜欢一条。

    “来,我想走这一条。”

    像是小辈敬重晚辈一般,妖娆一边伸出手臂指向前方,一边用另一手轻轻地搭昆山圣王前臂脉门之上。

    一股淡淡灵气妖娆手掌间萦绕,那若有若无撞击昆山圣王经脉强大气息顿时让他汗水汩汩地向皮肤外渗透。

    昆山圣王明知道这是妖娆对自己暗中胁迫,只要她微微发力,自己手臂立即会被她碾个灰飞烟灭!

    但是他脸颊上还是扬起让人看不出波澜从容笑意。

    “好吧,小友想走这边,走这边就是。”

    可是就昆山圣王话音刚落,迈腿向左边岔路走去瞬间,妖娆突然皱了皱眉头,捏着自己下巴坑爹地说道。

    “啊,我改变主意了,还是走右道比较顺眼。”

    妖娆说罢,立即扯着昆山圣王左手脉门直接不打商量地就拉扯着他向右道大步走去。

    这突然间转变气得昆山圣王七窍冒烟。

    其实不管这机关秘境到底有多宏大,通向藏骨之地通道都是唯一,只要一直不选择前去陨骨之地通道走,昆山圣王便有足够时间与手段借用秘境中种种陷阱来暗算妖娆使自己逃离生天。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敏锐女子却偏偏后一刻相中了那正确通往藏骨地道路!

    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昆山圣王脑子里晕晕,完全不明白妖娆又使了什么花招。

    与妖娆这边从容悠闲不同,悲悯海正上演着一场大乱。

    “天昊,我怎么看着那妖娆魔女,总觉得有些怪怪呢?”

    天葵战力也许没有上四宗其它太上长老那么强大,但是她敏锐神识实是过于惊人!

    她目光比场所有太上长老加悠长,清晰地看见龙珊裙子后面有东西梆梆地敲打。

    要说妖娆魔女有可能是完美化型魔族她还能理解,但是天葵可从来没有见过长着短尾巴召唤师!

    “哪里怪了?你见过同样有着火鸟和巨兽兽神契约召唤师吗?”

    追得想吐血铜虎粗声粗气地咆哮。

    正因为小猊与老黄龙卖力表演,使得天昊、天葵、铜虎、铜豹、卞通与菡萏子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完全没有对龙珊身份产生过质疑。

    “葵妹,你发现了什么?”

    六人中只有天昊无比笃信天葵观察力,因为过去无数战斗中,正是天葵强大五感数次拯救自己于生死边缘。

    他与天葵默契远远超过对其它人信赖。

    “那妖娆魔女不对劲!”

    虽然前方一直敏捷而利落地躲避着六位太上长老追击女修足以被称为惊世骇俗,可是冥冥中,天葵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让她心里绷紧弦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听你这么说,我就不得不确认了下了。”

    天昊眼中迸发出一道凶光。

    前方正逃遁女修实力不凡,数人追击了这么久也没有撵上她步伐,实属惊人。

    不过追不到不意味着没有办法确认一下。

    “老伙计们,都给我用风元素奥义一起试探一把!”

    天昊一边吆喝众人,自己手里一边凝结出强烈青色光芒。

    “真费劲!”

    铜虎嘟囔了一声,虽然有些怨言还是顺从了天昊意愿,配合着天昊风元素奥义发出,而向着前方“妖娆魔女”所位置挥出一计风掌!

    倒不是这六位天人四衰太上长老们通通都有风属性灵根,不过到了他们这样级别,手里各种稀奇元素幻器着实不少,那些被他们佩戴于腰间,手臂,脖颈……元素加持幻器,能令他们发出不属于自己原本灵根元素攻击!

    六人风之奥义迅速扭合一起。

    一时之间天空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一个天人四衰太上长老就足以翻云起舞,不要说六人合力,那恐怖场面简直不容直视。

    龙珊正吐着粉嫩小舌头拼命地跑着呢,突然有什么东西被莫名大风掀起,直接盖了她头顶上!

    “烦人!什么鬼东西阻拦本公主?”

    龙珊小眼一阵凶光毕露,想都不想地直接扯起盖头上异物三下五除二地撕了个粉碎!

    “哼!拦我者死!”

    先是气乎乎地哼了一声,龙珊才看清手爪子里碎布长得有些眼熟。

    “咦?这花纹,哪里见过哩?”

    龙珊歪着头,捏着爪里破布皱着眉头想了好久,这才突然感觉到屁股好凉爽。大风嗖嗖地从屁股下吹过来。

    “呃……”龙珊汗水顿时密密麻麻地落了一头!

    脖子像是突然僵直了,她机械般地咔嚓咔嚓扭头向后看去。发现六个于风中石化太上长老,正站不远方用直勾勾眼看着她撅起没有衣物遮蔽小屁股……还有屁股上梆梆直敲短尾巴!

    “啊啊啊!色狼!”

    一阵高亢而尖锐尖叫声直接把没入云后老黄龙头顶鸟毛给震了下来。

    龙珊顿时捂着自己屁股转过身来,无比悲愤与狂怒之中,她再也抑制不了心脏里龙息爆炸冲动!

    嘭嘭嘭嘭嘭嘭!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爆破声,那罩龙珊身上已经被她自己撕了一半裤子纷纷爆成碎片,而她身体以不可思议速度迅速膨胀,几乎一眨眼时间,一头巨大黄金圣龙就横空出世,完全取代了龙珊之前位置!

    轰!

    黄金圣龙出现,立即遮蔽了夜幕后星光,那巨大身体因为愤怒而渡流动着道道赤红光芒,像是被火加热融化了金子,让人一眼之后整个灵魂都沸腾起来!

    “煜……噶……呐,色狼!恶心脸儿!彭……杜……仙……噶……拉萨!”

    古老龙语混杂着龙珊“色狼!”“骗子!”“垃圾!”通用语咆哮,那宏大龙威差点把天昊老儿等人震得就地厥倒!

    “公主!公主殿下!”

    看到龙珊发飙了,一直战战兢兢顶着一头鸟毛演戏老黄龙也急急从天而降,立即龙珊身侧显示出强大土属性岩石巨龙本体!

    轰轰轰!

    天空中龙威大盛!天空仿佛都无法负荷两头巨龙同时出现而发出清脆爆响声!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无数世上低俗难听骂街词通通闪过天昊老头晕乎乎大头!刚才他看见了什么让他长鸡眼东西?

    一个屁股,一条尾巴……两头龙!

    “丫中计了!”

    看着天空中气乎乎喷火黄金圣龙,天昊老头一口老血都飙到了三尺之外!

    他哆哆嗦嗦地伸手从怀里摸出自己那枚传讯水晶,看着上面昆山圣王数十道追魂急传之信,双眼一黑,差点一屁股坐地上!

    “妖娆魔女是一条龙?”

    铜虎被打击得太过头,直接大脑当机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龙兽啊龙兽!情报里说过,妖娆魔女姘头是一个罕见真龙召唤师!我们追不是魔女,是化形真龙!”

    六人中终于有人想到了这个关键所,所以六人脸此时已经拉得老长,黑到不能再黑。

    “我昆山……”

    天昊老头已经完全无视眼前龙珊存,抽搐着一片乌紫唇,沙哑地尖叫道。

    不需要打开传讯水晶再确认,天昊此时能打一百个包票,昆山宗必然已经被妖娆魔女攻灭!

    何况此时传讯水晶……已经打不开了。

    “老朽得回昆山一趟!”

    好不容易从打击中回过神来天昊老儿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摸出三张传送卷轴,这是他现仅有卷轴存货。

    “卞通,菡萏妹子,你们随我回昆山一趟。”

    没有商量余地,天昊老头把除自己使用以外两张传送卷轴塞入了星月圣地两个太上长老怀里。

    “铜虎,铜豹……你们二人对付这两条真龙!”

    “葵妹,你脑子聪明而且你幻兽此地也能派上大用场,你速返回刚才符山弟子逃离地点,不要与妖女人硬碰硬,他们带着那么多伤员与队伍,一定没有办法用传送方法逃离悲悯海。以他们会来救人行动来看,那些小稚鸟们都是血气方刚,不愿意舍弃任何同伴年轻人。”

    “你只要找出他们逃遁方向,并与之后一定会赶来其它太上长老会合,把他们中某些人困悲悯海内,那该死妖娆魔女便一定逃不掉!”

    一边咬牙切齿地安排,天昊老儿眼底一边迸发出幽幽寒光!

    他实没有想到妖娆魔女手段这么多!

    可是这一战……还远没有结束呢!虽然又妖娆魔女手下吃了一鳖,但是情急之中天昊老儿还是短情况下做出了有效安排。

    众人听从天昊安排,立即各司其职地向各处疾速涌去!

    龙珊看着还有两个恐怖天人四衰长老来抓自己,也不敢托大,愤怒地嗷嗷了几声,继续拖着铜虎铜豹向远方逃离。

    自己虽然已经暴露,但是能拖住两个太上长老步伐,也是她龙珊大功一件。

    ------题外话------

    今天很多解元加入群中,感谢大家捧场群么么~入群方式依旧留言置顶中,长期有效。

    另外,今天也有很多看盗版读者加入验证群中。本来不想提及,不过依旧发现大量看盗版读者完全不知道正版为何物,并以为作者是依靠盗版网站里各种广告费用为生。这些言论,实虐得我与群管理千疮百孔。

    所以此我想说,本文首发于,无线合作平台包括云中书城,移动手机阅读等国内主流网站。通通都以千字低三分线方式进行付费阅读。抵制非法侵害作者权益盗文行为人人有责,国家尚未完全完善网络写手保护手段,但并不意味着盗文不违法违规。

    欢迎大家来看书,千字三分,一天用不了三毛。作者此,从来没收过盗版网站广告费。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