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4:那就得罪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们走这边吧?!”

    “我们走这边吧……”

    妖娆拽着昆山圣王机关地道里一阵横冲直撞。

    昆山圣王见识到了她无畏烈火灼烧,支手捏碎冰箭,召唤狂兽对机关暗道一阵撕咬骇人场面,简直已经吓得心跳结冰。

    让他无法接受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妖娆魔女每次岔路口上都能立即选择出正确道路?

    “难道她会读心术?”

    被妖娆禁锢无力反抗与逃亡昆山圣王脸色精彩得完全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不错,本姑娘隐藏实力……就是读心术。”

    “就算你死了,本姑娘也能把你心脏从胸腔里挖出来,然后看透里面想法。”

    就昆山圣王暗自猜测时候,妖娆突然低着头,一脸凶残地对昆山圣王冷笑道。

    “嘶!”

    好恐怖!

    只不过自己心里微微想了一下,那妖娆魔女居然就这般迅速地回答了自己心中想法。

    她有读心术真实性再一次被证实。

    这永远无法被寻常人破解神秘秘法,还有妖娆那极为妖冶眸光顿时激得昆山圣王心中大骇。

    被种种表象震慑,昆山圣王一时间失去所有抵抗妖娆摆布心意。

    此时他就像是一只孱弱小鸡一样被妖娆捏着手腕脉门机关地穴里不断向前疾行。完全没有身为一宗圣王体面模样。

    看到昆山圣王对自己投来那股惊恐又畏惧目光,妖娆心里一阵暗暗好笑。

    刚才她不过是见昆山圣王皱眉又不确定地看着自己,所以才心有触动,随口胡诌了一句,却没有想到还刚好戳中了这倒霉圣王想法,又把他给狠狠地唬了一把。

    要问她为什么每次都能选对岔路?那可都要万分感谢经历天岽之死,天衡陨落,秘境被破开后心脉完全大乱……昆山圣王殿下本人!

    她捏着这圣王手臂,以灵气封印他周身大穴,其实手指也一直暗中捏他脉搏上。

    人种种打击,心神完全被打乱之后,很难继续控制自己心跳和情绪。无论昆山圣王脸上表情掩盖得多么好,他时急时缓脉搏跳动节奏,却很坦白地向妖娆指引出前去昆山陨骨藏骨之地方向。

    虽然偶然也有搞错时候,但大部分时间,只要不断提出是非判断问题让昆山圣王与自己对话,妖娆就能大概推测出自己接下来应该选择道路。

    昆山先祖们以机关方式保护陨骨不被符师算出方位,妖娆也采用了古老掐脉之法,让昆山圣王身体诚实地告知自己这秘境内所有秘密。

    完全被妖娆各种华丽手段与察言观色能力唬住,昆山圣王根本想不到自己虽然下定决心不说话,但是自己心跳还是出卖了天昊要求他誓死保护东西。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眼看着离陨骨藏匿地点越来越近,四周机关也越来越强大,昆山圣王顿时又心生出反抗想法!

    因为谁都知道秘境内机关越来越强大意思就是离珍宝越来越近提示,昆山圣王只怕再走过几个岔路口妖娆魔女就足以自行找到那埋藏陨骨暗室!

    眉头一皱,昆山圣王顿时狠下心肠突然纵身向身侧古老石墙扑去。

    眼前古老石墙上有一个隐藏机关,能让整个地下秘境所有通道重排列一次。

    如果这个机关开启,那么妖娆魔女只怕又要重头再来!

    可是妖娆哪能轻易让昆山圣王这样暗算自己?无论什么时刻,她都没有放松自己警惕,昆山圣王身体向一旁倾斜那个瞬间,她立即无情地捏住了昆山圣王另一只手臂,将它直接从这尊贵圣王大人身上给扯了下来!

    嘶啦!

    让人肉痛一声撕扯声响起。

    倒霉昆山圣王又苦逼地成为了一只独臂侠!

    “啊啊啊啊!”他凄厉叫喊声立即机关秘境中响起。

    “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一点。我还以为圣王大人要掉入一旁化骨水里呢。”

    妖娆冷笑道。

    地道两侧确静静流淌着只要轻轻接触就足以把人顷刻化为骨水恐怖毒液,但妖娆湛湛双眸聚焦地点却恰好是昆山圣王刚才想要开启隐藏机关。

    那黑暗中璀璨闪烁明眸简直比野兽还要凶残,昆山圣王看着自己断臂痛得一头一汗却完全无法发出半句抗议声音。

    数日前蚌城就已经失去一臂,好不容易养好重伤,现又成了这幅模样,而且被妖娆魔女“读心术”禁锢,自己完全没有半点反抗机会,昆山圣王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都说不出来。

    “早知道之前还不如一头撞死,要是这魔女真发现了陨骨,我可如何向天昊交代啊啊啊?!”

    昆山圣王心中苦水根本流不停。

    此时妖娆之所以对昆山圣王毫不留情,那是因为她骤然感觉到自己驭兽环内两枚神宗陨骨,天门陨骨蠢蠢欲动气息。

    这些陨骨明明出自不同太尊之手,但由于有着化龙血池吸引力所以相隔极近情况下,就会产生一股强烈相互排斥趋势。

    两枚陨骨驭兽环内咯崩咯崩地跳动着,预示着她很就能见到等待多时第三枚陨骨!

    “走!”

    妖娆催促着脸色发青昆山圣王,继续向秘境深处进发。手里昆山圣王脉息越来越混乱,只要妖娆选择正确道路他心脏就狂跳不止,根本无法遏制畏惧天昊怒火与陨骨被取走心情。

    天昊,卞通,菡萏子捏碎了传送卷轴再次杀气腾腾准备回归昆山当口,那些得到天衡生前传讯,又急急从神宗,星月,天门宗派出太上长老们,也一个接着一个地赶到了悲悯海地界上。

    天昊留下了天葵与这些人汇合,一旦他们再次凝结一起,再加上那些世家强者围追堵截,龙觉很难带着已经重伤身符山弟子们中出悲悯海里三层外三层敌军。

    刚才是有龙珊吸引注意力,龙觉等人才得以离十根白色行刑巨柱旁银滩角落里修养生息。

    若天葵再次发现他们气息,蜂涌而来大军一定是他们不可承受之轻!

    而被天衡召唤来援军,也开始踏足悲悯海地界。

    此时第一位从星月圣地前来太上长老冰星子刚刚踏出脚下那光华四溢银光大阵,独自莅临这幅员辽阔但风中都浸渍着浓浓荒凉与杀戮气息悲悯海滩头……

    一个出乎她意料之外人影就突然降临于她眼前。

    “请问是哪位尊者莅临?我师火纹子尊者命晚辈此恭迎诸位上四宗援军前来。”

    年轻而俊美到让人失神男子站冰星子面前,脸颊上挂着都是谦逊而恭维笑容。

    “看尊者有驻颜有术,身姿曼妙如同二八少女,想必一定是星月圣地前辈吧!”男子声音清朗动人。

    “哟!火纹子那老儿什么时候收了个这么俊俏弟子?”

    看着眼前年轻晚辈那一身正气又神光焕发模样,冰星子顿时他夸得心花怒放。

    此时冰星子甚至还心里暗骂天昊多事,看样子……悲悯海战争都掌握中嘛,神宗火纹子老儿还有心思令徒子徒孙此接驾,早知道她就不硬生生从百年清修中苏醒,非要来这悲悯海搞脏衣袖了!

    “不过有这样好看晚辈接洽,也算是让老身心情愉悦。”

    冰星子一边心里数落着天昊老头,一边满心欢喜地看着眼前男子。

    真是长江前浪推后浪,自己年轻时被那么多宗门才俊环绕,也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如此无瑕男子!

    “小子算你有眼色,老身星月圣坛冰星仙子。”

    老妪简单而利落地回答。

    “火纹子现哪里?”一边讯问,冰星子眸底一边闪过一道微不可查光芒。

    此时初见眼前男子,虽然他身上找不出半点值得质疑东西,但是应有谨慎还是不能丢。不然像冰星子这等活了近万年老妖孽,岂不是太好哄骗了点?

    “哦,我师尊现与天昊尊者等人正追击妖娆魔女与她部下,晚辈此地恭迎列位后续到场前辈们,就是为来给前辈引路。”

    男子一脸从容,甚至从袖袋中取出了火纹子贴身火云纹腰牌。

    “那你便引老身去罢!”看到腰牌这才完全打消冰星子心中迟疑。

    冰星子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男子侧脸,心里觉得此子那泛着绯红色泽双眸实是太好看了,而且他身上张息神圣与炎火气息确为四宗小辈中难得一见佼佼者。

    就算是修行了百年冰星子,也不免像少女一般心花怒放,一边羡慕火纹子好运气,一边忍不住与年轻男子多聊几句。

    可是正当二人身影飞过一座不高悲悯海骨山时,数道极强天人威压突然出人意料地拔地而起!

    “咚!”地一声。

    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冰星子就被几个野蛮家伙连头带脚罩了一个巨大麻袋里爆打了一顿……身上麻袋外绘制着精妙眩晕阵符,袋内还放有大量气味奇怪而且强效致人晕厥药丹。

    所以冰星子抽搐了几下,便直接晕厥过去!

    好悲惨偷袭!完全没有反抗机会。

    “又一个。”

    水伯提着那没怎么反抗就被他、百代明珠、麒麟王、苏、应天情打晕星月圣地长老推入了一个简陋洞穴里。

    洞中赫然还有再次被抓住并打晕镇压火纹子与黄须圣者二人!

    这倒霉二人,因为没有被天昊老儿安排人员求助,又被龙觉捆入了洞穴里,甚至还被无情地夺了腰牌。想必空空贼老头符,百里尘毒,与众人野蛮铁拳能让此地晕厥三位太上长老睡上好一会儿。

    “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凶残了一点。”

    水伯红着脸回头问那一脸风骚还玩弄着指尖火纹子腰配龙觉。

    “哪里凶残,这些家伙要是集结一起玩我们,还不知道会有多凶残呢,现我们只是能解除几人威胁就解除几人,等妖妖来到悲悯海,我们才有机会多这么多人包围圈里冲出去。”

    此时龙觉脸上哪里还有面对冰星子时那份谦虚?要是冰星子老妪听到他现如此霸道声音,只怕会直接撕破他脸皮。

    “再去抓一个,这次我出马!”

    百代明珠显然又觉得这种游戏极为刺激,甩着额前长发一脸期待地看着龙觉脸颊,玩得不亦乐乎。

    其实自从冰封城出发时候,妖娆与龙觉等人就已经详细地分析过太上长老们有可能出现各种应机反应,太上长老们还会继续向悲悯海增派援手早已经妖娆和龙觉预计里。

    所以现龙觉才会悄悄天空收搜单独传送阵爆发气息,力求来一个坑一个……把上四宗联军力量降低到低程度。

    此次计划真可谓是滴水不漏,妖娆想出了诸多办法来分散上四宗众长老们兵力。

    现龙觉,所等待就只有妖娆归来了。

    只不过凡事都有意外,龙觉神识虽然整个悲悯海内悄悄地绵延,可是还有一个人身影被他神识给忽略。

    “这……就是悲悯海吗?真是一个贫瘠地方。”

    一个头带兜帽,浑身上下都被包裹严严实实人影突然凭空从风中走出来,没有传送阵之光绽放,也没有看到他之前从何方现身。

    反正只是一眨眼瞬间,这人就突兀地出现了悲悯海白骨累累银滩之上。

    从厚厚兜帽下露出两道冰冷寒光!

    “希望我没有来晚,不然……”

    这凭空出现人影没有继续往下自言自语,只是眺望着那矗立于远方白色巨柱,而后脚步一深一浅地向白色巨柱走去。

    他明明只信步向前,可是只不过一息光景便又消失于天地之间,空气里只留下一串细小铁索声响,不知道是从那人影厚重衣袍下何处发出。

    这金属小件骨质银滩上敲击摩擦声音余余不散,人影却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刻妖娆,已经带着昆山圣王走到了一个巨大机关之上。

    捏着昆山圣王脉走到了后一间暗室,妖娆看到无数金铢与宝石堆砌于房间内。不过她知道,这些来不及她细看珍宝们通通都是些障眼东西,所以扫开铺满地面金铢,她立即看到了一件奇怪东西。

    怎么形容地下机关?

    好像太极中阴阳鱼。

    一个偌大圆盘中央被一条不规则线分为两半。好像左侧是一个入口,右侧又将是另一个入口。把自己神识与灵气灌入地下,妖娆终于感觉到了灵气回应,看来此地二门分别是通往不同地方机关,而且总算是有了阵符气息。

    “这是一道生死门,生门通向宝物,死门通向死亡。”

    妖娆站阴阳鱼上,握着昆山圣王脉门说道。只不过她推断时候,她目光一直没有从昆山圣王脸颊上移开。

    此时昆山圣王早已经闭上眼睛,任凭妖娆说什么东西都没有反应。

    隐隐地他终于想明白,正是自己某些本能应激反应让这目光毒辣妖娆魔女读心术越发精湛起来。

    “不说话?”

    妖娆心里暗中思量。

    手中昆山圣王脉门已经嘭嘭跳动得到不能再,只怕现就算是把阴阳鱼中一门打开,这狂乱脉搏也不再会发生任何质变化。

    “怎么办呢?”

    妖娆心中踌躇只有一瞬间。

    她知道现用“死亡”来威胁昆山圣王根本不会起作用。所以她干脆放下对这破罐子破摔圣王殿下,把自己注意力都放了足下机关上。

    很就找到机关开口。

    因为此道机关并不是用机械来致人于死地,而是凭借隐藏于机关后两道门来决定前往者生与死。所以打开它并不繁杂困难,只要阴阳鱼边缘缝隙里稍稍摸索一下,就能找到分列于两侧开关。

    妖娆先摸了摸左侧,把那蒜瓣一样木楔子向左一掰,足下机关就开始缓缓打开。先透露出左侧一张银光四溢传送阵。

    而后妖娆又摸了摸右侧,同样把蒜瓣一样木楔子向右一掰,自己退出阴阳鱼范围,右侧又出现了一张血光四溢传送阵来!

    一银一红,那不规则两张传送阵昏暗房间内投影出神圣与邪狞色泽!

    世间所有空间传送阵符,一般都为银白之色,而那妖娆面前妖冶闪烁传送阵之光,只能说明此阵下凶煞之气已经透过纯净传送力量绽放于阵外,将传送阵原本银光浸染得一片血红!

    就眼前场面来看。

    左侧银光大阵一定是生门,右侧血红大阵必然是死门!

    但是昆山宗先人们,又会不会设下这么明显局呢?万一生门带着死门之景,而死门开始也发出生门生机?

    以这样假象来哄骗前来盗宝入侵者,让他们自己跳入死亡陷阱?

    “我应该选看上去比较危险血红传送阵跳下去?”

    妖娆心中暗自狐疑。

    “也有可能根本就没有陷阱,生门就是生门,死门就是死门,越想得多人,越容易自己把自己送到死路上去。”

    “这可真是一个简单又让人无法破解局,真是伤脑筋。”

    她神识一直昆山圣王身上打转转,她看得出,虽然这老狐狸一直闭紧嘴巴,佯装假寐,但其实两道生死门打开后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他情绪很紧张!

    “圣王殿下,您看看我们现应该选哪边走?”

    妖娆笑盈盈地问询昆山圣王,可是得到确是一个什么表情都没有冷脸。

    “你永远也得不到你想要!”说完这句话,昆山圣王继续保持着木头人般模样。

    虽然从昆山圣王身上再也找不出什么线索,因为这货已经知道自己心跳出卖了很多东西,所以既然不能平复心中紧张,他干脆一直维持着疾速心脏狂跳。

    但是看着老脸憋得通红昆山圣王,妖娆心里突然又升起了一个主意。

    二话不说,妖娆直接抓起昆山圣王衣领,突然将他当空举起!

    “那就得罪了!”

    妖娆直接把这不配合圣王殿下丢入了银光四溢左侧传送阵中!

    事出突然,就连原本做好一切准备把秘密死守于自己心底昆山圣王也不免惊得下巴掉地,双目浑圆!

    可是他已经无法反抗自己身体坠落趋势,看到眼前银光扑面而来,教昆山圣王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

    “啊啊啊啊!”凄厉大叫声!

    昆山圣王大叫当口,他身体已经被银光无情地完全卷入传送阵内。

    妖娆托着自己下巴站原地,昆山圣王那高亢叫声每一个音节每一个节拍她都没有听漏。

    直到那凄厉叫声完全从耳边消失,妖娆脸颊上才升起一丝笑意。

    虽然昆山圣王打死也不想透露生死门秘密,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突然行动下,他那声惨烈叫声还是出卖了他真实心情。

    “圣王大人刚才尖叫声相当嘹亮。不过若他进入是生门……他第一反应应该是非常欣喜自己能逃脱我禁锢,大叫中夹杂着一种酣畅感觉。”

    “只可惜他刚才叫得太惨了,一听就知道他一定是预计到了什么极为恐怖东西,所以才会发出那么撕心裂肺惨叫。”

    “所以……左侧看起来像生门银光传送阵通向,应该是死地吧?!”

    妖娆低头看着脚下两扇决定她命运大门,而后轻盈地绕到了右侧血门前方。

    其实她心性真没有那么凶残,将昆山圣王推入银光阵中也只是想让他生存下来机会大一些而已,只是没有想到,昆山先祖们真把生门合肥伪装成死门模样,害得她真把昆山圣王丢到死门里探路去了。

    妖娆惋惜地看了一眼依旧眼光四溢那神圣“死门”,正准备自己向右侧血光升起“生门”踏入当口。

    她身体又是一滞。

    “等等!”

    妖娆自己额头也突然开始渗出汗水。

    “让我再想想……如果陨骨是昆山宗永远不想被人取走东西,那么好存放它地点,并不是引人通向生路位置,而应该是……永远都不会被触及死门吧?!”

    一边想,妖娆眸中一边爆发出璀璨精芒!

    “难怪那昆山圣王对我说,无论如何,都不会遂我心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心思缜密妖娆,就算这关键选择面前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于千钧一发之际收回了自己踏入生门脚步。

    “那我也去死门一探!”

    想毕,妖娆便毫不犹豫地向左跳去,朝着昆山圣王刚刚没入方向坠入。没有半点迟疑,利落得让人叹息!

    就算是明知要去送死,只要知道陨骨就脚下,鬼门关她也要闯一闯!

    ------题外话------

    珠三角地区大台风。亲爱们注意安全了~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