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5:死门毒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跳入左门那一个瞬间就明白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了!

    她没入传送阵那一个瞬间,一股极为难闻气体就野蛮地涌入她鼻腔,就算是立即龟息闭气,那些看不见气体也无法阻拦地渗入皮肤,疾速涌入她血脉深处!

    “咳咳……你你你……你怎么也进来来?”

    脚下传来一阵痛苦呢喃,妖娆低头一看,那昆山圣王就自己脚下,因为实力比自己还低一个境界,所以无法抵御这充斥于四面八方毒烟,此时这尊贵圣王大人已经瘫软地,双手与脸颊上开始冒出一个又一个脓肿而丑陋大包!

    “把你丢进来,我得看看啊……”

    妖娆猛地一阵咳嗽,而后“哇”地一声立即吐出一口污血。

    以肉眼可见,她身上衣物正被毒迅速腐化,而恐怖是,这毒对天人四衰强者身体,依旧有极强大入侵与腐蚀能力。

    所以就算妖娆自己身有金骨底蕴,依旧无法阻止毒素渗入皮肤,溶入血液并迅速麻痹自己筋骨能力。

    “喝!还真是天下奇毒!连天人境第四步都没有办法消除!”

    妖娆顿时被吓了一跳,她自嘲地摇头,嘴角开始无法遏制地不停流血,而浑身皮肤也开始火辣辣地痛,她知道自己现模样比那瘫倒地昆山圣王好不了多少,只怕也满脸长包,无比丑陋模样。

    “难怪是死门!”

    一边低声自语,妖娆一边哆哆嗦嗦地从驭兽环内摸出百里尘万用解毒药丹想要缓解自体被毒素麻痹和腐化速度。

    根本没有时间去惊叹此地毒瘴霸道,妖娆发现自己丹田与气海几乎瞬间就被毒气侵入,她只能急急自求。

    可是那百用百灵百里药王之丹药,从驭兽环取出瞬间就倏地妖娆手心里化为一片乌黑残渣!

    这药丹瞬间化灰变化看得妖娆睚眦欲裂,看来此时神药也帮不上妖娆忙。

    看着那手心里瞬间灰飞烟灭解毒药丹,妖娆顿时再也不敢打开驭兽环,这些弥漫于空气中毒素要是飘入驭兽环内……哪怕是只有一丝,估计都能把她整个驭兽环世界毒腐。

    “那里……是昆山陨骨吧?”

    再也不想浪费时间,妖娆艰难地伸出右手手指,对着前方指去。

    她前方被加浓烈毒雾保裹,只能看到一些模糊不清阴影,也不知道是实体还是幻象,但是前方不明毒瘴内,却有一股让驭兽环内神宗陨骨和天门陨骨同时排斥力量!

    “不错!正是。”

    此时昆山圣王已经口齿不清,大口大口地吐着污血。

    干脆坦荡承认!

    他被妖娆拧断一臂,本来就实力大跌,再加上身体底蕴本来就没有妖娆强,一进入这死门内就完全失去行动能力。

    此时瘫倒地他,只能怀着极为险恶用心,一脸笑容地坦荡承认,此地正是妖娆所想……昆山宗陨骨藏匿之地!

    可是就算陨骨近眼前……她有命去拿吗?!

    拿了之后,她又有命去用吗?!

    “死这里,也是一种不错结束!”

    事到如今,昆山圣王只有这样安慰自己,其实他早已经满心悲凉,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小小盗骨女修,得把上四宗强者们逼到这份田地!

    无论前后古今千年,只怕初元都不曾有一人让上四宗如此狼籍,太上长老死灭,秘境连破,现圣王也要陪葬!

    他只能这样想:“还好,她也要死了!”

    因为天昊太上长老曾经对他说过,这里死境……他也不知道怎么破!

    昆山圣王曾经不信,可是感受着现一点一点从自己身上剥离生机,他信了!

    所有来此地人……只有死路一条!

    妖娆才懒得看那瘫倒地昆山圣王,他话音刚落,她就抱着自己已经开始渗血肩头如离弦箭一般疯狂地冲入滚滚毒雾!

    她冲入毒瘴速度之,得把两侧滚滚毒云都推到了一旁。那远处隐藏于毒海中祭骨高台稍纵即逝。

    看着那倏然消失于眼前人影,昆山圣王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对于他这种现连挪动一下小手指都觉得没有力气人来说,妖娆那种近乎于鬼魅速度简直让人睚眦欲裂无法相信!

    “她是从哪里借来力气!”

    昆山圣王久久地沉浸于自己震惊不可自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回过神来,艰难地吐出一句:

    “这些邪恶而凶残黑暗败类们,通通都不是人!”

    只有用“不是人”这样原由,才能解释妖娆身上那种已经超越常理能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昆山圣王伸空中脖子已经酸痛不已。

    毒素麻痹让他视线越来越模糊不清,而且好像是额头脓包已经破裂,所以浓稠鲜血开始从鼻梁与眉角流下,使他视线加迷离。

    可是他却一直这样抬头看着毒雾远方。

    “该死,我看什么看!难道期待那浓浓毒雾下还会走出一个人影来吧?哼!那么浓烈毒雾,妖娆魔女必然已经毒下化得连骨头也不剩下!”

    昆山陨骨守护之地,就是这机关秘境后一片毒海,不需要任何其它禁阵守护,穿过毒雾,就能看到放高台上骨片!

    可是不要说去触摸骨片,能步入毒雾中……世上又有几人?

    “我们昆山陨骨秘境,才是牢不可破强守护秘境!她……回不来了!”

    一边这样自豪地想象,昆山圣王一边不堪重负地终于把头贴了地面上。

    他并不是对妖娆抱有好感才一直一直抬起头想看到她从毒雾下走出光景,只是那女修毅然绝然冲入死亡背影让他内心产生了微妙触动!

    他看来,那种没有任何生还机会献身,简直是愚蠢中愚蠢!若是自己有她那样敏捷身手,必然头也不回地直接冲入来时传送阵内!

    刚才她明明还有选择继续生存,退出死门机会……

    可是她却那般无畏且决绝地冲入了死亡!

    这奇怪且荒诞选择,让昆山圣王很不解,不解那……支持她内心,是一股什么力量?

    “我好困,本尊就此地……陪那魔女一同下地狱吧。”

    而就昆山圣王脸颊贴着地面,眼皮一点一点向下耷拉时刻,他那贴地面上耳朵……却突然听到了阵阵不同寻常声音!

    咚、咚、咚……

    “呵呵……本尊心跳得真。”

    将死笑容出现昆山圣王脸颊上。

    “不对!”

    他眼眸蓦然大张。

    “是有人步行声音!”

    也不知道哪里来力量,昆山圣王猛地一抬头,果真看见远方毒雾之下……出现了什么不得了东西!

    “嘶!”

    一口气吸昆山圣王喉咙里,吐不出也咽不下!

    他看到那模糊血影第一瞬间,其实是想嗷嗷狂叫!

    因为那实是太吓人了!

    他眼前出现了一个通身血红人影,如从毒海中生出妖魔!

    “妖魔”整个身体像是被烈火融化一般,双肩不正常地被斜斜削下。只剩下像手臂两根枯骨,挂胸前!

    要不是那束腰上金色长鞭与这鬼影手里捏着那枚古朴骨片显示着此人身份,昆山圣王完全无法把眼前妖物与那美艳到足以颠倒众生妖娆魔女联想一起!

    妖娆果真拿到了陨骨,喘着粗气从毒海下再次现身。

    “为为为为……为什么?!”

    昆山圣王瞪大了双眼,完全无法想象变成这样妖娆魔女还活着,她现模样,比死了加吓人,要是换做别人毒海里沦落到如同她一样光景,一定没有如她这般还能铿锵前行动力!

    完全不知道那被毒腐成那样身体,是凭什么一步步从烟云中踏步而出?!

    昆山圣王心中剧烈震动,甚至让他忘记去看妖娆手里昆山太尊陨骨!

    一个人如果能做到她这样地步,那么真可谓是刀斩不断,火烧不灭,万难而不可屈信念……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她步伐,她意念与身体已经超越所有人能想象地步!

    “她要什么,就让她拿去罢!”

    心中居然升起了这样念头!看着妖娆那人如鬼厉般模样,昆山圣王心脉震得已经要把他丹田击碎!

    “带我去离昆山药田近地方!”

    向前一跃,妖娆瞬间就出现昆山圣王头顶!

    此时妖娆,如一个血人一般。

    她俯下身子,身上仿佛还有血肉随着毒素融化流淌!那些温热液体滴滴落昆山圣王脸颊,把他吓得忘记了呼吸。

    他眼前视线一片模糊,只有眼前那一双微微上翘明媚好似星辰般眼睛直接扼住了他心魂。

    “她绝对不是人,只有神才有这样力量!”

    昆山圣王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昆山圣王僵直之际,妖娆一把抓起他脖子,疯狂地向来时传送阵冲去。那银光四溢阵法,把滚滚毒雾阻拦了妖娆身后。

    还好传送阵并没有因为外人闯入而封闭,想来只怕是因为建造者从来没有考虑过进入“死门”入侵者还有能活着离开家伙。

    毒素其实早已经深深地侵入妖娆身体,但是手里捏着那来之不易第三枚太尊陨骨。妖娆绝对不允许自己倒下。

    只电光火石之间,她便冲出层层毒瘴,拉扯着昆山圣王从死门中一跃而出。带着中毒深重昆山圣王回到了有着阴阳鱼生死门暗室里。

    “你你你……你不是人!”

    直到冲出不断消磨着自己生命力毒池,昆山圣王依旧双眼发直地瞪着妖娆脸,他嘴里,只记得反复呢喃这样一句话。

    “闭嘴!不要问这些没有用东西,给我带路,去昆山药田!”

    妖娆沉重地喘息,直到现离开毒海,身体依旧不断被毒素侵蚀,她敢于冲入毒海,只因为她把所有生机都赌了一件物品身上。

    此地有一株天尊神药!

    起死回生,药力逆天,这才是天尊神药们被强者疯狂抢掠并占有意义!

    妖娆深深地记得她昆山药田秘境中遇上那株娃娃鱼神药,若她命不该绝,那娃娃鱼应该还能记得她。

    “去!”

    嘴里哗哗地喷着血,妖娆无比渴望地对昆山圣王咆哮。

    她手里捏着第三枚昆山太尊陨骨几乎直接扎入了手心里,但这种小小刺痛已经完全无法刺激到她神经。

    她刚才用命换来了这枚化龙血池钥匙,现她要为自己生命再搏一次!

    机关密道内通道纵横交错,幅员极大,妖娆相信其中必有捷径,能让自己以速度靠近曾经去过药田秘境。

    昆山圣王被妖娆吼得一滞,完全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为何即将死灭前非要去昆山药田?

    她自己手里解毒神药都无法救她于生死危难,难道那些从昆山药田里长出来嫩草,就能解决她现需要?

    虽然心中有无数质疑,但是此时昆山圣王已经完全被妖娆气势所震慑得忘记了一切思考与反抗余地。

    妖娆疯狂之下,昆山圣王只觉得自己渺小地犹如蝼蚁一般。他永远无法去体会她双眼看到世界是什么模样。

    所以他只能匍匐于地,卑微地满足她一切要求。

    忽略自己也是一个要死掉中毒之人。昆山圣王瘫软妖娆手下另一只独臂终于踉跄地抬了起来。

    “这边!”

    他沙哑地急急回答。

    就算是妖娆从死门中冲了出来,残留于她身体内毒素也会将她慢慢杀死,这是无解剧毒。任何天人境召唤师都畏惧诅咒!

    昆山圣王很想知道此时妖娆魔女又想干什么来抗拒这种无法逆转死亡……自己临死之前,他还想看一场她奇迹!

    好强妖娆,居然用自己气势与不屈意念,震住了一个曾经与她势不两立敌人!

    不浪费任何气力,昆山圣王抬起手臂那一瞬间,妖娆身影就开始动了起来!

    她地下狂奔,拼自己所有力气向着药田靠近。

    她知道若是百里尘药无效,这世上也只有天尊神药有可能救自己一命。

    与此同时,昆山宗总坛上空,也响起了天昊带着卞通与菡萏子破空而来声音!

    “妖娆怎么还不回来?”

    阿斯兰特焦灼地看看天空,又看看光芒忽明忽暗岐连钟。

    很显然此时先天大帝依旧想一切办法将岐连种收为己用,而且已经进展到关键时刻。妖娆本尊却消失良久,天空中只有那像傀儡一般分身坐纳多多肩头随纳多多不断冲来冲去。

    “你们都给老子点啊!”

    这句话是同时送给先天大帝与妖娆二人,若二人无法迅速解放自己战力,那么被天昊堵昆山总坛其它人可没有办法同时对抗三位天人四衰强者熊熊怒火!

    “这……这里就是……离……离药田近地方?”

    妖娆拼命地甩着自己头,不让自己剧痛与毒腐中倒下,如果这个情况下晕厥,那铁定是永远都醒不来结局,剧毒会他陷入晕厥时刻一点点把她生命从身体上剥离开来。

    “就……是这里……”

    昆山圣王此时也有气无力地回答,每吐出一个字,身体就有一部分开裂融化。

    说完这句,早已经耗力气昆山圣王就直接晕了妖娆手心里。

    妖娆也没有劲儿再把这么个大活人从地上扯起来,就任由着尊贵圣王殿下如一滩烂泥般倒地面上。

    昆山圣王底子比妖娆差多了,从进入毒池死门后就一直无法控制自己行动力,他现能硬抗到药田附近,已经是一场奇迹。

    现妖娆只能选择相信圣王话,这是她生命即将散失前唯一可以捏住一根稻草。

    她眼前已经模糊一片,甚至就连看着那凹凸不平墙面,眸底都泛起四个重影。

    妖娆摇摇晃晃地捏起拳头,积蓄着自己后力量,奋力对着眼前一片重影决绝地挥出了一拳!

    此拳力道惊人!

    轰轰轰!

    随着巨响,顿时墙面上开出了一个不知道通向多远方大洞!

    对着洞口,妖娆用自己后一丝力气咆哮。

    “娃娃鱼,来!”

    吼完这一句后,妖娆整个人便咚地一声倒地面上,倒了离昆山圣王不远岩隙里。

    只有她右手,死死地握着一枚古朴骨片,触摸它那一瞬开始,就从来没有放松过一瞬,甚至因为她现自我意识不断散失,她手掌下意识地加用力把陨骨握紧。

    要是此时阿斯兰特知道妖娆晕厥昆山地下秘境中,不知生死,只怕会真疯掉。

    那天昊老儿泣血咆哮声已经天空中响起,阿斯兰特不得以地召唤着众人通通站妖娆金骨巨兽上,而后横生于岐连钟前。

    不出意料地……天昊带着人返回昆山总坛,看到天衡已死,主峰地脉凋零惨样立即开始天空中抓狂。

    “老夫跟你们没完!”

    天昊啸声如巨浪一般昆山天空滚滚翻沸!

    但是他想收回岐连钟,却飙血地发现,有什么莫名力量附着于这昆山引以为傲极道幻器上,让它产生了对昆山太上长老排斥气息。

    岐连钟正慢慢成为他人所有物!

    不但昆山被破,陨骨有可能正遭遇盗窃,就连昆山宗用以震慑其它三大宗门强幻器也有被人掳走危险。

    完全无法接受这样事实,所以天昊老儿立即双目滴血地投入于与先天抢夺极道幻器岐连钟交锋中。

    有先天和岐连钟拖住天昊步伐,剩下卞通与菡萏子则与纳多多,溟苍海,阿斯兰特和刑墨拦截。

    虽然明显还是阿斯兰特一方实力较低,但至少不会被对方一招就灭,阿斯兰特相信自己再拖延个几刻时间是绝对没有问题。

    此时他只希望妖娆出现。

    也许是阿斯兰特祈愿起了作用。

    “窸窸窣窣”,那空旷寂寥地下机关秘境中,终于响起了轻小声音。

    妖娆完全听不到耳边响起声响,因为此时只有微弱一丝热气还她心口盘踞。但是这像是有什么东西不断蠕动细小响声却越来越大……

    直到一枚小小绿脑袋……从妖娆轰出大洞后探了出来!

    咦?

    那绿色小脑袋歪歪,好奇地看着地上那团已经被毒腐蚀得看不出模样血影。

    它那纯良目光由清澈慢慢转为惶恐与玄黑。立即“咿哇哇”地对着妖娆扑了上去!

    它很爱稀土香甜味道呢!要是这个女人死了,它以后去哪里找稀土?它这里等她回来已经等了好久了,如果她死自己面前,它绝不同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晕厥于地下秘境中妖娆此时手指突然动了一下。

    一动之后,布满她浑身伤口通通被拉扯,立即痛得她低吟不断。可是当她自己听到自己无意识低吟后,意识也随之清明起来。

    “我……”

    妖娆打了个激灵,身体蓦然坐了起来!

    一坐之后,身体顿时加疼痛!

    “痛痛痛!”

    她伸手看看自己手臂,完全被毒腐得不成模样,就连那第三枚昆山太尊陨骨,都差点被她捏入自己手掌腐肉,与自己血脉生长到一块去。

    “我妈妈呀!”

    看着浑身都是腐蚀血洞模样,妖娆被自己手吓得直吐舌头,也不敢取镜子来看自己脸,只匆匆把第三枚太尊陨骨塞到驭兽环里与其它二枚团聚,这才低头看看地下。

    一株仿佛是邀功般碧绿娃娃鱼药草正站她身前,扑闪着大大眼睛,斜着眼向她打量,提溜直转小眼珠子里迸发出一股强烈渴望,一看就知道这家伙还惦记稀土美味。

    ------题外话------

    忙得都忘记年会投票事情,现后一轮年会复选已经结束,伦家高挂第六宝座不倒,全赖亲爱们热情投票与支持。这里再次感谢大家。

    我曾经对某人说过,我对除了订阅和月票之外,读者们送钻送花送RB票之类事情都很惶恐,因为总是会自省自己何德何能得到这么多喜爱以及万一哪天没有写好是不是要以撞墙一死而铭志…咳咳。

    心中滚滚温情不赘述,有你们相陪伴我人生因此豁然不同,我努力目标,就是今日我所承你们之情,此时,明天,还有将来我所有时光,不相负。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