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6:天昊之兽神现世

516:天昊之兽神现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一直保护娃娃鱼药草巨树老妪一脸纠结地站离妖娆十米开外角落里,依旧显得很排斥妖娆。

    只不过这一次,它根本扭不过娃娃鱼一定要来寻妖娆心意。

    抱着自己双手,巨树老妪手臂上被娃娃鱼毒腐出来疤痕不比妖娆好看多少。

    “是你!”

    看到娃娃鱼出现,妖娆顿时惊喜地叫了出来!

    一边取出愈伤药放嘴里,妖娆一边伸出手来狠狠地拍着娃娃鱼大头。

    “你真来了!谢谢你救我哇!”

    其实妖娆知道自己中是一种药力非常强横剧毒,但她也知道,就算是天尊神药,也分为不同品种,像她狮子头,就属于生命系,如果此时带身旁,它药核才是救治自己佳物品。

    除了生命神药外,还有各种其它用处神药,比如瞬间激发人灵气,比如提高精神力,比如加倍御空速度……

    她也害怕,害怕找到娃娃鱼草后它也不属于能解决自己当下问题草药。若是指望着提高精神力神药来给自己解毒,那不是坑人吗?

    但是刚才她不敢想这个问题。

    天命自由天来定,她能做事情只有自己危机时刻来寻找有可能帮助自己东西。

    没有想到,这一找……还真找对了门路。

    身上失去皮肉虽然没有那么痊愈,但是妖娆能感觉得到自己体内此时纯净得不能再纯净,那些深入骨髓毒素已经跑得无影无踪,甚至比她中毒前还要纯粹而有力量!

    “难道这娃娃鱼,刚好是解毒神药?”

    妖娆一边提起丹田内灵气迅速运转,一边催动吞下愈伤药加积极有效地修复自己身体伤痕。

    只不过三息光景,身体力量便开始复苏。

    这一点让她分外欣喜,不过一回头,妖娆还是吓了一掉。因为她身后,还横躺着昆山圣王那俨然已经化为一滩脓血身体!

    看来那娃娃鱼神药还真是一个苛刻孩子,不认识人死面前它也不救。只知道啪眨着大眼睛水汪汪地瞪着妖娆,完全懒得去看她身后还有一个毒人已经死翘翘。

    “那人还活着吗?要是活着,你若有力气,就帮姐姐救他一把。”

    妖娆突然拍着娃娃鱼药草这样说道。

    不管自己之前与昆山宗纠葛,就只看昆山圣王被唬了多次,后能把自己带到离药田秘境近地点这一点上,她感谢他!

    一边说妖娆一边从驭兽环里拿出一件送给娃娃鱼礼物。

    当她摊开手心时时,一团黑乎乎泥巴便出现娃娃鱼眼前!

    离开冰封城时,妖娆就已经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把昆山天尊神药带回去给狮子头作伴。

    不过她也没有那么直接把泥巴团子带出药田,而是随意抓了一把泥巴团儿经常滚泥巴,这团黑泥中蕴藏着大量稀土精纯气息。拿出那个瞬间就把娃娃鱼小眼睛看得发直……

    “咿哇!”

    狠狠地吞着口水,娃娃鱼抱起稀土就乐得屁颠颠地冲向已经死得不能再死昆山圣王。

    稀土气息弥漫于空气中,顿时激得那站远处巨树老妪都忍不住上前几步,狠狠地抽着鼻息,那已经馋得没有节操模样看得妖娆一阵好笑。

    不过妖娆目光很又被冲向昆山圣王娃娃鱼药草吸引。

    因为那小小又长得可爱碧草靠近昆山圣王瞬间,突然开始进行诡异变化。

    只见它浑身碧绿瞬间褪去,一股浓烈玄黑立即取代了那明艳而动人色泽!

    从娃娃鱼双眼双耳鼻尖都升起淡淡云雾,气味像极了妖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阴阳鱼死门中毒池味道!

    “我勒了个去!”

    妖娆顿时被吓得一滚,真跟个球一样缩着身子顷刻滚出十米去!眼前场面差点把她吓残了!那娃娃鱼怎么能喷毒呢?

    她抬头看了一眼巨树老妪,发现此时巨树老妪比她还没有节操地早就抱着头滚出一百多米还瑟瑟发抖。

    而对于二者惊愕,娃娃鱼儿显然完全不以为意,只见它低下头,对着昆山圣王身体就是猛地一吸气。

    让人瞠目结舌一幕出现。

    随着娃娃鱼吸气,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昆山圣王身体各处一卸而出,而后通通灌入了娃娃鱼身体里。

    “呃!”

    做完这一切后娃娃鱼,心满意足地拍着圆圆肚皮打了一个饱嗝,从它嘴里升起毒烟泄露出小小一缕,立即让生长岩壁上一株吊兰直接枯萎过去。

    它居然用嘴……把昆山圣王身上毒素通通吸了出来!

    吃得圆溜溜娃娃鱼,一摇一晃重走回妖娆身旁,一边紧紧地抱着那团沾染着稀土气息黑泥,一边拉着妖娆衣角一脸期待地看着她脸颊。

    握着这团黑泥,小娃娃鱼就嗅得出,妖娆一定知道真正稀土哪里呢!

    星星眼儿星星眼儿,那带着水花大眼睛把妖娆顿时萌得鼻血直流,完全无法把眼下这株碧绿小草与刚才那吞毒黑草之间划上等号!

    “这这这……这不是天尊神药,是天尊毒草吧!”

    妖娆边连连感叹,一边大声惊呼。其实心里早已经升起了一个加恐怖推测……

    那藏匿昆山陨骨毒池死门……莫不是靠着这货毒液而制成吧!

    这个猜想很有可能与事实相符,因为也许昆山太尊梦里人早已经想过自己有什么重要东西需要一个超级强大秘境进行守护。而那时他,手里娃娃鱼碧草,就是好选择之一!

    一边想妖娆一边额头冒出无数冷汗。

    “你跟我走吧。”

    她一把抱起了已经眼前开始撒娇卖萌娃娃鱼,又转身对那不敢上前巨树老妪说道。

    “前辈,我手中还有一株天尊神药能与娃娃鱼作伴,相信我,不会用它荼毒苍生,现昆山总坛所有防御力已经失去,你们再待这里,只怕不是我,很也会有其它人来此把它掳走。”

    妖娆此话说得没错,这么短暂时间,纳多多肯定无法把昆山所有秘境秘宝都挖个遍,但是昆山失守消息很就会传到整个昆梧大陆乃至初元海外。

    若有心怀不轨者,一定会想趁乱来分一杯羹!

    “您跟我一起走,也能看着它与我,不让笑面子前辈遗物为祸天下。”

    看到娃娃鱼草能驱毒制毒能力,妖娆第一时间就明白了此物一直深锁昆山地下,从未曝光原因。

    不说它是强大天人境召唤师克星,单是它随意吐吐毒水,只怕大地都要荒芜。

    听着妖娆话,巨树老妪虽然不会回答,脸上表情也依旧狰狞,但是总算是开始移动,一步一步地跟了妖娆身后。

    看到巨树老妪有这样转变,妖娆心中一阵狂喜。

    听着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爆破声,她心中开始焦急地猜测十之**,天昊又重回到昆山宗地界上!

    她……必需用速度冲向悲悯海!

    因为悲悯海杖刑消息传得太急,她没有多少时间为这场大战精心准备,所以逼着空空贼老头与他师兄弟们连夜赶工,也只制出一了张由昆山传送悲悯海卷轴,一张悲悯海传送冰封城卷轴。

    此时那两张珍贵无比卷轴正静静地躺她驭兽环空间内。

    她那么多人马,必须通通依靠她驭兽环空间储人能力进行转移。

    爹爹与先天昆山宗天空中等她,龙觉也悲悯海内等她。只有她出现,才能把所有人通通装驭兽环内,而后实现她一人之传送,把所有人都带离战场奇迹消失戏法!

    “我得走了!”

    抱着娃娃鱼,妖娆挺身而起!

    不过匆匆打破土墙御空去寻爹爹踪影之前,她还不忘记向昆山圣王嘴里又塞了几枚止血与愈伤百里氏神药。

    她目不是杀人,何况后关头,她也算是承了这昆山圣王情才得到第三枚陨骨并成功地救回自己性命,何况她也不是真想与上四宗立即结下血海深仇。

    “为……为什么?”

    就妖娆将欲跳起瞬间,她脚踝却被药力刺激缓缓清醒昆山圣王给一把握住。

    “为什么?”

    昆山圣王纠结地咆哮,其实后给妖娆魔女带路他并不抱自己还能活下去想法,而只是被妖娆那人如鬼厉模样给震慑,不由自主地顺应她指令完成一件又一件事情。

    像她这样邪恶人,不是应该利用完自己后,如丢垃圾一般将他无情地舍弃吗?

    为什么会帮他驱散了剧毒,还用神药救他性命?

    “为什么你能毒池下行走,为什么你不把我杀掉!”昆山圣王大吼。

    因为自己居然被魔女所救而心脉大震,三观颠毁,所以一时之间,所有没有问出口疑问都此时悉数爆发!

    看着昆山圣王那抓狂模样,妖娆心有触动。

    她淡淡地说道:“我能毒池下行走,是因为我想救,是我所敬重恩师,人活着,若为自己,那么你心中只有一份力量,但是你若还记挂着别人,相信这世上有比自己生命珍贵东西存,那么你灵魂就会充满无数分力量。”

    “你们追求天道,却忘记了人活于世初衷,你们‘道’没有根本,所以才这么脆弱而不堪。”

    道无根!

    被妖娆话震慑,昆山圣王眼陡然瞪得浑圆!

    原以为自己站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被妖娆魔女如此点拔,昆山圣王这才发现,自己费心力站得这么高,回头看看脚下,却真是空空如也,犹如飘萍一般,居然真是无根之草!

    “而我为什么救你?呵呵……”

    妖娆揉了揉正复原而奇痒无比脸上伤疤。

    “这个问题应该换一种方式来问,我为什么要杀你呢?”

    丢下这一句话,妖娆灵气一震,瞬间震开那握着自己脚踝手,霸气冲天地直接朝机关秘境天顶御空而去!

    她还没有接触到天顶时刻,那些厚重土墙就因为她气势与威压而纷纷风化瓦解,距离她面颊一尺左右距离外分崩离析。

    泥石簌簌地从天而落,她身影很就从昆山圣王眼前消失。

    “为什么要杀我?”

    昆山圣王再次因为妖娆反问而陷入深深沉思。

    “因为自己已经被她视为蝼蚁,所以死不死都没有关系?”

    “不……如果没有关系,那么‘不救’不是一种好无视方法吗?”

    “难道是因为她一报还一报?对于我,或者对于昆山甚至上四宗,她并没有心怀那么邪恶妄杀之心,她就是那么灿烂地屹立于世,只对横生于眼前障碍才有杀戮之心?”

    此时昆山圣王脑袋沉得像块石头,他完全无法猜透妖娆心思,心里有无数疑问越理越乱。

    但是无法否认是……他突然很没出息地觉得,这样妖娆魔女,真是出人意料地帅气!

    妖娆听不到昆山圣王发神经赞美自己那些感叹。她只是急急地冲出秘境,向天空战场疾速冲去。

    果不其然,冲出大地那个瞬间,妖娆立即感觉到了一正天空肆虐恐怖天人四衰气息。

    不过她拔地而起所爆发出来轰轰巨响,也吓得那些正激战人们一阵呆滞。

    虽然换了衣衫,但是此时妖娆脸依旧不忍让人直视……

    除了腰上龙须长鞭还无恙以外,她手与脸颊上都遍布着大大小小无数惨烈疤痕,要是曾经朱雀大陆阿斯兰特现与她并肩站一起,以他那蜈蚣脸儿来衬托妖娆现悲惨形象。那么一定没有人会怀疑她们是一对货真价实父女俩!

    妖娆一现身,那坐纳多多肩头分身就轰然瓦解,化为道道金光奔回妖娆身体。

    “哇!主人!您怎么这么美!”

    看到妖娆第一眼,纳多多就顿时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欣喜大叫!

    就算曾经千百次赞美妖娆都是虚情假意,但是这一次谁都看得出纳多多由衷惊艳!

    仿佛比起人族美女那吹弹可破水骨冰肌,这审美完全与人族不一样纳多多,喜欢妖娆此时一脸是疤像个魔族女修骇人模样!

    “主人,您就是小纳眼前神之光!”

    厚颜无耻地,纳多多就开始流着水口向妖娆蹭来,只可惜还他还没有靠近妖娆身旁,顿时被一脸怒气红衣魂主一脚踹飞。

    阿斯兰特惊悚地看着妖娆脸……嘴巴里简直足以塞下两个鸡蛋!

    “哇哇哇!我女儿!谁把你伤成这样,爹爹要撕了他!”

    阿斯兰特身上蓦然爆发出一股出人意料又非常恐怖力道,瞬间把刚才还与他与刑墨对战,占上风卞通太上长们给震退了三步!

    阿斯兰特一边怒咆一边飞也般地冲到了妖娆身旁,着实不敢伸手去碰触妖娆脸颊上那些纵横交错伤口。

    此时他悲愤得身体战栗,脸色发青,气喘吁吁。胸腔下传来狂兽欲血洗山林疯狂之意。

    “没事爹爹,又没有什么大碍,几天就好了。”

    妖娆却不以为意地拍着阿斯兰特后背,安慰着爹爹极端愤怒心情。有第三枚陨骨手,怀里又抱个恐怖毒宝宝。现她开心都来不及,就算让她再丑个一年半载她都心甘情愿,莫说现身体毒清,只需要重长长皮肉就能恢复如初。

    “妖……娆……魔……女!”

    看到妖娆真身从地下拔地而起,而且浑身上下不知道被什么伤成这幅模样,正站岐连钟上天昊老儿立即咬碎了牙齿,对妖娆啼血地大叫一声!

    他恨她!

    恨她入骨!

    这该死女修连连杀灭天岽与天衡二人,还给昆山宗带来如此沉重创伤,此时他恨不得喝她血,吃她肉!

    天昊眼底泛起层层凶光。

    “哎!”

    妖娆却很从容,很清脆地回答了天昊老儿那声叫唤。

    而后她扬着手掌,用夹带着自己威压啸声突然仰天长啸。

    “兄弟们,人家不欢迎我们,我们准备换地方了!”

    这欢而铿锵声音顿时整个昆山总坛上空回荡,余声不绝,甚至有越来越强趋势!

    这是一个早已经约定好讯号,预示着她已经陨骨到手,准备收兵遁走!

    所以与昆山长老和弟子们还疯狂厮打一起先天大帝手下们,顿时通通喜气扬扬地向后撤离,换纳多多那些魂兽们站第一战线,其它活人都前前后后地返回那漂浮于天际巨大金光巨兽背脊。

    就连阿斯兰特见妖娆这么欢喜,也不好再留心恋战,便直接拉着她向金骨巨兽飞去。

    “咳咳……咳咳咳……”

    而就妖娆与阿斯兰特抵挡着卞通和菡萏子攻击,向金骨巨兽纵身而去当口,身后又传来一阵极响而且延绵不绝咳嗽声。

    “哟,这是谁假咳……这么勉强。”

    妖娆不用回头,就听得出咳都能咳得这么好听,必然源自那傲娇先天大帝。

    那扭曲而且极傲娇,永远站神坛上不愿下来先天大帝,只怕是因为天昊太上长老阻挡而无法如预期一般收取岐连钟,所以依旧钟上静立。

    但他又不想开口叫妖娆帮忙,所以就发出了一连串咳嗽声想引起妖娆注意力。

    胸腔里激荡着闷闷笑意,妖娆转身回头向岐连钟飞去。

    看到妖娆魔女前来,天昊老儿顿时咬着牙,把自己早已经召唤出来兽神从天空中降了下来!

    轰轰轰!

    层云被巨力推开,而后昏暗天幕中突然出现了一张不可思议脸!

    对!是脸……是人脸!

    那瞪得浑圆瞳,与随风狂舞须,实与一个面目狰狞中年大汉无疑,但是那张脸宽度,简直让人睚眦欲裂!

    那哪里是人脸可能长到体积?!足有一个十人都不足以合抱大磨盘一般,一呼气就开始漫天落雪,而且罡风四起,大有把天地吹散趋势!

    “是烛九阴!”

    阿斯兰特立即对妖娆说道。

    刚才这恐怖兽神就出现了一段时间,后来它力量通通被天昊借走,去镇压要叛变岐连钟。不然他与刑墨还有纳多多,怎么可能天昊,卞通与菡萏子威压下支撑这么长时间?

    为了击杀妖娆,此时天昊老儿也不再乎暂时把岐连钟放到一边了!

    “去死!”

    天昊咆哮着向妖娆冲来,那天空中巨大人脸也徒然长啸一声,带着强大威压吼声立即把那些实力不强战神们纷纷震倒,还好大部分先天大帝属下已经踏上金光骨兽背脊,所以即使倒,也倒了自己人脚下。

    妖娆看到了那隐藏于云后那烛九阴赤红如蛇得冗长身体。

    人面蛇身烛九阴。

    她依稀听炎凰说过这种只传奇中出现稀有兽神!它呼息中有冰雪与烈焰,可以变白昼与黑夜,实乃兽神中极为上位一种!

    看来天岽老儿曾经那么急切想要剥夺自己兽神契约与天昊一较长短也是情有可原。因为就算二人实力相当,只要天昊持有这恐怖兽神,那么三个天岽也不会是天昊对手!

    “妖娆,我只需要半柱香时间,你帮我拖住他!”

    就此时,妖娆耳畔又传来先天大帝秘语传音。

    可以听出先天对岐连钟是势必得,能烛九阴与天昊老儿共同碾压下依旧保持如此平静态度,不愧是纵世奇才先天大帝!

    “好!”

    妖娆毫不含糊地回答!

    不就是个脸大如磨盘饼脸蛇吗?她就不信炎凰治不了它!

    “炎火降世,凰皇出!”

    指天而立,妖娆头顶立即出现一片澎湃火海!那些狂野烈火,瞬间把烛九阴吐出冰雪推挡一旁,这就是炎凰炎海召唤阵,一只赤红而妖美异常巨鸟,从滚滚火海下伸出了一只火翼!

    “嘤!”

    一声清亮啼叫声响彻云霄!

    仿佛同时带有驱散人心中阴霾力量!

    也许天人四衰强者,战力都相差无几,但是一旦契约兽神,他们身上尊贵而睥睨天地狂气就足以远超同阶巨擘十万八千里远!

    纳多多,溟苍海,阿斯兰特,刑墨奋力与卞通、菡萏子抗衡,而妖娆却抱着娃娃鱼,与天昊对上了眼。

    ------题外话------

    明儿起开始万~近天气转季,感冒人多,大家都注意喝水和休息哦~!多吃水果么么哒~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