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7:皇叔……出战!

517:皇叔……出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与天昊昆山总坛上空对峙当口,带着符山弟子们悲悯海潜伏龙觉一行人也开始不再安全。

    原本悲悯海守备就非常严苛,所以来时候龙觉选择了从魔海下出现,但是自他们从海中出现之后,大量四宗弟子开始进入魔海,把整个悲悯海包括海内地界通通围成了一个不透风墙。

    如果未救出符山十人前,他们还有希望强攻硬击冲出包围圈去,但是带着这十个没有一点战斗能力,并且身体虚弱到经不起狂风冲击伤员,他们队伍中还得分出战力保护十人不继续受到伤害。

    这样一来,战力减少与行动不便顿时令突围加艰难。

    龙觉又阴到了个太上长老,此时那储人洞穴里除了火纹子,黄须道人,冰星子以外,还捆着另一位冰星子之后到来神宗太上长老。

    掐指算算,上四宗十六位太上长老,被妖娆杀了天岽天衡,又被龙觉细捆了四人,还剩下十位对此次救人盗骨计划有极大威胁。

    龙珊毕竟实力与天人四衰还是有差距,所以被铜虎铜豹击伤后只得郁闷地回归龙界养伤。

    小猊耗了苏体力,回到他幻兽空间中,而同样也被龙珊搞得精疲力竭铜虎铜豹则开始四下找路,与天葵汇合。

    天葵精神力果然不是盖,她大面积地开始搜索悲悯海内所有延绵山脉,把龙觉等人藏身范围越缩越小。

    后终于锁定于一个很狭小范围之内。

    所有四宗精锐世家强者与随后赶来太上长老们这一次都通通下了必胜决心,杀气腾腾地向龙觉所山头进发而来。

    不过此时龙觉也无所谓被不被找到了,反正大战是所难免,他此时只想着竭所能地拖延战斗时间,等待妖娆前来把所有人都装驭兽环内带回冰封城去。

    “继续退,拖延时间,直到无路可退,再与他们一战!”

    看到从四面八方升起密密麻麻战神,龙觉淡然对身后人们说道。

    灵气枯竭苏与应天情,刃部一道守护符山诸人,其它人都精神抖擞地站龙觉身侧,托龙觉福,他们之前都是不费力气阴人玩,实力保存得好好,此时精力旺盛,都积蓄着力量等待终一战。

    悲悯海真正大战将要打响,而昆山总坛战斗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

    那天昊老儿烛九阴兽神果然不是盖,一出场就神威骇人,炎凰依旧无法被妖娆完整地从异世召唤出来,不过双翼与鸟首却已经能进行自由攻击。

    “烛九阴!”

    炎凰一看到那被妖娆形容为大饼脸人面蛇身兽神,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分外激动和愤怒声音!

    看样子,这两头兽神之前似乎还有着什么渊源!

    “炎凰!你居然没有死!你是怎么从万兽墙里脱身而出?妖孽!你怎么能再次现世来为祸人间!”

    烛九阴以世人都听不懂兽语对炎凰恼怒地咆哮,仿佛比炎凰不想看到对方存!

    轰轰轰!

    就因为两只神兽啸声,整个天空就开始翻滚起震耳欲聋雷鸣!那排山倒海气势震得大地上许多人步伐飘摇,完全无法挺直腰杆好好御空战斗。

    “去死吧你!”

    烛九阴狠狠地一吸气,吸气当口,大地狂风骤起,那些细小枯叶甚至是断壁残垣瓦砾都通通被它巨大吸力擒到了天空中。

    “天啊!这是什么风兽,好厉害!”

    昆山弟子们看到从云后出现烛九阴都纷纷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他们很少见过兽神真正模样。特别是那人面蛇身赤红怪兽,此时一个吸气当口,便让他们通通觉得自己身体要飞升而起,直接没入那遮天蔽日血盆大口里。

    以肉眼可见,烛九阴那冗长赤红身体上顿时拱起了一个巨大肿包。而后它便狞笑着所有人瞠目结舌目光中,把那道刚刚吸入肺叶空气又疯狂地吐了出来!

    罡风再从烛九阴口中喷出,就再也不是只夹杂着飞沙走石风刃,而是突然被冰雪覆盖!

    那凝冷空气顺着狂放罡风倾盆而出,顿时像是天空被人撕裂了一个巨大时空通道,那些北方极地中万年冰川下刺骨寒风通通无情灌入天地!

    咔嚓咔嚓咔嚓!

    一个昆山弟子惊悚地看见自己身旁一株大树此瞬间悄然结冰,那些晶莹冰凌自树根攀附而起,疾速向树冠蔓延,一条盘曲于树间小蛇顿时被冻得身体僵硬,直接从树梢下落地,而后“啪嗒”一声地面碎成细小冰棱,那星星点点冰晶飞溅昆山弟子鞋子上,顿时激起他一阵恐怖咆哮!

    “我天啊!好恐怖哇!”

    “那是天昊太上长老神兽!”

    “炎凰!”

    妖娆心底呼唤炎凰名字。不需要妖娆多说,此时炎凰已经双翼大张,苍穹下双双划出两道似振翼又像是舞蹈轨迹,而后头顶合围,完成一次振动。

    随着炎凰双翼舒展又合抱,一只与它身形一模一样火焰巨鸟分身就发出清亮啼声从它身上一飞而起,疾速地向烛九阴所地点冲撞而去!

    此时从炎凰本身上分身而出火焰凰鸟与炎凰等高,那巨大火鸟虚影天空中与被烛九阴喷出冰棱狂风硬生生相撞击,顿时发出阵阵犹如刀剑相交铿锵脆响。

    光是那些夹带着兽神之威脆响就已经惊天动地,所有人惊悚地看着昆山总坛内湖水河流都与声波共振而不断地摇曳激荡,像是被热气翻滚一般,有细小珠花不断水面上跳动不停。

    “那是妖娆魔女召唤兽?”

    就连与阿斯兰特和纳多多等人纠缠一起卞通和菡萏子都忍不住倒吸冷气!

    看看到纳多多第一眼,他们就笃定妖娆魔女必然是这世上邪恶黑暗暗力召唤师,身旁跟着部下都是如那魔族魂灵一般又凶残又丑陋家伙们。可是此时再看天空中烈焰滔天炎凰,就连这些自诩光明神圣强大四宗太上长老们都被从炎凰身上爆发出来尊贵之气映照得自惭形秽!

    那金红巨鸟,好像代表着世上高贵火种,有一种摒除万物邪狞力量!

    随着火鸟之影与烛九阴寒风撞击过程,大片大片轻盈而美丽赤红鸟羽从天而落,美丽得让人心碎。

    如果说那是烈火凝结而成功,那火焰必然是世间精致火,将根根鸟羽还有末端那些轻软绒毛都勾勒得栩栩如生。

    一个好奇昆山弟子忍不住伸手去接那从天空飘落鸟羽。

    红霞照亮了他好奇而兴奋脸颊,然而那鸟羽落他手掌那一瞬间,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根蜡烛般被璀璨地点亮起来!

    连挣扎机会都没有,这因为好奇而伸手年轻弟子,立即灰飞烟灭!

    看到此子被火色鸟羽瞬间抹杀于天地之间,昆山宗弟子们立即扯着嗓子发出阵阵恐怖大叫。

    他们犯了幻界中大禁忌。

    天人四衰巨擘唤兽神为战,他们不急急躲避,还妄图想要触及那些远远不是他们身体可以承受力量……那他们下场定是必死无疑!

    天人境强者恢弘战力,对芸芸众生来说,就是神威!

    天昊老儿才懒得管他那些昆山徒子徒孙们凄惨嚎叫,看到炎凰火力居然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他立即指挥着烛九阴继续吸气喷吐!

    那些夹带着可把顽石冻裂冰屑狂风,甚至扫灭了多昆山弟子!

    一时间天空火海与冰风激烈缠绵。

    飞沙走石让人完全无法张开双眼!

    完全看不出此时到底是妖娆占优势还是天昊老儿技高一筹。也许继续对战下去,不打个三天三夜,完全不能分出胜负。

    然而就妖娆眸中精芒大盛,心中战火越燃越高当口,她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陌生又熟悉钟鸣!

    铛!

    只有一响,却似蕴藏着无天道大手,突然将天空中肆虐风暴与火海硬生生地撕裂一个大口!

    那绵长而悠远钟声天空不断震荡!狠狠敲击着所有人脆弱耳膜。

    “妖娆,我们该走了!”

    此时所有人都被那忽如其来钟声与清朗蔑世啸声震慑,情不自禁地扭头向声音传来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衣袂蹁飞高大男子手持一柄半火半暗短杖,负手立于岐连钟上。

    风,吹拂着他那头乌黑飘逸长发,将他那英俊得脸颊衬托得加举世无双!

    那俊朗眉目,如深秋湖水,倒映着这世界五彩斑斓所有色彩。好似清浅照人,却又深邃得永远也找不见头!

    就连疯狂罡风也不忍心打扰这样傲然于世男子,以肉眼可见,狂风经过此男子身侧都会莫名地减慢速度,平稳而温和地从他发梢间穿过。

    一股不做作贵气浑然天成地从先天大帝身上散发出来。

    朱雀奴部,他是大帝。初元世界,他同样是高人一等蔑世之皇!

    先天大帝身上蒸腾起湛湛金光,有万朵莲纹天地间绽放,而那被妖娆打出一道裂岐连钟裂痕上,也同时出人意料地升起一支莲影!

    那仿佛金属质地莲影自裂痕而生,而后于一瞬间所有人面前展示出小荷初生,莲叶接天,莲花绽放热烈场面。并所有人瞠目结舌之际“咚”地一声附着于岐连钟身上,坚固钟壁留蜿蜒莲之烙印,将那细小裂痕完全遮盖!

    金光大盛!

    岐连钟上被先天大帝镌刻完那朵妖冶莲花,与无数远古时代就存于岐连钟上各种符纹交相辉映之后,那岐连钟呼吸就顿时与先天大帝同调!

    看先天大帝现身与岐连钟变化,简直像是看一场唯美幻境。

    “拿着它们!我们走吧!”

    昆山弟子们滴血目光中,先天大帝陡然把魔王短杖与岐连钟都缩小为一个巴掌可以手握大小,而后潇洒地向妖娆抛去!

    这两件极道幻器都无法进入驭兽环空间里去,所以进行传送时候,两件极道幻器,由妖娆保管。

    “这不可能!”

    天昊老儿猛地吐了一口血,此时已经完全无法再沉下心情一心与妖娆对战!

    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守护了昆山宗千万年岐连钟,居然就这样轻易地被一个外人夺去!

    所有昆山人心里,岐连钟就代表着昆山,昆山与岐连钟同。那些远古历史文书中,记载着昆山总坛数十次迁徙与变化,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无论昆山人走到何方,岐连钟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昆山太上长老们视线以外!

    这么冗长时光默契,让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认为……它永远都是昆山宗秘宝,绝对不会被任何外人夺去。

    然而这噩梦一般不可能幻想,却以如此真实而残酷画面,出现天昊眼前。

    既然先天大帝能把岐连钟缩小为任妖娆小手可以盈握大小,那就意味着,他已经掌握了对岐连钟绝对控制权!

    “哎!走吧!”

    妖娆一扬手,就立即接下了从天空飞来两件极道幻器,两件幻器入手温润,喜得她眼眉弯弯。

    此时也已经不乎那先天抢去了她所有风头。妖娆一跃而起,而后带着众人向金光骨兽上飞去。

    她连那只昆山与她有渊源黑色山猫都没有放过,直接信手一捞,就把它从机关秘境中捞了起来也丢到金光骨兽背脊上。

    众人撤退动作整齐化一,他们联合一起气势强大到不容撼动。只不过听到妖娆魔女准备撤离,所有昆山弟子与三位太上长老便通通向她们围合而去,那么多妖娆魔女属下,想要通通逃走?哼!那是不可能!

    烛九阴因为天昊老头儿心脉剧震而开始急急地喘息。随着烛九阴喘息,天空中流云开始疾速移动,从一团团如绵花般形状被狂风撕扯成道道云线,天空突然变得高远,仿佛像是天庭向上升起,为什么酝酿于云中恐怖力量让出空间。

    炎凰长啸,双翼振动,却也并没有直接去与烛九阴此时将爆发大绝招直接抗衡意愿。

    很所有人都站了妖娆金骨巨兽背脊之上。

    而后只看见先天大帝一挥长袖,那体积巨大金骨巨兽身侧……立即升起无青莲虚影!

    朵朵由灵气凝结青莲虚影一朵压着一朵疯狂绽放,那些花叶舒展声音就缓缓汇聚成排山倒海声音。

    很整个金光骨兽就被那层层叠叠莲幻影给包裹得没有一丝缝隙。

    “大家结阵啊!”

    “妖娆魔女要冲关了!”

    “!合围!不要让它们用这种奇异幻技冲出我们包围圈去!把她们通通拦下来!”

    有人立即大叫着指挥还有战力昆山弟子。他们眼中,妖娆魔女与先天大帝口中叫嚷“离开”,一定是强行突破昆山宗层层防御,想逃到他们再也找不到地方去。

    “荷姬!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菡萏子着急地问着她身下巨型战兽。

    此时矗立于菡萏子身下……是一片碧叶,一朵巨大荷花花王正是她强主战兽之一。

    只不过这平日里好动活泼木灵,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影响,居然一直萎蔫低垂,完全不受菡萏子左右。

    听到契约主质疑,这巨大花王也只会默默摇头。它哪里能向它那没有眼色主人解释……自己荷花对上木皇中绝世木皇莲影,真是小鸟见到鸿鹄,水滴窥见汪洋。它哪里知道木皇莲影攻击有什么作用?

    “该死!我战兽今天倒底发生了什么事?”

    菡萏子气得吐血,哪里知道自己战兽被召唤出来那一个瞬间就早已经被先天禁言!

    吼吼吼!

    烛九阴天空中爆发出一阵恐怖叫声。随着它怒吼,居然有道道雷霆也从云后出现!

    天昊脸上青筋爆起!此时他所有灵气都供与烛九阴驱使,为就是爆出这兽神强大一计暴风绝杀,一定要把妖娆魔女和她那些邪恶部下通通抹杀于昆山总坛内!

    岐连钟,不能被她们带走!

    还有昆山陨骨……也不知道妖娆魔女是否已经沾指?

    天昊不能想象妖娆如果逃出了他掌握,他会面临多大困境!

    沉沉威压从天空落下,压得大地咔嚓作响。就连炎凰也必须规避烛九阴这样锋芒,还有那原本漫天飞舞邪恶魂影们,此时也通通躲入了那包裹金光骨兽层层莲影之下!

    “不管你那莲影防御有多强大,都敌不过我烛九阴兽神强一击!喝!”

    长啸声中,天昊老儿也一跃而起,敏捷地掀起衣角威风凛凛跃至烛九阴头顶之上,一股睥睨天下霸王之息无法遮拦地向大地宣泄。顿时让菡萏子身下荷姬发抖发得加厉害。

    “好强啊!”

    “好像是传说中龙神耶!”

    那些完全不知真龙为何物昆山地子们,错把烛九阴这种也被称为“烛龙”怪兽称为龙,满心欢喜地看着他们敬畏太上长老驾驭上古凶兽向他们敌人发出惊天一击!

    “去死吧!”

    天昊老头儿长须长发被烛九阴下落掠起狂风掀入天空,大风割着他脸,让他原本轻盈衣物也猎猎作响。

    所有人敬畏这摧城焚河力量,纷纷后退千米,给天昊一人留足战斗空间。

    他们坚信,他们强大天昊太上长老,一定能击碎妖娆魔女青莲结界,把那金光骨兽身上敌人们通通轰死轰伤!

    远远看去,天空中出现了一道骇人龙卷风暴!

    那自天庭而出,风暴与冰屑和雷霆交错一起,像一枚无坚不摧巨大金刚钻头,疾速俯冲而下!

    大地被冰甲覆盖,所有人头发都发带绷断,随风乱舞。

    这是大自然恢弘力量,它有将山岳抹成功平地威力,有把河流从大地拉起神威!

    “破!”

    于天昊老头儿啸声中,烛九阴之暴风顿时与那正天空中继续生长青连结界两相撞击。

    高下立判!

    犹如蛋卵被铁锥敲击,那朵朵青莲立即花枝摧残,草叶凋零,发出一声巨大摧枯拉朽声,而后天昊笑声中层层破灭!

    从天空中释放出来狂风几乎把昆山总坛掀去一层地皮!

    看着青莲凋零飞散溃败之景,所以早已经被打得浑身是伤皮开肉绽昆山长老及弟子们总算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看来有天昊太上长老坐镇果然是有保障!他这一击惊天动地,立即向场所有人心里注入了一剂猛药!

    昆山……还有希望!

    “兄弟们!冲啊!不要让妖娆魔女逃了!”

    “杀!杀一个不赔,杀一双赚到!”

    众人吆喝声越发高涨,已经开始有无数人影御空而起,欲将结界洞破妖娆魔女大军杀个措手不及。

    可是就所有昆山弟子信心大增时刻,随着青莲结界凋零,那出现于结界之后无比惊人事实……却瞬间把这些刚刚还嗷嗷大叫昆山人虐得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青莲结界被烛九阴打破之后,所有人想象中……应该是血雨纷飞,一片悲惨之景才对!

    也许那妖娆魔女还有刚才抢岐连钟妖孽可以那恐怖一击中自保,但是她那些属下,还有她容身金光骨兽,一定是大受摧残,重伤加身!

    根本就有没有遭遇预示中疯狂抵抗。

    天昊与烛九阴狠狠地撞入地下上千米!

    整个昆山总坛都剧烈地震动,那只地面上露出半个尾巴烛九阴之身简直让人眼珠子都要爆出来!

    “人呢!”

    菡萏子沙哑地叫着,已经全然不顾自己“仙子”形象,双目失神,双手抓发髻上,直到把自己那些环佩都叮叮铛铛地抓落地也浑然不觉。

    那破碎青莲结界下居然是个空壳!

    谁也不知道妖娆魔女那长有百丈金光湛湛巨大骨兽去了哪里?

    还有她那些邪恶魂兽小弟们!

    那叛变了岐连钟!

    那盗钟男子还有一票**阶战神!

    ……

    他们通通去了哪里?

    所有人拼命地揉着自己眼珠子,可是就算把血泪都从眼中揉出来,他们依旧想必不明白,为什么青莲结界破开之后,只出现一片黯淡星空!

    那黑夜中静静闪烁群星,仿佛是嘲笑着世人兽眸,一闪一闪……笑得格外狰狞。

    轰轰轰……

    大地加剧烈震动陡然出现,那冲入大地千米烛九阴兽身轰然消失,而后一个灰头土脸老头子从滚滚烟尘中飞了出来。

    天昊老头没有大口吐血,也没有对天咆哮。

    他只是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那巨大青莲结界破碎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场面。

    天空花雨纷飞,正像是祭奠这大战之后一片焦土昆山总坛,还有上四宗永恒不灭传说。

    “咚”地一声,那呆滞了半刻钟天昊就直接从天空坠落,倒地上陷入了晕厥。

    当然,妖娆所谓之撤退……并不如昆山宗人所想,一定要大战三百回合,拼死从他们包围圈里撕开一道缺口再把己方所有人从缺口中送出去。

    勤劳空空贼老头与他师兄和徒弟们五天内呕心沥血,为她敢制了一张从昆山总坛传送到悲悯海卷轴。

    当先天青莲花起,她就把所有人通通收到了驭兽环世界中,并握着两件极道幻器,捏碎了这张立即前去悲悯海传送符。

    龙觉还那里,等着她用同样方法把所有人都带回冰封城呢!

    先天封闭青连结界中,她以自己那枚金光闪闪驭兽环实现了一张传送卷轴带走所有人“魔法”!

    估计所有人涌入妖娆驭兽环世界时,脸颊上都带着极为淫荡笑容。其实他们可想知道当昆山臭老头儿们发现结界之后他们突然凭空消失是什么样表情。可是时局又不允许他们继续此逗留,所以他们只能心中遗憾地想象昆山长老与弟子倒了一地热闹场面。

    卞通与菡萏子双双像是被人身后狠狠地打了一闷棍,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看来那妖娆魔女,确是掌握着什么时空秘法,所以才能这样神出鬼没地数次把他们玩弄于手掌之中!

    千百年来……这些自诩顶天立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四宗太上长老们,头一次感觉到了自己苍老。

    这苍老不是天人五衰天道带给他们垂垂老矣面容,也不是独立于世千年风霜。而是自自己骨髓深处缓缓流出一种颓败之气,无法阻拦地……腐蚀着他们疲惫灵魂。

    “妖孽啊!”

    卞通太上长老纵声狂啸,这是回荡昆山宗上空后爆响。

    妖娆捏碎传送卷轴同时,龙觉一方已经开始腹背受敌!

    天葵与随后赶来神宗华虚道人,星月圣地芙蓉子,还有天门铜蛟,铜螭五位太上长老一一汇合,并终形成了对龙觉一方合围之势!

    天空中兽吼震天,所有太上长老都召唤出了他们得意战兽,有三只兽神,一只半步兽神,还有无数五彩巨兽林立于天。

    那恐怖场面,还以为万兽齐聚,欲毁天灭地呢!

    符山弟子们被应天情、苏与刃部战士们紧紧地保护中央。

    而龙觉,水伯,麒麟王,百代明珠,邪冰,魔云长老,邪火老头,伊华老头们则通通出战。

    这些人中除了龙觉与水伯力量能与四宗太上长老相提并论,其它人都只是天人第一衰第二衰战力,原本根本就不可能跟五位太上长老对峙这么长时间。

    可是他们之中,却有一个变态,实力完全超越了所有人预计!

    这还要从一柱香时间之前说起。

    当时天葵带着太上长老与世家强者联军把一直蛰伏于悲悯海白骨银滩内龙觉等人逼到了后一个角落里。

    当那些强大天人四衰气息从远方拔地而起,不加遮拦地不断向众人碾压时刻,所有人心情都降到了谷底。

    他们深知龙珊定已被发现,而妖娆明显又还没有结束昆山战斗。那么此地战力,完全无法与那么多太上长老分庭抗礼。

    预计四宗援军会增加,但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会倾巢出动!

    看着那一、二、三……第五道四宗太上长老身影矗立于天空。把可以逃遁所有方位通通掐断,应天情头上汗水就像瀑布一样朝下流淌。

    五位太上长老啊!

    五位!

    其中三位还有可能是兽神契约者,因为上四宗每个宗门内都有一位持胡有兽神太上长老,现还一兽未出!算上那返回昆山天昊老儿,眼前五位太上长老内囊括了其它三宗三头兽神可能性极大!

    以龙觉,水伯各对一位太上长老战力来计算,还有三位太上长老是自由之身,完全可以轻易地打碎众人防线,把所有人都碾成碎肉或者捆绑起来作为继续要挟妖娆砝码。

    要是这一战没有扛到妖娆归来,那么他们全盘计划就将要终结于此地。

    无论是应天情还是水伯,邪火子脸颊上,都挂着死灰颜色。

    这一战……实是不好打!

    可是就所有人都面露难色,双拳紧握时候,突然有一人轻笑起来打破这死寂气氛。

    “大家不要担心,妖妖很就回来了,只要撑到那个时刻,我们通通都能平安地离开这里。”

    龙觉转身笑着对所有人说道。

    龙觉那飞扬眉目里有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神光,没有人知道他自信源于何方?但是所有人又因为他那胸有成竹清朗声音而瞬间恢复了气力,浑身上下开始有热气继续流动。

    “水伯你对付一个太上长老,不要分心,专心对付一个就好。剩下所有人,也集中火力对付一个。不求将他们一一击杀,只要把时间拖延到后一刻。”

    “把契约了兽神太上长老们通通留给我。这就是我们计划,大家听明白了吗?”

    龙觉这清朗而自信声音立即又把刚刚恢复信心所有人通通再次推入绝望谷底。

    喂喂喂!

    天方夜谭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

    虽然你龙觉有勇气舍己为人,身先士卒,但是你若立即死三位天人长老碾压下,大家岂不是死得?

    这种牺牲,可算是众人认识龙觉以来,他做出失败决定。

    “小伙子很好,但是这一次……你也不要这么拼命啊。”

    一夜战斗中水伯对龙觉印象变得极佳,他可不想看到这么才情艳艳后辈就这样陨落悲悯海上。

    “统领!要死我们跟你一起死!”

    凤狂与修斯也瞬间带着刃部所有人扑了上来,他们眼中,龙觉与妖娆同等重要。要是龙觉不幸死灭于此,他们可绝对没有勇气苟且活着再去见妖娆。

    “我说……我们还是重分配一下战力好。”

    邪火子老头难得正经。

    此时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凝重而可靠上位者霸气,看样子,这才是魔云总坛左护法真实一面。

    “我是说真。”

    龙觉以手扶额,其实他非常想很酷地耍一把帅,但是此时众人却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

    “你们等着!”

    拍开众人拉扯手,龙觉以矫健身姿一下越过所有人头顶,就那样毅然决然地兀自飞入天空,直接没入五位太上长老与无数四宗世家联军包围圈正中央!

    天葵等人诧异目光中,一个茕茕孑立红发男子就这样一脸笑意地从容站了所有人目光焦点上。

    这个场面是相当诡异。

    因为包裹着他,是无以计数联军大部队,五位天人四衰太上长老,其中三位还是兽神契约者。其它天人境强者没有上千也有近百。

    通通虎视眈眈地瞪着他那还算是健壮但形单影支身影。那些充斥于天空中滚滚威压就足以把他撕个粉碎!

    “不不不!不能让那小子就这样送死!”

    水伯恼羞成怒地咆哮!他讨厌那些自以为是不听老人言愣头青年了!

    “前辈,等等!”

    凤狂却一把拉住水伯肩膀。

    “我家统领不是那样人,我们相信他能办到!”

    凤狂双眸内水光湛湛,其实她也很害怕,因为她知道如果龙觉陨落妖娆会崩溃到什么模样。

    但是同时,她又明白,这一点龙觉比较他们加清楚。所以他绝对不会做牺牲自己事情去重伤妖娆。

    他说能,他便能!

    “大家看龙少指令!”修斯站凤狂身后,同样表示对龙觉支持。

    只有应天情看着龙觉矗立于天身影有些发呆。

    无论龙觉有没有震慑三位天人四衰太上长老实力,他那从容又自信姿态都给他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痕迹!

    有些人帅,那帅是装逼装出来,但有些人帅,帅得浑然天成,贵气四溢,这无关于他出生,他容貌。而是他举手投足,一言一行,无处不透露着光明坦荡,还有一种让人灵魂悸动无畏勇气!

    无法复刻勇者心!

    若是一般人,就算不战斗,被那些环绕于身侧密密层层太上长老注视,被无以计数联军身上升起杀气碾压,只怕都会浑身哆嗦,重心摇摆。

    上千恶狼中一只小绵羊。

    可是龙觉此时却一脸笑意,好像完全没有为自己处境担心,从容打量着眼前一切。

    “我们不接受谈判!乖乖被缚,否则立即把你绞杀于当场!”

    神宗后一位赶来太上长老华虚道人知道天葵心软,所以抢天葵之前,无情地对龙觉吼道。

    这一吼之威,顿时震得空气连连颤抖!

    因为此话明显也是说给地面上那些正“瑟瑟发抖”敌人们听。

    上四宗再也不想被妖娆魔女以及她同伙们愚弄。

    如果眼前这红发男子是来说条件……

    那么一切免谈!

    不过龙觉显然不是来谈什么生意才这样一个人冲到天空之上。

    他捻了捻自己垂额前长发。突然狂狞地一笑。

    “绞杀我?你凭什么?”

    语气强硬,铿锵有力,完全没有一丝是来妥协意味,仿佛还像个骄傲君王,站比上四宗长老高地方,冷冷低头蔑视他们脸。

    那嚣张又恣意模样还真把五位太上长老给微微怔了一下。如此狂妄晚辈,他们还是头一回看到!

    虽然眼前男子浑身上下张息着强劲气息,一看就知道他定也是举世难寻天才人物,区区数千年就晋升到天人四衰境地,若是换了平日,确有足以自傲资本。可是现他被五位与他同样幻阶,战斗经验加丰富四宗太上长老包围,他现还继续嚣张,那不是找死吗?!

    “凭什么?”

    神宗华虚道人被龙觉反问得一愣,随即勃然大怒!

    这嚣张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手无寸铁,形单影支前来情况下还这般张狂!

    他小命……不想要了!

    不想要也好,他刚好把他人头收下祭旗!

    “就凭这个!”

    华虚道人长眉飞扬,左手成拳放脸颊旁,一股宏大而磅礴气旋立即他铁拳上凝结,带着让人肝胆俱裂威压!

    “就凭这点雕虫小技怎么够看?把你们真功夫通通使出来吧!”

    龙觉剑眉扬入鬓角,绯红双眸内有野火跳跃。他那性感唇斜斜勾起,脸颊上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神情。

    只让人心魂颠倒,呼吸停滞!

    “你们若是不把真本事拿出来,可是……会,死,,哟!”

    龙觉从他唇下一字一句地吐出这句话,好像是开玩笑,但是又给人一种他正极为认真感觉。

    尊贵而神圣气息从他身上蒸腾而起,那些飘渺而金光四溢龙息中,他眉目也染上金芒。

    “皇叔……出战!”

    只见龙觉一拳狠狠地打自己左胸之上,而后一头巨大真龙虚影就突然出现他身后!

    ------题外话------

    不喜欢…就是给章节起名儿了。555

    话说这次年会读者抽奖有:师覀覀爷、littleball、郭素兰、jeanlee、梦落之繁花、古月影子、我乃纯爷们儿、小小菜花29519、192、悬崖猫猫

    十位幸运读者被抽中,不知道有没有我亲爱里面?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