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8:龙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众人从来都没有听过那样一种声音。

    那种明明不嘈杂,但却让心跳到嗓子眼里差点冲破喉结声音。

    那种明明不急促,但却让人灵魂震惊无法自拔韵律。

    是,就是那种悠长龙吟,不急不乱,从低到高,仿佛可以让人想象声音徐徐酝酿于丹田,而后傲然从长颈中吐出畅。

    那不属于任何一种可被似声音节,带着古朴并尊贵气息,从龙觉身后龙影内缓缓升起!

    巨大真龙之影,出现所有人眼前,并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扩大,那明明是透明虚影,却带着一股真实而无人可以抗衡力量,把簇拥龙觉身侧所有太上长老……

    通通摒退!

    是!

    天葵惊得下巴掉地下,但她双脚却这恢弘龙威下情不自禁地连连后退。

    这个指令没有经过她大脑同意,但是她身体却已经机械化地屈服于那无法形容龙威之下!

    真龙。

    果然是这世上接近神存。那带着极为尊贵血脉生灵,是天地精华凝结一种强大物种,天生就是亲近天道万王之王。

    龙觉此时身后出现真龙虚影,一半金光四溢,一半却漆黑油亮。像是白天与黑夜,神圣与恶魔化身。

    自龙吟散出起,这巨大到不可想象巨龙就从低头沉睡中苏醒,缓缓抬起它巨大头颅,将脖颈升入云霄内,但是一双蓝红异色彩眸,却带着龙族鲜明蔑视天地神情,不屑地扫视着脚下一切活物。

    “小子,我只给了你三次召唤我机会,用完你就得给老子乖乖回龙界了哦,你确定现要使用第一次?”

    有雷鸣般声音龙觉脑海里爆响。

    这么有潜力一代龙战皇,龙皇叔自然不会不赋予他任何力量与好处就把他放会初元世界来,不过只有龙界那严苛环境才能历练出强大龙战皇,所以龙皇叔又不可能不给龙觉设下些返回龙界约定。

    那就是助他三次后,他必须无条件地回归。

    以龙觉那么喜欢惹事又风骚性格,龙皇叔知道三次机会,他很就能用完。

    “我确定。”

    龙觉字字坚定地回答。

    这一战,关于妖娆乎符山师傅兄弟性命,关于解救血十三陨骨,关于先天力量增长,关于所有参战人生死……

    这种情况下使用第一次龙皇叔召唤机会,只有赚,没有赔!

    “哼哼……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那你也知道,召唤老子,老子出战带来恶果吧?”

    那矗立于龙觉身后真龙虚影陡然凝实!那些飘渺于它身侧烟云这个瞬间都化做它周身闪亮龙鳞!

    巨大龙息向四面八方涌开。

    之比于这还身体不断爆涨霸气四溢威风凛凛龙皇叔本人,龙珊小妞确是从任何方面都不够看。

    难怪龙觉宁可被龙皇叔摧残,也死不跟龙小妞较劲。

    “嘶嘶嘶”倒吸冷气声连成一片。

    那些被天葵、铜蛟、铜螭、芙蓉子与华虚道人带来弟子及世家强者们纷纷脸色精彩到无法形容!

    真龙原本就体积庞大,那突然横生于天空中巨龙足有近万尺!而且环绕于它身侧方圆十里内一切都被无情地扫了出去,甚至大地也咔嚓咔嚓地向地下陷落数十尺。

    龙兽一出,天道退让!

    也许五位不断后退天人境太上长老还算好,但是那些跟他们身后长老与世家联军却早已经倒倒晕晕,嗓子眼里还吊着一口气……通通都逃出万米之外!

    开玩笑,谁都不想用自己小命这种庞然巨物下挑衅。

    所有人都记起了这个世界古老法则。天人境召唤师战斗不可亵渎,否则自己立即就会成功为炮灰!

    所以那些面露畏惧联军们,通通逃去了远地方,一脸肃穆地盯着天葵,铜蛟,铜螭,华虚道人与芙蓉子五人背影。心中默默为他们加油打气!

    “太上长老们……我们就站这里看你们争锋了!”

    看着四面涌来联军如潮水一般退去,地面上水伯,邪火子与应天情等人简直睚眦欲裂,差点把自己眼珠子给挤爆掉!

    “我天啊!龙觉这个变态!他身后到底是什么真龙?为什么带着那么强大力量?”

    “以后万万不能惹他啊!原本还觉得妖娆已经够妖孽了,没有想到龙觉才是隐藏得深大妖怪哩!这么恐怖召唤兽,足以震慑任何一方天地了!”

    “不过那头真龙,好像并不是从召唤阵里出来,可能他们还没有达成契约吧?”

    所有人由衷地感叹。

    心情震惊,恐怕不是水伯,当属苏与泠了,他们都曾亲身感受过龙觉曾经战力,也亲眼见他魔王地穴被龙力拉扯离开妖娆身旁。

    他离开时间,说长很长,因为许多妖娆独自经历坎坷,都没有他陪伴。但是说短……又太短了!对于天人境强者冗长数千年阳寿来说,居然让一个人短暂分别之后,有了这么惊人蜕变!

    强到无法想象!

    听着龙皇叔那句:“你知道召唤我,会有什么恶果吧?”疑问,龙觉顿时一声狂野大笑!

    “当然知道,我们真龙传人,要战……则要战个翻云起舞,天地震荡!”

    龙觉啸声喝着龙吟天地间轰然回响。没有人知道他与龙皇叔对话到底意味着什么变态龙战规矩。但是一股势倾五岳战意,却轰然从二者身上爆发出来!

    “哇哈哈!老子就是喜欢你小子打起架来不要命阵势!”

    “来吧!”

    龙皇叔半闭双眼突然狠狠一震,而后天地间便有五股极为恐怖暴风……凭空乍起,分别于神宗华虚道人,天门铜螭,铜蛟,昆山天葵,还有星月圣地芙蓉仙子头顶出现!

    被充斥天地间狂野龙息压迫而出五股龙卷暴风瞬间掠起吓死人威压。

    其中三股都不比昆山宗内天昊召唤烛九阴向先天青连结界冲去时暴风势微!

    只有天门宗铜蛟头上风柱比华虚道人,铜螭,芙蓉子小一圈,昆山天葵头顶风柱粗小一半而已。

    这五股风暴好像并是不为了向五位太上长老进攻,但是风暴出现瞬间,五位来自四宗太上长老纷纷不约而同地吼出了同样一句话:

    “我战兽?!”

    “我战兽怎么自行被召唤了?”

    瞪着头顶风暴,华虚道人心脉剧震到无以复加!

    因为风暴中,他强战兽通通被逼出战!

    华虚道人头顶一只神兽三足金乌王正瞪大了惊恐双眸瑟瑟发着抖。表情明显也不能理解这莫名其妙召唤源于何种力量。

    与华虚道人相同,天门宗铜螭头顶碧落银身螭皇兽神正发出“嘶嘶”倒吸冷气声;星月圣地芙蓉仙子头顶一株红叶开花芙蓉巨树兽神萎蔫不成模样。

    以及铜蛟黑鳞蛟兽,天葵七彩神鹿都出现被龙息所逼出风暴中,通通挂着呆滞表情。

    “你这变态,非要把他们强战兽逼出来才肯打架!”

    龙觉伸出中指对身后龙皇叔笔了一下。

    这便是龙皇叔说“召唤它恶果”!

    龙之傲!

    要战,便要与强者战!

    这是龙神出战铁律!

    所以龙皇叔自行将五位太上长老身上强契约兽通通强逼出来,不管它们是不是休眠,是不是与美女滚床单,是不是洗澡晒太阳拔毛玩沙堆……

    通通,通通滚出来!

    来谒见这世上……唯一兽王!

    何等自信与不可一世?

    “哈哈哈哈!你小子说我,我怎么感觉你战血也沸腾啊?”

    龙皇叔睨着眼睛,不屑地瞟了一眼一脸兴奋龙觉。二人对视,顿时笑得加淫荡。真是臭味相投二人组合!

    这种被逼祭出神兽感觉可真是不好受!

    五位四宗太上长老心智大受摧残!

    虽然遇上真龙,他们确也会召唤兽神出战,但是这种主动召唤与被动现身性质完全是天与地区别!

    想想都觉得背脊发冷!

    一头龙兽,因为自己想必打架,所以眨眨眼睛自己主战兽就得被逼出征,那么这头龙血统之尊贵,气息之狂蛮……到底强到什么地步?

    天葵老肝都颤抖!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等变态事情!

    原本认为上四宗太上长老力量联合,是这世上几乎已经到达巅峰战力,三头兽神,加上一头半步兽神还有自己七彩神鹿难道不足以翻江倒海,摧城焚河?

    这么恐怖战团,却因为一只龙兽出世,而通通非自愿地横空出世,气势直接矮了对方一头。

    天葵眼中闪烁着无法抑制忽明忽暗之光。

    看着眼前赤发男子,她完全无法想象自己正与一个与自己同阶年轻天人强者对战!也许天宗长老降世……也只能给自己,这样震撼吧?!

    “三个兽神给我,剩下两个,你们挑!”

    龙觉狂笑着对地面上已经石化于风中众人招招手。

    这下众人是真信服他之前一人战三位太上长老诺言。

    百代明珠摇着僵硬水伯大声咆哮:

    “我就知道!就知道找妖娆办那件事一定没有错!她身边都是变态!通通是变态!”

    此时百代明珠俨然已经陷入疯狂,不要说邪火子邪冰麒麟王等人。

    看着那赤发男子纤长而有力手指自己身前点点。华虚道人,芙蓉仙子,铜螭三位四宗强兽神召唤师都仿佛受到了极大轻视与侮辱。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拥有兽神契约四宗强太上长老,立世千年,威名赫赫!岂能容这样一个小辈来欺自己头上?

    “小子,你莫猖狂!”

    “受死吧你!”

    “就算你有真龙契约兽又如何?除了血脉之威高于寻常兽神,你还有什么别本事?真正强大召唤师,是无视血脉差别!”

    号令着风暴中被龙兽逼出真身三头兽神,华虚道人,芙蓉仙人,铜螭三人不约而同向龙觉冲来。

    此时他们心中再也没有什么以大欺小,以多战寡于心不忍之情,因为眼前爆发出真龙神威,容不得他们有半点马虎对待心意。

    天葵与铜蛟本来也想加入那三人队伍,毕竟龙觉爆发对他们威胁实是太大!

    只可惜铜蛟一转身就对上了从头到脚都蒙着黑布水伯那迸着火星双拳。天葵则瞬间被数位天人一二衰强者层层包围!

    龙息保护下,五位带着大军来围合龙觉与符山弟子长老世家联军们根本不敢进入暴风一步!生怕龙威与天人四衰巨擘战风中顷刻魂飞魄散!

    “这……这都是阿九同伴?”

    被应天情与苏保护于风暴中钟林子老头艰难地抬起头,惊愕表情几乎已经要永远凝结于他脸颊。

    实是太惊人了!

    简直比那些四宗长老突然降临符山,把他们通通当成通敌叛徒打倒地时还要让人无法接受!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世上有什么力量能让上四宗地宗究极战力通通出战,三头兽神咆哮于天。而这一切,通通因为他那小徒弟,而展现他眼前。

    “啊呀呀呀……妖娆啊,你还真是……为自己找了个妖孽男人!”

    与钟林子惊愕不同,泠却很享受眼前出现一切,他看着龙觉身影,满心都为妖娆骄傲。

    “战就战吧,还非要一出场就把敌人强战兽都激出来,这等风骚,举世无双啊!”

    泠笑得一双异色眸子闪闪发光。

    他强悍魔族体质让他身上伤口比任何人都恢复得,看着眼前正发生一切,他心里大为解气!

    那些狗屁上四宗统治者,不分事非就把整个符山掳为人质,这样无耻卑贱,与神宗脱离瓜葛也罢!

    若不是经脉通通被上四宗行刑者们打碎,此时已经成为废人一个,泠真恨不得自己能冲上天庭,助龙觉一战!

    “芙蓉仙子,辅战!”天空中传来华虚道人啸声。

    华虚道人俨然是芙蓉仙子,铜螭等三位兽神召唤师中领导者,他指挥下,芙蓉仙子坐下那巨大红叶芙蓉花王主株头顶徒然生出一朵巨大花包。

    花包层层绽放,而后开出一朵极为妖艳千层红花。

    但细细看去,红花花瓣上布满了细小锯齿,于风中轻轻蠕动,花朵那娇艳欲滴色泽,不难让人想象,这些巨大如同绞肉机般花朵,是吞噬了多少生机与血肉,才被滋养成这等水润模样。

    这朵吞人巨花,找准了方向中,立即向着龙觉身体攻击而来!

    “哼哼!”

    龙觉冷哼一声,也没有呼唤龙皇叔来帮忙,而是身体瞬间升起大量赤红光芒。

    而后弥漫于天空龙息开始加速地向他身体涌来,与那些赤红光芒交织一起,迅速于他肩头,手肘,手腕等重要部位凝结出……龙鳞战甲!

    真正龙战皇……传说身体内流淌着与龙神一样高贵血脉,手有龙爪之威,体覆无懈可击真龙战甲,是无论体能还是攻防能力都与龙神等同存!

    此时龙觉,已经可以呼唤天地之威,部分结铠!

    这等天赋,难怪就连挑剔龙皇叔都对他赞誉有佳!

    “小衰草!给我家妖妖庭前当踏脚花!”

    看着当空罩来芙蓉花王,龙觉徒手向前一抓,那些原本带着锯齿与腐蚀液芙蓉花萼通通都是生灵禁忌死亡禁区,可是被龙铠手套包裹龙觉拳风,却一拳头轰入巨花正中央!

    顿时一声巨大轰响中,把那恐怖食人花朵直接砸了个稀巴烂!

    纷纷扬扬花瓣从天空飞落,只不过死亡花托上又瞬间重生出三枚崭花头,像是喷吐着毒液三角剧毒毒蛇一般,以惊人速度,呈现螺旋飞舞轨迹,向着龙觉踏云飞起身体缠绕而来。

    看着不死植系兽神超强再生能力,龙觉浅浅一勾唇。就三股花蕊缠上身体前一秒,身体突然爆出熊熊龙火!

    那摒退一切真龙神火顿时自花苞到茎通通燃烧起来,狂野烈火红叶芙蓉株身上迅速蔓延,远远看去,好似一根通天火柱燃烧。

    从一拳轰出到浑身浴火不过电光火石一瞬,龙觉天空中蹁飞身影带着蛟龙出水自由嚣张!

    一个过手,百次拆招,龙觉完胜。

    咔嚓咔嚓!

    被神火吞噬,无奈芙蓉花王只得迅速放弃自己将近一半身体,退出火海,重积蓄生力量。

    看来直接攻击龙神召唤师是一种无效方式,因为不同于一般身体孱弱召唤师,龙神契约者身体攻击能力完全不亚于一头成年真龙!

    “呀呀呀!初元坠落成什么样子了?”

    “你不是曾经给老子翻花园土小蚯蚓吗?”

    此时龙皇叔也不清闲,正指着铜螭太上长老契约那头碧落银螭皇一脸不屑地骂骂咧咧。

    “啊呀呀,鸟族无皇了吗?你这个厨房烧火三足小鸡居然也敢称神!”

    龙爪又指向早已经气得翻白眼三足金乌,还没真打架呢,就已经让三足金乌把精血气得喷出一半。

    “兄弟!灭了这蠢龙!”

    三足金乌对着碧落银螭咬牙一扬头呼喊道,立即得到了碧落银螭点头呼应。

    “不就是龙火吗?老子也是神火!”

    三足金乌身体瞬间膨胀到完全遮蔽整个天幕!

    它原本就是地狱与人间交界之地极烈之火孕育一种三足神鸟,所以身体像是火焰般天空中摊开,以黑色羽翼将东方升起黎明之光完全遮蔽,而后那些浓密黑羽深处立即泛起层层金光。

    蓦然抬头,众人几乎差点把这金乌之羽与黑暗夜空混淆。那些于黑羽下翻滚金色火焰飘渺轻盈,如同被金光浸染幻变流云。

    这些金色火焰积蓄于三足金乌羽翼之下,仿佛正酝酿着磅礴力量。

    轰!

    突然东方天空中有一道磅礴金火爆发出来,那骇人能量顿时夹带着数以千计黑羽之箭向龙皇叔身体穿透而来!

    龙皇叔虽然言语上对这些普通兽神不屑于顾,但是它心里却没有一点轻敌心意。立即调整身形,那些夺命黑羽到来前从口中喷吐出大量龙息,抵御那些箭羽轰击。

    看龙皇叔正与三足金乌对峙,碧落银螭顿时没入层云,没有人能看见它身何方,但是天空中却突然漂浮起一丝丝迷幻气息,一些实力不济天人强者,甚至万米之外视线模糊,脑海里回荡起不知名天籁乐章,那悠扬歌曲醉得人想要睡觉。

    “消磨意志声波。”

    龙皇叔甩了甩头,身体一震,身上顿时泛起层层金黑之光!

    “豁免!”

    那些不入流精神攻击对于龙族浩瀚精神力来说,就像是落入大海水滴,完全激不起半点波澜。

    “铜螭!用些有用攻击!龙族攻击豁免太强了!”

    华虚道人对着一脸震惊驾驭银螭铜螭吐血。心中暗骂,这些天门宗头大无脑四脚发达家伙们,从来都不明白什么是以己之长治人之短,趁着二兽合围之势,他就不能玩点阴招吗?

    “小银!直接攻击!”

    铜螭太上长老看到银螭幻力攻击不起作用,直接又把碧落银螭从云后召回,那银螭是天空之螭,云后吸食大量天空之气身体立即爆涨两倍,亮着它那双犹如银剑一般前爪无畏地向龙皇叔扑来!

    “兄弟,我困住它,你继续攻击它软肋!”

    银螭憨厚地对三足金乌吼道。

    “好!”

    三足金乌眼见自己化羽箭攻击仅被区区龙息就能阻拦,此时已经甚是恼怒。听到银螭自愿为它吸引对手注意力,自然心中欢喜不已。

    “螭血蛮力!以血献祭……天空赐吾辈苍穹神威!”

    银螭狂蛮地叫嚣着,它那银色长身自头顶双眸起,突然像是被投入了沸腾开水,刹那开始赤红荡漾。那血一样鲜血染上了它飞扬长须,攀上了它凌厉四爪还有冗长身体!

    虽然螭身比起龙皇叔那巨如海陆巨大体积还是有些差距。但是螭血蛮化银螭力量也不容小觑,天空中掠起奔雷般巨响声!

    “哦?有意思,还有这样奇战技!”

    龙皇叔也是第一次看到兽神狂化,这并不是兽族血脉天赋,必然源于银螭人族召唤师培养它秘法!

    龙皇叔想得没有错,银螭蛮血化同时,那天门宗太上长老铜螭也瞬间浑身赤红如血!

    只见他身体爆涨一倍之大,脸颊上青筋密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如狂兽般嚎叫,就“轰”地声从地上飞迸而起,如一枚脱膛子弹一般直接向龙觉冲杀而去!

    天门秘法!

    蛮血变!

    瞬间让幻兽与它契约者鲜血沸腾,丹田气海暂时扩大,战力激增,神智疯狂。

    “小子,接招!”

    铜螭咆哮把站他不远处华虚道人都喝得向左侧一斜,差点重心不稳地摔倒。

    “疯子!”

    华虚道人惊悚地看着那风驰电掣冲向赤发男子铜螭背影。以他养尊处优身体,是绝对难以想象硬碰硬召唤师体术之战疯狂。

    只是一吼刹那,蛮血化铜螭就已经跃到龙觉眼前,高高跳起,带着无战意举着巨大拳头向龙觉轰然击下!

    此时铜螭脸颊上青筋已经爆出皮肤,双眼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半点眼白。

    从他身上爆发杀意让天空震动,足以看出此时他心中对龙觉战意有多凝重!

    “来啊!”

    龙觉龙目怒张,顿时怒吼一声,他那被罡风疯狂吹向身后赤红发长如一团火天空中炽热地燃烧。

    那尖尖虎牙仿佛出卖了他过于年轻年纪,但他那刚毅脸部线条却让人有一种恍惚间看到了灭世霸王般莫名悸动!

    “谁怕谁!”

    捏着左拳,龙觉毫不犹豫地对着铜螭巨拳狠狠击去!

    轰!

    二人身体天空中碰撞,立即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爆响!

    轰轰轰!

    余声延绵不绝,一道炎火与金光交织浩瀚之光以二人还没有分离拳拳相接之处徐徐爆发出来,瞬间把天地照得一片明亮!

    咔嚓!咔嚓!咔嚓!

    天空发出不堪重负爆响!好像天地时空都要经不起这样野蛮力量而将要破裂!

    二人相抵双拳一直胶着一起,谁都没有率先分开,那些自身体内爆发出本不可能由那么纤小**承载骇人能量正他们二者双拳上激烈碰撞!

    嘭!

    靠近龙觉数枚三足金乌黑羽箭直接天空中被改写方向。

    而铜螭身上一只葫芦酒壶也直接被巨力碾成粉末!天空中顿时弥漫起一股浓浓酒香。

    这恐怖场面一直继续了数息,看得那些观战长老世家联军们通通都以为自己要窒息,龙觉才与铜螭迅速分开。又再次撞击一起!

    嘭嘭嘭嘭!

    天空已经完全寻不到他们二者身影,只见两道金红残影不断撞击又分离!

    “你赔老子酒!”

    铜螭狠狠吸了一口还天空中残留酒香,而后口里喷出熊熊大火!

    “你滚开!老头儿难道差这点酒钱?”

    龙觉一个飞脚,直接把那不断再生并一直与自己为难芙蓉花王锯齿红花勾到身前,直接用红花抵挡了铜螭火焰攻击!

    红叶芙蓉花王默默流泪。

    “来来来!再来小子!”

    铜螭挥舞双拳把龙觉逼近大地骸骨银滩。

    龙觉像敏捷苍鹰一般低低掠过银滩,他身侧方圆百米内骸骨山岳顿时无人碰触地自行爆裂!

    轰轰轰!

    那些疯狂爆炸骨片瞬间制造出恐怖飓风向铜螭扑面而去。

    那激战场面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跟自己契约主一样,蛮血化银直接冲向盘踞于天龙皇叔!

    二兽爪爪相接,狂风震天!

    “吼!”

    龙皇叔一爪将银螭推开,一爪向天空依旧不断激射黑羽箭三足金乌拍打而去,虽然它身体庞大冗长,可是却没有半点死角可让对手攻击!

    “苏……你确定那些不要命疯子们……考虑过我们几个战力吗?”

    应天情吐着血向苏问道。

    此时应天情与苏一行人仿佛成了完全被人遗弃可怜虫儿,躲避于银滩一处巨石之后。

    位于战场中央,为了防止战斗掠起风暴再次伤到符山弟子,此时应天情,苏与刃部战士们一齐撑起了一个灵气保护结界把所有人包裹结界内。

    但是外面风暴……实是太骇人了!

    应天情灵气疾速燃烧,他相信如果此时结界被战火撕开,那么那些不过战神五六阶孱弱符山弟子们一瞬间之内就会被震得五脏六腹碎成渣渣!

    “我想龙少……至少是打得很开心……咳咳。”

    苏黑着脸说道,此时他眼也滴血。

    “该死!我也想帮你们!”泠狠狠地咬着自己牙。

    可是此时经脉寸断他,身体内一丝灵气都升不起来,充其量,也只是比废人多一点点愈伤体力而已。

    “我想我们可以做点什么。”

    一直歪着头张着嘴处于呆傻状态钟林子老头终于从震惊中清醒了那么一点点。

    “小子们,结符助阵!”

    钟林子一巴掌拍老五老六头顶上,这才让众人一直直勾勾看天眼神从龙觉身上收回。开始为他们自己危险处境出一把力。

    “你们……能行吗?”苏迟疑地问道。

    “钟师伯,不要勉强自己身体啊。”

    应天情与钟林子感情比一般同门要深很多,当初去殇城接他回神宗也是钟林子与王戟两位老头。所以语气里也不由自主对钟林子多出三分敬畏。

    “哎!天情啊。”

    钟林子老头踉跄地站起身子,枯槁手紧紧地握着应天情手腕,这里看到应天情让他心情繁杂地说不出话来。

    “想必他这里,还是因为阿九吧。可是阿九已经有了那个……”

    钟林子抬头看了看蹁飞于天赤红身影,默默地拍了拍应天情肩膀,而后才把自己注意力转到结界上。

    “你们都忘记了,我们是符师,就算灵气干涸,经脉被神宗长老打断,但是我们制符能力,却不会有半点倒退。”

    一边说,钟林子老头一边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并接触到苏与应天情撑起结界瞬间突然变得虬劲而有力!

    沙沙沙!

    那苍老手指疾速于结界上书就着繁杂而坚韧符划!

    一股无法言喻守护力量瞬间融入结界中,立即缓解了应天情与苏灵气消耗。

    没有双手一摊,两脚一蹬地被动等待妖娆救援,人要自救!才有继续生存于这乱世机会与希望!

    还好符山门徒们,从来没想过靠依附他人为生。

    战斗继续。

    三足金乌急得吐血,那蛮血化银螭虽然与真龙打得难分难舍,但是老奸巨猾龙皇叔却依旧半点死角都不露出,三足金乌浪费了大量灵气,却根本无法真正重伤龙皇叔一点半点!

    “怎么办?”

    就三足金乌急得跳脚时候,华虚道人也感受到了自己战兽急燥与迷茫心情。

    华虚道人心中内火不比三足金乌小。

    兽神召唤……本来就不是自己本意,如果不神兽消耗完自己灵力之前有效地重伤龙兽,那么龙兽强行要求神兽降世这种被动压迫,就会渐渐把所有太上长老力量一齐消耗一空,到那时候,才真是上四宗太上长老们要面临一场巨大浩劫呢!

    “本尊听闻过一个秘密……”

    此时华虚道人已经没有什么道义底限,直接对三足金乌道出了一段秘事。

    “这是真?”

    听完华虚道人话,三足金乌眼底顿时流过滚滚幽光。

    “那天门宗不会事后找我们场子吧!”

    “找什么场子?战场上刀剑无眼,银螭与真龙打得那么难解难分,你就算是把银螭杀也有理由可以推脱,何况只是取它一点点血呢?”

    “说得也是,也可以说是那老龙把银螭推到我箭下……嘿嘿嘿嘿嘿嘿!”

    三足金乌与华虚道人一一拍即合,立即开始酝酿一波箭雨攻击!

    看来这些没节操没底线心肠歹毒家伙们已经为了胜利而把铜螭太上长老与他兽神战兽也一同算计了进去!

    可是他们倒底计算些什么呢?

    轰轰轰!

    天空顿时爆发出轰轰巨响,一股比之前都要浩瀚恐怖三足金乌金火黑羽中炽热地燃烧,瞬间把位于火海中央百枚黑羽烧得通身金芒湛湛,远远看去,其中蕴藏威压与能量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去吧!杀了那该死老龙!”

    随着三足金乌咆哮,数量惊人墨羽带着那百枚已经被烧得泛起金光极烈之羽迅速向龙皇叔击打而去!

    蛮血化银螭被龙皇叔按住了脖子,蛮变血色因为龙息碾压而无法抗拒地一点点褪去。

    实是无法正面与龙威抗衡,即使是使用了蛮血。

    所以银螭变得漆黑一片双眸也渐渐恢复曾经光彩,可是钻蓝瞳刚从漆黑狂化中浮出,却突然有一片金光倒映了它美丽眼睛内!

    那金光,刺得它张不开眼!

    噗噗噗噗!

    密集羽箭瞬间无情地刺入银螭心口之处!

    一涌炽热兽血立即飞溅到龙皇叔身上!血浪之高,惊世骇俗!像是一股狂暴海啸瞬间染红了龙皇叔半个身子。

    “我擦!这就是传说中猪一样队友吧?”

    被飙了一脸血龙皇叔顿时松开银螭头,十分无语地抬头看天。

    它心里对银螭抱着可惜心情,因为这还算不错对手居然被它那猪一样同伴重伤成这个模样!

    这种大战中居然出现这样狗血一幕,龙皇叔实无语到凝噎。

    箭击得太偏,它根本没特意防范,可是没有想到这些偏离轨迹羽箭却直接射中了银螭胸膛,把它那银白胸膛顿时打得血肉横飞!

    其实刚刚褪蛮化银螭热血还未平复,这个时候受伤,迸出鲜血会比平时受伤溅出得多。所以此时龙皇叔半身都被鲜血沾染,而失血过多银螭却直接陷入昏迷,身体迅速干瘪从天空坠落!

    “小银!”

    天门太上长老铜螭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咆哮!

    战兽对于他来说,就是同生共死好兄弟!怎么可以这个时刻被……被三足金乌所伤!

    因为银螭力量消失,铜螭身上蛮血也顷刻褪去!

    此时他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自己战兽受重伤吸引,根本没有防备龙觉已经挥出拳风!

    铜螭胸口空当直接暴露于龙觉眼前!

    “我擦!上四宗老妖孽又出什么妖蛾子?”

    只有龙觉才瞬间反应过来……这看似乌龙事件绝对不那么简单!

    龙皇叔是强悍到令天地变色,可是自己还没有与他契约,让它达到超越众生,金身永恒不灭龙神高度,而且它千万年不出龙界,对现初元世界,还有现世召唤师们腹黑内心……太不了解了!

    “皇叔!退!小心有诈!”

    龙觉一面奋力大吼,一边皱着眉头拼命改变自己已经挥出拳风方向!

    他与妖娆都对天门宗心存好感,眼前天门太上长老与自己厮杀这么久也一直正面对战,坦坦荡荡,他战兽受重伤,他甚至立即忘记自己生死之战,发出那么真诚而让人哀伤泣血悲呼,看上去与神宗那些只知道阴人老家伙并不是一路货。

    那么龙觉也不想真伤他断筋碎骨!

    “呀!”

    后一秒,龙觉扭转了自己拳风,借此拳之力速度节节爆涨,疾速向着自己变态龙大叔飞去。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不忘对着呆滞于原地这才想起自己铜螭太上长老吼道。

    “下次再战!去看你战兽!”

    龙皇叔也不是吃素鸟,虽然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但听到龙觉那及时提醒,立即身形立地瞬移!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