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9:汇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皇叔听到龙觉提醒瞬间移动同时,如倾盆暴雨般密密层层淬金黑羽从天而降,有些甚至直接划过了它健壮身体!

    龙皇叔中多箭雨前,龙觉已经一跃而来,对天长啸一声。

    “真龙六式第四式之……天碎!”

    站龙皇叔身前,龙觉长发倒卷入天!身上突然爆发出赤红雷电!

    咔嚓咔嚓!

    雷电以龙力凝结,疾速燃烧着龙觉灵气,不过此一瞬间,仿佛整个天空都被一股磅礴幻力扭曲。

    所有人眼前场景震动并撕裂!

    那些坠入空气中淬金黑羽这些撕裂一切天碎龙力中如暴风下扁舟,立即失去攻击目标飘摇动荡而后纷纷碎裂!

    而不断继续飞腾向上龙觉却沐浴一片灿烂红雷龙力之光中,直接向融化于夜空中,正睚眦欲裂三足金乌飞冲而去!

    “老子撕了你,敢阴我皇叔!”

    龙觉怒不可遏。

    龙觉提醒下瞬移龙皇叔也终于有足够时间来审视自己伤口。

    看着自己胸口正插着几枚箭矢,龙皇叔简直气得七窍生烟!

    自打生出来那一刻,它就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轻易地中伤!

    那些没入龙鳞金色羽箭深深地刺痛了它眼。

    直到此时龙皇叔才反应过来,那爆血银螭之血,只怕带着暂时性破防恐怖能力!

    还好龙觉提醒,不然现后果根本无法想象!

    也许没有防备它,现已经被射成了筛子模样!

    那可是龙族永远都无法接受奇耻大辱!

    这一刻,龙觉身影龙皇叔心中蓦然有了一个模糊地位!高傲龙,从来不把任何生灵放眼里,除了与它生死相契,并肩而战兄弟!

    不是自己不够强,而是空有战力也防不住那些用心险恶,连牺牲同伴来重伤对手都能做得毫不犹豫黑心之人算计!

    因为这些伤,龙皇叔对现初元幻界又有了一层认识。难怪世上再无人坦荡进入龙界与真龙契约,原来现人族宗门强者,都是这等垃圾货色!

    看到那赤发战神幻术居然可以挡真龙身前震碎所有淬金羽箭,那悬浮于苍穹下三足金乌简直睚眦欲裂!

    那可是它身为兽神强攻击之一啊!

    寻常人别说震碎,就连抵挡都成问题,就连它契约者华虚道人恐怕都没有办法保证自己这样密集而迅猛攻击下能全身而退,而那赤发年轻男子,却一边以龙息震荡着天地之息,一边逆行于阵阵羽箭,直接向自己所方向飞来!

    “他他他……他想干什么?”

    这一刻三足金乌兽神真切地听到了自己心脏停跳声音。

    天空卷起红云朵朵,仿佛都是为龙觉怒火而出现,那些像浪花又如熔岩红云迅速聚集于他足下,天空中叠成万丈高塔。

    “那是什么东西?”

    听到兽吼声才找到方向急急返回铜虎与铜豹靠近主战场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龙觉拔地而起场面。

    那头他身下同样怒不可遏巨龙差点戳瞎他们钛合金狗眼!

    “我天啊,怎么又有一头龙!”

    铜豹摸着自己胸口还没有愈合伤,心有余悸地想起刚刚与自己大战了一场黄金圣龙与大地岩龙。

    那两头疯狂家伙已经让他与铜虎吃苦头,好不容易把那两个阎王送走,为什么这里又多出来一个体积加庞大大块头!

    看到铜虎与铜豹身影出现,天葵立即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两位师兄,来助小妹一臂之力!”

    被麒麟王,魔云长老,邪火子,百代明珠,邪冰合力禁锢天葵居然也没有这些实力根本没有迈入天人四衰境地对手身上讨到任何好处。

    她简直无法想象四宗所有未闭关太上长老几乎全体出动还战得如此狼籍,她现只想有人帮把手,让她有一丝喘息机会向天昊传讯,问问他昆山那边战局进行到什么程度?

    “悲悯海妖娆魔女同伙们太凶残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妖娆魔女是只身前去昆山挑衅,如果她强战力都齐聚于悲悯海上,那么很有可能,此时天昊,卞通与菡萏仙子已经把妖娆魔女抓住,那么这边这场狗血大战也可以立即结束了。”天葵心中思维蹁飞。

    只可惜啊!天葵老妪想得太美好了。

    就她看到铜虎铜豹,心中升起那么一丝丝侥幸心情当口,离这战场不远地方有什么敲动空间细小力量……突然于天地间绽放!

    嘭!

    随着一声轻响,一个抱着个木头娃娃,手持两件小小幻器,浑身是伤但身材曼妙红衣女修就点亮银光传送阵,从离战场不远地方徐徐走出。

    “出来吧!”

    妖娆走出传送阵同时,她左臂驭兽环就倏地金芒大盛!

    知道是来打架,妖娆可没有保留一点神秘感,于嗅到悲悯海咸腥海风那一瞬间,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便开始疯狂地叫嚣着“战斗”二字!

    “还你!”

    妖娆一边把手里两件极道幻器毫无留恋地甩回先天大帝怀里,而后足尖轻点,漂亮地回归她那高高矗立金光骨兽头顶枯骨王座之上!

    “我们去助龙觉啦!”

    妖娆一拍手下王座扶手,便直指前方战场,即使隔了这么远,她依旧能感觉到那里沸腾战火要把天烧出个大窟窿凶残战意。

    而就妖娆手指前方之时,所有站金光骨兽背脊,昆山抢得盆满钵盈正一脸得瑟笑意兄弟们,正好看到了龙觉脚踏宝塔红云,霸气四溢召唤熊熊烈火红雷向天庭冲击那一幕!

    龙觉不能容忍,就是这些无耻之徒们好事不做,坏事做绝下三滥手段。

    看到龙皇叔差点身受重伤,龙觉浑身杀戮之息已经完全点爆!

    “垃圾!”

    他向上疾速冲刺速度比三足金乌狼狈欲退速度了三倍不止。嗜血吼声简直让三足金乌睚眦欲裂。

    天碎余威还没有从龙觉身侧散去,反而因为他心情凝重而重聚集!

    轰轰轰!

    排山倒海雷光自龙觉身侧爆发,而后于他手中凝结成了一柄赤红雷霆之枪!

    这是幻力具现化!

    与昆山封山尊者们借地脉之力凝结化意武器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当时与妖娆对战昆山封山尊者们只有依靠昆山总坛本身就蕴藏能量才能唤醒天道化意趋势。而龙觉此时,完全是凭借自己意念,控制自己力量,让一股恐怖得令人心跳结冰天碎龙息能量……化为了他手中无坚不摧恐怖夺命武器!

    “破!”龙觉一声长啸。

    他身影势无可拦,直接洞穿那苍穹下根本来不及收回与夜色交织一起三足金乌身体!

    看上去就像是龙觉持枪直接轰破了一片遮天蔽日乌云。

    可是当龙觉洞破层云,跃至九霄之上后,所有人眼前……开始散落沾染着温热鲜血漆黑鸟羽!

    墨羽倾盆,血光纷飞!

    天地光暗初开,神光凝聚于一人之身!

    “咳咳咳咳!”

    一块黑咚咚东西从天而落,三足金乌完全维持不了自己刚才那笼罩整个天庭巨大模样,化为一只百丈长黑毛三足怪鸟,喷着血向大地直线坠落!

    它契约者华虚道人看着它那下腹被人一枪轰出巨大血洞简直五内重伤,被眼前一切瞬间雷了个外焦里嫩!

    “回幻兽空间!回幻兽空间!”

    此时手足无措华虚道人只记得这样仓惶地大叫,他实难以想象……自己兽神有一天会被人打成这幅凄惨模样!

    要是说龙神血脉高于三足金乌也就算了,可是它是被……被一个幻阶与自己一样年轻男子给伤成这样啊!

    这还是召唤师可以到达境界吗?

    人族战兽神,徒手肉搏!这是能改写历史战绩!

    百丈长巨大三足金坠地,顿时激起大地震动,百里硝烟腾空而起。

    但无论华虚子如何努力,都无法将重伤将死三足金乌收回兽神领域中去!

    因为他忘记了,此次召唤非他本意,都靠那龙神……说了算!

    龙觉打破乌云那一刻,一直被黑云遮蔽东方黎明之光恰好跳出海天之际,把灿烂光芒照射他身上。

    伴着足下塔状层云还有倾盆黑羽,那被世上神圣之光与战血一线环绕龙觉,此时看上去就犹如天神一般,霸气凌云地把天下众生都踏于足下!

    君临天下!

    阿斯兰特一脸震惊地站妖娆王座旁,捏着妖娆小手吞口水问道。

    “那……是那个红毛?!”

    无论龙觉成长到什么地步,身为妖娆老爹,阿斯兰特都对他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看不顺眼排斥感。

    不过此时此刻,看到那小子风骚举世无双君王之相,无法否认是,阿斯兰特心中也开始窃窃欢喜。

    那红毛小子,某些时候,看上去还算是顺眼。

    “那必须!”

    “那可是我男人!”

    妖娆明媚双眸中倒映全是那团赤火热烈燃烧龙觉身影!

    龙觉从来都没有违背过他诺言。

    从那少年分身朱雀世界里牵起她手说:“妖妖,无论你哪里,我都会一直陪着你。”开始,从未失信,只会做得好。

    是,他做到了。

    从朱雀到初元,从破凡境小菜鸟到现叱咤凌云龙火君王。他一直如此坚定而温暖地站她身旁,无论什么时刻,都可以让她依靠。

    炽热之爱,少年们都会遇到。

    但当流年磨灭年少轻狂,爱还能加成熟永恒地燃烧于心房……才算是被上天眷顾人生。

    听到妖娆那么得瑟地嗷嗷道:“我男人!”那些站金骨巨兽上是先天大帝部下都立即吹起轻浮口哨声想要揶揄这小妞张狂。

    可是有什么好揶揄与调侃呢?

    谁不羡慕?羡慕与赞叹这情谊淡薄幻修世界,一双璧人从少年携手,一直并肩走到今日足以震慑初元巨擘传奇人生?

    她没有负他,就算是身旁优秀者层出不穷,他龙界无法回应她呼喊。她心里只有他。

    他没有负她,就算她应运天道异世穿行而来,背负巨大秘密与使命走向这个世界头,那个出身于青魔海龙峰废物少主,依旧没有落下自己脚步,一直为她阻拦横行于前路妖魔鬼怪。

    他一切,通通献给她!

    难莫是并肩行,没有迟一步,没有缓一程。

    乱火,纷乱,背叛,阴谋,时光,乃至不一样天赋,都没有落入只属于他们世界,打乱他们相互凝望眸光。

    这样默契与相守,不需要谦虚低调,引来也只能是羡慕得要滴血妒火。

    矗立于天空正沐浴生阳光龙觉,也不知道是心念一动还是恰好低头,就妖娆扬着笑脸满心欢喜地抬头静看他身姿瞬间,目光对上了她视线。

    明明那么遥远。

    却知道你就那里。

    此时被阳光照眼,龙觉只能看到远方一片朦胧金光。

    什么阿斯兰特啊先天啊通通都只有个模糊人影,但是那坐枯骨王座上妖妖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哟哟哟嘿!本少这一枪轰得漂亮耶!耍帅那么多次……终于有一次被我家妖妖看到了!来我怀里!高喊龙龙我爱你!”

    龙觉瞬间身体一震,风骚之心立即胸膛里爆发!

    做得比想得,看到妖娆率众而来那个刹那,龙觉顿时不自禁地因为照射于身上阳光而不断调整自己身形。

    当那阳光以四十五度斜角,不多不少地刚好照侧脸时,才会把五官勾勒得分明。眼眶阴影深邃,皮肤湛湛有金芒散发!

    龙觉手忙脚乱地天空中寻找着着那个传说角度。

    一阵慌乱之后,他终于摆出了那被金光包裹,下巴微微下压沉思状。而后风骚地对妖娆抛了一个媚眼儿。

    小眼一眨,秋波滚滚……妖妖来啊!

    “嘶!”

    阿斯兰特顿时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嘟嚷着说道:

    “走眼走眼……那红毛还是不行,怎么总是时不时是就抽筋呢?大概身体还是有啥毛病。”

    只有妖娆“噗”地一声喷出来,然后差点笑疯。她第一时间看穿那风骚家伙不断傻兮兮摆姿势目。

    那个四十五度……还是她曾经不小心说漏嘴好不好!

    “!不要让那奇葩骚包被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打残了!我们走!”

    急不可耐地催促着坐下金骨巨兽,妖娆强压着自己胸腔内笑意,带着先天大帝与自己那还摇头爹爹轰轰地向主战场碾压而去。

    从金光骨兽上爆发出骇人威压,远远看去,就像天地之间蓦然又横生出一头兽神。

    这些从骨兽身上向四面八方散出气旋,迫得那些把战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长老世家强者联军一各个都无法靠近。

    有来不及退让者,只要被那金光扫过,身体立即发出咔嚓咔嚓骨碎声响,看到这让人肝胆俱裂场面,那些看自己小命比什么都金贵家伙们,又什么会还不长眼地向妖娆攻击?

    所有人敬畏与诅咒目光中,妖娆就那样恣意潇洒地高坐于她王座中,从容碾过层层防线,直接向龙觉靠近。

    “妖娆终于来了!”

    地面上撑起防御结界应天情与苏简直泪流满面。妖娆要是来得再迟一点,只怕他们不被上四抓走,先要被龙觉与龙皇叔恐怖威压压成肉饼了!

    “那是阿九!”

    这一次,钟林子老头儿总算是没有认错人。

    所有符山弟子抬头眺望那比黎明还要光芒四射骨兽身影,泪水通通不知不觉地就流淌下来。

    他们从未想过,自己平常而低调人生,有一日会因为一个突然闯入他们世界小师妹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比较于上四宗长老突然莅临昆山震惊,还是他们那小小师妹为救他们性命,初元掀起如此骇人风暴让他们无法想象!

    原以为自己生命将要结束于这万里骨海银滩,却万万不相信,有那么一人,守护着他们,甚至不惜与这世上强大宗门巨擘对战到现程度!

    “我来了!”

    妖娆坐枯骨王座上震臂高呼!

    “赫赫赫赫!”

    两方人马会师,那数以千计友方部队中顿时爆发出整齐化一嘹亮咆哮!

    与上四宗一方长老世家子弟兵各个吓得只求自保态度截然不同,妖娆与龙觉同伴们激战这么长时间,不但没有因为战斗而消磨自己斗志,反而因为妖娆从天而降顿时爆发出强劲战意!

    就连空气都嗅出了两方人马气势高低,所以那些炽热风涌,立即从龙觉与妖娆所方向开始疯狂地向天葵等人脸颊上拍打而去。

    看到妖娆出现那一个瞬间。

    天葵简直有一种将要晕厥冲动!

    那妖娆魔女现身,岂不意味着天昊,卞通与菡萏子失败,那么他们三个,现究竟去了哪里?

    “这不可能!”

    天葵顿时爆发出一声凄厉叫喊!

    “这有什么不可能?”

    此时妖娆已经御空而起,与龙觉并肩站一起。她睨着凤目,霸气冲天地对那些正目光呆滞四宗太上长老们说道。

    “妖娆魔女,老身与你势不两立!”天葵不由分说,直接向妖娆冲来。

    以现战力来说,如果上四宗太上长老们还不认清局势,那么吃亏只有他们而已。无论是天人四衰强者,还是双方手里所持有兽神都明显妖娆一方占优。这一战继续往下打,结果很明显。

    但是明显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无法接受这种失败!

    “我们绝不罢休!”

    因为三足金乌重伤而气红了眼华虚道人此时也硬着脖子对妖娆叫嚣。

    他那愤怒双目正太上长老中急急寻找可以支持自己盟友。可是当他目光落铜螭太上长老身上时。铜螭却面无表情地把脸撇开。

    托华虚道人福,铜螭兽神此时还地上鲜血不停流淌,就算他有总总借口推脱也好,铜螭还没有蠢到被人下了绊子还赔笑地步。

    天门宗铜螭太上长老心中明白,若不是那红发年轻男子后一刻放自己一马,只怕自己现也如他神兽一样,倒血泊里不知生死!

    这么比起来,反而是敌人值得敬重一些!

    “你们这些垃圾不罢休就好,老子也不罢休!”

    千万年来一直过得逍遥活,还是头一次被人用那么凶残方法暗算了龙皇叔对着冲向妖娆天葵喷出一口恶气,气乎乎地吼道。

    其实那些插入他胸口淬金羽箭都没什么,它稍稍抖抖那些羽箭就它迅速愈合伤口里化为了肥料。

    但是龙族骄傲内心……却绝不允许自己尊严这样被人践踏!

    所以它大吼一声,一股恐怖龙息就从鼻子里喷吐出来,顿时把那天葵与华虚道人摒退于妖娆和龙觉百米之外!

    “气死我也!”

    只见龙皇叔狠狠地一震身体,伤口与附着于它半身银螭之血便通通震得无影无踪,与此同时,它那巨大身体掠起空气剧烈震荡,却直接把整个天地晃得一片飘摇。

    咚咚咚!

    许多实力不济战神直接被空气剧烈扭曲给震到了地上去。

    而那些被龙皇叔逼着被召唤兽神与半步兽神们也只有强打精神与它继续对战。

    “喔!”

    妖娆惊愕地看了一眼那巨大到像一片海陆龙皇叔,它身前,自己与龙觉简直渺小得犹如两颗小芝麻。

    “我还以为我来晚了,没有想到,你龙神还这么有精神耶!”

    妖娆打趣地拍着龙觉肩头,却没有想到看到是一双也喷火眼。

    “妖妖,谁让你受这么重伤了?”

    龙觉一脸心痛地摸着妖娆脸颊,看到了妖娆脸上留下那些毒腐出来伤痕。

    他那要吃人表情立即让妖娆暗暗把怀里想举手娃娃鱼药草小手按了胳膊下面。

    “没关系,一些小伤而已。”妖娆背脊上已经冒出无数冷汗。

    “老子问候他们上四宗十八代亲戚!”

    妖娆话音未落,龙觉就爆发出一声伤狼咆哮!

    龙觉才不听妖娆解释,也像他那鼻子喷血龙皇叔一样,顿时噼里啪啦浑身爆炸地向已经凌乱于风中上四宗太上长老们冲去。

    “哎!”

    妖娆一巴掌打自己脸颊上。

    罢了罢了,反正已经与上四宗撕破脸皮到这个程度,也不乎什么保留实力,众人吃心里对上四宗憋了那么久气,也是时候一并偿还。

    看着一旁那巨树老妪不良目光,妖娆点头把吃着手指娃娃鱼青草塞到驭兽环内,而后才仰天一声吼。

    “战!”

    昆山与天昊一战,并不是妖娆与炎凰打不死那烛九阴饼脸怪兽,而是那时妖娆根本不需要战胜天昊,她当时只为拖延时间,好让先天大帝将岐连钟夺走,而后带着众人前来悲悯海,所以才匆匆一战就收回自己力量。

    但现不一样了,现所有战力都汇合悲悯海上,无论上四宗太上长老们选择继续战斗还是撤退,她都有完全不会言败资本!

    那声“战”字,顿时得到了所有人回应。

    一浪高过一浪欢呼声,把上四宗气势一再压低。

    “我们……绝不罢休!”

    此时天葵还以为天昊已经被妖娆杀死,所以被龙皇叔摒退后双目已经开始滚出浓浓血泪。

    就算现两方战力她所一方已经不占优势,但是心中爆发誓死杀戮之心,已经完全颠覆她理智!

    她契约七彩神鹿所有太上长老与受伤战兽身前跳动,从此神鹿身上散发出光芒带着一种奇异治愈能力。

    大滴大滴泪水从神鹿眼中涌出,滴滴落三足金乌与碧落银螭身上,顿时让这两只本已经失去战斗力神兽重加入到战斗中。

    “爹爹,先天前辈,我正好还有一件事要解决一下。”

    一边对站金骨巨兽身上爹爹与先天大帝招呼,妖娆神识一边长老与世家联盟数万大军中来回搜索。

    上四宗队伍里还隐藏着三枚“火药”,妖娆知道自己必须先将那三人找出来,不然冰封城随时都却陷入一轮危险中!

    看着那天空中滚滚荡漾凰火,还有那从天空中伸出赤红鸟身。泥绾子目光由浑浊渐渐变得一片震惊!

    他曾经听说过……听说过妖娆魔女召唤兽神是一头巨大火鸟,可是自打今日一见,他才睚眦欲裂地发现,这尊贵火皇,他曾经什么地方见过!

    “泥绾师叔!”

    有两个人影开始迅速向泥绾靠近。那一黑一白二人,赫然正是曾经因为萧家老祖冰封城惹事后,随萧氏去冰封城与妖娆一战无道子与水仙二人!

    “师叔!你看那个!看那个!”

    水仙指着天空中正升起炎凰,早已经震惊得小脸发青。

    “冰……封……城……”

    一身黑衣无道子慢慢吞吞地吐出这几个字,顿时得到了泥绾与水仙认同。

    看来三人都已经记起,现横生于天际巨大火鸟,正是他们曾经冰封城上看到冰封老祖之兽!

    “这一切就能解释‘冰封老祖’为何那样彪悍!明明只是一个混沌大陆边陲冰原小小城主,却拥有撼动天道力量。”

    一提起那破除自己死亡领域“冰封老祖”,此时无道子还有一种心有余悸感觉。

    三人眼中精芒湛湛,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隐藏得极为深重大秘密!

    “此事兹事体大,我们要从长计议……”

    泥绾子先皱了皱眉,他一第反应是立即汇报给华虚道人这惊人事实,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上四宗又为了胜利而不惜一切地去动妖娆魔女老巢,搞不好会像今日一样,反被人家逆杀得狼狈至极。

    何况……他本身就痛恨什么拿别人实力弱小亲戚朋友开刀之类行为。

    “我也觉得,今日一战就已经成这样,太上长老已经对妖娆魔女没有什么震慑威力,你们看要不要……我通知天宗来插手?”

    水仙本来就是半个天宗人,而且她对“冰封老祖”印象还不错,所以浅薄地以为只要天宗出面,也许这场不知道为什么事而打起来“屠魔”大战可以以一种平和方式终结。

    毕竟关于陨骨一事,只有上四宗太上长老们知晓,所有参加屠魔战斗四宗长老弟子与世家强者,通通只以为是上四宗想除掉什么与他们政见不同散修势力。

    “这也许也是一个办法,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既然机缘下知道了这个秘密,就万万不能再让‘冰封老祖’荼毒生灵。”

    泥绾子老头儿忧心忡忡地说道。

    其实打心眼里,他并不觉得上次一见“冰封老祖”邪狞无比,可是为什么被太上长老们一描述,不把她杀死,天下就难得太平了呢?

    三人顿时陷入一阵沉默。不过突然身后就响起了一道银铃般声音。

    “哟!你们是说我吗?”

    这声疑问直接把泥绾子,水仙子与无道子心肝都震碎了!

    正凑一起泥绾子,水仙还有无道子刚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布满伤痕狰狞笑脸!

    妖娆笑得张狂。

    天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妖孽已经带着她帮手们站了三人身后!

    “动手!”妖娆一挥手。

    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情况下,帮手阿斯兰特与帮手先天大帝就一人一锤子,直接把神宗三位封山尊者敲晕……

    而后三人瞬间失去意识粽子就直接被塞入妖娆驭兽环里。

    妖娆,阿斯兰特,先天大帝动手动作那叫一个整齐化一,训练有素,雷厉风行!

    到甚至连那些与泥绾,水仙,无道子站一起神宗长老弟子们都没有看清楚,突然之间有三人消失了长老与世家强者队伍里。

    妖娆抢人同时,龙皇叔和龙觉已经陷入混战中。

    “龙觉,我分身之力时间不多了……一起把那些老不死臭东西一个血教训!”

    龙皇叔嗡嗡地对龙觉说道。

    要是被别人听到龙皇叔这句话,非要惊得把自己牙都吐出来。

    什么?这么强了……居然还只是一个分身!

    确如此,龙觉又没有与龙皇叔契约,龙皇叔自然懒得本体来战,它分身就已经有足够让龙觉挥霍力量,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一次差点被人暗算。

    只怕此时蹲龙界里玩兔子变态大叔,已经开始着手学习人族这千万年来衍生出来厚黑学,以防下次出战,又这么丢脸地被阴上一把。

    “好!打到太上长老们找不到牙!”

    龙觉也早已经气得肺叶燃烧,她妖妖只去了昆山一会儿,回来就伤到了,那这些上四宗家伙们,要怎么赔?!怎么赔!

    一把扼住好不容易被七彩神鹿救起三足金乌,龙觉直接坐它背脊上开始拔毛!

    “哇哇哇!”

    本来就秃得差不多了,又有大量黑羽被龙觉拔下,三足金乌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悲惨日子,今日必是它一生黑暗回忆。

    兽神惨叫声震耳欲聋,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奇战术,纷纷惊得说不出话来。

    龙皇叔斜着眼睛瞪了一眼那受伤严重,伤了心脉还摇摇晃晃想站起身子继续与自己对战碧落银螭……不耐烦地大吼一声,顿时把好不容易苏醒银螭又震得直接晕了过去!

    急急赶来想保护自己幻兽天门宗太上长老铜螭立即感激地看了龙皇叔一眼,向它微微一点头,而后才向晕厥银螭飞去。

    如果银螭不晕,那么它一定会与龙兽激战到后一刻,那一定是必死下场!

    但是铜螭太上长老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被那红发男子放过之后,他真龙战兽又再一次给了他足够退让。

    这是对手对战者一种尊重。

    此时铜螭心中矛盾心情已经无以复加。怎么看怎么都是自己敌人一方行事坦荡。

    不管事非对错,反正承了他们那么多情,他是再也不想与这些人打了。

    妖娆,先天和阿斯兰特敲晕泥绾后又信步回到金光骨兽背脊上。

    先天大帝看了看那顽强不断再生于大地红叶芙蓉,顿时皱着眉头咳嗽了几声。

    其实别看这红叶芙蓉不像三足金乌与银螭一样参与正面战斗,但是它不时重生花头却给整个战场带来了极大困扰。

    经常有人战斗时候突然身后出现红叶芙蓉花影,而后身体某处被它撞击后就开始不停地失血。

    所以先天大帝此时正以他天赋……率先向那红叶芙蓉开刀。

    只听先天大帝咳嗽了几声,那红叶芙蓉就开始迅速萎靡倒地,任凭星月圣地芙蓉子怎么呼唤,就是再也无法从大地吸收能量重舒展身体。

    这一招虽然无声无形,可是惊得妖娆双眼瞪得浑圆!

    比起龙觉与三足金乌打得那么声势震天,看样子还是先天大帝悄无声息地杀人厉害啊!

    “我一直想问,为什么前辈木皇威压……有这么强呢?”

    妖娆看到此情此景,就算战斗中,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妖娆,你知道所有兽神,都不是永恒兽神,它神位,是可以不断被人挑衅与取代吗?”

    先天大帝一脸灿烂笑容,差点把妖娆给闪得双目失明。

    “你是说……你已经取代那星月长老植系兽神地位,成为一代……兽神吗?”

    说出兽神这两个字,妖娆简直要吐血了。

    先天……兽神。

    “非也,非也。”

    先天摇着头,立即把手指摆成了拨浪鼓。

    “植系兽神神位不只这一个,天宗长老们,手里应该也契约了很多植系兽神。不过许多年前初元世界一位强植系神王,是株青莲。我只不过恰好,得到了它种子,并把它成功捕获为我身体。所以顺道儿……我也拥有了它王威。”

    先天大帝轻轻地笑着。

    看来之前只把他当做木皇,真是小看他了。

    第一次这么详细地交代重生之秘,但这些天方夜谭灌入妖娆耳际,还是让她有一种脑袋晕晕感觉……

    强植系神王,种子,身体……这些字眼直接妖娆脑海里打转转,乱得她只想翻白眼。先天大帝之无敌,举世无双!

    “接下来把那些烦人东西,通通都送走吧!”

    妖娆还有些失神当口,先天大帝已经从袖袋里重拿出了岐连钟!

    直到看到岐连钟,妖娆才缓过一口气直接对着那还天空中与从太上长老们激战龙觉喊道。

    “龙龙,回来!”

    有极道武器手,足以令敌人退却千里!

    “水伯,您也来!”

    呼唤完龙觉,妖娆又开始四下寻找水伯身影。

    被妖娆唤回,龙觉,水伯立即出现她身侧。

    没有了这两大主力对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拦截。天葵与华虚道人等再一次向妖娆和龙觉碾压而来,此时除了兽神之外,他们还召唤出了自己幻兽空间中其它强大战兽,一时之间,天空兽吼不断!

    只有巨大龙皇叔与那些无以计数战兽对峙,只不过龙皇叔许诺龙觉三次召唤机会……通通只有分身降临而已,所以大战继续了这么久,它那巨大身体,已经隐隐有随风消散趋势。

    被妖娆叫回龙觉与水伯,看到先天大帝手中那枚小小金色小钟后,顿时都明白了她用意。

    昆山宗极道幻器岐连钟!

    龙觉还好,已经习惯了各种不可能发生事件发生妖娆身上,所以目光落岐连钟上,双眸也只微微地缩了一下。

    但水伯明显就无法抑制内心澎湃了!

    他本是世家强者,虽然实力与上四宗太上长老相同,可是因为与上四宗不亲近关系,还从来不曾这么近距离之下靠近一件绝世极道幻器!

    “我我我……我们能用这个?”

    水伯此时说话声音都开始有些结巴,左手伸出又不敢碰触那光滑钟壁。

    “嗯!它现打上了我烙印,可听我号令。”先天大帝胸有成竹地回答。

    ------题外话------

    我觉得有时候吧,放些歌来看小说很带感~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