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22:司徒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天地变色,妖气冲天!此时天地完全陷入一片狰狞之景内!就算是魔王挥军而来,都完全无法这一瞬间营造出如此骇人气势!

    “这不可能!”

    灵果老头下意识地对那破海而出黑衣人发出自认为强一击!

    如果眼神特别好,就立即可以看见,无数金色小小丝线从灵果老儿手里发出,而后瞬间空气里结成一道透明天网,将来者层层包裹!

    原来这就是灵果操纵空间方法,他抽取了那些隐藏于虚空下时空天道轴线,然后自己手中重组合,以创造出独属于他本人空间!

    这需要对空间天道造诣极深才能做到,同时也需要对空间天道极为熟稔才可以破解!

    这等天道战,完全不是天人四衰召唤师可以想象东西。

    “破!”

    看到那些规则之力向自己身体包缠而来,黑衣带兜帽者顿时冷哼一声,而后灵果老儿睚眦欲裂目光中把那些繁杂天道经纬线一根根从自己身上捏起,而后于双手间揉成一团弃入海中!

    “滚!”

    沧海一声啸!立即引得汪洋之水向灵果倾盆浇去!

    这恐怖场面,好似整个海洋龙骨与地基都发生了倾斜,所以那蕴藏着无数赤红暗涌宏大水体便疯狂地向灵果冲刷而来!

    只有对天道领悟力还远高灵果一头,才能如此轻易揉碎空间经纬,翻转海天!灵果老头儿此时已经有一种要飙血感觉!

    “丫头!来!”

    只见黑衣人一边御海向灵果扑打,一边向妖娆伸出了他左手,连手指手掌都被包裹于层层黑布之下,完全看不到此人身体任何一寸肌肤。

    “哇!师尊,你可来了!”

    妖娆顿时泪流满面地向黑衣人纵身扑来,然后大声嚎哭!

    “你徒儿我从小就幻想着成为能横行天下无用二世祖啊,现您老人家出现,徒儿心愿是要达成了吗?”

    “前辈!前辈我们等你等得好苦!”

    龙觉见此架势,顿时也毫无节操地一扑而上。抱着黑衣人大腿就不肯放手了!

    一边这样声泪俱下地悲泣,龙觉一边从牙逢里挤出只有妖娆才听得到声音小声问道:

    “这人是谁?”

    龙觉完全不知道来者是什么身份,反正他不会真是血十三!

    妖娆揉着红通通眼睛,死死扒黑衣人身上,也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

    “不知道,完全搞不清楚。管他是谁,先抱紧再说。”

    “对!”龙觉手立即又用力了一些,像妖娆肯定地点点头。

    说罢,二人又嗷嗷地撕扯这黑衣人衣角,像狗皮膏药一般贴他大腿上不肯松手。

    这两个人毫无节操模样,就连那开始自己不打招呼就出来演戏黑衣人胸膛下都响起一声闷闷咳血声……看样子,他内伤了。

    “血血血血……血魔重生?”

    亲身感觉到对手那恐怖力量,还有远比自己还强大威压,灵果老头顿时惊得话都说不利落,歪歪嘴角甚至有一种随时都能吐胆汁冲动。

    实是太恐怖了!

    还有那妖娆魔女与真龙召唤师对黑衣人毫无间隙亲昵都直白地说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血十三还活着,而且活得很精神!不管化龙血池有没有被解开,至少他分身强度,已经完全不是任何一个天宗长老可以抵挡!

    心中瞬间升起无数关于血魔记忆,那些原本只存于前辈口中与远古文书中凶残和血腥与此时那破海而出人影两两叠加,顿时将灵果老头儿心中恐怖无限放大!

    “啊啊啊啊!”

    灵果老头狂叫,心中剧烈震动已经让他全然忘记了抵抗,甚至于那滔天狂浪向自己扑打而来他都没有提前招架,任凭风雨将他完全吞噬!

    看到天葵与灵果身影没入水里,黑衣人立即一手扯着妖娆,一手扯着龙觉,内伤深重地说道:

    “爱……爱徒,我们走吧!”

    呼啦一声,这三人身影就立即从原地凭空消失!

    妖娆这疯狂迅速遁走中只能勉强张开自己眼睛,她感觉到了,此时黑衣人御空而行,并不能完全算作“御空”,而是他每落脚一地,就只见虚空散发出一股淡淡金色光芒,看上去像极了灵果老儿手里天地经纬浅光。

    看来这是一种特殊移动步法,不但速度极,而且每一步间也折叠了空间,顿时令此人瞬间转移距离以万里为单位来衡量!

    “这就是天人五衰!掌握法则之力,并将法则动用于所有行动中,难怪别人都说天人第五衰是堪比天地存,因为若想妄图与他们一战,就是与这个世界存本元抗争!”

    妖娆心中惊愕地想道,虽然不知黑衣人身份,但他实力可见一斑。

    “你看见了?”

    拉扯着她黑衣人同样看到了妖娆目光聚焦地点,顿时比她诧异地问道。天道规则,只有天人五衰者,才能真切以肉眼窥见。

    “看到什么?”

    妖娆眨了眨眼睛,立即一脸无辜地反问。

    “唔,没事。”

    黑衣人淡淡声音融化于狂风中。

    那被巨涛阻隔于原地灵果,此时才好不容易拉着天葵从深海之下搏击而出,不过那狼藉模样却让人极为解气。

    “师傅……那那那,那真是血十三分身?”天葵上牙打下牙地问道,一看就知道被眼前凶煞场面吓得不轻。

    “为师也……不知道。”

    被冰冷海水一激,灵果老头心中震惊之情悄然退去,取而代之是深深迷茫。

    此时他不能断言那不是什么人布下一个迷局,以血十三当年之恐怖来影响自己判断力,但是可以笃定是……那黑衣人至少是一个他未曾预测人物,他实力五衰强者们中是毋庸置疑佼佼者!

    “也许只有天榜上人,可以与他一战,可是他又不像老夫认识任何一个天榜强者……或者,他是魔族巨擘,也说不定啊……”

    完全失去妖娆魔女逃遁方向和气息,灵果老儿此时只能站还未平复海平面上怔怔地发呆。

    灵果发呆当口,妖娆和龙觉已经被那黑衣人拉扯到一片不为人知海岛之上。

    远看脚下魔海,已经蓝中泛紫,这说明此地已经接近生命禁区,传说整个紫魔海,都是魔族大本营。

    “咚咚!”

    随着两声闷响,妖娆与龙觉就被那黑衣人直接丢到了一片草滩上。要不是他奋力抛出,只怕这两个没节操家伙还要抱着他大腿死也不放手。

    把二人丢下后,那黑衣人自己才缓缓落地,顿时从他那宽大黑衣下传出一阵奇怪而细小金属摩擦声。

    妖娆笑嘻嘻地从地上爬起来,立即向前一拱手说道: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龙觉立即又妖娆之后补上一句。

    其实三人都知道,刚才借血十三之威名,不过是用来吓唬灵果老头而已。

    妖娆对血十三多熟悉,只看一眼就知道眼前这纤长而单薄身体,不似血十三生龙活虎,不要说他凝结煞气,完全比不上真正吞人凶煞戾气!

    不过其实以黑衣人身手与威压,妖娆相信正面战斗,他绝对不会败于灵果老儿之下,出此速战速决借名妙策,不过是他不想让灵果发现他真实身份罢了!

    因为以上种种迹象,妖娆立即猜到眼前人,必然是一位实力灵果之上又于初元幻界赫赫有名而且容貌辨识度很高人族强者!

    可是这样人,为什么会来救自己呢?这一点妖娆完全想不通个所以然来,难道自己又什么不知不觉情况下,结识过什么天宗长老?

    “我叫司徒清。”

    黑衣人很立落地报出了自己名字,而且还一并扯下了自己兜帽与面具。

    这黑衣人扯下兜帽与面具后,妖娆和龙觉直接都疯了!

    看到那张脸,妖娆顿时觉得自己心里酝酿大喊:“哇,前辈原来是你啊!”表情通通都烂了肚皮里。

    此时她心中只升起一种于风中凌乱感觉。

    “我天!这妖孽是谁哇?”

    眼前男子之美貌,完全可以把世上大多数女子通通秒杀!

    肌肤白皙如玉,长发垂地蜿蜒,长眉就像是远山雨后青黛,那迷醉颜色让人越看越无法自拔其中。若不是他那双浸染着岁月霜华眼出卖了他实际年纪,任何人都会立即迷失他水骨冰肌之下。

    薄凉唇微微抿一起,让人完全无法把那个刚才搅动暗力与灵果疯狂对峙黑衣人联想一起!

    这等美,放女人身上就是祸水,放男人身上就是妖孽!

    龙觉期待地看着妖娆,结果却发现妖娆比他加迷茫地与那名为司徒清妖美男子大眼瞪小眼。

    “咳咳……”

    此时龙觉,只能用干咳嗽来缓解三人气氛尴尬。

    不认识……

    好吧!不管司徒清是谁,反正他生死之际拯救自己与妖妖与水深火热之中,又肯二人面前崭露真容颜,这不知为何方神圣强者,必然不是敌人。

    龙觉所想,就是妖娆现所想。

    但是与一个完全搞不清楚恐怖强者搅一起,显然也令刚经历各种波折妖娆无法安心。

    “啊啊啊!原来是司徒清前辈啊!久仰久仰!”

    久仰个毛线!

    翻自己记忆,妖娆也没有从回忆里翻出半个跟“司徒”有关系人名。她此时所有心思,都放了“速速离开”四字身上。

    “多谢前辈救我二人性命,它日如果有机会,我与龙觉一定偿还今日欠前辈恩情……那么请问现,我和龙觉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妖娆一脸堆笑地向眼前男子问道,无比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肯定答复。

    “你们倒不欠我什么,反而是我欠了你们人情。”

    “如果后不需要我出手,我都不知道要拿什么来感谢你们两个了,居然这么大祸都敢闯,为救神宗符山那几个家伙,不惜得罪天宗,你可知道,得罪天宗有什么下场?!”

    司徒清倒没有接妖娆话茬,反而捂着唇兀自地说出一堆让人莫名其妙感谢之语。

    只见他突然从黑色长袍下露出一只扣着银质镣铐脚,那银光一闪,立即刺痛了妖娆与龙觉眼眸。

    不过此时司徒清斜斜目光,却是落了妖娆身上。

    原来这司徒清,也是一个罪人!只怕是得罪了天宗,所以才落为阶下囚!

    “难道是因为他也身负黑暗之力,不过刚才那些暗元素非常生硬,感觉……一点也不像是他与生俱来力量。”

    妖娆心中暗暗揣测,只不过现让她不解,并不是这司徒清为什么会得罪天宗又出现悲悯海内拯救自己事,而是……

    他干什么感谢自己?这个世界疯了吗?

    一堆问号堆积妖娆头顶,她尴尬地抽搐了一下嘴角,努力挤出一个比较哭还难看笑。而后吞着口水弱弱地问道:

    “这个……请问前辈,您……您到底有什么可谢我?”

    “有什么可谢你?”

    司徒清诧异地把声调提高了七分,然后瞪大了他那双祸水般凤目,破音大叫。

    “谢你救了我儿子啊!”

    “什么?儿子?你儿子是谁?”妖娆撕心裂肺地大叫。

    此时妖娆与龙觉此时简直被司徒清给虐爆了,他每一句话,她们都完全无法听明白。

    “什么?!你们不知道我司徒清名字?我儿子居然没有跟你们提及他如此威风强大老爹?”

    看到妖娆震惊模样,司徒清明显比妖娆和龙觉还诧异,只见他气歪了嘴非常郁闷地连连大叫。

    “把泠放出来,我要亲自问问他,曾经天榜第七强者老爹,哪里丢他脸了?连他生死与共朋友都不知道他老爹名字,实是太过份了!”

    “对对对!就是从你这个圈圈里把司徒泠给我放出来!我亲眼见你能收进去!该死小兔仔子!让我狠狠教训他!”

    司徒清气恼地浑身颤抖,手指直指妖娆驭兽环,大片大片碧草直接司徒清足下枯萎。

    而妖娆听到“泠,司徒泠,天榜第七”之类骇人字眼,也立即听到自己心里传出枯木摧枯拉朽声响。

    被此一提醒,妖娆这才从眼前那个气得七窍冒烟妖美男人脸上看出一点点被泠继承了特点。

    比如白皙肤色,还有祸水般眼眸,只不过泠血脉中还有源自于母亲一方魔血。这使得他看上去比他老爹强壮英武了许多。

    若不是因为确无法忽略相似,此时妖娆根本就不敢把泠从驭兽环内叫出来,让他直面这个俨然已经委屈得开始抓狂妖孽男人司徒清。

    “泠……”妖娆小颤抖地摇着驭兽环:“我……我找你有点事儿。”

    “妖娆,才到冰封城吗?我们已经开始开庆功宴了哦。”

    被妖娆召唤,那经脉被打断,魔角也收不回去泠好像此时一点都不乎自己身上伤痕,一边啃着烤猪蹄,一边声音含含糊糊地从驭兽环里走出来。

    他还想着妖娆已经把众人安全地带回那个被描述为神迹冰雪巨城里了呢。

    结果一口烤肉还没有咽下,他就立即被一双铁拳直接揉脸上,嘴里烤肉也没被咬几口地直接滑落喉咙,然后直接卡了嗓子眼里。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成为废人还会被攻击。

    “咳咳咳咳。”泠立即剧烈地咳嗽起来。

    而后他才看清那正揉他脸妖孽男子,泠顿时从咳嗽变成了咳血。

    “救命……”

    一把丢下手里烤肉,泠开始司徒清手里疯狂挣扎,他嗓子眼里卡着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所以便拼命回头,想从妖娆与龙觉那里寻求帮助。

    结果是五内重伤地发现,那没有节操二人早就抱成一团躲到百米之外,惊恐地看着自己被人攻击和揉捏。

    “小泠泠……你一个人符山,过得可还开心啊?”

    司徒清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一脸狰狞。

    “放……放开我……”

    泠弱弱地反抗,不过不用怀疑,他反抗还萌芽状态就立即被司徒清扼杀于摇篮之中。

    “对了,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向你朋友们介绍过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实力强大威名赫赫……老爹呢?”

    司徒清一边嫉妒得双眼爆火星,一边对妖娆和龙觉露出温暖和煦微笑。

    当然,回报他,也是妖娆和龙觉挤出来生硬笑脸。他们好怕怕。

    “遇上被上四宗太上长老盯上危险,你也不通知老子,小样儿,是想送死么?翅膀长硬了,想与老子脱离关系么?”

    司徒清一把抱起憋得铁青泠头,死死地按自己怀里蹭来蹭去,十足一个变态老爹模样。

    被烤肉噎得死死泠,终于因为忍受不了司徒清虐待,而发出一声悲怅嗷嗷声晕厥地,四肢抽搐了一下就再也不动。

    看着司徒清对泠“浓浓爱意”还有他那娴熟施虐待手段,妖娆终于明白为什么泠打死都不喜欢别人面前提到自己老爹原因。

    要是她爹爹疯到这个地步,她也不想相认哇!

    看到泠翻着白眼晕倒地,司徒清这才脸色重恢复正常,那妖孽脸颊上甚至立即浮现出一种极为怜爱与温情表情,伸出一双纤长而白皙手,泠周身大穴上缓缓摸过。

    这份凝重而慈祥感觉,立即改变了四周空气温度。

    妖娆双眸一缩。

    此时妖娆敢打包票,这个表情,泠清醒时候一定从来没有见到过!

    因为那无以覆加宠溺中还带着丝丝隐忍,好像司徒清一直克制着自己,从不泠面前流露自己这样一面。

    “这孩子,真从来没有提过我吗?”

    蹲地上不断为泠输入灵气司徒清,有些难过地轻声问道。

    此时被司徒清灵气滋润泠,不知不觉中脸色红润起来,头顶上魔角也“噗”地一声化为淡淡黑芒,没入发下消失不见。

    看来就算没有百里尘,司徒清照料下,泠也一定能恢复如初。

    听到司徒清那落寞讯问,妖娆与龙觉这才走上前来。妖娆眨着眼睛轻声回答:

    “提过,他说他关系与您一直不好,小时候吃了不少苦,所以他才与钟林子师傅那么亲近。”

    就算司徒清实力骇人,但是妖娆此时也不会说谎去讨他开心。

    听到妖娆这么说,司徒清眼圈顿时有些泛红。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再次把衣角下扣他身上银镣铐亮出。不知为何,妖娆面前,居然没有隐藏自己真心。

    他清朗声音天空中徐徐拂面而来:

    “这孩子生母是魔族,我又因为通敌之罪被囚禁于一处荒芜之地,这孩子……如果不让他从小体会无情和残酷,他活不到现。”

    非常简单一句话,却真实地道出了司徒清心中辛酸与无奈。

    自打泠出生起,他就属于被人族所厌弃孩子孤单地活这个世上,纵然司徒清想保护,也因为自己深锁牢底而有心无力。

    宠爱他又如何?然后让他成为别人攻击自己棋子?让他看不清这残酷世界,而后被加倍伤害?

    唯有厌弃吧?

    看似无情放任,是这可怜父亲,能为泠做唯一一件事。

    让泠从他身上看到世间之残酷,而后学会弱小时候保护自己。让人以为泠并不是自己软肋,然后才能默默看着他孤单但不受束缚地活下去。

    大爱无声。

    妖娆心中咯噔一响,立即有一种酸酸感觉涌上鼻尖。

    是啊,如果真是无情,又如何会身陷囹圄之际还带着镣铐分身而来?为何如此乎泠有没有跟他好朋友们提到自己?以及因为泠伤而紧紧地攒着拳头?

    他不是不喜爱,而是非常非常宠爱着泠。

    “司徒前辈。”

    妖娆立即向前走出一步,笑盈盈地对司徒清说道:

    “泠师兄曾经给我吹过一首曲子。”

    “喔?”司徒清扬了扬他好看眉,不明白妖娆为什么用这样表情提到这样看似没有意义话题,但他依旧安静地聆听。

    “不过那曲子没有任何声音。”

    妖娆一边缓缓地说,一边回忆起那一日她神宗狠狠践踏完应天情赤诚心意后,泠带着她回符山于山坡上对她说那番话。

    回忆时候,妖娆心境也仿佛回到当初,心跳加,目光也投向飘渺远方。

    “当时我问泠师兄,为什么曲子是没有声音?他回答我:‘没有听到过,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就像你狠心温柔,虽然别人不会懂,但你自己明白,你做所有,不过是所有选择中……温柔一种。’”

    一边回忆,妖娆一边扬起暖暖笑容。

    她微眯着眼睛,轻轻对已经听得入神司徒清说道:“所以我觉得,泠师兄是能知道,您温柔。”

    “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去回应,或者说,他同样也想保护你,所以才远远地避开你,你们父子二人都是一样,很想保护对方而已。”

    妖娆声音这空旷天地间激荡。

    风此刻停驻于四人之间,好似时间此一瞬停驻于这片绿野。

    沉默良久,司徒清突然灿烂一笑,从呆滞中清醒,而后对着妖娆说道。

    “你,真是一个温暖孩子。”

    ------题外话------

    亲爱们,国庆乐,崭一个月又开始了~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