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23:第四枚陨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仿佛被妖娆话开导,此时司徒清脸上洋溢着湛湛光华,与之前那妖气重重又一脸哀怨表情截然不同。

    因为他心境开朗,就连肆虐于旷野上海风也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司徒清指着妖娆,微微勾起了他祸水般薄唇,而后一字一句地说道。

    “司徒家是星月圣地第一宗姓,我被囚后依旧守护星月圣地地宗不受外敌入侵。鉴于你这小妖女连昆山总坛都敢攻打,连上四宗太上长老都敢挑衅疯狂性子……我得警告你,星月圣地,你不可染指!”

    字字铿锵,震得妖娆心里发憷。

    司徒清那笔直直向妖娆白皙手指,此时散发出一股像是锋利刀刃一般恐怖寒光!

    妖娆头顶汗水立即就流了下来!

    我擦!不用司徒宇威胁,若她知道坐镇星月总坛人并不只有星月太上长老,还有司徒清这个妖人,打死她她也不会去星月圣地送死啊!

    曾经天榜第七!天知道他强到什么程度?是屹立于世界之巅上第七人啊!就算把先天与极道幻器都带上,也扛不住同样能发动极道幻器司徒老妖吧?

    “还好这一次因为与昆山有仇,所以挑选进攻场所是昆山,不然要是惹到星月头上,只怕我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吧?”

    震惊之余,妖娆心底又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怨气。

    “喂喂喂……司徒老妖,你刚才还说要感谢我救了你儿子,难道你就不能顾念着这份情谊放我一马?非要这么凶残地以大欺负小吗?”

    “星月圣地就算是不能摸老虎屁股,为了后一块陨骨,我也一定会去与你一会!”

    妖娆没有回答司徒清威胁,只是暗暗地捏紧了自己拳头。

    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拦她脚步,泠父亲不行!曾经天榜第七老妖孽也不行!

    看着妖娆与龙觉那骤然阴暗脸色,司徒清却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

    他抬头笑得张狂!

    “正道势微,魔道兴起啊!看来血十三徒弟,比任何一个四宗弟子都要有骨气!”

    大笑之余,司徒清一脸玩味地说道:

    “好啦,好啦,我不是坏叔叔,其实不让你们染指星月圣地也是真对你们好。”

    一边说司徒清一边扬起左手,妖娆顿时双眸一缩,因为司徒清扬手间,一团金色光团立即他那白皙手掌间开始迅速凝结。

    而后让人睚眦欲裂地……幻化出一枚骨片模样!

    “星月陨骨!”

    妖娆眼珠子都瞬间爆掉!只不过她神识也同时伸入了自己驭兽环里,却诡异地发现,静静躺她驭兽环空间中神宗,天门,昆山陨骨对此陨骨都没有半点反应!

    “假……!”

    所以妖娆立即急急补充了一句。可是那眼前陨骨又实是太逼真了,连她如果没有其实三枚陨骨佐证都只怕会被司徒清造假手段迷惑。

    “现星月圣地七星秘境中守护,就是这个东西。”

    司徒清一边冷笑,一边轻轻地把手里假陨骨捏了个粉碎。

    “所以你们前去星月也没有任何意义,还必须与我打一架,倒不如我现提醒你,若你不信,那么接下来数年时间,你都将浪费无用东西身上。”

    “这是你天道!”

    龙觉终于看出了司徒清厉害之处哪里。之前他假扮血十三时,是有三分气息上雷同,还有那瞬间出现他手掌中陨骨,虽然只是他分身凝结出来假货,却也带着迷惑人力量。

    也许能与灵果老头那对时空掌握相提并论,就是司徒清“假物”。

    “不错,星月圣地那枚假货,也是我手所制。只不过直到现,都没有人发现那是个假东西。”

    说到这里,司徒清脸颊上还隐隐升起一股自豪之情。

    没有想到,司徒清不但知道星月陨骨是假货,还曾经与它有极大关系。

    “那真骨头到底哪里?”

    现妖娆才发现泠父亲并不是那么不通人情老顽固,既然能把假陨骨事情吐给自己听,那么真陨骨下落,他应该也是知道吧?

    司徒清就等着妖娆有此一问呢!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妖娆话音刚落之际,他那清朗声音就缓缓升起。

    “这还得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你们还未出世年代,星月圣地魔战场深渊,有一位实力恐怖魔王名为魔幽,他领导之下,魔族攻势极为迅猛,甚至有把战场扩散到神宗,天门,昆山世界混战趋势。”

    “当年我刚位列天榜第七,年轻又自负,奉命深入魔渊深处将魔幽战王斩杀!”

    “可是那魔幽战王确是一个绝世聪明人物,不但化解了我数次暗杀,还将与我同行天宗弟子都玩得团团转,与他对战数百年间,我们从蓝魔海打到紫魔海,其间有暗战,也有挥斥百万雄兵两军对战血腥厮杀。但是战果都不分胜负,完全无法终任何一方暴行。”

    司徒清脸上浮现出追忆神情,妖娆和龙觉完全不明白司徒清正回忆事情与她们刚才讨论陨骨到底有什么关系?

    但是抱着对司徒清敬畏与信赖,二人还是认真地垂手站他身旁静静聆听。

    “那是一个很混乱年代,随着战斗激化,每日每夜人族强者们都置身于战火中,身心俱疲。”

    “每一个人都早已经忘记自己是谁,只想着一点从战火中脱身而出。很多战友们因为不同信仰而背叛离开,让我迷茫与彷徨。”

    “当时初元世界发生着无法想象变化,而我内心,也因为看到太多死亡和黑暗而悄然发生着变化。”

    司徒清顿了一下,缓缓承认。

    “我自己根本无法察觉时刻,对那魔幽战王除了痛恨之外还产生出了惺惺相惜感情……”

    司徒清自省着自己那段张狂青春,毫不意妖娆与龙觉两个小辈面前剖开自己内心。

    “他虽是敌人,却也如朋友,他手段,并没有像人族光明阵营一直鼓吹那般邪恶毒无耻,每一步都走得聪明精妙,却并不毒辣。”

    “他凭着自己真本事与我周旋,实力虽然弱我一境,却依旧势力与我分庭抗礼,我开始敬他力量,畏他头脑,有时候相隔千米战火,我甚至能从他漆黑魔甲下,看到一个诸如老朋友般身影对我举杯遥望。”

    “这是一种很堕落心态对不对?”

    司徒清侧着头向妖娆问道。

    妖娆心中立即浮现出帝岚模样,而后坚定地摇了摇头。因为她相信,魔族中也有身体中流淌着温热之血家伙。

    看着妖娆摇头,司徒清紧张表情一松,又开始陷入自己回忆当中。

    “这种明明是对手又惺惺相惜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悄然萌发,反正自那以后,每当看到魔幽身影,我就开始迷茫,不断扪心自问如果哪日他若死于我手下,我道心是否还能依旧圆满无暇?”

    “这种迷茫一直蛰伏我心底,直到一日,叛逆心境突然找到了爆发点!”

    随着司徒清声调上扬,妖娆和龙觉也竖起耳朵,知道他马上要说到关键地方。

    “那日我正战场激战,属下突然有人前来汇报,魔族深渊远离战场地方爆发出了一股不正常气息,气势相当骇人,像是某位魔王正渡劫。”

    “战时有魔王若渡劫成功提高战力,对四宗军队战斗气势又是一种强大冲击。所以我听闻消息就立即带着几位天宗弟子赶去事发之地查看……结果没有想到遇上是渡劫失败魔幽。”

    “我不杀他,他却被自己所伤……天知道渡劫时候到底有什么事发生他身上!那渡劫失败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他平日里穿魔甲已经被雷劫打了个稀巴烂,身体血肉碎骨扭曲一起,根本拼凑不出曾经模样,魔血流了一地,只怕连魔族自己来辨认,都无法确定那地上一滩骨血到底属于哪位魔族王者。”

    “但不知道为什么,只看一眼,我就知道,那是他!”

    一边说,司徒清双眸一边越来越亮。

    “于是我乱编了一个理由,把那些好奇同行者们通通摒退,而后把自己力量注入魔幽身体。”

    他居然去救四宗想除去敌人!

    “咳咳……”

    说到这里,司徒清情不自禁地自嘲起来。

    “现想来……那可真是一个疯狂行为啊,我居然去帮助我大死对头!”

    也许没有那一日拯救,此时司徒清根本就不会被深囚于牢笼,依旧是那个光华灼人天榜第七人族至强!可是他当时却义无反顾地救了!

    而且重要是……就算司徒清自嘲,此时妖娆,并没有他脸颊上找到任何懊恼和悔恨表情。

    也许宿命早镌刻于世人看不见历史文书中,一个人族至强和一位魔族战王,就这样因为战火将命运交织了一起。

    这真是一场残酷悲剧!

    司徒清手指下意识地揉着自己袖袍,时间仿佛倒退于他决心拯救魔幽战王那一刻,所以他目光也因此而变得极为悠远苍茫。

    “然后呢?”

    看到司徒清陷入自己回忆不可自拔,龙觉只得吞着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早被司徒清故事勾起好奇心,妖娆与龙觉都急于听到接下来故事。

    “然后啊?”

    那陷入回忆司徒清被龙觉声音一惊,顿时像是被人身后打了一闷棍般地狠狠颤抖了一下,脸颊顷刻爬满让人惊悚红晕。

    然后他才沙哑地叹了一声:

    “然后……然后她就给我生了一个儿子呗!”

    司徒清一边说一边捂起脸。

    不过似乎视线依旧从指缝中落泠脸颊上,仿佛从儿子身上看到了那让他爱得发狂魔族女子虚影。

    细小声音从他指缝下流出。

    “我怎么知道我天天抱怀里给洗给擦,不时需要渡气魔幽回过魂后,伤痕褪下,就变成了一个姑娘?”

    “不过她说她渡劫失败,就是因为心魔是我,所以看到我她濒死时刻守她身旁她好开心。听到那句话刹那,我就情不自禁……喔喔喔……小孩子还是不要听这些东西得好。”

    妖孽一般司徒清蹲泠面前,扭捏得像是一个大姑娘,从领子里露出皮肤,红得像是过了开水大虾。

    可是他没有发现,此时妖娆与龙觉已经被他虐得七窍淌血,双眼翻得只剩下眼白看不到半点黑?

    狗血啊!

    说了这么半天,那魔幽战王居然是个女!

    这么说……那魔幽,就是泠生母?

    而且这扭曲二人不是因为什么魔族奸计走一起?而是不打不相识,就算是知道彼此身份,依旧没羞没臊地滚了一起……

    陷入司徒清描述中,把魔幽战神想象成一个身高十丈,头长三叉,脖子上挂着人头骨制成项链妖娆,立即把想象中那狂野魔王换成一个身高十丈,头长三叉,脖子上挂着人头骨制成项链女魔王!

    再看看此时蹲地上红成虾一样司徒清,她脑海里立即又多出那巨人一般浑身是肌肉女魔王把孱弱司徒清撂倒地,狠狠压上去场面。

    身体内瞬间响起心脏破裂声音。

    然后情不自禁地……妖娆心中就升起一种想流泪感觉。

    这么想想,泠还真是一个可怜孩子。

    “这……这与我想要陨骨,到底有什么关系?”

    拼命于惊恐和重伤内脏中挤出后一丝勇气,妖娆极小心翼翼地讯问司徒清后一个问题。因为她实是被司徒清故事虐得五内重伤,若再不提到陨骨,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听下去。

    “啊……对,这才是关键。”

    一提起陨骨,可疑红晕终于从司徒清脸颊上褪下,他清了清嗓子,表情再一次一本正经起来。

    “当初与幽姬一起后,我们就开始为我们未来担忧,总觉得这事纸包不住火,特别是有了泠之后,我们必须找一些东西来挟制那些有可能伤害到我们事情发生。”

    一边陈述,司徒清一边脸色越发凝重。

    “所以我当时头脑一热,就做了一件现想想还觉得不可思议事……”

    “我潜入了星月圣地七星秘境,把那枚被天宗极为看重茶太尊陨骨给盗了出来,并以假物置换!”

    “将真陨骨握自己手里,以防止日后被人追杀时,自己手里也可持有些能谈判筹码。”

    听着司徒清步步追忆,终于把话题绕回星月陨骨身上,没有想到隐藏于岁月下星月陨骨,还曾经有一段这样隐秘!

    妖娆此时只觉得,世上任何故事,都不会有司徒清今日回忆带给她这么多震撼!

    听到司徒清居然亲自偷走了星月圣地陨骨,龙觉顿时心中对此人又高看一眼!难怪这样妖孽会离经叛道地与魔族战王搅一起,因为他骨子里,就对上四宗那些刻板教条不忠诚!

    “所以说现星月圣地陨骨,天宗人手里?”

    妖娆低头看着司徒清脚上镣铐,极为郁闷地问道。

    妖娆得出这样结论是经过思考,因为很显然,当年司徒清担心事还是发生了,他被当成人族叛徒深囚于牢笼。而泠母亲也不知所踪,若不是他以陨骨与天宗谈上一笔交易,此时泠怎么可能还能活这世上?

    “非也!”

    司徒清却一脸凝重地反驳了妖娆推测。

    “当初幸好我没有拿出陨骨谈条件,因为后来我发现,陨骨乃是上四宗及天宗不可碰触大禁忌,只要胆敢染指陨骨者,后都只有死路一条!”

    一边说,司徒清一边赞许地看了妖娆一眼,因为她就是正找死那块鲜肉。

    而且这鲜肉还活着,这才真是一场奇迹。

    “也多亏我当时天宗声誉和名望都不错,所以所有人都以为我被魔族迷惑才犯此大错。”

    “幽姬被魔族带回深渊看守,我生机被封印星月地宗,一生一世以性命守护星月圣地安全。”

    原来还有这么狠囚禁,把司徒清生机融入星月总坛大地,那么他便与星月同生共死,只能被动为星月抵挡所有冲击!

    难怪他不让妖娆去星月,因为到时候,只怕他也不能控制自己身体对妖娆进行屠杀!

    “而泠这个孩子一直为我厌弃,才被天宗内知情人当成防止他母亲某一日挥军进犯人族一枚砝码而得以生存至今。”

    “所以那陨骨易位秘密,从头到尾,只有我与幽姬知晓,然而现,我将这个秘密背着我儿子,告诉你。”

    司徒清走近妖娆一步,下巴尖都差点戳到妖娆额头。

    “你想知道真正陨骨哪里……司徒叔叔一定会告诉你,可是告诉你之后,你就要做出你选择了,呵呵呵呵呵呵……”

    司徒清后那句呵呵呵呵声,顿时让妖娆与龙觉心中升起一股毛骨悚然感觉。

    不过世上诸事可不都是这样吗?

    天上从来没有白掉下来馅饼,听到了人家私密秘密,又追问人家真正星月陨骨去向,铁定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

    妖娆有这种觉悟,她没有被司徒清冷笑吓退,反而迎着他审视目光坦然与他对望。

    “前辈说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看到妖娆坚定态度,司徒清顿时加赞许。

    他幽幽声音立即传入妖娆耳际。

    “其实你已经猜到了不是……那真陨骨,泠母亲手里,而幽姬现,也被囚禁于魔渊深处某个不知名地点,你若想得到化龙血池后一枚钥匙,就得先把幽姬救出来!”

    果然!

    妖娆双眸剧震!她确是早猜到了这点!

    那么重要东西,对于当时被人族与魔族同时追杀司徒清与幽姬来说,一定是贴身放置,如果不司徒清手里,一定就幽姬手中!

    但是这个答案,还是让妖娆睚眦欲裂。

    魔族深渊!

    这个难关仿佛比较星月圣地加难以攻克,要是有得选择,她一定不选择与魔族深渊有任何交集道路!

    星月圣地有多危险?星月圣地只有一个司徒清,而魔渊呢?魔渊有所有魔族天榜高手好不好?!

    一想到这里,一股苦意顿时从妖娆心中升起瞬间蔓延到她嘴角。

    她抽搐着嘴角苦笑。

    终于有第四枚陨骨真实下落真是一件好事,但是揭开迷团面纱后,她亦没有想到自己眼前会出现这么一个狗血事实。

    去取后一枚陨骨,比想象得难上加难!

    “难道你不怕把这些东西告诉我之后,化龙血池开,毁灭之景重回初元?”

    妖娆头上挂着黑线对司徒清问道。

    虽然因为泠,他们二者间有一份默契,但是毕竟司徒清曾经还是天宗人,若真要他立即站自己立场助自己破开化龙血池,妖娆还需要一个好理由。

    “哼哼……这么多年我早想通了,我家都不,妻离子散,身为堂堂七尺男儿,连自己家人都无法保护,凭什么要我去保护普天众生家园?”

    被妖娆一问,一股邪气顿时从司徒清身上升起,仿佛对于这个话题,他早已经痛恨得不行!

    “我没有兼济天下心,我只求我妻子平安,儿子无恙,终有一日我们可以团圆,至于你打开化龙血池放出来是魔是妖,是毁灭万物大魔头,与我何干?与我何干啊!”

    抖动着自己脚上镣铐,司徒清陷入一种疯狂!

    妖娆顿时默然,确,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与司徒清是一种人,若身边之都无法保护,那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大道说,要爱万生超过爱自己,爱家人……那通通是无情之人想上位屁话!

    连基本爱都不会,何来爱天下心情?!

    ------题外话------

    祝梓墨生日乐~

    以及,这几天毛毛搬家,忙得要疯了,要是时间不稳定,会提前留言置顶,么么哒。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