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32:能被毁灭,便能新生!

532:能被毁灭,便能新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妖娆那有些狰狞模样,就连龙觉都惊愕无比。

    不过素来知道妖娆做事都有她原因,所以一阵惊诧之后,龙觉选择闭口不问,只是静静地陪着她看风灵珠被雷霆轰杀!

    因为感觉到真正风灵珠从初元消失悲伤,妖娆心里反而而起一股奇异感觉。

    看着眼前那因为风灵珠搅动而疯狂奔腾遮天怒雷,她耳畔竟然无法解释地响起了魔玲后对风灵珠大笑声音。

    “能被创造,便能被毁灭!你……风灵珠,也不例外!”

    魔玲那凶残而得意尖啸声断断续续地传入妖娆心田,激得她心跳加速,身体情不自禁地连连颤抖。仿佛是那从未谋面风灵珠破碎前为她留下后一件赠礼。

    “能被创造,便能被毁灭……”

    妖娆细细地嘴里咀嚼着这句让人肝胆俱裂,万念俱灰恶毒诅咒。

    第一魔祖畏惧各种敌人中,必定有着六灵珠一席之地,不然他也不会费心力以这样方法悄悄替换妖娆手里灵珠,并让魔玲销毁真正风灵珠力量。

    事实是第一魔祖计划已经成功,风灵珠不,六灵大阵再也不可能世人面前展现出完整模样。

    六灵缺一。

    难道魔祖阴谋和算计,妖娆就只能这样被动地去接受吗?

    妖娆半张着双眸,长长睫毛风中像是蝴蝶羽翼一般疯狂战栗。而她唇也机械般地不断重复着这萦绕于耳边后一句话。

    而后一股明悟突然从心中升起!

    “能被创造,就能被毁灭……因为天地万物,没有亘古长存者,战神会腐朽,记忆会遗忘,丰碑会被沙尘掩埋。有生亦有死,人生命是万年,幻器生命是十万年,十万之比于万年,好似永恒,其实还是有头。”

    “但是同样地……战神远逝,神王会从芸芸众生中走来,重谱写传奇。被风沙掩埋丰碑,总有一天会被镌刻上名字,万物因为有死亡,才拥有被重改写与超越力量!”

    “能被毁灭者,就能被创造!”

    妖娆突然把魔玲话反过来重念了一次。

    因为语序颠倒,原本让人心如死灰咒言却立即呈现出一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生向上之力!

    毁灭与重生天道,妖娆心头投影出一片辽阔神光。

    “既然风灵珠是曾经被太古人族强者们创造出来幻器,那么就算它被毁灭了,但是它依旧有重被创造和超越机会!”

    妖娆目光湛湛地盯着那依旧沉浮于滚滚雷威中不可自拔假灵珠,突然眼前一亮!

    她选择是红色雷云,杀伤力强大天罚之一,可是不断雷轰中,那枚假珠依旧保持着完整剔透模样,甚至珠心还隐隐升起一股与雷呼应雷力!

    风与雷……本来就有着超越其它元素亲合力!

    而且第一魔祖风元素天道实是真能与天道媲美,所以这迅猛轰杀中,假灵珠不但没有碎裂,反而越发光芒四溢。

    妖娆此时只能感谢第一魔祖那个变态,因为他实力实是过于强大,所以假货做得竟然也不比真货质量差。

    “很好!既然你有取代真正风灵珠资本,那么我就你身上倾心血,用我所有灵气和资源,把你凝为雷珠,夺为我之所有物!”

    下定决心。

    “我倒要看看,是那制造这一切阴谋家伙能影响到你,还是你我身旁我以精力时光灵气孕育你,你臣服于我!?”

    妖娆突然指天而啸,仿佛那天云深处蛰伏黑暗之影就是第一魔祖身外化身。

    一股坚定而澎湃意念顿时从妖娆身上疯狂拔起,直击九霄凌云!

    她心中此时产生了一分执念……一定要把假灵珠滋养为力量可以媲美真风灵珠决心!

    这是她与第一魔祖之间一场豪赌!

    拜第一魔祖所赐,为了蒙蔽妖娆感觉,他并没有假灵珠上烙印上过于浓烈自己气息。这直接导致假灵珠与妖娆契约时,同时承认妖娆与第一魔祖两个主人存。

    二者不争锋相对之际,伴随妖娆假灵珠自然无论何事都听从妖娆指令。而一旦真有一日妖娆需要用完整六灵大阵对付第一魔祖时候,那深深隐藏假珠中那抹魔祖之息才会成为第一魔祖绝地逆袭杀手锏。

    这种双主契约,让妖娆手握与第一魔祖一赌资本!

    至少这珠子现有一半控制权自己手里。

    冥冥之中,妖娆已经猜测到了第一魔族以假换真真正目。

    所以她要与他拼一把!

    拼是:随着自己对假珠控制与锤炼,这件被他当成杀手锏秘密武器,终必然会舍弃对他忠诚,完完全全地站自己这边!

    妖娆目光湛湛有神,仿佛眸内蓄积雷火比漫天雷光还要疯狂和强大!

    从这一刻起,她真正地站了第一魔祖对面,与他无声战场上生死搏杀!

    她不准备舍弃假珠让第一魔族发现自己诡计败露。她选择了一种勇敢方式坦然迎敌。

    既然第一魔族畏惧六灵力量,那就让他一直自信着六灵已经被毁灭,而后让生于妖娆手里雷灵珠,给予沉重一击!

    这个选择风险极大!

    因为倘若妖娆没有足够力量淬炼灵珠,那么生雷灵珠便根本无法达到与其它五灵同威结阵强度。六灵阵,依旧不可能完整无暇地出现世人眼前,成为撼动第一魔祖究极力量。

    又或者妖娆呕心沥血把雷灵珠真制为可以与五灵比肩幻器,可是隐藏雷珠内魔祖烙印没有被完全抹灭,导致镇压第一魔祖之时反而被魔祖夺走,那得不偿失!

    但纵有无数艰难险阻横生于自己眼前,妖娆也从来没有想过后退一步!

    那第一魔祖从各种迹象上看,都是一个头脑英明,沉默杀人疯狂策略师!

    若想从深深地重伤他,必定只能从他自己设下局中,找到反击他计划软肋!

    妖娆向前走出一步,虽然眼前只是被第一魔祖篡夺雷界与他伪造假风灵珠,但妖娆却当眼前横生所有困难,就是第一魔祖本人。

    她以自己态度,宣誓了自己坚定战意!

    不逃避,不退缩!

    这个瞬间,她仿佛感觉到那些于末日一战中陨落所有强者们通通出现了自己身后。

    其中有极域天尊,有远古灭合溟台百万兽魂召唤师们,有小周天天算师,还有无以计数镇守家园前……从来不曾向后退却一步所有远古大能们!

    无数人期待与嘱托通通加注妖娆肩头。

    这一刻,妖娆深知自己为何是末日一战后鉴证者!

    因为命运让她背负是这些人未责任和期待!

    从暗灵珠轰然镶嵌她身体内那一刻,就注定了她会走到今日这一步。她人生因为给她第二次生命暗灵珠而与远古大能莫里斯还有末日一战紧紧地联系了一起。

    宿命也好,天道也罢。

    此时妖娆不再去考虑她人生是否出生起就已经被安排妥当,她现心中只充盈着浓浓战意!

    这是宿命,也是她自己选择!

    她不会让魔祖淫威重荼毒整个大地。因为这片美好土地上,生活着她所有亲爱家人与朋友。她会恪守与老亚姆约定,这一直延续之今日战争,必会有一个完满解决方式!

    她自灵魂深处,有这种不被任何外力左右坚定**!

    一切,必将终结!

    “来吧,灵珠,让我烙印上只属于我气息。”

    妖娆一边心中暗暗发誓,一边对那被红雷淬炼青色光珠一扬手,而后便把它立即握了手心里。

    被雷霆不断轰击假灵珠此时珠璧上没有半点伤痕,但是内部天道却俨然被疯狂雷电动摇,所以从它身上散发出来光芒忽明忽暗,给人一种正大口喘息感觉。

    “很好。”

    妖娆并没有给假灵珠恢复原气机会,而是立即对着它珠身内那些被雷光翻动地方注入自己灵气与精神烙印!

    她要借着天雷把假珠内魔祖烙印掀起之际,把自己气息还有束缚力二次叠加于魔祖力量之上!

    看着妖娆这一系列“诡异”举动,龙觉也隐隐猜到了风灵珠出了问题。所以龙觉顿时散发出自己身上真龙之息向假灵珠包裹而去。

    这是一种极为有效淬炼幻器手段,因为魔祖精神力,原本就畏惧真龙气息!

    感觉到干涸灵珠已经被自己设下烙印重填满,妖娆立即再次把它丢入了眼前另一团紫光灿烂雷云之间!

    不断以雷火轰击,龙息喷吐,精神烙印叠加!

    她就不信了,自己连小纳都能降服,难道还制服不了一个区区风灵珠!

    不断地天地间掠起滚滚雷暴,那些原本根本不属于妖娆与龙觉需要收集异色淬体雷霆也被迫沦落为妖娆制器炉火。

    轰轰轰!

    那些震耳欲聋声音不断天地间爆响,而后向四面八方散播它们疯狂雷火巨风!

    那场面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妖娆左侧早已经被她激起三股高有百丈青绿雷爆,而她却控制着假灵珠不断于这些青绿雷爆中淬炼穿行,一旦假灵珠力量削弱,她便将其收入掌手,重注入自己灵气和精神烙印,然后再将它再一次推入滚滚雷电中。

    远远看去,像是有九色巨峰突然拔地而起,那些异色狂雷疾速天空中生长出不同形状。

    有像是参天巨树,有像是巍峨高山,有像是洪荒巨兽,有却飘渺如烟。

    可怜假灵珠不断被各种雷霆无情轰击,简直比渡劫召唤师还惨烈。

    那些野蛮而威力强大力量,完全无视其抗拒心情,自它珠体而入并疾速又从珠身而出。

    无论珠内蕴藏着什么秘密,都被雷电狂蛮地撕个粉碎,所有折叠于珠体内晦涩符纹,所有不愿让人窥视烙印,通通被打开,被侵入,被碾碎了后平展光天化日之下!

    第一魔祖虽然创造了它,但妖娆却有足够耐心和毅力夺取它!

    矗立滚滚雷火中央妖娆与龙觉身影,之比于那些正发狂雷暴而言几乎小得不可看见,可是妖娆身上散发出决绝与坚定之意,愣是让那一直潜伏远方魔族五衰强者呆滞于原地,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上前一步。

    “那一对人族召唤师,来雷界到底是来做什么?”

    魔族大能身体狠狠一抖,目光根本没有办法从妖娆身上收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那明明幻阶比他低一境,完全不足以称奇蝼蚁,给他一种分外危险感觉。

    她身上有一股势!

    一股完全超越她生命极限挺拔上扬之势,这力量直追天道,让人灵魂深处莫名忌惮。如果继续任她雷界胡做非为,雷界都无法再承受她不断搅开雷火疯狂!

    这种第六感……令魔族大能非常,非常地不爽!

    为何自己居然这样傻傻地跟这两个人族蝼蚁身后这么长时间,看着他们把雷界搅得风云翻沸?

    “去死吧!”

    狠狠压下自己内心莫名不安,魔族大能灵魂深处只有一种不断催促自己将眼前二人掐死赤果果**。

    所以如野兽一般低低地犬吠了一声之后,五衰魔族大能那威压隆隆漆黑身影就立即消失原地,瞬间跃升到了妖娆与龙觉头顶!

    暗影投身于地面。

    没有打招呼,也没有发出半点声响,那凌空而立魔族大能以他凶残嗜血血红之眼向妖娆和龙觉轻蔑地一瞟立即就捏起掌风,向二人信手压来!

    直到这出人意料突然出现眼前魔族大能挥出掌风,妖娆与龙觉才同时感觉到了第三人存!

    “嘶!”

    妖娆顿时倒吸冷气地抬头看天!

    此千钧一发之际,不需要以神识去探究对方实力都知道,那完美化型黑衣魔皇必然是位天人五衰大乘渡劫者!

    因为他身法实是太神出鬼没。能让自己不查中靠近自己对手,实力势必至少要比自己高出一个头去!

    “太了!我明明刚开始淬炼雷灵珠,而且一切都做得分外小心,不让此地雷霆风暴传到太远地方去,可是居然还是引起了魔族大能注意力,这五衰魔皇……是早就跟我们身后了吧!”

    妖娆双眸一缩,看到一股邪恶得让人灵魂情不自禁想颤抖黑雾瞬间出现自己头顶!

    她可以打包票,那道夺命幻技一定比她逃遁速度还要,而且其中蕴藏杀意和威力,绝对不是她身体可以直接承受强度!

    因为雷灵珠已经漂浮半空中,所以妖娆想都没有想,立即抱着龙觉向一旁滚去,同时从自己丹田内祭出了其它五枚灵珠,与雷灵珠结成六灵活大阵挡自己身前!

    她曾经就尝试过,假灵珠可以完美地与其他五灵结阵,不不会显示出不契合趋势!

    所以妖娆内心祈祷,这一次,假灵珠强度也足以抗击天人五衰魔族大能顷力一击!

    那魔皇恐怖力量将要落妖娆与龙觉二人头顶前,六枚光芒四溢灵珠恰好有富裕时间于半空中张开它巨大结界回路。

    火之红,水之碧,土之黄,光之洁白,暗之浓黑,还有那半带雷力青蓝雷珠瞬间天幕下划出六道璀璨结界回路!

    轰!

    魔皇力量与灵珠之阵毫无间隙地狠狠撞击一起,而后立即爆发出让人瞠目结舌恐怖余威!

    之比于妖娆,龙觉还有那五衰魔族渺小身体,她们力量相接后掀起风暴简直无法形容!

    那一浪高过一浪云涛中,三者小小身影完全像是海中细沙般微茫而不可明辨。但是自他们之间力量碰撞处溢出余威与暴风却像是永无头般流泻不歇。

    整个雷界好似被潮水吞没,天与地,雷与云都乱风中摇曳。

    此地爆发威压甚至瞬间传递到了无疆雷界每一个角落!

    “抗……住了!”

    与妖娆紧紧相拥龙觉惊讶地抬头看着天空那六枚光华流转异色灵珠!

    虽然天人五衰强者碾压之下,那枚有可能有问题风灵珠终是显露出微微势弱趋势,但是它依旧颤抖地其它五灵支撑下,成功拦截住五衰大乘魔族强者必杀灭世一击!

    这可是完全无法想象恐怖力量啊!

    不但龙觉觉得不可思议,就连那么自己余威震得魔发乱舞魔族大能都直接呆傻于半空中!

    他曾经发出攻击前试想过无数种脚下两只蝼蚁反抗方式,也许他们会挣扎一段时间,也许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会于自己力量下瞬间死亡……

    种种猜想中,完全没有此时出现眼前这个场景惊世骇俗!

    “那是什么幻器?”

    被自己力量反挫力喷了一头灰魔族大能睚眦欲裂地盯着身下六灵大阵。

    那些横生阵中繁杂符纹他完看不明白,而六枚不断释放着力量小珠子看上去又那般孱弱而没有力量。但正是这些不起眼东西,出人意料地将他所有攻击给硬生生地扛了下来!

    魔族五衰大乘渡劫魔皇此一瞬间,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脉崩毁声响。

    三观毁灭!

    他甚至心念被撼动到开始摇曳!

    “世上只怕也只有极道幻器有此神威了吧?两个四衰小渣渣,居然只凭着一件珠子幻器就把本尊轰杀拦下!”

    “可是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幻器排行榜上,都从来没有珠型幻器记录吧!”

    魔族大能双目滴血,而后情不自禁地操着通用语对妖娆和龙觉大吼起来:

    “你们是何人?”

    五衰大乘渡劫魔皇吼声也分外惊人!

    一吼当中那些蜿蜒天空中以六灵大阵为中心徐徐转动云浪顿时被狂野声波撕个粉碎,即使有六灵阵保护,此时妖娆和龙觉还是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胸口被人狠狠一击,而后一股血意便涌上心头。

    非常不妙!

    招惹到了魔族里一位这么强大魔皇!

    看着眼前那一脸狰狞,眉心杀生线妖冶闪烁魔族男子,妖娆有一种比面对灵果老儿凶险与无力感觉。

    听到那魔皇吼声,妖娆顿时抠了抠龙觉手心,而后扬起小脸,突然惊愕地指着魔族大能身后惊喜地大叫:

    “师傅!您终于来了!有长着角臭虫欺负我!”

    看着脚下那年轻人族女修煞有其事地连连惊叫,那原本满心杀意魔族大能顿时身体一滞,忍不住回头向后看去。

    那女修表情和动作,容不得他有半点不信。

    连人族逃过魔祖之威进入雷界这么疯狂事情都发生了,一个身上带着防御力足以堪比极道幻器珠子人族修士有强大师傅此保护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事情!

    越想越背脊发寒,魔族大能甚至听到妖娆高叫那一瞬间额头立即渗出冷汗。

    因为他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人气息,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变成了那妄图吃蝉却被身后黄雀捕杀螳螂?

    有些惶恐地回头!

    魔族大能把心一横这才张开血眸,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什么风仙道骨人族老头,却没有想到眼前只有空旷雷海还有呼呼狂风把他吹得像要流泪!

    靠!被坑了!

    虽然坑爹是对战时万用法宝,但是这凌乱于风中魔族大能却万万没有想到人族四衰大乘渡劫召唤师这等高级对手,也会如此娴熟地使用这等下三滥骗人手段,而且让他想吐血是……他居然还中招了!

    呲牙回头,刚才那两个滚出一旁人族召唤师,早已经收回珠子一溜烟儿跑得无影无踪!

    ------题外话------

    话说自开始写风灵珠起,我就想好了它毁灭。之比于妖娆一直得到先人幻器自己成长,我觉得超越前人,才算是真正强者。

    天有多大?每个人可以地上划一个圈来表示自己看到天空,也同样可以把圈圈线条擦去,认定天无极。

    因为我们所追求,从来不以前人为参照物,也从来都没有可以止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