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34:雷鸣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知道啊,先把它肢解了再说。”

    龙觉一边回答妖娆质疑,一边自己衣角上擦了擦自己双手上沾染魔血,就像一个茹毛饮血野人一般半跪地面上,咔嚓一声,便把魔族大能头从他脖子上拧了下来。

    那一脸怨念与震惊魔族魔皇头,地上骨碌骨碌直转。

    接着又有手脚断肢飞出来……场面不忍直视。

    “你说他灵魂会不会寄生什么地方,等我们走了之后再去夺舍?”

    龙觉身上沾满了魔血,对天人五衰大能生命力想象和猜测比妖娆还要夸张。

    “唔,不知道……要不我们把他绞成肉泥吧。”妖娆无知小脸上写满了纠结。

    一地惨景与二人那紧张又纯良模样形成鲜明对比!喂喂喂!魔皇都被你们瞬间斩成人彘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好……残暴啊!

    夜行者肝胆俱裂,原地呆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把噎嗓子眼里那口气给吞下肚子。

    他虚弱地说道:“死透了……灵气被封印状态下,丹田气海被雷霆爆破,他要不死,本尊死给你们看。”

    一边弱弱回答,夜行者一边狠狠打量妖娆与龙觉身体,再三确认这两个凶残小辈不是什么魔族奸细……他们若真是人族,绝对算得上是人族中离经叛道惨无人寰那一类!

    不过见多了彬彬有礼,循规蹈矩后生,很诡异是,突然见到两个不被规矩束缚又这么有精神家伙,他心中反而升起一股别样……欢喜。

    也许人阳寿将要走到头时候,看到如此恣意与鲜活后辈,都会打心眼儿觉得开心吧?!

    至少他们存,证明着初元人族还没有走向末路!

    非常年代,需要疯狂血脉。

    两个小小四衰渡劫者,能入雷界而不死,并那么孤注一掷地借他力量屠杀魔皇,这等逆天变态事情,可是自己天人四衰时从来没有设想过事情。

    “前辈说他死了,那就是死了吧。”

    听到夜行者判断,妖娆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瞬间把那些沾染自己身上血污给震得无影无踪,然后才异常乖巧地对着夜行者深深鞠了一躬。

    能雷界中遇上人族前辈救援,这是妖娆和龙觉打破头也没有想到事情。

    若不是那夜行者只是一个虚影到来,二人恨不得现就扑上去抱着他大腿不放手!

    魔祖太凶残了,把雷界也占为己有,如果不是夜行者存,妖娆和龙觉真觉得自己雷界很没有安全感。

    死了一个魔族五衰大能,还不知道日后会遇上多少个强!

    “唔,乖。”

    不黑化时候妖娆与龙觉,一对璧人俊美无双,一看就知是对人中龙凤。所以看着二者敬畏表情,夜行者也忍不住心花怒放。

    “本尊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同时本尊也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们,但是你们也看出来了,因为你们搅乱雷力引起不正常雷暴,本尊才分身到此一探,力量几近空虚,已经没办法再多与你们说一会话。”

    夜行者一边低低地呢喃,身体一边半空中若隐若现地消散。

    “你们二人速速来雷鸣城与我一聚,路上小心……不要……再再再被魔族盯梢。”

    此时束目老者身影已经完全化为虚无,只有一声断断续续嘱咐声从虚无间传出。

    这是一个约定。

    就声止那一瞬间,一道银色极光就突然自夜行者消失地方飞射而出,向着遥远天边指去……

    那亮得让人双眸都张不开极光空气中停留了三息,让妖娆与龙觉把它所指方位牢牢记脑海中后才轰然化为银尘,消失于滚滚风雷里。

    直到眼前恢复一片平静,龙觉才抬头与妖娆对视一眼。

    “雷鸣城?”

    两人皆因此地名而震惊。

    听上去,夜行者所说……是一个城!?

    雷界里,居然有一座人族主城吗?

    抱着这样疑惑,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立即御空而起,把自己身上散发出来威压降到低,而后轻盈地借着天空雷云掩护,以速度向银光所指方向疾行而去。

    果真是非常遥远,以妖娆与龙觉御空速度,如果一天一夜,几乎可以从昆梧大陆东边飞到西边,但是经过一天一夜疾行,她们眼前景物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团团随风变幻雷云分列视线两侧。

    只有那烙印脑海里银光,不断妖娆和龙觉心底催促着二人继续向前,向前!

    还好雷界没有夜晚,所以二人视线内一片明亮,为了防止再次被魔族大能盯梢,妖娆干脆散发出浓浓暗力把自己与龙觉包裹。

    于是乎她自己气息也与魔族无异,就算行进路程上真被什么魔王神识捕获,也全然无法引起其它魔族注意。

    这真是一个便捷又低成本伪装,令二人肆无忌惮地一路奔走,并约摸十七八个时辰后,终于停止一片碧蓝雷云前。

    远远眺望,眼前碧蓝雷云与寻常雷云没有半点区别。

    静止状态下,不过十丈高,七丈宽,看上去完全不可能容纳一座人族主城……莫说城了,就是妖娆和龙觉走进入,再加上数人就能把整片云给塞满,又如何可能是夜行者口中“雷鸣城”?

    心有疑惑,不过脑海里烙印那道指路银芒却不断催促着二人走入雷光内部。

    所以手拉手,龙觉先妖娆一步,踏入了那碧蓝雷云中。

    “夜行者前辈,我们来了。”

    龙觉清朗声音云中回荡,就像是滴入平静湖面,迅速扩散出道道旖旎波痕。

    妖娆瞪大眼睛,惊愕地看到眼前空间波痕中发生弯折与扭曲,而后那层层绽放云雾,顿时为妖娆拔开了一片辽阔异度空间!

    别有洞天!

    难怪第一魔祖肃清雷界时候都没有把夜行者等一干老妖孽从雷界内挖出去,原来隐藏于滚滚云雾里,还有一域这样神奇大地!

    妖娆抬头看,眼前异度空间至少占地万顷。

    其间云雷缭绕,神光四照,一座威严而高大金銮宝殿漂浮层层云浪之上,完全看不出它以何力量御空静立。

    大殿给人一种庄严肃穆气氛,只有帝王,才会下令建造如此规格宏伟宫闱。从那些红绿琉璃瓦上散发出威压,让人自心底升起想要顶礼膜拜冲动。

    “这便是雷鸣城?”

    妖娆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一切,真切地感觉到了雄混力量空气中弥漫张扬。

    “上来见我!”

    二人立于巨殿之下后,一道威严声音直接从大殿内传出,震得四周云浪向后退却。

    得到指引,妖娆与龙觉顿时双双御空而起,毫无禁忌地直奔那高大主殿大门而去。

    踏上主殿地砖,一股加浑厚威压便直接将领妖娆与龙觉头顶,但这威压中并没有半点不屑与碾压意味,而单纯让人觉得神圣而已。

    所以怀着敬畏心情,二人迈入了横眼前高高门槛,向殿堂里走去。

    一进入大殿,二人就立即看到了一位双目被束带捆绑男子。

    此人浑身上下布满狰狞伤口,从衣领下露出肌肤都焦黑一片,头上稀稀拉拉地竖着几根毛,模样狼狈不堪。

    而且因为双目被遮蔽,所以此时他就像是只没头苍蝇一样殿内乱转,那咚咚咚……让人肉痛额头碰柱子声简直令人不忍继续听下去。

    妖娆顿时被雷了个外焦里嫩,五内重伤。

    她张着嘴,不断抽搐着唇角。

    “眼前这位……不会就是那凝身而出夜行者前辈吗?”

    如果这是真,那么传说与现实也实是相差得忒大了一点吧?

    “你……好?请问夜行者前辈哪里?”

    龙觉则是完全无法把眼前那手忙脚乱人与刚才光系强者联系一起,所以操着质疑口吻,他缓缓讯问。

    “咚!”

    又是一声巨响,那被黑布蒙着眼男子狠狠地撞一根巨柱上,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地。

    因为听到龙觉声音,这摔倒男人立即兴奋地大叫起来。

    “喔喔喔!你们找我师傅啊,他就内室里,内室里!你们向后殿走,那里有一扇大红色门,我师傅就里面!”

    听到回答,确定此人只是夜行者弟子。妖娆心中悬起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入地下。

    要是指望这家伙雷界罩着自己,一百条命都不够死。

    看着眼前那个严重受伤,屁股对着自己,对着空气一脸笑意,还不断伸手向大殿门外指家伙……妖娆敢打包票,此人若想练成夜行者那种封闭视觉也能杀人本事,还得一百年!

    不过此地除了夜行者本人,居然还有别人族召唤师,也真是一件让妖娆和龙觉惊奇事情!

    “好,谢谢你。”

    于是将那撞墙男子丢身后,妖娆和龙觉立即开始向大殿后方寻找那所谓红色内殿入口。

    男子提示下,红色内殿之门出现妖娆与龙觉眼前,二人身影一闪就消失赤红门扉里。

    从侧门内传出一股极寒冷气,冻得妖娆和龙觉进入刹那情不自禁地狠狠抖了一下。

    直到两人脚步声消失不见,那依旧坐正殿地板上浑身是伤男子这才一脸震惊地摸着下巴低声惊叹。

    “真没有想到,本尊之后,居然有身上无伤也能进入雷界小辈!太不可思议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借什么力量进来,又有没有法子从此地离开?”

    没有人听到夜行者弟子惊叹,此时妖娆与龙觉已经步入了那阴冷而且所有窗户都封得死死侧殿内!

    无数冷凝白气从结冰地板上腾起,半空中蜿蜒成朦胧轻纱。没有一丝光线从侧殿外部照射进来,只有数十枚高高悬挂殿顶夜明珠散发出幽幽青光。

    之比于刚才妖娆和龙觉看到雷鸣殿正气雄浑之景,此侧殿完全只能用诡异与静谧来形容。

    为何雷鸣殿内会有这样如同冰窖一样房间,而那夜行者又要居住如此黑暗冷凝地方不出来?

    当妖娆眼睛终于适应了侧殿昏暗光线后……她顿时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差点直接夺路而逃!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眼前,居然于冰雪中放置着六尊棺木!

    五白一黑,呈扇形排列。

    黑色一尊放置右侧,完全看不清里面装载着何物,而剩下五白则皆白而透明,可以明显看得出,每尊棺木内都躺着一个“尸体”!

    “妈妈呀!这是坑爹吧?”

    妖娆小眼一缩,就委屈地扁起了嘴巴,那夜行者莫不才是魔族大能中大能,把她与龙觉诓骗到停尸房里然后给什么尸变魔妖们吞噬残杀?

    龙觉也脸色一紧,轻轻地站了妖娆身前。

    眼前一切,与想象中不太一样啊!

    “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本尊这幅模样……”

    就妖娆与龙觉对着一排棺材发憷时候,六尊棺木中央一尊内,就发出了夜行者那低沉声音。

    吱呀……吱呀……

    一阵腐朽棺木开合声响起,而后一只白皙手,就蓦地推开棺盖,从那透明白色棺床内伸了出来!

    “哇!诈尸!”

    妖娆终是忍不住大叫出来,害怕中甚至还带着一点点兴奋心情,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诈尸耶!

    小脸藏龙觉身后,越过他胳膊,妖娆不停地伸头向前眺望。

    “诈……尸?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明显是被水口噎到剧烈咳嗽响起,那伸出棺床手狠狠一抽搐,再次摔入棺材内,发出很大一声“哐当”声,又咳了好半天这才再次艰难地从棺木中爬出来。

    “小友,这不是诈尸,你们现看到,可是极道幻器雷鸣城核心……”

    一个束目男子从棺木里坐了起来,出乎妖娆与龙觉意料,他根本不是之前那狂发老头模样。

    看上去,如风华正茂年轻男子,乌发垂肩,皮肤光洁,那漆黑并绣有封印符束目带遮蔽了他大部分五官,但是被带子勾勒出脸颊轮廓,依旧给人一种俊朗感觉。

    只不过他飞扬向上眉,还有从身上散发出那种无法伪装沉静,让妖娆和龙觉有足够理由相信,此人有着久经风霜阅历……

    似比她们之前见过任何一位人族强者,身上都带着浓郁岁月气息。

    强!

    非常强!

    此人真身出现,立即让妖娆与龙觉有理由相信他就是那些魔族大能口里嗜魔夜行者!

    “什么极道幻器核心?明明就是棺材吧……”

    妖娆再侧头看了看那以扇形排列自己眼前六尊方盒子,弱弱地自语道。她那轻轻叹息声,立即一字不差地传到了一头黑线夜行者耳朵里。

    自年轻夜行者出现,此棺室内洪荒之意瞬间拔地而起,让人觉得威严又肃穆。

    当然……这得忽略夜行者那不断抽搐嘴角。

    “好吧,没有想到现还有初元人族后辈能进入雷界,本尊很好奇你们是如何穿越魔祖禁制,毫发无伤进入此地?”

    夜行者觉得再与妖娆纠缠于棺材问题自己一定会被虐个穿心烂肺,所以他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

    只见他优雅站起,拍着一身极为古制却华丽长袍,侧坐于棺木边沿上。完全没有离开棺木意思。

    不过自他起身后又坐下,妖娆和龙觉恍然间都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威严之感。

    他们看不透这夜行者实力到底有多高强,可是从他姿态和动作中却看得出他睥睨天下气场!

    所以妖娆和龙觉并没有做二般考虑,便顺着夜行者话回答起来。

    “我是真龙召唤师,也许日后可以晋阶为龙战皇。”

    龙觉一边张开自己满身龙力,一边简单交代。

    龙觉并没有指明第一魔祖力量畏惧真龙之息关键,只是道出了自己身份,这么解释,也是想先看看眼前夜行者,到底对雷界与雷界变故知道多少?

    果然,听到龙战皇二字后,那刚才还从容侧坐于棺木上夜行者顿时轰然站起,以一种瞠目结舌表情呆呆地打量着一身龙力龙觉!

    那种呆滞……好似他看到是天地万物骤然变化,完全不他认识范围内逆天之事出现,才会凝结脸颊上表情。

    “龙族……还有龙王?”

    静寂了很长时间后,那夜行者突然低低地咆哮起来,好像有一种什么难以抑制兴奋,他嗓子眼内来回滚动!

    “不错,还有龙王,而且是两尊。不过一头血脉不纯,力量极强,一头血脉极纯,却并没有继承到先祖龙魂与龙战精髓。”

    脑海想起是龙皇叔与那哭喊着要做小妾龙珊……龙觉顿时默默地把龙珊脸从自己浮起记忆里删除。

    “龙界居然没有全灭!还有龙王血统存世?啊?啊哈哈哈哈!天不灭我初元啊!”

    若不是忌惮自己瞳力会伤到眼前两个人族小辈,此时陷入癫狂夜行者只怕要一把扯下自己束目带,好好把龙觉脸映自己记忆里!

    “不错不错不错。”

    夜行者棺木里一边搓手,一边来回踱步,兴奋得只会重复一个词语。只有他们这些还存于雷界老家伙们知道龙战皇对初元意味着什么,想想当初历代初元第一战者,都由契约龙神龙战皇独占?

    本以为龙血都凋零了,却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还有一个!不需要质疑他身份,因为他毫发无损地进入雷界来了。

    此时夜行者激动得无以复加,而妖娆却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

    “那前辈您呢,您跟您这些……”

    妖娆瞟了一眼六尊棺材,本来想说尸体,不过还好吞了一下口水,把这敏感词换成了“同伴”。

    “……您跟您同伴们,又是如何进入雷界?”

    这个问题是妖娆好奇,因为如果夜行者等人都是天宗知名强者,与百代崆峒一样抱着誓死都要进入雷界念头而冲破第一魔祖大手进入雷云内,又碍于未知禁忌而无法返回初元,那么他们名字和事迹……应该会被后人不断传颂才对。

    比如百代崆峒,他失踪了至少有百代明珠寻找,现世强者们也都听闻过百代崆峒名字。

    可是夜行者与棺木中其他人,还有那个蒙着眼大殿内乱转男人呢?他们甚至连具体名字都没有,让人啧啧称奇是,他们手里还持有着一件夜行者自称为极道幻器金銮殿!

    这些人与幻器,难道初元强者们通通都不知道吗?

    “本尊是如何进入雷界?”

    一听到这个问题,夜行者顿时侧着头,从束目黑布内迸发出两道照得妖娆瞬间嗓子冒烟炬火。

    “本尊进入雷界渡劫时候,魔祖还没有篡夺天道。”

    夜行者冷冷地对着妖娆笑,那森然笑意中浸渍着一种让妖娆立即觉得毛骨悚然东西!

    就是这么简单一句回答,其中隐藏着许多耐人寻味意义!

    “魔祖还没有篡夺天道时候!”

    龙觉顿时一双龙目瞪得浑圆,惊得下巴都掉到地上!

    “不然呢……你们以为沙耶那占领雷界前,大乘渡劫人族只有零星几个吗?”

    从夜行者嘴里,妖娆和龙觉第一次听到了第一魔祖名字。

    沙耶那。

    只不过此时能挑起他们神经关键已经不第一魔祖身上,而那一脸沧桑夜行者脸颊。

    “吾名夜空,是神王莫里斯时代五衰大乘渡劫者,只不过我与我同伴们进入雷界不久后,这片本属于人族召唤淬炼筋骨圣地,就突然被沙耶那占领。”

    听着夜行者描述,妖娆和龙觉顿时有一种双目滴血冲动!

    她们二人瞬间明了为什么夜行者力量衰竭,因为他以天人五衰巅峰幻阶雷界里硬生生把自己阳寿拖延了千万年!这本不是五衰大能应该具有寿命。

    他是洪荒前大能!

    那五尊棺木里,通通都是参与过末日一战后冗长退魔战远古巨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