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45:守城守家,守故土

545:守城守家,守故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金红『色』天光灿烂,自五位黑衣远古大能与雷傲黑『色』棺木后方倾泻而来。

    逆着光黑衣人影,还有那冰冷棺木都顿时被镀上一层金辉。

    五人肃穆面容逆光情况下顿时线条显刚毅。天地间弥漫着一股庄严而凝重气息,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生畏惧。

    棺木与五人御空速度极,一眨眼就从天边小黑点儿化身为具体人与物,他们带着浓烈威压,直奔妖娆而来。

    一跪又何妨?妖娆召唤师545

    妖娆抬起头,平静地与吼出要求夜行者对视,虽然此时夜行者束目带依旧紧紧地系于眉眼之间,但是妖娆依旧能感觉到从那漆黑布带下散发出灼热目光。

    妖娆轻拍了一下龙觉手臂,后者便极为默契地把一直揽于妖娆腰间手臂收回。不被任何人拘束妖娆立即张开双袖,爆发出滚滚狂风,带着自已身体如离弦箭羽一般向五位远古大能抬出棺木疾速飞驰而去。

    “我师尊曾经做事,容不得我来评论对与错。”

    啸声穿透层云。

    掀着红裙,妖娆就像是一朵开天幕下怒放红『色』蔷薇。她高昂着头,比花瓣还要娇艳欲滴红唇下吐出这样铿锵几个字。

    “不过身为晚辈,谒见曾经以骨血和生命保卫初元故土,直至身陨魂散,都依旧坚定坚持着自已信仰前辈……”

    “当然可以一跪!”

    清亮声音像是百灵鸟婉转啼声回『荡』于天地之间,似润物细雨一滴又一滴无声浸入所有场人心田。

    妖娆傲骨,自然容不得任何人强『逼』她弯下脊梁跪或不跪。

    但是她听得出,夜行者对她后要求里……浸透不仅是想要对万年前旧事讨个说法执念,有一种道别意味里面。

    加上雷傲,六位自莫里斯时代就被囚困于雷界人族大能们,通通只因为坚守着自已内心信仰……才能超越岁月侵蚀,逆转时光坚持到今日。

    他们是沸腾战血,是寂寥神魂。

    是走过浴血大战又独守亘古苍茫之风后卫道者!

    血十三没有错,雷傲也没有错。

    而雷傲死,与血十三生,只不过通通都是被魔祖恶意扭曲光明与黑暗之争必然产物。

    无论何人陨落,何人复生,都是人族不可言喻惨烈之殇……

    夜行者等人既然要选择去留,那么必然要对自已曾经坚持所有做一个道别。

    今日之前通通尘封,今日之后……又是崭一章。

    而过往前尘与日后章结点,就从妖娆一跪开始!妖娆召唤师545

    “前辈,英魂永不灭!”

    纵声长啸,妖娆字字凝重,高声喝出“永不灭”三字后,众人只见她极烈身影突然驻足于半空,而后身体一震,整个人毫不犹豫地轰然下跪。

    她跪不是血十三敌人,而是人族英魂。

    “咚!”

    额头与空气撞击,居然激『荡』起犹如远山钟鸣般恢弘声响。

    一道恐怖罡风顿时折起空气,轰隆隆地带着强大力道向四面八方推涌开来,立即扭曲了景物光线。

    浩『荡』而恢弘气势拔地而起,仿佛此一瞬,那肃穆氛围达到巅峰。

    每个人心里都被妖娆此举狠狠一震,不知道是陡然心中多出许多东西还是突兀地被扫清了什么东西,眼眶开始被温热『液』体浸湿。

    妖娆这一跪一拜,没有半点保留。

    深深低头时,她额头已经红肿一片。

    可是呆子与百代崆峒看着那蜷缩于天空,恭敬匍匐雷傲棺木下妖娆,却有一种看着顶天立地而立神王错觉。

    有些人自诩强大,但就算他华服加身,万兽开道,世人依旧能看到他渺小而且空洞内心。

    有些人虽然恭敬虔诚,态度谦卑,但她意念中所充盈力量,足以让人看到张息与她身外强大身影!

    “跪与不跪……已经只是一种形式了。”

    一直站龙觉身后百代崆峒轻轻一叹,着实无法细致地名状自已内心涌动滚滚热流。

    跟雷傲棺木后五位远古大能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也许他们早已经猜到妖娆就算是跪,也不会代血十三而跪,但她能如此利落且浓烈地对远逝者表达这份敬意……亦足以安慰远古英灵。

    黑『色』棺木中承载是……从来没有被人记起,却一直坚守着信仰到后一刻战魂。

    没有人妖娆一跪后再发出任何声响,但那被妖娆叩拜黑『色』棺木,却妖娆将头深埋于双膝间后,出人意料地爆发出璀璨光华!

    “咦!”

    被身前突然剧烈飙升威压吓了一跳,沉浸于悸动与祭奠中妖娆蓦地抬起头来。

    刚把目光投向前方,她立即被眼前一切给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因为那原本通体漆黑棺木此时刻浓黑突然通通褪去,取而代之,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七彩流光棺木上蒸腾迸『射』!妖娆召唤师545

    咔嚓咔嚓!

    妖娆震惊目光中,那看似坚硬无比棺木刹那分崩离析,好像被一股莫名力量直接碾成碎渣。

    只不过那些涌动于空气中威压没有因为棺木泯灭而减弱,反而显现出出人意料爆涨趋势!

    “怎么回事?”

    “唔……难道我磕头磕得太重,把雷傲棺材也给震碎了?”

    妖娆一边这样想,一边一阵双眼发黑。

    要是本来抱着化解仇怨目来跪,要是这么狗血又把人家棺材给碾了,那她与血老头,岂不会成为五位远古大能誓死都要斩杀邪魔?

    此时妖娆好想哭……

    她甚至还心里弱弱吐槽五位远古大能实太小气,为啥给他们逝去好朋友准备这么不靠谱一尊棺木,要是早知道这么狗血,那她刚才就不那么用力磕头了!

    可是就她脑子里『乱』成一片之际,那被碾成细末璀璨之光中似有什么具体之物开始凝结,微妙扭曲与重组中缓缓凝出一位俊美男子模样!

    只见男子玉冠高束,面若晓月,衣袂飘飘。只不过身体完全由那些浮动空气中细小星点组成,所以随风轻摆,整个人都朦胧一片。

    不但有形,还有声音从男人唇间飘出。

    “继承者。”

    男子明显只是烙印于棺木上一道虚影,待棺木粉碎那一瞬间才会被阵符激发。

    所以他目光看似犀利,视线焦点却根本没有落妖娆身上,而是透过她身体,投影于苍茫远方。

    妖娆耳边只轰鸣着这男子低沉而浑厚声音。

    “对本尊叩首,应谨记天地大道,兼济苍生,善待弱小,摒退黑暗……坚守莫里斯尊王信仰,将所有魔族,通通赶出初元疆域!”

    “为此大义,不惜生命,重铸傲骨!”

    “若能遵循以上五点者,可传承本尊极道幻器雷鸣城!”

    “守城,守家,守故土……匆忘血耻!”

    那点点细光凝结男子一边嘶吼,一边左手向前一挥,一枚雷光四溢“小印”就立即出现他掌心!

    初看之下,金『色』小印为一枚四方石印,可是细细观看,那不是雷鸣城主殿缩影又是何物?

    而且此印并非由光点幻化,而是正男子虚影之手中散发出让妖娆心脉震动强大威压!

    极道器,雷鸣城!

    眼前男子身份也再不需要质疑。必是远古大能,雷鸣城旧主雷傲本人是也!

    妖娆瞪大了双眸,骇然无比,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自雷傲陨落后雷鸣城并没有被夜空,绝心,剑极,魇衣,王道人中任何一人继承,而是一直保留到今日,等待着雷傲棺木前一跪人。

    什么“天地大道,兼济苍生,善待弱小,摒退黑暗,坚守信仰。”五义通通都是虚言,妖娆并没有答应雷傲虚影这么多条件,但那由七彩星点幻化男子,已经势无可拦地把他大手向妖娆额头拍来!

    那雷鸣城小印即将被雷傲虚影拍入妖娆眉心当口,一股细小金『色』雷光蓦地从妖娆额头跳出,直接利落地与雷鸣城小印相接,而后拖曳着它加迅速地没入妖娆骨血深处!

    妖娆气海中金雷本源,十分亲近雷鸣城气息!

    这一点完全出乎雷傲虚影预想。

    也许他这道残影中,还残留了零星魂魄,所以机械地完成传承后,他那犀利却空洞目光出人意料地温和而清明起来,妖娆身上急促地掠过,而后于完全消散于天地间时留下了一道微不可辨析叹息:

    “天意啊……”

    妖娆没有听到这声叹息,因为雷鸣城融入她身体那一刻,她耳畔便响起了震耳欲聋恐怖雷鸣声!

    此时她身体内已经有两件本命幻器,一是莫里斯六灵珠,二是血十三枯骨王座与金骨巨兽,第三件……就是这威压不逊『色』于岐连钟雷鸣城!

    虽然展现于妖娆与龙觉面前雷鸣城,只是一个保护五位远古大能不被魔族探知金銮殿。可是天知道认主后,此器还有什么让人意想不到惊人能力?

    雷鸣城没入妖娆眉心后,她周身骨髓立即连连颤抖,连带着血『液』疯狂沸腾。

    三件强大幻器,她身体内气息相互碰撞试探,而后发现其它二方力量极为强大后,三件幻器才恹恹地放弃彼此碾压,乖乖沉寂于靠近丹田与气海地方。

    莫名其妙地……妖娆就成为了雷鸣城主人。

    直到心底传来与雷鸣城血脉相连感觉,妖娆还完全无法接受眼前发生一切。

    难道夜行者让她一跪雷傲,就是为了让她取走雷鸣城?

    她完全没有办法从『乱』成一团线索中找到线头,看上去这是十天前她以暗力和血十三之徒恐吓五位远古大能一种报复。

    因为今日他们给她震惊,令妖娆无所适从!

    “这……”

    妖娆瞪着眼睛从匍匐于地姿态换为站立,眼看着雷傲虚影越来越淡。

    勾勒他身体轮廓细小金点被打『乱』于轻风中,而后随着那些棺木泯灭尘埃化为璀璨光芒,带着神圣而庄严气息,缓缓消散于天幕下。

    没有人再能寻到雷傲气息或者雷傲曾经存世痕迹。

    只有那明媚天光里,好似从此多了一抹淡淡金光。

    英雄无需丰碑土葬,也许化为天地轻风,恣意扶摇,才能张扬他曾经心怀万生宽广心房。

    “雷鸣城是你了。”

    妖娆呆滞地发出“这?”叹息时,夜行者轻轻地说道。

    “若你代表血十三‘黑暗’向我们以一跪来表示退让,那么我们所代表‘光明’,也理应抛下成见,再重认识你们一次。”

    “千万年了,人族自已到底争什么呢?褪下战争疯狂执念,此时我们自已也想不透。”

    “各退一步吧,看看横生于我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一道恶意魔祖结界捣『乱』。”

    夜行者目光投伸到苍茫远方。

    好似说存于雷界与初元之间那不为人知魔祖结界。其实也暗指人族中光明召唤师与黑暗召唤师隔阂。

    天知道二者间间隙……到底从哪日开始根植于所有人心中?

    十天来,夜行者与其它四位远古大能思考了很多东西。

    所以现,他们怀着放下停滞了千万年光阴念头,想妖娆身上,重寻求一个答案!

    “小丫头,带我们,破界吧!”

    收回自已目光,夜行者对妖娆温和一笑。而后说出了一样一句让所有人都皆大欢喜话语。

    “哈哈哈哈!好啊!就等着这一句话呢!”

    听到夜行者回答,妖娆顿时比收下雷鸣城还要开心,她瞬间忘记了为自已身体内涌动力量而欢喜冲动,立即拍着手指向自已左臂驭兽环。

    “暂时得委屈各位一段时间。破界交给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一边这样说,妖娆一边蓦地转身,而后把还张着嘴呆子一把抡起,直接塞入了散发出淡淡光华驭兽环内。

    咚地一声轻响。

    呆子不算娇小身影立即于所有人眼前消失。像是变戏法一样。

    嘶……

    倒吸冷气声音立即从五位远古强者口里传出。

    只不过妖娆没有给他们发问机会,立即又抡起呆滞中百代崆峒,将他如法炮制地直接塞入驭兽环世界里。

    天空很少了两个人。

    妖娆对着双目滴血夜空,剑极等人微微一笑,亮出自已漂亮小虎牙。而后步走向五人,也想要捏起他们衣领……

    “储人幻器?”

    魇衣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脸颊上浮现震惊简直无法形容。看来就算是莫里斯时代,像驭兽环这样幻器也是无人见识过。

    “嗯,杀人放火,群战打架,偷渡人口必备神器。”

    妖娆扬着左臂,笑得『淫』『荡』无比。

    “别捏我,我自已来!”

    夜行者一脸震惊很化为一脸兴奋,不愿妖娆捏着自已衣领,像抡呆子与百代崆峒一般狼狈地进入储人幻器内去。

    所以他手舞足蹈,分外兴奋地自已冲入驭兽环散发出光芒内,身影也是“噗嗤”一闪便完全消失所有人面前。

    看到有了夜行者先例,剩下四位远古大能也立即效仿,很随着一声接着一声“噗,噗”声后,四人也凭空消失。

    “我我我……我能去么?”

    直到夜空,剑极,魇衣,绝心,王道人身影完全不见,大喜那瘦了不少身影才从一行人后出现。

    原来之前有五人威压存,妖娆和龙觉根本就没有发现,五人之后大喜气息。

    “当然得去。”

    龙觉大喜身后用力一推,这还没有完全适合种种变故家伙就直接以倒栽葱姿势落入驭兽环光芒中。

    “妖妖,也许等下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要按呆子所说,先黑暗结界外围试探,如果不能破界,你至少能安全回来。”

    龙觉是后一个走入驭兽环内人。

    如果破界方式只有天魔子气息一条路,那么他并帮不上妖娆什么忙,所以只能此时多叮嘱她一些需要注意地方。

    “好!”

    妖娆狠狠地点头。

    其实她并没有尝试过如何破开雷界,第一次是借夜行者眼体味了黑暗中疲惫与无望,第二次是完全聆听呆子对往事描述进行幻想。

    只有这一次……才是她真正尝试。

    “去吧。加油。”

    灼热一吻落妖娆额头上,龙觉用力抱了抱妖娆,而后才依依不舍地也隐入驭兽环空间里去。

    “来吧,带我出界。”

    直到身侧空无一人,妖娆才低低地对空气嘶吼了这样一句。

    一人上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孤独,因为她知道自已承载着所有人希望和期待,只能胜,不能败!

    一道细小金『色』雷光立即自妖娆丹田迸『射』而出,带着妖娆直奔滚滚雷云之海而去。

    驻足于她体内金雷本源,比任何人都了解雷界薄弱出口到底隐藏于何方。

    妖娆跟金『色』雷子身后向雷界薄弱出口而去当口,九人也踏入了驭兽环玄妙空间中。九人里除了龙觉对驭兽环世界驾轻就熟之外,夜行者,绝心,剑极,魇衣,王道人,大喜,呆子,百代崆峒都是第一次进入,所以一路上惊叫连连。

    异世空间他们自然见过很多,但是像驭兽环世界一样被折叠到极小又能随身携带空间着实不属于他们常识认识范围。

    所以直到双足踏入坚实大地,众人脸颊上依旧挂着惊愕表情。

    “这到底是什么幻器?居然能把空间奥义用成这样!”

    “这是极道幻器么?为什么感觉不到极道幻器威压?”

    五位远古大能皆感慨万分。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妖娆身上大运与机缘浓厚。

    “嗯嗯,各位这边走。”

    龙觉小心翼翼地带着所有人避开吃货帝岚所隐居地点,向驭兽环世界另一侧走去。

    这些雷鸣城强者们,虽然已经勉强接受妖娆是血十三黑暗之徒事实,但是一定受不了她还与魔族做好朋友凶残行为。

    若是让这些家伙们看到头上顶着魔角坐河边晒肚皮场面,整个驭兽环世界,一定会被他们打残掉。

    妖娆跟金『色』雷子身后,很就冲入雷云深处,而后越来越接近雷界与初元之间时空壁垒。

    四周空气越来越暗,湿度也越来越阴冷。

    雷界原本被人号称从无日落时,所以看着眼前渐渐『迷』离光芒,妖娆知道自已已经陷入第一魔祖结界里。

    她身上此时只蒸腾起浓烈暗元素。

    这会让她以速度进入结界中心。

    她还记得呆子话,若是暗力,一定会被阴风追杀,若是其它元素力量,虽然短时间内不会引起死亡,但接下来必然看到比吞噬而死恐怖东西。

    咚,咚,咚。

    妖娆听得到自已心跳声响,这是一片寂静中唯一还陪伴自已节奏。

    她身体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五感探知范围被扩散到极大。方圆百里内只要有略微一下风吹草动,都能立即清晰地传入她脑海里。

    “来了……”

    妖娆步入黑暗第五息后,立即感觉到一股恶风向自已咄咄『逼』近,不过胆大包天她这个瞬间依旧没有张开血十三烙印,因为烙印力量不多了,她必须把它们用恰当时机。

    又过了一息光景,那恐怖嗜杀之风已经萦绕于妖娆身侧,那些带着吞噬之意风触手妖娆手臂和腰间轻轻掠过,顿时撕破她长裙,她细嫩肌肤上留下一连串剧痛感觉。

    “好强吞噬力。”

    恶风出现瞬间,妖娆身上暗力就开始无法停止地向外散失,她努力抑制着力量流逝,极所能地与那恶风进行力量拉扯。但即使是这样微微减缓暗力被吞噬,她自已内心深处也明白,单靠自已力量……她完全无法坚持到离开此地那一刻。

    “师尊,帮我吧。”

    心中喧闹此一瞬突然平静下来。

    妖娆静静地闭上双眸,而后于内心深处呼唤起血十三烙印于她背脊后烙印之力。

    这力量与血十三生机息息相联,已经被她呼唤过两次,余威不多,也许只能维持一柱香时间,但她若能凭借这后力量走出第一魔祖结界,那么也算是一本万利好买卖。

    远远看去,妖娆像是被恶风纠缠已经放弃生机一只小小羔羊。

    一点也不挣扎反抗,任狂风『揉』搓。可是下一秒,一股极为骇人血煞狂气,突然向是隐藏于她骨血之下恶魔羽翼般疯狂地爆发出来!

    轰轰轰!

    连空气都被剧烈地震『荡』,而后一团破灭死光就把妖娆整个身体从头到脚地笼罩起来!

    好强大!

    炎凰火与龙火都『逼』不退吞噬恶风这个刹那居然被血十三烙印之威给『逼』退了百米,带着极度怨恨意味疯狂魔舞,若此恶风化为人形,妖娆觉得自已一定能看到那恶魔上窜下跳,一边吐血一边指天唾骂表情。

    “师尊果然好彪悍!”

    妖娆忍不住心底又极自豪地瑟一把!

    天知道血十三煞气里带着什么东西,能令第一魔祖力量都为之忌惮。

    血十三烙印之威横空出世这一瞬间亦莫名奇妙地一震,而后便迅速将力量转移至妖娆丹田。

    所以就妖娆感叹血十三余威之强大当口,那些原本保护着她身体不受吞噬煞气,突然有了急急减退趋势!

    煞气一弱,恶风重袭来!

    死亡之意再次笼罩于妖娆头顶。

    “不对啊!”

    感觉到烙印变化,妖娆顿时心中“咯噔”一响,眉头也情不自禁地皱了起来。

    以她对烙印余威力量估算,这煞气至少还能保护自已一柱香时间。

    而它们……为何退散了?

    不但是退散,血十三烙印余威进入妖娆丹田后,她气海上轻轻一滑动,她那些极度被收敛,不想被第一魔祖恶风吞噬暗力……便不再由妖娆自已控制地,疯狂向体外喷涌而出!

    一时之间,妖娆被自已体内根本无法镇压暗元素力量包裹,于一片黑暗中散发出香甜诱人食物气味。